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五十六章 白莲教反了(书名将为征伐四海
    出乎众人的意料,小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对着杨麟白净的面部就是“吧唧”一下子,亲了一口,略带羞涩而难为情的说道:“大哥哥对阿敏真好!”

    顿时,周围一些人的笑意浮现,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在这诡异莫名的场景,赵敏的表现犹如一股清泉,减缓了紧张的对峙。

    言辞虽多,但事情发生的很短,就是那么几盏茶的时间。

    杨麟有些意外的摸了摸赵敏亲过的地方,有些湿润,有些温热,更有小女孩特有的气息,顿时脸上甜意若隐若现。而小女孩早就不好意思的捂着脸了,埋在杨麟的怀里。

    赵敏的俏皮举动,赢得了更多人的喜爱,特别是杨逍。过来一直粘着赵敏,索要一吻。

    杨麟摸着赵敏脑袋的同时,转身对那两个老人说道:“我们带的东西也不多,昨天也给了你们不少。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没有补充东西。因此能给你们的不多,不然我们就没得吃,无法再赶路了。”

    “这样吧,我们能帮助的有限,就先让你们中的妇女儿童过来,一会儿就升灶洗米做饭,一起和我们吃一顿饱的,随后咱们就各奔东西,老人家,你看这样可好?”

    两个老人有些迟疑,但也只是持续一瞬间。毕竟杨麟的所言所行已经是仁至义尽,总不能要求人家毫无保留的帮助,全部贡献自己的东西,而不顾自己以后的吃食吧?

    经过短暂的言辞感激不尽后,两个老人回去了。当老人讲杨麟的意思传达过后,那群人出现了短暂的骚动。

    那一瞬间,人群中有高兴,有不满,有牢骚。最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人群又安静了下来,渐渐平息,在几个年轻汉子的帮助下,人群听从两个老人的安排。

    随后,杨麟的话迅速在灾民中传播开来,儿童妇女,老弱妇孺在两个老人的安排交代下,从四周渐渐涌向中心,杨麟一干人等歇息的地方。

    待到没有妇女儿童走来的时候,杨麟的驻扎地已经人满为患,到处都是衣衫褴褛之人,回荡着饥饿的呻吟声,儿童的吵闹声,使得杨麟皱眉频频,好不喜欢。

    随从们已经忙了两个多时辰,不知道煮了几锅饭。渐近中午,做饭的他们还没有吃过早饭,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还在进行着煮粥做饭。

    唯一让随从安慰的就是,吃过饭的妇女并没有闲着,出于感激之情,开始搭把手,帮着做饭,使得他们难得能够休息下来,吃些饭食。

    此时,在杨麟的吩咐下,赵敏欢快的穿越于灾民之中,派发着米粥,笑意连连,余音袅袅。性格变得开朗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的孤僻,渐渐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出。

    令人奇怪的是,四周围着的其他年龄段的灾民,已经两三顿没有吃饭了,居然没有任何蠢蠢欲动的表现,只是嘴里咀嚼着绿草,不时的看向这边张望着,打量着杨麟一行人。

    杨麟席地而坐,位于刚开始前来谈判的老者中间,询问道:“老人家,你们是哪里人啊?家乡出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你们愿意的舍家弃业,这样背井离乡?”

    其中一个老者很是满足的一饮碗中米粥,叹息的说道:“哎~,我们这些多是湖北之人,逃难至此。说句真心话,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想离开家~。”

    “老人家,这是怎么说?最近没听说过有什么天灾啊?”杨麟问道。

    这时,另一个老者也喝完了米粥,吞咽一下,缓缓说道:“这位小少爷,你有所不知,我们湖北发生了****,出现了名叫白莲教的起义军。”

    “这还不算什么,白莲教的教众多是一些农民,没什么家产之人。我们这些老百姓也没有什么,所以他们对我们的危害不大。奈何,出了白莲教的叛乱,地方的贪官污吏也就有了由头,对我们进行盘剥,逼我们卖儿卖女。”刚才的老者接过话头说道。

    “像我们这些流露街头的百姓,有些个把力气的,身强体壮的,或是上山为寇,劫掠过往行人;或是加入白莲教,与朝廷做对,杀入州府,博得一时丰足。”

    “哎,像我们这些糟老头子也就只能四处流浪,乞讨为生。”

    ......

    两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还在不断诉说着,夹杂着丝丝讯息。有哀叹生逢乱世,难以安生;有讲家乡种种,诸多安好,万般不舍;或是咒骂那些贪官污吏,盗贼横行,不给他们留一点活路。

    杨麟早已失神,心里想着事情,合计着两位老人若有若无的暗示。同时,杨麟的脑海中再次出现昨晚自己回想的一些事情。白莲教开始叛乱,起义了。

    同时,杨麟还想到了湖南的一支起义军,来至于苗族的叛乱。这些只是较大一些,形成一定规模的,其他还有一些叛逆势力,零零散散的犹如夜空繁星,遍布于各地。

    乾隆晚期,社会矛盾激化,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使得各地涌现各种教派,或者起义军,纷纷杀入官府,占领府库,揭竿而起。

    嘉庆帝接位之时,清朝已经走向下坡路,国力衰弱无比。经历白莲教的叛乱,更是从此一蹶不振,英国更是虎视眈眈,觊觎着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

    杨麟还在回想着,被一阵阵呼唤叫醒,意识回归了现实。

    “小少爷,你想什么呢~?”

    “小少爷,快醒醒~!”

    ......

    只见两个老者看着杨麟,轮流的叫唤着。

    杨麟精神一震,彻底的清醒了过来,轻声说道:“没什么,听你们说这些,我一时想起了一些事情。”

    “对了~两位老人家,你们知不知道她的身世,认不认识她啊?”杨麟一指远处还在为灾民盛饭,忙的不亦乐乎的赵敏问道。

    两位老人摇摇头,异口同声道:“不认识~!”

    其中的一个老人又解释道:“我们这些人里面,不仅有湖北的,还有一些广西的。就算是来至于同一个省份,也不一定认识。”

    “而且,广西的那些人之所以也背井离乡,他们怕我们那里的战火会燃烧到他们那里,也就跟着逃了出来,躲避战祸。”

    接着三人不再言语,而杨麟心里关于赵敏的老家在什么地方,又多了一种猜测,那就是福建和湖北中间的广西。

    杨麟思索着,看着不远处的赵敏,犹如一个花蝴蝶在欢快的飞舞着。虽然衣服有些破烂,但不影响她的清纯香甜模样。

    仅仅是一日一夜的相处,杨麟已经将赵敏当成了妹妹。虽无血缘,但亲切之意更胜似兄妹之情。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