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五十三章 敏儿
    晃动的马车车厢之内,里面不仅有杨麟和杨逍二人,还多了一个,就是那个刚刚失去母亲不久的小女孩。

    此时,小女孩虽然不再哭泣,不再哽咽。但整个人却蜷缩在那里,全身弥漫着孤独的气息,玲珑小巧的身体显得很是突兀。

    那么幼小的身躯,使得这股气息和她的年龄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很是违和;使得旁观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心生怜爱,想要将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揽入怀中。

    也许,这个幼小的身躯承受了太多她不该承受的东西,从而由内自外的散发着这股气息。

    车厢内很安静,没有人打扰小女孩。就是杨麟和杨逍想要宽慰小女孩两句,但看到她那小脸上流露出的不想与人说话的意味,拒人于千里之外。两人还是忍住了那种冲动,各自静静地坐在那里,用眼角的余光若有若无的瞟着。

    自从杨麟命人将小女孩的母亲草草埋葬之后,看其实在可怜,又是那么的幼小,无人照看。实在不忍心将小女孩丢在那里,于是就将小女孩带上,一起前往广州赴任。

    虽然车厢里还是很安静,但小女孩散发的那股若有若无的伤感,使得氛围渐渐变得有些压抑,有些沉闷,浑身都不舒服。

    有几次,杨逍想要开口打破这种现状,奈何刚一张张嘴就,有些无力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失去至亲之痛,岂是言语所能安抚的?唯有用时间去淡化,去治愈那种心灵之伤。

    所以杨麟不再去打扰小女孩,因为他深有感受。当处于心痛之时,杨麟就是一个人待着,或是远游他方,或是疯狂游戏,让自己处于一人的境界,让时间去抚慰心伤。

    万籁寂静,鸟兽归林,晚霞袅袅,晚霞不时地通过摆动的车厢窗帘照进来,照在杨麟那波澜不惊的脸上,照在小女孩蜷缩的身体、深埋怀中的小脑袋上。

    一行人是那么的安静,没有一个人言语,唯有咯吱咯吱的车辆晃荡声。

    最终,太阳还是日落西山,天色幽幽。这时,车厢外传来一个随从的喊声。

    “少爷,天已经黑了,附近既没有客栈,也没有村落,咱们今晚只能露宿荒野了。”

    杨麟挑帘而出,躬身站在马车上,打量着四周,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空,点头说道:“那就就地扎营,在这里歇息吧。你派几个人分别去弄些干草,打些水来,升灶做饭。”

    随着杨麟的一声令下,除了六个手持鸟铳的仆从留下,其他人三三两两的或去寻找水源,或去捡拾干柴枯草。此时,杨麟一回头,对着车厢里面喊道:“敏儿,快来,下车透透气,准备准备,一会儿就可以吃完饭了。”

    敏儿正是那个小女孩,全名赵敏。听到杨麟的叫声,她抬起深埋双腿之间的头颅,望了过来。见杨麟一脸和煦的笑容,心里一暖,也就顺从的走出车厢,在杨麟的抱着下,来到踏实厚重的土地。

    自从收留了赵敏,杨麟只知道她的名字,其他的全是不知。由于小女孩还处于伤心之中,杨麟也不好多问,只待有个恰当的时机,赵敏的情绪有所减缓,再探问一二。

    微风徐徐,吹得杨麟好不舒服,不由得舒展双臂,迎着烈烈微风,吸允着属于大地和风的气息。四月初左右的春风,最是能体现风的温柔,风的细腻。清风缓缓吹过面颊,流淌于肌肤表面,是那么的让人舒服,畅然。

    可是,一旁的小女孩赵敏却是一个哆嗦,身体寒颤着。看此情形,杨麟立马脱下外套,披在赵敏的身上,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敏儿,忘记你的身体单薄,衣服有些不保暖。等到城里或者村庄,有人的地方,就给你做两套合身的衣服,现在你先将就一下,凑合着穿我的衣服吧。”

    赵敏有些羞涩,有些腼腆的点点头,心里暖暖的。小女孩感觉杨麟的衣服是那么的温暖,但还是比不过有人关爱之时,心里正在流淌的那一汪温流,来的温暖。

    随后,杨麟三人围在一个火堆旁,静静地坐在那里。赵敏双手环抱,下巴枕在上面,两眼失神的看着火光,似乎在愣神,在回想事情。有时候会露出淡淡的微笑,有时候又会出现不易擦觉的伤感。

    不久之后,杨麟看到小女孩的脸色好了不少,没有了那种淡淡哀伤,心里就组织了一下语言,问道:“哎,敏儿,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会流落到这里?”

    “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是赵家村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流落到这里。原本我和母亲在村里生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村里来了好多的要饭的。”赵敏从愣神中醒来,童言稚语的回答起来。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村子就一下子乱了,村里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所有的人都收拾家里的东西,慌忙地离开了村里,大家走着走着,就不见了,走散了。最后就只剩我和母亲。”

    “哦...那你知不知道你们村里人为什么离开村里啊?”

    “不知道,我路上也问过母亲,她就只是说要打仗了,找个栖身之所。”

    听到赵敏稚嫩语气说出“栖身之所”,杨麟微微一笑,心里却很是沉重,这么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孩儿怎么会懂的什么是栖身之所?怎么会知道这个词?应该是她母亲说的,学语而来。

    杨麟没有再想那么多,出于下意识的问道:“敏儿,怎么没听到你说过你的父亲啊?你们没有一起出来吗?”

    刹那间,小女孩神色一僵,抽噎哭泣起来,声音哽咽的说道:“恩~恩~,原本我和母亲就是要投奔父亲的,但是走到半路上,我和母亲就没有了父亲的消息,不然~~不然母亲也不会死,我也不会成为孤儿~!”

    接着,小女儿赵敏泣不成声,泪流不止,再次恢复之前的状态。杨麟缓缓将其搂着怀里,安慰而温柔的说道:“敏儿不哭,敏儿不是孤儿,敏儿还有大哥哥呢~!”

    听到杨麟温润的话语,小女孩抱得杨麟更加紧了。一旁的杨逍一直站立左右,无声的看着这一幕,眼角泛着泪花,有感动,有同情,更有一丝身同体会。

    严格说来,杨逍也是一个孤儿。和杨遥自小被杨府所收养,侍奉于杨麟的左右,和杨麟一起玩耍,一起长大。和小女孩不同的是,杨逍和杨遥自有意识起就在杨府,从未受过磨难。

    而且,杨麟的母亲和父亲待他和杨遥如己出,从未将他们当过下人。所以,两人的那种孤儿感要淡的多,要幸运的多。因此,两人也就将杨府当他们的家。

    更准确的说,现在的杨遥和杨逍已经将自己当做杨府的一员,密不可分。为了杨府,他们愿意做任何事情。如果有人胆敢破坏他们的家,杨府,两人就算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繁星爬上星空,缀满黑夜,一眨一眨的闪烁着。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