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十九章 启程
    杨麟回到家之时,已经日落西山,明月将升。些许的醉意,使得杨麟早早入睡。杨麟之所以没有立刻叫来杨遥,尽早确定明天前往西大营的人选,就是因为他早就有了主意。

    不得不说是,杨麟从来没想过从店铺里抽派伙计,前往西大营学习鸟铳。而是准备天明一大早,就从追随者内部弄出十人,作为人选。

    之所以这样做,杨麟是有考量的。如此这般,不仅是省去了人员选择上花费的时间,省了许多麻烦。还因为,杨麟不想在学习鸟铳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尽早启程,前往广州赴任,毕竟留给杨麟的时间并不充裕。

    穿越之前,杨麟就有一个习惯,即便是现在也是如此。每每有事情要做,杨麟都会提前做,防患于未然。即使是赶火车这样的小事情,杨麟都会提前一到半个钟头。

    所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杨麟都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对于杨麟来说,西大营之行,鸟铳不是最大的收获,主要的还是在于持有鸟铳的合法化,最为重要。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天蒙蒙亮,杨府的众人还没有起来,杨麟就已经从追随者里面弄出了十人,千叮咛万嘱咐一番后,就叫来了杨逍,让他带着十人前往西大营。

    杨逍见到十人的那一刻,整个人一愣,处于发呆之中。看着十个陌生的面孔,杨逍没想到自家少爷只是一夜之间,就确定了人,自己还都不认识。

    自从昨天回来直至现在,自己也没听说过少爷选人的事情啊?心里充满了疑惑和惊奇。即便如此,杨逍还是匆忙的吃完早餐之后,就带着十人直奔西大营。

    只是两日,仅仅两天,杨麟派去的十人全都获得了军籍,顺利的取得使用鸟铳的合法资格。

    十人如此短的时间就掌握了鸟铳,不足为奇,毕竟他们没少摸过和使用鸟铳,但却使得千总惊奇不已,视为天生的神枪手,有种不想放十人走的意思。奈何,仔细思索之后,唯有长叹一声。

    十人获得军籍的第二天,万事俱备的杨麟就拔营启程,带了几马车的东西,一路之上浩浩荡荡,很是惹人注意,煞是显眼。一行人走出金华府之时,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更是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杨府的那个小少爷要出去了。”

    “看,看,照这情况是要远行啊,怎么让人感觉像是拖家带口的。”

    “真是奇怪了,这位杨公子刚举行成人礼一个月,接手家里的生意还没多久,居然现在这个当口出去,不智。”

    “......”

    听着一路之上众人的议论,看着几辆马车的东西,杨麟只能苦笑,他也不想带这么多东西,不想走的这么张扬。奈何母亲杨氏万般坚持,千般衷肠,杨麟只能服从,不然看着母亲轻拭眼角,擦着眼泪,杨麟怎能忍心拂去母亲的好意?

    在杨麟的坚持下,作为交换的条件。杨麟强烈要求,离开的当然,母亲杨氏不要送行,不然走的时候太过忧伤。

    送行的只有老管家、账房先生和杨遥。在三人的注视下,杨麟一行人渐行渐远,最后只有浑浊的尘土弥漫、飞扬,三人只能看到这些。

    这一日,一队人马行走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赶着路。队伍之中,马车厢里面有两个人。一个闭目养神,一个时不时地通过窗口左顾右望,四处张望,稀奇的看着外面的一切。

    其中一人正是杨麟,另一个是随行而来的杨逍。

    此时,杨麟缓缓睁开眼睛,说道:“杨逍,能不能老实一会儿?你看看,一路之上,你总是动过来动过去的。赶了几天的路,就没有消停过,你不烦吗?不累吗?”

    “额...少爷,对不起~”杨逍立即蔫了下来,缩回头,老实的坐在那里,歉意的看着杨麟说道。

    一连几天坐马车,一直都是待在车厢之内,刚老实下来的杨逍屁股又痒痒起来,身体开始晃动起来,眼神偷偷地瞄了瞄杨麟。见杨麟的神色有所缓和,恢复常态,大胆的问道:“少爷,你怎么选择我和你一起出来,而不是杨遥啊?”

    杨麟似乎也是被憋坏了,有些无聊,想要和人说说话,打发无聊的时间。

    于是,杨麟整理一下衣服,缓缓说道:“那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在家里什么也做不了,杨遥在家里还可以帮我照看一下店里的事情,帮老夫人跑跑腿。”

    “而且,出门在外,我也需要一个熟悉而可信任的人跑腿,办一些琐碎的事情。你们两个相比较而言,还是你更合适,最适合跟着我。”

    杨逍的脸色顿时垮下来,心里一苦,灿灿的说道:“少爷,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呢?听了你说的之后,我怎么感觉我一无是处,只能跑跑腿,好像连杨遥那小子也比不过?”

    “呵呵,杨逍,你的脑袋挺够用的啊,我话里的隐含意思也能听出来了,平常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啊~?总是一副傻傻呆呆的样子,难怪杨遥叫你呆鹅”

    “那是,我的脑袋当然够用!不然.......不对~少爷,你还是在贬我,说我不如杨遥!”杨逍听到前面的话语,得意洋洋起来,刚说了一句,才反应过来。

    杨麟嘿嘿一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心里很是舒畅,无聊之感有所冲淡。然后,杨麟默然不语的看着杨逍,嘴角微微勾勒,眸子中尽是笑意。

    杨逍有些气恼,对于少爷的取笑又无可奈何,不由得生闷气的探头出去,看着车厢外那几个背着鸟铳的伙计,不知为何就数了起来。

    突然,杨麟轻咦一声,忘记了杨麟的调笑,问道:“哎~少爷,拿鸟铳的伙计怎么只有六个人?还少四个呢。”

    看到杨逍回头问自己,没有了刚才的愠怒,杨麟也就收起了笑容,说道:“不少,咱们走的时候,我就带了六个。”

    “啊~少爷,你花那么多钱培养十个鸟铳手,不就是为了让他们保护你的吗?那另外的四个人呢?”

    “是啊,不错,培养他们就是为了护送我。不过,少了几个也没什么,六个人足够了。至于其余的四人,他们都在家里,负责看家护院呢~!有他们在家里,我安心不少。”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搞丢了四个,或者四人偷偷跑了呢。”

    “无语,杨逍,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想象力真够丰富的,太能联想了吧。”

    “哎~对了,少爷,咱们怎么不坐船,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南,那样不就省好多时间,不是可以省去走好多路吗?”

    “恩...我不是没想过。不过,船不好找。而且,现在海上的海盗挺多的,一旦出了什么意外,那就救助无门,沿岸三十里的地方可都是没有人烟的。”

    杨逍前面还认同的点点头,听到后面一句话,顿时一惊,心里很是不解,不由得出口问道:“沿岸三十里没有人烟~?怎么可能?少爷,你说着玩,开玩笑的吧~!”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