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十七章 交锋
    任他风吹草动,鸟叫鸣啼,时间流逝。营帐之内依然是静谧非常,杨麟和千总对望着,岿然不动的坐在那里。他们有着相同的特点,那就是腰杆挺的都是笔直,流露着属于军人的特质。

    此刻,千总内心并不是那么平静。心里暗暗惊疑,如此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怎么会散发着久经历练的军人气息?而且,在自己这个久经沙场的将士目光注视下,居然丝毫不惧,没有任何的胆怯,更没有落下风的迹象。

    百转千回,思虑辗转,千总对自己眼前的少年很是感兴趣。不仅是军人气息的相互吸引,还有种种谜团,焕发了他心里的探索欲望,想要从杨麟的身上得到解答。

    对于千总来说,他追求的不仅是战场杀伐,还有无上荣耀,显达于世人,名利于双收。之所以能够做到今天的位置,不仅是凭靠他的赫赫战功,还有他的善于经营,与他的上司处理好关系。

    文官想要往上爬,获得更好的职位;武官也是如此,他们也想要更高的品级。

    不然,为何千总看了丰绅殷德亲笔信的第一眼,就匆匆赶来,对杨麟的态度客气非常,所为何?无非就是看中了杨麟与丰绅殷德的那层非凡关系,籍此搭上丰绅殷德的那根线,更进一步,升到从五品,乃至正五品的品级。

    然而,此刻千总心里有些犹豫不决,因为他无法确定眼前这个少年与丰绅殷德的关系,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自己又能沾到多少光?因此,他根据以往的阅历,打量着杨麟,估摸着得失是否合算?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

    气氛安静至极,又古怪至极。堂堂的一个千总,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将,现在却打量着年纪不大的毛头小子,显得他有些婆婆妈妈,迟疑不定,没有军人的那种果敢干脆,爽快利落。

    随着时间的推移,千总对杨麟渐渐欣赏起来。因为他心里知道,就算是自己的那帮手下,在自己如此逼视的目光之下,也坚持不了多久。

    千总相信自己的这股气势,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它的犀利,它的摄人心魄,它可以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因此,杨麟的表现显得尤为突出。对于一个将领来说,如此的少年才俊,显露着属于军人的彪悍不畏气息,怎能不欣赏?

    当然,杨麟的这股气息可不是凭空而来。那可是杨麟和那群孤儿在追随者内部摸爬滚打而来,久经血汗洗涤而来。尽管还没有经历过铁血征伐,但是已经养成了那股气机,只待以后的血雨腥风去淬炼,去磨合。

    此刻,千总对于自己目光的这股自信,不仅是因为他身居高位多年,还源于这股气势历经无数战场杀伐,经历杀敌无数,磨炼而成。不是那些进入军中的八旗贵族子弟,纯粹就是镀金而来,然后再根据家里的权势,返京谋个好差事。

    良久,千总似乎觉得没意思;又似乎对一个少年如此强势,有失身份。毕竟他是一个战将,有属于他的骄傲,有属于他的傲骨嶙峋。

    突然之间,千总大笑一声,爽朗而连连说道:“哈哈~年轻人,有意思,有意思,你很不错,能够在我的目光之下坚持这么久,果然有过人之处,难怪额驸大人如此看重你,居然让我派几个鸟铳兵士护送你前往赴任!”

    接着,千户毫不觉得态度变得太快,对着帐外就是一阵闷雷般的大喊道“来人,上酒~上菜,招呼贵客!”

    随着千总一系列的言语,周围的气氛顿时一泄,瞬息而转,变得轻松起来,杨麟也跟着暗自松口气。

    熟不知,杨麟刚刚虽然脸上镇定,表现的悍然不惧,此时的后背却已经布满了细汗,浸湿了内衣。由此可见,不经过磨炼,杨麟的心里素质还不行。刹那间,杨麟想起了追随者内部的那些士兵。

    思绪万转千回,脑海中瞬间即逝,杨麟面对千总刚刚还是气势逼人,转而又是夸奖连连,赞赏不已,现在只能说道:“千总大人过奖了,在下只是反应比较迟钝,并没有大人说的那么好。”

    “哎~杨公子,不必谦虚,我军中都是一帮糙老爷们,直肠汉子,不会拐弯儿抹角,没有文人的那种矫揉造作,你推我让。”

    “在军中讲的就是实力为尊,功劳为荣,喜得就是率性而为,敢做敢担。面对荣耀,毫不谦虚,坦然享受,犯错也是如此~!”

    很快,一道道菜上来,全都是鱼肉,荤腥硬菜。每一盘都是大块大块,酒也是以碗盛放,没有城里的那种饭菜精致,小酒轻啄细饮。此副情景正符合军中做派,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酒菜摆满,人员来齐,全都坐好。身为主人的千总当然先发言,只见他端起一碗酒,对着杨麟慷然而道:“今天杨公子能来,都是咱们的荣幸,举起酒来,一起敬一碗!”

    杨麟看着桌子上的一碗酒不易擦觉的苦笑,虽然穿越前的酒量还行,不知现在如何?认真想想,今天还是杨麟穿越而来的第一次饮酒。

    看到千总的盛意拳拳,举酒的那一刻,杨麟出于本能的就端起了酒碗,随同一饮而尽。

    杨麟一碗酒下肚,并没有感觉到白酒的那种辛辣。杨麟这才想到,古人喝的酒是黄酒,不像白酒那样烈,没有那样辛辣。几杯下肚,就会让人觉得头脑晕乎乎,一阵天旋地转。

    酒席饭桌之间,千总总是不时地旁敲侧击,打听着杨麟与丰绅殷德的关系,希望从杨麟的口中获得有用的讯息,便于自己未来的晋升之路。

    奈何,杨麟处事甚是老道,无论千总的何种机锋?何种探寻?杨麟都是紧收口风,丝毫不露出他与丰绅殷德关系,只是借助着酒劲,佯装没有听到。

    推杯换碗之间,在酒精的刺激下,无论是千总和他心腹那一方,还是杨麟杨逍二人这一边,都已放开,说话难免有些大舌头。

    “这位杨公子,今天实在有些怠慢啊,让你等了那么久,别放在心上。不是本人故意而为,而是军中实在有事商议,直到会议结束之后,才有人向我禀报,呃~”千总有些醉意的说道,一个酒嗝随之而出。

    “千总大人见外了,今天能够见你,我就已经是荣幸之至,给足了面子,那还有那些想法,大人过虑了。”杨麟醉意朦胧,努力控制住思维的说道。

    “对了,杨公子,关于额驸让我派鸟铳兵士护卫你前去赴任,你看~大概需要多少人?”千总酒气熏熏,突然地一问。

    一说到正事,杨麟顿时一个激灵,醉意也退去了大半,早有想法的说道:“千总大人,我知道鸟铳士兵在军中的珍贵,对千总大人用处极大。”

    “千总大人,你看这样行不行?不如您换一种方式帮我,使得大人不用派一兵一鸟铳,也方便了在下。”

    “恩...杨公子,你什么意思?本千总实在不明白~”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