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十六章 千总
    随后,守门的兵士没有多少敌视,也没有过多为难,就是对杨麟提升监视程度什么的也没有。毕竟他们也收受了好处,不好多做为难,翻脸无情。

    众兵士的态度就是,只要杨麟不靠近,不硬闯军营,始终保持着五米开外的距离,这些兵士就好像没有看见二人站在那里,任凭杨麟有些着急的来回走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小队头头依然没有音信,没有回来。自己的信笺更是犹如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守门的兵士已经换了一茬,那个小队头头还是没有回来。不知是被千总扣了,还是自己寻乐子去,丢下他杨麟的事情不管。

    万幸的是,两班人马交接的时候,杨麟之前给银子的那一队人马向另一方打了一声招呼,说了杨麟的来意,二人才没被守门的兵士驱离。

    又过了一个小时,杨麟看了看太阳,已经临近中午,不免心中更加急躁起来,有些冲动的走向兵营大门。

    刚迈出几步,立马传来了守门兵士的呵斥声:“站住,再往前走一步,我们就不客气了!”

    一瞬间,铠甲兵器的摩擦声哗哗响起,泛着幽幽寒光的大刀、长矛对准杨麟,没有丝毫的假意,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发起攻击的架势。

    如此情况,杨麟立即控制身体,停下了脚步。同时,杨逍快步上前,将杨麟向后一拉,护在身后,忠诚的说道:“少爷,咱们还是再等等吧~”

    杨麟没有理会杨逍的言语与举动,拨开杨逍,故技重施,又从袖中拿出银两,亮于众目睽睽之下,就要向前。

    众士兵不为所动,其中之一威严的喝道:“别给我们来这一套,我们可不吃这一招。如果你再敢前进半步,我们手中的大刀、长矛绝不留情,一定将你砍死钉在那里!”

    知道事情不可为,杨麟识趣的没有再进一步动作,反而后退了一步。收回手中的银两,换了一种态度,尝试去交涉,希望对方通情达理,通传一下。

    “军爷,你看,我们都在这里等了一上午了,能不能帮我们问一下,刚才一队之中的军爷,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是不是出事儿了?”

    没有人回答杨麟的话语,每个人尽忠职守的手握大刀、长毛,坚定不移的站在各自的岗位上,双眼直视前方。

    此时,杨麟有些动容,没想到八旗子弟并不都是军纪松懈,贪婪银两。其中不乏威武之人,依然有铁血之兵,坚守军纪之士。

    现在,杨麟心中更多的是尴尬,面色灿灿然,双手不知如何摆放?气氛紧张至极,守门兵士并没有因为杨麟的退却而有所改变态度,依然兵锋对着两人。

    就在这时,一阵骚动响起传来,吸引杨麟的注意,不禁探头看去,充满希冀之色,心中不断祈祷着。

    伴随着众多的快步踏地声,一群兵士簇拥着一个长官模样之人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一开始的那个小队头头,在负责者带领引路,一副恭敬讨好之情。

    虽说如此,从军营里传来的异动和声响,没有影响到正在守门的兵士,他们毫无动摇,依然手持大刀、长矛对着杨麟二人,保持监视的姿态,确保不会有人靠近大门,闯入军营。

    很快,人群就来到大门口,越过守门士兵,一开始的那个小队头头指着杨麟说道:“千总大人,就是他,就是他要找你,那封信也是他交给我的!”

    走出簇拥的兵士,千总身披铠甲,腰挂佩刀,头戴羽帽头盔,阔步而行,身躯甚是彪悍,整个人黑黢黢的,信步来到杨麟的面前,举着信封问道:“这封信是你的~?”

    杨麟看着千总如此的姿态,远超他的想象,原来并不是每个清军将领都是脑满肠肥,一副大腹便便。听到对方的问话,这些思绪在杨麟的脑海里一闪即逝,立马回道:“不错,是我的。”

    “哈哈~,不愧是额驸大人介绍来的,果然不简单,面对如此阵势,居然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懦!”千总朗声说道。

    杨麟就要谦虚一下,被抢了先,只见千总再次说道:“这位公子,咱们不要在这里说话交谈了,先到我的帐下,随后咱们再谈信中之事。”

    杨麟没有动,而是拿目光扫了扫守门的兵士,千总回头看了看,会意,一笑道:“你们还不快收起武器,这可是我的贵客,可不能有任何怠慢,也不可有任何的无礼。”

    “哗啦!”令行禁止,一瞬间,千总的话音一落下,守门的兵士就收起了兵器,依然威风凛凛的守护着军营大门,目视前方。

    千总看到如此情形,刚刚的话语之中虽然有些责备之意,但此时并不生气,更多的是有些自得,有些在向杨麟炫耀。

    他堂堂一个千总,怎么会因为守门负责的行为,而责备这样的手下呢?哪个武将不喜欢如此之兵?如此之士?

    千总赞许的点点头,转而对杨麟有些歉意的说道:“这位公子,不好意思啊,我的这些兵在军队里待木了,不懂得一些人情世故,不知道你的身份,只知道执行军中条规,不要在意,还望莫要介意。”

    “呵呵,无妨,这些兵士如此表现,是朝廷之福,也是千总训练有方,军人当如此模样!”杨麟恭维道。

    “哈哈,公子过奖了。好了,咱们别总站在这里了,先进营帐吧~!”千总单手前伸,邀请道。

    随后,杨麟二人跟着千总向中心营帐走去。同时,杨麟心道,这个丰绅殷德的牌子真的很好用!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信笺,就能得到手握重兵的千总礼遇,客套非常。如果千总知道自己有那样东西,又会是何种模样?又会怎样对待自己?

    中心营帐之内,唯有杨麟与千总二人,居于其中。

    千总位于上座,一身戎装,威风凛凛;杨麟居于下方左侧,坐在第一排,荣辱不惊,处时泰然。两人彼此相互打量着,恨不得立马看穿对方的心房,知道对方心中所想。

    杨麟很是惊讶,没想到这位千总大人态度转变如此快。人前之时,还是一副热情很好相处的模样。刚打发走手下众人,两人才刚一独处,就换了另一种态度,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

    没有顾虑,杨麟也是直视过去,从头到脚,一一认真看个清楚,打量着对方。

    此刻,营帐内的气氛有些古怪,有些凝重。两人就那么的相互对视着,没有一人先开口。就连营帐之外负责把守的兵士也是稀奇不已,心道,里面怎么了?千总大人又是怎么了?平常有客人来了,都是大声招呼,热闹非常,此次却这么的安静。

    一直听不到杨麟声音的杨逍,很是担心自己家少爷的安危。面对如此情况又无可奈何,只好随同守卫的兵士一起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