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十一章 来客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杨麟陪着母亲杨氏正在在吃着饭,用着午餐,两人有说有笑的交谈着,旁边的婢女不时地布着菜,放进两人的碗碟之中,气氛是那么的温馨而祥和,轻松而融洽。

    “麟儿,最近都忙什么呢?都见不到你人,你要不就是出城一天,待到天黑晚饭之时才回来;要不就是一个人整日待在书房里,除了三餐,根本就不出那道门。”

    “娘,怎么了?我没忙什么啊,就是处理一些账目,是不是麟儿这些日子没有来请安,母亲生气了?”

    “那有什么好生气的,就是看你天天生活没规律,怕你伤了身体。店铺里的事情多交给手下那些人,你好好休息休息,别累着了。”

    “......”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杨氏面露犹豫之色,有些踌躇,好像要说什么,但又担心杨麟不喜,使得原本轻松愉快的氛围被破坏,影响儿子的进餐心情。

    听到母亲欲言又止,心事重重,正在吃的不亦乐乎的杨麟抬头望了过去。见到母亲一副忧心之色,而又不好意思启齿,于是停下手中的动作,问道:“母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你直说,不用有什么顾忌,我可是你的亲生儿子。”

    杨麟那动情而认真的一番言论,使得杨氏最后的一丝犹豫得以突破,说道:“麟儿,为娘说出来,你可不能生气,负气就走昂。”

    “恩,好的,母亲,你说,儿子绝对不生气,更不会离开。”

    “麟儿,是这样的,你的十三个叔叔伯伯已经死了,还剩下一些老弱妇孺,他们已经被流放了,也算是对他们的处罚了,你看看,能不能托人给他们送一些银两,让他们在流放地过的好一些。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咱们的族人。”

    杨麟没有回答好与不好,而是沉默不语,开始思索起来,想着什么,摆弄着手里的筷子。

    杨麟知道母亲是一个信佛之人,为人心存仁慈,不想做的太过赶尽杀绝,给他人一个活路,也为自己积一个阴德。

    良久过后,杨氏等的有些着急,以为儿子不答应自己有些过于仁慈的要求。再次出言道:“麟儿,毕竟他们也是咱们的同族之人,事情也过去那么久了,咱们母子不是还好好的吗?”

    对于杨麟来说,穿越而来,不仅获得一个财富继承,也获得了一个母亲,体会到亲情的温暖和慰藉。看着母亲那满含殷切的目光,杨麟心中一软,说道:“好吧,母亲,吃过饭后,我就吩咐下去,这两天就派人到那些人的流放地,给他们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杨氏顿时心舒一口气,儿子总算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不免心情轻松愉快起来,为杨麟夹菜。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串脚步声,急切而仓促。只见杨逍突然闯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少爷,有人找你,挺急的,说有要事找你,要立刻见到你!”

    杨麟微微蹙眉,有些不快,不喜欢自己再和母亲吃饭的时候,被人打扰,破坏那种温馨的气氛,因此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杨逍,是谁啊,什么事儿,这么急着要见我?”

    杨逍粗喘着气,尽量话语清晰的说道:“少爷,我也不知道是谁,不知道什么事情?那人指名道姓要见你,亲自和你说事儿,不然谁也不说。不过,看样子不像金华府的,应该是外地人,说话的语音不像咱们这里的。”

    杨麟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母亲,征求的说道:“母亲,你看~,要不你先吃着,不用等我了,我去看看是谁,回来再陪你~,如何?”

    “麟儿~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不要失了礼仪,免得咱们家落下一个待客不周的名声。”杨氏催促的说道。

    接着,杨麟带着杨逍匆匆而去,直奔会客厅,会会突然来访之人,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非要见自己,而且还很摆谱的样子。

    杨府的客厅之内,一个面皮白净之人,时而坐卧不安,时而来回踱步,神色焦躁而急切,有些等的不耐烦,不禁小声嘟囔起来,埋怨纷纷。

    “哎~,真不明白公子怎么想的?不就是一个小地方之人,用得着这么看重吗?哎~公子怎么会交上这样的人?一个商人之子而已,不用催的这么急吧。”

    “怎么回事儿?人怎么还不来?商人就是商人,低等偏僻的人士,就是不懂得待客之道~,就算当了官,换了门庭,也提不起档次!”

    “......”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噔~噔~”,打断了那个的嘟囔牢骚之言,不再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随后,只见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来,正是匆匆赶来的杨麟和杨逍。

    面皮白净之人见有人来,看到其中一个正是接待自己的那个小厮,也就大概猜到另一人的身份,应该就是自己要找之人,立即住了嘴,停止了满腹牢骚,有些趾高气昂的说道:“你就是杨麟~?”

    杨麟听到对方的问话,看其如此的高姿态,心生厌恶,但还是应声道:“不错,正是在下。不知阁下是~?来到寒舍又是所为何事?”

    “呵呵,谦虚了吧,你这里可不是什么寒舍。刚一到金华府,我就听说了你的种种传闻,关于贵府的富丽堂皇,现在一见,传言果然不凡,远超那些传闻所描述的。”那人笑吟吟的说道。

    杨麟蹙了蹙眉,心中的反感之意更浓。刚一见面,来人不仅态度傲慢无礼,毫无访客的风范,还谈论自己家多富有,顿时觉得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有些不怀好意,不答自己的询问,反而对自己家的宅院很感兴趣的样子。

    但杨麟的那一丝不耐和厌恶只是持续一瞬间,转瞬即逝,按捺在心里。由于一直在打量着客厅,陌生来人也就没有注意到主人家的不满。

    虽然心中不快,杨麟还是沉住脾性,缓缓说道:“过奖了,家里虽有些薄资,但不算什么。这些不过都是先父的积累,在下幸运之至,继承了家产,得到了庇荫而已。”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来到舍下所为何事?”杨麟再次重复问道。

    陌生人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喔~,瞧我这记性,一时间沉浸在贵府的奢华上,忘记了自我介绍,切莫见怪~!”

    “我叫刘印,家父刘全。”陌生人将最后两字咬的尤为沉重,铿锵有力,又不言语了,深有意味的看着杨麟。

    刹那间,杨麟心中一惊。虽然他不认识这个刘印什么人,但刘全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那可是大贪官和珅的第一大狗腿子。想到这些,杨麟的脸上不免浮现震惊之色,诧异之情。

    杨麟很快从失神之中走出了过来,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刘印的种种表现,杨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只是稍稍揣测,就明白其中的意思。

    于是,杨麟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双手奉上,递给刘印,客气的说道:“原来是刘公子啊,久仰大名,如雷贯耳,还请快坐,咱们喝茶谈事,这是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刘印接过银票,一看是五十两的,虽然比不上父亲刘全一出手就是上百两,乃至几千纹银别人的孝敬。但对自己一个仆二代的身份,有着清醒的认识和定位,五十两也不少了,心情还不错。

    将银两放进衣袖中,刘印的态度顿时好了不少,恭维的说道:“杨少爷真是年轻有为,如此年纪就接手了家里这么大的家业,还将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有条不紊。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