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三十五章 初期的班底
    时空历史逆转器追随者之内,与外界时间比例十年比一天,外界一日,追随者内部已是一年之久,这也是追随者设置的极限。

    此时追随者的内部,凡是目力所能及之处,不再是一片荒野,尽是吃草的牛马羊群,处处是麦子的田野。这一部分只是追随者的一角,其他的地方依然还是一片荒芜,人迹所罕至。

    到处充满生机的地方,一座座民居林立。此时,将近千人穿着现代军人服饰,留着辫子,两者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众人站在一片空地里,正在进行着各种训练,体能,刀械,刺杀,等等各种军事技能。

    这些军人或是孤儿,或是被父母所卖。都是被杨麟暗中收养,放进追随者里面。杨麟见到他们之时,基本上都是在十一岁左右,思想还处于懵懂之中,三观还未定型。

    此时,杨麟从人群中走出,在追随者内部已经领导带了他们五年,从其他省份流落到金华府的孩童如今也已是十六岁左右,和他在现实中的年龄相差不多,现在都是杨麟的忠诚的追随者。

    五年的时间,那些孩童早已脱退那种稚嫩,变得魁梧壮硕,远超同龄人。而杨麟依然如五年前,面孔如故,没有丝毫的改变,这就是追随者拥有者的优势。任追随者内部的时间流逝,拥有者不受影响。

    五年的时间里,杨麟一直和他们相伴,同吃同住,一起训练,像兄长,似长官,鞭策着他们,督促着他们。而他们更像杨麟的铁杆忠诚者,只要杨麟的一个命令,他们将会一往无前,那怕前方是一个悬崖峭壁,布满沟壑,等待着他们的是死亡。

    一千八百个日日夜夜,杨麟不仅教他们自己所知的军事技能,还传授他们种种的管理技能,以及让他们学会中国古典的兵书战法,结合实际而活学活用。

    这些正在操练的军人全是被淘汰之人,全都是不能在自然科学有所成就,没有丝毫兴趣的一群人。他们崇尚武力,崇尚力量,相信手里的武器个人的技能,可以尽情的去厮杀,去杀伐,去效忠他们的神,他们的元帅,杨麟。

    这时,杨麟站在人群的最前方,挺胸收腹,目光炯炯,厉声吼道:“你们是什么人?”

    “兵人!”

    “你们的天职是什么?”

    “服从命理,听从指挥!”

    这群人的吼声响彻云霄,有力的回荡于原野之中,全都保持着军人的英姿,散发着凌厉的气势,一脸坚毅之色,两眼炯炯有神,释放着慑人的气魄。

    杨麟放慢步伐,有节奏的走着,来回踱步,赞许的点点头,对着人群中喊道:“团长出列!”

    一个黝黑的面孔走出,尽是澎湃的朝气,昂首阔步而行,以小碎步向杨麟跑跑去,始终保持着军人之姿。

    这些军人的年龄相差不大,都是热血的青年,有着浓郁的野心和忠诚。杨麟对这将近一千人,采取的是现代军人的编制。除却杨麟之外,最高的职位就是团长。因为这里只有将近一千人,勉强一个团的编制。

    整个团还有成建制的三个营,总共九个连,相加二十七个排。每个领导者,都是经过重重选拔,各项成绩优异者。因此,每个领导者都具有权威,其他的兵士心服口服。

    这些人是杨麟武力的原始班底,更是初始战力,他们寄托了杨麟的最宏远的期望。而且,他们不仅每天训练,还负责追随者内部的开发,农作物的耕种,更有一些武器的锻造。

    杨麟的脑海里回想着这些的时候,那个团长已经到了。他稍息过后,杨麟只是淡淡的说道:“接下来就由你负责,继续训练,我去看看那帮家伙。”

    在这群军人忠诚而狂热的注视下,杨麟的身影渐渐消失。

    随后,他们继续开始训练刀法,互相对砍。虽是演练,但每个人都是散发着萧杀之气,没有丝毫的留手,尽情的攻击着对方,攻击着彼此的要害之处。这是杨麟练兵原则,平常多流血,战时才留命。

    看着这些人,如果不是他们留着长辫,一定会被人误认为是现代军人,铁血而坚毅。他们的动作是那么的干净而利落,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刀刀砍直指对方的要害。

    之后,十几名士兵抬着装有几十支鸟铳的几个箱子出现,一一放在这群军人的面前。接着,一队队的兵士从旁走过,有序而规矩的拿过鸟铳。没有拿到鸟铳的继续训练军事技能,等待轮到他们。鸟铳在这些人的手里,轮流使用,交替射击。

    杨麟之所以没有全建制,每人一个鸟铳。不仅是因为铁材料的缺乏,还因为最近,杨麟想要改进鸟铳,设计出不要点火、直接扣动扳机,就能射击的鸟铳。

    一个三层小楼之内,一大群人激烈的在那里讨论,在那里辩解,场面好不热闹,热火朝天。争论到最深处,个个是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但是,尽管如此,他们没有任何的肢体冲突,只是停留在见解看法分歧上,依然保持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品质,君子动口不动手。

    此时,只见一个清朝兵士对着围观人群喊道:“鸟铳只能这样引燃,不可以改变,不然有失祖宗体统。况且,这是老我们的祖宗们流传下来的~,我们祖祖辈辈就是这样传承的。”面部尽是自得之意,略带愤愤之色。

    一个愣头青丝毫不已为意,面露不屑一顾,撇撇嘴,嘲讽的说道:“照你这样说,凡是老祖宗说的就是对的,就是不能改变?”

    “对,不错,难道有什么异议吗?”清兵有些蹙眉的说道。

    愣头青嘴角微微上扬,面露邪恶之色,有些俏皮的说道:“那我问你,老祖宗之前没有鸟铳,那鸟铳是怎么来的?如果都照你所说的做,老祖宗遵守老祖宗的老祖宗的话,今天还会有鸟铳吗?你们祖祖辈辈还会有代代相传鸟铳的制作工艺吗?”

    “而且,根据你这样说,我们的老祖宗有失体统,不然发明什么鸟铳,老老实实的骑马射箭不就好了!”愣头青又呛声道。

    “哈哈~”顿时周围的人群大笑起来,一副很是认同的神色。

    那个清朝兵士是杨麟掳来的,以便自己这班发明新式武器人马好有一个参考,制造鸟铳的技术有所支撑。

    此时,清朝兵士被反驳的哑口无言,无言应对,只能嘴巴无声的喃喃开合着,脸色有些尴尬,有些恼怒,有些悻悻然。

    突然,出现在众人附近而没被察觉的杨麟,朗声说道:“赵翔说的不错,不能只墨守着老祖宗的东西,不知道变通,不知道改进。不然,就是吃老本,整个人就会变得迂腐!如果只是那样,我何必让你们在这里讨论,直接让一些劳力照本宣科,仿造鸟铳不就行了”

    看着围观而来的目光,杨麟一副洒脱不羁模样,更多是有一股军人的气息,自信而果决,杨麟接着侃侃而谈道:“你们争论的,我都听到了。虽然我不知道鸟铳的具体结构,但它的原理还是知道一二。”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