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三十一章 张林带来的惊喜(上)
    一日,杨麟漫不经心的向城外走去,杨遥紧跟其面。走出城门,往来的行人已经很少,很长时间才能碰到一个,两人就那么的走着,没有言语,静静地。

    走着走着,杨遥开始抓耳挠腮起来,实在憋闷的厉害,无聊的紧。嘴巴开合了好几次,都憋了回去。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少爷,你买那么多小孩干什么用啊?而且还都是十一二岁的,啥也干不了。”

    “当然有我自己的打算,杨遥,你最近见过我做毫无意义的事了吗?记住,该你知道的,到时候一定会让你知道。不然还要我这个少爷干嘛~?”

    “恩,好的。”

    杨遥碰了一个软钉子,这才老实下来,嘴碎的毛病没有再犯。心里却在嘀咕,语气充满疑惑。

    少爷这是怎么啦?收养这些孩子,还能理解,毕竟少爷的心一直都很善。可是,买回那些孩子,还要秘密的,更是放在少人的城外,深怕别人知道做好事。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少爷不仅让那群孩子读书认字,还学西洋那些东西,尽是没用的。

    哎,这样做,这些孩子算是毁了,杨遥这样心里叹息着。

    不久,走了一段路之后,终于来到了城郊,杨麟买到的那个院子。四处无人,只是五里地外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落。

    身为下人的杨遥很识趣,很懂事儿。两人刚停下来,就上前敲门,“砰砰”,声音不断地回想着,呼叫里面的人。

    “吱呀”一声,开门的是张林,并没有引起两人的意外。因为整个大院,除了厨师和张林,就是那些孩子和传教士。

    走进院子里,张林前面带路,杨麟两人紧跟着。一行人边走着,边问道:“张林,那些孩子学习的怎么样?传教士的语言,有多少学会的?”

    “恩...少爷,不多,也就十几个人。”

    张林惭愧的引着路,可是杨麟并不觉的失望,隐隐的还有一种兴奋。心道,看来这些孩子里有不少的神童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居然有十几个人学会了英语或法语。

    张林见少爷久久不语,还以为杨麟生气了,于是又说道:“少爷,根据那几个传教士所言,再过一个月,那些孩子之中还会有人熟练掌握他们的语言。

    “而且,虽然一些孩子语言天赋不行,但学习什么化学啊,生物啊,机械之类的东西,一学就会,进步很快,就连传教士都佩服不已,啧啧夸奖!”

    此时,杨麟已经不是面无表情,而是笑开了花,高兴地说道:“张林,干的不错!”

    夸奖的同时,杨麟想到了什么,忽的说道:“哎~对了,张林,这么多的孩子,估计你也看不过来,人手肯定不够用。这样吧,最近从安徽那边逃难过来的灾民挺多,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有没有可以雇佣下来,周济他们的同时,正好也可以给你增加人手。”

    “哎...难民越来越多了,可惜有心无力,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杨麟叹息的说道。

    “走,张林,带我去看看那些孩子。”

    杨麟看过那些孩子之后,就和张林离去了,到一间屋子里商量事情。

    时值中午,杨遥没有陪杨麟,而是和那些孩子玩去了,鼓囊那些实验器材,精巧的机械模型,每次来此,杨遥必去。

    自从杨麟命张林将传教士撸到这里,他们教堂里的书籍之类的,全部也带到了大院里,不然那些传教士如何愿意老老实实的待在这?

    有一点,杨麟绝想不到,传教士听到让他们教这些孩子,欣喜不已,很是高兴。对于他们来说,到达东方这个神秘国度,已经一年多了,没有发展到一个基督信徒,就连当地的孩子,对他们都是敬而远之,其他的大人可想而知,传教士的心里郁闷无比。

    饭桌之上,只有杨麟和张林在吃饭,默默不语,没有交流,只是吃着各自的饭。

    张林吃饭的动作越来越慢,仿佛有什么心事,难以启齿,脸上满是犹豫踌躇之色。

    很快,杨麟就察觉到张林的不自然,问道:“张林,是不是有事情,尽管说,不用顾忌什么?”,杨麟放下碗筷,看向对方。

    张林见杨麟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态度很是坦然,于是缓缓说道:“少爷,我的身份和出身,你也知道。虽然混元教已经被清廷覆灭了很久,但混元教还是有些秘密遗留在世间,我也知道。”

    杨麟看了看对方,思索了一下,沉吟而真诚的说道:“张林,无缘无故的,你怎么想起说这些?既然,你说是混元教的秘密,怎么又说了呢?毕竟,我又不是混元教之人。”

    “少爷,我之所以说,见你很是关心那些灾民,而又很无力帮助,我想帮你,我佩服你的善良之心,你的悲天悯人,我想尽一份力。”

    杨麟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轻声说道:“张林,你现在做的不就是帮我吗?”

    张林没有回答,似乎想到了许多,语气有些沉重,有些伤感,缓缓说道:“少爷,我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师傅抚养成人。能理解那种没有父母疼爱,那种远走家乡的感觉。”

    接着,张林语气一转,认真而重重的说道:“所以,我也想帮他们,最起码让那些伶仃孤苦的孤儿不再流落街头,不再每天食不果腹,不再每天担惊受怕,受别人的冷眼旁观。”

    “不仅如此,帮助这些孩子的同时,我还想帮助这些孩子的父母,尽我之所能。”

    杨麟看着张林如此,很是赞赏,语气谨慎而认真的答应道:“恩...好吧,你说吧,张林,看看我能帮你些什么?”

    “少爷,关于混元教,我就不说了,直接讲那些秘密。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混元教起义至始至终,就为自己留下了后路,留下东山再起的火种。混元教将近十年的起义之路,积累了不少的财富,藏于深山,匿于老林。”

    杨麟的表情虽然很平静,但内心却在波澜起伏,汹涌澎拜。财富,是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每一个行动,每一个计划,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张林还在讲述着,讲与听的两个人,好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忘记了世事沉浮,唯有谈话内容。渐渐地,天色渐渐灰暗,杨遥来过一次,就被杨麟打发回府,向母亲说一声,自己晚上不回去了。

    待到天黑之时,张林已经全全部部的说完,杨麟惊喜的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去描述。

    吃过晚饭,略微思考,杨麟再次将张林叫了过来,在房间里,两人再次开始深谈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