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九章 后续(上)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几天之后,十三纵火案的主犯和从犯悉数被抓获,个个供认不讳,案情的始末也审理的透彻、明了,公布于天下。

    虽然之前有流传于大街小巷的谣言,但被证明那些不再是所谓的谣言,而是真的时候,还是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众人的怒火犹如决口的江河防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系列的口诛笔伐、群情激奋,纷至沓来,都在鞭策着十三人的恶行。不时有人聚众于十三家的门口,扔臭鸡蛋,丢石头等等,无一不有,无人劝说。

    更有甚者,还在他们的门口喷洒臭气熏天的粪便。种种行为,都在释放着胸中的怒火,表达心中的愤慨。还好这十三家是高门大户,邻里邻居距离他们很远,因此免遭鱼池之苦。

    很长的时间里,十三家的主人无一敢出门,抛头露面。都是大门紧闭,躲在家中。唯有一些下人老妈子敢出去,买一些生活用品,维持家用。即便如此,个个也是胆战心惊,害怕被民愤所袭击。

    一族之长伙同族内之人,不仅连续几年控制族内的孤儿寡母他们赖以生存的店面,还想吞并化为已有。为了达到目的,更是祸及金华府的平民老百姓,害的他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引起人神共愤。

    十三人过去的种种行迹,恶劣行为也被人挖出,被人有意宣扬。因此,金华府的舆论攻击的更加的猛烈,更加的来势汹汹。一些下人承受不住这些压力而偷偷溜走,远离金华府,远走他乡。

    由于案情得到二皇的高度重视和过问,因此洪安通将全部情况写成奏折,禀明皇上,不敢私自宣判结果,只待天子明示,刑部下达行文。

    奏章到达京城之际,直至天庭,顿时引得雷霆震怒,呵斥之声。只是拿到手片刻,二皇的朱批就下来了。

    很快,从京城就传来了加盖二皇大印的旨意,十三个主谋全部死刑,十三家全部查抄,没收家产,家人更是流放三千里。

    圣旨到达之际,官府告示张贴之时,一时之间,整个金华府沸腾了,所有人都在欢呼,都在咒骂十三家的罪有应得。

    不知什么人所为,杨麟的善举传到京城,进入乾隆帝和嘉庆帝的耳中。

    对于杨麟的行为,两个皇帝很是欣赏,赞赏不已。杨麟那不顾个人损失而捐献灾民急需物资,两个皇帝意思难得想到了一起,都是给予特别嘉奖,敕封杨麟为大清义商。

    杨麟被封为大清义商的圣旨,随同对十三家说完判决一同到达,只是没有判决结果流传的快而已。当金华府那些没有资助灾民的富商,听到这个消息之时,都是后悔不已,羡慕非常。

    天下商人共知,有了皇上亲封义商这个名头,以后天下行商,就会少很多麻烦,地方衙门也不敢多有阻挠。而且,凭着这个招牌,杨麟经商的信誉将会大增。

    值得称快而又使人兴奋的是,十三家没收的财产散于灾民,算是赈灾之用。

    同时,最高兴的莫过于知府洪安通,不仅得到皇帝和上司的褒奖,还发了一笔横财。那个专员也走了,他洪安通又可以我行我素,没有任何的顾忌,金华府依然他最大。

    专员来的最初,洪安通好生招待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可是,热脸贴在冷屁股上,奈何专员并不理会洪安通的这一套,领那一份情。搞得洪安通准备的钱票银两,迟迟不敢拿出手,怕留下贿赂的把柄。

    经过几日的相处,洪安通觉得这个专员,无论是于公于私,还是交流对话上,对方都是在找自己的茬,拒人于千里之外,还时时催促着火灾的事情,动不动就说上报,禀明自己的渎职之罪。

    那几天里,洪安通一直处于胆战心惊之中,害怕自己的乌纱掉落。经过与自己的心腹和媳妇商量,洪安通确定,这个专员名为专门督促自己侦办火灾案,实为借此机会扳倒自己,他好上位。

    一切都云消于雾散,拨开乌云见月明。洪安通彻底放下心来,保住了他自己的乌纱帽。为了感谢杨麟以及他对杨麟的允诺,洪安通在奏折上多加了一笔,浓墨种笔的将杨麟的事迹写了上去。

    当然,洪安通还有另一种意图,没有那么简单。那就是借助杨麟的事迹,冲淡辖区之内出现如此丧尽天良之辈的劣迹对他的影响,希望两个皇帝不再治自己的失察之罪。

    虽然十三家算不上金华府的顶级世家,但也家资颇丰,仅是房屋田地就值不知多少钱,家里的现银虽然不多,但古董字画却不少。

    洪安通将这些东西变现之后,到达灾民手中的少之又少,勉强能够过活,无论是金华府中人对这件事情心知肚明,还是那些灾民叫苦不迭,没人敢说什么。一个大贪官,拿出银子已经是件奇事了。

    十三个主谋,也就是杨麟的族人,毫无疑问,纷纷被处死。行刑那天,围观之人更是人山人海,万人空巷。

    有一点不得不说,杨承志父子很幸运,一个免于铡头之苦,身首异处;另一个不用带着伤体而流放,二人双双同一天忧郁吐血而死。

    经过成人礼、夺回家产、捐献东西、获封义商,或是风闻传说查抄十三人,有杨麟的份。总之种种,杨麟之名,风靡整个金华府,为老弱妇孺所热议。

    走在花园里,杨麟一个人散着步,看着渐渐吐露嫩芽的草木,心情很不错。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一刻的和谐与寂静。

    “少爷~少爷,恭喜啊,你现在可是咱们金华府的名人!什么年轻有为啊,什么聪明非常啊,全是夸奖你的!还有好多人,想要给你豹妹呢!”

    “闭嘴,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咋咋呼呼的,怎么和你说的,沉稳、稳重,不然你以后怎么跟着我做大事?”

    杨麟的责备之声,使得匆匆跑来的杨遥立即收了笑容,老老实实的站一旁,一脸的郁闷之色。

    这时,杨麟丝毫没有因为杨麟带回来的那些评价而高兴,沉声说道:“枪打出头鸟,知道吗?有什么好自得的~”

    见杨遥一副霜打的茄子模样,神色稍好,语重心长的解释道:“杨遥,像我们这样的商人门庭,最忌讳风头太大,引人注意。不然,树大很容易招风,很容易招来无妄之灾。记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杨遥,你还别不服气。咱们先不说那些强盗土匪,就是咱们商人的社会地位就不高。那些权势之人看你有钱,若心生邪念,只要随便找个由头,就可以将你的家产收为己有,无处伸冤。”

    杨麟这样说着,杨遥却在心想,少爷这是怎么了?挺好的事情,怎么说这些?搞得好像一个小老头,历经世事沧桑,遭遇过人生百态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