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八章 气得你吐血(下)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杨遥,走,咱们去官府大牢,看看那些‘所谓的亲’叔叔伯伯们,看那些所谓的具有血亲的族人,去感谢他们这些年的“厚爱~”,送他们走完最后一程。

    杨麟的话语是那么的充满邪恶,是那么的充满冷酷无情,使得杨遥浑身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金华府府衙,大狱里,光线幽暗,环境潮湿,到处充满发霉的味道。

    一个牢房之内,杨承志十三个人被关在一起,没有了往日的风光,衣着的光鲜亮丽,全都是一袭囚衣,锒铛不堪,蓬头垢面,个个都像霜打的茄子,双眼无神的低着头。或躺在地上,或倚靠在墙角,或盘坐傻笑。

    杨麟进来之时,正有一个小厮看望他们,刚想说话,汇报些什么,就被杨麟的话语打断了。

    “各位叔叔伯伯,族中长辈,我的族长大人,晚辈杨麟来看你们了,你们安好啊~!”

    杨麟那熟悉的嗓音,充满打趣的口吻,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起看了过来,目光满是敌意,恨不能寝之以皮,食之以血,逼视着杨麟,目光灼灼。

    杨麟不为所动,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的表现,只是风轻云淡的信步而来,走向众人,站在牢笼外,嘴角挂着莫名的笑意,就像一个战胜的将军,看着战败的敌人,沦落为阶下囚的众人。

    看到杨麟的这幅模样,杨承志被刺激到了,不由狠狠地说道:“臭小子,别得意,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比我们还惨,满门抄斩,黄泉之路,我们等着你!”

    “哦~是吗?族长大人,恐怕这次又要让你们失望了~~”

    众人嘴角噙着冷笑,看着杨麟,都认为杨麟是嘴硬,不肯承认,无法接受完成不了特供的事实罢了。

    杨麟当然看出了这些人的意思,语气平淡而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们放这把火的意思,无非就是让我得不到那些东西,在朝廷的特供上交不了差,从而落下个满门抄斩。”

    接着,杨麟话锋一转,仿佛在看一群可怜虫一样,叹息的说道:“可惜啊可惜,实在可惜~,想法很美妙,可惜永远实现不了。”

    “什么意思?没有了我们囤积的布匹丝绸,你休想完成宫廷特供任务?终究难逃一斩,全家都要死!”杨承志再次声嘶力竭的喊道。

    “族长大人,那可就令你们失望了,所谓天算不如人算,你们的那些小动作,时刻被我的人监视着,我早就注意到了,我怎么会没有防备之心呢?”

    十三人不相信,特别是杨承志,尤其是最后一把火,最是其得意之作。杨承志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反正自己难逃一死,不管怎么样也要将眼前的这黄毛小子拉下水。

    可是,杨麟句句透出的意思,在打击着他,触动他的心房,他的神情变得狰狞,杨承志依然不信的大喊道:“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们做的这么隐秘,更加让人想不到,你在唬我,你在骗我!”

    “确实,你们的行动确实超出我的意料,那么多的民居在附近,你们居然都敢干?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具体动作,但为了防患于未然,十三个仓库里的货物,都换了。那些都是破布稻草,用来迷惑你们的而已。我只是损失了一些房屋,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损失。没有你们囤积的货物,店铺一样可以经营下去,特供依然可以继续。”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问一下他,我家的店铺有没有出现货源短缺,或者闭门歇业?”杨麟一指旁边的那个探望众人的小厮。

    小厮有些犹豫,但看到众人催促的目光,还是不轻不重的说道:“是的,各位老爷~”

    “噗~!”顿时一口鲜血从杨承志的口中喷出,化作一团血雾,洒在四周,弥漫在空气里。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昏死了过去。

    “哈哈~!”杨麟一阵仰天长啸,边不羁的狂笑,边一展扇子扇着,阔步走出牢狱,杨麟那得意的笑声依旧回荡于这个阴暗、潮湿的封闭空间,刺激着众人的每一根神经。

    这一刻,还有意识的十二人恍若被抽出了全部的精气神,失去了最后一丝气力,都瘫软坐在那里,精神萎靡而一蹶不振。

    走在大街之上,杨遥虽然明白了那帮人一把火烧了全部的囤积货物而为何少爷镇定自若,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心里还是充满着很多的疑团。

    自从跟着少爷的这段时间,应付那些族人的虎视眈眈,好像养成了脑袋里时时想问题、不懂就问的习惯。

    “少爷,我还有很多事情不懂,还望你能解惑一下,心中痒痒的厉害,不弄明白难受的很!”

    “行,知道想问题,问问题了,不错,有进步。说吧,哪里疑惑?哪里不懂?”

    “少爷,你这些天所说的和刚才牢狱中所谈的,他们那些人打的注意,无非就是通过丝绸、桑蚕、烟土和茶叶,控制家里的产业,重点又是在丝绸和桑蚕,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烧毁咱们其他的仓库啊?”

    “恩~,问的不错,问到点子上了。他们的目的无非有二。其一,烧毁其他九处的仓库,就是加大对我精神上的打击力度,毕竟九个仓库的货物也值不少钱,一般商户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

    杨遥很是认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问道:“少爷,那其二呢?”

    “其二才是真正的重点,他们的真正用意,也是他们合作的基础。”

    杨麟有些卖关子的停了一下,看了看这个小跟班,杨遥脸上顿时现出猫挠的好奇难受感。

    “之所以说是合作的基础,那是因为,他们后续的动作太大了,风险太高,如果有人走漏风声,放火之人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

    “为了避免有人中途退出,举报自己,那就十三人就都放把火,彻底绝了每个人的后路。那样,无论是行动过程中,还是最后分取利益的时候,谁也无法说什么!”

    “可是,他们没想到,人在做,天在看,又是那么的歹毒,殃及了那么多的人。官府只是抓捕了中间行事或参与的伙计,还没审讯,只是问了问,就全招了,阴谋败露之快,可见有些事做的不能太毒!”

    仿佛放下了所有心事,杨麟觉得身体一松,心里的憋闷,因为这一番谈吐,全都发泄了出来。

    杨遥呆了,愣在那里,完全被少爷入情入理的分析所折服。少爷的周遭好像有一层雾笼罩,让他看不清,看不懂这个和自己年岁相差不大,一起长大的少爷。

    杨麟没有理会停步不前的小书童,依然信步幽幽而去,渐渐的消失在人群中。

    杨遥还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少爷消失的方向,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有人撞了他一下,才醒转过来,大赤赤的奔向杨府的方向,追赶自己的少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