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七章 气得你吐血(上)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洪安通很高兴,一切都水落石出,只待捕快们将那些背后主谋全部揪出,抓获。此刻,惬意的躺在妻子的怀里,享受着水果的甘甜,感受着老婆的温柔妩媚,幽幽兰香。

    案件总算告了一段落,压在洪安通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下。此刻,洪安通没有对杨麟的感激。心里却十分庆幸有这么一位反应敏捷的媳妇。若不是她的出言提醒,说不定他洪安通还处在焦头烂额之中,哪有现在的悠哉怡然?

    妇人将盘子中的水果拼盘,一块一块的送到洪安通的嘴里。同时,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两人议论交谈着。

    “大人,这个杨麟好不简单,只是短短几日,居然就将事情的始末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不像一个十六岁少年所应有的。老爷,你说他后面会不会有什么高人啊?”

    “不会,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可以肯定,没有人在背后指点他。不过,虽然他背后没有高人,但却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老爷,靠山?什么靠山?是谁?”女子立即来了精神,频频好奇的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来,今天心情不错,咱们好久没有温存了,正好~~嘿嘿”

    说话之间,洪安通的魔爪探出,两人的衣物翻飞,屋里刹那春光无限,尽是一片旖旎之色,两个光洁的躯体不停地纠缠着,喘声阵阵,香汗淋漓,娇喘连连。

    杨麟坐在书房里,突然听到一阵呼喊自己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少爷~少爷,快出来,快出来,看,快看,着火了,又着火了!”

    杨麟心里一惊,猛地站起,直奔门外。站在院子里,杨麟呆呆的看着天空。

    又是十三股狼烟,滚滚涌向天空,杨麟下意识的命令道:“杨遥,快去看看,是不是我们的铺面着火了?”

    “少爷,你怎么这么想?不可能是咱们的店铺!你看,浓烟的方向离咱们家的铺面远着呢?而且,一看发生火灾的地方就是城外。”

    杨麟这才冷静下来,暗道心里还是太紧张了。也没法,杨麟还要靠这十三个铺面起家,大展宏图呢?几乎寄予了他全部的希望,怎能不紧张?

    望着还在滚滚的浓烟,无论是杨麟,还是杨遥,心中都充满了疑惑,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时候,谁还敢纵火?

    “杨遥,你出去打听一下,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发生了大火?”

    几个时辰之后,杨遥回来了,说道:“少爷,确实是城外大火,十三个私人仓库着了火。”

    杨遥突然语气一顿,神秘兮兮的问道:“少爷,你猜是谁家的仓库?”

    杨麟略微思考,脑海中闪过一丝明悟,胸中豁然开朗,语气还是有些闷闷的说道:“还能是谁,除了那十三家,谁还会干出这种禽兽不如、伤天害理的事情?”

    见少爷一下子就点出了其中的“苦主”,原本想要耍一点小聪明的杨遥,顿时心里变得空落落的。

    同时,杨遥察觉到他们家少爷情绪中的一丝异样,杨麟话语中的一丝不快,不解的问道:“少爷,烧的是那十三家的,你还还有什么可怜悯的啊?坏事做尽,殃及那么多的无辜。”

    “我怎么会担心他们!就算全死光了,我都不觉的有任何可惜!”杨麟凛然说道。

    接着,眸子中闪烁着灰暗,同情的说道:“我是担心,不过我担心的是这十三把火,酿成的火灾,不知又有多少人家被殃及?多少老百姓因此而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原来是这样啊,那少爷就可以安心了!”

    “怎么说?”

    “少爷,是这样的,这些发生大火的仓库,全都是位于城郊。它们的附近没有民居,所以没有什么百姓跟着遭殃,少爷你多虑了。”

    “那就好~”

    杨麟幽幽的看着天空淡淡的烟雾,心道,你们还真够狠的,行事如此之绝。看来,你们真是被逼急了,真是恨我恨到骨髓里了,居然做出这样杀敌八百,自损三千的事情。

    看到少爷又陷入沉思,杨遥想到刚才的小心思被杨麟猜到。似乎想到了什么,想要搬回一局,再次神秘的问道:“少爷,你猜这次纵火的凶手是谁?这次,你绝对意想不到~!”

    看着杨遥一脸催促自得的神色,杨麟会心一笑,并不急着回道。边看着杨遥的眼睛,边抚摸着下巴颔首沉吟,然后略作迟缓的说道:“恩....,应该是那十三个老不死的吧。”

    刹那间,杨遥心里心里满满的挫败感,哑口无言的看着他们家少爷。实在想不通,他们家少爷又没出去,怎么会知道的?

    杨遥此时满脸的悻悻之色,为了掩饰尴尬,转而说道:“对了,少爷,听说官府的人到达火灾现场的时候,那十三家的家主正个个手持着火把,当时就承认是自己一把火将囤积的物品,一燃而尽,还仰天一阵狂笑。”

    “少爷,你说他们为什么这样做?留给他的家人不好吗?是不是都疯癫,变傻了?”

    “杨遥,你不知道,就在今天上午,知府大人已经查出了上次的火灾,他们就是主谋。派人四处捉拿他们而找不到,原来他们干这些事情去了。”

    “少爷,那他们也不用一把火将东西全烧了啊。如果将这些东西变卖,补偿那些被他们危害的老百姓,不好吗?”

    “杨遥,你不懂,也不会明白他们那些坏人的想法。在他们的内心里,他们不想失败,不想功亏一篑。而且,如果真的想要补偿那些灾民,他们当初就不会那样做了。”

    杨麟说的人真仔细,杨遥却是一副懵懂姿态,明显不是很理解那些人的所作所为。

    见此情形,杨麟有些无奈,再次说道:“退一万步说,杨麟,他们知道纵火后的下场,绝无生还的可能。现在形势非常明显,直指他们。既然这样,总是要死,他们何不放一把火,拉我下水,陪他们上路。”

    经过一番话的点拨,杨遥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人如此行径。那一层蒙在心间的窗纱,瞬间被杨麟最后的话语戳破,洞悉了一切。

    接着,杨遥反应了过来,突然紧张的问道:“那少爷,那些货物都被烧光,没有了。咱们怎么办?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店铺出现货源短缺吧?更重要的是,咱们锦绣山庄的宫廷贡品怎么办啊?”

    杨麟微微一笑,若有深意的看了杨遥一眼,说道:“放心吧,没事儿的。既然当初我那么安排,肯定有我的原因,留有后手。”

    虽然自家少爷这样说,杨遥还内心是七上八下,无法放心。这时,没有留给杨遥多余的时间去遐想,去解惑,去问杨麟后手是什么?只见一个声音就将他拉了回来,堵住他心里所有的疑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