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六章 震惊整个金华府(下)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十三人浑身散发着酒气,尽情挥舞着手中的酒杯,尽情的宣泄胸中的快感,毫无顾忌的言语铿锵。此时的他们,有一些得意忘形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一股危机渐渐靠近。

    十三人的放荡不羁,毫无顾忌的纵酒喧嚣,使得这股危机愈演愈烈。某个时间点,对他们来说将是毁灭性的,让他们彻底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没过几天,渐渐地,金华府的大街小巷里流传着一道消息,裹挟着燎原之势,迅速被全城之人所熟知,所热议。听到消息的那一刻,群情激奋,众人全都是一副愤懑之色,义愤填膺。

    “听说了吗?前几天的那十三场大火并非天灾,而是人祸,有人故意纵火。”

    “听说了,听说了,现在谁还不知道?而且,据说事情还牵涉到大善人杨麟。传言是他族里的一些人,想要谋夺他家的家产,眼红他家的生意,所以才会有这场火,一把火烧光了他们家的货仓。因此,殃及了周遭的百姓”

    “这样一说还挺有理的,还记得前段时间有人哄抬物价,囤积货物吗?这场火烧毁的储备仓,就是那些被囤积的货物丝织、茶叶、烟土这些短期内无法量产的东西,只能向那些囤积商购买,否则就做不下去生意!”

    “对啊,各位别忘了杨家的锦绣山庄,那可是专门供奉皇家的,更不能耽搁,不然后果就严重了~~”

    .....

    茶越品越淡,话越说越明,理越辨越清,这样的议论声被人传的越来越真,就像有人亲眼见过整个事件一样。

    如果有人注意的话,这些消息传播的太快了。诺大的金华府,一个上午的时间,几乎弄得人尽皆知,处处透出着诡异,隐藏着一只巨手,在推动着消息的传播。

    事情远不如此,还没有结束,绝不是满城议论那么简单。

    受到杨麟捐助的资助,同时也是身为受害者的灾民,他们听到这条流言之时,他们疯狂了,彻底愤怒了。

    蜚语的言之凿凿,描述的有理有据,使得灾民很难不相信?因此,无论是受灾的民众,还是愤慨不已的其他人,罕有默契的纷纷涌向知府衙门门口,嚷嚷着:“抓住纵火犯,揪出毁坏我们家园的凶手!”

    洪安通躁动不安的在后衙走着,心烦不已。外面的那些灾民,他可以视而不见,喊声也可以充耳不闻。可是,面对专员的责难,催办此事,可就无法做到听而不闻,置之不理了。

    中午的时候,洪安通心绪不宁的躺在卧榻之上,一旁的妇人动作娴熟,对洪安通忽而捶背揉捏,忽而按摩四肢百骸,希望给她的夫君解解乏,以此分担一些忧愁,能够做些什么。

    “唉~”一声长长的叹息,洪安通没有丝毫的心情,去享受自己夫人的服侍、体贴。心中尽是绵绵躁动不安之意,仿佛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燃烧,让他难以静下心来。

    妇人见自己无论使出什么手段,洪安通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一时半会儿的摆脱不了那种状态,不由得温柔而善解人意的说道:“夫君,还是在为火灾的事情烦忧吗?”

    “是啊,这几日,天天都是火灾的事情,忙的都快焦头烂额了。上面逼得越来越紧,民怨搞得越来越沸腾,各种小道消息更是层出不穷。而且,新皇刚登基不久,正是想要拿人开刀,显示皇威的时候,你说我能不烦忧吗?”

    “老爷,街面上的流言你听说了没,传的神乎其神,就像真的一样。”

    “怎么会没听说呢?其实,我也认为那些不是什么流言,可信度非常高。可是我手里又没凭没据,总不能让我凭着流言抓人吧?而且,这里还有一个专员,行事诸多的不便。”

    “老爷,你怎么忘了一个人?他可是一个当事者,近些日子的诸多表现,说明他的脑袋挺灵光的,对你应该很有用啊。”

    “谁?!”洪安通一崛而起,紧紧看着自己的夫人,眼珠瞪得溜圆。

    “老爷,你可真是当局者迷,还能是谁,就是那个杨麟啊。”

    洪安通瞬间眼前一亮,立即下了床,边吩咐着下人将杨麟请来,边穿好官服,走向待客厅,在那里等着。

    很快,杨麟就来了,坐在洪安通的对面,问道:“大人,不知你找在下何事?”

    洪安通已经急的火急火燎,哪还有心情和杨麟磨叽,径直说道:“杨公子,本官找你来很简单,就是为了火灾的事情。相信你也听说了街头巷尾的那些议论,种种的流言,本官觉得那些街头巷尾之议,有很高的可信性。”

    “哦,既然大人有了眉目,那不知道大人唤我前来何意?有什么吩咐?”

    “杨兄弟,是这样的。那些议论只是别人的口舌之传,并没有什么证据,无法进行下去。这不,找你前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希望你能帮我破这个案子,抓出凶手。”

    接着,洪安通语气一转,十分客气的允诺道:“杨兄弟,若是能助我度过此次难关,了结这件案子,洪某感激不尽,来日定当厚报!”

    “大人,既然你快言快语,那我也不拖拖拉拉。实话跟你说,关于前几天的那场大火,我已经有了眉目,但我毕竟不是朝廷的官员,没有权利捉拿他们,进行抓捕刑罚,进行审问。”

    听到这些,原本躁动不安的洪安通立即兴奋了起来,急切的说道:“杨兄弟,这多大点事儿。你快说,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由我来办,由我来审理,只要确定是谁,有一点证据,我就狠命的招呼他们,不怕他们不招,不老老实实的交出背后的主谋?!”

    一时间,两人一拍即合,迅速密议起来,开始商量着如何行动?

    一番认真详细的讨论之后,杨麟秘密的带着十几个衙役走出衙门,便装而行,直奔家里各个生意铺面而去。

    动作很迅速果断,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这些衙役就已经抓了二三十个伙计,加上几个主事儿的,全都是杨麟那些族人遗留在店铺里的心腹。这些人刚一被抓进打大,立即就被洪安通当堂审理,大刑伺候,莫敢不招。

    不久,就从衙门口传出消息来,几天前的十三场大火确实是人为,不是天灾。而且,官府已经抓到了大量从犯,正在审理,寻找纵火主谋。

    这个消息散布的很快,只是从府衙中传出一个上午,整个金华府就知道了,街头巷尾热议,满城再次陷入震惊之色,一片哗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