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五章 震惊整个金华府(中)
    金华府全城上上下下都在议论纷纷之际,十三个不同的地方同时狼烟滚滚,火光冲天,附近的屋舍尽数没入火海之中,一切化为一片灰烬,成为一片废墟。

    此刻,十三个地方处处响彻着痛苦的叫嚷声和凄厉嘶哑的哭喊,以及无尽的有咒骂。

    “啊~我的家啊,谁怎么就这样没有了,我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这么惩罚我~?我的老天爷啊,你以后还让我们怎么活?!”

    “是哪个天杀的,放的这把火,这不是要我们全家的命吗~?求求老天爷,你就劈死那个挨千刀的~!”

    “我的家,我的房子,快救救我的家,救救我的房子,啊~,它是我的命啊~!没有它,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

    这场大火之中,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是发生在白天,房屋之内几乎很少有人。若是发生在黑夜,想想就很可怕。那样的话,将会造成死伤无数,不是房屋化为焦土那么简单了。

    这场火灾是那么的来势汹汹凶,漫延的如此猛烈,波及如此之广,殃及无数的房屋。若不是有着宽阔街道的屏障,以及众人见到火势旺盛而一时无法扑灭,不得不提前推到一些房屋,弄出一个隔离带,后果将无法想象。

    待到大火扑灭之时,无数的房屋损毁化为瓦砾,变成一片废墟,一下子腾出一个黑色的宽阔地带。火灾之后的废墟之中,尽是烧黑的焦土,冉冉升起的丝丝黑烟,以及四处零落的火星。

    在官府的组织下,遭受灾难的民众之中的壮汉劳力,一一被组织了起来,在废墟中巡视着。凡是见到火星之类的,立即扑灭,以免再出现二次火灾。

    这场大火从上午烧到下午,直至天黑。金华府的大街小巷,各个地方都是黑烟缭绕,飞灰弥漫;

    刚失去家园的民众,此时个个一脸黢黑,人人呆呆的坐在废墟之中,他们家曾经所在的地方。双眼之中,是那么的迷茫,是那么的无助,而无所适从。

    天上的繁星被黑雾笼罩,若隐若现。已是深夜,受灾的民众到现在还是衣食毫无着落。两顿不吃饭,大人还能勉强撑得住。可是,孩童呢?已经从先前饿的哇哇大哭,到深夜哭的累了,睡着了。

    黑夜之中,料峭的春风里,男人搂着他们的老婆,女人抱着她们的孩子,一家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彼此取暖,相互安慰着。大火之中,一家人都还在,是他们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

    大灾过后,就是财产损失的估计。然而,这场大火造成的损失却无法估算,无法衡量,一切都消失在大火之中。

    深夜里,知府大人洪安通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休息,进入温柔乡,享受香玉满怀,怀抱佳人的安逸。

    此时,洪安通和他的师爷在书房里,商议着事情,讨论着白天的火灾,如何去处理?如何去做善后工作。

    尽管洪安通认为千里当官只为财,即使再如何的不懂政务,内心再如何的贪婪,此时也不得不认真对待火灾之后的事情,思考着对策。

    洪安通清楚地知道事件的严重性,那可是灾民无数,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弄得民怨沸腾。虽然他这个知府的品阶不高,只是一个从四品的官阶。但由于金华府处于交通要道,地理位置优越,这个知府也算是一个肥缺,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觊觎着。

    二月份,还是料峭寒冷的春天,对于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来说,将会多么的难熬,一无所有的他们,将如何度日?黑夜,尤为艰难。

    火灾的第二日一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衙门还没行动,表示什么。杨府的杨麟率先无偿捐出帐篷数十,棉被若干。尽管这些东西对于庞大数量的灾民来说,远不能解燃眉之急,救急的效果不大。

    可是,杨麟的这一举动,这一高调的姿态,却起到了带头的作用,提醒了众人。很快,金华府的居民都响应杨麟的行动,有钱的捐钱,有旧衣物的捐旧衣物,能出一份力都出一份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灾民度过难关。

    然而,金华府的一些富商巨贾却毫无动作,为富不仁,没有任何的表示,沉默不语的冷眼旁观着,看着这一切。

    待到火灾发生的三日之后,众人才知道,杨府也是受害者之一。而且,损失的还很大。因为杨府的十三个储物货仓被烧了个精光,干干净净。如此情况下,杨麟还能做出如此的善举,城中的百姓很是感动,特别是那些灾民,感激涕零。

    如此大的一场火灾,谁人瞒得住?谁人又能压得住?

    因此,消息很快就传入了两江总督的耳中,总督立即就派出了专员,专门负责处理此事,敦促洪安通制定抚民策略。同时,火灾也传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京城,惊动了如今的嘉庆皇帝和太上皇乾隆。

    火灾后不久,金华府的一些人,很是精明。事后回想,察觉到一丝不正常,发生火灾的地方全都是杨府仓库的区域,实在太巧合了。

    这些人蛰居于深宅大院之中,经历沧桑事故,往来于商场争夺之战,见过各种阴谋诡计。因此,他们的神经格外敏感,能够感觉到不同寻常之处,立马开始静静思考起来,试图从大火中找到什么,验证心中所想。

    很快,有人就从这次的十三处大火中看出了一丝端倪,再联想到几天之前的哄抬物价,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大肆收购货物,囤积物品。他们想到了许多,越想越心惊,震撼不已。

    想及于此,那些人不禁心里唏嘘不已,背后有一丝寒意,暗道究竟是谁如此的手笔太大?行事如此狠辣,丝毫不顾及于人命,不顾及他人的生计。

    同时,还是那个酒楼,还是那个包厢,里面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琼浆玉液,喜悦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大呼痛快,庆祝着什么。

    只见杨承志十三人身体摇晃着,表情迷离,却十分兴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相互举杯推盏,彼此兴奋地庆祝着。

    渐渐地,众人醉意朦胧,已经是喝的酩酊大醉,酒话四溢,难掩心中那股舒畅之意。

    “族长,在下实在佩服你的才思敏捷,居然想到如此之高、如此之妙的方法。只是一击,就是一击,就彻底的将那小子打垮,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能揪出背后之人。虽然方式狠是狠了点,但实在痛快,太痛快了,非常解气!”

    “说得对,正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族长行事乃大丈夫。嘿嘿,这次的反击就是爽,爽到骨子里了!”

    “哈哈,我看那小子背后之人如何应对?没有了储藏货物,如何去做生意?如何完成夏季的朝廷特供?”

    “族长英明,只要咱们手中牢牢掌握着这批货物,就能控制住他们的短处,不怕他们不就范,不怕他们不肯将手中的生意分出大半,交个我们,否则~~嘿嘿!”

    “就是~就是,上缴不了特供,看他们如何交差?拖延皇家供奉,那可是杀头的大罪,不怕他不低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