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四章 震惊整个金华府(上)
    杨府的小花园里,穿越前,杨麟最大的爱好就是钓鱼。钓鱼时的那份专注,那份静谧,那份无人打扰,可以让杨麟那烦躁的思绪平静下来,身心处于一种空灵状态。

    此刻,杨麟手里正拿着一个竹竿,神情专注的钓鱼,嘴角隐隐泛着丝丝笑意,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悠然自得的意蕴,杨遥陪在一旁,两眼呆呆的看着水面。与以往不同的是,杨麟此次钓的不是池中鱼,而是世中恶,人心的贪婪与险恶,等待的是那些心怀叵测之人上钩。

    过了许久,一旁没有耐心的杨遥开口打破寂静,问道:“少爷,你给我的那些信笺,我都已经看完了,那些人的行动实在让人无法理解,弄不明白。对了~少爷,你的应对之策也让人好生奇怪,搞不懂。”

    “少爷,你明明知道对方的用意,干嘛还要那样做啊?似乎在配合他们的行动,如他们所愿啊还将那些储备的货物卖那么多,一旦这些天里,咱们店里的突然生意火爆,出现货物短缺的情况,那样不就正好着了他们的道吗?”

    杨麟想了想,思索一下,并没有立即否认杨遥的说法和见解。短暂的组织语言之后,杨麟缓缓说道:“从目前形势的发展来看,确实如你所说,你担心的也没错。”

    “杨遥,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也理解你的意思,我也早就想到了。然而,我之所以这么做,不是想放弃什么,而是不想和那些人继续这样纠缠下去。成日的提防他们,担心他们说不定什么时候使出小绊子。总是防守,那不是你家少爷我想要的。”

    “少爷,那你准备怎么做啊?总不能找人偷偷将他们解决了,毕竟他们还是少爷你的族人,就算你不在意。老夫人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杨麟嘴角泛出一丝邪恶的冷笑,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若有深意的说道:“母亲之所以不同意,只是还没有看清那些人的真正嘴脸,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有多么丑恶。如果让母亲认清了他们的本来面目,相信无论我对那些人做出赖什么,母亲都不会再说什么,更不会再责备我,阻止我。”

    说了这么多,杨麟不禁抬了抬手中的鱼竿,调整鱼钩的位置,缓缓放下。

    杨麟望着鱼漂的双眸绽放着几缕寒光,身后的杨遥毫无察觉,只是觉得杨麟语气中散发着冷意,此时的他们家少爷让人觉得有些陌生,难以捉摸,好像有道鸿沟突然横亘在两人之间。

    杨麟的这些话说得浅显易懂,通透分明,字字如情,句句合理。杨逍虽然不愿意自家少爷和族人闹得不可开交,但也无可奈何?而且,他心中还对那些人存有怨气呢。巴不得杨麟狠狠教训他们,解解胸中恶气。

    想归想,怨归怨,杨遥还是有些不明白杨麟的一系列举措,真正的用意是什么?不明白他们家少爷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我想每个人都一样,纠结一件事情的时候,如果弄不清,解不开前因后果,心里就像有千万只小虫在爬,痒痒的,非常难受。食不知味,夜不能眠。

    此刻,杨遥便是这种状态,心中仿佛有千万只猫在挠,痛痒难耐,触尽心底最深处。

    最终,杨遥还是挠着光亮的大脑门,满怀着殷切的目光,有些迟疑的问道:“少爷,你说的这些,和你做的一系列举措,有什么关联吗?我还是不明白,你能不说说一下啊?”

    杨麟微微一笑,不答反说道:“杨遥,事情说出来还有意思?没有经历用心的思考和琢磨,你就无法体验不到其中的乐趣,,一些行事谋断的真谛。”

    看着杨遥拨楞着脑袋,皱着眉头,依然是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杨麟来了兴致,旁敲侧击的提醒道:“杨遥,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判断问题不要只看表面,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纵观全局,将相关的事情联系起来,对比一下,汇总分析。”

    “然后,再分别站在自己一方和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那样,一些让你疑惑不解的事情,就会迎刃而解,明白其中的症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

    杨遥觉得他们家少爷说的很有理,可就是不明白。杨遥努力的思索着,回想着这几天的事情,汇总起来,点点滴滴萦绕于脑海里,寻找其中的千丝万缕,种种联系。

    杨麟苦苦思索着的同时,杨麟也在回想着自己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自从想要做一番大事业的那一刻起,杨麟就清醒的认识到,事业不能单打独斗,不能全靠自己,要学会培养自己的心腹,扶持自己的党羽,多培养一些能够为自己独当一面之人,并且忠心耿耿。

    杨麟穿越于此,来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朝代,加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的,能够相信之人更是寥寥几人,总共也就在十指之内。

    当然,母亲杨氏自不必说,杨麟当然相信。至于其他的人,不过也就是两个贴身书童杨遥、杨逍,账房先生和老管家。十三守卫者和谋反者张林,杨麟还不放心,毕竟和他们接触的不多,交流的机会更是很少。

    账房先生和老管家已经一把年纪,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操劳,听后杨麟的差使。因此,眼下值得杨麟培养的唯有杨遥和杨逍,而杨遥又常常跟在左右,也就得到了杨麟的更多关照,也就知道了更多的辛密,一些决策的制定,他也在场。

    “少爷,那些人蠢蠢欲动,频繁和咱们店铺里的那些伙计接触,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吗?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防止他们里外勾结,做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

    “还用你说,等你提醒,黄花菜都凉了。放心吧,该做的我已经都做了。现在咱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坐在这里,安安心心的钓鱼,任凭他们上串下跳。他们闹得越欢,露出的破绽越多,那么咱们的可乘之机就越多。一旦被我们抓住时机,顺势而为,果断出击,看他们还能蹦跶几天?嚣张几何?”

    突然间,杨遥仿佛见到了难以相信的事情,一脸震撼的模样,一手指着天空,大声小叫的喊道:“少爷~少爷,快看,快看!”

    杨麟并没有因为杨逍的大呼小叫而改变什么,依然手里拿着鱼竿,保持坐着的姿势。尽管如此,杨麟还是顺着杨遥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十三股黑烟依次涌现,几乎同时发生,遍布在金华府十三个不同的地。看着天空的那几道滚滚浓烟,方位有些熟悉。似乎想到了什么,杨麟突然变得满脸震惊之色,心中骇然,不由得喃喃道:“真是上帝欲使他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杨遥仍然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无法相信这是个事实。奈何,呛人的黑烟四散开来,熏得杨遥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杨麟喃喃的看着天空,看着道道浓烟,嘴里叨咕着。

    虽然杨麟心里想通了,隐隐的猜测到一些事情,还是愣住了,表情凝重的看着灰暗的天空,到处是呛人的浓烟。

    不知什么时候,杨麟手里的鱼竿滑落,“噔?”一声掉在地上。杨麟还在看着向天空,仿佛忘记了一切,脑海里一片清空,唯有眼前的视野。

    十三股浓烟还在滚滚四起,火光燃烧到天际,映红一片天空。空气里弥漫着浓烟的同时,还有一股灼热感,一同覆盖在金华府的上空。

    狼烟夹杂着火星直冲云霄,仿佛连接着天与地,道道狼烟都是那么的耀眼,引人注意。此情此景,让人觉得恍若置身在梦幻之中,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此刻,整个金华府已经陷入一片哗然,处于震惊之中,每个人都是仰头举目望去,看着天空的浓烟滚滚,不知究竟发生了怎么回事儿,到底是哪里起了大火,而且还是十三处,同时发生。

    瞬时间,金华府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没有人在乎刺鼻的浓烟,没有人在乎干燥的空气,都纷纷议论起来,伴着吵嚷之声,同情之意。

    “看看,照这情况,根据浓烟的规模,这火势不小啊~”

    “哎,一下子发生这么多的火灾,还是在城里,不知道又有多少人遭殃了?”

    “什么情况,金华府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火了~,怎么就发生大火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