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三章 风起云涌(下)
    “咯吱~”一声开门声,账房先生随之走了进来,步履匆匆,神色忧忧,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厮,很是陌生。那个小厮正是监视杨承志十三人的鬼鬼祟祟之人,出现在巷口的那个身影。此刻恭敬的站在书房里,位于账房先生的身后。

    账房先生刚一站稳脚跟,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少爷,那帮人又开始变得不老实起来,这个就是派去负责监视他们的人,具体的事情还是由他来说比较好,那样更加的详细具体。”

    杨麟当然明白话语之中的他们是指谁,点头同意之后,那个小厮开始娓娓道来,将这些天跟在杨承志身后的所见所闻,全部说了出来。虽然小厮没有进入酒楼,没有靠近包厢偷听众人的谈话,但也将十三人进出包厢的表情变化,神情举止,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述说的淋漓尽致,表达的清晰明了。

    小厮离去之后,书房之中,只有杨麟和账房先生二人,一站一坐,都是神色凝重,各自思索着。

    自从见了十三守卫者,杨麟与他们取得了联系,进行信息交流之后。一切的由来过往,全部都是账房先生在负责,一手操办,事必躬亲。

    平静了一会儿后,账房先生还是忍不住的说说:“少爷,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种种行为,杨承志他们的这次聚首绝不简单。刚交接过生意,失去对店铺的控制,我想他们绝不会轻言放弃,心里肯定有所不甘,想要图谋什么?少爷,要小心啊!”言语之中尽是担心之意,关切之情。

    “恩,你说的不错,和我想的一样。这样,账房叔叔,你先向十三守卫者传达一下我的意思,让他们立即启动隐藏在家里生意铺面的各个潜藏人员,严密监视那些人留在店铺里的心腹,一言一行都不可以放过,都不可忽视。”

    “对了,账房叔叔,你让十三守卫者送上来一份名单,罗列出那些人遗留在店里的所有心腹名字,等到店里的生意彻底稳定之后,一定要将他们彻底拔出,免留后患。”

    “恩,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办。”

    两天之后。

    还是在杨府的书房里,杨麟还是坐在书桌旁,椅子之上,还是一个人待在屋里,静静地看着桌子上的一大堆信笺。信笺的上面全是遗留在家里生意的不安分子名单以及和他们的主人频频接触的信息,尽是他们偷偷暗中来往的记录。

    每一次的接触,都意味着那些不安分子在打听着店里的事情,以及一些隐秘之事。

    综合所有信笺反馈回来的信息,那些不安分子所接触的人员,杨麟发现它们之中的一个共同特点。想到此处,联想到某些事情,杨麟不禁冷笑连连,喃喃自语道:“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不老实,不安分起来,那就让我们来个大清算,彻底分出一个胜负。不过,到时候别怪我不念同族之情,手段狠辣!”

    下午时分,杨麟心中还在思量着。不久就有了明确的对策,随后在账房先生的陪同下,杨麟再次秘密拜访了十三守卫者,一一吩咐他们办一个事情,虽然范畴不同,但却有着两个相同的特点。

    一,若那一个人负责的生意出现价格波动,那就助推货物价格上涨。二,货物上涨之后,所有的储备只留够十天之用,其余的全部清仓处理,卖出去。

    十三个负责人虽然心中不解,不懂杨麟的用意和目的,但没有一个人拒绝,全都照着杨麟的要求去做,去实施。毕竟,他们储藏的那些货物就是为杨麟准备。既然小少爷有这样安排,虽然心中顾虑重重,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照做。事后证明,杨麟的命令多么正确,多么明智。

    成人礼那天,虽然十三守卫者没有人亲自到场,观摩整个过程。但成人礼的整个过程,所有事情的发生,杨麟的诸多表现,他们了解的一清二楚,他们派去的人全都传达了回来。

    无论是成人礼的举办规模安排,还是后续的一系列的事件演变,种种作为,种种巧合,十三守卫者和杨承志那些人一样,他们也认为有人暗中操纵着一切,绝非他们少爷的手笔,毕竟杨麟太年轻了。

    虽说如此,杨麟当日的种种表现还是赢得了他们的认可,发自内心的赞叹。

    杨麟的那份气定神闲,那份激昂陈词,适时的沉默不语,每一个时机,杨麟在当时的说话场合,都拿捏得非常到位,非常契合,仿佛演练过千百次。仅此一点,杨麟就有资格做为他们的第二个领导者,统御他们。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杨麟所策划,所谋算。最起码有两个人相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出于杨麟之手,他们分别就是知府大人洪安通和账房先生。

    因为,一个人是参与了杨麟的前期谋划,达成某种共识;另一个人经历了整个过程,杨麟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计划起草的过程,具体的实施,他都在旁边,看在眼里,并且还参与了。账房先生可以肯定,前前后后没有一个人在一旁指导,帮助着他们的小少爷,杨麟。

    经过这次成人礼和夺回家里生意,以及应付那些族人的蠢蠢欲动的事情后,账房先生从杨麟的身上仿佛看到了他们家老爷的影子。在决策谋划之上,杨麟反而还有过之。

    事情的发展演变,正如杨麟所预料、所判断的那样。向十三守卫者传达指令的第二天,金华府的丝绸、桑蚕、烟土、棉、糖、茶、米、油的价格就纷纷上涨,还有着愈演愈烈之势。这些商品仿佛一夜之间,不知道为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第二天一早就纷纷涨了起来。

    同时,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推动着这一切,也在暗中开始收购,囤积其中的丝绸、桑蚕、烟土和茶叶,这些短期之内难以获得货物。

    然后,这些货物的价格再次回落,回归正常。发生的一切,让人难以理解,让人难以捉摸,处处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由于被囤积的四样货物都属于高档物品,平民很少用的着,因此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然后,经常使用这些的达官显贵又不在乎四种货物价格的波动,他们不差钱。所以,整个事情虽然来得离奇,但并没有引起什么恐慌。

    高吸货物,那只看不见的大手几乎买光了所有市面上流通的四种货物。但一些商铺并不担心,因为他们每一个仓库都有储备,足够他们铺面生意支撑十天半个月,等到下一波的货物供给。

    不解,疑惑,充斥在整个商界。整个金华府的商人对这个神秘人物的收购感到奇怪,困惑。虽说如此,但也不多言,作壁上观,等待着事情的进一步演变,最终的结果。

    十三守卫者一收到消息,察觉到货物价格的上涨,立马就按杨麟所说的,将储藏的货物卖了十之七八,狠狠赚了一笔。

    此时,杨麟一个人悠悠然的坐在书房里,嘴角微微勾勒,浮现淡淡的冷笑,明眸开阖,精光荡漾,喃喃自语道:“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和你们玩一次大的,玩得痛痛快快,玩的你们倾家荡产,永不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