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二十章 挫其威、乱其心(上)
    几人渐渐走近,很快,就来到了高台之上,站在那里。此时,台上的众人这才看清突然出现的一拨人,为首的正是杨府的账房先生,身后跟着三个杨府的下人,其中一人被捆绑的犹如一个粽子,押解在那里。

    账房先生来到洪安通的身前,扑通的一声,双膝一下子就跪了下去,大声疾呼道:“知府大老爷,还望请你给我们家少爷做主啊!”声嘶力竭,回荡于周遭,引得周围的人群疑惑连连,不知发生了怎么回事儿。

    族长杨承志那些人,不解的看着账房先生,他们当然认识账房先生,毕竟以前可没少接触,没少打过交道。杨麟恍若局外人,一切都与他无关,整个保持着作壁上观的姿态,没有任何的言语。

    洪安通微微侧头,以旁人不易擦觉的角度,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杨麟,见对方微微点头。

    这时,洪安通想起了杨麟前两天的交代和允诺,不禁嘴角浮现笑意,心中瞬时明悟,知其意,心领神会的朗声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喊冤?你家公子又是何人?”

    “启禀老爷,我家少爷就是杨麟,我是杨府的账房先生。”

    “哦~,那你想要我怎么为你家少爷做主啊?”

    台下顿时一片骚乱之声,议论纷纷。多数人很是不解,这个账房先生是怎么回事儿?今天可是他们家少爷的城里,一个值得杨府上下喜庆的日子,居然弄了这一出,来了这么一手。

    众人不禁想起了刚开始的一些话题,一些流言蜚语。瞬时间,多数人都是眼神怪异的看向杨承志十三人。意思很明显,他们收买了账房,指使他大闹今天的成人礼,给杨麟一个下马威,拖延时间。

    这时,账房先生就要说话,杨麟突然说道:“知府大人,你先审着账房叔叔,我还要陪着各位叔叔伯伯,去交接一下家里的生意,还望大人见谅怠慢之过,稍后再向大人请罪。”

    “行,你去吧~!用你...”

    凭着与知府的关系,杨承志立即插口道:“侄儿,交接店铺的事情,不用这么心急。接手生意铺面,还有的是时间,天黑之前一定能办完。况且,现在知府大人所审之人,是你们家的账房先生,虽说不是你上告,但也有些牵连,说不定还有用的着你的地方,省的大人麻烦,咱们就等会儿再去吧。”

    说的有理有据,又抬出了洪安通,一副不容杨麟拒绝,推辞的架势。

    “是是,族长说的对,时间还很充裕~!”其他人纷纷附和道,特别是那十二人。

    同时,台下响起一片的唏嘘之声,朝着杨承志十三人。可是十三人不在乎,他们此时最需要时间,拖得越久越好。

    出乎众人的意料,杨麟很淡然,很平静,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有些配合的匪夷所思,没有丝毫的争取,就连杨承志十三人也是一呆,很是不解。

    杨麟云淡风轻而洒脱不羁的站在一旁,轻声说道:“行,既然族长也这样说了,又有各位叔叔伯伯的承诺,不影响等会儿接手家里的生意,我也就没什么好着急的,那就先看知府大人如何审理?是否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连同杨承志,众人又一愣,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怎么就出现了什么承诺,有一种上当的意味。但又不好反驳什么,只好依然保持着镇定的姿态,看着接下来的事情演变,能不能拖延更多的时间?

    与此同时,有人搬来了一把椅子,洪安通坐在其上,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就说道:“账房,你具体的说一下,究竟怎么回事儿?你要状告什么人?快快说来。”

    万人围观之下,嘈杂吵嚷之中,账房先生似乎演练过千百遍,丝毫不怵,言词清晰而有条理,响亮的回荡于周遭,账房先生徐徐说道:“启禀知府大人,事情的起因还要从我们家少爷摔下马车,重伤昏迷之前说起。”

    “等等,你等等,不对啊,我听说那不是一场意外吗?怎么又从那时说起?”洪安通假装问道,不是为难,而是为了帮账房先生强调这件事情。

    “不是的~老爷,那不是意外,而是人为,一场彻彻底底的谋杀!”账房先生大声喊道,周围人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顿时引起一片哗然,全场一时陷入短暂的寂静之中,接着吵嚷议论声再次响起,此起彼伏。

    “安静,安静,不要影响本府的问话,打断本官的审讯!”

    等到人群安静下来之后,洪安通这才继续问道:“你这样说有何根据?证明你说的不是妄然?不是在胡说八道,满嘴胡诌?”

    “大人,请看,这人就是少爷的马夫,那日负责赶马车之人。”账房先生一指被捆绑之人,继续说道:

    “大人,他的名字叫张三,出身于贫苦人家。前些日子,我家少爷出事之前,少爷看其可怜,就收留他作为府中的奴仆,专门负责赶马车。可是,就在我家少爷出事那天之后,这家伙突然拥有一笔横财,经常出入赌场酒楼和妓院,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我家的下人发现,感觉很不正常,就向我禀报了。”

    “大老爷,这个人就是一个马夫,还是刚来杨府不到一个月,哪来的这么多银钱供其花销,可以让随意进出那些地方?下人回禀我后,我也觉得有些异常,联想到他马车夫的身份,小人就又检查了一下保存至今的那辆破坏马车,发现被人动了手脚。”

    “想到这些,草民对马夫进行突然审讯,并晓以利害,他就全都招了,说出了事情的始末原委。草民这才知道,我家少爷的坠车事件不是意味,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谋杀,还望大人明见,为我家少爷做主。”

    接着,账房先生从怀中取出一个状子,举过头顶,大声喊道:“大人,事情的经过,细微之处,谋杀动机,所告之人,前因后果,张三都一一招认了,全都在状子里,请大人一览!”

    在洪安通的示意下,一个差人上前,接过状子,呈给了上去。

    洪安通开始细细的品读,看着状子里面的陈述。

    此时,围观的人群再次议论纷纷,讨论着这件谋杀案。猜测着,若是杨麟死了,最终的受益者将是何人?

    一旁的杨承志等人都不老实起来,缓缓挪着步子,移向洪安通的身后,偷瞄着状子里面的内容。

    看到的那一刹那,杨承志整个人蒙了,感觉天旋地转,脸色刷的一下子变得蜡白,全无血色。其他人或幸灾乐祸,或面部笑意连连,也有面无表情者,全然不复攻守同盟、马首是瞻的姿态。。

    突然,杨承志猛地跪了下去,喊道:“知府大人,冤枉啊,没有这事,绝不可能!”

    台下再次哗然,暗道怎么回事儿?难道是一族之长,杨承志想要谋害本族之人?这可是大忌,为人所不齿。

    同时,洪安通一声令下,内容与众人想的截然相反,出乎台下人群的意料,只见洪安通喊道:“来人呐,速将杨继志捉拿归案,交给本官审理,查明案由,快去快回,不得有误!”

    顿时,两个衙役跪拜上前,双手抱拳领命,可是两名衙役刚站起身就要走,却又停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