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十九章 成人礼(下)
    彩绸飘飘,清风徐徐,杨麟阔步走向高台正中央,对着热烈鼓掌的人群起伏双臂,双手缓缓摆动,示意人群安静下来,听一下自己的言语。

    杨麟的一举一动仿佛散发着某种魔力,事情就是那么的奇怪莫名,人群真的就静了下来,没有丝毫嘈杂之音,就连台下的杨继志此时也闭起了嘴巴,看着这个自己并不对付、很反感的堂兄弟。

    众人眼中神采飞扬,精光奕奕,看着这个刚刚沐浴完成人礼的年轻人,刚刚加冠成功,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就有着那么一股吸引力,想要让人去倾听。

    “首先,我要感谢族长和族内的长辈,对我的支持和照顾,能够参加并主持今天的成人礼,我发自内心的感激!”杨麟对着族内长辈四人,就是深深一躬。

    “轰隆隆~!”掌声再起,被杨麟谦逊而征服,或者说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作,推动着气氛缓缓进行,配合着杨麟的言辞。

    杨麟的脊背直挺,胸膛高昂,嘴巴微微抬起,对着人群自信而朗声说道:“只要是金华府的老一辈人,相信没有人不知道我家杨府的,没有人不认识家父的。”

    接着,杨麟的语气一变,话锋一转,铿锵有力的说道:“由于先父早逝,我又年小,这些年来杨府渐渐式微,很少有人提起,往来的行人客商,金华府新进之人,知道我杨府的微乎其微,也就是族内之人和一些老街坊知道一二。“

    “哎~!你究竟要说什么,这么大的太阳,不会就让我们听你絮叨这些吧!”众人之中有人起哄道,弥漫着捣乱的味道。

    身后的杨遥、杨逍顿时怒目而视,尽是满面愤慨之色,想要质问那人何意,为何捣乱?刚一有苗头,就被转头看过来的杨麟,眼神制止,狠狠瞪了回去。杨麟回头继续说道,有些自责道:“那位仁兄说的对,我有些絮叨了~!”

    话音一顿,接着大声说道:“我之所以说这些,就是想要感谢十三个人。他们在家父故去之后,接手家里的生意,帮忙打理。还一直允诺道,我成人礼之时,就是他们交出之日!”

    这话一出,顿时台上台下有数人脸色惊变,没想到杨麟会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件事。台下的当事人见事情演变不妙,就要抽身退去,早作谋算。可是,杨麟的话再起,快速点出众人的姓名。

    “感谢这十三位族人,他们就是族长杨承志......,请他们上前,请接受晚辈最诚挚的谢意!”杨麟快速说出。

    与此同时,台下霎时出现十二个小包围圈,圈内之人皆是欲走之势,要走之人。台上的杨承志也是一脸苦涩,没想到终日打雁,今日却被雁啄到眼,还是着了一个刚成年的黄口小儿的道。

    十三人想要离去,可是面临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台下十二人不得不走上台,和族长杨承志,一同站在台上中央之处。

    杨麟的每一句每一言,他们没有感到一丝真诚,没有感到丝毫的高兴。他们觉得杨麟说的每一句话话,字字透露着讽刺,句句让人难看。作为当事人,外人也许不知其中的恩怨纠葛,他们自己还不知吗?杨麟还不知吗?

    来到十三人的面前,杨麟深深三鞠躬,面带微笑,动情而强调的说道:“谢谢各位叔叔伯伯,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和母亲的帮扶,对我家生意的照料,晚辈不胜感激,以后一定会酬谢各位叔叔伯伯!”

    十三人脸色灿灿,尴尬之意微微流露。接着,杨麟又说道:“各位长辈,小侄已经成年,举行完成人礼,不知各位叔叔伯伯们是现在将管理权交给侄儿,还是等一会儿侄儿随着长辈们去,一一验查接手?”逼迫强势之意尽显,蕴含咄咄之势。

    此时,围观的台下之人已经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意味,一股淡淡的火药味在弥漫。

    众人看到杨麟刚刚还是一身谦逊恭敬之意,现在却是强势逼长辈交出自己家生意,此时的场景,唯有那些金华府上层人士,深知其中恩怨与纠葛之人,才知道缘由,明白杨麟的态度转变。但都是笑而不语,一副旁观看戏的姿态。

    面对杨麟的咄咄逼人,还有这么多人看着,他们如何拒绝?不然,无论是于情于理,还是出于公共舆论,他们都处于弱势,不利地位。

    此时,十三人就是想要打官司,贿赂官府,也难以堵住悠悠众口,知府大人洪安通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本着拖字诀,族长杨承志反应的很快,迅速接过话头说道:“还是侄儿之后随我们一一查收,省的弄得一些账目不明,牵扯不清。”

    语气那么无力,那么勉强,散发着虚伪的味道。同时,杨承志的话语也透露着最后反击的意味,希望自己的儿子审时度势,能够立即离去,办理事情,那十二人心中也是如此。

    可是,十三人的子弟,唯有杨继志站在台下,一脸的惊呆模样,没想到事情的发展,演变成这样子,急转直下,完全超出预期的预料。

    其他十二人的子弟,对于今天的典礼,可没有任何兴趣观看,或喝酒于酒楼,或聚赌于赌场,或快活于妓院,无人来此。这也是杨麟提供第二种选择,如此自信的原因。

    见十三人如此默契的回答,或是默认,杨麟虽然不尽知他们心中全部的想法,但也晓其大意,不点破,心中冷笑连连,面部依然带着微笑,说道:“还望叔叔伯伯稍等一二,侄儿做一下结语,就随同各位长辈,去接手家中生意。”

    正中下怀,十三人巴不得杨麟在台上待得久一点,那样自己一方人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暗中的行动,将损失降到最低。可是,他们想不到,一步错,步步错,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发展。

    再次面对台下众人,就要发出最后一番言论,感激之情时,一阵骚动声响起,推推嚷嚷声回荡。

    站在高台之上众人看的清楚,只见围观人群远处,出现一对衙役,护卫着一个人挤来。待到近一些之时,那人身披官府,正是知府大人洪安通。

    杨承志眼中一亮,自己可是和知府大人关系非常,没少孝敬,就连欲走、意识到情况不好的杨继志也停了下来,看着远来有着凑热闹嫌疑的知府大人,一抹笑意浮现在嘴角。

    熟不知,杨继志的周围分布着几人,若隐若现的呈现合围之势,阻挡他的离去,没有任何人察觉而已。

    由于围观的人群实在太多,洪安通推进的很慢。此时,杨麟喊道:“各位乡里乡亲,那边是我们的父母官,知府大人,还请各位让个道,让知府大人可以过来~!”一指洪安通的方向。

    人群顿时出现一个甬道,为洪安通提供方便。

    不是杨麟的话多么入情入理,而是这位知府大人威名远播,没有人不了解他的贪婪秉性,爱财如命。谁都知道,在知府大人眼里,公道是掌握在有钱或者有势之人手里。众人更不敢触他的眉头,当他的路。

    很快,洪安通走到高台之上,杨氏族内长辈立即纷纷迎了上去,满脸尽是逢迎之意,响起片片讨好的声音。

    可是,他却仿佛没看到众人的表情,没有理睬他们,径直的穿过那些人,走向杨麟,拍拍肩膀,说道:“金华府往日首富的公子,举行成人礼,洪某怎能缺席?”

    “杨公子,洪某虽然没见过尊父,但也是神交已久,实在佩服他的惊才艳艳,不到四十岁,就已经成为金华府首富,在整个浙江省也是数得着的!”

    台下之人唏嘘不已,心道,你个大贪官,还不是羡慕人家的聚财之道,也想大肆敛财,成就富贵之路,为仕途多抓钱。

    洪安通还要说,又一阵骚乱声响起,几个人从外围挤来,出奇的是,这几人极为顺利,快速的向这边移动,好像有人故意留出通道,为这几人而准备。

    随着几人的靠近,杨麟的嘴角浮现笑意,杨承志心中不解,但还是乐见其成,时间拖得越长越好,站在高台边缘的杨继志不再笑意吟吟,看到其中的一人,顿时脸色变得煞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