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十八章 成人礼(上)
    洒金街,金华府最繁华的地段,最热闹的商业街,也是锦绣山庄的所在地。今天,街道比以往更加的拥堵,更加的嘈杂。临近现代的九点钟,洒金街人声鼎沸,锣鼓声震天,舞狮舞龙,喧嚣无比。特别是锦绣山庄的前面,更是热闹非常。

    彩绸招展,人影孱动,一个一百五十公分的高台屹立在街道一侧,锦绣山庄的前面。高台之上,摆放着一个香案,是那么的显眼,惹人注目。其上铺满了典礼用的贡品,两支通红的蜡烛燃烧着,烛液缓缓流出,形成一个个细线,遍布于蜡烛表面。

    同时,还有几个小厮身着仪式服,都是十六七的模样,朝气而蓬勃,分别散于台上各处,衬托着高台,形成独特的格局。

    此刻,虽然仪式还未开始,但已经显露出那种庄严而隆重的意味,使得观看之人有着仰视之情,瞻仰之意。

    见此情景,过往的行人不禁驻足而望,看着远处的高台,林立各处的司仪人员;听着鼓瑟萧笙,空气里那弥漫着的各种靡靡之音。

    人越聚越多,不免就造成人员繁杂起来,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应有尽有,议论声更是此起彼伏,彼此发问,互相解答,话题各式各样,有诋毁,有祝贺,不一而定。

    “哎,你们知道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吗?谁家举办这样的庆典,如此奢侈而豪华?气派非常!”

    “一听这话,就知道你是刚来的外地人,居然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外乡人,实话跟你说,今天是杨府小少爷的成人礼,看看,那个最大最豪华的锦绣山庄就是人家的,而且人家还有其他十几处产业呢,只是比锦绣山庄差了一点,但也是在金华府数得着的!”

    “哦~,谢谢指点!”

    “对了,就算有这么大的产业,也不必在这里举行成人礼啊。洒金街就这么大的地方,一个礼台就占了大半的街道,还让人怎么逛街啊!”

    “我去,这里是今天最热闹的地方,你还想到哪里逛,今天之后,不知道啥猴年马月才再有这样的场面。”

    “看到没,看到前面的那群的乞丐没。他们昨天就来了,待了一夜,只为今天成人礼结束之时,杨府抛撒的钱财。运气好的话,有的乞丐几天都不用再担心吃食的事情。”

    这段对话只是一角,其他地方的话题有的更加劲爆,更加吸引人的侧目。

    “各位,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杨府为什么举行这么气派的成人礼吗?知道成人礼为什么单单选择这里?选择这个人流量大,热闹非凡的洒金街吗?”

    瞬时间,这个话题吸引了周围人的眼球,博得众人纷纷侧,竖起耳朵,好奇而心痒痒的听着,无论是金华府人,还是刚来的外地人。

    “这位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心里被你弄得像猫爪似的,痒的难受,快说,快说。”

    “你还真心急,好,实话告诉你们。本来我也不知道,昨天喝酒的时候,也就是听了那么一耳朵。”

    “事情是这样的,相信各位都知道,在此之前,你们都没有听说过什么所谓的杨府,更没听说过什么关于杨府小少爷的成人礼,更加不知道锦绣山庄是属于杨氏族里的其他人家,都以为锦绣山庄是族长杨承志的吧?”

    一连串的发问,使得好奇的气氛达到了顶峰。听到问话,周围的人很配合的点点头,满脸散发着想要听更深次的内容。说话之人很是满意众人的反应,很是享受这种众人急切的目光。

    接着,那人咳嗽两声,得意的说道:“这些事情牵扯到杨氏族里的辛密,不为外人所知。说起这些,还要朔其根源,从六七年年前讲起。”

    ......

    周围人早已深深被那人的话语所吸引,不能自拔,越听越想听下去。也许,这就是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想要挖取别人的隐私。

    随后,那人长舒一口气,总结的说道:“今天的成人礼没有那么简单,不仅意味着一个少年成年,还意味着一场权利的交接,两方人马的暗中相互较量。等着瞧吧,今天一会有一出好戏,格外精彩!”

    说完,周围的众人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接着两眼绽放着光芒,全身散发着看好戏的姿态。

    人群继续涌动,越来越多,不免有些争执,相互言辞攻击。同时,议论纷纷,气氛越来越高昂。不管是出于怀揣着好意而来,还是带着不怀好意,都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场中央,等待着成人礼的正式开始。

    随着一阵有节奏的擂鼓声响起,礼乐齐鸣,烛香焚燃,高台之上香案的两侧开始站了四个人,分别是杨族的年龄最长者三人和族长杨承志,四人就是今天主持杨麟成人礼的长辈,成人礼开始进入前奏。

    不错,这就是杨麟举行成人礼的地方,规模之大,在金华府以往的历史中都很少,罕见非常,围观的人群更是拥挤不堪。为了避免发生踩踏事件,衙门几乎派来了所有的衙役,维持治安。

    人群还在议论着,吵嚷着,叫骂着,不一而定,参杂其中。由于封建礼教的思想,周围很少有大姑娘小媳妇,当然不乏胆大之人。

    在擂台的边缘,杨继志满眼嫉妒的站在那里,愤恨不平。想想自己的成人礼,也就是寥寥几人,在家里草草举办的。和这个仪式相比,简直就是微乎其微,几乎忽略不计,云泥之别。

    “唔~!”一阵低沉的喇叭轰鸣,接着,杨麟在一个族内长辈引着前行,缓缓向着香案走去,杨遥、杨逍缀于其后,随之款款而行。

    低吼的喇叭刹那消失之时,杨麟也停住,站在了香案之前,前面站着一族之长,杨承志。

    接着,杨承志对着杨麟,面朝着台下的众人,声音洪亮而厚重的喊着,大声道:“成人礼,正式开始!”

    这一刻,声乐消失,人群寂静,唯有众人浓重的呼吸声。

    杨承志点燃三支檀香做的香,缓缓递到杨麟的手里,对着香案的供案,高喊一声:“杨氏子弟,杨麟,今日举行成人礼大典,正式束发加冠,成人。特此摆放香案、贡品,告慰列位先人,望先人们庇佑我族人繁荣昌盛,子嗣绵延,有请今日的加冠着杨麟,焚香告慰祖先!”

    说罢,杨承志退居一侧,杨麟接过三支燃香,双手合十,距离面门不到三公分,躬身行礼,深深鞠躬三次,拜了拜,神情庄重的说道:“杨氏子弟,杨麟,献上香烛,望祖先庇佑!”

    声音铿锵而有力,回荡于寂静的四周,击打着周围每个人的心房,节奏与心跳的频率相契合,带动着众人的一呼与一吸。

    无论是台上,或是台下,人群保持着安静,每个人都在屏气凝神的看着这一幕,仿佛有一股莫名的东西,让他们忘记了言语,忘记了彼此交谈,都在等待着,都在观看着。

    回荡声中,杨麟缓缓将三支香插入香炉之内,在摇曳的烛火衬托下,香烟袅袅,檀香的气味弥漫于空气里,萦绕在每个人的一呼一吸之中。

    杨麟做完这一切之后,谦逊恭谦的站在那里,沉默不语。接着,族长张承志适时地喊道:“礼毕!”

    “轰隆隆~!”不知是谁先带的头,雷鸣的掌声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