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十七章 蠢蠢欲动(下)
    贪婪,乃是人的本性、天性,也是后天渐渐养成的恶习。

    一个人做了那么久的无本生意,每月都可以从那些铺面获得丰厚的银两,这群人早已为然。突然有一天,告诉他们要交出手中的店铺生意,怎么可能?

    更何况,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那些店铺本来就是自己的,经过自己多年的耕耘的。那些铺面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为了那些生意铺面,他们可不管什么族人不族人?晚辈不晚辈?他们只认准一点,那就是谁抢我的银子,剥夺我经营店面的权力,谁就是我的敌人。

    虽然族长杨承志早有预料,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见眼前的这些族人议论的差不多了,杨承志这才再次摆出一个族长的姿态,双手起伏,朗声说道:“各位,静静,请听我一言!”

    众人很是听话,再次静了下来,想要知道这个狡猾如狐的族长要干嘛?众人很有默契的纷纷看向杨承志父子两人,心道,先看看这个最贪婪最狡猾的老族长要说什么。每个人都是直勾勾的看着,没有丝毫对一族之长的敬畏,眸子中有几分挑衅,有几分戏谑。

    杨承志当然明白这些人眼中流露出的意味,仿若没有看到,更多的是不在乎,有一股孤傲之感。随后,杨承志言辞很是大义凛然,虚伪的说道:“我理解各位兄弟的心情,打理了那么多年的生意,怎么会说放手就能放手,心里肯定会万般的不舍,千般的不肯。”

    接着,杨承志突然话锋一转,意味深长的说道:“就算咱们不承认当初有什么承诺一回事儿,可是咱们手中的生意铺面,无论是铺面的房契地契,还是相关生意在官府的备案,都在杨府那一边,掌握在杨氏手里。若是他们有一个不忿,将我们告上衙门,到时候,就算想不交都不行,而且还要落下私吞族人家产的名声。”

    瞬间,这群人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一副鄙夷的姿态,个个变得愁容满面。

    突然一个小眼睛的男子,眸中闪烁着精明,眼珠滴流乱转,打破空气里的宁静,朗声问道:“族长,杨府生意最好最繁华的锦绣山庄,被你管理着,不知你甘心交出吗?不知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随着精明男子的话落下,刹那间,形势逆转,焦点聚于一人,返回杨承志的身上其他人也都会心的看着杨承志,嘴角噙着丝丝笑意,频频点头,很是认同那个人的说法。

    被反将一军,杨承志并没有想象中的丝毫慌乱,毕竟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胸中充满各种老谋深算,只是微微一挑眉毛,接着就是激昂陈词的说道:“身为一族之长,当以言行为先,我怎么会把持着杨家的生意不放呢,谈不上甘不甘心?”

    此言一出,情形再次转换,杨承志笑而不语,看着众人,心道,和我斗,嘿嘿,冷笑连连。

    没有一个人相信杨承志的话语,虽然不明白杨承志的意思和用意,众人心中还是鄙视无比,暗道,说的冠冕堂皇,你这只老狐狸,不知从锦绣山庄敛了多少财?

    过了一会儿,杨承志又缓缓说道:“各位兄弟,虽然杨麟是咱们的晚辈,已经成年,即将举行成人礼。但是,他毕竟没有管理过生意,没有什么经验。就算接过生意,一时也无法打理,离不开我们这些长辈的辅助,肯定还是需要我们的帮衬。”

    “而且,咱们作为长辈的,也不能袖手旁观,看着他胡乱折腾,将这份来之不易的家族生意弄黄了啊?”

    坐下众人明白了这个族长的意思,那就是杨麟接过生意之后,不敢解除众人对生意的控制,一个不经世事的毛头小子而已。同时,一些人也是腹诽不已。刚刚还说不据杨府的生意为己有,这嘴唇一开一合,杨府的生意变成了家族生意,族人共有。

    这时,又有人问道:“族长,如果他不需要我们,真的就愣头青的单干呢?真到那个时候,说什么也晚了。”

    杨承志的神色如常,平静的说道:“那就没办法了,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好交出锦绣山庄,收拾收拾我的东西和人,为杨府的小家伙腾地方了,也算是尽了一个族长应有的责任。”腾地方三字咬的格外重。

    下面顿时沉默不语,眼中或是精光熠熠,或是不甘,但在同伴熟识之人的提醒下,都明白了族长的意思,又有人问道:“那怎么提前知道那小子的意向呢?若是不用我们,我们也像族长一样,好提前收拾好东西,为人家腾地方。”其他人纷纷附和。

    知道下面的那些人都理解了自己暗含的意思,径直说道:“那就要看明天的成人礼,杨麟他怎么表示了?有没有挽留我们的意思?不过,挽留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别忘了他还有一个很识趣的杨氏,这么多年的打交道,她还是挺明白‘事理’的。身为母亲,我想她知道该如何奉劝她的儿子。”

    话语一顿,杨承志捋着胡须,不再言语,静静地看着前方,这些和自己有着相同利益的族人。

    有了前奏的点拨,这些人都认同族长的话,明白他的意思,计策真是进可攻,退可守,纷纷赞同的轻轻点头,心里暗道,不愧是老狐狸。

    又议论了一会儿,众人散去,包厢里只有杨承志父子二人。和杨麟有过冲突的杨继志,不甘的说道:“父亲,你真的打算交出锦绣山庄,让那个野种这么轻易的得手?”

    “继志,你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刚才我说的那么多,你是一句都没听懂,一句也没理解暗含的意思,还是太年轻了啊,经历的太少~”

    “话说的这么明显?”“怎么会不理解其中意味?”“话里有话?”句句使杨继志心中不解,充满疑惑,急切的追问道:“父亲,什么意思?快点告诉我~!”

    “哎...着什么急,你听好了~!”

    “儿,听话听音,要揣摩其中的意思。我刚开始的那段话,就是告诉他们,杨麟没有经手过生意,肯定离不开我们这些人,那些生意还是为我们所控,只是失去了一点利益而已。”

    “最后那段话就是,如果那小子不识趣,他母亲也劝不了他,非要坚持与我们分道扬镳,只要成人礼当天不交出管理权,拖延一下,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可以将铺面里的货物银两席卷一空空,给那小子一个空壳店铺!”

    解释到这里,杨承志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神色,一闪即逝。

    杨继志瞬间明悟,豁然开朗的点点头,恭维道:“还是父亲机智多谋,想的深远!”

    最后,两人也消失在包厢里,一场家族内的暗中较量,资产争夺战正式上演,杀人不见血的种种手段,阴谋手段正在预热着,等待着那个爆发点,成人礼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