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十三章 隐藏着的财富
    老管家和账房先生再次相视,老管家点点头,账房先生说道:“小少爷,老爷走了之后,留下了一个班底,负责打理生意,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母亲跟我说了,不过,自从族人强势介入生意之后,那些人早就不在铺面里面,直至现在,都是杳无音讯。”杨麟快速说道。

    “如果有他们的消息,知道他们在哪,要是他们愿意回来帮我,那就好了,不用再担心那些豺狼。”

    账房先生神秘一笑,说道:“想要知道他们在哪里也不难,只要小少爷诚意足够,凭着老爷以前对他们的恩泽,我想他们会回来,帮你重振杨府往日的风光~”

    眼前一亮,无法言表的问道:“账房叔叔,真的吗?”

    一时激动地不敢置信,又看向了老管家,也是报以微笑,点点头,确认账房先生所言非虚。

    顿时杨麟踌躇满志,胸中激扬彭拜,再次问道:“账房叔叔,你确定有他们的消息,知道他们都在那里?”

    “恩,是的,当然知道!”账房先生摩擦着一小撮胡须,得意的说道。

    “账房叔叔,事情究竟怎么回事儿?我听母亲说,他们自从被排挤走之后,一直就没有他们的消息,母亲四下差人打听过,依然没有丝毫音讯,就像石沉大海般。”

    “小少爷,你有所不知,我不单是负责管账的,以前还是老爷的书童小跟班,跟他们很熟,交情也不错,自从他们不在铺面里干活后,我就私下和他们有联系,这些年一直来往不断。”

    书房先生又看了老管家一眼,老管家再次点点头,说道:“说吧,都告诉少爷,他也该知道了,毕竟快要接手家里生意了。”

    即使拥有着现代人的头脑,本科的学历,智商还够用,杨麟也被两人的言谈举止搞得晕头转向,不知两个人神秘的在说些什么,勾的心里痒痒的。

    看着小少爷满眼的疑惑,尽是不解,徐徐说道:“小少爷,你有所不知,凡是被老爷在店铺里委以重任之人,都是对老爷极为忠诚之人!”

    “而且,他们有些人绝不像表面的主事儿那么简单,有着另一重身份,那就是杨府的守卫者。”

    “所谓的守卫者,并不是指武力保护,而是家业的保护,财富的另一种延续。是杨府隐藏着的财富,除了老爷、我、老管家和当事者之外,无人知道它的存在,就是老夫人也不知道。”

    “小少爷,你和夫人所不知的是,现在杨府明面上的生意,远比你们看到的更糟糕,更严重!”

    杨麟一惊,急忙问道:“账房叔叔,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这样说?”

    “小少爷,事情是这样的,以前你还小,夫人一个人根本就无法应付族内之人,特别是族长杨承志。”

    “三年之前,府里就已经没有了进账,从那些明面上的生意里。相信小少爷这几日的走访,应该知道那些生意多么的好,多么的兴隆。”

    “府里之所以没有进账,就是因为那些生意赚来的钱,都被他们私吞了,谎说生意一直亏空,入不敷出。”

    “等等,既然没有进项,那母亲怎么说,锦绣山庄有缴纳银钱,勉强够府里维持,又是怎么回事儿?”杨麟打断,疑惑不解的问道。

    两人看向杨麟的眼光更加赞许起来,心道,这回杨府有希望了,往日风光一定可以再来。账房先生说道:“小少爷,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杨府之所以还能够存在,养着这么大一所宅子,全依仗于老爷隐藏下来的财富,和那些兄弟这些年的经营。夫人所说的关于锦绣山庄的进项,全是从那些隐藏的财富里拿出的。”

    豁然开朗,一直萦绕在杨麟脑海中的迷雾总算散开。自从穿越以来,对杨府有所了解后,一直就奇怪,这么大的宅子,养了这么多的下人,名贵药材更是很多,一个锦绣山庄根本就无法支撑,更何况锦绣山庄还被族长杨承志控制把持着,他也不可能将锦绣山庄的盈利拿出来。

    最大的疑惑被解开,又了解到存在隐藏的财富,心中顿生涟漪,好奇频频,问道:“账房叔叔,隐藏的财富又是怎么回事儿?”

    说到隐藏的财富,账房先生脸上满是崇拜之意,略带兴奋的说道:“隐藏的财富是老爷的得意之作,也是他的巅峰之作。”

    “当年,杨府处于繁华顶峰时刻,老爷就居安思危,从一大批的伙计主事之中,挑选出忠心耿耿之人,让他们负责杨府生意最好的铺面,每月将铺面的所有盈利拿出三成,做的人不知鬼不觉。”

    “然后,再用这些银两购置店面,不以杨府的名义秘密经营,拿出一部分获利分给那些人,其余的都隐匿起来,形成了隐藏的财富。”

    “老爷之所以这样做,留一手,就是因为~~”

    听到这,杨麟已是满脸的兴奋,双眸尽是神采飞扬,不由得接过话茬,侃侃而谈。

    “因为,盛极而衰,谁也无法保证一个家族长期兴盛而不出现什么意外。为了应付突然剧变,我父亲就创出了这一手,弄一个隐藏的财富!”

    杨麟说的慷慨激昂,条理清晰,和老爷当初所说,如出一撤,使得两人更加惊艳连连,没想到小少爷如此年纪,思绪如此缜密,分析问题如此透彻,指一点而知全面。两人更加相信,杨府传到杨麟的手里,必能发扬光大。

    一切尘埃落定,层层迷雾揭开,族里的那群人不足为虑,杨麟开始消化刚刚的一切。

    两人见他们的小少爷在思索,再次相视,杨麟的表现与镇定远超他们的意料。听到隐藏的财富,并没有欣喜若狂,而是立即思索起来。

    两人没有打扰杨麟的沉思,也没有离开,即使困意袭来,还是依然坚持着,守候左右。

    良久,杨麟醒转过来,见到两人尽是疲惫之意,困意之色,说道:“管家爷爷,账房叔叔,你们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说完起身站立,向门外走去,两人紧跟着,老管家说道:“小少爷,要不然你今天就在这里留宿吧,反正有的是房间,只要拿出两床被子就行了,况且已经这么晚了。”

    “管家爷爷,不用了,离得这么近,我走几步就到住的地方了。”

    三人来到门外,站在路上,杨麟说道:“管家爷爷,账房叔叔,你们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劳烦你们,带我找他们。”

    最后两字咬的格外沉重,老管家和账房先生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一旁的杨遥却是云里雾里,一脸的茫然。

    “杨遥,走吧,还待在这里,数星星啊。”杨麟调笑道。

    “小少爷,等一下,将它们拿着,道太黑。”账房先生叫住了杨麟,拿着两个灯笼而来。

    “谢谢账房叔叔!账房叔叔,管家爷爷,明天早上见!”

    两人渐渐消失在夜色里,不时回荡着杨遥的好奇声

    “少爷,他们~~?他们是谁啊?明天还要出去吗?”

    直到杨麟两人的灯光完全消失,老管家和账房先生才各回各家,入房睡觉,此时已是三更半夜,繁星闪烁。

    杨麟刚一回房间,烛光刚亮,就响起一阵急促敲门声“砰砰!”

    “少爷,睡了吗?”

    “谁啊,这么晚了,有事吗?”杨麟不解的问道。

    “少爷,老夫人叫你,在房里等你回话呢,已经等了好长时间。”

    杨麟心里一惊,究竟什么事情,母亲这么晚了还找自己。想归想,边收拾,边回道:“你先去跟母亲说,我随后就到~!”

    杨氏的卧房之中,烛影晃动,光线浑浊而黯淡,杨麟坐在一旁,杨氏躺在床上,有些疲惫。

    这时,杨氏缓缓开口道:“麟儿,今天中午之所以对你那样说,为娘是有苦衷的,不是偏袒于族长那些人。”

    “母亲,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苦衷,你是担心儿子不用那些人,店里那些他们的心腹就会整体离开,使得生意无法展开,特别是锦绣山庄。如果影响了今年的特供,将是杀头之罪,后果不堪设想。”

    “行,你能理解母亲的苦衷就行。那麟儿,你知道该怎么了~!”

    “母亲,孩儿不能答应你,母亲,你先听我说完!”杨麟快速的说道。

    杨氏的口张了张,不再言语,等着杨麟接下来的话。

    “母亲,我之所以下定决心这样做,不仅是因为非常痛恨那些人,还因为我有了父亲留下的那些人的消息,我明天就去请他们出山,协助我,打理咱们家的生意。”

    杨氏满脸的惊愕之色,一副不敢相信,喃喃的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还是说道:“真的吗?你确定?”

    “恩~母亲,我确实!”杨麟郑重的说道。

    身为人母,杨氏当然相信自己的儿子,而且根据她的了解,杨麟从不说谎,特别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的母亲。

    似乎很累,杨氏有些哈欠的说道:“既然这样,就按你说的做吧,你也早点回去睡吧,我也累了,困了,啊~。”

    随后,杨麟离去,灯灭无声,各自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