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十一章 不欢而散
    从知府衙门回到家中,杨麟开始梳理最近的思绪,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争取一举歼灭所有敌视杨府之人。

    第二天,距离成人礼还有两天。

    关于杨麟的成人礼早就在十天之前开始准备了,临近日期,杨府越来越繁忙起来,特别是杨氏。身为母亲,当然操劳的格外多。虽然很累,但依然兴奋非常,毕竟自己的亲生儿子就要举行成人礼,将是一个大人了。

    儿子成年,就能正式主持家里的内外事务,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从此也就不必抛头露面,可以安心在家里吃斋念佛,享享清福。想想这些,杨氏就觉得心里甜甜的,这些年的坚持有了尽头。

    杨氏忙碌了一上午,有些疲乏,刚从午睡中醒来,杨麟就挑帘进入,匆匆而来,一脸急切之色,目光炯炯。

    “麟儿,有什么事情吗?这么着急?怎么没有让人传达一声,就进来了,不像你以往的风格啊?”

    坐下之后,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母亲,父亲走了之后,有没有留下可以深信之人,负责打点咱家的生意啊?”

    杨氏顿时伤容满面,轻轻擦拭眼角,有些哽咽的叹息道:“哎...,怎么会没有呢,毕竟咱们家的生意,你父亲经营了二十几年,又有你爷爷那代人的遗留,肯定有不少人。”

    “像咱们家的管家和账房先生,就是。他们一个是看着你父亲长大的,另一个是和你父亲一同长大成人,都是对咱们家忠心耿耿。”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有他们的帮衬,咱们家不定破败成什么样子呢?”

    “还好他们主要是在府中打理事务,每月只是负责到铺面收收盈余,并不在那些地方管理生意,家族的那些人虽然恼怒他们俩,也无可奈何,拿他们也无可奈何。毕竟我不同意,谁也换不了他们~”

    “麟儿,你怎么想起问这些了?”

    “母亲,大后天就是儿子的成人礼了,麟儿当天就会接手家里在外的所有生意,到时候肯定会忙乱非常,肯定一下子忙不过来,需要一些信任之人,帮手照看一下~”

    “而且~母亲,我不相信族长那些人,更不相信他们留在铺面里的那些人。儿子这几天虽然到铺子里看了看,但并没有了解到什么有用的实质,接手那天,一定会手忙脚乱,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必是错乱不已,诸多应付不到!”

    “哎....,苦了你啦,麟儿,族长那些人的所作所为,为娘怎么会不知道呢?但咱们毕竟是一族之人,那些人中更有一族之长,关系不好弄得太僵,不然以后需要什么帮持,他们也至于袖手旁观。”杨氏有些无奈的说道。

    “母亲~,我明白你心中所想,也理解你的意思。无非就是让儿子和他们搞好关系,避免与族内之人相冲突。”

    “可是母亲,你看看咱们家现在的生意情况,我根本就插不进手,了解不到真实情况,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些生意铺面早就换了人呢。这样的族人,要他何用,不如统统换了?”

    “哎,麟儿,都是娘的错,没有能守好家里的生意,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可是~麟儿,还是不要和他们弄得太僵,那样才好~才有益于你以后管理生意”杨氏语气深长,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杨麟有些不耐烦,有些浮躁,虽然穿越前是一个孤儿,没有什么亲人,更没有经历过家产之争。但没少见过,更没少听过。因此,有些急躁的性格,遇到这种情况格外想要快刀斩乱麻,早早了解这样的事情,不由的说道:

    “母亲,可是~~,这些族人手已经伸的很长,到处排挤我,根本就不想让我接收家里的生意,他们只想继续控制家里的生意,贪墨赚来的银两,肥了他们的产业!”

    “麟儿,这些为娘都知道,也清楚,可族内和谐才最重要,虽然你快成年,毕竟还是太小,需要这些族人的辅助,外人帮不了你~!”

    杨麟心里闷闷的,脑海里更是难受,不解母亲为何非要坚持和那些居心叵测的族人修好?为何处处忍让他们?心里很堵,也就没有了谈下去的欲望,于是置气的说道:“好吧~母亲,就听母亲的,和他们修好关系,儿子先退下了,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没有等到杨氏答应,就满脸的怏怏不乐出去了,气呼呼的。

    杨氏摇摇头,有些沉闷的叹息道:“哎,还是太年轻,想问题想的太简单,太理想化~。”

    回到书房之中,杨麟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想到外面的事情很顺利,家里却麻烦非常,母亲总是偏袒那些族人,为他们说好话。

    想起自己的计划,在三年之内一定要有一番作为,可现在在家里却卡壳了,心里塞塞的,难受不已。

    这时,杨遥进来了,见到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少爷心事忡忡,满脸忧色,关心的问道:“少爷,怎么了?”

    正在气头上,心里郁闷非常,踹出一脚,杨遥顿时摔倒在地,不由得怒道:“哪都有你~!进来也不敲门,越来越放肆了,不知尊卑!”

    “少爷,小的知错了,还望少爷不要见怪~。”杨遥立马翻身跪倒在地,匍匐的央求道。

    出脚的那一刻,心里就是一紧,虽然一同长大的那个杨麟不是自己,但多日的相处,对自己任劳任怨,杨府的事情更是知无不言,事无巨细的告诉自己。突然发脾气,还出手打人,杨麟心里很过意不去。

    此刻,心中已有悔意,那份憋闷随着这一脚也发泄了出去,上前扶起杨遥,歉意的说道:“杨遥,对不起啊,今天心里太憋闷,堵得慌,别生我的气啊~~”

    脸色一转,没有了恭敬谦卑,惶恐不已,笑着说道:“少爷,多大点事儿,还要向我道歉?没必要~!以后少爷还不开心,尽管找我,杨遥随时候着,绝无怨言!”拍着胸脯,一脸的信誓旦旦。

    杨麟锤了一下,说道:“好兄弟,一辈子~!”

    眼角有些湿润,这句话触动了杨遥的内心。杨麟的这一表现,是杨遥毫不怀疑少爷的原因。虽然少爷失忆后,一些言谈举止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但依旧对自己和杨逍两人那么好,名为下人,实为兄弟,对老夫人还是那么孝顺。

    最重要的一点,少爷做错了事情,能够很快意识到,并且立即就改,向人道歉。单凭这一点,杨遥相信,这还是他们原来的那个少爷,绝无二人。

    气氛有所缓和,变得轻松起来,杨麟将自己和母亲所谈所讲,说了出来,一吐为快,尽是牢骚。

    等到杨麟说完之后,杨逍试探性的说道:“少爷,既然老夫人让你和族人保持和睦,不支持你和他们决裂,肯定有她的原因。如果你非要坚持自己的做法,可以找老管家和账房先生他们商量商量啊,说不定有转机你!?”

    眼前一亮,心中顿悟,双眸中绽放丝丝光芒,暗道:“对啊,我可以找他们啊!凭着世代的交情,他们一定会帮我重振家业,找回以前那些可以信任的铺面伙计主事的。”

    心里豁然开朗,不由高兴地说道:“杨遥,行啊,没想到脑袋瓜挺灵光的啊,比少爷我都强!”

    “嘿嘿,少爷过奖了,你只是一时迷糊了,当事者迷,只要一放松,平静下来就能想到~!”杨遥挠着脑袋,满脸高兴的说道。

    同时,杨麟一展身体,神采奕奕的说道:“杨遥,走!”

    “少爷,去哪儿?”杨遥不解的问道。

    “刚才还夸你脑袋灵活,反应快,怎么现在就迟钝了?当然是老管家和账房先生那里,不然还去哪啊?”杨麟轻啐道。

    “少爷,这么晚了,都快到吃晚饭的点了,现在去合适吗?”杨遥指着外面渐黑的天色,迟疑不定的问道。

    听到杨遥的话,看了看太阳早已下落的灰暗天色,杨麟有些迟疑了。但心里仿佛猫挠的似的,等待不及,果断道:“不管了,如果等到明天说,今夜又该无眠了,实在没有耐心再等下去。走,杨遥,现在就去。”

    杨遥无奈的摇摇头,心道,少爷还是这个急性子,也就跟在后头,向着府里下人们专门住的地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