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十章 与洪安通的交易
    金华府府衙

    站在金华府权势最大的地方,杨麟并不觉得它神圣,它威严,因为这个本是替民伸冤,为民做主的地方,它变了,变得肮脏而丑陋,处处充满铜臭味,有两句话,最能说明现在的衙门,那就是

    “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虽然心里反感、讨厌,但并不影响杨麟进入,与里面的贪官接触,谋夺一些事情,而且,以后这样的事情会更多,更加频繁。因为,杨麟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保护自己,保护家人,获得自己想要的,达到某些目的,实现雄图。

    不是内心想要贿赂,与那些赃官同流合污,而是对历史深有了解的他,知道那个年代有多么的黑暗,处处是贪官。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惜,还要难见。

    利用贪官的腐败与权势,才能迅速壮大自己的实力,最短的时间实现胸中宏志,鸦片战争不会在发生,不会再有八国联军侵略的屈辱历史,中国不再是十九世纪沉睡的狮子,她将龙游四海,千邦来贺,万国来朝。

    已是日上三竿,守门的衙役似乎彻夜未睡,还在贪婪的打着瞌睡,争分夺秒的补充睡眠,惬意而懒散。

    缓缓走上台阶,一个正在瞌睡的衙役站立不稳,身体一个猛地倾斜,立即醒了过来,险然摔在地上。睁开惺忪的双眼,打着哈欠,发现有人走上来,见来人一身华贵衣服,暗道:“生意来啦!”

    精神一震,紧了紧手中的钢刀,摆出一副威武的姿态,喝道:“站住~站住~,知府衙门,闲人莫要靠近,小心板子伺候!”

    嘴上这样说,但并没有阻止杨麟继续上前,注目以待。来到那名衙役的身前,缓缓说道:“我是来找知府大人的,还望通禀一下。”

    “找知府大人的啊,这话好说,这就去通禀。”

    可是,那名衙役并没有动作,而是身体晃动,右手微微朝向杨麟,不断地手指撮合着,杨麟明白他的意思,不多言,抛出二两银子。

    接过银子,那名衙役立刻兴奋地大喊一声:“好嘞,这就去!”

    一溜烟,消失在衙门口,向着后衙跑去。

    给了钱,那名衙役也去通禀了,杨麟穿越前痛恨贪污的劲犯了,嘀咕道:“一个小小的衙役,你就不怕我是你们老爷的贵客,敢这样慢待我,不怕我用银两砸死你~~”谁人心里没有一个愤世嫉俗的情怀。

    那名衙役的喊叫,早已将其他的衙役惊醒,见到那名衙役得到二两银子,都是满脸的羡慕。听到杨麟的嘀咕声,一名年龄稍长的衙役,好像自己是一个见过很大的世面之人,说道:

    “年轻人,你还是经历的人事太少,不知道钱不与权斗,县官不如现管,别看你有钱,没有我们这些小差通禀,有钱也没地方使,也无法通神!”

    接着,这名年龄稍长的衙役似乎很受用自己所说的,对于自己的职位很自豪,砸吧砸吧嘴,深深的看了杨麟一眼。

    当然明白衙役的话,毕竟穿越前已经二十六了,一些人情世故也明白,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只是一时愤慨而已。衙役的那种眼神也明白,就是想要自己打赏,给他银子,可是杨麟不为所动。

    见杨麟不知趣,没有丝毫的表示,轻哼一声“哼!”,就继续打起瞌睡,享受温暖的天气。

    “噔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影从后衙快速而来,进去禀报的那名衙役远远落于其后。

    洪安通气喘吁吁的站在杨麟的身前,一身的官装,态度亲和非常,热情的说道:“杨公子,你来啦,请进,快请进,有事先去后衙再说。”

    “行,父母大人赏脸,一介草民怎敢推辞,知府大人前面先行!”杨麟右手前伸,恭敬道。

    “还是杨公子先走!”

    ......

    几番推让之下,两人并肩而行,向着后衙款款而去。看此情形,两名衙役后怕的轻拭额头,没想到一个少年来头这么大,居然和知府大人关系如此,还好没追究,不然自己的饭碗堪忧。

    经过这次事情后,凡是杨麟来此,两名衙役只要远远看到,立即就会向后衙跑去,禀明。

    后衙之中,两人相继分主客落座,等到婢女倒好茶水后,杨麟先说道:“知府大人,丰绅殷德留给我的一封信,不知你知不知?”

    心道,这个杨公子居然直呼其名,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自己想象的还好,立即从官服内取出一封信,慌忙地递出去,说道:“给~杨公子,你看看是不是这封?”

    接过信封,缓缓打开,取出信纸,看了一会儿后,说道:“正是,正是,有劳知府大人了!信,在下已经拿到了,如果大人没有什么吩咐,就先行告辞了。”

    洪安通还没有说什么,杨麟就站了起来,作揖欲走,此时的洪安通就像满腹的心事,不知如何开口,见杨麟就要走,更加急切的说不出话来,这可是结交杨麟的绝佳机会,凭此搭上和中堂那条线,一路通天。

    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什么,说道:“知府大人,我和丰绅殷德的事情,还望大人保密,不要泄露出去。”

    “好好,下官一定照办!”洪安通有些口不择言的回道,忘记了对方只是一个公子哥。

    见杨公子真的要走,机会就要失去,立刻喊道:“杨公子,还请留步,下官有事相求,还望相商一二!”

    不禁得嘴角泛出阴谋得逞的笑容,转身回到座位上,假模假样的问道:“所为何事,大人请说,谈不上相求二字,在下如能办成,自当竭尽全力。”

    踌躇神色尽显,一咬牙,略带低声下气的说道:“不知杨公子与丰~~,额驸大人的关系如何?能不能为下官牵线搭桥?在下定当厚报!”

    “呵呵,我和丰绅殷德的关系,不可说,我和他有一个默契,就是不向第三人透露出两人的关系。”

    “至于牵线搭桥,大人不是能够见到他吗?何必通过我呢?”

    “额...,杨公子,有可能没有理解我的真正意思,就是在下想要晋升一下,希望能够通过额驸大人,联系上和中堂,铺衬一下仕途,有劳杨公子费心~”

    说完,洪安通从袖子里拿出一叠银票,递向杨麟,满眼的希冀之色。

    推了推洪安通伸过来的手,缓缓拒绝的说道:“大人,先把银票收起来。知府大人如此爽快,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也不藏着掖着,径直说了。”

    “知府大人,我来之前,想必对我杨府也有所了解,处于何种情形?”

    话锋一转,转而说道:“知府大人说的事情,在下可以中间撮合一下,这银票就免了,只要知府大人在金华府就任期间,杨府的事情你多多能帮衬,就可以了。”

    洪安通心里顿时一松,还以为这个杨府小子狮子大张口,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不过还是不得不对这个眼前小子的心计推崇一二。如果不是因为丰绅殷德关系,还真想将杨麟收为帐下,为自己出谋划策。

    洪安通虽然以前不知道杨府有一个如此精明的小子,但对杨府的产业之一,锦绣山庄,可是深有了解,垂涎三尺,那可是日进斗金的铺子。奈何锦绣山庄有着皇商的身份,杨承志又一直对自己有孝敬,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下手和理会。

    虽然心中还想获得杨承志的孝敬,但比起自己的仕途而言,那些都不算什么,只要升官,管的地方越多,就不缺捞油水的地方,立即应承道:“小事,杨少爷的事情就是下官的事情,在下一定竭尽全力!”

    “好,知府大人爽快,就这么说定了,我一定不会让大人吃亏!只要大人助我重整家业,以后锦绣山庄四成的利都会给大人,绝不食言!”

    “四成的利,那可比杨承志老匹夫给的多多了,这个杨少爷做事挺厚道,搞得我都有些不想离开了!”洪安通心里暗道。

    “知府大人,今天说的事情还望不要说出去,同时,我准备整顿一下家族,给那些家族内的野心之人一个警告,需要大人帮忙的时候,大人可不要袖手旁观喔~”

    “行,这好办,到时候你差人通知我一下,一定全力配合你!”

    心里却暗道,年龄不大,行事居然这么老辣,老谋深算,不简单啊。

    看到洪安通心不在焉,眼里闪烁着什么,知道这个大贪官知府大人一定盘算什么,没有追问,只要大方向上没有脱离自己的计划,不在意让出一些利益。

    杨麟明白一个道理,让出的利益越多,那么自己和这个知府的关系就会越稳固,越牢靠,自己以后的行事就更加的便宜。

    “对了杨公子,关于与额驸牵线搭桥的事情,还望多费些心,照顾一二~!”洪安通提醒的说道。

    “好的,洪大人,草民一定会尽力的!不过,短时间里,我还要忙于成人礼的事情,而且,额驸大人不来,我也没法说,如果我到京城专门找他,因为你的事情,反而不美。不如等到额驸下次来,那样显得顺理成章,办得更顺利,省不少麻烦。

    常在官场混迹的洪安通,当然明白其中的道道,对丰绅殷德也有所了解,说道:“一切听从杨少爷的安排。”

    最终,两人得到各自想要的,杨麟满意而归,心中尽是踌躇之意,不禁有些志得意满,返回家中,为下一步动作谋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