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九章 兑现承诺
    书房之内

    丰绅殷德洒然的坐在那里,杨麟恭敬的侍立一旁,都是沉默不语。

    良久之后,丰绅殷德边饮茶,边缓缓说道:“你说的不错,关于昨天的事情,我的人上午就验证出来了,难怪你说的很好验证~!”莫名的笑意浮现在嘴角。

    身体一怔,不禁想起了昨天回来之时,和杨遥遇到的那个让人欲呕男人,好龙阳之人。顿时后背寒芒乍现,嘴角抽搐,面庞有些扭曲。

    放下茶杯,徐徐说道:“没想到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弄得你绯闻流传。原本以为你只是将我带回家,使得我避免流落街头,而现出什么丑态。没成想,还让你背负这样的名声,看来我是无法一时偿还完。”

    “呵呵,对了,你真是龙阳之好那种人吗?”丰绅殷德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笑起来,问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大的侮辱不外如此?不分文人与武将。

    一阵恶寒,急忙辩解道:“不不是,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只喜欢女人!”杨麟气急败坏之下,爆出了现在人之语。

    同时,心里暗道:“玛德,你才是同性恋,你全家才是同性恋,如果不是形势比人强,身在清朝,你丫的有个大贪官父亲,有个公主老婆,看我不抽烂你的嘴,给你几个大耳刮子!”

    “性取向很正常~,不错,这个词用的很正确,创的也很贴切,怪才,怪才”丰绅殷德很开心的爽朗道。

    杨麟无语的站在那里,感觉和这个金华府一个商人少爷聊天挺舒服,丰绅殷德忘记了来之时的说说就走,待不长。

    突然,轻抚额头,说道:“我怎么忘了来这里的正事了。”

    语气一转,轻松的氛围顿时一紧,丰绅殷德接着说道:“昨天下午就和你说了,我不想,也不习惯欠人人情。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一些人员职位的任免,地方官员轮换,我还是能做到的,更何况我父亲还在职。”

    意思很明显了,如果杨麟想要做官,只要不是品级非常高的职位,都能满足。

    丰绅殷德的话,正和杨麟心意,辗转反侧了一夜,不就是为了现在吗?虽然心中异常亢奋,但还是压制住道:“这位大人,我将你带回家,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大人露宿街头,免遭过往的马车伤到,并未想过好处和回报。”

    眉头一皱,不相信的说道:“是吗?你一个商人之家,能够入朝做官,改换门庭,乃是莫大荣耀。有几人抵制住这种诱惑?做人不要太贪,不然消化不了。”语气幽幽

    “这位大人,我不知道你的官职有多大,也不知道你是谁,后台有多硬?更不知道你凭什么,信心满满的这样允诺我?想我杨麟,虽然是商人之子,出身不好,但也是读书之人,有自己的傲骨嶙峋!”凛然说道,假装有些不快。

    杨麟心里腹诽不已,有些唾弃自己,明明想要,却假装清高,无限鄙视,但想到自己的宏图之业,不得不这样说。因为,既然遇到了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获得了这么个天赐良机,与清朝最大的贪官搭上线,怎能可以就这样草草了解,一定要深挖。

    和珅还有四年的时间,期间可是大权在握,当朝的军机大臣,可以随意的任免一些大臣,如果和他建立良好的关系,好好运转,这四年足够了,足够自己打下坚实基础,获得丰厚身资,做自己想做的!

    听着杨麟的慷慨陈词,丰绅殷德不以为然。在他的字典里,有几人不贪,不求达官显贵,圣人能做得到吗?孔孟,哪个不想入朝为官,拥有一番作为,不由得不耐烦道:“别和我咬文嚼字,说这些,爽快一点,什么要求,径直说,我可没时间听你说这些。”

    见效果不大,依旧脸色假装不好的说道:“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好吧~”

    丰绅殷德脸上顿时浮现不屑之意,暗道:“假清高,还不都是如此。”

    “这位大人,如果你方便的话,就让我去广州任职吧,我听说广州有一个广州十三行,你就派我到那里管理十三行,负责朝廷和那些外国人的事务”

    脸上立即浮现惊讶之色,难以相信,不确定的说道:“你可知道,管理十三行虽然是一个能捞钱的差使,但并不是什么美差。这个职位很好弄到,差使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因为管理十三行的人,在朝廷里的地位一直很低微,为人所看不起,你确定还要去?”

    “这个丰绅殷德还不错,将到十三行任差的坏处,全都说了出来。”杨麟心里这样想。

    “这位大人为难吗?我只是对那里感到好奇而已,如果为难的话,我只要任差三年就行了,事后还会回到金华府,管理家里的生意,不会让大人为难。”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位置,你想做多久都没问题,你确定要去?”

    “恩,是的。”

    “行,既然你坚持,先在金华府等着,我回京之后就给你弄,大概一个月之后,任职书就会到达,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准备准备。”

    话已说完,杨麟掏出那枚玉佩,递过去,说道:“既然大人兑现承若了,这个也该还给大人。”

    正是那枚刻有丰绅殷德的玉佩,丰绅殷德没有接,而是缓缓说道:“没想到你会要如此的官职,远出我的意料,搞得我好意思拿出手。”

    语气一转,平和的说道:“你去广州当这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而且还是处于敏感之位,这样,玉佩你还拿着。你到职就任的时候,悬带着这枚玉,凡是那里上的了品级的,没有不认识这块玉,没人不敢给我丰绅殷德面子的,这样你也不会太难做官,三年之后,你再把玉佩还给我,咱们算是彻底两清,互不相欠!”

    说完,丰绅殷德站起来,就要走。到书房门口忽然停了下来,说道:“好人做到底,我写一封信,让广州那边的总兵给你一队火铳兵士,那里很乱。有了这队人马,可以保你安全三年,我明天就走,下午你到知府府来拿信。”

    在杨麟的错愕中,丰绅殷德一甩辫子,扬长而去。

    过了很久,杨麟才反应过来,看来自己刚才的慷慨陈词和之后的一番表现,还是获得了这个大贪官儿子的相信。

    拨弄着手里的玉佩,喃喃道:“就这么容易办到了,是不是太顺利了?没想到管理广州十三行的职务这么不受欢迎。”

    同时,杨麟想到了高中时,老师关于广州十三行的讲述,也就释然了。

    广州十三行,并不是对外通商的只有这十三家,而是指的规模最大的十三家,制定的攻守同盟协议。

    虽然负责对外通商的十三行处于垄断的地位,获利丰厚,但并不受清朝皇帝的待见,乾隆时期尤以为甚!

    好面子的乾隆,有一个让广州十三难以接受而又不得不接受的条规,那就是担保外国商船进港的商户,凡是有一行欠外国人的债务,全行一起两倍的银两还给人家。如果外国人欠债,官府不管,而且外国人拖欠的税费还要十三行先行垫付,不然就查抄。

    想到这些,杨麟知道,自己以后的路不会太顺利,只能见机行事,和当地的主事官员搞好关系。紧紧手中的玉佩,有了这张王牌,就多了份自信。

    这时,一个突兀的人影闪了过来,待到杨麟察觉到之色,人影已经来到面前,只见是张林,紧张的心情顿时大定,但还是问道:“张林,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慌张?”

    “主人,我看到有一队官兵堵在门口,还以为我的身份被人发现,连累了你。见那些官兵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我就到这里,想要问问什么情况。”

    杨麟将意外救了丰绅殷德的事情说了一遍,只不过人名推说不知,是一个官二代,今天来答谢自己出手相帮的。

    张林走了之后,杨麟依然待在书房里,构思着以后的大致行动,直至杨氏差人催了好几次,吃晚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