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八章 终于来了
    深夜

    房间里幽暗的光线,随着蜡烛的火焰摆动而摇曳,杨麟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双手托腮,静思着,四处无声。

    脑海里盘算着,回忆着,关于嘉庆元年所知的点点滴滴,思绪翻飞,记忆涌动,一幕幕渐渐浮现。

    随着时间的流逝,杨麟双眸中闪烁的光芒越来越炙盛,双眼开阖之间,精光四溢,神采飞扬,想到了许多。

    嘉庆元年,暴乱四起,尤其是白莲教,蔓延川楚陕,时间长达九年,虽然起义得到镇压,但清廷从此也是一蹶不振,贪污腐败严重,只要手中有银两,人命不算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阐述的淋漓尽致。

    这个年代,西方已经步入第一次工业革命,清朝依然是闭关锁国,夜郎自大,以****上国自居,唯有广州与外界接触,和西方进行贸易往来。

    丰绅殷德的允诺,让杨麟的内心蠢蠢欲动,波澜起伏,浩然之志在澎湃,野心渐渐滋长。

    凭着和珅的儿子、太上皇乾隆最宠爱公主的额驸身份,只要丰绅殷德信守承诺,杨麟想要的那个职位一定不是问题。

    想通一切之后,情绪有些亢奋,虽是深夜,但没有任何的困意。

    “天干地燥,小心火烛”

    ......

    打更的声音在回荡着,就像催促着杨麟早点睡。

    熄灭烛光,躺在床上,双手枕在头下,又想到了那个职位,那个虽不是什么达官显贵、权倾一方的职位,但却可以接触到世界上最先进的东西,从而获得心中想要的东西。

    来来回回的翻着身,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灰蒙蒙亮,鸡鸣渐起,此起彼伏,杨府里依然一片寂静。

    一个翻身,猛地坐了起来,搓了搓脸,杨麟就开始穿衣服,内心还是躁动不已。

    走出房门,院里无人,来到鹅卵石铺成的空地上,缓缓打起太极拳,去控制亢奋躁动的内心。

    不知过了多久,下人随从纷纷起床,打扫着院子,收拾着房屋,杨麟还在练习着太极拳,眼角处的躁动之意,说明一早上的太极拳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书房之内,杨麟坐在椅子上已经一整天了,除了吃饭,从没有出去过。虽然书桌上放着账本,但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上面,而是愣愣的两眼无神,发呆着,有时候还会无缘无故的傻笑起来,惹得刚开始伺候左右的杨遥心里直发毛。

    如果不是杨麟的这种状态,杨遥见过几次,还以为他们家的公子脑袋出问题了呢。无可奈何之下,公子又没有吩咐,就出去了,独留杨麟一个人在书房里,发呆,傻笑。

    “公子~公子,有人找你。”

    只见杨逍匆匆忙忙的闯进书房,对着杨麟大喊大叫。

    猛地站起,激动地问道:“谁找我?是昨天的那个酒鬼吗?”

    “不不是!”杨逍紧张而有些结巴的回道。

    兴奋的神情一滞,顿时恢复平常,淡淡的问道:“什么人啊?你至于激动成这样,说话都不清楚。”

    见少爷站起来又不走了,动作迟缓,说不清楚的杨逍拽着少爷的一只胳膊,就往外面拖,边走边口齿不清的说道:“少少爷,外外面有有一大队的官兵,一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人指名道姓的要找你~”

    神情一愣,任凭被杨逍拖着走,没想到,没有等到丰绅殷德,反而等来官差。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大门口,只见一个身穿官服骑马之人,两侧站着威风凛凛的兵士,还有一个红顶轿子位于一侧,本地的知府洪安通牵马坠镫,态度非常恭谨谦和。

    由于帽檐很低,杨麟看不清马上之人,更不知这些官兵所来何意?此时,杨府的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左邻右舍,过往行人,正在小声的议论纷纷,不时指着这边的方向,有幸灾乐祸,有疑惑不解。

    就在一干杨府众人不知所措,有些紧张的时候,马上之人忽然翻身下马,随即对金华知府洪安通说道:“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去去就来。”

    洪安通立马躬身后退,让出面前的路,恭敬地说道:“是是,下官在这里恭候!”

    骑马之人阔步而来,站在杨麟的面前,扶了扶顶戴,面容顿时显露了出来,杨逍振惊得说不出话,一只手颤抖的指着。

    骑马之人正是和珅的儿子,固伦和孝公主的额驸,丰绅殷德。站在杨府的门前,淡淡的对杨麟说道:“你准备就这样招待我?在这里谈吗?”

    “当然不是,请进!”杨麟立马回道,前面恭敬而兴奋的带路。

    离得这么近,杨府众人当然认出了这个大官,正是他们家少爷昨天带回家喝醉之人,这个大官居然连他们当地知府都恭敬非常,异常听话,顿时露出傲然自得之色。

    特别是杨逍,丰绅殷德的面貌浮现之时,立刻认了出来。毕竟少爷和杨遥昨天带人回来之后,就是他一直负责照料的。

    杨逍,也是陪同原来杨麟一同长大的小厮,杨麟穿越而来见到的两个小厮之一,除杨遥之外的另一个贴身随从,和杨遥同为书童。

    刚走进院子里,见杨逍还愣在那里,喊道:“别愣着了,快去吩咐一下,让厨房准备晚膳,别怠慢......”

    丰绅殷德打断了杨麟,径直而冷漠的说道:“不必,谈完之后,我就要离开!”继续向前走去。

    杨麟面露尴尬,但无可奈何,快走几步,跟上后,引着丰绅殷德走向书房。

    杨逍和一干下人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做些什么,最后还是杨逍开口,挥手说道:“都散了吧,各忙各的去。”自己走向门口,伺候那帮官爷,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要求,别怠慢了那群人,毕竟知府老爷也在其中,那可是本地最大的官。

    杨府之外,知府洪安通来回的踱着步,暗自嘀咕道:“真是奇了怪,在这里当知府都四年了,居然不知道杨府什么时候和额驸大人联系上了?不知他们的关系怎么样,能不能借助一二?”

    “不对啊,如果真的和额驸大人关系不一般,杨府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了?杨承志那几个老家伙怎么敢如此对母女二人?可是,从额驸大人专门来一趟,对待杨府的少主人的态度上来看,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啊?猜不透?搞不懂?”

    仿佛一个热锅上的蚂蚁,洪安通着实想要弄清二者之间的关系,如果能够通过杨府搭上和中堂这条线,那自己升官发财就有门路,拜访就有道,不然手中空有大把的银票,枉然而已。

    看了看杨府的门,见刚才拽杨麟出来的小厮路过,立即招手,小声喊道:“小兄弟~~小兄弟,过来~~过来!”

    听到有人喊叫,杨遥转头寻找,见知府大人满脸和气,正在向自己招手,不由指着自己,不确定的问道:“大人是在叫我?”

    “对对,就是小兄弟~!”说着的时候,快走向前,拉着杨遥走到一个角落。

    杨遥心里恶寒不已,堂堂的知府大人居然称呼自己小兄弟,惊疑不定,但还是顺从的走到一边,

    “小兄弟,你们家少爷和额驸大人什么时候认识的啊?他们的关系怎么样啊?”

    “知府大人,小人也不知,就是昨天上午,少爷满身酒气带着大醉的额驸大人回来,让我们这些下人好生伺候,不得有任何的怠慢,其他的就不知了。”

    洪安通心里一惊,暗道:“这个杨府的少爷果然不一般,隐藏的够深啊,居然没有人知道他和额驸大人的关系,发展到这种层次,一起喝酒同醉,宿醉家中。”

    思索着,心里渐渐活泛起来,攀附结交之意顿生,虽然打听到的不多,但也够了,于是拿出十两银子,说道:“小兄弟,谢啦,这点银子拿去打酒喝!”

    说完,强塞到杨遥的怀里,就回到那匹健硕的高头大马身旁,等待着丰绅殷德的回归。

    杨逍很惊讶,这个知府洪安通可是有名的大贪官,平时只有他身手向别人要银子,从未见过他掏出银子给别人,更何况是自己这样的下人,心里甚是忐忑,但也无可奈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