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七章 一个反贼?一个官二代?
    “咚咚,有人吗?可以进来吗?”

    杨麟正站在客房门前,敲门问道,并没有因为身为这家少主人,而鲁莽进入房间。

    “有,你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推门而入,一个看不清脸色、尽是狰狞之色的面孔出现,满脸都是灼伤,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就是耳鬓稍微完好的皮肤,也是异常红通通的。虽然这张脸使得府里的婢女不敢靠近,但多次的接触,杨麟早已习以为常,尽管每次来探望的时候,“乞丐”都是昏迷状态。

    今天接到府里下人的回禀,乞丐醒来了,立马就赶了过来。

    刚走进屋里,脸色苍白的乞丐躺在床上,见不是往日照顾自己的下人,于是问道:“不知你是~?”

    “杨麟”回答的干脆利落,让乞丐一惊,立马挣扎着想要翻身下床,杨麟一个箭步上前,阻止住乞丐接下来的动作,说道:“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我,不必下床,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别再复发。”

    即使以前身手卓越非凡,毕竟大病未愈,也就被杨麟摁在了床上,但依然情绪激动地说道:“多谢恩人相救,不然我早就身死路边,抛尸街头,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人愿意终身相随,甘为驱使!”

    心里不由暗道:“难道古代的人都是这样吗?动不动就以身追随,伺奉左右,或者以身相许。”

    “额~”想起后面四个字,浑身就一个哆嗦。上午的那个伪娘,这个面部狰狞的乞丐,使得杨麟觉得心里直抽抽,全身都冒冷气和鸡皮疙瘩,同时暗道自己思想太复杂。

    乞丐昏迷醒来之时,就已经了解到自己身在何处,为什么会在杨府?照顾之人的讲述,使得他尽知事情前后始末;对于杨麟的出手相救,更是感激涕零,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

    对于一个混迹于江湖之人来说,这样的恩德如何相报,唯有以身为奴报答此恩,也许这就是一些江湖人的恩怨情怀吧。

    杨麟没有立刻答应,不然显得有些乘人之危,协恩相报之嫌,缓缓说道:“不必,这位兄弟不必这样,就是区区一些银两和药材,不算什么,舍身报答太过了。”

    这个乞丐的性格很拧,很固执,似乎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如若杨麟不答应就要负气而走,只好无可奈何勉强的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如果你以后什么时候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只要言语一声就行。”

    杨麟的心里不像表面那么客气,却是非常的爽,暗道自己得到一个有力的助手,听到这位杨公子答应,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以后小人定尽心竭力听从公子,若有二心,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待到乞丐的情绪稳定后,杨麟问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然,不知道以后该怎样称呼你?”

    一说到自己的名字,乞丐有些迟疑,望了望四周,见没有人,咬咬牙,决心说道:“既然决心跟着少爷,小人的这条命也是少爷给的,没什么好隐瞒。”

    “实话和少爷说,我是混元教齐林的义子,齐四远。”乞丐有些自豪,又有些伤感。

    杨麟心里一惊,穿越前他可是看过嘉庆皇帝那部电视剧的,后来又通过网络了解那个时代的历史,不由惊呼道:“混元教,就是在那个发生在湖北安徽的造反,为了抵抗苛捐杂税贪官污吏的混元教?!”

    “恩,是的,就是那个混元教。”说的有些落寞。

    杨麟明白齐四远的感受,因为嘉庆元年的时候,混元教已经覆灭,主要人物宋之清、齐林等人都已身死,只是一些小人物逃出升天。想到这些,不解的问道:“那你怎么会逃到这里而没被人发现呢?以你的身份,官府应该不会轻易放过啊?”

    齐四远长叹一声“哎...”,徐徐说道:“少爷说的不错,以我的身份,不可能逃到这里来。能够逃出升天,应该与我的职位有关。”

    “由于我是混元教主要领导人之一齐林的义子,同时也是他的徒弟,当然会被委以重任。当时除了混元教顶层几个人知道我的存在,其他没有任何人认识我。”

    “在起义之初,在师父的建议下,我被委派联络各地的教众,通知他们,准备反抗暴清起义。起义顺利进行之后,我又被派到清军后方,秘密进行刺探情报,担任总负责人。”

    “经过将近十年与清军的对抗,起义最终还是失败,师父他老人家也是落个身死的下场,哎,,”

    说完最后一句,齐四远心里有些哽咽,难受之极,但还是说道:“混元教覆灭之时,我的身份也接着扑光了,由于见过我之人不超过十指之数,多数还死了。一段时间里,我还算安全,没有任何人的注意。”

    “突然有一天,我遭到以前向我提供情报之人揭发,清军也就获得了我的面部特征,发布海捕文书,对我进行缉捕。”说到这里,齐四远的面部抽搐,语气艰难,

    杨麟,轻叹一声,补完最后一句话:“万般无奈之下,你用烈焰毁了自己一张脸,亡命天涯,逃到了这里。”

    “不光如此,由于火焰太猛,浓烟的作用下,我的声音也变了,嘶哑无比。”齐四远补充道。

    杨麟突然一改刚刚同情的语气,转而说道:“齐四远,既然你的身份暴露了,这个名肯定字也就不能再用了,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名字?”

    摇头,缓缓说道:“没有,自从面貌大变后,我又受了重伤,一直流落于街头每天乞讨为生,根本用不到名字。”

    杨麟低吟颔首道:“恩...这样啊,要不这样吧,我给你起一个,方便以后你在府里行走。你出身于混元教,姓取张,混元教首字的同义,为了感谢你师父的养育栽培之恩,单字一个林,叫张林,你看怎么样?”

    齐四远,不,应该是张林,见眼前之人没有到官府告发自己,反而处处为自己着想,加上搭救之恩,心底渐渐涌现对杨麟的臣服与忠诚。

    又聊了一会儿,杨麟离开客房,向那个酒鬼的房间走去。这都下午了,想必他也该醒了。

    房门开着,屋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气,呕吐物的刺鼻味袭来,杨麟皱了皱眉,但还是走了进去。

    缓缓走入,渐渐接近那个酒鬼,只见他还是当初遇到时的样子,面容时而紧蹙,时而放松,经过下人的擦拭,才发现酒鬼一副英俊面容,满脸的富贵之气。双手白皙而修长,拇指处,一个绿玉扳指,按照杨麟穿越前的审美观点,就是一个美男子,高富帅的范畴。

    还在观察着男子,就在这时,酒鬼仿佛梦呓一般,嘴里开始轻咳道:“咳咳,头好痛,来人,给我拿水来!”

    杨麟走到茶几旁,拿过水壶和茶杯,径直走向卧榻,刚坐在床沿上,酒鬼美男子双眼皮在颤动,缓缓醒了过来。

    一睁眼睛,酒鬼猛地坐起,向后挪去,震惊的说道:“你是谁?怎么在我的房间?想干嘛?”

    刹那之间,酒鬼的巨大反应,引得杨麟立即站了起来,后退两步,保持着两步的安全距离,让酒鬼放心,说道:“别喊,这是我家好不好,搞得我好像一个小偷,潜入了你的房间,还是一个男人的房间。虽然你长得不错,但我也没兴趣。”

    “咳咳!”酒鬼被杨麟的话弄得干咳不已,内心一阵恶寒,暗道这是什么人,穿的挺不错,说话这么粗俗不堪。同时打量了一下屋里的摆设,发现确实不是自己的房间。

    短暂的接触,觉得杨麟并没有恶意,于是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叫杨麟......”,缓缓将自己与他的相遇,如何将他带回家的前因后果,一一叙述,没有夸张,没有保留。

    说完之时,想想自己昨晚喝酒,直至深夜,上午晕晕乎乎的走出酒楼,但后面的都记不住了。酒鬼一脸的质疑之色,说道:“这世道,还有你这样的好人?不要骗我喔,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不然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杨麟一撇嘴,心里暗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玉皇大帝?你生气的后果还很严重,丫呸,还给老子摆谱,早知道就将你丢在大街上,管你死活,在我这里趾高气昂,目中无人!”

    虽然心里这样想,很是不爽,嘴里还是说道:“是不是真的,你明天到我说的大街证实一下,不就知道了,今天有不少人见到了,相信你很好打听!”意味深长的说完最后一句。

    “不说这些了,我有些口渴了,给我弄点水来,头痛死了!”酒鬼命令的道,说的那么自然,那么的理所当然。

    同时,酒鬼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衣服,接过杨麟递过来的茶杯水壶,痛痛快快的喝几口,顿时觉得浑身舒畅,头疼减轻,从怀里掏出一物,轻轻一抛,神清气爽的说道:“这块玉你先拿着,作为凭证。”

    接过玉之后,觉得玉质非常好,入手温润光滑,不解的说道:“什么意思?作为答谢的酬劳?那就不必了,我没想过要你的东西!”

    “你这样理解也对,算是酬谢。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不然就不会如此果断利索拒绝。想我丰绅殷德,从来不欠别人人情,如果查过之后,你说的是真的,确属事实。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你,之后互不相欠!”酒鬼傲气而凛然的说道。

    “我明天下午就回来,如果你所说不真,下场,嘿嘿~~”接着意味深长的补充道。

    杨麟惊于酒鬼的出口狂妄,居然可以允诺自己任何事情,还没来及得回应,酒鬼已经一甩辫子,扬长而去,洒脱而不羁。

    呆呆的拿着那块玉,看了看,正面为丰绅,反面为殷德二字,不禁得念了起来“丰绅~殷德~,丰绅殷德~”

    这个名字很熟悉,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不由得默念着,看到墙壁上的“和”字,瞬间顿悟,脑间豁然开朗,低吼道:“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

    再三思索,杨麟可以肯定,那个人应该就是丰绅殷德,想起丰绅殷德的允诺,顿时神采飞扬,暗道自己的那个计划可以初步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