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六章 老子没有龙阳之好
    五天之后,距离举行杨麟的成人礼,正式接管家里的生意还有九天,虽然心知族内那些人不可能老老实实地交出,放弃既得利益,随时都有可能做出疯狂之举。然而,杨麟非但没有丝毫的紧迫感,反而悠闲的走在大街上散心,看看这个紧邻杭州,隶属于浙江省的金华府。

    自古以来,金华府东邻台州,南毗丽水,西连衢州,北接绍兴、杭州,又是东阳江、武义江和金华江的交汇处,地理位置极为优越,水路两路的交通要道,生意往来更是繁盛。

    看着川流不息的往来人群,街道两侧林立的摊位,杨麟在思索着,如何将穿越前的一些东西弄到这里,另辟新的生意模式,攫取大量的资本,为自己的图谋做打算。

    想到了烧烤,但略微思考,行不通,古人都是日落而息,很少晚上有人外出溜达的,而且也太低端了,不符合杨麟宏图大展的想法。

    眼前一亮,想到了什么,立即就要抬腿回家,突然传来一声“哎呦~!”

    只见侧面突然闯出一人,和杨麟撞在一起,惊呼吃痛之中,两人顿时纷纷栽倒在地。

    跟在后面的杨遥一个照应不及,没有接住杨麟,忙慌的向前将地上的少爷扶起,头也不抬的对着另一人喊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儿?走路没有一个准,将我家少爷......”

    杨麟麻溜的站起来,拍拍身后的泥土,说道:“没事儿,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只是摔了一跤而已。”

    “哎,这位兄弟,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杨麟问另一人。

    没有人应答,主仆二人呆呆的站在那里,瞠目结舌。

    只见一个酩酊大醉之人躺在地上,呼噜噜的睡着了,嘴里还在呢喃着“酒,好酒~”

    杨麟很无语,从来没见过如此嗜酒如命、喝的如此烂醉如泥之人,看到那人酒后的滑稽表现,不禁暗笑连连。

    这时,杨遥也郁闷了,碰见这么个酒鬼,真是无可奈何,撒气都找不到地方。总不能别人撞了公子一下,自己就啥也不管,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为主人出气吧,不由得问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杨麟仔细看了一下烂醉之人,体型魁梧而欣长,虽然身上有些污秽,但衣着还看得清,不像普通人家之人,一副浪荡不羁的模样。

    眉宇间散发的那种好爽之意,心中顿生想要结交之意,又见对方就一个人,不忍心丢下不管,于是说道:“杨遥,扶起他,带回家,留他一个人在大街上,挺让人不放心的,往来的车辆马匹,别伤了他。”

    “少爷,就算这样,也没必要带他回家啊,咱们将他扶到街道旁,不就好了吗?况且,我们还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若是好人还罢,否则,赖上我们,谋图我们杨府家产,那就大大的不好了。”

    看着对方粗犷不羁的打扮,一身价格不菲的服饰,杨麟实在觉得对方不像一个意图不轨之人,说道:

    “杨遥,没事儿,少爷,我感觉这人看起来挺不错的,充满一股豪爽劲,不像平常歹人,讹人那种!”

    心想,我的老天爷了,感觉,少爷你只凭感觉就带着一个酩酊大醉的酒鬼回去,这也太牵强了,不由得嘀咕道:“我的娘来,前几天花二十两,弄回去一个乞丐,就惹得满城风雨,得,这又从大街上捡一个酒鬼,这下可好,更热闹了!”

    “砰!”的一声,杨麟重重敲在杨遥的脑袋上,说道:“胡说什么呢!快扶人~”

    觉得自己的跟班说的不错,话留三分,补充道:“不愿担心,等他酒醒了,就让他回家,不会危害到杨府。”

    杨遥被敲得痛呼一声,捂着脑门,幽怨的看了自己家少爷一眼,虽心生不服气,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去扶人,郁闷的向家里走去,再次出现架乞丐回府的那种纠结心情,一路之上恨不得转进地缝里,或者找个东西挡住脸。

    杨麟花二十两救一个乞丐的事情,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早已是风闻整个金华府,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杨麟这个人的存在,都认识了他。

    此刻,和仆从扶着一个酒鬼走在路上,还是街上行人最多的上午,每到一个街,都有人议论,对两人进行着注目礼,眼神之中,是那么的异样。

    “嗨,你看,杨府的那个傻公子又捡了一个人,还是一个酒鬼!”

    “那就是那个杨府的公子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长得挺不错,可惜这面相了。”

    穿越前,杨麟就是一个我做故我在,只要问心无愧,何必理睬他人眼光?因此,无所谓的走在街上,任凭他人言论,头颅依旧高昂。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引得杨麟很是赞同和丝丝得意,举头分神望过去。

    “这位大哥说的不错,这个杨公子的面皮不错,改天奴家也去装个酒鬼,躺在他的怀里,看他那身板,感觉好壮硕!”

    说话之人的周围,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恶寒不已,纷纷厌恶的鄙视说话之人,一同向后退后几步,好像和那人待在一起就是一种羞辱,立即划清界限,泾渭分明。

    “去~你们这些人,躲这么远干嘛,人家说的是实话,我又不是魔鬼,干嘛离奴家那么远,好讨厌~!”

    杨麟看到了,刚想赞同的说,我支持你,你很有眼光,可是话未说出,憋在喉咙里。

    顿时,一个踉跄,一股躁动之意在胸中上涌,一副干呕欲吐状,另一侧的杨遥也是如此,接着就是捧腹大笑,忍俊不禁,语言断断续续道:“噗嗤,公子你~哈哈~”

    杨麟看到的不是令人欲呕的丑女,而是一个男子一手兰花指,一手叉腰,蹙眉矫揉造作着说话,一副模仿小女人姿态,更可气的是,看到杨麟望过来,秋波频频,满脸胡茬,彪悍体型,让杨麟恶心不已。

    刹那间,轻抚额头,冷汗直冒,尤若寒芒在背,催促而威胁道:“有什么好笑的,再不走,我就把你给他,让他好好伺候伺候你!”

    杨遥菊花一紧,立即不再笑,扶着醉鬼快速而去,两人的身影都是狼狈不已。

    结果,这时那个伪娘耳力极其灵敏,听到了杨麟的话,明白其中的意思,立即大声道:“好啊~杨公子,你的那位小仆也不错,奴家一定将他服侍的舒舒服服的~!”手中拿着丝娟,不断朝两人招摆着。

    杨遥再也没有笑的欲望了,恨不得爹妈多给两条腿,立马离开这个让人脊背发凉、浑身鸡皮疙瘩的地方,不知是走得远了,还是实在忍不住,两人同时吼道:

    “娘的,老子是男人,没有龙阳之好,只喜欢女人!”

    “哈~哈~”人群顿时发起一阵爆笑之声,嗤嗤之音,响彻整条街,惊得隔壁街奇怪莫名,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所有人都有默契的远离那个满脸胡茬男,嗲声嗲气之人。

    主仆二人的话引得那人满目怒容,双脚直蹦,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渐渐远去的两人,叫骂道:“老娘还不稀罕你们呢,这里有的是!”

    这句话落下,仿佛六月飞雪,周遭瞬时冷了下来,寂静无比,原本大笑众人感觉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内心恶寒,顿时化为树倒猢狲,哄散四去,唯恐避躲不及。

    从此之后,这条街就成了杨麟主仆二人的噩梦之地,每每走到这里,都会绕路而行。

    快到杨府的时候,主仆二人才停下来,呼哧呼哧的喘息着粗气,脸色由于缺氧而微红,体力消耗过大,两人艰难的走向杨府大门。距离还有三步之遥时,杨麟喊道:“快过来,将这人~~搀~回府中!”

    喘得厉害,说话都不利索。就在看门之人将要接受酒鬼之时,他却头一歪,“呕~!”,顿时腹中污秽之物,仿若飞流直下的瀑布,倾泻在杨遥胸前满身,毫无招架之力,再好的脾气也忍受不了了,对着那个陌生人不由的爆出一声粗口

    “我日,你******太缺德了,我和你有仇吗?!”

    那两个接应之人吃吃笑了起来。等到下人将酒鬼扶走,杨麟笑着说道:“杨遥,你也下去吧,去账房领十两银子的赏,换身衣服!”

    “你这一身味,实在太难闻,让人受不了,我先去看看那个乞丐,稍后,如果你还有事情,就到那里找我。”轻掩鼻口,一脸嫌弃的说道。

    说完,又闻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没有沾上那些呕吐污秽之味,但也是一袭酒气,熏鼻子,暗道:“我也得去换一身衣服,酒味虽然不重,见人还是不太好。”

    于是,杨麟的身影消失在府门口,没于内院之中。几个看门之人,匆匆拿来打扫用具,清理那些恶臭难闻的呕吐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