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五章 乞丐?
    夕阳西下,晚霞袅袅,金华府的大街小巷上,行人匆匆,都往家里赶着,天色有些灰暗,往来行人渐渐稀少。

    杨麟和随从杨遥慢慢走着,并不慌忙,再拐几个弯就到杨府,因此他们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走着走着,前方传来一阵嘈杂打斗声,充斥着污言秽语责骂声,引得杨麟的注意,眉头微蹙,转头望去,

    只见前方不远处的街巷口,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一只手拿着破碗,一只手拿着短棍,一起围殴一个人,一双脚轮替着死命的踩踏,跺在一个也是乞丐模样的人身上,不时有人嘴里喊着

    “这是我们的地盘,没有我们的允许,居然敢在这里乞讨,找死!”

    “让你占我们的地盘!”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

    本着二十一世纪少年特有的抱打不平,看不惯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同样是乞丐之人,于是就要向前阻止。

    一旁的杨遥看到少爷的举动,知道少爷又是善心大发,像以往那样,上前阻止那帮乞丐。于是小跑上去拉住了杨麟,劝说道:“少爷,这样的事情,金华府多了去了,你也管不完啊。而且天色也不早了,老夫人还在家里等你吃饭呢,该着急了。”

    想想也是,在自己那个年代,也少不了这样的事情,于是减缓了脚步,依然沿着主街道,向着家里走去,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的打量那群乞丐。见少爷没有再上去,只是偶尔看看,杨遥也不再言语,老实的跟在后面。

    路过那个街巷口之时,杨麟的脚步突然停住了,望着那群乞丐轻咦一声,眼里渐渐浮现一丝亮光。

    “少爷,怎么了?为什么停下了?”

    “杨遥,你看,那个倒在地上的乞丐是不是很特别?”杨麟不答反问的说道。

    在灰亮的天色下看了看,杨遥不解的说道:“没什么啊,就是一群乞丐打一个乞丐,没有什么好奇怪和特别的啊!”

    杨麟不理会杨遥的回答,径直的走向那群乞丐,喝道:“都住手!”

    听到有人喝阻,那群乞丐不解气的又踹了两脚,停了下来,纷纷转头看向走来的杨麟,有几个行人也驻足,在不远处观望。

    走到近前,杨麟说道:“都是处于落魄的境地,生存不易,你们何必难为他呢?放他一马,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是不是?”

    见阻止自己之人一身华服,光鲜亮丽,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这群乞丐没敢放肆,一个头头之人走上前,出言说道:“我们行走江湖之人尚来就是如此,恩怨情仇,占了别人的地盘,就要做好遭受别人报复的准备,没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而且我说这位公子,你走你的路,不要管我们的事,我们也不想冒犯你。”

    杨麟洒然一笑,朗声说道:“我也不想管你们江湖人的事,就是看他挺可怜。关于你们的恩怨,我也了解到了一点,整个事情无非就是他在你们的地盘上,行乞讨要钱财,影响你们的乞讨而已。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些钱,这件事情就算了,你们也放了他吧。”

    众乞丐一听眼前的公子愿意出钱,帮被打的乞丐了事,也不管他是不是无聊,瞎管闲事,也没有了什么江湖恩怨,就都面露兴奋之色,那个乞丐头头问道:“你给多少钱?”喉咙还在吞咽着。

    杨麟缓缓伸出两根手指,那个乞丐贪婪的说道:“二两?!”

    “不不,二十两,怎么样?”杨麟一收折扇,说道。

    “行,只要你给银子,立马就放人,我们拍拍屁股就走,绝不纠缠!”乞丐头头连忙说道。

    这时,杨遥已经走了过来,听到少爷的话,立即想要阻止,一个乞丐怎么值得了二十两?这年头,二十两都能娶两房平头老百姓的妾室。刚开口,就被堵了回去“杨遥,把钱给他们。”

    身为奴才,主子的话怎敢违背?最多劝说两句,见公子决心已下,动作不是很愿意的扔给乞丐头头二十两,嘟囔道:“真是便宜你们了,乞讨一个月,你所有人加在一起,不吃不喝也要不到五两银子!”

    拿到银子,乞丐众人哪管那些,一溜烟的哄散离去,独留一个浑身脏乱不堪的乞丐躺在那里,人事不省。

    杨麟走向前去,蹲下身体,查看乞丐的情况,而杨遥一脸嫌恶的远远站去,并说道:“少爷,乞丐的身上都是虱子,别离得太近,小心他别有什么传染病~”

    丝毫没有将话放在心上,依旧查看着乞丐的身体,双眸再次出现精芒,似乎发现了被埋没的金子。

    乞丐昏迷者,对于杨麟的出手相助,检查身体,没有丝毫感觉。

    接着,杨麟毫无顾忌的将乞丐扶起,喊道:“过来,跟我一起架着他,带回府去。”

    看着乞丐破烂不堪的衣服,蓬乱的发辫,阵阵身体意味,杨遥就一脸的难色,很是不愿意,但没办法,只好按照少爷的吩咐,将乞丐架回去。

    望着身穿好衣服,架着一个乞丐的两人,街上不多的行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杨遥的脑袋沉的很低,深怕别人认出来。杨麟不已为然,反而兴奋地迈步前行,头颅高昂。

    距离杨府这么近,停在街上驻足而望的行人多是这几条街的,怎么会不认识杨麟主仆二人,有人低语道:

    “这杨府的公子不会真变傻了吧,花二十两买个乞丐回去。”

    “是啊,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信那个传言,现在就难说了?”

    “你们看看,还一脸很得意的样子,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抽风了。”

    “......”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往坏的方面说,也有人说杨麟出于心善,人家的心肠好。

    不久,杨麟就回到了杨府,并将乞丐交给门房,吩咐道:“你们去给他洗洗澡,收拾收拾,安排一个房间,再找个郎中给他看看,所有的银子从我的花销中扣除。”

    当看到公子和杨遥架个脏乱不堪的乞丐回来之时,门房之人都是错愕不已,难以相信,但还是将昏迷重伤的乞丐扶了进去。

    顿时,随着杨麟的一声吩咐,准备洗澡水的准备洗澡水,收拾房子的收拾房子,也有人去请郎中,没人懈怠。

    将乞丐交给门房后,杨麟说道:“我先去换一下衣服,等一下就去陪老夫人用饭。”

    立刻,一个下人小跑而去,向杨氏禀明情况,公子回来了。

    饭桌之上,杨麟陪着杨氏吃着饭,不时地将今天的事情说出来,听取母亲的意见。

    说到锦绣山庄之时,杨氏内心很开心,说道:“麟儿,你做的不错,就应该如此,不然整个金华府还以为锦绣山庄易了主、换了人呢?”

    “不过,麟儿,现在家里今时不同往日,能够不和人争执,尽量避免和人争执,何况那些人还是同族的。”

    虽然心里不认同,但嘴上还是不敢忤逆,说道:“好的~母亲,麟儿记住了。”

    这顿饭吃了很久,杨麟向杨氏请教了家里的所有事情,无论是生意上,还是家族内的情况。

    以前杨氏格外想让儿子了解这些事情,为成人礼接管家里的生意做准备,但以前的杨麟一身书生气,满脑袋里都是学而优则仕。

    见儿子经过一场变故,虽然失忆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但现在开始对家里的事情,丈夫遗留的生意感兴趣,能够为自己这个妇道人家分忧,心里甚是欣慰,当然也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一一尽述,没有丝毫保留。

    又谈了一会儿,母亲毕竟年事已高,聊了一会儿就流露出心疲体惫,退了出去后,找来杨遥,问道:“那个乞丐怎么样了?安排好了没?有没有找郎中给他看伤病?”

    杨遥没有了埋怨,有些神采奕奕的立即答道:“都做了,都是按照少爷说的做的。”

    “那他的伤势,郎中怎么说的?有没有生命危险?”

    “少爷,郎中说,他的新伤没大碍,就是有些伤筋动骨,养几天就好了。他的旧疾比较麻烦,不好治。”

    “旧疾?什么旧疾?怎么回事儿?”

    “郎中说那个乞丐以前受过内伤,不好治,如果不是那个乞丐有些把式,身体好,早就死了。”

    “那还能治吗?”

    “少爷,能治,配合着一些名贵药材,就能治好。”

    杨麟心里顿时一松,缓缓说道:“药材是啥大事儿,如今府里虽然钱财不多,名贵药材有的是。去,吩咐管家,就说我说的,按照药方拿些药材出来,为他治病。”

    杨遥没有丝毫的阻拦,更没有劝告。自从将那个乞丐收拾好后,满身的伤痕让他惊心不已,暗叹伤成这样还能活,后来听到郎中说,乞丐的身手非常高,换做他人早就死了。

    心里当然明白,在这个动荡的年代,有一个高手在府中是件多么好的事情。于是留下一句话,就一溜烟的跑了。

    “少爷,你真是慧眼明珠,居然发现这样的人才!”

    杨麟当然知道什么意思,从见到乞丐的第一眼,就感觉他的不简单,后来检查他的伤势,更加坚信心里的那种感觉。

    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就返回了房间,将今天的事情和母亲对自己所说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制定大概的家里生意收回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