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章 初次交锋
    没过多久,那个伙计引着两个人而来,一个气宇轩昂,手中折扇,比杨麟大几岁的样子,走在正中间,另一人店铺主事儿的打扮,对于折扇男子非常恭敬。

    杨麟淡然的喝着茶水,四处打量着锦绣山庄的一切,货物堆放,人员素质,店中伙计招待去往的客人。

    伙计领着两人,嘴里说道:“少东家,主事,就是他们,进来这么久就是不买绸缎,尽问一些店里的生意如何?布匹的价格几许?”遥遥一指杨麟主仆二人的方向。

    随着伙计的话语和一指,折扇男子和主事看向杨麟,主事心中一紧,脸上露出一丝不快、厌恶,没有丝毫对待顾客应有的态度。折扇男子表现如常,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散发一声若有若无的敌视。

    很显然,两人都认识杨麟,并且知道他的身份。折扇男子身在最前方,伙计和主事紧随其后,缓缓走向杨麟的方向。

    随着三人的渐渐走进,杨麟主仆也发现了他们,这时身后站立的杨遥小声道:“少爷,那个拿折扇的男子,是你的本家堂兄,族长杨承志的儿子杨继志。”

    杨遥刚说完,三人已经来到近前,杨继志先是开口说道:“堂弟,还记得我不?听说你失忆了,不知真也不真?”

    “额,,堂兄啊,堂弟我确实记不清以前的一些事情了,所以也对堂兄没什么应像,还望不要见怪。”

    “原来传言是真的啊,那堂弟的头部还好吗?对正常生活可有影响?”杨继志一脸的惊讶,假似关心的问道。

    杨麟不以为然,穿越前的自己,为了和女朋友联络感情,维持甜蜜的生活,可没少陪她看宫斗,家族争斗夺产之类的电视剧。里面的争斗手段,勾心斗角的计谋比这个小子高明的多了。

    只是短短几言,就洞悉了杨继志的假模假样,暗讽自己是一个失忆的傻子,不能正常生活。

    虽知他的用心,但依然恍若未察觉的自然道:“脑袋没什么问题,当然也不影响正常生活。堂兄,你看我都可以自己带着人出来,说了这么多,你感觉到我的不正常了吗?”

    杨继志心里有些失望,自己这个堂弟确实没什么问题,言语清晰,回答简明条理,而且还隐隐的看出自己的用心,思量的只是一瞬间,接着问道:“堂弟没问题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不知你怎么今天来锦绣山庄了?”说的那么违心。

    “啊,这样的,堂弟我下个月就要举行成人礼了,到时就会接手家里的所有生意,避免到时候慌乱了手脚,就提前熟悉家里的生意,也就先来看看我家最大的店铺,锦绣山庄,了解一下,好为当天的接手做准备。”

    不知杨麟是有意,似无心,“接手”二字说的格外重,格外清晰。

    杨继志的脸色很难看,阴晴不定,但一闪即逝,就是一旁的主事儿也不能反驳,说什么。金华府谁人不知,有着皇商背景的锦绣山庄是杨府的产业。

    伙计好像是新来的,虽对于锦绣山庄的业务很熟练,的不深知其中的攸关厉害,杨麟的话刚一说完,就出口斥道:“胡言乱语,就凭你也佩接手锦绣山庄,俺们的少东家在这里,哪有你的份!”说完还一脸讨好的看向杨继志。

    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没有理会伙计的话语和骄横,而是问道:“堂兄,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堂兄,我杨家锦绣山庄的少主,什么时候变成了你,我怎么没听说?我和母亲也没有接到官府特供人员变更的通知啊?”

    连续三个问话,句句敲打在杨继志的心房,一脸的涨青之色,难看之极,嘴巴无力的开合。

    店铺里早就由原来的热闹变为安静之极,所有的柜台伙计和往来宾客都看着五人的方向,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柜台伙计伙计一脸的震惊之色,往来宾客更是满脸惊奇,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这时,杨麟又说话了,缓缓迈步,对着大厅里的人员喊道,铿锵而有力,掷地而有声

    “各位光临锦绣山庄的亲朋好友,邻里邻居,想在金华府,谁人不知锦绣山庄是我杨家的产业?谁人不知官府特供档案里写的是我杨府?各位乡里乡亲,你们听说过锦绣山庄易主了吗?”

    话语响亮的回荡在整个大厅里,顿时惹得沸沸扬扬,议论纷纷,此起彼伏,原本脸色有所缓和的杨继志顿时变得面沉似水,难看非常。

    就在这时,至始至终没有丝毫言语的主事儿开口了,并责怪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啪!”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伙计脸上立马出现了清晰可见的五根手指淤痕。

    当杨麟说完那些话后,伙计就知道不好,此时也就无言的捂着脸,退到一旁。

    接着,主事儿的又说道:“两位杨少爷,既然你们都是来看看锦绣山庄的,不如我陪着你们一起看看,省的这些伙计手脚照顾不周,怠慢了两位少爷。”

    主事看着两人,等着答复,杨继志巴不得立即离开这里,免得继续丢脸下去,就坡下驴的说道:“行,我没问题。”

    主事又看向杨麟,回答却出乎意料,漫不经心的的说道:“不用了,该看的我都看过了,该了解的也了解到,没必要再看。”

    随着这句话落下,原本沉重的气氛顿时一泄,变得轻松起来。

    在主事和杨继志一脸的惊讶之中,杨麟又说道:“杨遥,咱们走。”

    见杨麟主仆二人走向门外,好事的宾客顿时觉得没意思,各自散了,继续买布的买布,回家的回家。主事儿和伙计沉默不语的站在那里,杨继志满眼的阴翳之色,寒芒闪烁,怨毒非常。

    走出锦绣山庄,杨麟觉得很痛快,全身都有一种舒服之感,紧随其后的杨遥也是一脸的兴奋之色,声音愉悦的说道:“少爷,你说的真好,大快人心!以前咱们来的时候,那个杨继志凭着自己的父亲控制锦绣山庄,对咱们无礼藐视,今天杀杀他的威风,让他知道,锦绣山庄还是咱们杨家的!”

    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少爷,你不是来看看店里的业务和账目的吗?既然主事的主动提出邀请,你怎么又不去了?”

    “刺啦~”展开扇子,缓缓摇着,气定神闲的说道:“当初的确这样打算的,但看了一会儿后,也就取消了。”

    “少爷,为什么啊?难得有主事的提出让你看。”

    “杨麟,你想简单了,锦绣山庄除了主事的知道我外,其他的人都只认为杨继志是那里的少东家,杨承志才是所有者。更何况......”

    杨麟的话突然顿住了,引得听着正津津有味的杨遥,心里痒痒的,好像猫挠的,急忙问道:“少爷,何况什么?”

    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何况看那个主事与杨继志的关系很亲密,他们应该是一伙的。就算给我看账本和业务流程,估计也是假的,专门应付我和母亲的。”

    想想也是,难怪每次锦绣山庄的主事到府里,老夫人查账,什么也查不到,心里顿时钦佩不已,又说道:“少爷,岂不是说,我们白来一趟了?”

    “也不尽然,今天不光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羞辱了杨继志一下,出口恶气,而且还向客人、店里的伙计,宣誓一个事实,锦绣山庄是我杨家的产业!成人礼那天,由不得杨承志那个老贼不交出锦绣山庄,也告诉所有人,我杨麟并没有因为一次车祸,而变傻,彻底打破那些谣言!”

    对于少爷的一番言论,赞叹不已。心里暗道:“摔一次头,少爷没有傻,反而越加聪明,不复当初那个文文弱弱的书生模样,做事说话更加有男子气概,就连走路也是昂首挺胸,十分自信而阳刚。

    就在这时,杨麟突然说:“杨遥,你怎么看那个主事的?”似乎有意培养杨遥的思考,发展为心腹干将,故意考问道。

    “恩~少爷,没什么啊,就是感觉他挺不错的,锦绣山庄打理的那么好。”

    “何止不错!简直非常不错,只可惜他是杨承志的人,不能为我所用。”杨麟叹息的道。

    “少爷,为什么这样说啊?我还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杨遥,我问你,当时我那样质问杨继志,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的说,如果是你,怎样为杨继志解围,又不被攻击?”

    杨遥很老实的说道:“少爷,我不知道该怎样做?”

    微微一笑,好像早就想到了这个回答,并不恼怒其不争气,耐心十足的说道:“处理今天的这件事,就是那个主事的非凡之处!”

    杨遥依然不解,疑惑的看向杨麟。

    “杨遥,看一个人,评价一个人,不能只看他的成就,还要观其举止,察其言行,整个过程的表现。比如这一次,刚开始见到我的时候,那个主事的什么都不说,等待事情的演变,从这一点而言,他处事就非常的谨慎。”

    “还有,当我大发言谈,使得杨继志处境极度尴尬和难堪之时,他反而去责备那个伙计,岔开话题,就连对两个人的称呼上也没有丝毫的漏洞,可见他应急能力非常不错!业务能力更不用说了,单看锦绣山庄的生意就知道。”

    杨遥瞬间明悟,心想还可以这样观看一个人,更加佩服少爷的眼力,心悦诚服的说道:“少爷,高明!那少爷,咱们接下来干什么?是继续看店铺,还是回家?”

    “都不是,已经中午了,走,找个酒楼,吃饭去!”杨麟洒然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