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三章 锦绣山庄
    翌日,行走在杭州金华府的大街上,逛了一个上午的杨麟没有丝毫觉得累,兴趣依旧盎然,闲庭信步,随从杨遥紧跟其后。

    可是,每去一个自己家的店铺,杨麟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姿态不再施施然。此时,走在金华府最繁华的街道上,没有丝毫的心情欣赏往来如潮的热闹景面,而是问道:

    “杨遥,咱家的店铺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伙计和主事的都是爱搭不理的,根本就没有将我这个少东家放在眼里,哼~”

    “少爷,你这还是好的呢,平常老夫人让府里的管事来,查账,收取每月的盈余,都是搪塞应付,有时候还会被这些人直接挡在门外。只有老夫人亲自来,这些人才会忌惮收敛一些,但也是经常出现账目对不上,好多的银钱货物不知所向。”

    “可老夫人毕竟是一个妇道人家,不能轻易抛头露面而每个月都出来,虽然家里的生意看上去很红火,但每个月上交的份子钱都不多,只能勉强够府里的开支,略有剩余。”

    “恩~杨遥,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父亲在世的时候就是这样吗?”

    杨遥心里暗道,少爷的病还真是厉害,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想到一同长大的少爷如此,心里瑟瑟,然后将自己所知的全部吐露,缓缓说道:

    “少爷,老爷在世的时候,家里的所有生意往来,很少有族内之人参与。那时候,府里无限风光,奴才婢女无数,往来拜访的宾客更是络绎不绝。虽然咱们是商人之家,比不上那些士族公绅,八旗子弟,但也是金华府数得上号人家!”说到这里的时候,杨遥眼里亮晶晶,一副怀念的样子。

    接着神色一暗,声音有些沙哑哽咽,衣袖轻拭眼角,继续说道:“老爷去世的仓促,没有丝毫的征兆,突然就没了。”

    “一段时间里,家里的生意还行,和老爷生前差不多,还能维持家里的风光生活。可是后来,族内的长辈插手家里的生意,老夫人也无可奈何,毕竟那些都是老夫人叔叔伯伯辈分的。”眼里愤懑之色尽显

    “渐渐地,老爷留下的伙计和主事的都被换掉,换成那些人的心腹之人,家里的生意也就越来越脱离老夫人的控制。虽然生意依然红火,但家里拿到的银子却越来越少。”

    两人还在走着,杨遥停止了讲述,波动的情绪渐渐归为平静,谦卑的跟在后面。

    除了刚开始的气愤外,此刻杨麟很平静,没有多少的哀伤,毕竟他是穿越过来的,对那个父亲没有丝毫感情,怎么会为他的去世而伤感呢?

    同时,杨麟能够想象到当时杨府的繁华景象,奢侈而富贵春光,但此时却是颓废落败,随时都有可能被那帮自诩血亲之人吞没,心里不禁叹然

    “家资再丰如何?家族再庞大又如何?一朝身死化为土,妻子幼儿就会处境危难,最后觊觎自己家产的反而是那些血亲!”

    走着走着,杨麟来到家里的绸缎庄,锦绣山庄。

    锦绣山庄位于金华府商业街的繁华地段,在整个金华府首屈一指,吃着朝廷的特供,每年单凭特供宫里绸缎的奉银,就让锦绣山庄这个招牌屹立不倒。有着官商的身份,更是其他绸缎商贩所不能比拟和争锋的。

    来之前,杨麟还记得母亲对自己的交代,特别是这个锦绣山庄。

    “儿啊,咱们母子俩能够活到今天,府里能够勉强维持下去,全赖于这个锦绣山庄。由于你父亲死后,它就转到你的名下,而且是属于皇家指定的,尽管现在被族长杨承志控制着,但他也不敢私吞。”

    那一刻,杨麟就有一个结论,这个锦绣山庄就是一个会下金蛋的鸡,而且还是一个强有力的保护伞。

    奈何杨麟的父亲杨继祖在上面花了很多的心思,打下深厚的基础,获得官方的认可,只认他这杨氏嫡系一脉。因此,杨承志虽有心私吞,化为己有,但也是苦无良机,无可奈何,只能从里面弄银子。

    看着高高悬挂的匾额,刻着的锦绣山庄四个字,杨麟久久不语,愣愣的站在那里,往来购买绫罗绸缎的客人不时地打量一两眼,议论道:“这人好生奇怪!”

    杨麟置若罔闻,就是深深的看着,凝神着,他要将这四个字铭记在脑海里,烙印在心间,暗暗告诫着自己

    “杨麟,这是你绝地反击的地方,这是你大展宏图的基点,把握住,一定要把握住~!”

    虽然杨府已经落寞颓败,但也曾极度辉煌,金华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尽管现在沦落到一般的富贵之家,也不乏认识杨麟之人,因此不时有路过之人打招呼道:“万福啊,杨公子~!”

    杨麟没有反应,那人对同伴小声嘀咕道:“这个杨公子不会真的失忆,变傻了吧~”

    “哪个杨公子,我怎么没见过?”那人的同伴问道。

    “就是这个锦绣山庄的少东家杨麟,杨公子。”

    “不对啊,锦绣山庄的少东家不是杨继志吗?怎么突然冒出了个杨麟,难道是杨承志的私生子?”

    杨遥气愤的就要上去理论,那两人已经走远,还在边走边议论着。

    杨麟洒然一笑,自己刚醒来几天,关于失忆的事情却已经流传很广,人尽皆知,而且还说自己变傻了。

    心里顿时明白,看来自己下月初举行成人礼已经确定,有些人开始坐不住了,准备拿自己失忆的事情做文章,还说自己的神智出了问题。

    想到这些,杨麟暗笑,心道:“自己还是高看这些人了,这样的小伎俩,只要自己在举行成人礼的时候有一番表现,就可以轻易澄清扫除!”

    反过来一想,这样的招也使用,那么也可以说他们已经狗急跳墙,为了巨大的利益,做出更加极端的事情,为接下来的行动造势。何况杨麟一直认为那次从马车上摔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杨麟清晰的记得,昨天下午自己去看那辆马车之时,车轴断裂之处,有一半的口子非常整齐,明显的有人为之。

    可是,这个明显的漏洞,由于全府上下都在担心于头破血流没有意识的杨麟,没有人去检查马车,都认为是马儿受惊造成的。

    后来,杨麟醒了,没有什么大的身体伤害,紧张的心情一松,更加没有人想起马车的事情了。

    还在回想着,这时有个声音将杨麟拉回了现实。

    “少爷,咱们还进去吗?”只见杨遥望着杨麟问道。

    微微摇了摇脑袋,清空杂念,朗声说道:“进去,为什么不进去?都到门口了,我们不就是为这个而来的吗?”

    说着,杨麟阔步前行,缓缓向锦绣山庄走去。

    踏进锦绣山庄,琳琅满目的布匹立刻映入眼帘,锦缎或竖放,或横摆,罗列在各个柜台之上,货架之间。

    无论是屋里的装修摆设,还是各式绫罗绸缎,都无愧锦绣二字,充足大量的货源更能体现山庄一词。

    刚一走进锦绣山庄,就有一个穿着极为体面的伙计走上来,看到杨麟衣着光鲜,料子都是店里的上品,一看就是主子,后面的是个跟班,立即笑着问道:“这位爷,请问你要什么料子?苏绣,蜀绣,湘绣,粤绣,这里应有尽有,包你满意!”

    杨麟什么都没有说,面带微笑,边走边看着。过了一会儿后,伙计说的口干舌燥,杨麟还是没有说买或不买,锦绣山庄的打理很不错,伙计的素质没得说,到目前为止,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抵触情绪。

    虽然族长杨承志控制了锦绣山庄,但不得不承认,他把这里打理的不错,井井有条一点也不夸张。

    这时,杨麟终于开口了,问道:“你说的四大名绣都是什么价格啊?”

    伙计心里一喜,如果卖出布匹明绣,那可是大幅提升个人业绩,奖励将会很丰厚,于是开始侃侃而谈,介绍布匹的价格和质地,穿着有多么的舒服,而杨麟心里却在默记着。

    不久,杨麟阻止了伙计还要说下去,言道:“好了,去把你们主事儿的叫来,我有事找他。”说的如此坦然,就像老板查勤一样。

    兴奋的言语之声戛然而止,对于杨麟的突兀要求很是惊讶,更多是不解,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见主事儿的?见到杨麟一身华服,客人找主事儿的又是常有的事情,不敢怠慢,立刻恭敬地说道:

    “行爷,小的这就去,你先去喝一些茶水,品尝一下点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