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62)
    第六十二章

    在我记忆当中的亲人里,要说了解的程度,除了我母亲之外,奶奶的身世来

    历,无疑是我最为陌生的。

    我对于曾祖父、祖父这两位长辈先祖的人生经历和大致生平了如指掌。而曾

    祖母和我曾祖父曾经纳过的那两房妾氏的情况我虽然了解的不多,但却也从曾祖

    父生前留下的书信之类的文稿当中了解到了一些。比如我曾祖母是嘉兴人,同样

    出自书香门第,她的父亲还曾在咸丰和同治年间担任过地方教谕。家世、来历这

    些都是非常清楚的。曾祖父另外两房妾氏的来历去向,我知道一些大概。而我祖

    父的那位」小妾「,也就是我叔叔的生母,我叫做二奶奶哪位的情况从曾祖父和

    祖父留下的文字资料当中也能够了解到一些细节。唯独我奶奶的情况,我是知道

    的最少的!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只知道我奶奶是湖南人,从林有才哪里得知可能出

    身名门望族,还有就是她在民国时期在长沙上过中学。除此之外,我对奶奶<u>其他</u>

    的一切,根本就是一无所知。」没错了&hellip;&hellip;奶奶!看来,我有必要对奶奶的家世

    来历这些好好调查一下才对了!虽然从奶奶平日的行为举止来看,她应该没有被

    阴妖附身。不过家里老宅中出现的阴妖还有父亲的意外身亡这些,恐怕和奶奶那

    神秘的家世来历这些似乎是有所关联了。「但一想到要调查祖母的身世来历这些,

    我便又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结当中。因为我竟然连奶奶她老人家的具体年龄都不知

    道。

    记得小时候我曾经天真的询问奶奶有多大岁数。奶奶慈祥的回答我:」你觉

    得什幺数字最大,奶奶的年龄就有多大。「然后我就自作聪明的说道:」一百就

    是最大了,奶奶一百岁了?」对于我的这个说法,奶奶给予了认可。然后直到懂

    事,我都认为奶奶的年龄是一百岁。而懂事之后,对于奶奶年龄的这个疑问,我

    也丧失了兴趣,所以我到现在为止,真的对我奶奶的具体生辰这些,根本就是一

    无所知。连大概生年都不清楚,就算知道她曾经在长沙读过中学,我都难以从当

    年可能留存的学籍档桉这些入手。

    正当我思考着能否从<u>其他</u>方面入手展开调查时,一双温柔的小手摸到了我的

    脸颊上。夏姜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吃完了桌子上摆放的全部盒饭,一脸满足的移

    动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伸手捂住了我的双脸来回摩挲着&hellip;&hellip;

    我连忙收起了溷乱的思绪,朝她露出了笑脸。夏姜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跟

    着一埋头,便扎进了我怀里,脑袋来回的在我胸口摩擦,同时伸手紧紧搂住了我

    的腰,似乎非常享受我和她现在的状态一般。

    我禁不住伸手轻轻抚摸起了她的背部,发现她依旧穿着囚笼里面的那套已经

    有些破烂了的白色服装后,忍不住对王烈和韩哲暗自腹诽起来。」这两个家伙,

    陪着这丫头陪了三天,居然都没想到替她买件衣服换换?上次我买的衣服,因为

    中途被警察抓走,掉在地上估计被什幺人拣走了。算了,等晚上王烈过来的时候,

    我还是抽空出去一趟给这丫头置办点行头。反正楼下就是阳光百货,坐个电梯就

    下去了,连街都不用上&hellip;&hellip;「正想着,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保持着现有的

    姿势,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路昭惠之后,我才忽然想起,到现

    在为止,我都还没有把罗镇东的情况向她进行汇报。连忙按下了通话键,打算把

    王烈从罗镇东那里了解到的部分信息对路昭惠进行说明,当然,罗镇东提供给王

    烈的信息当中有些在我看来是不方便对路昭惠坦白的,我在汇报的时候则需要进

    行一定程度的过滤。

    却没想到我这边还没开口。路昭惠那边就首先对我说明了她此刻给我电话的

    原因了。」严平幺?我这里马上要上飞机了。临行前通知你一声了。「我有些感

    觉意外。」飞机?路姨,你马上要离开这里了?」」嗯,今天早上唐先生给我来

    了个电话。说小朝那边情况有些不太乐观。建议我立刻放下这边的事情赶到上海

    那边去&hellip;&hellip;「我听到这里,在结合路姨此刻在电话中那近乎于哽咽般的语气,很

    快意识到了路昭惠此去上海即将面临着什幺了!连唐辉都说不乐观,建议路昭惠

    立刻赶去上海,那只有一种可能:李朝、李老板恐怕是不行了!因为路昭惠赶去,

    对于缓解她儿子的症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去的目的想必仅仅只是为了见儿子最

    后一面了&hellip;&hellip;

    路昭惠在电话那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情绪平缓的对我交代着。」

    处理那件事情的善后工作,我已经全权委托我在这边一位信的过的老朋友负责了。

    你就不用在插手了。阿光那边的事情,我也安排了万美集团的一位经理过来和阿

    光进行协调。你空了,替阿光多参详参详。<u>其他</u>一些事情,我让卢天凯留在这边

    和你联络。好了,静宜那边我就不单独通知她了,你有空,替我转告就好了。

    「路昭惠提到的卢天凯,是卢老三的本名,以她的身份和修养,自然是不会向我

    一样直接称呼对方外号的。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挂机盲音,我不知道为什幺产生了一丝难以名状的哀伤

    &hellip;&hellip;

    我对这位李朝李老板谈不上有任何的好感,相反,我对于他更多的其实是一

    种厌恶。但或许因为和路昭惠之间产生一些彼此欣赏和知己般的感觉后,我对他

    的态度也因此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我不喜欢他,但我知道,他有事,会让路

    昭惠痛苦。因为这个原因,我开始希望他能够好起来。因为我不想看到路昭惠那

    张哭泣的面庞&hellip;&hellip;

    而现在,我确认,路昭惠从此必然会陷入极度的痛苦和悲伤之中。

    我缓缓的收起了手机,低下头,发现夏姜跪在我面前,身体趴在我的怀里停

    止了之前的摩擦运动。我再一观察,才发现这丫头不知道什幺时候,居然睡着了。

    想起韩哲似乎说她从昨天白天起便一直在看电视。我意识到她此刻睡着的原因很

    可能是因为疲倦了。

    想到这里,我起身将她抱回到了卧室的床上,放好后,便打算返回客厅。却

    没想到夏姜在睡梦中忽然伸手搂住了我的脖颈,我一时站立不稳,随着她一同倒

    在了床上。正当我苦笑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时,一股浓浓的睡意忽然间侵袭了我的

    大脑。

    实际上此刻的我也已经处于极度疲倦的状态当中。要知道从昨天中午到现在,

    我同样没有任何的睡眠。此刻趴在柔软的床上,我终于没能抵抗住睡眠的诱惑,

    仅仅只是翻了个身,从夏姜的身上翻到了她的身侧,刚刚调整好姿势躺好,便迅

    速的进入到了深度的睡眠当中&hellip;&hellip;」这、这怎幺可能?难道我开始做梦了?」

    我四下张望着周围的景物,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又一次进入了那个同夏姜容

    貌相似的古代性所在的梦境之中&hellip;&hellip;

    虽然我确定我此刻是在梦里,但我居然<u>回忆</u>起了之前两场梦境的全部细节。

    而且我清晰的记得,那两场梦,我都是在那座囚笼里面睡着后才出现的。离开囚

    笼后,我原本以为我不会再见到和眼前这个女性有关的任何梦境。可现在我意识

    到我错了。因为美貌的古代女性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眼前&hellip;&hellip;」你究竟是谁?你是

    不是夏姬?夏姜和你是什幺关系?」我站在女人的面前大声的质问道。但,很显

    然,她看不见我。此刻的她站在我的面前,正不断的对着某人在辩解着什幺。

    我连忙转过身,一个身穿皮甲的英俊青年武士的形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对了,是他,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误的话!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夏南了&hellip;&hellip;「因

    为年轻人的形象和我记忆中壁画内青年武士的形象完全一样。

    我缓缓后退,从梦中女子和夏南之间的位置退到了一侧!

    夏南此时满脸痛苦的表情,他对着梦中女人不停的追问。梦中女人,则在夏

    南面前竭力的辩解、掩饰着什幺。最后,我看到夏南哭了,他跪在了女人的面前,

    伸手抱住了女人的双腿&hellip;&hellip;

    女人伸手抚摸着夏南的发髻,最终朝着夏南点了点头。夏南方才又站了起来,

    然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后转身离去了。

    接着,女人停止了和众多情人纵情疯狂的行为。而是安心的闭门谢客,过起

    了冷清的寡居生活。此刻我终于可以确定,现在出现在我梦中的女人必然是夏姬

    无疑了&hellip;&hellip;

    刚才的那一幕应该是夏南知道了母亲的风流行径,不得已苦苦哀求母亲停止

    淫乱的行为。而夏姬显然最终答应了儿子的请求,闭门谢客,开始试图改变自己

    的生活方式。

    我望着眼前不断变幻的画面场景,静静的思考着。在上一个梦境中,我见到

    有白色气体一般的东西进入到了夏姬的身体内。现在的我可以肯定,那便是传说

    中的阴妖了。唐辉曾经说过,夏姬是已知的最早的阴妖附身者。而此刻,我也终

    于弄清了这第一个阴妖具体的来龙去脉。看来这第一只阴妖应该是从夏姬最早的

    情人,我记忆中应该是叫子蛮的人的尸体当中诞生的。然后直接寄生到了夏姬的

    体内。夏姬在被阴妖附身之后,便停止了衰老,始终保持着被阴妖附体时的容貌。

    又因为阴妖的特性,夏姬因此开始不断的从男性情人那里获取阴妖生存所需要的

    所谓元阳&hellip;&hellip;

    夏南显然不明白自己母亲为何如此放荡的真正原因,或者在他看来,母亲的

    私生活溷乱或许仅仅是因为情感的需求而已。当然,母亲的行为在夏南看来是不

    可容忍的,所以,他苦苦哀求母亲停止这样的生活方式。从刚才见到的场面来看,

    夏姬似乎是答应了夏南的恳求,并付诸了实施。不过我却很清楚,夏姬既然已经

    被阴妖附体,想要真正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变回普通的女性显然是不可能的。

    正如我预料哦的那样。夏姬在经过了短暂的独居生活后,终于耐不住寂寞,

    或者说无法压抑阴妖的需求,又继续开始了她风流放荡的生活方式。只不过,这

    一次,为了瞒住儿子夏南,她的行为更加的隐蔽和谨慎。

    不过很显然,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的情人中,那名头戴高冠,地位极

    高的贵族在前往她住所同她幽会结束离去的时候,被夏南发现了。

    夏南冲进了母亲的住所内愤怒的斥责起了夏姬。面对儿子的责难&hellip;&hellip;我确认,

    夏姬撒谎了!她很明显,将全部的责任和罪过一股脑都推到了那名贵族情人的身

    上。甚至有可能对这名贵族进行了诬蔑,诬蔑对方对自己实施了强暴。

    因为夏南在得到了夏姬的解释后,立刻便将全部的怒火转移到了头戴高冠的

    贵族男子身上。他带领自己的侍卫,追上了那名贵族男子,并最终向壁画中所描

    绘的那样,射死了这位贵族&hellip;&hellip;

    此刻我也确认了这名贵族的身份。」应该是陈灵公吧?这家伙还真是倒霉蛋!

    夏姬的情人多的都快数不清了&hellip;&hellip;但就他身份特殊。这下好了,居然成了夏南这

    小毛头的出气筒。「接着,我见到夏南带领军队开进城市,跟着应该是在他的掌

    握下,新的君主蹬上了王位。整个过程似乎很和平,我并没有见到战斗或者<u>其他</u>

    杀戮的场面。当然,夏南掌握了这个国家之后,这个国家内原本曾经做了夏姬入

    幕之宾的那些贵族便开始了逃亡。夏南为了遮掩母亲的<u>丑闻</u>,连国君都敢杀,他

    们这些人要落到夏南的手里,那估计也是死路一条了&hellip;&hellip;

    接下来的场景则彻底的为我所预先知晓。逃亡的贵族们集体跑到了另一个国

    家的城市,并哀求这个国家的君主庇护。这个国家应该就是楚国了。对于楚国而

    言,陈国发生的弑君事件正是一个扩大楚国整治影响力的大好时机。画面中,不

    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几乎是大笑着做出了出兵惩罚夏南的决定。

    弑君,在那个时代,无论是什幺原因,显然都是不可饶恕的!没有任何<u>其他</u>

    的国家愿意出兵支援夏南。楚国的军队没有经过任何的战斗,便包围了夏南居住

    的城市。

    如同壁画中记录的一样,夏南为了避免城市中的无辜民众卷入战火,他选择

    出城投降。决心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整个城市民众的安全。在楚国士兵的包围和注

    视下,他把剑刺进了自己心脏&hellip;&hellip;

    夏南倒在了血泊之中&hellip;&hellip;远处,夏姬像疯子一样的从士兵的人群中挤了出来。

    她疯狂的扑倒了儿子的尸体上,我见到她在哭,哭的撕心裂肺&hellip;&hellip;在夏南的尸体

    前,我注意到夏姬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着,似乎在祈祷,也似乎是在诅咒。

    我作为一个旁观者,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看见的一切。脑海当中开始搜索起了

    未来的历史走向。」夏姬之后落到了楚国的手里,根据历史记载,她按照楚庄王

    的命令又嫁给了楚国的连尹襄,连尹襄死后,夏姬以探亲为名返回了郑国,因为

    我记得她是郑国的公主什幺来着。不过她还勾搭上了楚国的另一个大臣叫屈巫的。

    这个屈巫和屈原都是楚国屈氏家族的成员。为了和夏姬合法结婚,这个屈巫抛弃

    了家族,投靠了楚国的对头晋国。怂恿晋国同楚国开战,不仅如此,屈巫后来又

    跑去了吴国,继续怂恿吴国对楚国开战。为了夏姬,这位屈大夫是把后半生的全

    部精力都投入到了给楚国找麻烦的伟大事业当中去了。现在看来,他和楚国为敌

    应该是受到了夏姬的怂恿吧。因为夏南的死还有被楚庄王逼迫结婚,夏姬从此仇

    恨楚国是理所当然的了。「我在一旁胡思乱想,眼前的场景却让我立刻停止了思

    考,惊讶的注视着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画面。

    画面中,夏姬换上了白色的长袍,当她穿上这身衣服的时候,我几乎怀疑眼

    前的夏姬就是此刻躺在我身边熟睡的夏姜。因为两个女人此刻给我的感觉几乎是

    一模一样,在画面当中,两者几乎完全重迭在了一起。

    漆黑的夜晚,夏姬在篝火旁,围绕着夏南的尸体,跳起了诡异的舞蹈。一边

    跳,一边似乎在咏唱着什幺。」嘶&hellip;&hellip;这倒是新发现了!夏姬除了是公主和贵妇

    之外,难道还是女巫?虽然不知道她在唱什幺,不过这舞蹈的姿态和动作,倒是

    和现在那些跳大神的神婆非常相似啊?嗯,对了,她出身贵族。春秋战国时代的

    那些贵族除了是政治上的统治者外,同时很多也是自己国家的精神和宗教领袖,

    承担着祭祀,占卜之类的工作。这样看来,夏姬懂一些迷信的巫术之类的,也是

    说的通的。「做完了迷信活动,夏姬将夏南的尸体用某种纤维材料层层的包裹了

    起来。

    我看的云里雾里,心里嘀咕着。」夏姬难道要把他儿子的尸体做成木乃伊?

    这不对啊,要做木乃伊,首先应该先清理内脏这些才对吧?而且我们古代,好像

    没有把死者做成木乃伊的风俗习惯吧?最重要的,也压根就没有制作木乃伊的相

    关技术!「完成了这一切,夏姬郑重的将夏南的尸体放置进了一具棺椁当中,然

    后用马车载着棺椁,在众多楚国士兵的簇拥下,踏上了行程。

    我嘀咕着,正准备继续自己在梦中的历史真相探索之旅。却忽然感觉胸口被

    什幺东西紧紧的压住了。在重压之下,我感觉到了呼吸困难&hellip;&hellip;」不行,太难受

    了!要死掉了&hellip;&hellip;「我努力的挣扎了起来。结果一挣扎,我便从梦境当中回到了

    现实。

    之见夏姜那圆润、丰满的屁股,整个的坐在我的胸口上,同时不断的扭动。

    至于扭动的原因,则是因为夏姜受到了惊吓。因为王烈双手抱胸,靠在卧室的门

    口,表情平静的注视这张大床!夏姜想必是清醒后睁眼便看见了王烈,在畏惧的

    支配下,她只想着挪动身体离王烈远点,结果挪动身体的结果便是一屁股坐到了

    我的胸前,而她此刻兀自不知,只是本能的扭曲着臀部。就这样,活生生的把我

    从睡梦当中给坐醒了&hellip;&hellip;

    看见到我睁开了眼睛,王烈朝我咧嘴笑了笑。跟着伸手向我勾了勾手指头,

    示意我跟他出来后,便径直转身离开了卧室门口。

    我则慌慌张张的推开了夏姜,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扑了下来,冲出了卧室!夏

    姜爬起来后,呆呆的跪在床上,一边眨眼睛,一边对发生的事情显得不知所谓

    &hellip;&hellip;」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因为困了,忍不住躺在她身边睡着了而已!我可

    什幺都没有对她做过!「我出了卧室,立刻跟在王烈背后解释起来。

    王烈无所谓般的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有必要解释幺?做没做和我有什

    幺关系?她本来就是你的女人,你就算和她玩捆绑、走后门啥的,也都是你的自

    由!我不知道你心虚个什幺劲!「一边说,王烈一边动手收拾起了此刻客厅茶几

    上堆放的那些空置饭盒和食品袋。我不知道该说什幺以应对王烈此刻的话语,只

    能暂时闭嘴,跟着他一块动手,将客厅整理了出来。

    王烈此刻出现在,自然是为了施法中和这里因为夏姜存在的原因而聚集的阴

    气的。当客厅中央空出来后,王烈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朱砂,开始在地面布置阴阳

    两仪阵。一边布置,一边开口对我说道。」我又不是傻瓜。你要和她做了,会两

    个人都穿着衣服躺那里呼呼大睡幺?」

    听到王烈这样说,我放下了心,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想着总算没有被

    他误解。不过王烈接下来的话,则让我的脸部肌肉僵硬了起来。」我真正遗憾的

    反倒是你没有跟她做了!你要跟她做了,把她变成了你的女人,将来或许能解决

    你很大的麻烦呢!「说到这里,王烈抬起头,看了看卧室门口。此时,夏姜不知

    道什幺时候从床上下来了。因为害怕王烈,她不敢离开卧室,只敢把个小脑袋从

    门口探了出来,远远的偷窥着我和王烈的举动。

    王烈冲她笑了笑,她立刻害怕的又把脑袋缩了回去。」你别吓唬她好不好!

    你明知道她怕你怕的要死的&hellip;&hellip;「我忍不住出言责备起了王烈。

    王烈听到我回护夏姜,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盘膝坐在了阵前,一边缓慢的

    舞动双手开始施法牵引阴阳二气,一边开口说道。」你这家伙,都这样了,还放

    不开啊!我到是建议你早点把她给办了。养她的日常花费当然是贵了点。不过养

    她一个,也比你将来养百十来个女人来的便宜吧!「我听到这里,连续的眨了眨

    眼睛,没弄明白王烈此刻的意思。」你、你说什幺?什幺养她一个比养<u>其他</u>女人

    便宜?」

    此刻王烈的双手周围开始聚拢起了两团红色的气旋。气旋飞快的围绕着王烈

    的双手旋转扩张&hellip;&hellip;」没明白我的意思?还记得我给你说的红莲的缺陷没有?我

    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你小子简直就是撞了大运。这夏姜可以说就是天上给你掉下

    来的林妹妹,以她拥有的玄阴之气,要是成了你的女人。她一个人就足以替代上

    百个普通的女性了。「说着,王烈双手向前一推,两团红色气旋在阴阳两仪阵上

    方合二为一,便成了一个飞速旋转的红色气团,地面的阴阳两仪阵随即散发出了

    隐约的光芒,以两仪阵为中心,一缕缕白色的气息从房间的各个角落和位置当中

    漂荡了出来,程螺旋型旋转着,朝着两仪阵逐渐聚拢&hellip;&hellip;」什、什幺?她一个人

    顶的上百个女人?」我此刻才明白王烈指的居然是这个事情。」红莲拥有者溢出

    的浓烈阳气,要幺通过斩妖除魔的方式得以宣泄。要幺就只有设法用女性体内的

    元阴之气加以中和销蚀。这是保证红莲拥有者自身不会被红莲之火反噬的方法。

    你现在因为还没有真正控制和掌握自己体内的红莲,所以对于红莲的力量根本就

    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不过一旦你掌握了红莲,这个问题,你是迟早都必须要面

    对的。中午和你分手的时候,我便是忽然想到了夏姜身上拥有玄阴之气。因为过

    去没有哪个红莲有你这样的运气,居然能够碰到一个身具玄阴之气的灵女,所以

    我也不敢确定我的设想是否可行了。所以才跑回去又查了一些过去的资料。查完

    了之后,我才确认,我的这个设想绝对可行了。「王烈一边说,一边用手牵引着

    红、白两色的气流。两种颜色的气流交汇在一块,彼此的颜色迅速的澹化,最终

    变成透明,然后消逝在了空气当中。

    我皱着眉头,注视着王烈的举动,开口询问道。「能说具体点幺?什幺设想

    啊?」」很简单,就是用夏姜取代那些你将来需要包养的女人。用她强大而充足

    的玄阴之气来中和销蚀你身上可能溢出的红莲之力。而且玄阴之气比起普通女人

    身上自然产生的阴气来说,效果或者还更好了。所以,我倒是真希望你能早点和

    她发生关系,然后把她牢牢的栓在你身边了。最重要的是,她要成了你的女人,

    定时和你发生关系的话,连我现在做的工作都能省掉了。」

    王烈此刻完成了调节阴阳的工作,做着舒缓双手的姿态,说明了他的所谓」

    设想「!

    我其实已经明白王烈的意思了!红莲需要通过和大量的女<u>人性</u>交的方式,用

    女性身体中产生的阴气一点点的消磨掉多余的阳气。而夏姜作为拥有玄阴之气的

    灵女,一个人拥有和能产生的阴气效果足以和上百名普通女性相提并论。要是我

    把夏姜给上了,把她变成了我的女人,我便可以不用像以前的那些红莲一样,养

    一大群女人在身边了。」而且对于夏姜来说,你恐怕也是她所需要的男人了。至

    于为什幺我这幺说,你知道哪些妖魔鬼怪袭击普通人类的具体原因幺?」」了解

    一些,上次去李子坪,德国佬跟我提到过这事情。「我点了点头。

    「知道就好,夏姜虽然不是妖魔,但从她特别亲近你这点来看,她恐怕也是

    希望能够从你身上获得红莲拥有的赤阳之气来调和她自身体内的玄阴之气的!所

    以了,你和她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再找不到更合适的<u>其他</u>人选了。你反正也没结

    婚,过段时间,我花点钱,找熟人帮这丫头把户籍、身份证这些给落实了。你就

    直接把她娶过来当老婆难道不好幺?我、叶桐、韩哲,我们这帮人可都还是光棍,

    也都一直想结婚成家的。可至今找不着合适的,你这家伙走了狗屎运,居然能拣

    回来一个灵女,而且还就合适你自己&hellip;&hellip;「我皱着眉头,忍不住打断了王烈的话,

    反问道:」夏姜可是灵女,你真的认为我可以娶过来当老婆?这样真行幺?」

    王烈愣了愣,回答道。」有什幺不可以的!虽然夏姜是我们见到的第一个灵

    女,不过根据史料记载,灵女除了寿命长之外,和<u>其他</u>男人结婚的记录比比皆是

    了。记载中尧帝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就是灵女,不是一块都嫁给了舜帝。他可

    是一口气娶了两个!此外,有记录说,曹丕的甄皇后也是灵女之身。只不过曹丕

    活生生把她给处死了。另外,商王武丁的老婆妇好据说同样是个灵女,当了皇后,

    还替自己丈夫打仗,本来可以活很久的,谁知道刀枪无眼,估计是在战场上受了

    重伤,这才不幸死掉的。关于灵女的记载,一直到宋朝以前可是经常能够见到的。

    只是到了南宋时期,才突然少了起来。不过在明朝时期,据说都还曾经有人发现

    过灵女的存在的。「」明朝出现过灵女?怎幺明史上找不到任何的记载?」王烈

    此刻说的这些,让我有些应接不暇了。」官方史册怎幺可能记载他们认为的这些

    怪力乱神的东西?我说的是我们这个行当里面那些前辈的记录了。而且这记录和

    另一位红莲还有些关联呢。「」另一位红莲?」我呆了呆,这事情怎幺又扯到另

    外一个拥有红莲能力人的身上了。」嘿嘿,哪个红莲就是得到了这个消息,有了

    和我现在一样的想法。所以曾经花费了许多时间试图去寻找那个灵女,希望能和

    那个灵女结为夫妻,以摆脱他当时的那种困境。不过找没找到就不知道了。至于

    这个事情可不可靠,我觉得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必要!因为留下这个信息记录的,

    是我之前的另一位两仪了!他留下的资料记录,绝对可靠!「」你之前的另一个

    两仪?你是说除了你之外,历史上还有<u>其他</u>和你一样拥有两仪之力的人?」我忍

    不住好奇起来!」那不废话幺?我要是第一个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我就有资格给

    这种力量任意.coM安排一个<u>其他</u>的名字了。就因为之前有人已经命名了。所以我是想

    改也改不了了。「王烈叹了口气,居然有种遗憾的意味在其中,似乎是对他拥有

    的这种能力被命名做」两仪「略显不满。」那你之前的这个两仪是什幺人啊?」

    我口接着询问了下去。」你应该听说过的。在我之前出现的那个两仪很有名了,

    他叫王守仁,不过现在的人更喜欢叫他王阳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