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61)
    第六十一章

    枫陵风景区附近的马路边。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抽烟。王烈在车外同韩哲打电话;严、张两人也拿着

    手机在外面忙着向杨孟君汇报。就只有周静怡一声不吭的缩在后座的角落里,两

    眼无神的望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发呆……

    我将燃烧到滤嘴的烟头扔出了车窗外,回头望了一眼周静宜。我很清楚此刻

    她的心理必然处于极度难受的状态。处心积虑想要赚钱,甚至不惜出卖肉体以换

    取交易的信息和机会,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是人财两空。想要劝慰她,想了半天,

    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周静宜从后车窗的反光中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但却没有回头。先是自我解嘲

    般的笑了笑,接着主动开了口。」想笑话的我话请随意了。很多事情我比你想的

    看的开的多了……「我眯起了眼睛。周静宜此刻的态度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真的不在乎画被人抢走了?」」本来就不是我的。没了就没了。相反,我还的多

    谢你给我安排了两个不错的保镖。要不是那个叫阿康的反应快,抢先动手带着我

    冲出来。你赶过来的时候,我没准都会被他们杀掉灭口了吧。「周静宜抬起头,

    望了望窗外的天空。嘴巴咕哝了两下,似乎努力的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注意

    到她虽然竭力在抑制,但眼眶和鼻尖还是泛起了微微的红色。」对了,给我支烟。

    「周静宜说着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哽咽。

    我澹澹的笑了笑,意识到她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后,我倒觉得我没必要

    再想着用语言安慰她什幺了。随即从烟盒里弹出了一根烟,探出身子,递到了她

    身前。

    从烟盒里抽出香烟,周静宜又做出了一个打火的动作,我跟着把打火机又递

    了过去。

    点燃了香烟,周静宜懒洋洋的把打火机还给了我。抽了一口说。」还想着交

    易完了,请你吃顿大餐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那帮家伙,抢了画,钱应该永

    远都不会打到我的帐上了吧?」

    我翘了翘嘴角道。」我的帐上最近倒是新进了一笔款子。虽然不多,不过请

    人吃餐饭应该足够了。「周静宜瞟了我一眼。我所指的进项是什幺,她当然清楚,

    正是她之前划到我账号上的那五万块钱。」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请人吃饭了?」

    她斜着眼睛盯着我。我注意到她的双眼中终于恢复了些许以往的神采。」当然,

    如果某位女士愿意接受我的邀请的话。「周静宜笑了,那种浑然天成的妩媚再一

    次回到了她的脸上。

    王烈通完了电话,返回驾驶座上坐了下来。见到王烈进来,周静宜眨了眨眼

    睛向我询问起来。」严平,这位先生你都没跟我介绍啊。「我还没开口,王烈通

    过后视镜端详着周静宜摸样的同时,主动的自报家门。」我叫王烈,做贷款生意

    的!还有,我就是另一个想买你帛画的买家。「听到了王烈的话,周静宜显然大

    吃了一惊。她不自觉的坐正了身体,同样望着后视镜中正盯着她的王烈双眼询问

    道。」你、你就是另一个想买画的人?」

    或者因为对头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把画抢走了的原因,王烈此刻显然不想和周

    静宜多说什幺。对于周静宜的疑问,他冷冷的回应道。」现在画被抢走了,我和

    你也什幺可说的。行了,告诉我你的住址。等那两个人上车了,我就送你回去。

    「周静宜听后当即变了脸色,推开车门直接走下了车。我见状连忙从车里面钻了

    出来。向她喊道。」你这是做什幺?」

    周静宜站在后车门的位置看着我道。」严平,这和你没有关系。「说完低下

    头,看着依旧坐在驾驶座位上,只是侧过了身子望着她的王烈说道。」你和严平

    及时赶过来救了我,我本来应该感激你的。不过看的出来,你对我没有选择和你

    交易有意见。既然这样,你觉得我现在还好意思继续接受你的恩惠,让你送我回

    家幺?」

    王烈听到周静宜如此说,双眼之中精光一闪。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欣

    赏之色。」估计在你看来,我是一个贪财、虚荣的女人。告诉你,你没看错!我

    就是贪财、就是虚荣!怎幺着了?我的东西,我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就算卖错了,

    被别人抢了!那也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对我作脸作色!「此刻,正好一辆空车

    从路边开了过来,周静宜迈步来到街边,伸手拦下了这辆出租车,然后径直钻进

    了出租车内,迅速的从我和王烈的视线当中离去了。

    我傻傻的望着出租车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又一次坐回到了副驾驶的位

    置。我还没开口,王烈居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严平,这

    女人很有意思了!你是不是打算追求她?」

    我侧过脸,不解的望着他道。」你什幺意思?」」要追,就立刻下手!你不

    知道,她的长相倒还没什幺,可这性子,真的很对我的胃口了。「王烈一边说,

    一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你就别打主意了!我已经瞄上她了,你估计是没什

    幺机会了!「虽然之前从来也没就他喜欢何种类型的女人进行过交流,但从王烈

    平日的行为举止来看,王烈此刻跟我说的恐怕是实话了。他给我的感觉非常现实,

    但又极为自负,而周静宜显然也是属于这种类型的。所谓物以类聚,他因此对周

    产生欣赏的念头一点也不奇怪了。不过既然他坦白了他的想法,我也就决定立刻

    绝了他的念头。在我思维的潜意识当中,早就把周静宜当成了自己的追求目标,

    所以,借这机会,断掉王烈的想法念头是必须的!

    王烈点了点头道。」你还说的还真直接!行啊,我的原则是朋友的女人绝对

    不碰。她、我就让给你了。对了,要不要一会我送你去看看夏姜?」」夏姜?」

    我长呼了一口气,这几天各种意外接踵而至,我不知不觉中都快把这个吃货」

    灵女「给忘记了。想着现在,虽然画被别人抢走了,但周静宜和严、张二人总算

    安然无恙。公安局那边的事情也总算有了一个说法,昨夜出现的那个神秘女妖估

    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任何线索后,我点了点头。觉得是该去关心关心这个来历神

    秘的奇特灵女了。

    王烈将严晓康和张忠怀两人送到了染坊街街口,接着直接开到了阳光百货下

    面的地下停车场。我下车后注意到他还呆在驾驶室内,便趴在车门边开口问道。」

    你不上去了?」

    王烈摇了摇头。」夏姜害怕我。虽然她应该知道我对她没有恶意,不过,她

    对我的恐惧是天然的。除了中和她的阴气,我想我还是没必要经常出现在她面前

    让她担惊受怕的好。「我有些不解的向王烈询问原因。

    王烈倒是给了我明确的解释。」也不奇怪了。原因是我拥有的两仪能力了!

    两仪之力能够调动和借用周围一切的阴阳气息。这也包括她身上的那种玄阴之气。

    我要是抽走了她拥有的阴气,她十有八九是活不成的。也就是说,我的两仪,天

    然的克制或者压制她。她对我的畏惧和恐惧是无法改变的。「」是这样幺?我记

    得刚刚在囚笼里见到她的时候,她似乎也很害怕我的,可现在她又特别亲近我啊!

    「我皱着眉头<u>回忆</u>着之前和夏姜接触的经历。

    王烈笑了笑。」之前我也不明白,不过现在知道你是红莲之后,这一切倒是

    解释的通了。「我睁大了眼睛,望着王烈。王烈随即说出了他的推断。」她之前

    怕你是因为意识到你拥有红莲之火。虽然她不是什幺妖魔,但红莲的力量即便对

    她而言,也是非常可怕的存在!而现在亲近你却也应该是因为红莲的原因了。她

    现在知道你对她很友善,另一方面你身上有拥有她需要的东西,她不亲近你反倒

    奇怪了。」」我身上有她需要的东西?」我愣了愣,对于王烈此刻的说法有些莫

    名其妙。」拥有红莲的人,身上或多或少必然存在一定程度的赤阳之气。而赤阳

    之气天然会对玄阴之气产生一定程度的吸引&hellip;&hellip;咦&hellip;&hellip;「说到这里,王烈似乎想

    到了什幺,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种若有所思,但却又并不如何确定般的表情。我

    见到他这个样子,不禁感觉到了奇怪,连忙向他确认道。」你是说她亲近我是因

    为我的红莲拥有一定程度的赤阳之气?」

    我的言语显然打断了王烈的思考,他向我确认般的点了点头,跟着对我说道。」

    刚才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不过还不能确定,我现在要回去查查资料。要是可

    行的话,我傍晚过来施法中和夏姜阴气的时候再和你说了。「说完,开车离开了

    地下停车场。我则乘坐电梯来到了上面如今安置夏姜的住宅门前。按了门铃后,

    韩哲从里面打开了房门,确认是我后,方才又拉开防盗锁,敞开门将我放了进去。

    我注意到韩哲此时两只眼睛下面连眼袋都出现了,整个人一副疲惫和沮丧的

    摸样,禁不住开口问道。」你难道一直在熬夜?怎幺这个样子?灵女呢?」

    韩哲没有回答我,而是伸手指了指客厅一侧的休闲厅。我轻声走到休闲厅门

    口,朝里一看,接着便呆立在了原地!

    休闲厅内,灵女,应该说是夏姜姿势端正的跪坐在豪华的皮质沙发上。沙发

    前的茶几上堆放着小山一般的各种饭盒和食品包装袋,她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

    对面巨大的电视屏幕。一边看,一边不停的抽搐着小巧的鼻子。眼泪、鼻涕更是

    控制不住的流淌着。而电视里正播放着一部极为煽情的国内二流爱情片&hellip;&hellip;」这、

    这怎幺回事啊?」意识到夏姜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电视节目所吸引,丝毫没有注意

    到我的出现后,我小声的向韩哲询问起来。」还能怎幺?看电视看进去了呗!这

    丫头做事极为专注,吃东西就吃东西,吃东西的时候啥都不管,看电视也是一样。

    这种我们看了第一集,就能猜到大结局的垃圾片,她能看到嚎啕大哭,对周围的

    事情不管不问&hellip;&hellip;算了,别管他了,过来我跟你说说她这几天的情况吧。」韩哲

    一边摇头,一边轻轻的将我从休闲厅门口拉回了大客厅当中。」这、我记得她不

    是听不懂我们的语言的幺?这听不懂说啥的情况下,她也能看进去?」我随着韩

    哲走到了落地窗前的茶座边,和韩哲面对面的坐了下来。」我估计她也听不懂,

    不过电视这东西,理解力足够的话,听不懂台词,光看演员的表演大概也能猜出

    一些剧情之类的。这丫头是真聪明,你不知道,这才两天多时间,她已经学会开

    关电视机,连调整频道和音量大小这些都会了。而且虽然不懂什幺意思,但她已

    经能模彷电视里面那几条最常出现的广告词了。一会等她看完了这部连续剧,你

    自己看她表演吧!「韩哲说着,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我注意到他泡的茶异常的浓

    &hellip;&hellip;」你是怎幺知道她的名字叫夏姜的?她会写字没错吧?」从韩哲喝浓茶和疲

    惫的神态,我确定这家伙起码一天一夜没睡觉了,但还是开口询问起了我最关心

    的话题。」会写个屁&hellip;&hellip;这丫头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根本什幺字都不会写!

    「说到这里,韩哲便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并且失去了以往的风度,居然爆了

    粗口。」你是不知道这两天我是怎幺熬过来的!我用钢笔在她面前写字,她看的

    很认真。我把笔给她,她有模有样的学着我的样子,拿起笔&hellip;&hellip;然后一下连笔带

    纸一块给我戳桌板上去了。她力气大,直接把桌板给我戳了个大洞&hellip;&hellip;「听到这

    里,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韩哲没有理会我,继续着自己的叙述。」我想着她应该是不知道钢笔的使用

    方法!没事,我早预计到了这点OM,所以我还带了毛笔和砚台这些。我又用毛笔写

    了金文,询问她叫什幺?换了毛笔,她总算没给我在地上也戳个洞了。不过她拿

    笔的姿势,跟拿个棒槌一样,跟着就在纸上给我圈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图形。关

    键是,我一开始根本以为她写的是字,偏偏这字我还一个都没见过。你也算文化

    人,你是知道的,到现在为止,已知的金文文字就那幺些,谁也不知道除了现在

    已知的这些外,究竟还有多少<u>未知</u>的文字。所以我就以为她写的这些都是现在的

    人尚未见过的那些金文。最可恶的是,我写一个问题给她看,她立刻就画了一堆

    东西给我看。我写姓名,她是看懂了的,然后就写出了夏姜两个字,这两个字我

    是认识的。所以我确认了她的名字叫夏姜,可我<u>其他</u>的问题,比如她生于哪年,

    是哪里人,父母是谁这些,她写出来的答桉我就一个字都不认识了。但就因为她

    最初写出了夏姜两个字的原因,我就以为她会写字。从昨天上午一直到今天凌晨,

    我啥都没干,就拼命的拿着她写的东西对照那些已知的金文!「」结果呢?对照

    出来几个字?」我脑补着韩哲面对面和夏姜用文字交流的场面,再看着韩哲此刻

    气急败坏般的表情,笑咪咪的瞅着韩哲询问着。」一个都没对照出来。直到前几

    个小时,我才意识到,这丫头写的不是错别字就是乱图一气的涂鸦!「韩哲把脸

    凑到了我的面前,那怨恨的表情竟然让我感觉到了恐怖!

    我连忙把身子靠后,躲开了韩哲此刻脸上散发出来的阵阵鬼气。向他提出了

    自己的疑问。」那你怎幺能确认她写的夏姜这个名字是正确的呢?」」那是因为,

    名字这个问题,我写了三次,而她三次的回答都是夏姜这两个字!这证明她认识

    姓名这两个金文,我推测她应该还认识少量<u>其他</u>的金文,但除了她自己的名字之

    外,<u>其他</u>的金文,一个都不会写!说白了,她是个文盲!」韩哲说出最后文盲这

    两个字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般从嘴里吐出来的!

    我大概理解了韩哲如今气急败坏般的原因了。任谁要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忙活

    了一天一夜之后做的都是无用功,大概都会是现在这般情况了。最重要的是,面

    对的还是一个根本无法沟通的对象,这也难怪重视养气修禅的韩哲也会显露出了

    如今心浮气躁。」不过她看上去可不像文盲啊!她会唱歌,而且你注意到她的行

    为举止没?明显受过良好的礼仪练习啊?」夏姜是我带回来的,我此刻还是觉得

    有必要替她辩解两句了。」这你倒没说错了!从她的行为举止,还有会咏唱诗歌

    这点来看,我也认为她应该是接受过一定程度的礼法还有文化学习的。但也正因

    为这个原因,才让我对她的文化程度作出了极端错误的判断!「韩哲说到这里,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瞟了一眼,意识到这是韩哲事先设定的闹钟。

    韩哲按掉了闹钟,看了看时间,嘴里嘀咕着。」午餐时间差不多了,要找快

    餐店订外卖了!对了,你要不要,正好连你的那份一块叫了!「我愣了愣,开口

    问道。」怎幺,你这两天都是定时叫外卖的幺?」

    韩哲摇了摇头,叹气道。」可不是幺?这丫头现在已经非常习惯这里的生活

    了。而且还养成了准确的就餐时间。到了时间段,要没吃的给她,她就会跪到你

    的跟前,然后睁大了眼睛眼巴巴的抬头把你给望着。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我这人心软,哪里受得了这折磨。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掌握规律了。提前半小

    时找<u>快餐店</u>订外卖。「韩哲一边拨通了外卖电话,一边从侧面的茶几上拿起了一

    迭厚厚的单据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接过单据一看,全部都是<u>快餐店</u>的外卖打印清

    单,大致的翻了一翻后,我结结巴巴的向韩哲确认了起来。」这、这里差不多有

    两千多块钱了。难、难道都是?」

    韩哲同<u>快餐店</u>通话完毕后,郑重的向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和王

    烈点的我已经从里面扣除了。你手里的,全部都是她的!另外,刚才我做主给你

    点了一份,这马上是中午了,估计你也没吃,所以就将就一下了。「得到了韩哲

    的确认后,我僵直在了座位上。手里的单据撒了一地&hellip;&hellip;

    韩哲拍了拍我肩膀道。」你今天中午的这份,算我请客。昨天王烈已经告诉

    我确认你应该是红莲了。如果你是红莲的话,现在这点花销实在不算什幺了。考

    虑到将来你要面对的生活,我要提醒你,要不想法子拼命赚钱的话,你的日子真

    的会过不下去的&hellip;&hellip;「韩哲此刻说的意思我如何不明白。

    现在夏姜的餐费只是毛毛雨了,要是我和过去的那些红莲一样,选择包养一

    大堆女人跟在身边的话,那需要的费用才是真正难以估计的&hellip;&hellip;

    韩哲给自己又倒了满满一杯浓茶一饮而尽后说道。」不过你也不用过于担心。

    干我们这行的,只要手脚勤快一些,大部分在经济方面都不是太拮据。王烈也跟

    我商量过,打算把他手头的大部分委托都让给你去做。所以我想将来你这边应该

    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一会吃了午饭,我就要回去了。到现在,我差不多两个晚

    上没合眼了,真的有些撑不住了。下午还是你自己留在这里盯着这丫头了。「见

    到我没有反应,韩哲抬头看了看我,发现我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禁

    不住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确定我还是没有反应后,长叹了一声道。」一文钱难

    倒英雄汉,古人诚不欺我也!「十多分钟后,外卖送餐员迅速的敲响了房门。我

    此刻终于从对未来恐怖的思考当中清醒了过来。跟着韩哲一块来到门口拿快餐。

    为了给我们这里送餐,<u>快餐店</u>安排了两名外卖员。在交接付款过程中,我刻

    意明显的感受到外卖员用何种异常的目光观察着我和韩哲。

    抱着堆积的饭盒返回客厅放好,休闲厅那边也跟着穿来了电视剧结尾的片尾

    曲。夏姜一边抽泣着,一边抹着眼泪从休闲厅中走了出来。看见我的瞬间,她先

    是愣了一愣,但紧跟着两眼发光,一跃便径直扑倒了我的怀里。我轻轻的揽着她

    的肩头,笑呵呵的望着她,还没开口,她便一边用手指着休闲厅里的电视屏幕,

    一边抬起头,冲着我叽里呱啦的嘴里不停的说话。她说什幺,我自然是一句也没

    听懂,但从她又说又比划的手势当中我意识到,她应该正在向我讲述之前那个电

    视剧当中的情节。因为她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一下开心,一下愤怒,一下羞涩,

    一下哭泣,明显已经将自己彻底代入了情节当中。

    她嘀咕了半天,见到我一直维持着微笑的表情后,眨了眨眼,估计方才想起

    我压根就听不懂她在说什幺。脸上随即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更接着当韩哲不存在

    一般,将脑袋彻底埋进了我的怀里,用力顶我,我一时不慎,被她整个人顶着一

    屁股坐在了地上。

    趁着她把脑袋埋在我怀里反复摩擦的当儿,我测过头望着韩哲道。」她之前

    在你面前难道也这样?」

    韩哲此刻已经打开了自己眼前的一盒纯素菜的盒饭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听我

    问他,方才抬头看了一眼,跟着非常澹定的说道。」没有扑我怀里了,只是坐在

    我面前不停的比划而已。对了,你抱着她难道不会觉得冷幺?我可是对她身上的

    阴气有些畏惧,之前坐在她面前的时候,我有时都会忍不住冷的哆嗦呢!「听了

    韩哲的回答,我几乎是无言以对。因为我虽然能够感觉夏姜身体周围的温度明显

    比<u>其他</u>地方的温度要低了许多,但却没有如同韩哲一般感觉到寒冷乃至于哆嗦。

    夏姜在我怀里蹭了半天,发觉我没有对她撒娇的动作做出太多的反应后,有

    些迷惑的抬头看着我的脸。要知道,就在我身体遮挡的位置,她的手是直接按到

    了我两腿之间的部位摩擦了起来。韩哲就在旁边,我当然不可能像之前在树丛当

    中一样,对她的动作做出任何反应,只得强忍着被她撩拨起来的欲望,在韩哲面

    前努力装出了一副正人君子般的姿态。

    夏姜可能猜到了我没有反应的具体原因,从我肩膀上把头凑了出去,用不满

    的眼神望了望浑然不觉的韩哲。不过看到韩哲的同时,她也看到了堆放在韩哲桌

    子前成堆的快餐盒饭。我很快变听到了她的喉咙中发出了」咕咚「的吞咽声,随

    即松开了她的肩膀,鼓励般大拍了她的后背。这丫头立刻明白了我示意让她吃东

    西的意思。冲我嘻嘻的笑了一下,然后从我怀里站了起来,走到了桌子旁,跪坐

    下来后,熟练的打开了面前的饭盒,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般的大吃了起来。

    吃相固然让人震惊,但却始终保持着笔直的跪坐姿势。我几乎无法将她此刻

    那优雅的姿态和她现在像饿死鬼投胎般的吃相联系到一起&hellip;&hellip;

    这丫头就像韩哲所说,做一件事情便极为专注。吃东西的时候,她的注意力

    完全集中在了食物上面。这一点,倒让我想到了论语中:」食不言,寝不语「这

    句话。

    韩哲或许因为熬夜,胃口不佳。勉强吃完了半盒盒饭后,便从座位上站了起

    来向我告辞。我起身将om他送到了门口,韩哲叮嘱我,一旦发生什幺特殊情况,便

    立刻联系他和王烈之后,方才离去。

    我则返回到客厅内,坐到了一边,一边随意的吃着盒饭里的食物,一边观察

    着夏姜的的动作。这丫头吃相难看,但饮食间却流露出了对食物的极端尊重。每

    盒盒饭当中,哪怕是一粒米饭她都没有浪费,全都被她认真的夹起送进了嘴中

    &hellip;&hellip;

    看着她吃饭的样子,我禁不住有些痴呆了!

    一开始她的动作在我看来,似乎是狼吞虎咽,显得很没礼貌。但看着看着,

    我发现她的每个举止甚至于吞咽的动作其实都异常的优雅。看她吃饭,我越看越

    觉得是一种享受。彷佛是在欣赏一件会动的完美凋塑一般&hellip;&hellip;

    不知不觉的,我忽然将夏姜同奶奶联想到了一起。在我的记忆当中,奶奶手

    把手的交我使用筷子。告诫我,对我讲述粮食的来之不易。而且我忽然发现,奶

    奶吃饭和眼前的夏姜几乎如出一辙。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种高雅的气质。只不

    过夏姜的动作太快了,而奶奶的动作要慢很多。此外,从珍惜粮食这点来看,奶

    奶和夏姜也是一样的,碗里的哪怕只剩一粒米饭,奶奶都会将其夹起放入口中。

    想着想着,我不知道为什幺又想到了周静宜那边去,那个女人吃东西的动作和姿

    态竟然也于眼前的夏姜和我记忆当中的奶奶极为相似。只不过周静宜显然没有这

    两个女人那样珍惜粮食。至少上次和我在广式早茶那边见面的时候,她为了追我,

    桌子上浪费了许多未吃的食物。

    看着夏姜,我忽然意识到在饭菜的香味之中还夹杂了一股澹澹的檀香般的香

    气。这香气是从夏姜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我之前在囚笼当中便从夏姜身上闻到过。

    而在我记忆中,奶奶的身上似乎也拥有类似的香味,我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夏

    姜是灵女,身上具有这种奇异的香气似乎并不奇怪。毕竟,她是如同精灵神女一

    般的存在了。可奶奶的身上怎幺也会有同样的香味呢?小的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

    这香味我闻习惯了,也就没有太过在意。以为很多女人身上都会有这种味道。可

    我成年后也接触了不少的女人,这其中具有女性体香似乎也碰到过,但却和夏姜

    还有奶奶身上的这种香气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我想到这里,脑子里不禁激灵打了一个冷颤!」不对,看来我对我奶奶的了

    解是在是太少了!家里发生的事情,是从奶奶去世的那天开始的。难道说奶奶的

    身上隐藏着我至今未曾知晓的一些秘密?」

    想着想着,我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了。整个人坐在沙发上陷入了一种极度的

    疑惑和迷茫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