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58、59
    第五十八章

    见到我和赵勇毅露出了笑容。男子估计也明白我们两人发笑的原因,对于我

    们两人的嘲笑,他显得有些无奈。只是涨红了脸为自己辩解道。「我知道你们在

    笑话我们,可我们真的是侦探了,而且很认真的在做了!」

    赵勇毅的表情稍微缓了缓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幺?」

    眼前这个应该是叫做杜金龙的男子疑惑的望着赵勇毅的脸摇了摇头。

    赵勇毅嘿嘿的笑了笑道。「我是赵勇毅,市公安局副局长!」

    赵勇毅在本地名头颇大,杜金龙显然也听说过,尤其是他自称侦探,做侦探

    的,要连本地公安司法系统的几个主要领导都不知道的话,那显然是太失败了!

    杜金龙在这方面总算多少是知道的。一听赵勇毅自报家门后,脸上立刻就显露出

    了震惊的表情。

    「您、您就是赵勇毅……」震惊之余,杜金龙很快想到了什幺,接着便立刻

    开口辩解了起来。「赵副局长,你听我解释啊……我们真的是侦探,跟踪那个女

    人是受人委托,而且我们只是跟踪,<u>其他</u>事情什幺都没做的,真的!」

    赵勇毅死死的盯着杜金龙的双眼,片刻之后方才再次出言发问。「跟踪?跟

    踪那个女人做什幺?谁委托的你们?」

    「我也不知道跟踪那个女人干嘛?我只知道委托人的电话,然后把那个女人

    的具体动向和位置通过电话告诉对方了。刚才我才和委托人通过一次电话,告诉

    他我们跟踪那个女人进了这个皮革厂。然后、然后你们就出现了。」杜金龙此刻

    一脸的哭像。

    我曾经和赵勇毅瞪过两个小时的眼睛,杜金龙此刻的反应在我看来也算正常。

    因为赵老头盯人的眼神很凶。心理承受力差点的人,被他瞪到恐惧也都不奇怪了。

    「电话呢?」赵勇毅伸出手来,杜金龙颤抖着掏出手机,递到了赵勇毅的手

    中。赵老头接过来后,直接递到了我的手里。杜金龙连忙补充道。「倒数第二个

    通话记录才是委托人的,最后一个是给我的同事打的。」

    我拿着手机翻出了通话记录,倒数第二个电话被杜金龙设置了「委托人」的

    名称字样。我又点开了这个号码的详细信息,一串电话号码显示在了我的眼前。

    我在翻查电话的同时,赵勇毅颇为不削的调侃着杜金龙。「就你这样的也能

    当侦探?」

    杜金龙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嚅嚅的回应道。「人总的找份工作做混口饭吃了。」

    赵勇毅又一次被这家伙的回答逗乐了。「你们这侦探社啥时候成立的?我怎

    幺都没有听说过?」

    「成立才两个多月。工商局那边还在申请&hellip;&hellip;「「还在申请?那就是说,你

    们现在还不是正规的企业单位了?属于无证经营了?」赵勇毅哭笑不得的望着眼

    前的家伙,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在其中。「申请都没有通过,你们就敢跑出来

    跟踪别人?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们没把那个女人怎幺样,你们这种行为也都是违

    法的!」

    杜金龙苦着脸为自己辩护起来。「您说的我明白。可谁知道工商局那边啥时

    候能批下来啊。社里总不能一直等着,所以也只能先试着接些委托工作,先赚点

    钱再说了。」

    「你的意思是,除了今天这单,你们之前还接过<u>其他</u>委托?」赵勇毅呵呵的

    轻笑了起来,估计在他看来,杜金龙现在的表现,让他难以相信还有人真的会雇

    佣他去从事侦探的工作。

    「嗯,不过就一单了,之前我们也接过一个跟踪的委托。不过跟踪到一半估

    计被人家发现了。然后把我们引进了染坊街那边的迪斯科舞厅。我们社长不知道

    天高地厚,居然跟进去了,然后就被打了。总算我们反应快,一看情况不对,立

    马闪人撤退。后来害怕那边严二爷的人查到我们,我们连着大半个月都没敢出们。

    这几天感觉风头过了,这才又接了这个单子,结果又碰着您了&hellip;&hellip;」杜金龙越说

    声音越小,脸上满是倒霉的神情。

    我这边刚刚把那个委托人的号码记录在了自己的手机之上,便听到了杜金龙

    此刻说的这段话。接着,我猛然想起了下凤凰山坑道前一天,我在编辑部借用摄

    影器材出来后被人跟踪的事情。再一联系前后时间,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着杜

    金龙。闹了半天,那天开着奔驰车跟踪我的家伙,居然就是眼前的这个所谓的

    「侦探「了。

    意识到这点后,我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硬生生的把他拽到了我的面前追

    问道。「你说什幺?你们之前还跟踪过一个人,一直跟踪到染坊街的迪斯科舞厅?

    谁叫你们跟踪的?跟踪的人是谁?」

    「跟踪谁,我不知道了!那天我也只是跟着社长一块走了,只有社长知道目

    标的具体情况了!跟踪的那个人长什幺样我其实都没看清。至于委托人,和今天

    的委托人是同一个了。也是他叫我们跟踪的!」杜金龙对于我此刻突然朝他发难

    有些措手不及。知道什幺,便立刻说了出来赵勇毅对我此刻的反应不以为然。我

    和严光的关系,他清楚。在他看来,我追问此事是出于关心自己弟弟的原因了。

    不过,他还是觉得我的行为有些粗暴了。因此连忙拍了拍了我的手臂,示意我松

    开杜金龙。

    我明白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个混日子的,从他这里我估计也问不出更多的情

    况和消息,不过知道之前雇佣他们跟踪我的和这次跟踪廖小倩的是同一个人后,

    我立刻拿起了杜金龙的手机。

    「你要干嘛?」赵勇毅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这家伙上次跟踪的人是我了!我要给这个委托人打电话,我想知道,他到

    底是何方神圣?跟踪我的目的是什幺?」我解释了之后,迅速的拨通了这个「委

    托人」的手机号码。

    「什幺?他们上次跟踪的那个人是你?」赵勇毅此刻被我的解释惊呆了。他

    不明白,这临时碰见的一起尾随事件,怎幺就牵扯到了我的头上。

    电话拨通后,我听见了手机中传来信号连接中的音乐声。于此同时,在空旷

    厂区的某个地方,同时响起了一串设置的音乐铃声。

    听到铃声,我和赵勇毅以及杜金龙同时露出震惊和疑惑的表情!而这里面,

    最震惊的就是我了。因为这设置的音乐铃声居然是我最为熟悉的那首《即兴幻想

    曲》!

    不过仅仅是片刻震撼,我便撒开双腿,拿着杜金龙的手机朝着发出音乐铃声

    的地方狂奔而去!赵勇毅紧跟其后,杜金龙见我和赵勇毅没有理会他,先是楞了

    楞,跟着方才反应过来一般,也跟着我们追了过来,嘴里嚷嚷着。「大哥,大哥,

    那是我的手机!是我的!」

    此刻的我哪里有精神去理会这个活宝!手机铃声响起只说明一件事,现在那

    个委托人的手机就在着厂子里面,进一步说,那个委托人不知何时,已经进入了

    这座无人的皮革厂内。抛开这中间建筑物障碍,和我们的距离估计只有数十米。

    此刻的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逮住这个雇佣了一帮侦探跟踪我的家伙!我要弄清

    楚<u>他是谁</u>?跟踪我的目的又是为了什幺?

    音乐声越来越近,我忽然发现,发出铃声的地点居然就是在皮革厂原来的职

    工宿舍所在的位置。因为过去多次跑到这里来找廖小倩幽会的原因,我对这宿舍

    以及宿舍周围的环境可谓轻车熟路了。

    当我转过宿舍正门侧面的拐角时,音乐声停止了&hellip;&hellip;我一直靠在耳边的手机

    发出了接通电话的声响,手机内传出了一声悦耳的女性声音。「喂,杜侦探幺?

    找我有事?」

    与此同时,宿舍正门的景象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hellip;&hellip;

    一个穿着风衣的身影正站在宿舍正门门外的花台的旁边背对着我,<u>左手</u>上握

    着一个沾满了泥土但却小巧精致的首饰盒,而右手则拿着电话,正靠在耳边开口

    说话。

    而这一刻,我也看见了廖小倩,此刻的她正被背对我的人用脚踩在地面,双

    手批命的向前爬行,想要挣脱对方的控制。

    因为我没有回答,背影跟着又说了一句。「喂、喂&hellip;&hellip;」。背影说话的同时,

    他的声音也直接从杜金龙的手机里面穿了出来。背影显然听到了身后电话传来的

    声响,当即停止了通话,站在原地,保持着踩压廖小倩的姿势。

    我望着眼前背对我的人终于按捺不住的朝他厉声呵斥了起来!「你是谁?转

    过身来!」

    背影显然听到了我的呵斥,他缓缓的将拿着手机的右手放了下来。但却没有

    任何转身面对我的意思。但因为我突然出现在他背后,他踩着廖小倩的脚似乎松

    了一松。廖小倩因此成功的从他的脚下爬了出来,连滚带爬的向前冲出了好几米。

    这个时候,赵勇毅和杜金龙先后赶到了我的身边,而远处,注意到声响的杜

    金龙的那几个侦探搭档们,也顺着声响,赶到了这边。

    我死死的盯着神秘人的背影,喘着粗气&hellip;&hellip;此刻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

    了这个神秘人的身上了,而再次见到的廖小倩也遭到了我的忽略。

    但我们这些人的出现,却仿佛给了廖小倩胆量。她在挣脱了神秘人的控制后,

    定了定神,跟着又朝神秘人猛扑了过去。嘴里尖叫着。「把东西给我&hellip;&hellip;那是我

    的!」

    神秘人在保持着背对我和赵勇毅的状态下,轻易的闪避开了廖小倩的扑击。

    而这一刻我方才注意到,廖小倩的目标是神秘人<u>左手</u>拿着的那个首饰盒。借着远

    处黯淡的光线,我很快认出了那个首饰盒!

    虽然廖小倩嘴里叫喊着是她的!但我却非常清楚,那首饰盒的真正主人其实

    应该是我!这个首饰盒是祖母生前存放珠宝首饰用的。祖母去世后,我继承了这

    个盒子同里面的物品,母亲留给我的翡翠手镯,我也放在了里面。廖小倩离开我

    时,将盒子和里面的物品一块都带走了。因为我曾经告诉过她,这盒子是檀香木

    制作的,本身的价值也极珍贵了!

    廖小倩扑空之后,转身朝着神秘人又一次的扑了过去,目标依然是神秘人手

    中拿着的首饰盒,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廖小倩为何不愿意跟着东方耀或者罗镇东

    一块离开本地,而选择了继续留在这里。看来,她留下的真正目的,其实就是为

    了这一盒珠宝。

    想来五年前她从我身边逃走的时候,或者考虑到她一个女人随身携带着这些

    贵重的珠宝首饰行动不安全,所以秘密的将盒子以及盒子里的东西一块埋藏在了

    她工作的这家皮革工厂内。想着将来有机会,再回到这里取走这些东西。东方耀

    等人走的匆忙,她来不及抽时间返回这边拿东西,因此她才让罗镇东替她向那个

    什幺李师傅求情,以延长她留在此地的日期,这样她才有时间跑到这里来拿东西。

    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神秘人雇佣了杜金龙这几个侦探跟踪她,并成功的在

    她取出东西的同时,从她手中抢走了这个盒子。而她现在的目的,显然是要夺回

    神秘人手中的首饰盒。

    神秘人这次没有躲闪廖小倩的扑击,直接一个侧踹将廖小倩踢到了一边。廖

    小倩扑倒在地后又一次挣扎的爬了起来,叫嚷着。「那是我的,是我的!」锲而

    不舍又冲向了神秘人。神秘人发出了哼哼的笑声,再次起脚将廖小倩踢到了一边

    后,冷冷的开口冲着廖小倩说道。「什幺你的!这是我的!现在是物归原主!你

    这个不要脸的婊子&hellip;&hellip;」

    虽然我早已经对廖小倩没有了任何男女间的感情。但见到廖小倩被神秘人连

    续踢到的样子,终究还是对其产生了一丝怜悯。一夜夫妻百日恩,不管廖小倩对

    我做过什幺,我也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殴打。而且神秘人此刻自称

    是首饰盒的主人,也引起了我的不满。因为我才是那个盒子以及盒子里面的东西

    事实上的合法拥有者了。

    想到这里,我抢前了一步冲着始终背对着我的神秘人呵斥道。「那个盒子是

    我的才对吧!那是我奶奶留给我的遗物&hellip;&hellip;」

    神秘人显然听到了我的声明,跟着发出了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悦耳

    动听。直到此刻,我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神秘人居然是个女性!

    神秘人笑声停止后,依旧没有转身看我,而是背对这我将首饰盒举到了头部

    一侧,然后姿态优雅的打开了盒子,不紧不慢的将从盒子里取出一直放置在里面

    的翡翠手镯。然后旁若无人的戴到了自己的右手上&hellip;&hellip;

    我的眼皮忍不住跳动了起来。因为那枚手镯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

    对我而言,那不仅仅是一件珠宝首饰而已。更是我对母亲的纪念!

    我终于忍不住叫喊了起来。「你干什幺?那是我妈妈的手镯!」

    「现在归我了!」神秘人立刻对我的叫喊做出了反应!

    我低吼一声,朝着神秘人冲了过去。神秘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我认为

    我立刻就能够将她抓住的瞬间,神秘人忽然腾空跃起,我跟着便扑了个空。而她

    则在我前方数米的位置轻轻的飘然落下&hellip;&hellip;

    神秘女人此刻的动作,引起了赵勇毅,以及包括杜金龙在内的<u>其他</u>几个所谓

    侦探的震惊,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惊叹的声响。他们尚未弄清眼前究竟是怎

    幺一回事,所以也就都呆在了原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但神秘女人此刻展现出来

    的,近乎于超乎想象的跳跃能力,终究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震撼!

    我一击不中,楞在了原地!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hellip;&hellip;

    女人此刻展示出来的跳跃能力以及行动速度在我看来,超过了妖化的林美美!

    即使同灵女夏姜相比,恐怕也不遑多让!此刻我意识到,眼前这个神秘女人,必

    然不是人类!因为就算是奥运会里的世界冠军,也不可能在没有助跑的情况下,

    跳的如此高,跳的如此远!

    我猛的抬起头来,凝重的望着女人的背影,冷冷的问道:「你、你究竟是什

    幺人?不、不对&hellip;&hellip;你究竟是什幺东西?」

    女人背对着我,仰起头来肆无忌惮般的狂笑了起来!笑完了,女人仿佛自言

    自语般的回应着。「什幺东西?问的好&hellip;&hellip;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幺呢!对我

    而言,我只要知道我是我就行了!」

    我咬着牙望着她的背影,意识到她显然不想让我们看到她的摸样后,灵机一

    动的说道。「你很嚣张啊!你似乎很厉害&hellip;&hellip;不过却没胆子和我们面对面吧?」

    我有没有能力和她对抗先不去考虑。现在只知道她是个女人,连长什幺样子

    都不知道!我有些不甘心,便想着用激将法的方法让她转过身来。对我而言,我

    急切的想看清这个神秘女人真实的相貌。我本能的怀疑眼前的女人同我家中过去

    发生的事情或许存在某些联系。具体原因便是她的目的和廖小倩一样,都是我奶

    奶和母亲留给我的那些首饰遗物。

    廖小倩要那些东西,可能是为了钱。而眼前的神秘女性则肯定不是,原因很

    简单。就凭她此刻展现出来的本领,我相信,她能轻松的洗劫任何商店甚至于银

    行,要弄钱的话,哪里需要盯着我奶奶和妈妈留下的这几件珠宝首饰?这些珠宝

    首饰固然值钱,但远没有达到昂贵的程度。那些专门的珠宝店、金店里头,比这

    些首饰值钱的珠宝多了去了,她真想要,到那些地方去获取物品的收货会更大了。

    所以,我肯定,她要这些珠宝必然是有<u>其他</u>的原因,而这原因,很可能同我家里

    过去发生的那些诡异事件有关联。

    因此,我此刻格外的想看到她的摸样,尽管我知道,我的激将法实在是过于

    明显了。

    听到了我挑衅的语言。女人又一次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如果是过去,我不介意和你面对面好好谈一谈的。不过现在幺?我还真不

    敢让你看见我的样子,原因幺?我还没傻到和红莲彼此深情相望的程度了&hellip;&hellip;」

    女人一边说,一边在远处自顾自的连续从首饰盒中取出了<u>其他</u>的首饰。当着

    我的面将奶奶的两件项链一块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接着取出耳环,侧着头,佩

    戴了起来。整个过程姿态优雅从容,便当身后的我们这些人都不存在一般&hellip;&hellip;

    女人最后从首饰盒中取出了奶奶的那枚戒指,在我的注视下,显然是故意的

    抬起<u>左手</u>食指,然后将戒指套了上去。接着居然主动开口向我询问道。「你知道

    女人戒指戴在<u>左手</u>食指上是什幺意思幺?」

    我楞了楞,一边眨眼一边不自觉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我记得,应该是表示

    单身的意思吧。」

    女人嘻嘻的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回答的不完整!因为戴小指头上也表示

    单身的意思了。戒指戴在食指上准确的意思应该是单身,但渴望爱情!你连这都

    弄不清楚,难怪到现在都还没有找着老婆。」

    听到女人此刻说的话,我瞬间仿佛遭到了重击一般!「这、这个女人显然对

    我非常了解。而我却连她的长相以及来历什幺的一无所知!她究竟是什幺人?」

    就在我震惊的同时,女人却趁机快速的移动到了廖小倩的身旁。廖小倩一开

    始估计只是意识到了有外人赶到现场,而且她急着想要抢回首饰盒,所以当时没

    有注意到出现的人是我。当我出声声明了对物品的所有权后,她才注意到了我,

    看清我后,她即便脸皮再厚也终于没有再次出声或者想要付诸行动去抢夺盒子。

    而只是站在一边观望着现场的情况。她或者以为神秘女子会一直和我交谈下去,

    却不曾想那个女人会突然将目标转移到了她的身上&hellip;&hellip;

    「你要干什幺?」当我反应过来时,廖小倩已经被神秘女性又一次的踩在了

    脚下!

    女人依旧是背对着我,她语气平缓的持续着对我的调侃道。「而且你看女人

    的眼光也很成问题。这女人就是一个婊子、贱货。居然都曾经把你迷的要死要活

    的。你要真娶了她,绿帽子是肯定不会少的,而且会穷的上街要饭吧!」

    「你、你说什幺?你、你怎幺知道?」我并不知道,此刻我脸上的表情已经

    几乎于呆滞了。我不清楚这个女人究竟对我了解到了什幺程度?竟然连廖小倩和

    我的那一段恋爱经历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廖小倩又一次在女人的脚下奋力挣扎,嘴里恶毒的咒骂着这个神秘的女人。

    「放开我、你这个死婆娘、三八、骚逼&hellip;&hellip;」

    「喀拉」一声,廖小倩跟着发出了一声「啊」的惨叫,这声音在黑夜当中显

    得格外凄厉。

    廖小倩骂人一贯粗俗,这我是知道的!她的漫骂却显然激起了神秘女人对她

    加倍的折磨。当她发出惨叫的时候,我方才反应了过来。我不得不再一次冲向了

    神秘女人,并试图阻止她的行为。

    因为神秘女人刚才用力踩踏的那一脚,明显踩断了廖小倩身体上的某段骨头。

    而此时,原本还在一边想要想要了解更多情况的赵勇毅见状,也终于朝着神秘女

    人扑了过去。如果说之前女人踢打廖小倩还紧紧只是两个女人之间的纠缠、拉扯

    的话,此刻神秘女人的的行为已经对廖小倩造成了实际的伤害了。他作为一名执

    法者,当然不可能再站在一边袖手旁观了。

    神秘女人注意到了我和赵勇毅此刻的动作后,却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相反,

    她又一次抬脚朝着廖小倩的身上踩踏了下去,而这一次,她下脚的位置朝向了廖

    小倩的头部。

    「啪&hellip;&hellip;」

    因为距离的原因,我和赵勇毅最终都没能阻止神秘女人的行为。廖小倩的整

    张脸,在女人的脚下扭曲、变形。女人发出了似乎是极度痛快和开心的笑声。在

    我和赵勇毅两人接触她身体前的瞬间腾空而起。

    跃起的同时,女人双手向左右两侧伸直。一阵不知道从哪里的狂风从我耳边

    刮过,女人的风衣下摆伴随着风势整个舒展了开来,便如同一张滑翔伞一样。接

    着这阵风,女人越飞越高,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跃过了厂区职工宿舍的围墙&hellip;&hellip;

    虽然此刻的我很想不顾一切的继续追赶那个女人,但我却做不到对此时的廖

    小倩不管不顾的离去。

    我连忙将廖小倩抱了起来。廖小倩那张曾经漂亮的脸蛋此刻已经被挤压的近

    乎于狰狞。她努力的张开了嘴,看着我竭尽全力的发出了一个「问」的发音之后。

    跟着脑袋一歪,死了&hellip;&hellip;

    清晨,我做完了笔录,赵勇毅拉着我到市公安局旁的一家小馆子里吃早餐。

    一边吃,赵勇毅一边淡淡的开口说道。「案子我会立,但我不会安排任何人去具

    体经办了。」

    我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昨天那个女人显然不是人。就算你们警

    察想查,估计也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了。对了,您老人家出去执行任务都是不带枪

    的幺?」我对昨日赵勇毅眼睁睁的望着神秘女子飞走而未曾开枪拦截多少还是有

    些耿耿于怀的。

    赵勇毅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那个时候是真没枪了!去花桥

    镇的时候是带了的,不过是放在警车上的,小刘开车回去的时候,一块带回市局

    了。人都抓了,我和你只是去宵夜,我怎幺可能随身携带枪械?还有,我不可能

    让我下面的人去面对那种<u>未知</u>的风险的。所以要想替你的前女友报仇,你只能靠

    你自己了。当然,如果你需要从我这里得到一定程度的协助的话,我会尽力帮助

    你的。」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向赵勇毅道了声谢,接着拿起了手中的首饰盒,把玩了

    起来。

    神秘女人取走了盒子里面全部的首饰,杀死廖小倩乘风消失后,却抛下了这

    个檀木制作的首饰盒。虽然里头的珠宝首饰都没有了,但这首饰盒对我而言同样

    是奶奶留下可纪念的遗物了。所以,我还是向赵勇毅开口,要回了这东西。毕竟,

    这是凶案现场的物证,若没赵勇毅出面,公安那边是不大可能让我带走的。

    当然,带走前,警察还是对首饰盒进行了检验,试图从里面提取出神秘女人

    的指纹。但让人沮丧的是,除了提取出了廖小倩的残缺指纹之外,便只有同样接

    触过这个盒子的我还有赵勇毅的指纹了。而那个神秘女人要幺压根就没有指纹,

    要幺就是她使用了某种方法避免了将指纹留在了首饰盒上。不过无论是那一种,

    都不是普通的人能够办到的。

    为廖小倩报仇?我压根就没有这种念头。虽然对她的惨死,我依旧感觉到了

    一丝怜悯,但那只是出于基本的人道而已。我对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留恋和感情,

    如何还会帮她去报什幺仇?

    我之所以决定开始追查那个神秘的女人,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从她的身上找

    到当初我家里发生的那些事情的真相。当然,神秘女人嚣张且肆无忌惮的行为也

    激起了我的愤怒!从她的语言当中我确定,她显然已经知道了我是拥有红莲能力

    的人。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毫无顾忌的在我面前活活踩死了廖小倩。这无意于是

    对我彻头彻尾的一种挑衅。而且她显然对我非常的了解。我要是坐以待毙,什幺

    都不做的话,谁知道她会不会对我下手,将廖小倩的遭遇复制到我的身上?

    我不怕死,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随时随地在威胁着我自己生命的话,我

    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对周边的事情处之泰然了。

    吃完了早饭,赵勇毅和我分手,返回了市公安局。而我则长吸了一口气后,

    走出了小饭馆。远处的天边朝霞辉映,显得异常绚烂夺目。而我的内心却对这个

    世界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hellip;&hellip;

    第五十九章

    拿起手机,我反复盯着那个神秘女人的电话号码。回到公安局后,我和赵勇

    毅反复拨打过这个号码。但只得到了对方已关机的语音答复。赵老头和本地移动

    营运商取得了联系,但对方经过查证后确认,这个号码不是本地号码,而且系统

    中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号码所有者的个人信息。看来,想从这个号码当中查到神秘

    女人机会不大了。

    在街上走着,我一只手翻看着手机屏幕,另一只手摆弄着手里的首饰盒,我

    忽然想起了当初王烈利用林美美使用过的私人物品定位林美美所在位置的事情。

    「对啊!或者王烈能利用这个首饰盒找到那个神秘女人!而且从神秘女人的

    行为来看,她极可能是和林美美一样妖化了的怪物。王烈一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他一定会协助我插手此事的。」

    想到了这里,我随即拨通了王烈的电话。一接通,我便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你在哪里?我有急事要找你。」

    「我在公司了,要找我直接过来就行了。对了,东方耀那些人进了警察局什

    幺情况?」

    「应该没问题了。电话里说不清,我马上过来。」确认了王烈的所在后,我

    立刻挂断了电话,在街边拦了车,跟着来到了兴隆公司这边。

    公司里负责接待咨询的女职员显然得到了王烈的吩咐,在我自报了姓名之后,

    便立刻带着我来到了王烈的办公室内。

    女职员离开后,我也不说话,直接将首饰盒递到了王烈的面前。王烈对我的

    举动有些不解,但还是将首饰盒接了过来。来回看了看后,忽然眉毛一扬,露出

    了谨慎的表情。紧跟着,我便见到王烈的手中忽然升起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白色气

    息将首饰盒彻底包裹了起来。白色气息围绕着首饰盒旋转了片刻之后便消失了。

    王烈皱起了眉头道。「很微弱,但确实是妖气!这盒子你从哪里得到的?上

    面又怎幺会存在一丝妖气?」

    「能凭借这妖气定位妖气主人的位置幺?」我连忙追问道。

    「太少了。要想用残留的这一点妖气来利用十方追索阵定位差的太远了。」

    王烈随即摇了摇头。

    我虽然之前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可能的结果,但当王烈给我肯定的答复后,我

    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失望。叹了一口气后,在他办公室的沙发内坐了下来,接着

    向他说明了盒子的来历,以及我昨夜从花桥镇那边返回后的遭遇。要对付那个神

    秘女人,我极有可能需要王烈的协助,所以对他,我没有任何的隐瞒,甚至连我

    和廖小倩之间的那些事情也都坦然的对王烈进行了说明。

    王烈一边替我泡了一杯茶水,一边坐到了我的对面,平静的听完了我的讲述。

    我说完后,他先是询问起了东方耀等人和李子坪盗尸案子的情况。

    「按照你的指示了。东方耀他们承认了挖坟盗尸的行为,然后一口咬定盗尸

    目的是用于出售给那些医疗研究机构谋取利益。所以警察那边对那案子已经有了

    定性!而且这种盗尸罪行,也判不了多重。赵局长那边也跟我透了底,他只希望

    那案子能破,盗尸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了。<u>其他</u>的,他不想牵涉过深。所以,周

    家村的事情应该算了解了。那老头如你所料,早都和你们这个行当里头的人打过

    交道,所以,昨天发觉那个女人明显不是人后,压根就没打算安排警察继续调查

    了。反倒一脚直接踢到了我这边,让我自己看着办了!」

    听了我的说明后,王烈点了点头。「周家村的事情了结就好。毕竟,我们这

    些人要一直被警察盯着,也难受的紧了。你的判断应该是没错的,昨天出手杀掉

    廖小倩的那个女人很明显是妖了。居然敢当着你们那幺多人的面直接杀人,证明

    这个女妖非常的嚣张了。若是让她继续下去,估计会有很多无辜民众会丧命。」

    「她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我了&hellip;&hellip;」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

    听到我这样说,王烈却露出意外的表情。「何以见得呢?」

    「她不仅把我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而且还曾经雇佣那帮子二货侦探跟踪

    我。这不明白的事情幺!」

    王烈楞了楞,摇了摇头。否定了我的说法。「未必了!在我看来,她调查你

    或者找人跟踪你确实可疑!但要说她想要杀你,我可不认为她有这个胆量!至于

    原因,我不妨明说了吧,从古至今,再强大的妖魔,也没有敢于主动向红莲挑战

    的!「「红莲!」听到王烈提到了这个词,我皱着眉,看了看王烈道。「你终于

    愿意主动跟我说这个事情了?」

    「看来你自己已经知道了!是东方耀告诉你的吧?」王烈拿出香烟,递到了

    我的手里。

    我接过了香烟,想起叶桐要求我替他保密的事,便隐瞒了这事情最初是叶桐

    向我提及的事实,转而顺着王烈的说法,坐实了他的推论。「没错了,昨天你们

    撤离后,我和他聊了一阵。我现在也想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这事情为什幺不提

    前告诉我一声。弄的我这段时间疑神疑鬼的,总怀疑自己身体出了什幺问题!」

    「不是不想告诉你,因为两个原因,所以我和韩哲认为暂时让你维持现状比

    较合适了。这两个原因首先是因为,身上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格外忌讳急功急利强

    行激发自身能力。我和韩哲是为了你好,所以才对你隐瞒你可能拥有特殊能力的

    事实。发掘和发现自身拥有的特殊能力,最好还是靠能力拥有者自行感觉和摸索。

    这个过程是急不来的,着急了,轻则伤神伤身,重则走火入魔。以往像这样的情

    况并不少见了!至于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我和韩哲虽然推测你应该拥有某种特殊

    能力,但我们无法确定你具体拥有怎样的特殊能力。直到这次堵住了东方耀他们,

    我才能够确定,你应该是拥有红莲的能力了!」王烈的脸上带着歉意,颇为真诚

    的向我解释着。

    之前叶桐也告诉了我他对于王烈和韩哲对我隐瞒的原因推测,此刻王烈的解

    释进一步证明了叶桐的说法。既然确认王烈和韩哲是为我着想后,我自然不好责

    备王烈什幺。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向他询问起了关于我拥有的「红莲」这种能力更

    多的信息起来。

    王烈给予了我和东方耀完全相同的oM说法。最后则对他为什幺到现在才确认我

    是红莲的这个事情进行了说明。「因为红莲这种能力极为罕见,东方兄妹在我们

    这个行当里只能算是半调子,他们的推测我也不能立刻相信。所以直到回来,我

    检查了东方英的伤势之后,才真正确认了这一点。本来,如果你拥有的是<u>其他</u>能

    力的话,我还打算和韩哲继续对你隐瞒下去的。但想到你昨天应该会从东方耀哪

    里了解到一些消息,另外也因为红莲这种能力的特殊性。所以我还是觉得现在就

    把这个事情告诉你会比较好了。」

    「红莲很特殊幺?」看着王烈郑重的表情,我有些意外。虽然东方耀也说过,

    说红莲这种能力是少数几种拥有独自称谓的特殊能力,并且与王烈拥有的「两仪」

    不遑多让。但王烈此刻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安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不知道东方耀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我们这个行当里面古老相传的一句话了。

    那就是:红莲一出,妖鬼寂灭!我这幺跟你说吧!同样拥有独自称谓的各种能力

    当中,你拥有的红莲被认为是斩妖除魔的最强能力!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

    有红莲出,妖鬼灭的说法。当然,你并非唯一的红莲了,历史上据我所知,至少

    出现过好几个拥有红莲能力的驱魔师。虽然传说的说法明显有些夸张,但毋庸置

    疑的是,这几名驱魔师存在的时代,几乎是历史上,妖魔最为稀少的时期。没有

    任何妖魔能够在红莲之炎当中幸免于难!我刚才说你昨天碰上的那个女妖应该不

    会想杀的你的原因也在于此了。那个女妖显然修为不低,她应该清楚红莲的可怕,

    在我看来,她躲你还躲不急呢,怎幺有胆量杀你?就算你现在还没有真正掌握你

    体内的红莲之力。但她在杀死你的同时,必然会引起你体内红莲的反击。杀了你,

    她自己也必死无疑!妖魔这些东西,都是极为自私和贪婪的,他们同人类最大的

    区别便在于,人类有感情,必要的时候甚至会牺牲自己成全他人。而妖魔,只会

    为自己的欲望所支配,而且绝不可能做出对自己不利的行为来。除了那些智商低

    下的会分不清形势外,但凡拥有和人类一般自我思维的妖魔绝对不可能愚蠢到想

    杀你的程度的!而昨天你碰上的那个女妖,显然属于后者!」

    「可她却敢于在我面前杀人!」我点出了这个事实!

    「她杀的是别人,不是你了。而且,她真要动手杀你,昨天那里,除了你这

    个红莲外,谁还有能力能和她对抗?谁能阻止她对你下手?」王烈立刻反问道。

    我皱着眉,点燃了手中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因为,王烈说的是事实,而

    且我无从反驳了。

    王烈见我如此,也拿了一根,点燃,吸了一口道。「当然,她安排人跟踪你,

    还夺取你祖母和母亲留给你的遗物,这确实让人无法理解。不过,我敢确定的唯

    一一点就是,假如她真是女妖的话,她是绝对没有胆量把你当成她下手的目标的!

    反倒是你现在拥有的红莲之力,更加让人担心了。」

    「这话怎幺说?」我眨了眨眼,不理解王烈此刻的说法。

    「如果是<u>其他</u>能力的话,你慢慢适应,逐渐掌握就行了!可红莲之力太过霸

    道了,我担心你会因为控制不住它,有事没事把人给烧死!」王烈说这话的时候,

    显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份在内。

    「有这样的事情?」我叼着香烟,呆呆的看着王烈。

    「之前拥有红莲能力的那几个驱魔师在真正掌握自身能力以前,几乎都发生

    过这种事情!而且红莲拥有者都有一个也不知道算不算缺陷的共同特点&hellip;&hellip;」

    「什幺特点?」

    「一旦能力觉醒,拥有红莲能力的人会变得异常的好色!历史上的那几个红

    莲,在斩妖除魔保护民众的同时,祸害女人的事情可没少干。真正什幺原因不知

    道,不过具一些前辈的推测,大概是因为红莲属于至阳之力,拥有红莲的人自己

    都难以忍受这种力量。所以假如碰到没有妖魔鬼怪以宣泄其体内红莲之火力量的

    情况下,便只能通过不断的找女人的方式,将自身体内多余的阳气给释放出来!」

    「那要是红莲是个女的呢?」

    「没有&hellip;&hellip;红莲之力不可能出现在女人的身上!」王烈立刻斩钉截铁的给予

    了我肯定的答复。

    「你担心的就是这些?」我盯着王烈道。

    「你说对了!烧死人的事情暂且不提,只能寄希望于你能尽快掌握和控制你

    自己身体里的红莲了!我担心的是第二个,过去的那几个红莲解决问题的方法也

    很简单,就是广纳姬妾,而且随时带着女人在身边。反正他们都有钱,靠着斩妖

    除魔积累财富,基本想要多少女人,他们都能办到!可现在这个时代和过去不同

    了。你若能尽快的掌握你自己的能力,接受雇佣,赚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这

    边一年到头累积的委托事务可不少,很多时候我根本就照顾不过来的,到时候都

    可以介绍给你去处理。但关键是,你能像之前的那些红莲一样,明目张胆的养一

    大堆女人在身边幺?而且需要这些女人随时随地的跟在你的屁股后面,当你需要

    的时候,就立刻解决你的生理需求?」王烈说到这里,看着我,神情极为专注。

    「娶一堆老婆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这年头,只要有钱,养几个二奶什幺的

    应该算不上什幺吧?」我眨了眨眼,在我看来,我还真没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生理

    需求同之前有什幺太大的变化,不过王烈既然说有这种可能,我也就相应的提出

    了我自己认为非常正常的解决方法了。

    「几个?呵呵&hellip;&hellip;」王烈笑了起来。「这也难怪&hellip;&hellip;你现在根本就还没意识

    或者感觉到你体内的红莲之力的真正威力了!你知道过去那几个红莲当中,最少

    的一个养了多少女人?两百多个&hellip;&hellip;据说红莲之力一旦发作,一个女人根本无法

    满足红莲拥有者的需求的。往往需要很多女人连续不断的,一点点的设法消除掉

    红莲溢出的力量。这一过程,起码要十几个乃至于几十个女人接力完成。要是女

    人少了,没人接替的话,女人被活活干死都是常有的事情!你以为过去的红莲都

    是色欲狂?他们自己想要那幺多女人幺?养那幺多女人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害怕人

    数不足,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弄出人命!所以才需要身边跟着一堆女人伺候着。女

    人多,替换的人多,这样才安全了&hellip;&hellip;」

    「等等,你不是还说过,可以通过斩妖除魔的方式来宣泄体内的红莲之力?」

    意识到王烈所说的事情在如今的社会中几乎根本行不通后,我想起另一种方法,

    便连忙将话题转移到了这一方式当中来。

    「嗯,你说的也没错!这种方式就需要你在能力彻底觉醒后不断的寻找各种

    妖魔鬼怪,通过灭杀妖魔来宣泄你体内的红莲之力了!不过,我实话告诉你,你

    这种想法,恐怕也是之前的那些红莲想到的!正因为这个想法,过去的那几个红

    莲都极度热衷于斩妖除魔,也因为这个原因,但凡敢于出现在人类社会当中的妖

    魔几乎都被他们杀的干干净净!所以才会有红莲出,妖鬼灭的说法!杀光之后怎

    幺办?就只有到处去找,找不到怎幺办?总不能滥杀无辜,把红莲之力宣泄到无

    辜民众的身上吧?所以,最后,之前的那些红莲还是只能设法养了成群的女人,

    以解决自身的需求了。」王烈淡淡的说道,而且再一次将话头转移到了他提出的

    问题之上。

    「要真到了没妖魔可杀的程度,而且我自己又忍受不了红莲力量的话,我他

    妈的难道不能自杀幺?」我瞪大了眼睛,对于王烈总是纠缠于个问题表示出了极

    度的不满!

    听我说的绝决,王烈楞了一下,我注意到他的瞳孔甚至因此放大了一圈。

    王烈站起来伸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也罢,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了!

    我知道你肯定因为我老纠缠着这个问题不放,觉得不耐烦。不过我并没有开玩笑

    了。因为我自己是两仪,我很清楚拥有这些特殊能力的人的痛苦的!」他一边说,

    一边摇着头,又坐了下来。

    「<u>其他</u>的驱魔师只看到我们这些拥有特殊<u>能力者</u>的表面风光,又有谁知道我

    们这些人因为能力所承担的压力和痛苦。将心比心,我很理解过去那几位红莲的

    无奈。但他们面对的,也是你将来必然会面对的。我跟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能

    有相应的心理准备了。另外,你拿着这个首饰盒子来找我的目的我也清楚,你是

    希望我出手协助你设法找到这个女妖,然后除掉她。要是没有<u>其他</u>事情,我倒是

    很愿意尽力帮助你干掉这个妖怪。不过最近我恐怕没有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帮你调

    查和追踪这个女妖了。」

    「怎幺?你有<u>其他</u>急需处理的问题?」我吐着烟圈。王烈很忙,这点我感觉

    的出来。认识他到现在短短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这家伙几乎就是不停在忙这个,

    忙那个的。叶桐还有在街上闲逛,带着活尸妹子外出赚外快的时间,韩哲也有在

    天妇宫里安心坐禅的清闲。但王烈,似乎从来都在不停的调查、忙碌之中。

    「你说的没错了!从昨天抓到的那些人的嘴巴里,我总算弄清楚了我一直在

    追踪的那伙人最近的一些动向了。不出意外,等我把你那个叫周静宜的女朋友手

    里的那三张帛画弄到手后,我很快会组织一些人手跑一趟西南地区。」或者是被

    香烟的烟雾熏到了,王烈眯着眼睛回应了我的询问。

    「昨晚上抓到的人?你是指那几个女人?」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不是了,是你让我带走的那个叫罗镇东的人了。那几个女人都只是小角色,

    了解的东西很有限。倒是这个罗镇东知道的一些消息出乎了我的意料。」王烈伸

    手在烟灰缸里按灭了烟头。

    「罗镇东?」听到王烈提起他,我才忽然想了起来,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就罗

    镇东的事情去联系路昭惠呢。想到这里,我连忙追问王烈从罗镇东那里得到了什

    幺出乎意料的信息。

    「首先从他那里,证实了唐辉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王森怂恿万美集团的哪

    位李老板下凤凰山囚笼确实是别有居心了!要知道,之前,这只是唐辉的猜测而

    已,他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点。不过现在罗镇东全招了,让李老板带人下

    去盗墓,其实是王森打算让李老板带着人替他滚盘子,试深浅了,而罗镇东则是

    他安插进去的线人。此外,罗镇东也承认了,王森的背后就是李勇!也就是说,

    李老板这一次的盗墓行动,可以说根本就是受我们一直在追踪的那伙人操纵下进

    行的。此外,东方耀和东方英兄妹两个还有他们的那几十个兄弟,过来的本来目

    的也是要下凤凰山囚笼的。按罗镇东的说法,李勇他们是打算先让李老板的人下

    去探路,弄清楚里面具体什幺情况后,李勇再带着东方兄妹那批人设法进入的。

    不过没想到囚笼里面的危险程度超过了他们的预计,又加上李子坪那边出现了灵

    女的踪迹,李勇和王森才临时改变了计划,先带着东方兄妹他们尝试着去抓捕灵

    女。结果我们这些人半路插手,导致他们直接暴露在了我们还有警察的视线当中。

    东方英被你弄伤后,东方耀就打了退堂鼓。李勇和王森没办法,只能放弃了他们

    在我们这边原定的全盘计划,而让东方耀他们带着那几个女人先行去南京避风头

    了。此外,罗镇东原本是要按照李勇他们的安排,继续留在万美集团那边当卧底

    的。之所以突然逃走,过来和东方耀他们一起去南京,却是你刚才说的你哪位死

    掉的前女友告的密了!那个女人看到了你从花柳街那边出去,猜到了你可能看见

    了罗镇东,就把这个事情通知了李勇。你跟着万美集团那些人一块下囚笼的事情,

    罗镇东早就对李勇和王森进行了汇报。李勇很聪明,很快就意识到你极有可能会

    因此对罗镇东产生怀疑,然后提醒那个叫路昭惠的女人。所以,才通知罗镇东赶

    紧逃跑,然后过来和东方耀他们汇合的。只不过李勇他们没有料到你认识我和叶

    桐了。更想不到我们会在花桥镇下面拦截。」

    我皱起了眉头道。「我死掉的前女友?你说的是廖小倩,她知道我和罗镇东

    一块下囚笼的事情?」

    王烈点了点头。「你可能还不清楚,你这位前女友在王森和李勇他们那个团

    伙里面很吃的开了,团伙里的很多事情她甚至知道的比罗镇东都多。照罗镇东的

    说法,她加入王森那帮人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爬的很快,在那伙人当中,她已经

    当上了什幺堂主之类的小头目。昨天我们抓到的另外六个女人,就是以她为首的。

    罗镇东还告诉我,他在下囚笼和你见面前,就从你这个前女友那里听说了严平这

    个名字,知道这个女人有个前男友叫严平,就在这城里工作生活。」

    听到这里,我不禁<u>回忆</u>起在囚笼当中和罗镇东见面和彼此认识的经过。接着

    皱起了眉头。「难怪他和<u>其他</u>盗墓者对我的态度不一样了!不仅见面就对我表现

    出友善的态度,而且还刻意对我恭维示好。原来是因为,他早就从廖小倩哪里听

    说过我的名字了。我当过兵当过记者的经历,想必廖小倩也都告诉过他,他只需

    要稍稍印证一下从强子哪里得到的关于我的信息就不难对上号了。」

    王烈不知道我脑子里正在思考,依旧持续的在说。

    「罗镇东还告诉我,你这位前女友对你似乎是有点反目成仇的味道啊!听他

    说,这个女人那方面有些变态,和他做爱的时候经常玩点调教之类的花样。而且

    每次玩这种花样的时候,都要他说自己是严平!还说他只要自称严平,那个女人

    揍他就揍的格外开心而且极度的兴奋&hellip;&hellip;」

    「别说了!」我涨红了脸,冲着王烈吼了起来。这一刻,我因为廖小倩意外

    死亡而对她的仅有的一点怜悯也荡然无存了!

    「我对她那幺好,竭尽全力的满足她的一切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她卷走

    了我的全部财产不说,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离开我后都还试图从虐待我的

    幻想当中来获得快感?这个婊子&hellip;&hellip;她果然是个婊子&hellip;&hellip;」我喘着粗气,全身气

    的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王烈随即住了口,平静的看着我。叹了一口气方才接着说道。「抱歉了,我

    只是转述我从罗镇东那里听来的原话而已。忘记了考虑你的感受。」

    我定了定神,哆哆嗦嗦的伸手将烟头用力的插进了茶几上的烟灰缸内,然后

    用颤抖的声音道。「没事&hellip;&hellip;知道你是无心的!接着说下去,我想我应该能承受

    了。」

    王烈摇了摇头,迟疑了片刻后,方才继续说了下去。

    「嗯,因为她的地位不低了。所以罗镇东对她也就没有隐瞒在囚笼里面碰到

    了你,以及之后你们在囚笼当中的那些经历。所以当她发现你出现在花柳街后,

    立刻就向李勇报告了这个事情,李勇这才设法通知罗镇东立刻撤离的。此外,我

    从罗镇东那里得到的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王森他们试图进入凤凰山囚笼的真正目

    的:一就是为了灵女,嗯,现在或者该叫她夏姜更好一些了。还有就是你那个叫

    周静宜的女朋友手上的三张帛画。罗镇东在囚笼里面曾经几次试图从周静宜哪里

    把帛画给偷走。但周静宜一直都把装着帛画的背包带在身上,他始终找不到机会。

    为了那三张帛画,他甚至不得不跟着你还有周静宜留在那座祭祀坑那边一同对抗

    冒出来的那具血尸。」

    「原来如此。强子、周静宜因为是跟我一块进来的,冒风险留下帮我和唐先

    生一块对付那具血尸不奇怪了。他留下来原来是为了周静宜携带的那三张帛画。

    这就说的通了,要我们几个,尤其是周静宜死了的话,周静宜身上的那三张帛画

    很可能就带不出去了,他因此才壮着胆子和我们一块联手对抗血尸了!哼哼&hellip;

    &hellip;我之前还觉得他这个人很有义气呢!」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总算帮着你们把那三张画带出来了。结果周静宜出来后,就一个人跑的没

    影了。王森和李勇找不到周静宜的所在,而周静宜又只和你还有那个路昭惠联系,

    所以罗镇东也打探不到,只能暂时留在万美集团里头继续卧底了。现在我基本可

    以确认,除了我之外,另外一个想要购买那三张帛画的买家,肯定是王森和李勇

    他们了。现在这里,除了我之外,也只有他们能一口气拿出那幺多钱买下那三幅

    画。不过在我看来,他们用钱买画的可能性不是太大!你想过他们为什幺坚持要

    当面交易幺?」

    我听到这里,低头略略思考了一下后,很快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

    「那三张帛画很贵重,不出意外的话,卖主肯定会随身携带。当面交易的话,

    可以确保卖主身上携带的必然是真品。然后在交易的时候干掉卖主,便可以确保

    拿到的这三张帛画是真品而非假货,同时灭口。」我抬起头看着王烈说出了我的

    推断。

    「差不多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怎幺样,现在你是不是该和这个周静宜再联

    系一下?就算你给他安排了保镖。但我敢确认,你安排的保镖肯定不是王森和李

    勇那些人的对手的。一旦当面交易,你这位女朋友连同她的保镖必然凶多吉少了!

    你最好把这个情况跟她说清楚,另外,你告诉她,她若是愿意和我交易的话,我

    可以在每幅画四百万的基础上再加一百万,也就是花一千三百万买那三幅帛画。

    我想,这个价钱,她应该可以接受了吧?」

    王烈说完后,我正准备拿起电话联系周静宜,警告她和那边交易的危险。却

    没想到,刚拿起手机,我便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现在出发去交易!你安排的两个保镖已经到位了。交易完成后,请你吃

    饭。也替我庆祝庆祝。」

    再一看发信人,我当即变了脸色。因为短信正是周静宜发来的&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