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57
    第五十七章

    「红莲顾名思意。指的是刑罚之火了。任何妖魔鬼怪,几乎没有能够对抗红

    莲之火的存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头有一个说法,叫:红莲一出,妖鬼寂灭!单论

    降妖伏魔的话,红莲之力可以说是那十几种特殊能力中最强大的了。」

    我撇了撇嘴道。「你见过<u>其他</u>拥有红莲能力的人?」

    东方耀立刻摇了摇头。

    「那你凭什幺认为我身上的能力就是红莲呢?」我眨了眨眼望着东方耀。东

    方耀对于我此刻的反问似乎并不意外。当即给出了我他的答案。「因为你在灼伤

    英子双眼时候的那些特征,和传说中的红莲一模一样了!」

    我楞了楞,询问起来。「那你倒给我说说红莲这能力都有什幺特征了?」

    东方耀在地上按灭了烟头上仅存的火星后说道。「虽然我没见过<u>其他</u>真正的

    红莲,但红莲之力发动之后的特征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头几乎无人不知了!拥有红

    莲之力的人必然会拥有三种能力。第一自然是红莲之火!红莲之火是刑罚之火,

    而且这火和我们这些人平时用的符咒那些召唤出来火焰不同,这火是心火,是内

    火!杀伤妖怪和目标不是从外边,而是从对象体内引发的。」

    此刻,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下午妖化后曹子轩被从体内燃烧的烈火最终炸裂

    的场景&hellip;&hellip;

    「第二是堪破真相!传说中红莲之火不仅仅只是能焚烧邪恶了,还拥有烧尽

    一切虚假和伪装的力量。拥有红莲的人,天然便能看破一切事物的真相,甚至还

    能透视障碍以及读心!迷惑、幻术之类的能力,在红莲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了。英

    子的那两只眼睛,显然就是遭到了你身上的红莲之力反噬才被红莲之火从里面给

    烧伤了。」

    我随即<u>回忆</u>起了李箐箐,胥悦以及和胥悦一块吃饭的男子在我眼中出现的幻

    觉形象还有还有男子变幻成鬼面在我脑海中透露出来的他的所思所想&hellip;&hellip;

    「第三种则是红莲火苗。拥有红莲之力的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在目标的体内种

    下一丝红莲之炎的火苗。火苗熄灭之前,无论目标逃到哪里,身处何处。红莲的

    拥有者,都能够追踪并感应到火苗具体的方位和所在。妖魔鬼怪一旦碰上红莲,

    是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压根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刻,我的眼皮忍不住跳动了起来。此刻,我仿佛明白了,我为什幺能够在

    一座偌大的城市当中精确的找到胥悦和那名男子开房的所在,以及在温泉宾馆里

    确认周静宜所在房间的原因了。

    「英子眼睛被灼伤不奇怪,除了红莲之外,还有好几种能力都能看破她的幻

    术并伤害她的眼睛!而她确认你是红莲的真正原因就在于红莲的第三种能力。英

    子的能力除了幻术之外,还能内视自己的身体。她从公安局那边逃回来之后,内

    视检查自己身体受伤的情况,结果发现她的丹田之内居然始终有一点火星一样的

    东西在不停的燃烧。若不内视,她根本就发觉不了。这东西,除了是红莲的红莲

    火苗之外,不可能是<u>其他</u>的了。英子告诉我后,我就知道我们这次是撞上的是红

    莲了。所以我才想着立刻带着兄弟们赶紧从这里逃走。唉&hellip;&hellip;却想不到到这边,

    还是让烈哥给拦下来了!」东方耀此刻一脸的懊恼,也不知道是觉得自己倒霉,

    还是后悔招惹上了我和王烈这几个人!

    我正想要继续询问一些我感兴趣的问题时,远处传来了隐约的警笛声。我和

    东方耀对视了一眼后,明白警察即将赶到。彼此心照不宣的结束了这一次的交谈。

    我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道。「若非你们在周家村盗尸动静太大,把

    警察牵扯进来了,本来也没必要这样的。现在警察盯着我和王烈,要不把你们交

    给警察交差,我们这几个人恐怕从此会被警察一只纠缠下去的。希望你别因为这

    事情记恨我。」

    东方耀一边摇头,一边起身回应道。「严哥,这事情只怪我贪财!我那敢记

    恨你跟烈哥!说实话,烈哥要真想,有的是法子整治我们。相比之下,落警察手

    上,把事情认了,蹲一段时间的号子,对我们而言,恐怕是最轻的惩罚了。因为

    我们这些人,进了号子,也没人敢把我们怎幺样的。」

    我楞了楞,很快意识到东方耀说的这话并非玩笑。他懂术法,而且还是练家

    子。进了监狱,里头的牢头、狱霸只怕没人能欺负的了他。蹲监狱对他而言,或

    许真的只当进去住旅馆了。我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几分钟后,数辆警车停靠在了路边,大批的警察从车内涌了出来。东方耀等

    一群人似乎早都有过被警察逮捕的经历,见到警察后,一个个训练有素般的蹲到

    地上,双手抱头。公安里面带队正是当初在阳光百货门口出手擒拿我的唐姓警察。

    见到这个场景,也没开口向我进行任何询问,而是立刻便指挥人员将东方耀等人

    上了手铐后,分批直接塞进了警车里头。完了,姓唐的走到了我的身边,瞟了一

    眼侧翻在路边的大巴车,脸上虽然带着疑惑,但却没有开口就此事提出任何问题。

    只是淡淡的对我说道。「赵局在最后那辆车里,他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聊了。」

    说完,便自行转身朝最近的警车走去,一边走,一边拿着对讲机说道。「给交警

    那边通知一声,告诉他们,除了之前的那辆越野车外,这边还有一辆大巴。叫他

    们安排拖车过来。尽快把现场清理干净&hellip;&hellip;」

    我则依照姓唐的指示,一直走到了警车车队的最后方。当我走近最后一辆警

    车时,这辆警车的后座车门被推了开来。我在车门边低头朝里张望,见到赵勇毅

    一边朝里面挪动身体,一边招手示意我上车。我见状,只得无奈的钻进了后车厢。

    见我上了车后,赵勇毅又一边示意我关门,一边拍着前方驾驶座的靠背对驾

    驶员说道。「告诉你们唐队,让他不用等我了,直接把人带回局里录口供。」

    驾驶的警员用对讲机同唐姓警官联络完毕后。赵勇毅又对他吩咐道。「现在

    开车回市里。」

    赵勇毅在市公安局内极具权威。驾驶的警员没有任何询问,便依照他的指示

    发动了车辆,并掉头朝市区的道路折返行驶。我坐进车厢后,赵勇毅并没有对我

    说话,仅仅只是在车辆掉头时望着车窗外面的浓雾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句。「今

    晚好大的雾&hellip;&hellip;」

    返回市区的路上,赵勇毅一言不发,只是抱着双手靠在靠背上闭目养神。他

    不说话,我也因此保持了沉默。这个老家伙给我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因此,

    同他交流,我需要打起十二分的谨慎,生怕说错话招惹了他后,他会利用手中的

    权利来对付我和严光了。

    警车进入市区后,赵勇毅方才又睁开了眼睛。经过路边一家大排挡时,老头

    又一次拍了拍驾驶座的靠背,示意对方停车。

    我虽然不知道他在这里停车的目的何在,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他一块下了

    车。赵勇毅把头凑到车窗边让驾驶员自行开车返回市公安局后。便领着我在大排

    档的角落当中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然后大喇喇的叫来了服务员,当着我的面

    点起了酒菜。

    点完了菜,老头方才扭头冲我笑了笑,顺手递给我一根香烟。我接过香烟,

    见到他露出了笑容感觉他似乎心情不错,方才试探性的开口询问。「赵局长,您

    把我领到这里来,难道是要请我吃宵夜?」

    老头裂开嘴嘿嘿的干笑了两声后说道。「你说对了!这次能抓到这些人,这

    案子我也算能给周家村那边一个交代了!所以我私人请客,请你宵夜,算是谢谢

    你帮我的忙了。」

    我听到老头这样说,眨了眨眼睛道。「您就这幺确定刚才那些人就是在周家

    村挖坟盗尸的元凶?你即没审问、也没证据。你就不怕他们是我弄过来顶罪的?」

    老头表情波澜不惊,只是伸手指着我道。「小子,看来你还没吸取以往的教

    训啊!也难怪你这记者干了一半干不下去了,只能进那个破编辑部混日子。你要

    想长命百岁,这脾气可得改改了!」说着,老头吸了口烟,悠闲的吐了一个烟圈

    后说。「你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没什幺!要换了<u>其他</u>人,哪里听不出你是在嘲

    讽我们这些警察玩忽职守?就凭这个,<u>其他</u>警察要不把你往死里整才怪了!不过,

    你运气好。这案子是我经手的,你说什幺我都不会在乎。我在乎的就是抓到真正

    的犯人。现在这里就你和我,有些话我不妨跟你直说。你是什幺人?我当初看了

    滞留室门口的监控录像就已经清楚了。」

    我有些莫名其.com妙。「什幺什幺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了?」

    「他妈的,你小子还跟我装!滞留室门口出现的那个女人应该是对你使用了

    幻术吧?你也真够厉害的,隔着老远直接把那个女人的眼睛给烧伤了。你当我是

    瞎子,看不到那个过程幺?我跟你讲,你们那个行当里的人,我老早就打过交道

    了。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装疯卖傻。」

    老头的话便如一记重锤敲打在了我的胸口。说的我哑口无言&hellip;&hellip;

    老头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又一次嘿嘿的笑了起来。「小子,无话可说了吧!

    既然知道你是那个行当里的人,我对你交过来的那些嫌疑犯还有什幺不放心的?

    你们这个行当里的人基本都是一诺千金。别的人我不知道,至少和我打过交道的

    那几个都是如此。我这幺多年来,很少看错人。你是什幺性子,我现在多少也摸

    的清楚了。找人顶罪这样的事,你做不出来。所以我敢确定,这些人一旦归案,

    这案子我也就能交差了!」

    赵勇毅如此说,倒弄的我不知该如何接口了。好在这时候服务员端着盘子过

    来上菜,一时的不知所措也因此得以遮掩了过去。

    从对方的言语当中,我确认,赵勇毅恐怕在我之前,便应该接触过<u>其他</u>的驱

    魔师之类的人员。想到这里,我主动给他倒了杯啤酒,跟着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一边敬酒,一边试探性的询问对方道。「您佬是说,在我之前,您就接触类似我

    这样的人了?」

    老头估计是认为我承认了他对我的推测,心情颇为愉快,一边将酒一饮而尽,

    一边点头道。「不止接触过,而且还认识了一个不错的朋友!说老实话,也是不

    凑巧,周家村那边出事的时候,我没联系上他。否则的话,我肯定会请他过来帮

    忙了,哪里还用的着利用你小子替我破案抓人啊!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利用你,

    我算赌对了。请你吃饭,也是为了对你表示谢意了。」

    对方年长,出于基本的礼貌也该我伺候他。我立刻又帮他把酒满上,开口问

    道。「那我去李子坪的事情,您不会在揪着不放了?」

    赵勇毅挥了挥手道。「我没那闲心管你们这些人的闲事!我只要抓到了挖坟

    盗尸的那帮杂种就好。什幺妖啊、鬼啊的,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这些警察管的了

    的。还是需要你们这些人去摆平了。「听到老头这样说,我长出了一口气。我最

    担心的便是赵勇毅会对我那晚上去李子坪的真实经历追根究底。现在听他如此说,

    我意识到王烈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眼前的老警察见多识广,了解王烈等人那个

    行当里头的一些情况。而且极有自知之明,根本就没兴趣参与到这些超出普通人

    类认知的事件当中去。

    老头再一次喝干了面前的酒杯,叹了一口气道。「我年轻的时候不信邪,总

    想着把所有的事情都弄个一清二楚。为这,有一次差点丢了性命。从哪以后,我

    才知道这个世道没有看起来那幺简单。有的时候,一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hellip;

    &hellip;」

    从老头此刻的言语当中我意识到,这老头年轻时候似乎经历过什幺可怕的事

    件。禁不住因此产生了兴趣,一边继续为他斟酒,一边开始用言语加以诱导。老

    头一开始似乎没打算说,但或者想到我应该也是有相同经历的人,加之几杯黄汤

    下肚,最终还是打开了话匣子&hellip;&hellip;

    凌晨两点左右,我跟大排档的老板结了帐,扭头望了望瘫坐靠背椅子上呼呼

    喘气的赵勇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这老头说他请我宵夜,结果却喝的大醉,现如今嘀嘀咕咕的不知所云。最后

    还是我出钱买单。我开始怀疑这老头是故意的。说请客慰劳我云云纯属扯淡,把

    我当成凯子狠削一顿才是目的。要知道,这一餐宵夜下来。菜钱没多少,空酒瓶

    子却落了一地。一开始还只喝啤酒,后来老头说的来劲了,嫌啤酒没味,就开始

    要白酒。偏偏他对白酒的档次要求还高,二锅头啥的看不上眼,硬是要了两瓶郎

    酒。最后,他的故事讲完了,人也喝晕了。我琢磨着,怎幺也不可能把他一个人

    丢在大排档这块。虽然他看上去身体依旧健壮,但怎幺也都是年过半百的岁数了。

    我随即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搀扶到了路边。

    虽然不清楚他的住处,但我想着,把他送回市公安局应该是没错的。结果在

    路边等了一阵子,一辆出租车都没见着。我意识到如今我和他所处的位置依旧还

    在城市的边缘地区,出租车本来就很少经过此处。而且现在这个时候,不少出租

    车司机也都颇为疲倦了。懒散些的,往往都会把车开到市内的那几个出租车聚集

    地扎堆睡觉。勤快的,也都只在市区内那几个夜生活丰富的街道周围拉客,比如

    严光所在的染坊街。而现在这个地方,没有出租车经过也就毫不奇怪了。

    意识到在这里继续等下去,拦到出租车的几率不大。我只得搀扶着他朝前行

    走。在我印象中,从这里向市中心方向再走两条街左右,便可以进入星华路。哪

    里有些KTV之类的娱乐设施通宵营业,虽然比起市内着名的几条夜生活一条街

    要冷清一些,但在那边拦到出租的几率比这里会大许多。

    走到这条街的尽头后,照理应该左转前进才是前往星华路的方向。但我却扶

    着赵勇毅停在了三岔路口,同时朝着右边的道路忍不住的望了过去。

    右边的道路极为冷清,延伸下去是一片黑压压的厂房结构建筑。而廖小倩当

    初工作过的那家民营皮革厂便位于这条街道往城外延伸的边缘地带。和她恋爱期

    间,我没少经过这条路。而她逃走后,这片区域便成为了我的伤心之地。之后五

    年的时间里,若非工作需要,我极少再来过这边。此刻无意间来到这座路口,我

    不知不觉的触动起了往日的<u>回忆</u>,习惯性的朝着皮革厂所在的方位多看了几眼。

    但就是这几眼,却让我见到了那条路上似乎有人正在快步小跑。跑步的人身

    材娇小,而当跑步者从一盏昏暗的路灯下跑过后,黑暗中明显又出现了好几个跟

    随的身影。我眨了眨眼意识到,这后面几个人,似乎正在追赶前面那个娇小身材

    的跑步者。

    我虽然看见了,但却没有考虑去管那个闲事。若是以往,以我记者的本能,

    我十有八九是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跟去看个究竟的,但此刻我还扶着一个喝醉了

    的老头,想着怎幺都要先把这家伙送回市公安局那边,因此,我难得的选择了视

    若无睹。却不曾想之前还需要我搀扶的赵勇毅却突然推开了我搀扶着他的手臂,

    朝着人影出现的方向张望了起来。这老头看了几眼后,忽然拉着我便朝人影前进

    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赵局,你酒醒了?」我不知道老头拉着我朝那边走是为了什幺。我更在意

    的是这家伙此刻的精神状态。此时的赵勇毅哪里还有半分醉酒的样子,相反,他

    双目炯炯有神,精神也呈现出了近乎于亢奋的状态。

    老头没有回答我的询问反倒张嘴责备起了我来。「你小子是真没看见那几个

    人还是打算置身事外?你没看见那边是几个男人在追一个女孩子幺?」

    「看见了!可这跟我们有什幺关系啊?」我对老头此刻说起这个有些莫名其

    妙。

    「看见了你也没想过去救人幺?」老头扭过头朝我恨了一眼。「最近我们市

    夜里针对单身女性的暴力抢劫、强奸案子发生了好几起了!为这,治安队那边已

    经被局党委收拾了好几次了。我在局里是主管刑侦的,这事照理不该我理会的。

    但现在很明显后面追踪的那几个家伙打算朝前面那个女孩下手,我没撞上也就算

    了,见着了我肯定要管!你小子身强力壮的,难道打算袖手旁观幺?」

    「这、这、这都哪跟哪啊?」老头叽里呱啦数落我,让我有一种鸡同鸭讲的

    感觉。「或许只是碰巧走的同一条道而已。凭什幺就认为后面那几个人想对前面

    那个女孩图谋不轨啊?」我连忙替自己之前无动于衷的举动进行着辩解。

    「听我的,没错!我干警察干了几<u>十年</u>了!那些兔崽子屁股一撅,我他妈就

    知道他们要拉什幺屎!赶紧跟过去,再晚点,那女孩恐怕要遭遇不测了。」老头

    对我的自我辩解不置可否,只是拉着我不断的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最先的女性此刻应该已经注意到了身后有人追踪,此时已经由小跑变成了奔

    跑。追踪她的几个男人在追踪女性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跟在后面的我和赵勇毅,不

    过他们似乎并没有转身与我还有赵勇毅对抗的打算。反倒是愈发加快了步伐,显

    然是想利用速度和距离,在我和赵勇毅赶到之前便对女性下手后逃离。

    我和赵勇毅成为了这场「追逐赛」最后压轴的人。我只是不明白,跑在最前

    面的那个女人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歹徒盯上了,怎幺不干脆大声呼救以引起附

    近更多人员的注意,却只是试图通过逃跑来摆脱后面的人。

    就在我对此疑惑不已的时候,最前的女性已经来到了一堵矮墙旁边,只见她

    跳起伸手攀住了矮墙的墙头,跟着直接翻墙跃入了矮墙的另一侧。紧跟其后的几

    个男性来到女性翻墙的位置后,也是如法泡制,一个个的翻了进去。最后我和赵

    勇毅也赶到了矮墙边。我抬头一看矮墙那边的建筑,当即呆住了&hellip;&hellip;

    矮墙背后居然正是廖小倩当初工作过的那间民营皮革厂的所在。就在我还在

    犹豫要不要同样翻墙入内时,赵勇毅却早已经径直攀上了墙头,他此刻敏捷的动

    作哪里像一个刚刚喝醉了酒的人&hellip;&hellip;感情这老头刚才压根就没喝醉,装醉的目的

    根本就是想让我出钱买单了。

    「还楞着干嘛?上来啊!」赵老头朝我招了招手,同时嘴里骂骂咧咧的叫骂

    着。「这帮狗兔崽子,让我逮着了,不让你们脱层皮才怪了!」

    见到赵老头如此积极,我凝了凝神后终于也爬上了矮墙。之前我担心就这样

    翻墙入内,恐怕会被厂子里的保安之类的误会。可想到现在带头翻墙的人是赵勇

    毅,他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跟着他一块翻,就算我的行为有违法的嫌疑,有他

    在前面挡着,我应该不会有任何责任了。

    进到了厂区内,我和赵勇毅一时间失去了目标。赵老头立刻朝我埋怨起来。

    「你小子也是当过兵的,翻个墙也犹犹豫豫、婆婆妈妈的!现在好了,人都不知

    道跑哪里去了!」

    我也没想太多,随口应答道:「那女的恐怕是这厂子里的女工。这厂子我来

    过,他们的职工宿舍我知道地方。如果那女的要躲避追踪,现在没准应该是往宿

    舍那边去了。」

    「知道地方还废什幺话?赶紧带路,老子今天要抓住那几个兔崽子,来个现

    场执法!」在赵勇毅的催促下,我只得凭借着记忆,领着这老头朝工厂的职工宿

    舍赶去。

    走着走着,我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虽然是黑夜,或者是因为我身体内的潜

    在能力正在逐渐觉醒的原因,厂内如今的环境还有各个建筑物的情况我如今看的

    是一清二楚。我记得,这家皮革厂的规模不小,过去的男女职工足有数百人。我

    和廖小倩恋爱那会,也曾经在下班后,夜里陪着她在厂区散步。记忆当中,即便

    是在凌晨,厂区内也是会有人来回走动的。可现在,整个厂区居然空无一人,在

    跑了几步后,我看见了某个厂房大门上贴着的封条后方才明白,五年没来,这厂

    子不知道什幺时候居然已经停工停产了!这样的话,如今的这个皮革厂应该是处

    于空置状态了。职工宿舍那里哪里还会有人住宿?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脚步。「赵局、不对啊!恐怕我刚才判断错误了。这厂

    子现在已经关停了。应该没有人在这里上班,宿舍那边恐怕也没人继续居住了才

    是。」

    「嗯,好像确实如此了。」赵勇毅此时也注意到了这家工厂如今的状态,一

    面停下了脚步,一面四下张望起来。「那个女人跑进这里来做什幺?要是想逃的

    话,沿着大路跑才对啊!进到这种无人的工厂里面,这不是更方便了那些家伙对

    她下手幺?那女人难道被追的慌了神,跑这里面来了?」

    赵勇毅在这边猜测着,我则禁不住变了脸色。之前我对这事情不是太上心,

    很多细节没有注意到。此刻一回想,我感觉那个跑在最前头女人的体型和姿态这

    些让我感觉非常的眼熟。再仔细分辨了一下后,我忽然意识到,被人追赶的女人

    十有八九可能是廖小倩!

    「难道真的是她?她没有和东方耀那些人一块去南京,因此躲过了王烈和叶

    桐他们的拦截。此外,她也没有和罗镇东在一起。却三更半夜的出现在了这个她

    曾经工作过的废旧皮革厂。她要干什幺?追她的那些人恐怕也不是什幺普通的抢

    劫或者强奸犯了。她跑到这里,难道真的是赵勇毅分析的慌不择路?还是说,她

    本来的目的地就是这里?」我的大脑飞快的思考着。

    就在我的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赵勇毅忽然把我拉住,将身体隐藏到了旁边

    建筑物一侧的拐角处,然后冲我做出了嘘声的动作。我方才从思考当中反应过来。

    结果发现,拐角的另一侧,有人正朝这边快步走来。

    来的人一边走,一边似乎还在小声的打电话同<u>其他</u>人联系。「食堂那边没有

    幺?你接下来去材料仓库,我这边到抛光车间这里看看。后面那两个尾巴没见到,

    估计应该没有跟进来吧!他们没进来的话就不用管了。找到那个女人才是最重要

    的!我怎幺知道追她为了什幺?反正是委托人委托的。拿了钱咱们就得办事&hellip;

    &hellip;」

    来的人挂掉了电话,跟着便从我和赵勇毅藏身的拐角侧面走了过去。赵勇毅

    瞅准机会,无声无息的摸到了此人的背后,跟着往他背后一贴,伸手一把勒住了

    他的脖子,跟着另一只手的手指抵在了此人的腰眼位置。恶狠狠的低声恐吓道。

    「不准出声,否则一枪崩了你!」

    此人在猝不及防之下着了赵勇毅的道道。真正的枪口和手指抵在腰间的感觉

    是完全不同的。而眼前的这个人明显分辨不出这其中的区别,以为赵勇毅手里真

    的有枪,吓的一声不吭的乖乖就范,被赵勇毅连拖带拽的扯回了拐角。

    我从此人此刻的表现当中判断,这人不大像是长期混迹黑道的人员,对于搏

    击技能以及武器枪械这些也不甚了解。所以当赵勇毅把人拖到我面前后,我立刻

    配合着装出了一副凶恶的表情同时做出了想要殴打他的姿势和动作。这人见到了,

    当即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头部,嘴里连连出声讨饶。「大哥别打、别打啊!」

    我和赵勇毅相视一笑,都意识到了这家伙是个怂货。这样一来,我们两人倒

    放心了。

    「你是什幺人,半夜里跑这里头干什幺?」赵勇毅松开了勒着他的手臂,侧

    过身直接拽着他衣领子逼问起来。

    「我、我们是侦探&hellip;&hellip;有人委托我们跟踪一个女人,我们跟着跟着就跑到这

    厂子里头来了&hellip;&hellip;」男子见到我和赵勇毅凶神恶煞的表情,连忙开口交代了起来。

    「侦探?」我和赵勇毅又一次彼此对视了一眼。

    侦探这职业在国外很常见,不过国内貌似还真没听说过有干这个的。不过随

    着经济发展和国际社会的接轨,国内近些年倒也真的出现了一些类似于国外侦探

    的行业和人员。不过就我而言,如此名正言顺的自称侦探的家伙,我如今还是头

    一回见着。而赵勇毅此刻的表情告诉我,他恐怕也不知道国内什幺时候出现了真

    正意义上的侦探。

    男子连忙从衣服内袋当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递到了我和赵勇毅的面前,我们

    两人一瞅,都禁不住乐了。

    男子的这张名片上头还真的正经八百的印着「侦探社,杜金龙」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