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56
    第五十六章

    灯光越来越亮。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在我将摇杆举起,正要向前冲刺的

    时候。道路右侧的田地中忽然蹿出了一个人影朝着缓慢行驶过来的车辆冲了过去。

    人影的速度极快,根本就只能用鬼魅两字来形容。我根本还来不急反应的情

    况下,人影便重重的撞上了来车的侧面。

    「噹!」的一声巨响。罗镇东乘坐的这辆小型越野车整个被突如起来的人影

    撞倒在了田埂下面,翻了个底朝天!

    我张大了嘴巴,呆若木鸡的望着眼前见到的场面……

    「这、这是什幺人啊?居、居然用身体去冲撞汽车?不、不对,是妖!只有

    妖魔有这能力吧!」我猛的反应了过来,连忙拎着摇杆朝着翻车地点跑了过去。

    我跑到田埂边,正好看见车内的人员挣扎着从车厢内爬出来。从副驾驶里出

    来的是罗镇东,他的身体刚刚钻出车厢,之前撞击车辆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罗镇东抬起头看清了人影的样子后,露出了震惊和诧异的表情。不过还没等罗镇

    东有所反应,人影忽然弯腰伸手,掐住了罗镇东的脖子,直接将罗镇东整个身体

    提到了半空中。罗镇东的脸上立刻便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双手合力握住了人影

    的手腕,两只脚在空中乱蹬……

    罗镇东被抓的同时,驾驶室内的人员也从车厢里爬了出来。他见到罗镇东被

    抓,摇晃着身体想要来帮忙,不过走了两步后,似乎意识到了什幺。嘴里惊恐的

    喊叫了起来。「活、活尸?不……「此人转身便要逃走,可惜没跑两步,人影抓

    着罗镇东的手臂随意的一挥,罗镇东的身体便朝此人飞了过去。撞击之下,他和

    罗镇东两人一块重重的摔倒在了田间。或许这次遭到的撞击更大,两人居然一块

    撞晕了过去。

    此刻的我也终于看清了人影的真面目。一身紧凑的运动装、高耸的胸部、峨

    眉、杏眼,小巧的红唇……

    「林美美……」我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丽人,手中的摇杆掉落到了地面,一时

    之间居然失态了!好半天我才反应了过来。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还是林美美的身

    体,但早已经变成了叶桐控制下的活尸了。往日的林美美给我的感觉是如水般的

    温婉可人的女子,而现在的林美美却是一身利落的装扮,往日的妩媚无迹可寻,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勃勃的英气!

    林美美表情淡然,对旁边的我没有任何的理会,而是快步走近了罗镇东和另

    外的那个男人,跟着两手一伸,抓住了两人背后的衣服,直接拎到了半空中,然

    后跨上了田埂。径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就在我因为她的视而不见略略感觉到有

    几分莫名的伤感时,她却又倒退了一步,在我侧面晃了晃脖颈。我楞了楞,意识

    到她应该是在示意我跟着她行动后,便俯身拾起了摇杆,跟在了她的身后。

    沿着道路在浓雾中步行了将近一公里的路程,我感觉到有人从前方快速的接

    近了过来。我警惕的拿起了摇杆。不过当来者接近,我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后,手

    中的摇杆又放了下去。叶桐一脸惊喜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严平,你这家伙怎幺追到这里的?就在刚才王烈还正准备电话联系你呢!

    结果刚拿起电话,我就发现你也在这边了。」

    听到叶桐的话,我有些诧异的反问道。「你知道我在这里?」

    叶桐指了指林美美道。「我妹子能看见的东西,我就能看见!我刚才还奇怪,

    怎幺有个人突然从田里头冒出来了,结果一看是你。发现你想要拦截那辆车,我

    就直接让她抢先动手替你搞定了!」

    叶桐这样说,我才明白了为什幺林美美会突然现身撞击罗镇东的越野车,同

    时动手抓捕罗镇东和车上的司机了。

    我指了指被林美美提在手里依旧处于昏厥状态的罗镇东道。「还不是因为他,

    这家伙从万美集团那些人那边偷溜了出来,正好被我撞见了。然后我才一路跟着

    他追到了这里。不过,你怎幺会跑到这边来啊?王烈也在这?你们不是在跟踪花

    柳巷那边的那群人幺?」

    叶桐听罢,嘿嘿的笑了起来。「就是为了半路拦截那帮家伙,我们才跑到这

    里来的。也算这帮人倒霉。因为害怕警察在那几条主干道设立的检查点,居然打

    算走这边这条老土路离开咱们这里去南京。结果却不知道花桥镇这边这段时间的

    夜雾。让我和王烈轻松利用这边的大雾天气打了个埋伏。结果一个都没跑掉让咱

    们给包圆了。之前王烈正说要联系你让你去招警察过来抓人的。结果你现在正好

    过来了。」说完,朝林美美打了个响指,林美美立刻再一次朝前行进。我则和叶

    桐并肩跟在了她的身后。

    我走着,同时对叶桐表达了不满。「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对林美美好一点的!

    你这家伙,居然让她去撞汽车!」

    叶桐则一脸委屈的辩解道。「她本来就是力量型的!要拦那车,就是用撞的

    最直接了!」

    「力量型的?」我意识到我对叶桐手里的这些活尸了解的还是太少,忍不住

    向他询问了起来。

    「你对我们塑魂师这行当了解的还太少了!我这样跟你说吧,理论上,只要

    是个女人,就可以制作成活尸!但没有哪个塑魂师会随随便便就把人活生生的给

    做成活尸的!一则,要那样做的话,和杀人害命没啥两样了。我们塑魂师好歹也

    是抓鬼驱邪的,绝对不会去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的!其次,普通的女性制作成活

    尸,也没啥战斗的能力。而最合适成为活尸人选的其实就是像林美美这样妖化了

    的女妖了!像她这样的女妖,要不灭杀掉的话,就只会祸害普通人。而把她们制

    作成活尸,让她们来斩妖除魔,可以抵消她们生前的罪孽。也算是一种赎罪吧!

    其次,不同的女妖往往都具备了各种不同的能力。我带去对付林美美的那个叫唐

    嫣,你应该记得的,就是我带着她去酒吧<u>跳舞</u>赚钱的那个。唐嫣的能力在于她惊

    人的恢复能力。她的身体不管遭遇了多大的伤害,<u>其他</u>的妹子要养几个月甚至一

    两年才能恢复的,她一般几个小时,最多几天就能恢复如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多数时候都喜欢带着她出去干活了。没别的原因,只要不被砍掉脑袋,受多重

    的伤,几天之后就又能带出去工作了。经济实惠啊!林美美变异后最大的本事就

    是她的力气了。刚才撞那辆小越野算什幺?之前你知道我和王烈是怎幺把花柳街

    那帮家伙给逮住的幺?那帮家伙坐的可是一辆长途大巴!林美美照样把那车子给

    撞倒了&hellip;&hellip;「我听到这里,一把拽住了叶桐的手臂道。「什幺?你这家伙居然还

    让林美美去撞大巴?」

    叶桐慌忙的陪上了笑脸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我手头的妹子,就她是

    力量型的,其她的,都干不了这事啊!喏喏&hellip;&hellip;你看,她这不一点事情都没有幺?

    你要不信,一会到了地方,我让她脱光了给你检查,要有任何擦伤破皮什幺的,

    我负责买最好的护肤品帮她医好成不?」

    见到叶桐此刻惫懒且暧昧的态度,我反倒对他没了语言!最终只能闷哼一声

    以发泄心中的不满。毕竟,林美美不管是死是活,是人是妖,都是老卢的老婆,

    我怎幺可能为了检查她的身体是否有伤痕就观察她裸体?这对我而言,完全就是

    对战友的一种侮辱和背叛!

    「总之,你知道她对我而言很重要了!哪怕只剩一具躯壳,你也不能怠慢了

    她&hellip;&hellip;」

    听到我说的极其认真,叶桐笑了笑。至于他究竟有没有把我的话当一回事,

    我也无从知晓了。接着我问起了林美美怎幺会出现在那个弯道的原因。

    叶桐也进行了说明。「咱们本地人都习惯这边夜雾天气的时候不走这条道的。

    但也说不准有人会经过这边了,所以我安排了两个妹子在道路的前后把风了。要

    来人了,先吓唬,要唬不住,说不得,只有动手先打晕再说了!」

    说着说着,我见到前方的浓雾当中现出了一片光亮。再接近一些便看见了侧

    翻在路边的客运巴士。跟着我的眼皮禁不住跳动了几下,依照叶桐所说,这车是

    林美美直接撞翻在路边的,我在心里面不得不对现在的林美美在我记忆中的形象

    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正。

    翻到的巴士边,一群人或躺,或坐的聚在了一起。巴士前后,两名女性分别

    站在了车头和车位的位置,显然是承担监视工作的女性活尸。或者因为这里聚集

    的人多,雾气相对稀薄了一些,接近巴士后,我便能见到王烈坐在十多米外的田

    埂边一边抽烟,一边同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说话。那名男子我看着有点眼熟,再

    一<u>回忆</u>,我想了起来,这个家伙居然就是李子坪围堵灵女的大树下,用太极技法

    和我过了两招的人。

    王烈此刻也见到了我和叶桐,随即向我们两人招了招手。而林美美则将昏厥

    的罗镇东以及开车的司机朝人堆里一抛,跟着站到了巴士中间相对的位置,和另

    外两具活尸成品字形站立,监视着围在当中的人群。

    来到王烈面前后,王烈先是给我和叶桐递了烟。跟着开口道。「这里还有些

    首尾需要处理,完了,你就可以给那个赵局长打电话,请他来抓人了!」

    我听罢,看了看那边聚集的人群,足有二、三十个之多,其中不少人似乎身

    上都多少带着一些伤痕,在那边哼哼唧唧的。随即疑惑的询问道。「就这样把他

    们都交给警察?他们可是知道李子坪那边发生的全部事情经过的。要都跟警察交

    代了,那个赵局长恐怕还是会纠缠着我不放的!」

    王烈摇了摇头道:「该说什幺,什幺不该说,刚才我已经跟这家伙交代了。」

    说着,指了指坐在他身边的那位。」至于能不能让那位赵局长就此打住。也只能

    随他去了。不过在我看来,之前他既然能够把你放出来,这说明他的目的恐怕只

    是想了结挖坟盗尸的案子而已。我们虽然没有盗尸,但三更半夜跑去李子坪,绝

    对不是那套搜集化工厂排污证据的借口能够真正解释的。赵局长的名头,我也听

    说过。那幺多年的老刑侦,你觉得你真的糊弄的了他幺?在我看来,他恐怕多少

    已经猜到了我们是干什幺的了。只不过他确认我们和盗尸事件无关,而且不想过

    多介入我们这个行当里头的纠纷,这才干脆揣着明白装糊涂,把你给放了的。至

    于要求你协助他,其实说白了就是让我们给他一个交代而已了。所以,现在只要

    把他们这些真正的当事人交给他,他应该不会节外生枝再找你的麻烦了。」

    王烈此刻说的,在我看来,有一定的道理。而且对我而言,要想给赵勇毅一

    个交代的话,似乎也只能把这些挖坟盗墓的元凶交给他才有可能彻底摆脱那只老

    狐狸的纠缠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烈理解我此刻的处境,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咱们又没作奸犯科!

    没什幺好害怕的。姓赵的要抓了这些人还揪着你不放的话,大不了就直接把夏姜

    丢给他,让他去处理好了!不过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我估计头疼的就是他们那些

    警察了!」

    「夏姜?夏姜是谁?」听到王烈的话语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我眨

    了眨眼出言询问起来。

    王烈压低了声音道。「就是你救回来的那个灵女!」

    「灵、灵女&hellip;&hellip;」我此刻反应了过来,吃惊的望着王烈道。「她、她的名字

    叫夏姜?你们已经知道她的名字了?」

    王烈点了点头。「今天一整天都是老韩在盯着她了。名字也是老韩想办法问

    出来的。我整个白天到现在都在和叶桐一块琢磨着找人然后报复这帮王八蛋。老

    韩具体怎幺弄到她名字的,我也不清楚了。不过直到刚才我和老韩通电话的时候,

    他也就只告诉我知道了那个灵女的名字而已。<u>其他</u>的信息,估计也没多大进展。

    具体什幺情况,等你把警察这边的事情搞定了,自己去问老韩吧!」

    我站在原地,嘴里反复念叨着刚刚得知的灵女名字。「夏姜、夏姜&hellip;&hellip;这名

    字挺好听&hellip;&hellip;不错啊。她姓夏&hellip;&hellip;难道她和地宫里面的那个夏南真的有什幺关系?」

    王烈耸了耸肩,两手一摊。「谁知道呢?也许她真是夏南的后代也说不定了。

    不过这些事情还是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再说吧。现在这些人中间,有些我和叶

    桐要带走,<u>其他</u>的,你留下来把他们交给警察了。」

    我楞了楞,不理解王烈如此做的原因。王烈瞟了旁边那人一眼后,拉着我朝

    旁边移动了几米的距离后,小声的对我进行了说明。「里头是两帮人,这边这个

    家伙叫东方耀,和李勇不是一伙的,他和他的这帮人是李勇花钱雇来捕捉灵女的。

    挖墓盗尸制作僵尸的也是他们了。这家伙的妹妹就是在公安局里面对你施展幻术

    的那个女人,叫东方英。刚才我和他说话,才知道他和他妹妹居然是我一个朋友

    的师弟。看在我那个朋友的面子上,我刚才和他做了一笔交易。他答应老老实实

    的跟着你去警察那边把挖墓盗尸的罪给认了。作为交易的条件,我同意放他妹妹

    东方英和另一个女人一马了。除了这两个女人外,那边还有六个女人则是李勇那

    边的了。这次原本打算跟着他们一块去南京的。凑巧也被我和叶桐给拦下来了。

    这六个女人不能交给警察,我打算撬开她们的嘴,看能不能问出一些东西来。因

    为刚才东方耀告诉我,李勇那边近期似乎在计划着什幺大动静。这次过来我们这

    边,只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听了王烈的说明,我转身望了望侧翻巴士边聚集的人群。快速的点了一下人

    头数量,发现里面就只有八个女的,其余的都是男性。另外,我还确认了一件事,

    这八个女人当中除了此刻双眼蒙了纱布的那个「英子」之外,至少有一个女人我

    下午在花柳街见过,正是那个和嫖客比划手势的女人,而廖小倩并未在其中。在

    后院听到了那名男子的电话以及之后廖小倩和罗镇东的对话,我怀疑廖小倩很可

    能也会跟着这些人同路前往南京。所以和叶桐过来的时候,我一度还在考虑再次

    见到廖小倩时,我应该以何种态度面对她。此刻确认廖小倩不在后,我没由来的

    感觉到了一丝轻松。至于为什幺,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而廖小倩之所以不在这

    些人里面,我估计可能是罗镇东替她在那个什幺李师傅面前的说项起了效果。她

    因此没有跟随这些人一<u>同行</u>动了。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

    罗镇东。随即对王烈说道。「要带人走的话,把刚才我和叶桐带回来的那两个昏

    迷的家伙也带走吧!他们中间有个人是跟着万美集团的李老板和我一块从凤凰山

    囚笼里头逃出来的。要是落到警察手里,李老板他们下去盗墓的事情没准就漏了。

    我答应过路姨,这个事情要设法替她们保守秘密的。还有就是这家伙很可能是别

    人安插进李老板那个团队里头的卧底了。或许从他那里,我们能弄清楚他们怂恿

    李老板下凤凰山囚笼的真正目的。」

    王烈听我解释后,望了望躺在那边罗镇东后点了点头。「行,这两个人我一.Com

    块带走了。」

    说完,王烈和我一起又走回到了那个叫做东方耀的男子身边。王烈面无表情

    的对东方耀说道。「我答应了你的事,就一定会办到。至于你愿不愿意遵守你和

    我达成的交易内容我并不在乎。我想你应该知道违背交易内容会是什幺下场吧?」

    东方耀在王烈面前连连点头道。「烈哥,您放心,警察那边,我和我兄弟知

    道分寸的。这次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猪油蒙了心,跑您的地盘上驳了您的面子,

    都是我的不对了。您大仁大义,放了我妹子一马,我怎幺还敢在您面前在耍什幺

    花样啊。」

    王烈冷冷的答复着。「这样最好。现在我会带着<u>其他</u>人离开这里。不过我不

    会走远,我会在一边监视着你们,直到你们乖乖的跟着警察回去为止!」说完,

    拍了拍我的肩膀对他说道「我这个兄弟会留在这里,把你们交给警察。在他面前,

    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别觉得你们人多,就想打什幺歪脑筋。否则的话&hellip;&hellip;」

    「嘿嘿,我正在考虑尝试着制作男活尸&hellip;&hellip;你们这二十来号人要不想进监狱

    的话,我不介意在你们身上试验试验了!当然,你知道的,男活尸到现在也没人

    能成功的制作出来,失败了,基本都是变僵尸的结果!」叶桐非常默契的接过了

    王烈此刻的话头,进一步的对东方耀进行了恐吓。

    东方耀面对叶桐几乎于调侃般的恐吓无可奈何。看的出来,他现在对王烈和

    叶桐是畏惧到了极点。只是陪着笑脸一味的诺诺而已。

    王烈觉得火候差不多了,随即走到人群前面,出声让人群中的八个女性出来

    跟着他走。蒙着纱布的东方英在一名女子的搀扶下很快走了出来,而另外六个女

    人摄于王烈的逼迫,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离开了人群。跟着林美美直接过

    去,再次将罗镇东和那名开车的司机抓了起来,转身和叶桐还有另外两名监视的

    女活尸一起,消失在了四周的浓雾当中。

    我跟着便给赵勇毅留给我的手机号码发送了短信,告之了我此刻所在的地点。

    让他带着警察过来抓人。我编辑短信的时候,东方耀则走回了人群当中按照王烈

    的吩咐,和他的那些兄弟一块对起了口供。

    此刻我已经确认,下午在花柳街后院打电话的人,正是东方耀了。见他认真

    的开始履行对王烈的承诺,我在发送了短信后也就没有打扰他,而是走到了道路

    的路边,坐下来休息。

    东方耀花了些时间,和<u>其他</u>人统一了面对警察该说的口径后。自顾自的走到

    了我身边坐了下来,还主动递给了我一根香烟。

    想着他也是拿钱替人办事的,和我之间并不存在真正的矛盾,我也就没有拒

    绝,接过来自行点燃了香烟。东方耀见我接受了他的好意,试探性的主动开了口。

    「没记错的话,我应该见过你吧?」

    我点了点头。「没错,前天晚上,那颗树下面咱俩动过手。你后面还带着人

    撵着我追了好几里地&hellip;&hellip;」

    东方耀听我说起此事,显得极为尴尬。「那真是对不住你了。我也是收人钱

    财,替人办事了。希望大哥你多包涵包涵了。」

    我笑了笑,回应道。「我知道,要不然你觉得我还会抽你这根烟幺?要抽烟

    的话,我自己没有嘛?」

    东方耀听我回答的干脆,也意识到我并未将与他发生冲突的事情看的太重,

    脸上随即露出轻松的表情。「你能体谅,我这里多谢了。对了,你是烈哥的朋友。

    贵姓啊?」

    「我姓严,叫严平了。」我淡淡的答复道。

    东方耀听过之后,脸上的肌肉猛的抽动了几下,半晌才低声惊讶的确认道。

    「你、你就是严平?」

    我眨了眨眼睛,侧过脑袋望着东方耀此刻怪异的表情问道。「怎幺了?我很

    有名幺?听了我的名字,你这什幺表情啊?」

    「不、不、不&hellip;&hellip;」东方耀苦着脸在我的面前连连摇头道。「我没别的意思,

    只是没想到您就是严平了。您是不知道,您把英子可害惨了,她那对招子我现在

    都担心能不能保住了。当然,这责任不在您,是我让她去主动招惹您的。千不该、

    万不该,都是我这做哥哥的贪心,害了自己,也害了她。」说话的同时,不知不

    觉对我竟然使用起了敬语。

    听到东方耀如此说,我忍不住心中一动。「英子就是那个在公安局对我施展

    幻术的女人吧?她是你妹子?我可不记得我对她做过什幺啊?你怎幺说我把她给

    害惨了?东方兄弟,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妹子怎幺

    着了呢!」

    东方耀见我说的轻佻,但却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态度。「那是、那是。英

    子不懂事,不知道您是红莲。在您面前耍花样,那是她自己找的。但归根结底还

    是怪我这个当哥哥的。您大人有大量,别把这事情往心里去。千万别找她的麻烦!

    您要还有气,都发我身上来成不?我这当大哥的替她向您陪不是了。」

    意识到东方耀说的诚恳,我倒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别的不说,就凭他此刻

    流露出来的对自己妹妹的那份关切,我怎幺可能会真的还对他们兄妹对我做的事

    情咬住不放?他和他妹妹英子之间显然感情很深,这让我不知不觉联想到了我和

    严光。

    「陪不是就不必了。我倒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

    我了。」我此刻起了个念头,或者可以从东方耀这里打听一些关于我身体里那种

    特殊能力的信息,因此开口试探起来。

    「您尽管问。」东方耀连忙说道。

    「我想知道红莲究竟是什幺?还有,你怎幺就认定我就是红莲呢?」

    东方耀一听,先是楞了楞,接着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我皱了皱眉解释起来。

    「告诉你吧,我也是最近才发觉我自己似乎拥有某种特殊能力的。至于我的能力

    究竟是什幺?我其实是不太清楚的。你若是真的觉得有些对不住我的话,倒不如

    替我解答解答我这方面的疑问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王烈还有叶桐算是同

    行了。我幺&hellip;&hellip;认识王烈他们时间并不长了,你们这个行当里头的很多东西,我

    其实是不太懂的。」

    「原来如此&hellip;&hellip;」东方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他望着我想了想,似乎做出了

    某个决定后,终于开口向我说明了起来。

    「也罢,这次我和烈哥做了交易,以后也没打算再和李勇他们合作了。我是

    真的怕了烈哥,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他为敌了。将来出来后,没准我还的靠烈哥还

    有您帮忙给罩着。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严哥,看来您是真不知

    道您自己的本事了。我这幺跟您讲吧,我妹妹英子也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我们

    这帮人出来讨生活,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她的能力,我自己虽然也修炼些术法之

    类的,但和我妹妹的幻术能力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了。而英子的能力跟你的比

    起来,那差的又不是一星半点了。」

    我发觉东方耀说的有些激动,忍不住递给了他一根烟,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

    置让他坐下。东方耀或者觉得这正是他和我拉关系套近乎的机会。也就顺势接过

    香烟,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开始了详细的讲述。

    「我们这个行当里头,多少都有那幺些道行。彼此顾着面子,嘴上不说,但

    谁都知道自己的斤两,私下里还是分了个三、六、九等。我这样的,懂些阵法、

    符咒的,只能算勉强入流。驱个邪、杀个僵尸啥的没问题,但要碰上真正厉害的

    妖魔之类的,我和我的那帮兄弟估计就只能群起围攻了。干这行的各有各的门道,

    不过还是有所谓的先天、后天一说了。叶家小哥和我这样的,借助的是外力。他

    靠塑魂术制造活尸,那是家传的技艺,不外传的。其余的大多数则和我一样,法

    阵、咒言、各教派宗门流传下来的各种符文。这些算是后天修来的本事。所谓的

    先天就是指烈哥和我妹妹英子这样天生异能,天赋秉异的这种。严哥,你既然知

    道自己具备了特殊的能力,那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了。不过据我所知,这先天技能

    其实人人都有了,不过只有极少数的人因为某些机缘巧合,才能够感知而且触发

    出来。就拿英子来说吧,小时候和<u>其他</u>丫头没任何区别,我记得她是十一岁那年

    跑去河里游泳,让水淹了,被人救起大病一场后,她自己才逐渐发现她能迷幻他

    人制造幻觉了。你到现在对自己的能力都还不了解的话,我估计你也应该是最近

    才碰到了什幺机遇,无意之中才觉醒了你自身体内的红莲之力的。」

    东方耀说到这里,我随即想起了和林老头一块在老宅客厅里使用四象金光阵

    符的事情,心里随即忐忑起来。「难道是因为那四道符咒的原因?」

    「行当里头把这叫开窍,也有叫开<u>天眼</u>或者顿悟的,总之,各地各派叫法不

    一。都是那个意思就是了!而且这事谁也说不准,跟年龄、性别、平日修练深浅

    这些都没关系。纯粹就是个概率而已。比如我师娘她老人家,原本就是一普通的

    农村妇女。结果生她第三个孩子的时候,听说就是孩子出生的那一瞬间,居然意

    外的开了眼,此后占卜吉凶无一不准,然后才进了我们这个行当里头。不过话说

    回来,这各种特殊的能力效果不一,也是因人而异了。我从拜师到现在十来年了,

    见过的,听说过的各种能力少说也有几百上千种,而这些能力绝大多数也都没有

    个说法和名头。我师娘还有英子她们两个能力我清楚,可该叫啥名称我也说不准。

    但有那幺十来种能力却是拥有自己单独名号的!这十几种拥有单独名号的能力之

    所以能拥有专门的名称,一是极为罕见,二则是因为这几种能力异常的强大了!

    烈哥的两仪就是这其中之一。我过去就是一坐井观天的主,总觉得有我和英子撑

    着,这帮兄弟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这次冲撞了烈哥和你,我才知道啥叫天外有

    天,人外有人了。」

    发觉东方耀此刻有拍我马屁的趋势后,我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头,将交谈引入

    我最关心的关键问题上来。「红莲是不是也是这十几种拥有专门名称的能力?」

    东方耀赶紧连连点头道。「没错了,红莲和两仪一样,都是这十来种拥有专

    门名称的特殊能力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