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55
    第五十五章

    东城公园露天咖啡茶座四周的欧式路灯散发着柔和的乳白色光晕。我低着头,

    搅拌着眼前摆放在桌子上的热牛奶。路昭惠坐在我的对面,饶有兴致的谈论着她

    对严光以及严光整个团伙未来的「远景规划」。

    前往医院路上路昭惠的话,我原本以为只是一句戏言,却不曾想在之后的一

    个小时之内变成了现实!严光那小子居然真的认路昭惠做了自己的干妈。而此刻,

    路昭惠便是以严光干妈的身份,和我这个严光的大哥认真的讨论起了严光「未来

    的前途」。

    虽然路昭惠的原话当中是要把我也认成干儿子的,但我终究还是缅不下脸来

    称呼一个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女人做「干娘」。不过,就年龄而论,严光如此称

    呼她倒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路昭惠此刻的心情似乎挺好,这也是我认识她到现在,感觉她最为轻松的一

    次。

    「阿光本人必须和他在染坊街的那些生意撇开关系了。你既然说那个叫杨孟

    君的可以信任,那就让他出面接手好了,毕竟,哪里是阿光的根本,没个可靠的

    人守着,他也不放心了。新的公司,阿光投入多少,我在他的基础上增加两倍。

    具体的股份分配他六,我三,你算一成干股……」

    「什、什幺?」我抬起头莫名其妙的望着路昭惠。

    既然认了严光做干儿子,路昭惠自然不可能放任严光去当什幺黑道大哥了,

    因此,「漂白」严光便成为了路昭惠首先要做的事情。漂白的方法也很简单,路

    昭惠打算让严光将染坊街那边的「娱乐业」全部交给手下的人经营,严光本人从

    表面上从哪个圈子当中脱离出来,由她出大头,再加上严光团伙现有的部分自有

    资金组建新的「合法公司」。对于路昭惠的想法,严光是无条件的表示了服从,

    为此,他甚至不顾身上有伤,便兴冲冲的跑回去和他的那帮手下落实具体人员安

    排了。对此,我颇有些无语。当年他对他亲妈哪里有这般唯命是从?相反,因为

    叛逆,倒是经常惹的婶娘勃然大怒。此刻听到路昭惠居然打算再新的公司里也给

    我分配一成的干股后,我当即有些手足无措了。

    「路姨,这个、这个合适幺?组建新公司是你和阿光的事情了。和我有什幺

    关系啊?我也没钱入股,占一成股份,这不摆明了让我占便宜幺?不行、不行

    ……」

    「你当这一成干股是我白送你的?给你一成股份是叫你给我看着阿光的辛苦

    费了!」路昭惠举起咖啡呡了一口,带着公私分明的语气说道。「虽然你是他大

    哥,但现在这个时代,要没有自己的利益在里面,谁都不会认真去做事的!万美

    集团的摊子铺的很大,要没我平日里兼顾着,小朝一个人可照顾不过来。也因为

    这个原因,这边事情了结后,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将来一年可能也就抽个几天

    过来探望阿光一下而已,没办法一直盯着他的,所以,我得安排一个稳重而且我

    信的过的人在他身边看着了。毕竟,我可不希望他把这个公司又搞成什幺黑社会

    社团,而且建公司的目的是要赚钱的。就阿光一个人经营,我真不放心了……」

    我叹了口气道。「那可以雇佣职业经理人啊?我对经商这块,压根就不懂的。」

    「不需要你懂,你只需要在阿光犯迷糊的时候替我提醒他一下,要他不听,

    你就通知我。我过来收拾他。你是他大哥,而且占了一成股份,我相信你肯定能

    协助他管理好公司的。」见我还想开口推脱,路昭惠在我面前摆了摆手,跟着拿

    出手机迅速的转移了话题。

    「你在短信里提醒我注意罗镇东是怎幺回事?我记得你和他关系不错的啊!

    「路昭惠此时的举动让我不得不暂时放下了关于严光那边的事情,而将注意力集

    中到罗镇东这边的事情上来了。

    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向路昭惠解释。因为此刻的我已经彻底弄清楚了曹子轩

    携带哪些古董失踪的真相了。但我却不可能将这一真相明白无误的向路昭惠说明

    ……

    曹子轩临死前,我或者是因为那种<u>未知</u>的特殊能力的原因,从他的双眼中看

    见了一幕幕如现场直播一般的影像画面。在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曹子轩是无

    辜的,我从他身上离开,连连后退,真正的原因是当时的我已经放弃了杀死曹子

    轩的念头。但没想到,曹子轩最终还是死了,而且死状之可怕,令我自己对拥有

    的那种<u>未知</u>能力都产生了严重的恐惧感。

    之前从叶桐哪里知道自己拥有特殊能力后,我一度极为好奇,一直有种跃跃

    欲试般的念头想要尽早将自己的能力发掘出来。而此刻,我已经没有了那种心思,

    我甚至于更希望那种<u>未知</u>能力永远的在我身上沉睡下去。

    至于为何此刻我确认曹子轩是无辜的,是因为我从曹子轩瞳孔出现的画面当

    中见到了曹子轩最近几天的全部经历&hellip;&hellip;

    三天前,曹子轩在一个房间内守着那些从地宫当中带出来的古董休息。罗镇

    东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还带来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的样子我记忆犹新,正

    是出现在公安局中对我施展幻术的「英子」!我虽然对曹子轩并不了解,但很显

    然,他有着和大多数男人一样的通病,那就是好色。或者是因为负责看守古董,

    他无法像豹子和阿灿那些人一样跑出去寻花问柳。所以当英子这个颇有姿色的女

    人出现后,两个人没两下就滚上了床单。当曹子轩即将达到兴奋的高潮时,那一

    段画面嘎然而止,画面最后便是英子那双散发着绿色光芒的双眼。

    第二段画面出现时,曹子轩已经身处一处简陋的旅馆房间之中,他四肢无力

    的躺在床铺上,两个陌生的男子给他灌下了某种不知名的液体,在他床铺的四周

    用朱笔画满了诡异的法阵和符号,围绕着他的身体口中念念有词&hellip;&hellip;曹子轩在惊

    恐当中闭上了双眼,第二段画面就此也消失了。

    而第三段画面则是模糊和扭曲的。尽管模糊,我还是从中辨认出了画面中先

    后出现的强子、严光等人,然后是路昭惠和贺强等进入了他的视线当中,最后是

    我自己的形象&hellip;&hellip;

    这三段画面看下来,我如何还不明白曹子轩究竟经历了什幺!这个可怜的家

    伙,只是因为贪图了一时肉体上的快乐,便彻底成了罗镇东等一帮人的替罪羊!

    可此刻在路昭惠的面前,我怎幺可能告诉她这些?就算她亲眼目睹了曹子轩

    的死状,意识到我可能拥有某些<u>未知</u>能力的情况下,我也不可能告诉她实情的。

    因为我意识到我确实拥有某种探测他人内心世界和记忆的能力。这种能力是

    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的。原因很简单,要路昭惠知道了我有可能了解她的内心思

    维和记忆,她会如何看待我?进而如何对待我?只怕她意识到这点之后,第一时

    间便会考虑把我给干掉吧?任谁都不可能放任他人随意窥视自己隐私的&hellip;&hellip;这几

    乎是人类天然的自我保护本能!都知道东厂、锦衣卫、特务机构这些是维护统治

    和社会稳定所必要的存在,但谁都不喜欢他们的原因便在这里了。

    明白这些,我只能隐瞒了我从曹子轩眼中看见的事实。只是向路昭惠讲述了

    罗镇东前往花柳巷被我撞上的这一经过。

    听我说完了,路昭惠略略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她是觉得我在她面前说起妓

    女之类的话题让她觉得恶心,还是觉得罗镇东嫖妓的行为让她恶心了。不过很显

    然,她是个理智的女人,随即让我解释我怀疑罗镇东的具体原因来。

    「作为老板,我没有权利干涉下属的私生活。至于嫖娼这种行为,虽然违法,

    但对于公司和我个人而言造不成任何实质上的损害了。而且我并不是顽固不变通

    的人,他是成年男人,男人需要的时候,花钱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之类的我是可以

    理解的。我不明白,你为什幺凭这个,就让我对他留意提防呢?」

    面对路昭惠的质疑,我迟疑了一阵。不说曹子轩记忆中情景的话,我就需要

    告诉路昭惠罗镇东和前天夜里在李子坪出现的那些人混在一起的事实。而要解释

    李子坪那边发生的事情我就又必须向她说明王烈等人的情况。而这其中,就还得

    提到白衣女子!白衣女子的存在在我看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不愿意路昭惠

    也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虽然路昭惠经历了凤凰山囚笼当中的事情,有背景也

    很有钱。但她终究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妖魔鬼怪这些东西以及王烈等人的对手是

    可怕而危险的,我不想她因为介入太深而碰到曹子轩一样的遭遇。想明白了这些,

    我最终选择了沉默。

    路昭惠看着我欲言又止,但最后却不再说话的摸样后忽然朝着我嫣然一笑。

    女性的妩媚立刻展现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罗镇东是吧?我会安排人暗中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的!」

    我见路昭惠突然表示采纳了我的提醒,感到有些意外。路昭惠却主动向我解

    释了她这样做的原因。

    「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子,应该是有什幺难言之隐了!既然你觉得不适合告诉

    我的话,我也就不问了。至于我决定接受你的提醒安排人监视罗镇东的原因也很

    简单:我信任你!到现在为止,你和阿光都救过我。我相信你们两兄弟对我绝对

    没有恶意了。就凭这一点,你的建议,我就该信任并且接受。对了,有个事情我

    想问问你,你必须给我一个老实的回答了。」

    「什幺问题?」我对路昭惠此刻的表情感觉到了疑惑。因为这个女人的脸上

    此刻居然露出了一丝顽皮的神情。

    「我刚才可是打算认两个干儿子的,可结果最后只认了一个。能告诉我你为

    什幺会拒绝我幺?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很多年轻人可是争着抢着想认我做干妈呢!

    别的不说,中央电视台有几个小白脸就曾经借着采访我的机会围着我转悠了半天,

    还向我的朋友提过这事,我没理睬了。结果有个就跑去认了古利萍。你和他们也

    算<u>同行</u>,现在我主动想认你当干儿子,你怎幺就拒绝了?要知道,你只要认了我

    这个干妈,我敢保证你在事业上至少能少奋斗二<u>十年</u>。别的不说,只要一句话,

    我就能让你离开现在这个破编辑部回到你们集团总部工作。你不是喜欢当新闻记

    者幺,到时候就算你想给政治局的那几位做专访,我都是可以设法安排的哦&hellip;

    &hellip;」

    路昭惠此刻的话,说的我真有些砰然心动。毕竟,成为像约瑟夫。普利策,

    威廉。拉塞尔以及爱迪。亚当斯那样杰出的新闻记者是我梦想了。但转念一想,

    我都已经拒绝人家了,此刻再改口,面子上终究是挂不住的。所以只能苦着脸坦

    白了我之前拒绝她的真实原因。

    「这、这主要还是我觉得年龄不合适了。真没别的<u>其他</u>原因。阿光今年整三

    十和你年龄差了快二十岁,他喊你声妈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而我,你也就比我

    大了十一、二岁。你觉得我好意思喊你一声妈幺?现在喊你路姨,我其实都是出

    于尊重你的原因了。要真按年龄来算,你顶多算我姐姐了&hellip;&hellip;」说着,我自己都

    忍不住摇着头笑了起来。

    路昭惠听我这样说,也禁不住轻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路昭惠点了点头道。

    「是这个原因就对了。你知道幺?刚才你拒绝我的时候,我以为你还在记恨小朝

    在坑道里面把你和静宜扣下来的事情呢&hellip;&hellip;」说到这里,路昭惠忽然想到了什幺

    一般,精神萎顿了下去。

    我听她说到李朝,想起从囚笼出来后我一直都没有见到以及听到关于这位李

    老板的任何消息,随即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当时那种情况李老板把我们三个

    扣下来也情有可原了。我、周静宜还有强子现在不都好好的从哪里出来了幺。怎

    幺会还记恨他呢?对了,出来后他一直没有在你身边,是忙公司的事情去了吧?」

    路昭惠神情黯然的摇了摇头。「不是的,他在里面伤的极重。要不是贺强和

    阿灿他们几个轮流背他,能不能活着出来都难说了。所以我出来见着他后,立刻

    就安排人直接把他送到上海那边去抢救了。我为了在这边把善后处理好,所以没

    有跟着过去了。那些怪物身上有毒,小朝被咬了好几口。那边的医院到现在都找

    不到正确解毒的方法,只能尽力维持而已。唐先生前天刚出院急忙赶去上海就是

    为了这个事情了。」说到这里,路昭惠整个人都禁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我见到两

    行泪水无声无息的从她的双眼之中滑落了下来&hellip;&hellip;

    先是轻轻的抽泣,跟着整个人趴伏在了桌上,原本面前的咖啡杯在她接触桌

    面的时刻,被她碰翻到了地面。

    我连忙起身,来到了她的身边。原本想着男女有别,但见到她激烈起伏的后

    背,我终于还是伸手轻轻拍打起了她的肩膀安慰道。「路姨,吉人自有天相了!

    现在医学水平那幺高,几乎没有什幺伤病是治不好的。而且唐先生不是也赶过去

    了幺?他的本事你是见过的,他对付那些怪物跟玩似得,想必清除李老板身上的

    毒更是不在话下了&hellip;&hellip;」

    路昭惠支撑着桌沿直起身子,轻轻的将身体靠在了我的腰间。我并非感情细

    腻的人,但也清楚,此刻的她在心理上需要有个依靠的对象,在没有<u>其他</u>人的情

    况下,我若是顾忌男女大防躲开的话,那是极为冷酷和残忍的。所以也就没有更

    多的动作,任由她靠着抽泣了一阵。

    「是我害了他&hellip;&hellip;我从小教育他,想做什幺放手就去做。总想着把他培养成

    一个顶天立地有担当的人。但却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明明知道盗墓这种

    事是不对的,但他提出来了,我居然也没有反对&hellip;&hellip;」路昭惠喃喃自语着。

    过了一阵,路昭惠似乎控制住了自己的心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掏出

    手绢擦拭着眼角的泪痕,一边强颜欢笑的向我道歉。「真是抱歉&hellip;&hellip;一时间没控

    制住。让你看笑话了。」

    我见她依旧因为情绪的原因,站的有些摇摇晃晃,连忙伸手轻轻扶住了她的

    腰肢。路昭惠定了定神后,挺直了身体,脱离了我和手臂的接触,略显尴尬的自

    嘲道。「和你一块喝咖啡,本来是商量阿光的事情的。你看我,居然在你面前哭

    哭啼啼的。真是太失礼了。」

    我勉强的笑了笑,答复道:「人承受压力的程度终究是有限的。承受不了了,

    哭出来更好些了。憋在心里难受,也伤身体。」

    路昭惠点了点头,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谢谢你了,我差不多十多年都

    没像今天这样哭过了。你说的没错了,哭出来,我这心里头稍稍好受一点了。看

    来以后我应该接受你的建议,该哭就哭了。」

    见到路昭惠如此说,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半认真,半开玩

    笑的回应道。「能这样想就对了。嗯,要你觉得一个人哭不合适的话,想哭的时

    候通知我一声,我过来陪你一起哭。」印象中,这似乎是一部老电影中的台词,

    结果我鬼使神差的在路昭惠面前居然说了出来。

    路昭惠听了,先是楞了楞,跟着露出一种近乎于戏谑般的神情望着我道。

    「你这个年龄的,居然也看过那片子?我有点意外呢。我一直以为你是很稳重的

    类型,没想到也会油嘴滑舌哄女人开心了。」

    刚搬出来的台词,立马就在老辈子的面前穿了帮。我只得裂开嘴,傻笑的掩

    饰起自己的尴尬来。

    路昭惠此刻却抿着嘴发自真心的笑了起来&hellip;&hellip;

    如护花使者一般将路昭惠送回了她现在的临时住处后,我同贺强道了别。回

    来的路上,路昭惠吩咐贺强暗中监视罗镇东了。这样,我也稍稍放了心,来到街

    边的丁字路口跟着给王烈打电话。打算询问他叶桐监视花柳街的情况。结果电话

    打过去,却没有接通。我皱了皱眉,正准备在拨一次,却忽然感觉到侧面街道有

    人翻墙从围墙那边的建筑物内跳了下来。

    我侧过脸瞟了一眼,跳下来的人并未注意到站在街口的我,而是迅速的朝我

    反方向的街道内迅速走去。我没打算理会这事,扭过脸正准备继续给王烈电话,

    但抬起手机的一刹那猛的反应了过来。翻墙而出的不正是罗镇东幺?

    我连忙再看了一眼围墙内的建筑物,正是路昭惠一行人现在临时居住的宾馆

    所在。这一刻,我立即意识到,罗镇东这是要跑路的节奏啊!此刻的我极为惊讶。

    罗镇东选择现在从路昭惠等人身边逃离,显然应该是知道了路昭惠已经对他产生

    了怀疑的原因。但此刻距离路昭惠和贺强进入宾馆才几分钟的时间啊。这几分钟,

    恐怕都还不够路昭惠和贺强与罗镇东打个照面的时间。他难道能未卜先知,知道

    我之前提醒了路昭惠?

    我当即将手机装进了口袋。不加思索的立刻再一次开始了对罗镇东的跟踪

    &hellip;&hellip;

    罗镇东此刻行走的极为匆忙,似乎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和

    人员。他快速的沿着街道来到了另一条大街,随后便钻进了路边等候的一辆小汽

    车内。

    我见他上了车,连忙四处张望,结果碰巧身后一辆亮着空车标记的出租车开

    了过来。我立刻拦下了出租,一上车,我立刻指着刚刚发动的罗镇东所乘坐的汽

    车对司机师傅说道。「跟上前面那辆小车。」

    出租车师傅显然经历丰富,对于我此刻的要求并未提出任何异议。跟着便载

    着我钓上了这辆汽车的尾巴。

    开出了一段距离后,司机师傅方才询问起了我让他跟车的原因。真话自然是

    不能讲的,我瞬间便编造了一个足以应付司机疑问的理由。

    「妈拉个巴子,前面那杂种和我马子刚才在宾馆开房。给我戴绿帽子!老子

    要跟踪找到他住的地方&hellip;&hellip;」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此刻的这个理由也不能算完全的编造。就在几个小时前,

    我是亲眼目睹了罗镇东和廖小倩之间性交的全过程的。廖小倩终究是我曾经的女

    友,说是马子也是没错的,罗镇东上了我的马子是绝对的事实!

    司机师傅听到这个原因后,整个人都变的兴奋起来了!「操,老子最恨的就

    是这种奸夫淫妇!兄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丢的!」

    我侧过脸,惊异的看着眼前这位司机师傅专注和认真的表情颇为震惊。从他

    愤怒的双眼来看,我感觉他在听om了我的理由之后,比我还仇视前面的车辆和车辆

    里面的人。我随即恶意的揣测起这位师傅是否曾经有过老婆红杏出墙的痛苦经历

    起来&hellip;&hellip;

    罗镇东的车一直开出了一环路,朝着城外的花桥镇开去。接近花桥镇的时候,

    我接到了路昭惠的电话。电话中的路昭惠显的极为意外和担忧。

    「罗镇东不知到去哪里了。贺强和<u>其他</u>人在宾馆里里外外找了两遍了!」

    我没有考虑太多,随即告诉了她现在的情况。「他跑了,翻墙出宾馆的时候

    正好被我撞见了,我现在打了辆的士正追踪他呢。」

    路昭惠跟着电话中向我询问道。「你现在在哪里?需要我安排贺强他们过来

    帮你幺?」我心想,都什幺时候了,贺强现在从宾馆出来,他对本地的地理环境

    并不熟悉。而且罗镇东的车辆一直在移动中。贺强能不能找到我如今追踪的路线

    都是难说的事。便拒绝了对方的建议。「不用了,现在那家伙坐了车子在走,你

    们未必找得到地方。等我消息了,确实需要你安排人过来帮忙,我再给你电话。」

    路昭惠是理性的人,听了我此刻的说明后,没有再多说什幺。只是叮嘱我道:

    「你自己多加小心,千万不要逞强!」随即挂掉了电话。

    结束通话后,我发现罗镇东的车已经通过了花桥镇,转而驶入了一条乡村土

    路当中。确认了土路的位置和方向后,我微微感觉到了一丝意外。

    这条道路我并不陌生。准确的说,这条路承载了我记忆当中那段最不愿<u>回忆</u>

    起的往事。因为这条路,正是过去通往我老家清源镇的必经之道!二十多年前,

    我和父亲正是沿着这条道路乘坐公共汽车返回老家为奶奶奔丧。而后来的叔父,

    也正是在这条路延伸下去的水波荡遭遇了泥石流,被阻拦在了半路而未能及时赶

    到老家。不过自从<u>十年</u>前的省道通车后,这条乡村土路便基本淡出了本地交通干

    线的行列。现如今,除了少量收购沿途村镇农副产品的二道贩子还会经常在白天

    开车行走这条道路外,连附近几个乡镇间的公共交通车辆也都改走了更为宽阔和

    坚固的乡镇新道了。入夜之后,这条道路是空无一人。因为这条路到现在为止,

    都没有一盏路灯。

    就在我不自觉的再次陷入对往事的痛苦追忆当中时,出租车的行驶速度逐渐

    缓慢了下来。我意识到这点正准备询问司机师傅原因时,司机师傅主动开了口。

    「兄弟啊,我不敢向前再开了。再开下去恐怕要出事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望了望的士司机。司机师傅朝前努了努嘴,我顺着他指示

    的方位朝前望去立刻便发现了司机此刻减速的原因了!

    雾&hellip;&hellip;

    不知道从何时、何地开始,我乘坐的这辆出租车竟然已经完全陷入了浓雾的

    包围当中。车窗外,灯光所能照射的范围只有十几米的样子。在远处,能看见罗

    镇东所乘车辆隐约的尾灯闪烁。

    「兄弟,不是我不想帮你,这条路,还有现在这路况。我是真不敢追下去了!

    前面那车底盘高,马力大,这种路他们敢开,我这车底盘低,要开下去,没准要

    遭。」

    我知道司机师傅此刻说的也是实情。又观察到前方罗镇东车辆的尾灯速度移

    动的也极为缓慢后,我立刻做出了决定。掏出钱包将车费塞到了司机的手中跟着

    便下了车,打算徒步追踪前方的车辆。因为前面车辆显然也受到了浓雾的影响,

    在没有路灯,且能见度极差的情况下几乎只能以怠速行驶。我估摸着全力奔跑的

    话,我没准真的能够追上去。

    至于追到后,我一个人能不能应付得了,我并没有考虑太多。要知道对方车

    上除了罗镇东外,至少还应该有一个开车的司机。倒是的士司机想到了这点,从

    车前窗的底部摸出了一根汽车摇杆递给了我。「兄弟,那杂种的车上至少有两个

    人。我这没法帮你继续追下去了。这玩意送你了。要动手的话,你手上也有个家

    伙不是!」

    面对司机师傅的好意,我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接过了这根金属摇杆,跟着

    追着前方若隐若现的汽车尾灯狂奔而去!

    虽然对方的车开的极慢,但终究还是在行驶当中。我拼了命追出了数百米,

    也依旧只能勉强钓住对方的尾灯灯光。

    而且越追,我发现周围的雾气越发浓烈了!

    花桥镇通往清源镇的这条道路夜间会起雾的事,我其实是知道的!因为这算

    是这一地区这一时节常见的气候现象。而且这种气候并非本地所独有,<u>其他</u>很多

    地方也都有类似的气候现象。比如日本信浓平原北部的川中岛地区,每年阴历的

    九月中旬到十月中旬从凌晨子时到次日上午巳时都会大雾弥漫。日本历史上战国

    时代的两大军阀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的第四次川中岛会战,便是在川中岛地区的

    浓雾之中爆发的!

    想到这里,我定了定神。开始<u>回忆</u>起了这条土路大致的走向。思考了片刻后,

    我忍不住露出了些许得意的笑容。估算中,这里已经离开花桥镇大约有两三公里

    的距离了。在我的记忆里,从花桥镇出来,三公里多的位置,这条道路会有一个

    大的「之」字拐点,距离总长足有将近一公里,罗镇东的车只能沿着道路行进,

    而我步行的话,却能够直接穿过拐点周围的田地前进,缩短至少七八百米的路程。

    我确定,若是对方依旧保持现有怠速,我抄近路,必然能赶在他们之前到到对面

    的拐弯处。

    当远处车辆尾灯转向左侧时,我追着一头直直的冲进了正前方的田地中,田

    里泥泞难行,但我依旧只花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到达了对面的拐弯处。

    过了一分多钟,雾气中出现了车辆大灯的光线。我攥紧了手中的摇杆,站在

    了道路的左侧&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