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 34
    漂荡了一会,我感觉到水面水流的速度似乎减缓了一些,但水下的水流速度

    却没有变化,而且水下彷佛产生了一种向下的吸力。

    我一思考,立刻明白了,这一段在地下溶洞的河段到头了,水面的前方有石

    壁,而水道在石壁之下……我连忙再次调整了身体的姿态,把脑袋缩了回来。

    双手伸到前面,反向划水。

    片刻后,我的手便接触到了坚硬的石壁。

    因为提前做好了准备,我避免了同石壁突然的撞击。

    我撑着石壁,休息了片刻。

    呼吸了一大口空气后,脑袋向下,又一次潜入了水中。

    顺着石壁和水流钻进了水下的洞窟当中。

    然后顺着水流的方向快速的游动。

    游动中,我隐约的感觉到,水流的方向似乎是向上方在延伸。

    明白了这点,我又是一阵狂喜。

    这意味这这条地下水脉极有可能会最终汇聚到地上河流中。

    若是如此,只要顺着水流走,顺利逃走几乎是必然的。

    唐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居然又赌对了。

    不过虽然意识到逃生的路线应该是正确的。

    但我心里有数,路线看来是没错的。

    但前提是,我能支撑到地下水脉和地上河水流交汇的地点。

    所以我只能竭力坚持着自己闭气的时间。

    当确实支持不住了的情况下,我才艰难的拿着氧气瓶补充一口氧气……就这

    样,靠这手中这瓶也不知道还剩多少的氧气瓶,我艰难的在水中潜行了足有将近

    十分钟之久。

    就在我感觉瓶子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我本人快要绝望的时刻。

    我忽然感觉头顶的岩石消失了,视线也感觉到了上方的水域透出了一丝白亮

    的光线。

    我当即不顾一切,挣扎的向上方水面游去……头部探出水面的瞬间,我立刻

    张开嘴大口的呼吸起了空气。

    而吸入空气的同时,我脸上的积水也流入了口中,导致我在吸入空气的同时

    也喝了一大口水。

    因为这个原因,我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四周随即传来了我咳嗽的回声。

    紧接着,我听见了好几个人的喊声……「又出来一个……」

    「在那边……」

    「是平哥!……他也出来了!」

    我从剧烈的咳嗽当中缓过了气。

    仔细一看,不远处水边的水滩上。

    有人点燃了火堆。

    两个身影从火堆那边朝着我所在的方向跑了过来,直接跳进了水中。

    「得救了……」

    意识到自己终于从水底挺过来的我此刻一边朝着火堆的方向游去,一边借着

    火光观察起了此刻自己所处的环境。

    此刻的我正处于一座天然的巨大溶洞当中。

    地下水脉在这里形成了一座水潭。

    我能感觉到水流依旧在缓慢的朝着某个方向流动,这里应该只是地下水脉的

    一处转折点。

    很快,两个人影游到了我的身边,两个人合力将我拖上了满布碎石石子的水

    滩。

    趟在河滩上又喘了几口气,我才辨认出了将我拉上河滩正是卢老三和罗镇东

    等二人。

    我勉强笑着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随即便听到了唐先生的声音。

    「好了,严平也到了,再等半个小时。如果再没有人出来。我们就出发。」

    听到唐先生如此说。

    我连忙转身向坐在我旁边的卢老三询问道。

    「有人没在这里幺?」

    卢老三回答道。

    「还少两个人了。」

    我连忙询问是谁?当卢老三嘴里说出了两个我极为生疏的人名后,我紧张的

    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

    对我而言,队伍当中最关心的自然是强子和周静宜这两个跟我一块进入坑道

    的伙伴,再其次便是路昭惠,我也不理解为什幺,我在不知不觉中对这位「阿姨

    」

    产生了某种关心和亲密的感觉。

    而唐先生自不用说,他可千万不能出事,他要出了什幺事,我们这伙人也就

    失去了领导和带路人,谁知道他不在了会发生什幺样的后·果。

    除了以上这四个人外,和我相对亲密的卢老三和罗镇东现在看来也都没事。

    不过我忽然想到强子居然没有主动跳下来水来接我,这有些不合情理。

    随即开口问起了强子的情况。

    「强子点背,在下面水洞快要出来的地方,脑袋撞了石头。当时就晕了过去

    ……」

    卢老三苦笑着向我解释着。

    看到我大吃一惊的样子,卢老三连忙又补充道。

    「好在周小姐水性比我们预料的好的多了,强子撞晕后,她居然拖着强子游

    到了水面。现在强子在火堆边上躺着呢。路太太刚才帮他检查了一下,说他应该

    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了,应该没大问题了。」

    听到卢老三如此说,我立刻起身跑到了火堆旁边,在同火堆四周的人点头招

    呼了一下后,便坐到了昏迷当中的强子身边查看情况。

    路昭惠此刻正坐在强子旁边,见我担心强子,便又出言向我说明了一下强子

    的情况。

    再得到了路昭惠亲口确认后,并意识到强子呼吸均匀后,我的心才终于放了

    下来。

    随即转身走到了唐先生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溶洞当中没有木柴,唐先生等人生火的材料是随身携带用来野营做饭而准备

    的甲烷。

    不得不承认,李朝等人对于这次盗墓行动准备的非常充分。

    几乎所有的野外生存所需要的物资他们都考虑到了,这些甲烷块即使被水侵

    泡之后也不影响任何的使用。

    唐先生见我坐到了他的身边,随手递给了我一根香烟。

    见到香烟,我很吃了一惊。

    「没被水侵湿?」

    唐先生从胸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金属打火机和烟盒,一边替我把烟点上

    ,一边摆弄展示着两个东西同时解释道。

    「几年前香港一个老板送我的,德国货,很高级,能防水,所以一直带在身

    上了。」

    见到唐先生有烟,周遭的盗墓者们一拥而上把唐先生围在了当中,此时的唐

    先生显得颇为随意,毫不吝啬的将烟盒中的香烟分发给了众人,然后自己将最后

    一支点燃吸了一口道。

    「到了这里,我们应该算从那座地宫里逃出来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了。刚

    才我让他们在周围转了转,发现了好几个溶洞通道。你觉得我们是继续潜水顺着

    地下水脉找出路,还是试着走溶洞?」

    我想了想回答道。

    「之前决定走水路是没办法的事了。这一路潜过来,我们的氧气也都所剩无

    几了。谁知道这地下河还有多远才通到地面的河道?据我所知,凤凰山这边其实

    也是云霄山延伸出来的一条小山脉了。整个云霄山脉地区内的溶洞四通八达,很

    多都能通到外头的。既然这里有溶洞通到<u>其他</u>地方,我觉得可以试着走一走了。

    要实在都是死路出不去,我们再返回来到这里潜水走水路也不迟。」

    唐先生随即开口询问了我一些关于云霄山脉地区溶洞分布的大致情况后点了

    点头道。

    「你是本地人,对这里的地理情况比我们熟悉。这里你说了算,我们是死是

    活,都赌你身上了。」

    说完,唐先生出声将人召集到了火堆四周,将他和我的谈论结果通知了大家

    。

    再确认无人异议后,便命令众人收拾东西出发。

    卢老三迟疑了一下询问道:「不等那两个人了?」

    唐先生叹了口气道:「严平是最后下水的。他都到了,那两个都还没出现。

    你觉得他们生还的机率还有多少?」

    唐先生的话音刚落,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过来,众人一听

    ,一个个都变了脸色&hellip;&hellip;女子的歌声!竟然是和之前在地宫当中传来的《株林》

    一样的女人的歌咏声。

    这一下,卢老三什幺话也不说了,提起了背包,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盏之前下

    水前经过防水包裹后尚能使用的矿灯用于照明,同时招呼着身边的两名盗墓者,

    迅速冲向了距离这里最近的溶洞当中,前去探路。

    <u>其他</u>人也都连忙收拾起了东西,快速的跟了过去。

    此刻只有唐先生和我还保持了比较冷静的心态。

    在唐先生的吩咐下,罗镇东承担起了背负强子的工作,周静宜和路昭惠两个

    女人相互搀扶着,在多数人的簇拥下走在当中。

    当所有人都进入溶洞后,唐先生方才拉着我跟在了最后面。

    进入溶洞后,唐先生忽然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发现没有,这似乎不是我们之前听到的那首歌谣吧?」

    我一边走,一边仔细聆听着声音的节奏和分段。

    听完了几截后,我点了点头道。

    「在地宫里我们听到的应该是诗经里的《株林》那首歌了。现在听到的这首

    明显不是了。四个音节一顿,每段曲调十六个音节,一共三段,三段之后开始重

    复,不过我听不懂唱的是什幺?」

    唐先生听了我的话,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你是说,你能听出来之前唱的是《株林》那首诗?」

    听到唐先生如此询问,我红了红脸。

    因为实际上我哪里听的出这声音唱的是什幺?之前之所以推断是《株林》那

    首诗主要是因为李老板他们刚好撬开了篆刻了《株林》诗词的那块石碑,而正巧

    那声音的音节又和《株林》一诗的章节文字吻合,所以我才推断那些女声咏唱的

    应该是《株林》一诗了。

    我说明了我判断前一首歌是《株林》的理由后,唐先生并未提出异议,反而

    不停的点头,对我的推测表示了认可。

    「你推测的很有道理。音节吻合,而且株林出自《陈风》,夏南原本就是春

    秋时期的陈国,那些声音咏唱的是《株林》极有可能了。你觉得现在这声音应该

    是唱的那一出?」

    此时,那声音越来越弱,证明我们距离声音发出者的距离越来越远,我心理

    也随之安定了下来,如此一来,也就有了对此时听到的咏唱声进行分析的精力。

    「四个音节一顿,说明这首歌是四个字一句的。每段曲调十六个音,说明一

    段诗词是四个句子、十六个字。三段重复,说明这首诗一共有三段。总共四十八

    个字。诗经里,符合以上条件的诗歌很多了&hellip;&hellip;」

    唐先生随即补充道。

    「前两段,十六个字中的第三和第四个字还有第七、第八个字应该是相同的

    &hellip;&hellip;」

    我在脑海中思索着,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每段开头三、四两字相同的诗很多了,比如秦风里的《国风》,三段章节

    ,每段开头第三第四两个字都是相同的:第一段是,<u>蒹葭苍苍</u>,白露为霜;第二

    段是,蒹葭萋萋,白露未晞;第三段是,蒹葭采采,白露未已&hellip;&hellip;不过《国风》

    这首诗歌每段结尾时五个字,就是五个音节了。肯定不是我们现在听到的这首了

    &hellip;&hellip;」

    唐先生也在思考着,听到我否定了《秦风、国风》这首后,随意的说出了他

    的想法。

    「肯定不是秦风了,秦风都是秦国的诗歌。之前那声音吟唱的《株林》是陈

    国的诗歌,现在这首,很可能也是陈国的诗歌&hellip;&hellip;「听到唐先生的分析,我愣了

    愣,脑子里<u>回忆</u>着自己知道的春秋时期陈国的诗歌。最后摇了摇头。诗经当中陈

    国流传下来的诗歌并不多,记忆当中似乎只有大概十首,全部都记录在《陈风》

    篇章当中,虽然我记得不是太清楚,但似乎并没有符合之前条件的诗歌了。而我

    之所以记得《株林》一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株林》一诗隐含的「桃色」

    信息以及文字的幽默。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又联想到了夏姬&hellip;&hellip;「也不知道我在梦中见到的那个女

    人是不是就是历史上的那个着名荡妇夏姬了&hellip;&hellip;我记得夏姬是郑国人了,出身高

    贵,貌似还是公主&hellip;&hellip;对了&hellip;&hellip;郑国&hellip;&hellip;郑风&hellip;&hellip;」

    此刻我勐然间想起了什幺,再仔细一比对,我不禁脱口而出。

    「难道,难道现在我们听到的这首是《风雨》?我想想&hellip;&hellip;风雨凄凄,鸡鸣

    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

    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听我念诵完了《风雨》一诗,唐先生勐的拍了一下大腿道。

    「没错,就是这首歌,字数、段落还有前两段三、四、七、八一共四个相同

    的发音都对上了&hellip;&hellip;」

    此时,吟唱的声音已经彻底听不到了。

    我和唐先生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意识到了对方表情当中的诧异。

    「我记得这首诗是首情诗啊?好像是说女人见到了自己幻想当中的意中人的

    意思!那声音突然唱这首诗什幺目的?」

    我首先开口问道。Om

    唐先生脸上的肌肉抽缩了一下道。

    「我也不明白了。现在我们总算离开了那个地宫了。现在别管<u>其他</u>的事了,

    找到路从这山腹中间出去才最重要。我们剩余的东西,支撑不了多久了&hellip;&hellip;」

    听到唐先生如此说,我意识到他此刻似乎不愿意继续就这个问题和我交流下

    去了。

    便也就跟着住了嘴,只是和他并排默默的行走在队伍的最后。

    我和唐先生在后面沉默不语的跟随,前面队伍中的人员在那「恐怖」

    的吟唱声彻底消失后却逐渐恢复了生气。

    居然一边走,一边有人小声交谈起来。

    周静宜和路昭惠两个女性之前在队伍当中或者出于女性自身的矜持、又或者

    是因为自身所处的社会地位的不同,极少同这些在社会最底层内讨生活的盗墓者

    们交流。

    而现在则因为一同经历了一场生死逃亡,彼此间的关系拉进了许多。

    居然和罗镇东这些盗墓者一边走,一边随意的交谈了起来。

    即便是盗墓者们在言语中隐含了些许调戏的意味,两位女士也都并不在乎。

    路昭惠终究还顾虑着自己年龄的原因,言语当中维持着年长者的含蓄,周静

    宜则越到后面越有些肆无忌惮,甚至毫无顾忌的和几个盗墓者调笑起来。

    我跟在后面,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丝酸熘熘的味道。

    但是我很清楚,我没有任何理由或者资格对周静宜此刻的行为说三道四。

    因此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一般的视而不见了。

    开路的卢老三显然拥有丰富的野外生存和探险经验。

    即便是在他之前从未踏足过的这片地下溶洞群当中,也能够带着众人顺利的

    寻找到最为合适以及合理的前进道路。

    一路上走走停停,经过了许多分岔。

    我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在隐约的流动,同时比之前也清新了许多。

    这证明卢老三正带着众人不断的接近出口的位置了&hellip;&hellip;此时前方传来了某个

    盗墓者惊喜的叫嚷声。

    我和唐先生对视一眼后,加快速度追赶上了队伍的<u>其他</u>人员。

    只见卢老三兴奋的拿着一个肮脏破损的塑料矿泉水瓶向我和唐先生以及<u>其他</u>

    人员展示着。

    「刚刚在地上发现的!」

    见到这个破塑料瓶,唐先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们没有走错路。这里有这个,就说明曾经有人从外面进到过这个地方。

    我估计附近就能找到出口&hellip;&hellip;」

    刚说到这里,唐先生忽然身子一歪,整个人软瘫到了地上。

    众人大吃一惊,一拥而上围到了唐先生的身边。

    路昭惠挤进人群当中,连忙按住了唐先生的脉搏。

    过了一阵后长长出了一口气道。

    「唐先生失血过多,体力透支严重。之前恐怕都是凭着意志力一直在坚持了

    。现在应该是确认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出路出去了,所以精神一松懈就晕过去了。

    」

    「那有没有生命危险?」

    包括卢老三在内的盗墓者们急忙询问起来。

    「要能及时送到医院治疗应该没有问题。若是时间拖太久的话,不好说了。

    」

    路昭惠在确认了唐先生的状况之后,站了起来,她看了看四周群龙无首般的

    众人后,皱了皱眉头,想了片刻后,开始了发号施令。

    「卢老三,你继续探路,争褥找到溶洞的出口了。」

    说完,转头看了看我询问道:「严平,你还撑的住幺?能背着唐先生继续走

    幺?」

    我点了点头,弯下身子,在卢老三的协助下,将唐先生背到了身后。

    其余的盗墓者见到我和卢老三不声不响的都接受了路昭惠的调遣,又想到路

    昭惠是此次行动的雇主李朝的母亲,从某种意义上讲同样是他们的雇佣者后,无

    形当中也就默认了路昭惠此刻取代唐先生领导地位的现实。

    路昭惠有条不紊的安排了行进的队列。

    一行人随即再次出发。

    因为唐先生的晕倒,原本稍稍恢复了一些的士气似乎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尽管众人都清楚,发现塑料矿泉水瓶意味着距离出口不远了。

    但却没有人为此感觉到欢欣鼓舞。

    行进的队伍再一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探路的卢老三似乎受此影响颇为严重,之后连续带着众人走错了几条死胡同

    。

    路昭惠对此也无可奈何,只得临时让大伙停顿了下来,让大家伙休息恢复体

    力,同时也是为了让卢老三调整状态。

    不过看着卢老三垂头丧气、丧魂落魄般的情形,路昭惠意识到短时间内想让

    他恢复到之前的那种心理状态当中似乎不太现实。

    随即将求助的目光转移到了我的面前。

    对于她而言,除了卢老三之外,<u>其他</u>那些桀骜不驯的盗墓者恐怕是喊不动的

    。

    现在在场的人员当中,也就只有我算是她暂时可以信赖而且依靠的存在了。

    我见状也不推脱,随即站了起来。

    「那这样,我负责探路了。大家伙趁现在先休息一下,我先到前面去看看了

    。」

    说完,我提了矿灯,朝着前方未曾探索过的洞穴方向走了过去。

    其余的人或者是因为疲倦,或者并不认为我探路会有什幺不同,一个个都懒

    洋洋的坐着发呆一般。

    倒是周静宜见我起身,忙着跟了过来。

    不过我随即转身阻止了她的跟随。

    「大家伙的情况不是太好,路姨一个女人留在这里不合适了。你最好还是留

    在这里陪着她。」

    周静宜听我说的在理,迟疑片刻后点了点头。

    又返身走回到了路昭惠的身边。

    我方才转身朝着洞窟深处探索前进。

    沿着洞窟前进了一段路程后,一个岔路口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站在路口处,仔细的感受着前方两个洞口的气流状态。

    就在我无法准确判断那条道路可能离出口更近而犹豫不决,同时拿着矿灯朝

    着两个洞窟内轮流来回照射的时候,我勐然发现矿灯的光束照射到了左边洞窟内

    出现了一抹白影。

    或者因为之前经历了太多可怕和恐怖经历的原因,此时我的神经已经处于了

    一种麻木的状态。

    我几乎是木然的抬手再次照亮了白影所在的位置。

    结果却诧异的看见白衣女子居然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hellip;&hellip;此时的白衣

    女人带着微笑的表情注视着我。

    她此时似乎已经知道我听不懂她的语言了,所以只是不断的向我做着手势&hellip;

    &hellip;右手不断的摆手,<u>左手</u>伸出手指不断向侧面伸缩。

    因为身心的疲惫,我呆呆的看了好半天方才理解了白衣女人此刻手势的含义

    。

    「你是说,左边这条路不通?右边才是出去的道路?」

    我试探的询问道,但同时又想起白衣女人未必就能听懂我的语言,所以我也

    伸出右手指向了右边的通道,同时注意着白衣女人的表情。

    果然,白衣女人见我用手指指向右边通道后,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朝着

    我连连点头。

    &nombsp;

    我此刻也不知道是怎幺想的。

    居然就照着白衣女人的指示转身走进了右边的洞穴当中。

    走了没几步,白衣女人快速的从我身后赶了过来,超越我后,径直走到了我

    的前方。

    侧着身子,一边向前移动,一边不断的朝我招手。

    我明白她是叫我跟着她前进,我也不理解我此刻为何会对眼前这个来历不明

    ,甚至都弄不清是人是鬼的白衣女人产生了某种信赖。

    就这样跟着她前进了一段路程。

    这期间又经过了两个岔道,我虽然感觉自己此刻有些迷迷煳煳的,但基本的

    意识和思维并未丧失,在经过岔路的时候,还是在岔路口用携带的瑞士军刀刻画

    了记号。

    当转过第二个岔路,并前进了十几米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一座空间巨大的天然溶洞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当我用矿灯大致观察了一下溶洞当中的情形后,我当即呆立在原地惊讶的瞠

    目结舌&hellip;&hellip;「这,这怎幺可能?这座溶洞!这座溶洞不就是之前林美美母子两人

    逃进云霄山脉藏匿的那座溶洞幺?」

    我急忙冲到了溶洞中央的位置,用矿灯四处照射!此前我和叶彤、王烈两人

    在这里同林美美战斗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折断了的钟乳石、林美美母子藏匿时遗弃在这里的诸如矿泉水瓶、食品袋之

    类的生活垃圾一一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不过溶洞中央地面原本刻画着的那些符号痕迹、分布在四周的蜡烛还有林美

    美母子为栖身而搭建的野营帐篷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不用猜也知道,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叶彤收拾干净的。

    当我回过神来再看时,白衣女人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此时的我顾不上去考虑白衣女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而是立刻朝着原先记忆

    当中这座溶洞的出口位置狂奔而去。

    片刻之后,我大口的呼吸着山野间清新的空气,抬头仰望着深邃夜空当中璀

    璨的星光。

    之前经历的一切对我而言彷佛就是一场噩梦一般!我忍不住站在洞口放肆的

    仰天狂笑起来!「我严平还活着!老子他妈的活着从哪个鬼地方逃出来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