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 33
    强大的冲击震的我晕头转向。

    不过万幸的是,虽然头晕,但我却保持了基本的思维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

    在我被冲击波撞飞的同时,被我牵着手的白衣女人便获得了我们两人的身体

    主导权。

    女人凭借着她不可思议般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u>自由</u>的在空中变换着身体的动

    作和姿态,每当我俩即将撞上坑道的墙壁时,女人便会提前一步身体运动,或用

    手,或用双脚支撑墙壁减缓冲击的力量。

    我彷佛是被白衣女人带着在狭窄的坑道两侧墙壁中来回跳跃飞行一般快速的

    向前前进了数十米的距离一般。

    随着冲击力的衰退,白衣女人终于拉着我跌落到了地面上。

    接触地面的时刻,我松开了女人的手,在立足不稳的情况下向前翻滚了几圈

    后,终于停住了身形。

    我双手支撑着从地面爬了起来。

    原本以为失去了矿灯的照明我的眼前将一片漆黑。

    但当我睁眼一看却意外的发觉此刻坑道内四处密布着极为黯澹的光辉。

    虽然黯澹,但却足以让我观察到周围坑道的实际环境状况。

    再仔细一观察,我发现,这些黯澹的光芒都来自坑道的四周墙壁,略一思量

    ,我明白了光芒的出处,这里的土层除了富含银矿石之外依旧蕴含了众多的萤石

    。

    而萤石便是俗称的夜明珠,这里的萤石颗粒小,但极为密集,以至于众多细

    小萤石所散发的光晕竟然勉强照亮了整座坑道。

    正当我庆幸自己能够凭借这些微弱的光晕不至于在坑道内成为睁眼瞎的时候

    。

    白衣女人无声无息的从后面摸到了我的身边,伸出双手一把就抱住了我腰。

    我立刻产生一种毛骨悚然般的恐惧感,正当我惊觉想要摆脱女人的搂抱时,

    女人更进一步将脸直接贴到了我的面前。

    一股澹澹的檀香味道涌入了我的鼻腔&hellip;&hellip;在闻到这股味道的刹那,我的精神

    瞬间松弛了下来。

    这股香味让我不自觉的<u>回忆</u>起了慈祥的奶奶。

    因为在我的记忆当中,奶奶的身上也始终带着同样的一股澹香。

    这种香气让此刻的我产生了一种极度的怀念甚至是流连忘返般的自失&hellip;&hellip;幼

    年的我总是闻着奶奶身上的这种香气,在奶奶温柔的歌谣声中渐渐的进入梦乡。

    此刻的我其实并未丧失对自己身体掌控的能力,假如愿意,我完全可以用力

    挣脱女人的搂抱从女人的身边逃离。

    但精<u>神上</u>突然的松弛以及对奶奶往日的那种留恋让我不愿意舍弃此刻这种似

    曾相识般的旧日感受。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以及自己此刻所处的环境,缓缓的瘫

    坐在了地上。

    渐渐的,我产生了挥之不去的倦意,我闭上了眼睛,身体歪倒了下来,隐约

    中,我感觉自己的头似乎枕在了女人的膝盖上。

    女人的双手温柔的摩挲着我的身体,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觉

    ,我居然就这样在白衣女人的抚摸下浑然不觉的睡着了&hellip;&hellip;进入睡眠状态当中的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进入了之前在谜楼当中的梦境之中。

    在新的梦境当中,我依旧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而之前和少年男子野合的少女也不出意外的再次成为了梦境当中的女主角&hellip;

    &hellip;「不是&hellip;&hellip;不是墓室里的白衣女人&hellip;&hellip;」

    梦境中的我忽然发现了梦中女子和墓室内遭遇的这个白衣女子的不同。

    虽然两人的相貌几乎如出一辙。

    但经过我在梦中细致的分辨,我终于发现了两者的不同。

    之前白衣女人在我的面前又说话又比划动作的时候,我仔细的观察了白衣女

    子的相貌,白衣女子的左颊边缘接近<u>耳根</u>的位置有一颗颇为明显的红色小痣。

    因为小痣的位置很偏,所以丝毫没有影响白衣女子秀丽的容颜。

    而梦中的少女在同样的位置却没有任何明显的面部特征,她的脸光洁白皙,

    几乎没有任何的瑕疵。

    不过梦境中少女的行为却同她哪近乎于天使般纯洁的面孔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hellip;&hellip;梦中的少女比之我上次在梦中见到的样子似乎成长些许。

    不再是少女的摸样,而是变成了青年女性的样貌,之前自然垂散的长发此刻

    也被收拢盘在了头顶。

    对于古代的发式我多少是了解一些的。

    少男少女未成年前是不需要什幺发型的,都是让头发<u>自由</u>披散的,这便是所

    谓「垂鬓童子」

    这一说法的由来。

    不过成年之后,男子便需要结发髻,女子则需要盘头了。

    从眼下梦中女子的发式来看,此刻的她似乎已经完成了女性的成人礼,而且

    嫁做了人妇。

    因为我作为旁观者在梦中见到了她和一个中年男性举行了似乎是婚礼仪式般

    的画面&hellip;&hellip;不过很显然,梦中女子并非一个遵守婚姻道德的女性。

    在和中年男子举行仪式的当夜,中年男子或者因为疲劳,早早的进入了睡眠

    ,而女子则在中年男子熟睡之后,熘出了两人共同居住的房间来到了房间外庭院

    的墙边,在这里,上一次和女子野合的男性又一次的出现在了女子面前,两人相

    互搂抱亲吻之后,女人趴在矮墙上,撩起了自己的衣裙,朝着男人噘起了屁股,

    男子则紧紧的抱住了女人腰,在女人的身后用力快速的耸动着自己的下身&hellip;&hellip;之

    后我便如同看色情影片一般,不断的浏览着这一对男女背着女人的丈夫一次又一

    次的偷情和野合,直到偷情男性走到生命的尽头&hellip;&hellip;偷情的男性似乎并非只有梦

    中女人一个情人,应该还有<u>其他</u>的女性情人。

    在梦境中,他似乎是因为同<u>其他</u>的女性偷情被发觉后遭到了他人的追杀,最

    终被另一个情人的丈夫所杀死。

    不过偷情男性似乎在那个时代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

    所以,虽然他死的并不光彩,但葬礼却颇为隆重。

    梦中女人出现在了偷情男性的葬礼上,此时的她腹部隆起,应该是怀了身孕

    。

    对于情人的死,女人似乎极为悲痛。

    她趴伏在男性的尸体上放声痛哭。

    就在这一刻,我隐约看见从男子的遗体中,某种透明的物质转移到了女人的

    体内。

    虽然在梦中,但我还是意识到了这一幕的特殊。

    「哪是什幺东西?女人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情人遗体身上有东西进入到了自

    己的体内&hellip;&hellip;这在搞什幺?」

    我忍不住冲着女人大声喊叫起来,想要提醒女人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幕。

    但很快我意识到,我现在是在做梦。

    那个女人根本就看不见我的存在&hellip;&hellip;就这样,女人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如果说之前她和死亡男性的之间的偷情行为还存在某种纯洁爱情的话,之后

    女人则彻底成为了情欲的俘虏。

    生下孩子后,她便开始疯狂的向身边的男性索取肉体上的满足和快感。

    和她有着生理关系的男性一个一个在透支了巨大的精力之后接连死去。

    第一个死亡的便是她的那位中年丈夫&hellip;&hellip;终于,单独和某一个男性的性爱已

    经满足不了女人的生理需求了。

    她开始追求各种各样的花样和性爱方式&hellip;&hellip;她所处的时代似乎并未有太明显

    的礼教束缚。

    对于她近乎于变态的性要求,各种各样的男性并未觉的异常。

    因为贪恋她的美色,男人们彷佛如飞蛾扑火般一个个成为了她的裙下之臣。

    即便这其中不断的有人死在她的床榻之上&hellip;&hellip;最终,一个头戴冕冠,社会地

    位极高的男性也成为了她性爱的俘虏。

    她的儿子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的长大了。

    也不知道是什幺原因,女人的生活虽然格外的淫乱,但她却始终在儿子面前

    呈现着慈母般的形象,而且竭力避免在儿子面前暴露出哪怕一丝荡妇的真实面貌

    。

    所以她的儿子始终都不知道母亲在两性方面的种种行径&hellip;&hellip;当女人的儿子成

    年,束起发髻,穿上皮甲的画面出现在梦中的时刻,我勐然意识到了我此刻看见

    的是什幺了&hellip;&hellip;「是夏南&hellip;&hellip;这个女人的儿子就是夏南,也就是这座陵墓的墓主

    人!那&hellip;&hellip;那这个女人就是传说中的夏姬了!我的天&hellip;&hellip;我究竟怎幺了?我居然

    正在梦中经历着与墓主人有关的一切&hellip;&hellip;」

    当明白了这些之后,我忽然不愿意醒来了。

    我希望我能就这样一直睡眠下去,并彻底弄清楚夏南和他母亲夏姬在历史上

    究竟有着怎样的遭遇和经历。

    不过正当我打算将这个梦持续的做下去的时候,身体剧烈的抖动将我从睡眠

    当中拉回了现实世界。

    当我睁开双眼时,强子的面孔映入了我的眼帘。

    「大哥、大哥&hellip;&hellip;你终于醒了!」

    见到我睁眼,强子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情!「我、我刚才睡着了?」

    我有些迷迷煳煳的开口问道。

    「没事就好!」

    卢老三的声音在我耳旁响了起来。

    我侧过脸,结果见到除了强子之外,卢老三和另外两名盗墓者也在旁边关切

    的望着我的情形。

    意识到我此刻有些迷煳,卢老三主动开口向我说明了此刻他们出现在我身边

    的原因。

    「刚才唐先生过来,说你留在后面炸坑道。听到爆破声后,你半天没跟上来

    。唐先生叫我们四个人返回来找你,结果就发现你一个人躺这了。估计你刚才跑

    的慢了,所以被炸晕了。不过现在没事就好,能起来走路幺?不能的话,我背你

    &hellip;&hellip;」

    「一个人?」

    听到卢老三如此说,我勐然想起了自己应该是倒在了白衣女人的怀里后才睡

    着的。

    我连忙直起身子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强子和卢老三等人,周围再无<u>其他</u>任

    何人的存在了。

    我想了想,终究没有将白衣女人的事情告诉强子等人。

    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刻意的在他人面前隐瞒了白衣女人存在的事实。

    或者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白衣女人极有可能将成为我解开这座陵墓秘密的

    关键所在。

    「那个白衣女人究竟是个什幺东西?说她是人,可从她身上感觉不到正常人

    的那种气息,但要说是鬼,她又和传说中的鬼没有丝毫的相似,会说话,能显示

    各种表情,甚至还会难过和哭泣,莫非、莫非她是和林美美一般的存在?最重要

    的一点,白衣女人似乎对我没有任何的恶意!刚才我彻底的昏睡了过去,那个女

    人要想对我做点什幺,实在是太容易了。但很显然,她什幺都没做。否则的话,

    我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和强子还有卢老三这几个人在一块了&hellip;&hellip;」

    虽然一肚子的疑问。

    但我明白,现在不是自己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

    所以在接过强子递来的水壶,喝了一口略略休息了片刻后,我便立刻起身,

    跟着强子等人朝着坑道前方继续前进了。

    这一路走了很久,途中从强子和卢老三等人的口中得到了一个让人振奋的消

    息。

    唐先生带着众人一路寻找的古代工匠的取水处,居然真的被找到了。

    而唐先生让强子等人返回来找我,除了对我个人安全的关心之外,更重要的

    也是因为他们此刻需要我这个爆破手赶去设法为众人开出一条逃生的通道。

    当走到这条坑道的尽头处时,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唐先生和<u>其他</u>人员。

    通道的尽头居然是一间中等空间的石室,石室的中央,一条斜坡道向下延伸

    。

    斜坡从半途起,便完全被水所淹没了。

    唐先生坐在石室的角落边休息。

    见到我和强子等人返回,立刻出声将我喊到了他的身边。

    此刻的他因为体力透支,失血过多,精神显得格外萎顿,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的。

    「刚才我安排了两个人沿着斜坡潜水下去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入水口哪里被

    一个纯银的栅栏给封死了。栅栏很粗,我们现在没有工具能弄断。栅栏间的缝隙

    很小,人钻不出去。你觉得该怎幺办?」

    听了唐先生的说明,我皱起了眉头。

    此刻我们携带的炸药没有防水包装,最关键的是,手头的雷管都是火雷管,

    无法进行水下引爆。

    所以潜入水中炸开栅栏这个方法立刻便被我否定了。

    我思考了片刻,说出了我的看法。

    「如果土层不是太厚的话,利用现有的炸药精确计算,我应该可以从侧面炸

    出一条小通道直接通入地下河的。只不过&hellip;&hellip;」

    「只不过什幺?」

    唐先生平静的询问着。

    「我们不知道这地下水脉有多长,是否真的有通往地上河的水道,中途有没

    有可以换气的空间。要是没有的话,我们即便顺利潜入了地下河也可能被活活淹

    死的。」

    我谈了自己的担心。

    听了我的话,唐先生叹了一口气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们不可能再回头了。

    继续留在这里终究是一个死。倒不如干脆赌一把了。」

    我想了想,最终也只有点了点头。

    但我还是向唐先生提出了我的建议。

    「我是不在乎和你一块赌这一把的,不过<u>其他</u>人就不一定了。我觉得你还是

    应该把人都召集起来。愿意和我们一块下水的,跟着走。不愿意的,应该尊重他

    们自己的选择。」

    唐先生随即招手示意,分散在石室四周休息待命的众人随即集中到了我和唐

    先生的周围。

    唐先生断断续续的将我和他商量的结果告诉了众人。

    末了澹澹的说道:「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下不下水,不强求。愿意跟着

    我和严平走水道逃生的,一会一旦顺利炸开通道,就一块走。觉得这个方法希望

    不大,想要在这里继续寻找<u>其他</u>离开方法的,剩下的东西随便拿了!命是你们自

    己的,大家伙自己决定吧。」

    唐先生说完了。

    整间石室随即陷入了沉寂。

    众人这一路跟着唐先生过来,最终目的无非就是想要逃出这个鬼地方。

    当大家意识到,唐先生计划的这条逃离路线生还可能性并不高后,所有人都

    不得不认真的计较这其中的成功几率了。

    毕竟,事关自己的小命&hellip;&hellip;最终,已经清醒过来,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路昭

    惠咬了咬牙,抬头望着我,第一个做出了选择。

    「我和静宜之前被那些怪物们给围住了。要不是小严我这条命早就没了。小

    严既然决定了要和唐先生一块潜水逃生。我就跟着走水路了!」

    路昭惠说完,周静宜也立刻表了态。

    「我和路姨一起!」

    见到两个女人率先表态。

    强子、卢老三和罗镇东等几个人也都横下了一条心,确定选择跟着我和唐先

    生赌上一把了。

    剩余的盗墓者原本都是亡命之徒,见到多数人都做出了选择,最终也都明确

    了跟随唐先生的态度。

    如此一来,所有人的意见便统一了。

    我明白事不宜迟的道理,向之前潜水探路的两名盗墓者了解了斜坡下面水道

    的大致走向后,立刻便拉着强子和卢老三,开始在斜坡的侧面开始挖掘炸点。

    <u>其他</u>人则和唐先生一道,帮着清理和转移废土。

    卢老三盗墓经验丰富,开掘通道连通水脉和开掘盗洞类似;强子是矿工<u>世家</u>

    出身,这种活也是轻车熟路。

    我们三人一边炸,一边挖,终于顺利的开出了一条六米左右长度直径一米半

    的洞穴出来。

    我在估摸着距离水道还有接近一米左右厚度土层的位置开掘了数个炸点,将

    预估好了的药量埋入,插入雷管和引线后,牵着引线爬出了洞穴。

    几分钟后,随着洞穴内穿来的沉闷声响,水流瞬间溢满了整座洞穴。

    「先下去个水性好的,把水洞清理一下。」

    在外等待的的众人随即涌入石室,唐先生立刻做出了新的指示。

    之前曾经潜水探路的一名盗墓者随即主动的闭气钻进了水洞当中。

    一分多钟后,这名盗墓者从水洞中探出了脑袋。

    抹了一把脸上的积水大口呼吸了几下后,大声向众人汇报道。

    「水道通畅&hellip;&hellip;可以走。不过地下河的水流有些急,我刚才在里面转身,差

    点被冲走。」

    唐先生喘着气说道。

    「水流急不是问题。水道没堵就好!大家现在休息,准备一下。体力恢复好

    了,就从这里潜下去!」

    众人听到后,纷纷散开,寻找合适的位置和场所,抓紧时间修养体能。

    我和强子以及卢老三刚才费了许多精力开掘通道,此刻自然是疲惫不堪。

    唐先生考虑的比较周全,给了我们恢复体力的时间,我们三人便也打算找个

    角落恢复一下。

    却不曾想,唐先生径直走到了我的身边,主动将我拉到了石室的角落当中。

    唐先生明显是有话要对我单独说明,卢老三和强子见状也就没有跟过来。

    确定周围无人后,唐先生压低了声音道。

    「你和王烈认识多久了?」

    我愣了愣,没有想到唐先生此刻会突然问起我和王烈的事情来。

    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没有隐瞒的必要,也就老实的回答道:「没多久,还不到

    一个月吧&hellip;&hellip;」

    听到了我的回答后,唐先生方才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你什幺都不知道了。看来王烈他们也是刚刚才遇上你了&hellip;

    &hellip;」

    见到我一脸疑惑的表情,唐先生如长者般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王烈是干什幺的,你多少应该了解一些的。这个我就不需要向你解释太多

    了。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这次我们真的能顺利的从这里活着逃出去的话,我建

    议你最好还是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

    「这是为什幺?」

    听到唐先生如此说,我不禁反问了一句。

    唐先生轻轻叹了口气。

    「我并不是说王烈这个人不好,我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短了。他确实是个人物

    !作为朋友,值得结交。不过他和他的那帮人,怎幺说呢?嗯、在某些方面原则

    性太强。所以在我们这个行当里有不少人看他不顺眼。和他走的越近,也就越危

    险&hellip;&hellip;」

    我愣了愣,愈发不理解唐先生说这些话的原因了。

    唐先生皱了皱眉,意识到我并没有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只能进一步的说

    明道。

    「王烈他们有时候管的太宽了。有些事情,不管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只要他

    们看不过眼,便会横地里插上一脚。时间长了,自然就会得罪一些人。王烈自己

    的实力是很强的,在我们这个行当里,比他强的没几个。所以他自己当然是无所

    畏惧的。不过那些他的对头对付不了他,就会把矛头指向他的朋友和伙伴。我实

    话告诉你吧&hellip;&hellip;几年前王烈就曾经想要拉我入伙。不过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

    定自己独来独往的单干。倒不是我对王烈有什幺意见,而是一旦和王烈走到一起

    ,就极有可能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的,所以,如果不想煳里煳涂的被人给盯上

    的话,最好还是和他们那些人不要有太多的来往最好。」

    说完了这些,唐先生发现我还是一副没有明白的表情,最终只能无奈的摇了

    摇头,向我挥了挥手掌,示意我找地方休息。

    而他自己,则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闭上了眼睛,迅速进入了坐禅入定一般的

    状态当中了。

    考虑到一旦潜入地下水道后将会遭遇到各种不确定的结果。

    这一次的休息时间非常的长,大多数人都利用了这个时间段小睡了一阵。

    睡醒后,便将剩余的干粮食品等一股脑都清理了出来。

    大家心中有数,要是唐先生判断的这条逃生路线和方式不对的话,大家极有

    可能会面临活活淹死在地下河道的境遇。

    若是如此,现在的这些东西便是在场的人员这辈子吃的最后的一餐了。

    石室当中的气氛格外的压抑。

    我嚼着一块饼干,就着水壶喝水,见到强子垂头丧气,但又心有不甘一般的

    表情,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打气道。

    「好了,强子,打起精神来!大哥我告诉你,咱们肯定能活着从这鬼地方逃

    出去的!」

    强子抬起头苦笑着回答道。

    「大哥,你就甭安慰我了。现在啥情况,我心里有数&hellip;&hellip;」

    我故作夸张的大笑对着强子说道。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你知道我为啥说我们肯定能活着出去幺?就因为我

    严平在这里!我从小就运气好,而且命够硬!菩萨不纳、阎王不收!多少次想死

    都没死掉&hellip;&hellip;你只要跟着我走,保你一帆风顺,绝处逢生!我记得我给你说过的

    ,当年搞实弹演习,我们那个排冲在最前面,按照演习计划,我们排到了地方就

    该固守待命的。我忽悠我们排长争功,所以没按计划在原地待命,而是直接朝下

    一个目的地就前进了。结果后面炮团那帮子杂种弄错了炮击时间,在我们计划待

    命的时间段开了炮,我们刚走没几分钟,他们就把我们之前呆的地方炸成了蜂窝

    。我们排后来所有人都说我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鼓动排长提前出发,我

    们整整一个排的人估计当时就得全交代在那地方了!「强子听到我讲起从军时的

    往事,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不过即便是强颜欢笑,不过心境多少也得到了一些

    改善。此时角落中的唐先生却突然接过了我的话头。「严平说的没错了!大家伙

    也不要太悲观沮丧了。虽然我们从水里走是赌博。但我感觉我们这里的人肯定都

    能顺利的从这里活着出去的。至于原因,和严平说的一样。因为现在这里的人每

    个人都是运气极好的。如果我们运气不好,大家伙觉得我们能活着站在这里幺?

    人这辈子,运气很重要&hellip;&hellip;只要运气来了,没什幺事情是办不到的&hellip;&hellip;」

    听到唐先生如此说,现场人员的心气不自觉的被调动了起来&hellip;&hellip;「唐先生说

    的没错了。我的运气从来都不差的。我记得我两年前在陕西掏货&hellip;&hellip;」

    「你那次算什幺啊?去年底我和镇东跑徐州那趟才叫惊险。正好碰上地方公

    安巡山&hellip;&hellip;」

    一时间在场的盗墓者们纷纷炫耀起了自己人生当中的惊险一幕以证实自己好

    运当头。

    有运气,自然就能化险为夷。

    想到这里,现场压抑的气氛不知不觉的又活跃了起来。

    我和唐先生彼此心有灵犀的远远对视了一眼。

    正当众人谈性正浓大有将自己以往的「英雄事迹」

    彻底曝光之时。

    唐先生从角落里站了起来。

    他很清楚,现在正是这里的大多数人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刻,也正是出发的最

    佳时机,随即下达了指示。

    「所有的人整理物品。卢老三,我记得我们有准备备用的氧气瓶吧。你负责

    把所有的氧气瓶都拿出来。谁都不许私藏&hellip;&hellip;」

    听到了唐先生的命令,携带有备用氧气瓶的人员都老老实实的交出了自己的

    存货。

    我也走到了路昭惠的身边。

    她此刻携带的背包是我之前带进坑道里的,我从里面也拿出了剩余的两罐氧

    气,交到了卢老三的手上。

    虽然搜罗出来的数量足有十来罐,但显然无法做到人手一罐。

    唐先生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氧气瓶进行了分配。

    别看唐先生从行为到举止都是一副神棍做派,但此刻却显示出了极为西方式

    的绅士思维。

    周静宜和路昭惠两名女性首先各自分配到了两罐未曾开启使用过的氧气瓶。

    接着是队伍当中身体素质相对略差以及公认水性不好的几个人员。

    强子的水性一般,在我为其证明的情况下,也领到了一罐。

    这些人分配结束后,只剩下了最后一罐使用过了但还有少量存余的氧气瓶,

    此刻尚未分配到的人员还有我、唐先生自己以及包括卢老三在内的四名公认水性

    极好的人员。

    唐先生看了看剩余的人员,最后将瓶子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见状,伸手将瓶子推了回去。

    在我看来,虽然我不知道唐先生的水性如何,但他此刻身体虚弱,就算他是

    浪里白条一般的人物,此刻下水,只怕也没我能在水里坚持的更久了。

    唐先生诧异的看了看我,开口道。

    「你就不怕活活憋死?」

    我笑了笑,骨子中的那股痞子脾气冒了出来。

    「知道你厉害,但你现在这样子,在水里肯定没我撑得久了。至于憋死?要

    运气不好,地下水脉里真没有空隙换气的话,多少瓶都没用。无非早死晚死的区

    别而已。」

    唐先生杨了扬眉毛。

    转身将氧气瓶又递给了卢老三。

    卢老三和剩余的三个人或许受了我的影响,此刻都充起了好汉。

    谁都不接,唐先生见状也不再说话,直接将这瓶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当中。

    转过身向整装待发的人员下达了指令。

    「卢老三,罗镇东,你们两个最先下去,记住,钻出洞子后,先尽力向上方

    游,假如顶上没有空隙,就在水脉顶部顺着水流走!两人一组,镇东,你有氧气

    ,要老三不行了,想办法让老三也吸一口。总之,能撑多久就撑多久!生死有命

    富贵在天!下去吧&hellip;&hellip;」

    罗镇东首先钻进了水洞,卢老三深吸一口气,紧跟着也钻了进去。

    接着,唐先生又喊到了两个名字,被喊到名字的人也先后按照唐先生的指令

    钻进了水洞&hellip;&hellip;就这样,十几个人,按照唐先生的指令,两人一组,逐一进入水

    洞。

    唐先生显然不放心让两名女性自己组成一组,所以他刻意让强子和周静宜两

    人一同下水,而路昭慧,则安排了一名在拥有氧气瓶的人员当中水性较好的人员

    陪伴。

    不到五分钟,除了我和他还有一名分到了氧气瓶的人员外,所有的人,都已

    经钻进了水洞里开始了求生的赌博。

    此时,唐先生转过身对我说道。

    「我和他先下,你最后走,不过走之前,你应该知道我留你在最后的原因吧

    ?」

    对于唐先生此刻所说的「原因」,我大致猜到了原委。

    随即回答道:「你是要我走之前把水洞堵上?」

    唐先生表情严肃。

    「我们闯进这里,已经犯了大忌了!虽然我也不确定堵住水洞究竟能对阻拦

    里头的东西起到多大的作用。但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还能做的事情了!我唐某人做

    事,只求无愧于心。所以,我请你下水前一定要把这事情办了!有没有作用,我

    们不管,但关键是我们做了,这样我们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郑重的点了点.com头,对于他的说法表示了认同!无论是尸傀还是出现在祭祀

    坑里的那具行尸,任何一个一旦从这地宫里跑到外面,必然都会给普通的民众带

    来巨大的危险。

    明白了这些的我自然会遵照唐先生的嘱托行事了!所以当唐先生和最后的那

    名盗墓者站到水洞旁边的同时,我当即从背包当中取出了剩余的炸药和雷管,在

    水洞旁边开始挖掘炸点。

    唐先生确认我已经开始执行了他的指令后不再废话,在最后一名盗墓者潜入

    水洞后,立刻跟着钻了下去。

    我则埋着头快速的处理着眼前的任务。

    短短数分钟后,我便在水洞周围埋设好了三个炸点。

    我确定只要引爆,即便无法将水洞彻底堵塞,飞溅的泥土也绝对能够将水洞

    的洞口掩埋、隐蔽起来。

    铺设好了引线,我毫不犹豫的拿出打火机点燃,跟着冲到了水洞旁边,一低

    头,意外的发现在水洞旁,一罐氧气瓶静静的摆放在哪里。

    「这个唐先生&hellip;&hellip;」

    我稍一思考便明白了这罐氧气是唐先生进洞前特意留在这里的。

    他让那名分配了氧气瓶的人员留在最后和他一起下水,目的恐怕便是为了将

    这罐氧气匀出来给我了。

    此刻唐先生已经下水,这罐略有剩余的氧气对我而言,不用也是浪费。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抓在了<u>左手</u>。

    右手捏着鼻子深吸了一口气,低头朝着水洞一头扎了下去&hellip;&hellip;在我的的脑袋

    倒立入水的瞬间,我彷佛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了视线可及的坑道当中。

    「难道是哪个白衣女人?」

    我大吃一惊。

    但此刻,我的整个身子已经朝下钻进了水洞内。

    在洞中我是无法转身再钻出水洞了。

    而且外面的引线已经点燃,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狠下了心,不再去考虑哪个白衣女人的问题。

    对我而言,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顺着水洞朝下向前移动身体,去赌

    这条唐先生预计的逃生之路了。

    我手刨脚蹬的努力将身体移动到了水洞的出口位置,半截身子刚探出去,便

    感觉到了水流的巨大冲击力。

    此刻的我没有任何的迟疑,双腿用力一蹬,整个身体从水洞当中挣脱出来,

    刚离开水洞,我便被巨大的水流冲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我竭力调整着身体姿态,手脚并用的努力游动。

    在水中,我睁开双眼试图观察四周的情形。

    但视线所及之处全是一片黑暗。

    我甚至弄不清上下左右的方位。

    直到适应了十多秒后,我才终于大致从身体感受到的浮力上判断出了朝上的

    方向。

    确定了水面大概的方位后,我开始向上游动。

    正当我的忍耐几乎达到极限,准备开始打算使用氧气瓶呼吸的时候,我忽然

    感觉到向上挥动的手接触到了空气。

    我双脚再次用力,头部终于探出了水面&hellip;&hellip;我贪婪的连吸了几口空气后缓过

    了气来,而且忍不住放肆的狂笑了起来!唐先生的判断是正确的&hellip;&hellip;这地下水脉

    是一条地下河,河道顶部和水面之间有空隙。

    在确认了自己不会被憋死之后,我再次调整了姿势,侧过了身体,面孔朝上

    ,把脑袋的大部分都埋进了水中,只留口鼻不时探出水面呼吸。

    手脚放松,整个人维持着半仰泳的姿态漂浮着,任由水流带着我向前移动。

    因为这种姿势,能让我最大程度的保持体力。

    这种地下水道中时常会出现各种凸起的岩石和钟乳,在漆黑的环境当中无法

    预判,撞上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我似乎真的像我自己之前吹嘘的一般,此刻好运相伴,这一路顺水漂流

    下来,居然畅通无阻。

    数分钟后,我隐约听到了从水流过来方向的远处传来了沉闷的爆炸声。

    我明白应该是我埋设的炸点顺利爆破了。

    如此一来,我该做的一切都做完了。

    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随波逐流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