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46、147)
    <body scroll=auto>【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n*e*t阅读 去掉*星号】发送电子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即可获得最新网址百度搜索【第一版主】既是www.01bz.net

    作者:漂泊旅人

    2016年8月26日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望着萧肃言此刻认真思索的样子,我皱了皱眉。我虽然也对眼前出现的这种异常状况感觉到诧异。但在我看来,同寻找周静宜、摆脱追兵并设法寻找离开的方法和路径这些事情相比,这根本是无关紧要的小问题。我不明白,萧肃言为何会如此在意。

    「这些虫子什么的,死了也就死了!我们又不是侦探,干嘛非要把这事情弄个一清二楚。我在营地里留的东西很少,那帮家伙估计很快就会意识到这点,没准马上就又会出来追着我们讨要物资。我们不给的话,难不成还能把他们都杀了不成。别想那么多了,赶紧走!」

    说完这话,我也不管萧肃言有没反应,立刻转身向同样停下了队列等待中的人员作出了示意,宋奎等人见了方才再次开始了前进。萧肃言则留在原地又观察了思考片刻之后,方才大步跟上了队伍。

    或许是因为还未从对异常状况的思考中回过神来,萧肃言一路沉默。我对他的状况也不在意,只是不时提醒着宋奎仔细带路,以免再出现昨天绕路耽误时间的情况。

    我们离开营地一定范围后,原本地面随处可见的魔虫,妖兽尸体终于看不到了。虽然是尸体,但因为满地都是,看着就让人心头发毛,所以队伍行进的颇为谨慎。当离开那片区域之后,队伍的行进速度随之加快,顺利脱离了密布枫树的林区,而进入了一片视野相对开阔,植被也相对稀疏的戈壁丘陵地带。

    看到眼前连绵延伸的丘陵山脉,也证实了宋奎此前的记忆。我们随即开始沿着丘陵山脉的走势朝西南方所在的第二营地前进。不过就在我们刚刚修正了前进方向走了一小段路后后没多久,我便听到了某个地方隐约传来的爆裂声响。那声响并不大,若非连续响起,我差点都不会注意到。我因此停下了脚步,朝四面张望了起来……

    萧肃言此时终于停止了思考,在发觉我的举动后同样若有所思的聆听和观察起了周围的状况。

    很快我和他都不约而同转身,将视线转向了东北遥远的方向上!

    「……那是什么声音?好像是从我们进来的山谷那边传来的!」萧肃言有些不确定的向我询问起来。

    「是爆炸声!而且威力不小……我对爆破这块很熟,应该没有听错!声响确实是由山谷那个方向传来的,但具体在哪里,距离多远这些我就判断不出来了。」我略一思索,凭经验说出了我的判断。而且很快,天边地平线上出现的一缕黑烟更证实了我的推断……塌方或者山体滑坡绝不可能会出现那样的形状和颜色的烟尘!

    我观察了片刻转身向宋奎问道:「你们百惠集团这次搜救行动有没有准备炸药之类的爆炸物?」

    宋奎摇了摇头。「我们过来主要的工作是寻找失踪考察队的下落,除了少量用于野外自卫的武器枪械之外,全都是各种救援和搜救设备!没听说行政后勤那边有准备炸药,因为用不上啊!」

    萧肃言听罢皱起了眉头。「百惠集团没有准备炸药,那现在爆炸的炸药就该是山谷出入口的那些家伙们带进来的了。他们在那边炸什么东西啊?」

    对于萧肃言的疑问,望着远方冒起黑色烟尘的我同样一头雾水……

    与此同时,在山谷临近森林这方的新建营地中,达耶。仁波切从一顶帐篷内走了出来,姿态慵懒的把手按在嘴前轻轻打了个哈欠。接着来到穿着女士西装的盘发女人身边轻声说明着:「刚才趁乱逃进林子的几个人是从那边湖畔大本营过来报信的。现在看来,在那边的爆炸也是他们搞的花招了。制造混乱,然后以过来报告为名通过山谷,最终目的应该就是要突破我们的防卫进入森林。」

    盘发女人「嗯」了一声,开口问道:「达耶上师,具体进来了多少人?」

    「最后确定了一下,应该是六个人!其中有人我应该认识。」达耶。仁波切说到这里,露出了微笑的神情。

    「上师认识?能告诉我是什么人么?」盘发女人有些意外。

    「通过山谷施展幻术欺骗守卫的是一个叫咏蕙的女人,冲出营地的时候动手杀人的那个女的应该叫春日……」达耶。仁波切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盘发女人听完后,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为了避免再有人进来搅局,出发前让刘镇他们把山谷通道炸了,那边营地的物资全部转移到这里。」

    达耶。仁波切轻笑了两声。「如您所愿……」

    意识到出口山谷那边可能有事发生。萧肃言再一次提出返回查看并伺机从山谷突出的建议。不过他的这一建议立刻就遭到了我,甚至于队伍全体人员的一致反对。

    原因也很简单。此刻再朝出口山谷那边前进的话,一来一回差不多就要花一天左右的时间。而我们现在拥有的补给物资顶多让我们维持一、两天而已。若是抵达山谷,没有机会突出,我们便只能又往这边走,而那个时候,好不容易搜集的这点补给能否支持我们抵达第二营是一回事,而在往返中所消耗的时间也就白白被浪费了。

    总算萧肃言也仅仅是建议而已,遭到众人集体反对之后并未一味坚持。我们随即又开始向第二营地前进,但没走多远,我们便又一次停下了前进的脚步。那是因为我和宋奎在前进途中发现了其他逃亡者的尸体。

    因为死者的死状极为可怕,朱钰和张露母子等人躲到了远处,死亡现场只留下我和萧肃言还有宋奎三人查看。

    「除了脑袋,身体上的肌肉几乎被啃光了……」

    眼前的景象连我看了都有呕吐的冲动,萧肃言却满不在乎的翻弄着死者的遗骸。「后背脊柱被撬开,连骨髓都没放过……嘿嘿,吃人的东西看来饿了很久了!从骨头上残留的啃咬痕迹来看,这东西的嘴不大,和咱们人的嘴差不多吧!死的两个家伙身上的肉都是被一口一口咬掉的,嗯,牙齿很尖,在骨骼上都能够留下很深的刮痕!」

    「尸体周边有残存的妖气……」我随即补充了一点我通过红莲之眼观察到的情况。

    「确定是妖气么?」萧肃言伸手将两名死者睁开的双眼抹上后确定道。

    「气息乳白,隐约带一些暗灰色。鬼气、魔气在我看来颜色要黑的多,嗯,对了……也有可能是尸气。尸气和妖气比较接近,如果是其他情况的话,我可以通过气味上的差异加以辨别。不过现在我只能闻到残留的血腥气,反倒不好分辨了。」我微微解释了一下。

    萧肃言眨了眨眼,直起了身子,退后了几步,披风一展,掏出符咒朝两具尸体上一抛,尸体接触符咒的瞬间剧烈燃烧了起来……他跟着右手捏了个法诀,嘴里念诵起了某种咒语,在咒语声中,两具遗骸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化成了黑灰。

    处理完了死者骸骨,萧肃言方才正色道:「如果残留是尸气的话,那我基本可以确定吃人的是尸魈了!因为一般的食人妖吃人以吸取气血为主,人肉这东西,他们可吃可不吃,基本不会去吃。尸魈没妖怪吸取人类血气的能力,补充血食就只会跟野兽一样啃肉。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尸魈也就是妖魔之中的野兽了。没啥智力,全凭本能。骨头上那些齿痕也能解释,尸魈嘴巴两侧长有獠牙。很长,很硬,那些刮痕应该是它们啃食尸体时獠牙留下的。」

    「那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前进么?要不转头返回山谷那边也许真能找到溜出去的机会?」宋奎在目睹了自己曾经同事的死状之后,终于产生了严重的恐惧心理。虽然自从昨天午餐时的变故到现在,死人他也看见过不少了!但却没有一具让他真正感觉到害怕,直到这刚刚被萧肃言烧毁的两具残尸出现,他才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了我们口中所说的那些「脏东西」的可怕。并开始对继续前进畏惧了起来!

    萧肃言摇了摇头。「现在回头已经晚了!我们已经进入了尸魈的活动区域,那东西嗅觉非常灵敏。而且一旦盯上猎物,会一直追击下去!即便我们回头,恐怕也难以摆脱它们可能的追击。为今之计,还不如继续前进,争取在天黑前找到下一个营地!」

    「找到了营地,就能安全么?」

    我不明白萧肃言为什么提出要优先寻找营地,开口问了一句!因为尸魈这种怪物,我是知道的,应该算是僵尸的一种!不过相比于普通僵尸而言,尸魈更为可怕和难以对付了。它的行动敏捷!萧肃言把它称为妖魔之中的「野兽」颇为恰当,因为尸魈虽然没有那些天妖、魔王级别妖魔的各种可怕力量,但反应灵敏且行动迅捷的特点从某种意义上讲比之更高级别的妖魔都还要难以应对几分。而凤凰山囚笼之中的尸傀,据说就是上古时代的那些高人异士通过观察尸魈形成的过程后,仿造而出的「人工尸魈」!

    「尸魈虽然厉害,可是没脑子……只会凭借本能行动!营地里应该能找到工具、绳索那些东西,而且还有那种用作隔离的尼龙网!有那些,我就能制作圈套、陷阱!那样对付尸魈会容易的多!」萧肃言解释着,脸上极为自信。

    「那我们可以回湖边那个营地啊,你说的这些东西哪里都有……」宋奎还是有些害怕继续前进,提出了他的建议!

    「那边已经被人占了,我们现在回去怎么面对营地里的那些人?你告诉我?」萧肃言朝宋奎白了一眼。接着说道:「其实吧……比起跟人打交道,我还更喜欢面对那些个妖魔鬼怪!因为妖魔这些东西多数靠本能,少数智力高也没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碰上了就是直来直去,你死我活。而人就不同,就算同舟共济,很多事情也都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痛快的没几个……」接着又瞟了我一眼。

    我苦笑着只当没听到他后面所说的话。我知道,他说这话有指桑骂槐的意思。因为他清楚我对他隐瞒了关于这次搜救行动中我所了解的一些事情,所以觉得我有些不地道。但我还能怎么样?难道告诉他我老妈是很厉害的妖精?而且很可能导演并一手操纵我们眼下经历的这些个事情?

    所以在萧肃言说完这话之后,我没搭理他,而是转身招呼着远处的朱钰、张露等人出发。

    「我们路上会不会遭到这个尸魈的袭击?」宋奎跟在我的身后扭头向萧肃言询问着。

    「那倒不会,尸魈这玩意惧怕阳光!白天只会窝在巢穴里头睡觉,晚上才会出来。所以我们才要在天黑前抵达第二营地了!越早找到越好,要为制作陷阱和圈套争取时间!」萧肃言见我没有反应,也不当一回事,一边向宋奎解释着,一边跟上了队伍。

    或许觉得那两具被烧毁的尸骨从某种程度上昭示了众人未来的命运,队伍的气氛显得沉闷和压抑。行至差不多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听到水流的声响。宋奎对此还有记忆,开口进行了介绍。

    「右侧山头那边有一条从东北方向过来的河流,正好从我们旁边这条丘陵的中央部分经过,改道,然后流向正西面。我们现在听到的水流声,应该就是那条河的水声。」

    我点了点头,转身看了后面走了一个上午已经有些疲惫的众人,随即拽着宋奎来到萧肃言旁边彼此商量了起来。

    依照宋奎的记忆,走到临近河流改道的这一丘陵区域差不多已经走了从第一营地到第而营地间超过一半以上的路程了。如此推断,在天黑前抵达第二营地的时间就显得颇为充裕。确认了这点之后,我建议队伍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个把小时,同时吃些东西补充体力。萧肃言表示同意后,队伍随即停止了前进,沿着缓坡攀登上了临近的一座小山包。这里视野开阔,方便我们在休息的同时也能够随时留意周围的状况。

    站在小山包顶部,位于我们西北面百余米处的那条河流清晰可见。出乎我的意料,那条河流比我想象的要大,水面足有十多米的宽度,而且和两侧许多丘陵几乎垂直,夹在起伏的山丘之中形成了绝壁河谷。

    「知道那条河叫什么嘛?最终流到哪里?」我一边吃着罐头食品,一边向宋奎询问着。

    宋奎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知道了。上次经过这里,关总特意沿着那条河道前后勘察过几公里的范围。但由于这片区域之前没有任何的相关记录或者资料,所以这条河的名称,源头,最终注入哪里等等这些她也没有任何头绪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萧肃言听到了我和宋奎的对话,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要是知道这条河的名称以及具体的流域情况,我们或许就能找到一条从眼下这片未知区域逃离的路径!」我也不隐瞒,说出了我对这条河敢兴趣的原因。「据我所知,昆仑山区水系丰富,山区内好几条河流最终都通往昆仑山脉之外!现在我们唯一所知通往外部的那条山谷被那些武装分子控制。而现在这条河,没准就是另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

    听到我这话,萧肃言眼睛一亮。但旁边的宋奎却摇了摇头。「你的这个想法有道理,不过我对昆仑山地区的地质和河流情况也算多少有些了解的,毕竟来参加这次搜救行动前,我们这些搜救队员都专门留意过搜救区域相关的地理情况的!昆仑山这边是内流水系,已知的几条主要河流注入的区域是昆仑山北缘的绿洲地带。而其他的一些小型河流只在山脉内部流经。这条河看上去不小,但显然不是我们知道的那几条主要河流。流域范围也不得而知,终点是哪里真不好说。最终在这山里头打转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如果这条河假如最终流出了这片区域的话,必然能查到它的相关资料,如果资料不齐全,很早以前就应该有地质勘探或者探险人员沿着河流走向确定它的流域以及源头这些了。可现在我们没有关于这片区域任何的测绘、水文或者地质资料。这说明这条河的源头,终点以及流域这些,应该都只在这片未知的区域之内了。」

    宋奎这样一说,萧肃言随即撇了撇嘴,沮丧之情溢于言表!宋奎作为专业的野外职业搜救工作者,虽然不是什么地质专家,但同我们这些门外汉比起来,对于地理、水文等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就要丰富的多了,其分析和判断也更为可靠。

    对于此时宋奎的推测,我其实也是比较信服的。但终究还是存了几分侥幸,因此当吃完了罐头之后,我还是起身,决定到河边那边的绝壁处看看。

    对于我的举动,萧肃言和宋奎不置可否,道士和朱钰或者存了和我一般的心思跟了过来。

    站在河谷旁的绝壁边我观望着四周和对岸的环境……走到近处向下张望我才意识到,这条河不仅宽,而且水流异常湍急,尤其是在丘陵的这处拐角位置,河面中心甚至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漩涡。

    我正估摸着河流可见范围的大致走向,身边的道士却出了状况,这家伙站在峭壁边把头伸出去朝下张望。在发觉峭壁和河面的直线落差足有接近二十米的状况下尽然全身哆嗦了一下……这一哆嗦的情况下,身子一歪,脚底打滑,跟着半边身子便歪到了峭壁半空。

    我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还是及时反应了过来,连忙伸手拽住了他的手掌把他给拽了回来。可我没想到,我这一拽把他救了,却把我自己给害了!

    道士被我拉回的同时因为惊慌失措,脚下连连蹬踏,结果一脚踩到了我的右脚脚踝上,我因此右脚一弯,身子自然前倾,因为左边单脚无法支撑,直接朝悬崖外侧扑了出去。

    道士也意识到了这点,反向又想拉我,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惊吓,道士周身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手掌上浸满了汗水,有汗水的情况下,手上一滑,我和他的手就这样分开了……

    「糟糕……」

    在扑向湍急河水的瞬间,我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惊呼声!

    我之前从来也没过跳水的经验,在落水前也没有丝毫的精神准备,就算悬崖边同河面足有二十多米的落差,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调整身体姿态。结果就是头、胸朝下,硬生生的扑向了湍急的河面。这期间我只知道本能的用手抱住了脑袋。

    当身体和水面接触的瞬间,先是手臂,跟着胸口,腹部……剧烈的疼痛感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紧跟着一股强力的旋转水流将我搅进了一股漩涡当中!

    我扑棱着试图摆脱,可在水面之下,我根本无法控制我的身体,水下暗流强大的冲击力和旋转力里让我晕头转向!转着转着,我的身体猛的撞在了一块坚硬的水下岩石上……

    在又一次剧烈的疼痛当中,我原本还含着的一口气也从口腔之中泄了出去,河水充满了我的鼻孔和口腔,吞咽了几口河水之后,我的思维开始模糊……最终眼前一黑,丧失了意识!

    「……又跟对门张家顺子那些家伙跑河边疯去了?看看你,全身搞得跟个泥猴似得……赶紧得,把衣服脱了!」

    奶奶在我脑门上弹了个爆栗,不由分说的扯掉了我身上满是泥污的背心。在我嬉笑的同时又拽掉了我的裤子,朝木盆里一放。接着把赤身裸体的我拉倒了水缸旁,用木瓢舀水,清洗着我的身体。

    「看看、看看,这身上都搓出面条了!你们几个小子钻泥堆里去了?」

    「没有啦,张顺、招弟我们几个比潜水呢!看谁在水里憋气憋的久了……」我嘻嘻哈哈的回答着,自己也动手搓着身上的泥污。搓着搓着,我就搓到了我的「小弟弟」!

    「嘻嘻……奶奶看,我的小弟弟硬了诶……」

    我的脑门跟着又挨了一记爆栗!

    不过奶奶脸上却没有任何真正生气的表情,反倒是一脸的笑意:「你多大了,还玩自己小弟弟,你羞不羞啊?」

    「是嘛?只有小孩子才玩自己的小弟弟么?哦,我知道了……我是大孩子了!以后不玩了!可是玩自己小弟弟为什么会羞羞呢?」

    「嘻嘻,奶奶不告诉你!你长大以后自己就知道喽!」奶奶慈祥的脸上居然带上了几分戏谑的神情!

    「……我在做梦?呵呵,居然会梦到那个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我多大?嗯,五岁还是六岁?记不太清了……童年真美好啊……无忧无虑,一天到晚只知道玩!没玩的了,甚至玩自己的老二……嘿嘿……不、不对,好痛,大腿好痛!」

    因为左侧大腿位置的剧痛,我一下睁开了眼睛!接着看见了漫天星斗……

    我努力的把头抬起,朝身体左侧望了过去!

    接着微弱的星光,只见一只类似狼狗一样的东西正张嘴撕咬着我的左侧大腿!看上去它才刚刚开始啃咬,我便在疼痛之下苏醒了过来……

    我猛的坐直了身子,挥起左手,出拳的瞬间,拳头红光闪烁狠狠砸在了这东西的头部。狼狗一样的家伙被我打飞了出去!结果身体还未落地,周身上下便被红莲之火烧成一团黑炭!

    听到背后的水流声,我爬了起来,转身一脚迈入身旁的河水当中,用力撕开了被那东西的牙齿已经啃出了几个口子的裤边,用流水清洗起了伤口。

    一边清洗伤口,我一边喘着气观察着四周。

    「我居然没被淹死?这好像是那条河流的下游区域了吧……看来我还真是命大,被卷入河底之后,又被水流冲到了这边相对平缓的河岸边来了!」

    此时,被那东西撕咬过的部位传来了阵痛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麻感觉,我甚至因此而感觉到了一阵头晕和恶心。我连忙低头朝伤口看去。结果看到伤口处皮肉外翻,部分皮肉竟然呈现出了高度腐烂的现象,已经流出的部分鲜血变成了黑色但却隐约泛着绿色光芒的黏稠液体,并散发出了阵阵恶臭!在红莲之眼的视线当中,整个伤口位置被一片乳白色但又接近灰色的气息所笼罩……

    「这、这是尸气?糟糕,刚才那东西不是变异了的某种尸化动物,就是已经被尸气腐蚀过!搞什么,老子可是红莲啊……身体居然也会被尸毒侵袭?」

    心里虽然在骂,但我对这种情况倒也并不意外!我估摸着我的体内虽然蕴含着红莲的力量,但除非我能维持周身浴火的那种状态,正常情况下,我的身体和普通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会遭到尸毒、妖气或者魔气这些东西的侵蚀和伤害!

    此刻我伤口的腐败程度和区域在肉眼可视的状态下正在逐渐扩大。我想了想,左手一伸,手掌四周红莲之炎乍现,接着把燃烧着红莲之火的手往整个伤口上一盖……

    一股无法想象和忍受的剧烈疼感瞬间遍布了我全身的每根神经末梢!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跟着整个人扑倒在了水中。

    过了好半天,我才咬着牙又一次支撑着从水里坐了起来。颤抖着,低下头朝伤口处看去,整个伤口如同被火烤焦了一样,变的一片焦黑!那些已经腐败了的烂肉被烧成焦炭,黑绿色的黏稠液体没了,伤口处停止腐败的同时,萦绕在四周的尸气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我操……我就是红莲啊,怎么这红莲之火烧在我自己身上也痛成这样?前两次我全身冒火的时候,咋就没有任何疼痛和灼热的感觉呢?还有上次碰学宗,学宗的那个什么阳炎碰到我,我也就感觉稍稍有那么点热而已!这也太邪门了啊?」

    我心理嘀咕着,但又有几分庆幸!之前见到尸毒开始侵蚀我的身体,我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灵机一动想到了直接用手上的红莲之火灼烧伤口。因为在传说中,红莲之火拥有毁灭一切邪恶的力量。却没想到一试之下居然真的彻底消除了身上的尸毒,虽然这过程实在也太过疼痛了一些……

    坐在水中喘息了一阵,确定伤口处再无异样后,我解开外套,从衬衣下摆处扯了一截布条下来,将伤口勉强包扎了一下,接着踉踉仓仓的涉水走上了河滩。有些茫然的四下张望起来……

    第一百四十七章

    查看河流走向前,我把枪支和背包都留在了吃饭的地方,现在的现在我可谓一无所有!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就只摸到外衣内袋中的怀表,和金属烟盒。再要有就是此刻右腿裤子大腿外侧那个小包里的小号瑞士军刀了!这几样东西都还是出发前周静宜建议我购买携带的……

    而且我的身上穿的这套各种口袋,裤包众多的野外作业工作装也是周静宜在我出发前特别在网上购买的。按照她的说法,这些东西是野外工作、作业的标准装备。当时我还笑话她多虑了,可如今看来,她居然一语成谶!

    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细心,确认身上有这些东西的情况下,我总算没有真的孑然一身!

    我拿出烟盒掏了一根香烟,点上吸了一口定了定神!凤凰山囚笼那次唐先生拿出的那个外国防水烟盒我看了喜欢,当时就想弄一个,从溶洞出来时随口跟周静宜说过那么一句,我自己后来都忘记了。她居然一直记得,从国外下订单,在这次出发前当做私人礼物送给了我一个。没想到此刻就便发挥了作用。

    抽烟的同时,我掏出了同样是周静宜送给我的这块怀表。抬头开始在星空中寻找北极星的所在的同时准备确认时间……

    这次出发前周静宜为我置办了整套行头,从服装到背包再到一些私人用品,而这其中,最让我爱不释手的便是此刻手中的这块怀表了!这是一块欧洲某国1936年产的怀表,放到现在已经是标准古董级的东西了。但却依然运行正常,走时准确!至于来历,周静宜说她是在一个倒卖旧货的二手夜市市场里淘到的,当时觉得特古典,就拿了下来。想着这次的搜救工作是在野外进行,手机平日里在城市中使用固然方便,可在外头,还是带个机械计时器更好这样的一个由头送给了我。

    刚见到时,这块怀表便给了我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后来才想起我祖父好像曾经也有这么样的一块怀表。我曾经在他老人家留下的老照片里看见过。不过那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照片了,那怀表也早都没了下落。叔叔小时候是见过的,不过照他的说法,那东西他也就见过而已,在建国后的历次运动中,也被我奶奶扔不知道哪里去了……

    我拿到怀表,想起这事的时候,一度跟周静宜开玩笑,说她在旧货市场上淘的这块怀表,没准就是我家里扔掉的那块。为了证明,我还主动拿出了祖父当年留下的老照片给静宜看,我记得周静宜望着祖父的照片呆了半天,最后说了句:「你跟爷爷真是长的太像了……」

    「能不像么?毕竟是祖孙三代人,遗传基因在那管着呢……」我心里回忆着出发前同周静宜之间种种温馨的互动,一边通过北极星的方位确认了正北的方向。接着又低头借用黯淡的星光从怀表上确认了此刻的时间。

    跟着我终于开启了脑海之中的红莲图谱……

    接受了之前的教训,白天上午从营地出发后,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毫不客气的在同行的人员身上都植入红莲火苗。这其中也就萧肃言我没植入!他是驱魔高手,很可能修炼过一些宗门术法。而植入体内的红莲火苗,宗门中人是可以依靠「内视」法门观察到的。当初的东方英之所以确认我是红莲,便是因为她通过内视法发觉了我在无意当中植入她体内的红莲火苗。

    当然,并不是说拥有内视能力的人就一定能察觉到我的红莲火苗。因为红莲火苗植入过程无影无踪,若非心中了然,否则便是拥有内视能力的人也未必就会发现体内的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火苗。这一点,从夏禹城出来的过程中,我从王烈、林默湘那些人身上也得到了证实。我在尝试着植入火苗的时候,他们也都毫无觉察,直到我向他们坦白,他们才纷纷的通过内视法找到了各自体内潜藏的火苗!

    那些人因为夏禹城的经历跟我多多少少都攀上了几分交情,也都清楚我这个「红莲」尚处于「实习」期间。对于我实验植入火苗一事笑而置之。但萧肃言就难说了,虽然一度共同抗敌,但毕竟刚才认识,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我因此没有在他体内植入火苗,原因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情引发他的不快了!

    不过当我开启图谱之后,这眉头便跟着皱了起来……

    远、太远了!刚刚开启图谱的时候,图谱中居然没有任何火苗的反应。直到我连续扩大了图谱的范围和比例后,才在图谱中我此刻所在位置的东南方向上找到了火苗的反应!六缕火苗重叠集中在一起,而且没有移动的迹象!

    「从火苗反应来看,他们都还活着!应该是在固定位置过夜!但就不知道他们此刻所在的地点是否就是宋奎所说的第二营地了……距离我现在的位置,嗯,凭以往的经验推断,直线距离该有接近二十公里的样子!我居然被水流冲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确定了我和萧肃言等人彼此的方位和距离后,我叹了口气,当即一瘸一拐的开始向着那六道火苗的所在地进发!

    没有武器自卫,但我并没有太大的担心。枪支对我而言是对抗那些武装分子的手段而已,而此刻,那些武装分子并没有多大的可能性出现在附近。我们一路向西,已经同他们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至少一天之内,我可不认为他们能够追上我们这些逃亡者的脚步。而没有武装分子的情况下,我所面临的危险也就是这里栖息和潜伏的各种鬼魔妖怪之类的东西了。我相信凭借已经掌握了的这些红莲能力足以应付大多数可能的威胁。

    从河畔往东,是成片相对平缓的草原丘陵地带。虽然也有高低起伏,但却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崎岖地形。有伤在身,我走的不快,但也顺利前进了一、两公里的距离,逐渐拉近了和火苗之间的距离!

    但走着走着,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袭上心来!我猛的转身朝后望了过去……一看之下,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个地点,我身后的数十米处竟然出现了十多只跟之前在河滩边咬我大腿一样的东西!

    从外形上看,似乎是野狼……但每一只都有骨骼外露,身体被残缺不全的皮肉包裹着,表皮之上隐约能看见短短的绒毛!尖长的嘴角两侧獠牙外露!周身萦绕着一圈白色的尸气!在夜空之下,冒着红光的双眼便如同两团燃烧着的火焰!

    「僵尸化了的狼……」借助着星光,以及红莲之眼的力量。我此刻才真正确认了这些东西的是什么!

    见到我突然转身,这些狼尸随即退后了几步!流露出了几分对我的忌惮……

    我喘着气,观察了一下这些狼尸各自的位置后,心中暗叫一声「好险!」

    狼尸共有十多只,在我转身之前分成了三批!成品字形分布,看样子是正准备从三个方向向我发起突然袭击了!但没想到我第六感突然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居然在它们采取攻击行动转身发现了它们!

    见到我已经发现它们后,正中那批狼尸中最大的一头向前一步,发出了某种呜咽声响。左右两侧的狼尸随即像收到了某种指令一般,聚集到了它的身边!

    我盯着那只应该是头领的狼尸,双手一振,浓烈的红莲火焰在两只手掌间喷涌燃烧了起来!红莲火焰冒出的瞬间,狼尸群因此而退后了几步!

    眼前这群狼尸已经完成了僵尸化的彻底变异。但似乎依旧保留了几分动物生前的本能和习性,习惯于群体狩猎!那只首领摸样的狼尸可能还拥有一定程度的智力!也因为这个原因,它或许多多少少察觉到了我体内的红莲之力!知道我能够对它们产生威胁!所以显得格外慎重,没有贸然攻击我,但它和它带领这群狼尸却没有就此放弃对我的企图!并已经尾随了我一段时间,正打算趁我不备发起突然袭击时,我却感知到了危险,及时转身发现了它们。

    不过现在看来,就算我及时发现了它们的存在,也依旧无法改变它们猎杀我的打算!因为这些狼尸在稍稍退却了几步之后,又再次散开了队形,呈半圆形向我逼近……

    跑是跑不掉的!左侧大腿伤口的疼痛依旧在折磨着我的神经,导致我的左腿乏力,根本无法快速奔跑!何况就算我能全力奔跑,在这种草原丘陵地带又怎么跑的过一群狼?虽然多数尸化后的生物比之活着的时候行动都会略显迟缓一些,但也有例外,比如尸魈!而谁又知道这些狼尸是不是和尸魈一样,尸化变异之后反而会更加迅捷?

    「不、不好……没想到会一下子撞上这么多怪物!我失策了……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先找个相对安全的地点过夜,等天亮了再行动的!」

    脑子里虽然有些后悔,但此刻的情形却已经容不得我去考虑太多其他问题了!意识到狼尸群对我包围的范围逐渐扩大,有几只狼尸明显想要绕到我身后。我立刻朝这几只狼尸的体内植入了红莲火苗!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我能观察的范围角度顶多只有180度角,这几只要绕到了我的身后,我根本无法及时察觉它们何时会朝我扑击过来!但面对正面更多数量的狼尸,我不能改变我主要的防范方向和角度,不过要是给它们植入了火苗,通过脑中的红莲图谱,即便在我视线的死角当中,我也能掌握这几只狼尸和我的距离以及它们具体的行动轨迹!

    在朝这几只正向我后方两侧移动的狼尸体内植入火苗之后,我接着也朝正面面对的那几只狼尸体内植入了火苗。因为我意识到,一旦它们对我发起冲击,我在自卫过程当中势必也会扭转身体!全部植入火苗,我就能掌握每一只狼尸的具体行动。我能够植入的火苗是有数量限制的,最多三十六道而已。此前已经在宋奎张露等人身上使用了六道,此刻狼尸不过十余头,全部植入火苗也还有剩余。而且我要真被这群僵尸饿狼给咬死……留再多火苗也毫无意义了!

    「咦,这怎么回事?植入这些狼尸体内的火苗给我的感觉怎么跟之前植入其他人体内的火苗不太一样呢?」

    当我完成了朝全体狼尸体内植入火苗的工作之后,我忽然察觉到了一丝怪异!因为这些植入狼尸体内的火苗在我脑海的红莲图谱中呈现出了不一样的颜色……

    如今的我对于如何收取已经释放出去的火苗虽然依旧摸不着门道,但对释放、植入以及查看、搜索火苗位置这些早就已经轻车熟路了。在我以往的印象中,我植入他人体内的火苗在图谱之中显示的都是普通火焰的颜色,准确的说,就像普通蜡烛上正常燃烧的烛火一般,里面黄色,外围红色,刚刚植入燃烧最旺盛的时候,核心处能有时隐约能见到一点蓝色!

    可现在,那些植入狼尸体内的红莲火苗在图谱中却呈现出了一种惨淡的绿色,不仅颜色不同,这些火苗燃烧的状态也格外的暴烈……

    我对此有些莫名其妙!紧跟着我想了起来……这种现象之前好像也出现过一次!但那一次,火苗的异色远没有现在这些火苗如此明显,我因此也就并未太过注意!而之前那一缕出现颜色差异的火苗正是我为了追踪严静那个丫头,在她体内植入的那一缕!

    我反应了过来!「我明白了……火苗因为植入对象的不同会呈现不同的颜色以及燃烧状态!」

    植入正常人类体内的火苗在图谱中呈现的就是普通烛火般的颜色,燃烧状态平稳、安定!小静继承了老妈的部分能力,算是半妖之身,所以植入她体内的火苗当时呈现出的是一定程度的红黄蓝并存的三彩色,但又因为她拥有一半的人类血脉,其火苗的燃烧状态也还比较平稳,如果我此刻没有特别去回忆,未必就会意识到她当时体内火苗的与众不同。而现在被植入火苗的这些狼尸已经是彻底的妖魔了,所以植入的这些火苗呈现出了同一般人类完全不同的颜色和状况!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接着又想起了更早之前的一个情况,那是在夏禹城地下的祭祀之地,我刚刚掌握了红莲火苗和红莲谱图使用方法时,一缕曾经让我产生过疑问的火苗……

    就是那个曾经距离祭祀之地很远的地方,以惊人速度快速移动到祭祀之地周边区域,然后在周围徘徊的那一缕火苗!

    我曾经以为那是我无意中植入夏姜体内的火苗。而事实上夏姜在吸取了十二堕天离魂后便昏倒在地,跟着被先期进入祭祀之地的赵中原、路昭惠等人搭救,根本没有四处移动。最后我才意识到,那道火苗竟然属于纹面女妖,当时,我还不知道她就是我妈妈……

    因为刚刚学会,那时的我也压根就没有注意过红莲图谱中那些火苗彼此之间的不同之处!此刻记忆起这段细节,我才又想起,老妈体内的那道火苗呈现的似乎又是另一种状态,燃烧平稳、安定,但其颜色竟然呈现的是一种彩幻般的五光十色……

    「等等……我怎么觉得哪里有不对?那一次我是怎么在老妈身上留下火苗的?」

    此刻,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过去我从来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那一次,我通过远程的思维交谈同母亲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真正意义的首次交流!更早之前虽然有过短信互通,但彼此间更多是相互的叫板和抬杠!母亲当时解释我能够和她进行思维交流的原因是我在她体内植入了红莲火苗,可事实证明,母亲那次没说真话。因为后来在下水道中,在体内没有火苗的情况下,她照样能把她的意思明白无误的传递到我的脑海当中!后来在观风亭,她又说那叫「穿音密语」,不过天知道她那个时候说的话中间又有几分是可信的?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现在我才意识到在祭祀之地同她接触之前,我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在她体内植入火苗的可能!

    曾经我以为她体内的那缕红莲火苗是我在皮革厂同她初次遭遇时无意中植入她体内的!这是我在掌握了红莲火苗植入方法后的想法。那时的我对于红莲火苗这种能力基本还是一知半解……

    在从夏禹城逃脱返回木里县城的路上,通过实验,我才大致摸清了红莲火苗的一些基本属性,比如我当时最多能够释放出多少火苗,火苗在目标体内能存在多久等等这些。而从实验的结果来看,母亲体内的那缕火苗绝对不可能是皮革厂那次植入的!因为火苗不可能在目标体内存在那么长的时间……

    但那时的我除了实验火苗之外,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如何修复同周静宜之间的关系。压根就没去关注过这个问题!而此刻当我再次发掘出红莲火苗的新特点后,我终于又想了起来……

    红莲火苗在目标体内存在的时间最少是三天,而最长时间则因目标而异……一般来讲,个人能力,体力,精神力越强的人,火苗存在时间越短!像王烈、赵老头、唐先生那几个家伙,三天时间一过,他们体内的火苗我就觉察不到了。当时作为我试验目标的人都是厉害角色,王烈等人之外,小周昆、林默湘等人体内的火苗也仅仅只比王烈他们体内的多维持了一、两个小时而已。蔡勇当时身负重伤,体内火苗存在时间较长,但也没撑过四天。除此之外,当时被我植入火苗的还有贺老大、谢征南手下的部分雇佣兵以及路昭惠,火苗在他们体内维持的时间也并不长,大部分在我追着周静宜跑回家之后的一两天内也都依次消失熄灭……除了一缕之外,维持时间都没有超过六天!而最后一缕火苗持续了整整七天左右的时间,我虽然没跟他们在一起,无法开启图谱就近确认,但也猜测出那最后熄灭的火苗属于路昭惠!

    通过那次实验,我推断,红莲火苗在目标体内最长的时间恐怕很难超过九天!这样一来从时间上推断,妖精老娘体内的那道红莲火苗只可能是在我和她接触前的九天之内植入的,不仅如此,而且这一时间很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缩短,因为她可是道行高深的女妖,火苗在她体内能够存续的时间只会短,不会长,极有可能和王烈等人一样,就只有三天而已!而我和她在皮革厂遭遇到夏禹城祭祀之地再会,这其间间隔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她的体内怎么可能还会有火苗存在?

    「难道说……在祭祀之地的妖雾中见到她之前的三到九天之内,我曾经同她有过接触,并在无意中就在她体内再次植入了红莲火苗?」我猛的意识到了这点……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一时间失神了!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

    也就在此时,领头的狼尸似乎注意到了我精神上的恍惚!咧开了它的长嘴,发出了连续的低吼声响!

    这吼声显然是某种指令,已经将我彻底包围了的众多狼尸随即蜂拥而上,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向我冲刺而来!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刻,第一只狼尸已经腾空扑来,张开大嘴咬向了我的咽喉部位……它口里的獠牙森白恐怖,在我的眼中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

    我大吼一声,右掌朝着狼尸的头部挥舞了过去,准确击中了这头狼尸的身体!灼热红莲之火瞬间将它烧成了灰烬,焦炭般的躯体也被我砸到了一旁!但对我而言,已经为时太晚了!脑中的红莲图谱内,象征着我本人,位于谱图正中的那团火焰此刻已经和七八道绿色的火苗彻底重合在了一起……

    「完了……已经无法闪避了!好吧……怎么说我也红莲,在同这些妖魔鬼怪的战斗中死去也算死的其所了!嘿嘿……杂种们,想吃我的肉,就跟着我一块毁灭吧!」

    在我放弃了一切希望,抛弃了全部杂念,决心同这些狼尸同归于尽的时刻。脑海图谱中央的那团火焰瞬间剧烈的燃烧并产生了爆裂的现象!爆裂的火焰散发出了无数的微小火星,当那些微小的火星同绿色火苗接触的瞬间,绿色火苗纷纷炸裂了开来。

    绿色火苗炸裂的同时,我身边无论空中的,还是地面的,即将接触到我身体那些狼尸的身体也在同时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没有任何的声响,只有刺眼的强光!扑倒我周围一只只狼尸的身体被其体内猛然冒出的红色光焰撕扯的四分五裂!四散飞溅的腐烂肉块在空中燃烧着,最终化为了一块一块的焦炭跌落在我四面的草坪上!

    「……好痛快!」

    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异常快感瞬间笼罩了我的全身!那是一种我无法形容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讲,甚至超过了和女人做爱时的快乐!长久以来的压抑,郁闷、悲伤、痛苦!一切的一切在这一瞬间被我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在浩瀚的星空下,辽阔的大地之上,所有我看见的,听见的,感受到的都仿佛成了虚无一般……整个世界就只有我,还有熊熊燃烧着的无边烈焰和它所散发出的无尽光芒!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感受着、体验着……过了良久方才再次意识到了现实世界的存在!

    我低头呆呆的望着地面上那些狼尸留下的烧焦残骸,逐渐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之中。接着叹了一口气!

    我也在此时终于理解了我之前的那些红莲为什么会那样热衷并不停追杀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了!说什么守护人类,维护正义恐怕都只是他妈的借口而已……

    灭杀妖魔后这难以名状的畅快感,简直就如同毒品一般让人上瘾让人欲罢不能!这恐怕才是造成「红莲一出,妖鬼寂灭」这种说法存在最直接的原因了!

    我回味着这种感觉的余韵,思维渐渐再次回到了之前那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且困惑的问题上。想着想着,一个近乎于荒诞且不可思议的答案逐渐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

    我的身体因此而不受控制般的颤抖了起来……

    最终,我摇摇晃晃离开了狼尸群覆灭的现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接着步履蹒跚的爬上了一处丘陵高地!这座丘陵顶部生长了一些树木,并不密集,但也形成了一座小树林。当我穿过树林之后看见了远处某片奇异的景象……

    在高地东南方向的远处,一条巨大的裂谷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照理,在黑夜当中,即便有星光的照射,那这样的裂谷也很难被人看清!可眼前出现的这道裂谷竟如同此刻的夜空一般,谷内随处可见闪耀着的光点!其数量之多,光点分布之密集几乎将这座漆黑的裂谷展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这、这种景象我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嗯,想起来了!是在峨眉山!峨眉山的「圣灯」景观同我现在看到的裂谷中的情形非常类似了!」我嘀咕了一句后慢慢睁大了眼睛,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难、难道我看见的这处裂谷就是韩哲那本笔记本里提到的埋尸谷地?」

    我眯着眼睛,努力的将思维集中到了记忆对韩哲那本笔记本的某段记载当中……

    「埋尸谷地,又名传灯谷!传说为昆仑诸神长眠之所……神明之说虚无缥缈,并无任何实际证据可供佐证!夜间山谷内能够见到同峨眉山圣灯一般的景观,推测造成这一自然现象的原因同圣灯现象一致,应该是山谷内富含磷类矿物质所致!现存不同历史时期资料中,对此山谷的具体情况除以上表述之外,各不相同。不过多数资料中都或多或少认为,这座山谷与失踪了的禹王九鼎存在一定的联系……」

    刚回忆到这里,侧面某个方向传来了一些隐约的声响。这声音夹在吹拂而来的微风之中显得若有若无。我随之警惕的将视线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一看我随即兴奋了起来。

    在我所在位置的东北方向可能一两公里的地方还存在一处丘陵高地。而那丘陵之上,模模糊糊好像伫立着几座外型粗犷的黑色建筑,若非建筑之中有光透出,在黑夜里恐怕根本就看不见。而在光亮处不时闪现的人影更表明了哪里很可能有人在活动!

    我连忙一瘸一拐的向那座丘陵所在赶了过去,临到丘陵边缘我正想朝坡上喊叫招呼,但还是迟疑了一下!我忽然意识到我连上面都是些什么人都不知道,这样贸然求助是否合适?

    结果就在犹豫的时刻,我影影绰绰的看到两个身影从山坡上方缓步而下。虽然因为距离颇远看不太清楚,但其中一个身影我太熟悉了,正是这两天来始终魂牵梦萦的对象……

    但当确认是她后,我不知怎地居然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畏缩感!

    就在此时,我注意到在数米之外正好有一座魔堆后,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身子潜藏到了魔堆的后方!

    没过多久,来人步行到了距离魔堆十多米远的地方,我清晰的听到了她们彼此的交谈!

    「……孙聪,这东西一路过来我们都看见好多个了!从在外面拍外景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两次了……我还以为你现在又有什么新证据能给我看呢!」

    「你没注意到这个魔堆比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些又大了一些么?」

    「好啦好啦,你就是想找借口跟我说话罢了!……我信你还不成了吗?石堆都是照你说的那种规律设置的,现在那个闪光的山谷也找到了!你之前说的都没错了!可你明天真的打算带领大家进入那个山谷么?我怎么听关悦然和孙明哥他们在商量,打算绕过那个山谷向南,然后争取在南边找一条撤离这里的通道啊!」

    「南边出不去的……这片区域的出入口只有我们进来的那条狭长山谷!悦然姐和我哥他们都没看过我父亲留下的手稿和资料!所以他们不知道,不过回去后,我会把那些笔记和资料给他们看,看过之后,他们就知道真想要离开这里,就只能继续前进进入传灯谷了!」

    「怎么?你手上的那些资料和笔记难道现在都还没有给她们两个看过?」

    「你说对了……」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看?」

    「有些东西,我只想跟你分享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女人发出了一阵轻笑,虽然女人似乎并非刻意,但那笑声却充满了荡人心魄的魔力!

    「好啦、好啦……又说这些!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话毫无意义么?不跟你这里胡扯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另:近几次更行的章节主要是填坑和推进故事发展。插入肉戏会令情节显得突兀。想看肉戏的书友恐怕需要再等等了……</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