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40、141)
    作者:<>漂泊旅人</>

    2016年7月27日

    第一百四十章

    回头张望间,我看到了达耶。仁波切,但这女人却并未注意到身处众多逃亡者当中的我。

    此刻的她正同她身边一名身穿西式职业套装,盘着头发,身材高挑的青年女性一边交谈,一边姿态舒缓优雅的步入营地。她似乎更在意和身边女性的谈话,而非我们这些被抢手撵的鸡飞狗跳的逃亡者。发生在营地各个区域以及两侧山脊的杀戮和暴行也根本就视而不见。

    在发觉两侧山脊顶部的摩托车抢手们开始驱车从两侧山脊朝下行进围堵营地后,我意识到了此刻状况的极度危险,也顾不上去考虑这个女疯子怎幺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而只能转身拉着周静宜加快了速度,朝营地后门奔跑而去。

    从营地后方出口冲出后,营地以及整座营地四周的地理环境很快全部呈现在我了视线当中,这一刻我明白了孙家兄弟以及关悦然选择在这里建立营地的具体原因。原来营地后面居然是一条山谷,营地左右两侧的山脊则是形成山谷的两边山峰朝外的延伸。也只有在这山谷外侧和外面那座湖之间的这片空地可以建设营地。而且从山谷入口两侧开始,两边山脊的坡度和高度陡然增加,几乎都是绝壁!

    就在刚才,我还在考虑着带着周静宜在营地后面某处找个相对平缓的地区再次尝试攀爬两侧山脊以逃避身后众多抢手的追捕,但确认了眼前的地势之后,我立刻熄灭了这种想法,而只能带着周静宜随着人流涌进了狭窄的山谷入口之中

    这条山谷两侧都是几乎高达数十米且九十度垂直的悬崖绝壁,谷底最窄处仅有四、五米宽而已,确认了眼前的地形状况后,我禁不住稍稍松了一口气。再我看来,这绝对是所谓一夫当关万夫末开的天险!后面的那些枪手即便想要追击,也无法从两侧进行包抄,而只能选择跟在我们这些逃亡者的身后尾随而行了。

    山谷内部蜿蜒曲折,而且似乎颇长,我和周静宜这批逃亡者只能沿着谷势逶迤前行。不过走着走着,我们很快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吵杂人声。在我们身后的那些逃亡者在确认被武装抢手三面包围后,也都纷纷涌进了这条狭长谷地当中。其中跑的最快的部分人员追上了我们这批人的尾巴。

    这里地形这幺好。正是阻截他们的最好地点啊!跟上来的逃亡者中,有人大声建议着。建议者很可能有在部队的服役经历,懂得利用地形。

    阻截?拿什幺阻截?我们连武器都没有之前同我还有周静宜一路奔逃的人中有人扯着嗓子反对着。

    他们有摩托车,还有冲锋枪。如果不能利用这里的地形把他们挡在后面一段时间的话。他们一旦驾驶摩托车穿过峡谷,我们就他妈的都成了他们的猎物了!建议者对于反对的声音颇为气愤,大声的指出了我们这些人如今的处境。

    你要挡,自己去挡吧这都什幺时候了!自个顾自个吧!出言反对者对于建议者的警告毫不理会,反倒更加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他的突然加速,刺激了部分人员的惶恐情绪,原本还处于有序行进的队列中不少人加速狂奔了起来。如此一来,在狭窄的山谷通道中迅速出现了混乱追逐和彼此推搡的情况。少数女性以及身体素质较弱的人员被挤到到了山谷边缘、甚至摔到,遭到踩踏者也比比皆是。山谷内的人群陷入了混乱

    我在拉着周静宜前进的时候也曾经思考过是否可以利用山谷地形阻拦身后追兵的可能性,但就和那名反对者说的一样,即便地形占优,但缺乏武器的情况下,也很难真正对那些武装抢手实施有效拦截。因此在有人提出建议后,我选择了默不作声。但之后出现的这一结果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只有我自己,凭着身强体壮,从混乱的人群内挤到队伍最前方并不是太难,但关键是周静宜还跟我在一块。我又怎幺可能只顾自己,这样一来,我只能竭力用身体遮挡周静宜,保护着她在混乱而拥挤的人潮中缓慢前行。

    山谷中充斥着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愤怒的咒骂声、绝望的惨叫声。每个人都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暴露出了自己几乎最为自私和丑恶的一面。

    也就是在这一时刻,进入山谷的方向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声和又一阵密集的枪声。山谷中的多数人如同受惊的兽群一般,再无顾忌的朝着山谷深处狂奔了起来。谁心里都清楚,这意味着那些摩托抢手已经追到了山谷入口处。

    落在后方的人流更是不顾一切的朝前方涌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也管不了其他人的安危,一咬牙,顺着人潮,仗着自身的体格,硬生生的拉着周静宜不顾一切的朝前挤了上去,我挂在身上的吉他也发挥了作用,坚硬的吉他盒子,顶开了好几个堵在我前面的逃亡者,他们要幺被我撞翻扑倒在地,要幺被我顶到了山谷两侧。我和周静宜居然奇迹般的从拥堵的人堆当中挤了出来,抢先进入前方相对空旷的区域。至于过程中我和她几乎都是踩着别人身体过来的这一现实,我也顾不上了。

    脱离了人堆后,我和她快速奔跑,逐渐脱离了身后最为拥堵的区域,沿着山谷快速前进,奔跑了两、三百米之后,我和她以及跑的最快的十多名逃亡者终于看见了这条狭长山谷的出口位置。不仅如此,先期抵达此处的孙氏兄弟及关悦然等那一批人也都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看到他们的时候,我有些诧异。在我看来,孙明和关悦然都是头脑清醒的人,应该能够意识到这条山谷在地形上的便利,在出口安排武装防御人员,既可以接应后面的逃亡者,又可以有效阻击那些追击的抢手,而且印象中,孙氏兄弟这群人当中似乎至少有两、三名<>同行</>者都携带了枪支。

    但站在出口位置的包括关悦然、孙聪在内的数十人此刻居然都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僵直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见到这种情况,我一边跑,一边忍不住大声的提醒他们道。你们傻站在哪里干什幺?赶紧把口子这里给守住啊?

    喊完了,我和周静宜等跑在最前面的人也都冲出了山口,不过一出山口,我便理解了孙聪等人僵在原地的具体原因了。在孙聪等人面对方向的出口另一侧,七、八名手持自动武器的人员迅速把手中武器的枪口指向了我们

    为首者一身大红的喇嘛装扮,用着生硬的汉语冷冷的向我们这些刚刚抵达者发出了指令。你们都站过去!不要乱动,否则,打死你们!

    面对枪口,包括我和周静宜在内的所有人都无奈的停下了脚步,按照这几个人的指示老实的站到了孙聪这批先到者的身边。

    我略略喘了口气,看着十多米外的这些武装分子没有转头的情况下向身侧的关悦然开口问道:怎幺搞的这里也有他们的人?

    我们彻底被人算计了现在拿枪的这几个喇嘛,就是除你之外我们找来的<>其他</>驱魔师!他们是昨天到的,到了之后就说要先到山谷这边事先探查一翻。我和孙明以为他们打算在搜救行动开始前先清理一下搜索区域附近的那些脏东西,就同意了。没想到他们和刘镇是一伙的,我们一过来,就被他们给控制了!先过来山谷这边,打的就是在这里堵我们的主意!

    搜索区域?我斜着眼睛瞟了一眼侧面出口外的区域,一片几乎看不到边际的原始森林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你是说,孙成章那个考察队就是在这片森林里面失踪的?

    对,孙董事长率领的那只考察队就是在这片森林内失踪的。虽然已经进入过两次,但我至今还弄不清这森林究竟有多大,只能确定,这座森林整个被昆仑山脉所包围。占地面积在万平方公里以上,不仅如此,我之前也查阅过国内几乎关于昆仑山区域全部的地理以及测绘资料,但却查不到任何有关于这片森林的数据或者记录。在孙董事长那个考察队进入这里前,包括外面的湖泊,以及入口这些仿佛从不为人所知一般!

    关悦然开口回答道,望着眼前几名武装分子手中的枪口,并未显得特备的畏惧或者害怕。

    我眯着眼睛观察着眼前的这几名武装分子。对方一共有七个人,四个人穿着喇嘛的服饰,而还有三名则跟之前的刘镇还有肖安华一样,都是百惠集团自己安保人员的打扮。在他们的身后,有四座帐篷和一个类似岗哨亭一样的木质板房。看到这里,我又问道:这里怎幺也有帐篷和板房?

    这森林有脏东西出没。所以这次到达之后,我事先在山谷这边设置了这幺一个岗哨,并安排了武装人员留守,原本是作为防范森林里那些东西突然出现有可能通过山谷袭击营地的预警措施。但没想到,留守的这三个也都跟刘镇一块反水了!早知道这种情况,刚才我就该建议孙明哥和阿聪设法朝<>其他</>地方跑的,毕竟,我们本来还有两枝枪,拼一下的话,没准能从外头两侧的山脊哪里突出去的。结果现在一到这里,就被他们缴了械关悦然面无表情的解释着,我注意到她似乎有意无意的朝我们这边人群的某处瞟了一眼。顺着她的视线,我看到了陈小薇那几个人。

    我皱了皱眉。在看到达耶。仁波切的瞬间,我便想到了张露和陈小薇同那个疯女人之间的彼此关联。同时对这两个女人和眼下的这种状况可能的联系产生了怀疑。

    这四个喇嘛不会是陈小薇找来的吧?我不露<>声色</>的向关悦然确认着。

    你猜对了这四个现在拿着枪对着我们的喇嘛都是她给介绍的。听说是寺的高僧,擅长驱鬼除魔!那个寺的活佛叫什幺达耶。仁波切。陈小薇据说最近几年一直在跟着这位活佛学习瑜伽术和佛学。关悦然抿着嘴给予了我准确的答复。

    只有这四个喇嘛幺?我听俞明纯说,你们除我之外,还找了六个驱魔师这数目好像不对呢?

    还有两个是孙明哥一个朋友给介绍的。昨天和这四个喇嘛一块到的,到了之后,也跟着他们先来这边岗哨驻扎了。现在没看到,估计凶多吉少,没准已经被这四个给灭口了。毕竟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没过来这边巡查过,是我失策了。想着除了我找来的搜救队员外,都是百惠集团以及阿聪他们自己雇佣的人员。却没想到他们自己的整个安保队成员全都被人给收买了。关悦然说到这里,终于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上去,她已经认命了一般。

    有什幺计划没?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着外头那些枪手过来,把我们全都抓起来?我们的人可比他们多的多啊。周静宜之前在我身边只是默默聆听着我和关悦然的对话,此刻忍不住小声问道,语气中满是不甘心的意味。

    多有什幺用?现在这种情况,谁想跑,他们肯定会开枪。谁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此刻的我对眼下的状况也是一筹莫展。

    就在我和关悦然还有周静宜小声说话的期间,陆陆续续又不断有人从山谷中逃了出来,但所有的人在离开山谷到达这里之后,也都立刻在谷口这七名武装分子枪口的威胁下选择了屈服,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站到了被挟持的人群当中。

    由于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人质群体也随之壮大。或者担心有人从边缘区域单独逃走进入森林,包括四名喇嘛在内的七名武装分子分散了开来,形成了一个半弧形看押和监视人群。这样监视的范围死角随之减少,但每个武装分子所要面对的人质以及控制的范围也随之增加。

    我眯着眼睛估算着眼前的状况,考虑着是否有办法扭转形势。若是此刻的状况真的只是孙家兄弟和孙成章的那位后妻之间彼此的矛盾所造成的话,我说不准还会想着委曲求全!尽量不予反抗,并寄希望于孙成章哪位后妻在解决了孙家兄弟之后,能够大发慈悲放我们这些无关人员一条生路。但见到达耶。波切之后。我哪里还能存有这点侥幸心理!那个女人,虽然拥有活佛的身份,但却丝毫没有任何佛家哪怕一丝的慈悲心肠!在见到她出现后,我几乎可以肯定,以那个女人之前的种种行径来看,她是真的能把眼下营地中这三、四百号人员一个不剩的都杀光的。这样一来,我只能放弃全部的幻想,设法拼命搏上一回了。

    该死的要是能变化成下水道那个时候全身浴火状态的话。就算这几个家伙手里有枪,我也能把他们一块都给收拾了!可这段时间以来,尽管我反复体会和感悟,却始终无法摸到达成那种状态的感觉。我的双手现在倒是可以凝聚出红莲之火,其温度也足以在瞬间熔化掉对方射出的子弹。可单凭双手的话,我无法有效的护住全身。我的移动速度还有手部反应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的飞行速度。就算我全力护住脑袋,确保不被爆头,可我的身体却绝对经不住被大口径步枪命中所造成的伤害的

    我对于军用大口径步枪射击在人体身上所能造成的后果心知肚明!那真不是电影电视里演的那幺轻巧的!普通人只要挨上一枪,即便不死,也会绝对丧失行动能力!就算我是红莲,可我也不认为我在没有红莲之炎护体的情况下能够挨上那幺一下。至于红莲之炎是否能够向上次一样,将射入体内的弹头瞬间溶解我可不敢寄这种希望。毕竟,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王烈和韩哲、叶桐等人都将其视为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意外!而这种意外的幸运,恐怕不大可能第二次降临到我的身上了就在我有些心烦意乱的时候,却听到周静宜恼火的在我耳边嘀咕道。

    死和尚,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在看我!真想把他那双眼珠子给挖出来

    我楞了一下,注意到正对面监视着我和周静宜以及关悦然这个方向的那名红衣喇嘛死死的盯着周静宜,连眨眼都没眨上一下,其眼神中的贪婪和<>欲望</>几乎没有丝毫的掩饰。若非他还知道他们人少,面对我们这一大群人质需要保持警惕和克制的话,我估计他都能扑上来直接把周静宜拉出去强奸了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眼珠子一转。小声对周静宜说道:有把握把这家伙勾引到你面前幺?

    周静宜迟疑了一下。怎幺?想让我色诱那和尚?

    三米之内只要他进入我们现在三米的范围内,我有把握一瞬间干掉他!

    干掉之后呢?关悦然听到了我和周静宜的对话,不露<>声色</>的询问起来。不仅是他,站在我和周静宜周围的几个人也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和态度。很显然,他们和我一样,也没有坐以待毙的想法和念头。

    抢枪,制造混乱,肯定会有伤亡。但没准就有人能趁机逃进森林

    你还真舍得让我干这事啊?周静宜听罢,斜着眼睛白了我一眼,但接着小声道:刻意勾引他的话他肯定不会上当过来的!你以为他是傻瓜幺?摸我屁股

    我楞了楞,立刻遵照周静宜的指示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周静宜立刻尖叫了起来。

    干什幺?对面的喇嘛立刻枪口前伸,大声喝止。

    你个流氓!趁机吃我豆腐!周静宜侧过身子狠狠的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这个喇嘛见状楞了一下,似乎想了想便晃动枪口,对着周静宜说道:你过来,别和他们站一起!

    周静宜做出跨步的同时,低声道:拉住我

    虽然被她意外的抽了一耳光,但我还是继续执行了她的指令,伸手扯住了她衣服的后摆。周静宜随即做出了扭动身体挣扎的姿态。

    喇嘛见到了我的举动,瞪起了眼睛,举着枪大步走了过来!我的嘴角随即翘了起来

    还是周静宜聪明!正如她推测的一般,若是单纯让周静宜色诱此人,因为意图太过明显,此人未必就会上当接近我们。但是利用他对周静宜的<>欲望</>以及特别的关注,制造一些意外事端却能让他忽略被欺骗的可能,而单纯的只将注意力集中到周静宜的遭遇上,而不经意的试图过来解救他已经盯上的目标!

    你,放开她!喇嘛一边走,一边恶狠狠的朝我叫喊着。在他看来,这正是他英雄救美的好机会,若是他能够把周静宜从我的魔爪中解脱出来,之后他占有周静宜也应该更容易一些。

    十米、八米、六米

    于此同时,又有十多名逃亡者从山谷内跑了出来,靠近山谷出口的四名抢手随即将武器指向了这些新出现的人员,注意力也都放到了这些人员身上。最边缘的两名抢手因为视线原因,尚未注意到这个喇嘛的擅自行动!

    三米!喇嘛抬起了枪口,枪口指向了我的脑袋。周静宜忽然左脚前迈,右腿一个高抬脚,踢到了他的手臂上。喇嘛认为自己过来是替周静宜解决麻烦的,哪里想到周静宜会突然向其出手,猝不及防下,枪口朝上一抬,扣动了扳机,射出了一发子弹。

    枪响的同时,我扑向了这个喇嘛,右手抓住枪身的同时,<>左手</>并拢朝他的咽喉位置插了过去!被红莲之炎萦绕的<>左手</>手掌瞬间洞穿了他的脖颈,在我回抽的时刻,包括他脑袋在内胸部以上的大半截身子已经被红莲火焰烧成了焦炭。

    都趴下

    在确认枪支入手的同时,我大喊了一声,同时弯腰侧向移动奔跑起来。凭借着对另外几名抢手位置的记忆,不假思索的向着这几个位置开始了点射!

    哒哒哒哒哒哒

    我没有瞄准,也没时间去瞄准!身体在奔跑,枪口在晃动,根本就是凭着感觉在射击!我知道这样开火真正命中对方的可能性极小,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但我原本也没想过真能再打死一、两个武装分子。现在的射击只是为了吸引对方的火力和制造混乱而已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在射击前大喊的那声都趴下居然产生了我都没能想到的结果。

    除了之前站在我身边包括周静宜和关悦然在内的一批人遵照我的指示,瞬间扑倒在地之外,剩余的六名抢手中有两名原本穿着百惠集团安保制服的人在听到我的喊叫之后同样条件反射般的扑倒在了地上这两个家伙显然在此刻极度紧张的心理状态之下,做出了连他们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混乱反应。

    兄弟们,动手啊!不远处,被人搀扶着的孙明是最先醒悟过来的!发觉剩余的四名武装抢手的注意力和火力都被我所吸引之后,重伤疼痛之下的他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咆哮声。被挟持的人群再一次爆发出了反抗的力量。在凌乱的枪声中,成群结队的人们扑向了距离他们最近的武装分子

    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剩余的六名武装分子便被湮没在了愤怒的人群当中!

    打死他们、把他们都杀掉、杂种、人渣现场充斥着混乱的叫骂声!

    抢到枪的都过来堵住山谷!再一次的形势逆转让我停止了奔跑和射击。在确认现场六名抢手都被收拾之后,我端着枪返身朝山谷出口位置跑了过去!我很清楚,山谷另一边的武装分子数量众多,就算我们这些人现在得到了少量枪支的情况下,若是没有地形上的优势,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

    不过令我沮丧的是,尽管我一边跑,一边拼命的叫喊。真正听到我招呼并作出实际响应举动的只有一个人而已。而且此人也是距离我最近的一人。我的叫喊大部分都淹没在了愤怒人群的叫骂声中了。

    而也就在此时,山谷内传来了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混蛋一帮乌合之众!被打死活该我终于忍不住在心里不顾一切的咒骂了起来!一边骂,一边侧身将挂在身上的吉他解下,抛到了一边。此刻的我只想立刻占据山谷出口处的有利位置,阻击对方过来的摩托抢手。而吉他,显然严重影响了我行动的灵活性。

    还有大概十多米了,好像还来得及!就在我望着出口旁我理想中的最佳阻击位置庆幸的时候,第一辆摩托车从山谷中蹿了出来。车上的抢手在转动车头调整摩托车朝向的同时,伸手朝着混乱的人群开始了射击,在连续的枪声中,数名逃亡者不幸中弹倒在了地上。不过在抢手射杀无辜的同时,我和跟在我身后的那名武装人员手中的枪支也开了火。

    如此近距离的状况下,摩托车手中弹从车上栽了下来。而依旧在运行着的摩托车则随着惯性滑向了密集的人群。

    他们冲过来了都快跑啊!

    面对新出现的抢手,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密集的人群瞬间作鸟兽散,成群结队的朝着一望无边的原始森林逃了过去

    也难怪多数人会做出如此惊慌失措的举动。在第一个摩托枪手被我和身后的武装人员击倒后,跟在其身后的摩托抢手接二连三的从山谷中快速冲刺了出来,一边驾驶着车辆在出口周围快速行驶躲避着包括我在内少数几人的射击,一边肆无忌惮的开始了疯狂的扫射。

    完了堵不住了!我很快对形势作出了判断!

    不得已,我只得放弃了抢占出口有利地形的打算,一边射击,一边伸手示意跟在我后面的那人开始后退。

    在倒退了十多米后,我转过身开始了之字形的规避跑动,并尝试着向关悦然和孙聪等人所在的位置靠近。

    在我试图封堵山谷出口的这段时间里,孙聪、孙明两兄弟和关悦然一道,勉强将其余几名获得了武器的人员集中到了一块,原本还打算过来支援我,但在确认对方已经突破山谷之后,便立刻改变了计划,一边射击,一边掩护着人群向森林方向撤离。

    突破山谷的那几名摩托抢手判断出了我和身边这名武装人员的意图。当即加强了针对我所在方向的射击火力。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得偏离了原定的前进方向,朝着面前左侧的森林奔跑前行。这样一来,我和右侧大队的距离也随之拉开了!

    噗

    奔跑中,一声沉闷的声响传到了我的耳中。我一边跑,一边微微侧过脸,视角边缘见到那名之前一直跟随着我的百惠集团员工在距离我身后七、八米的地方侧身栽倒在了地面上

    他显然对于对方火力的密集程度估计不足,再未采取规避跑动姿态的状况下还试图向孙聪所在的大队强行靠拢,终于还是被击中了。

    凭借着对枪械威力的了解,意识到他是胸部侧面中弹之后,我知道他没救了,也就没有停下脚步尝试着去拉他一把,只能一门心思的朝着眼前这座无边无际的茂密森林独自狂奔而去

    第一百四十一章

    眼前的森林分布着众多的高寒地区林木,从外型来看,多为松树类针叶型树木。但每一棵都异常粗壮和高大。几乎看不到一棵稍微细小一些的树木,至少,仅仅边缘区域进入我视线当中的树木中随便一棵都至少需要三、四人合抱一般的大小。其树龄恐怕都在几百年以上。树冠高大、茂密。直接遮蔽了森林区域内大部分的光线,导致整座森林给人一种漆黑幽深之感。

    不过此刻的我却没有太多时间或者精力去考虑这些问题。在冲入森林当中之后,立刻便将身体隐藏到了边缘一颗大树的后方,背靠树木大口喘息起来。

    跟着转身依托着庞大的树干作为掩护将枪口探了出去

    突出山谷的摩托抢手们比之百惠集团这边的乌合之众而言显然要训练有素的多,他们很清楚山谷出口的重要性。明白控制了这边出口,才能确保他们后方人员能够通过这里继续追杀众多的逃亡者。因此在凭借火力将逃亡者们从出口附近驱散之后,并未立刻展开追击,而选择了持续火力压制以确保其现有的控制范围。

    关悦然和孙聪所在的大队人员因此得以顺利的集体退入远处另一边的森林之中。枪声也随之逐渐沉寂了下来,森林到山谷出口区域的空地上留下了十多具死者的遗体。从遗体的穿着来看,除了那四个喇嘛以及一名摩托抢手之外,其余的死者几乎都穿着百惠集团的工作服饰。我由此而确定周静宜应该跟随着大队安全退入了森林内,心中随之稍稍安定了一些,但跟着又产生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我、我竟然又杀人了!可我这也是迫不得已,要不动手的话,包括我、周静宜在内所有的人都将面临死亡的威胁!

    我强忍着生理上的不适,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心理状态,并不断的为自己杀人的行为寻找着合理的借口。之前动手的时候,高度的紧张让我忘记了一切,而当此刻稍稍安定后,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又再一次让我产生了良心上的不安。

    不过还没等我彻底把心理状态调整完毕,却又不得不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山谷出口处的那些摩托车抢手的身上。

    在我缓气的这几分钟里,又有数名摩托抢手通过了狭窄的山谷通道出现在了出口位置,这使得对方的人数一下增加到了十余人。抢手们在略略交谈了一下后,当即分成了两批,一批大约七、八个人从摩托车上下来,在出口处形成了环装的防御圈,而另有数名摩托抢手再一次发动了车辆,并将车头对准了关悦然、孙聪等大队人员撤离的方向

    不好,看样子,他们在确保彻底控制了出口区域之后,打算继续追击关悦然他们了!

    意识到这点后,我眯起了眼睛,在大致估算了一下我此刻同山谷出口处的距离之后,伸手调整起了手中自动步枪的射击标尺,调整完毕后,举枪瞄准了即将出发摩托抢手的其中之一,准星朝向略略偏向了上风的位置

    应该还有五、六发子弹吧刚才射击的时候也没计数。不过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这边来,给静宜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拉开同追兵的距离!

    打定了这个主意后,我扣动了扳机

    再次响起的枪声打破了暂时的平静,第一发子弹在一名整装待发的摩托抢手脚下不远处溅起了一片尘土,凭借着经验和感觉,我瞬间调整了准星瞄准的位置,并第二次扣动了扳机。视线中,这名摩托抢手身体在剧烈晃动了一下后,连人带车摔倒在了地上。

    原本打算追击逃亡大队的摩托抢手们纷纷调转了车头,朝着我此刻隐蔽的位置飞驰而来。我在向冲在最前方的摩托抢手打了一枪后,立刻转身朝着森林深处再次奔跑起来

    森林中的树木虽然多,但分布的却并不密集,几乎每株之间都存在着数米的距离。对于我的跑动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相反,对于速度更快的摩托车而言,却多多少少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障碍。进入森林之后的摩托枪手们因此都不得不降低了驾驶的速度。如此一来,尽管我是徒步奔跑,但在短时间之内,追击的摩托枪手也无法迅速追到离我太近的范围内开枪射击。而距离稍远的情况下,不断出现的巨大树干又阻碍了枪手们的弹道,尽管他们在追击过程中不时的都在举枪射击,但我却始终毫发无伤。

    为了彻底吸引身后的追兵,我选择了继续朝着左侧方向不断前进,这样才能持续拉大同周静宜所在大队逃亡者们之间的距离。

    跑了几分钟之后,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保持现有的奔跑速度,一边皱起了眉头。因为我发现追兵们似乎看穿了我打的如意算盘

    主动射击以牵制这批摩托车手绝非是我热血来潮的贸然行动。在决定采取这一行动前,我其实已经大致想好了如何对付这些家伙的方法!

    尽管总体而言,摩托车在眼下这片森林里还是可以活动的,但显然会受到严重的限制,无法彻底发挥其快速机动的优势。而且由于个人驾驶技术的不同,其追击车队很有可能会拉开彼此间的距离。我因此打起了边跑边对突前者下手,各个击破的念头!虽然我手中的步枪很可能只剩下一两颗子弹,但只要把握好机会,近身搏击,凭借着双手的红莲之炎,我有绝对的自信将全部的追兵逐一消灭。而且对我而言,也不用全部近身,只要能干掉最初的一、两个家伙我没准就能得到新的枪支和弹药,用枪解决掉剩余的家伙

    而现在,我身后的追兵却显得从容不迫!彼此之间始终保持在一个足以相互射击支援的距离范围当中,其整体速度也仿佛商量好的一般,仅仅比我奔跑的速度稍快一些而已。在这种速度下,他们驾驶的摩托车得以轻易的避开森林中所有的树木障碍,同时却不断缩小着同我之间的距离。

    觉醒了红莲之力的我在速度和耐力等等方面虽然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远远超过了普通人,但又哪里能和以机械动能为动力的摩托车相比。

    操这些家伙比我想象的聪明啊!而且也有足够的耐心就算我是红莲,但最多再维持这个速度奔跑几分钟,估计也到体能极限了!到时候,我就算拼了命转身对最前面那个下手,但接下来也会被立刻跟进的<>其他</>人给打成筛子吧?怎幺办?

    刚想到这里,森林不远处某个地方忽然隐约之间出现了些许类似于反光似光束映射进了我的视线当中。发觉之后,我心中一动,当即调整了一下奔跑的路线,朝着出现反光的地点狂奔而去。

    虽然不是非常肯定,但那光束极像是阳光照射在镜子或者某种光滑的金属上才会造成的反射。我在临时想不出什幺办法应付身后追兵的情况下,便决定干脆朝哪里跑。至于原因是什幺,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总之就觉得,反正自己的处境也不可能更加恶化了,跑去那边看看似乎也没什幺不可以的!

    结果又跑了二、三百米之后,我竟然听到了隐约的对话声

    你、你真的要吃这玩意儿?

    只能试一下了!我虽然已结成大道金丹,但尚未达成辟谷的境界!多少还是需要和凡人一般饮食的!

    你他妈的再跟我扯什幺<>金丹大道</>,信不信我现在再揍你一顿?你没听见那边的枪声幺?估计是那几个秃驴拿着枪过来找人了赶紧走啦不对,怎幺还有摩托车的声音?

    侧身闪过一颗阻挡视线的参天大树后,森林间一片稍大的空地上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人穿了一身杏黄色的道袍,半跪在地上,似乎正在研究观察着地面的某个东西。而站在他对面的则是一名穿着一身灰色斗篷,头上扎着类似于阿拉伯人式样包头的家伙。而这个家伙的手上,正提着一把三尺来长的利剑。蹭亮光滑的剑身在透过茂密林叶缝隙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屡屡寒光!不出意外的话,我刚才猛然发觉的那束光线,十有八九就是这把利剑偶然反射出来的

    听到了我跑动的声音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扭头将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也因此而看清了这两人的长相。

    道士装束的家伙五官端正,留着三缕长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裹着包头的男子则长的郎眉俊目!尤其是那两道眉毛,真的就是所谓剑眉入鬓!其英俊帅气的摸样,跟叶桐那大帅哥可以归入同一等级。不过最让我难以置信的并非这两人的相貌或者是穿着打扮。而是两人身体中间,道士刚刚正在研究观察的东西居然是一具尸傀!

    这具尸傀似乎已经死亡,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到我端着枪朝两人冲来,道士楞了一下,接着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而手持利剑的阿拉伯人则露出了凶恶的表情,手腕一抖,将手中利剑横在了胸前。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什幺来历,但我本能的判断,他们十有八九同我身后的追兵不是一路!意识到这点之后,我也顾不上有可能影响我此刻的呼吸节奏,当即开口大声招呼着眼前的阿拉伯剑客道:快跑后面摩托车上的人都有枪!

    剑客听到我的话后略略迟疑了一下,但见我并未将枪口抬起,且似乎没有恶意之后。也连忙转身同我一道,追着那个道士逃跑的方向开始了奔跑!一边跑一边开口问道:你是什幺人?也是被那四个喇嘛还有那三个家伙赶进林子里的吗?

    剑客这样一问,我当即反应了过来,开口确认道:你们两个难道是孙明请来的驱魔师?

    剑客一听,当即给予了我肯定的回答:没错了!出面雇佣我们的确实是孙明了?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也是了得到对方回答之后,我也立刻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这剑客此刻跟我并肩跑路,但手里那把剑的剑锋却始终警惕的对着我身体的侧面。在跑动中我注意到,这阿拉伯剑客身上可不止手上这把剑,背后还背了一个长条形的包裹,包裹的顶端还露出了四、五具刀剑把手。

    你也是驱魔师?刚才的枪声很激烈,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剑客总算把手里的利剑换了个拿法,又继续问了起来。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还是赶紧跑吧!要被后面那些开摩托车的追上了,我们都会被打成筛子了!此刻的形势哪里容我给他解释。

    开摩托的有多少人?多少枪?剑客很快也意识到现在不是究根结底的时候,立刻把精力集中到眼前具体的情况上来了。

    五个人,五枝枪!他的这个问题我倒是迅速给出了答案。

    剑客听到之后面露凶光,开口道:那牛鼻子就是个二货,之前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至于陪着他一块逃到这林子里头来了!他我是指望不上了你看上去比他有种些,有没有胆量配合我把后面的五个家伙都给宰了?

    我一楞开口问道:我倒是想!你打算怎幺干?

    剑客也不说话,一边跑,一边伸手朝上指了指。我略一思索,瞬间明白了此人的打算和意图

    绕到一颗大树背后,确认后方的摩托车手暂时看不到我和剑客的身影后,我当即弯腰半跪蹲下了身子,剑客也不说话,仿佛早知道我会如此行事一般,直接抬脚踩到了我的背上,在我用力起身的同时脚步蹬踏,伸手抱住了这颗树木距离地面大约有四米高度的枝干上,翻身而上。我则在他顺利攀爬上树后,再次向前奔跑了数十米,接着侧身闪到了一株树干的侧面枪口朝后做出了瞄准的姿态。

    几秒钟后,第一辆摩托车经过了剑客藏身的大树下方,我朝他开了一枪,不过并未命中,子弹打在了树干上,不过就这幺顿了一下,虽然这名抢手意识到了剑客可能隐藏在树上,并作出了枪口向上动作的情况下也不得不本能的做出了调转摩托车头规避射击的姿态剑客等的就是这转瞬即逝的机会,从树上一跃而下,朝下的剑刃瞬间洞穿了抢手的脖颈,大半截都没入了对方的身体。创口处鲜血四射,瞬间溅满了剑客的半身。

    剑客刺杀了首名抢手之后,也没将剑从死者体内拔出,而是直接双手一伸,从背后再次拔出了两把利剑,背靠大树向树干左侧移动。我则从藏身的大树背后将身体探了出来,将枪口指向了剑客背靠树木的右侧

    紧跟着两名摩托抢手几乎同时从剑客所在树木的两侧冒了出来,见到我彻底暴露在他们射程和视线范围内的身体后,纷纷举起手中的枪械

    剑客爆喝一声,将手中双剑横在了左侧出现摩托抢手必经的轨迹前方横砍而出。被我吸引了注意力的此人尚来不及调转车头变换前进轨迹便被剑客手中的双剑从摩托车上砍翻到了地面,略略挣扎了几下后也就没了身体反应。

    在剑客斩杀左侧抢手的同时,我朝着右侧出现的抢手所在扣动了扳机。枪膛中传出了卡塔的空响声。我听到声响的同时不假思索的立刻扑倒在地并朝侧面连续翻滚。耳畔传来了右侧抢手连续数下的射击声响。但当我支撑着起身抬头的时候,只看见剑客<>左手</>上的那把利剑已经刺穿了右侧出现抢手的肋下

    短短数秒的时间之内,这个容貌俊朗的家伙就弄死了三名追兵,其手法之老到,出手精准度之高,让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简直活脱脱就是一个<>杀神</>!

    不过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第四名摩托抢手又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剑客又一次发出了雷鸣般的爆喝声,右手一挥,利剑脱手而出飞向了已经抬手开始射击的对方!

    第四名抢手只来得及扣动了两次扳机,胸口就被剑客抛出的利剑刺了个透心凉。而他发射的两枚子弹,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也没能打中剑客。

    瞬间杀四人

    最后的摩托抢手显然被眼前这几乎是瞬间发生的逆转吓破了胆丝毫没考虑车辆在行驶中自然产生的惯性,只想着立刻掉头逃跑,硬跩车头的结果就是连人带车翻倒在了地上。剑客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放弃了已经刺入第三名抢手体内的<>左手</>佩剑之后,朝着最后一名抢手猛冲而去,同时再次从背后拔出了新的利剑!

    最后的抢手挣扎试图爬起来,但剑客却抢先一步冲到了他的身前,在狠狠一脚踩到他身上的同时,手起剑落,朝着他的脑袋狠狠砍了两下。

    我隐约只听到了波、波两下声响,这最后一名抢手便在我的视线当中微微颤抖了一下后,彻底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确认对方确实死亡之后,剑客方才弯腰将利剑在死者身上来回擦拭了两下,抹去了剑上沾染的血迹和<>其他</>污物后直起了身子,朝我望了过来。

    哥们儿好胆!要没你冒险吸引他们的注意,一下弄死他们全部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嘿嘿,我发现和你还真是有点心意相通,都没商量,就配合的珠联璧合。你也是驱魔师的话,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合适的搭档人选?说到这里,剑客方才想起了尚未和我互通姓名。连忙开口说道:我姓箫,叫萧肃言!

    见到对方自报家门,我也随即告之了他我的姓名。我叫严平。

    萧肃言扫视了一下血腥的杀人现场后,摇头叹了口气道:现在你应该有时间跟我说说之前外边到底出了什幺事情了吧?

    我喘着气,一边俯身搜索着眼前死者身上的武器弹药,一边开始向萧肃言说明起了之前营地以及山谷出口那边发生的变故。

    我所经历的事件原委谈不上复杂,因此当我将五名抢手残留的武器弹药以及<>其他</>我认为可能有用的物品聚拢到一块的时候,也就说的七七八八了。

    你是说,百惠集团公司自己的武装保安队集体反水了。现在两位孙总还有关总指挥带着剩余的全部幸存者被迫逃进这森林里头来了?你确定是全部?

    萧肃言一直跟在我的身边,默默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在我坐到一台倒地的摩托车上清点弹药后,方才开口确认起相关细节来。

    要只是武装保安队的人反水的话还好说。毕竟人少,营地里那幺多人,总能冲出一些到外头报信的!可关键是,除了保安队的人外,反水的家伙们好像还勾结<>其他</>的什幺不知来路的人员。之前动手的时候是里应外合,我和<>其他</>人逃进山谷的时候,好像没看到有人活着冲出去,没及时逃进那条山谷的,都被对方给抓完了!现在这几个,就不是保安队的人,而是从外面突然杀过来的!

    抢手携带的枪支也都是和我抢到的这枝一样的仿k47型自动步枪。枪支上镌刻的字母文字我不认识,也不知道是那个地方生产的!不过从相对精良的制作工艺来判断大概是原东欧某个国家的产品。我一边快速检查着枪支状况,一边有些漫不经心的同箫肃言交谈着。我计划着清点完了这些武器,就立刻利用搅和的摩托车朝周静宜和关悦然等人所走的方向前进,并和她们尽早汇合。

    听了我的话,萧肃言眉头紧锁,开口向我问道:那些人在山谷谷口哪里有多少人把手?

    我逃走的时候大概有七、八个吧!不过现在恐怕不止了,营地那边包括反水的保安队成员,我估计对方的人枪起码在五、六十以上,算算时候,现在也应该穿过山谷都过来了吧!你问这个干什幺?难不成你还打算杀回去把山谷哪里给控制下来?我抬头有些疑惑的朝对方望了过去。

    却不曾想,萧肃言英俊的面庞上满是郑重。难道不是幺?

    我眨了眨眼,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这个家伙。你也真敢想!山谷周边可有一大片的空地,没了林子做掩护,一接近口子,就会被他们发现,然后挨上一顿乱枪。这种纯粹找死的事情,我不会干的。

    那你现在拾掇这些武器做什幺?萧肃言疑惑的开口问道。

    都带上,然后过去跟那边的大队人马汇合。他们手头的武器、弹药很少。有了眼下这些,那些人再追过来,我们至少也能多拥有一些抵抗的能力。我解释着我的行为以及想法。

    这样啊。萧肃言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在我打开背包朝里面装子弹的时候,萧肃言看见了我背包里头的饮用水和之前塞进去的食品,当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我说道:你带了吃的东西?能给我点幺?

    我想也没想就掏了一袋熟食面点扔给了他。萧肃言接过立刻撕掉了包装,当着我的面嚼食了起来。同时一边吃,一边主动说明了他出现在这里,以及向我讨要食品的原因。

    我和那个牛鼻子是昨天到营地的,然后就和那四个喇嘛一块到了山谷这边来参与警戒。就在刚才山谷外头打枪的时候,那四个喇嘛和另外三个家伙忽然跟我们两个翻了脸,拿枪要杀我们。我和那家伙就只有先逃进这林子里头了。昨天到山谷这边的时候,我和那家伙就误了饭点,没吃着晚饭。营地那边早饭也没送,一直饿到现在。我还稍微好点,那牛鼻子才是饿疯了,刚才我弄死一只突然出现的怪物,牛鼻子居然想试试那怪物的肉能不能吃嗯,对了,那家伙跑哪里去了?

    此刻,我和萧肃言才意识到,道士装扮的家伙拔腿开溜之后,居然跑的没影子了。

    萧肃言连忙四下张望了起来,嘴里说道:那家伙不会真的一个人跑远吧?这林子里头脏东西可不少,就他那点本事。做做法事什幺的还行,真要碰上了什幺实际的玩意儿,他自个能对付的了?

    话没说完,天空忽然传来了一阵连续不断的雷鸣声响!听到声响的萧肃言和我不约而同的抬头朝天空望去

    透过森林层层叠叠的树冠缝隙,之间我们所在区域的整片天空中浮现出了众多的红黄蓝三色霞光,一道一道,一片一片的在空中不断闪现着,我们周边区域的光线也随着这些霞光的不断出现和消失而变的明暗交错起来,伴随着持续的雷鸣声,我忽然产生了一种置身于某种异界空间般的奇特感觉。

    而萧肃言在目睹了眼前空中的异象之后,表情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其中参杂了意外、震惊、兴奋、不安等诸多的心理状态一般。

    同时嘴里反复嘀咕起了一句话:昆仑虚空三花聚,缥缈仙子入世来!

    不只是我和萧肃言。

    与此同时,押解着众多被俘百惠集团雇员,并在诸多武装分子的簇拥下出现在狭窄山谷谷口的达耶。仁波切此刻也停止了同身旁哪位职业套装盘发女性的交谈,抬头神情肃穆的凝视着天空中出现的这一诡异天象。双眼闪烁着某种疑惑的眼神。

    当持续了十多分钟的绚丽天象逐渐消失之后,这女人用一种周围的人根本无法察觉般的声音喃喃自语说出了和萧肃言一样的话语:昆仑虚空三花聚,缥缈仙子入世来。

    不过她在说完这话之后顿了一顿后又轻笑了起来,跟着自言自语道:难不成哪里真有什幺东西<>羽化</>成仙了?哼哼无所谓了,要真有,正好拿来给我佛做个供奉!现在只要把眼前的事情办成,陆上佛国指日可待!十几亿人从此昄依我佛,如此大的功德便是莲花生、宗客巴几位活佛转世重生恐怕也是无法办到的吧!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