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36、137)
    作者:漂泊旅人2016年07月08日字数:15635

    第一百三十六章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响,火车车皮最终停靠在了货场站台旁。

    咣郎、咣郎接连两声金属碰撞,俞明纯拔下了闷罐车皮上的插销,跟着用力的将铁门嘎吱、嘎吱的推了开来。

    巨大的声响将蜷缩在车厢角落边的我惊醒了过来。俞明纯注意到我睁开眼睛后,朝我笑着招呼道:到地方了,估计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和我们联络,你守着车皮,我去办手续,顺道找厕所,快憋不住了

    见我随意的朝他摆了摆手后,俞明纯随即跳下了火车车皮,一手攥着货运单据,一手捂着肚子冲了出去。而我,则在他跳车后起身走到了车门旁边,随意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看上去极为萧条的铁路货场,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

    从西宁发出的这趟货车,因为碰上铁路检修,以及调度、让车等等原因,最终花了超过两天的时间才最终抵达了目的地格尔木。这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差不多整整一天。车站那里调度牵引车头又等了三、四个小时,此刻到达卸货场站已经是黄昏十分了。

    望着远处天边地平线上的最后一丝残红,我把堆积在口腔内的烟气顺着鼻孔里喷出去后,低头检查起了背包内携带的物品。

    最终视线落到了一本薄薄的笔记本上。这本笔记是临出发前,叶桐依照韩哲的吩咐给我送来的,看到这本笔记,我才知道,韩哲居然也曾经花时间和精力调查过真九鼎或者说禹王九鼎的具体下落,而这本笔记,就是他过去通过查阅各种文献资料后,通过分析考证形成的最终推断和研究成果。

    而从上火车到刚才我睡着前,我一直都在他的这本研究笔记。笔记中他的一些推论和看法彻底改变了我之前对九鼎这东西的理解和认识。

    请问这车皮是百惠集团公司托运的货物么?

    就在我打算借着等待的时间把笔记本掏出来再多翻几页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询问的声响,抬头一看,见到一名身着西装的青年男子大声开口询问着,一路小跑的来到了车厢门前的站台上。

    我点了点头回应道:没错了,请问你是?

    青年男子见我确定,往前一步主动伸出了手道:我是马国富,百惠集团青海分公司的。您是严先生还是俞先生?

    我同他握手后回答道:我是严平。

    哦,是严先生,那俞先生呢?马国富在确认了我的身份后,随即问起了俞明纯。

    他去上厕所了,顺道办提货手续。

    这样啊,那我去办公室哪里和俞先生见面了。车厢这里,还请严先生你继续看守一下,我马上出去让他们把车开进来准备装货。

    这个叫马国富的百惠集团工作人员颇为干练,在同我交谈完毕后,便又立刻转身跑了回去。十多分钟后,我便看到他和俞明纯两人一道引导着一辆小型越野车和两辆中型运输卡车开上了货运站台,跟随他俩和司机一同到达的还有十多名装卸工人。

    车辆挺稳后,除了装卸工人,我同俞、马两人以及三位司机也都一起动手,花了半个小时,将运送的货物都顺利搬上了两辆卡车,随即驱车离开了这座不知名的铁路货场站。

    生命探测仪三台,金属探测器四台,便携式急救设备两套,轻型山地履带车四辆,无人遥控侦查机四台马国富和俞明纯两人在越野车上出于谨慎,又一次核对起了货品实数和货单数据。再次核对无误后,马国富方才说明了接下来将要带我和俞明纯前往的地点。我们现在去城里同最后一批到达的搜救队成员汇合,顺便在哪里把晚饭吃了。

    俞明纯点头询问道:吃完饭呢?是不是在城里住一个晚上?

    马国富摇了摇头。我们这批原本计划是要在格尔木这边休整一天的,但现在因为火车晚点,恐怕是不能再拖了。吃完饭最多休息一两个小时,就要连夜出发。往西南,经纳赤台,过昆仑山口。先期抵达的人员应该已经在楚玛尔河北岸的预定区域扎营了,他们在哪里已经等了三天了。

    你们孙总呢?我靠在后座上开口询问道。

    你问的是孙聪先生还是孙明先生?马国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着身子朝我望来。

    嗯,他们不在一块么?我双手抱臂,平静的说道。

    孙明先生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楚玛尔河那边的营地了。孙聪先生的话,据我了解,因为和他同行的那几位女士以及摄制组提出的要求,前天抵达后,并没有直接前往营地了,而是带了那几位女士和摄制组沿着南下的道路一路拍摄游览。现在有没有抵达楚玛尔河营地,我也不是太清楚了。马国富解释着。

    我听完后,皱了皱眉头。

    马国富注意到了我的表情,一边主动为包括司机师傅在内的车上诸人分发香烟,一边替自己的老板辩解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陈小姐毕竟是孙总的未婚妻。孙总怎么也需要考虑一下她的建议和需求了。这次搜救行动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们两人将来总是要结婚组建家庭的。而且陈小姐也不单单是为她自己的事业考虑,如果这次搜救行动能够取得一定程度的进展,她的拍摄计划也能在某种程度上会对百惠集团产生积极的影响了。

    我抿了抿嘴对于马国富的这一说法不置可否,侧身把嘴上的香烟凑到了俞明纯打燃的火机上点燃,跟着整个身子靠在后座上不再说话了。

    在市内一间餐厅里用餐并略微休息了一阵后,在头车的引领下,由十多辆各种型号车辆组成的车队在夜色中沿着朝南向西藏方向延伸的公路开始了行进。

    此时已经入冬,入藏的公路两旁反射月光的小片积雪随处可见,部分路面上也已经形成了冰凌,因此车队行进的极为缓慢,从格尔木到纳赤台不足百公里的路程我们这只车队就行驶了接近三个小时。而经过纳赤台后,车队的速度愈发缓慢起来,不过还是顺利的通过了昆仑山口

    通过昆仑山口后不久,车队驶离了公路,开始向正西偏北的方向前进。坐在副驾驶上的马国富取出了车载对讲设备,不断询问各车的状况同时与领头的越野车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晴朗的夜空下,远方漆黑高耸的山脉影像随着车队的移动而逐渐高大清晰了起来。

    这时一只坐在我身边的俞明纯起身拍了拍副驾驶座位上的马国富道:马哥,能不能停停车,我想找地方方便方便

    马国富听到后,立刻和领头车辆取得了联系,两边协商了几句之后,整个车队随即在高原戈壁滩上停止了前进。

    停车休息半小时建议都下来活动活动筋骨,四处走走,但别离开车队太远!要上厕所的,男的全部车队左边,女的右边!

    马国富算是现在这只车队的实际负责人,下车后,扯着嗓子宣布了车队在此临时休整的决定。

    俞明纯停车后,立刻拿着一卷卫生纸远远的跑到了车队左侧数十米远的位置解决个人问题去了,马国富见我也从车上下来活动四肢后,走到了我的身边,接过我分发给他的香烟,注视着下车四处活动的车队人员,同我随意攀谈了起来。

    严先生是第一次来青海?

    第二次了我八年前去过可可西里!不过走的不是现在这条路线,而是从阿尔格山基什拉克那边南下的此刻的我有些漫不经心,随意打了个响指,用手指上的红莲火焰替马国富点燃了嘴上的香烟。

    马国富惊异的注视着我手指上跳动燃烧着的红莲火焰,直到我点燃自己的香烟并挥灭火焰为止。

    去过可可西里?那严先生也算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的了私下里孙明先生告诉我,您就是我们百惠集团这次专门请来应付那些麻烦的高人了。到时候,还请您多多费心了。马国富想必是从我手指发出红莲火焰这点上确认了我的能力,对我语气和态度在不知不觉当中带上了敬语。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你就放心了不过,我好像听说除了我之外,你们集团还找了其他人来应付那些麻烦啊?我靠着车门,仰头望着空中皎洁的明月以及漫天星斗,悠悠然吐了一口烟圈。

    在从西宁坐火车前往格尔木前,我一度以为我是孙氏兄弟找到的唯一的能人异士!不过和俞明纯那家伙一块呆了两天之后,我才从那家伙口中得知。除了我之外,百惠集团还找到了至少六个能够降妖伏魔的高手参与此次救援行动,这令我颇感意外,此刻在马国富面前提及此事,无非是打算从他这里得到进一步的确认。

    嗯,好像是的,那几位不出意外,现在应该已经都在营地那边集中了。马国富对我的问题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我摇了摇头道:可你们两位孙总,却没告诉我这些

    马国富解释道:孙总他们应该不是故意对您隐瞒这个情况的!据我了解,除了您之外,这次参与我们救援行动的那另外几位高手,几乎都是队伍出发集中前的头一两天才最终接受我们集团雇请的。而孙明先生当时急匆匆的提前赶到西宁也是为了同那那几位协商签约。您因为主动要求同救援设备同行,所以孙明先生才没机会专门把这个事情对您告知了。

    听完了马国富的解释,我点了点头。

    为了确认孙氏兄弟这次救援行动的真实目的,我在同这两兄弟签订了雇佣协议之后便主动提出了参与运送行动相关设备的工作和任务。而我之所以和俞明纯乘坐闷罐火车车皮最后抵达格尔木的原因也在于此。而这期间,从我和俞明纯在南京接手设备物资的运送工作之后到现在的几天时间内,我都再没有同孙明以及孙聪两兄弟有过任何的照面。马国富的这一解释也算说的过去。

    和我同姓的俞明纯是百惠集团公司的内部人员,即使是在和我一块处理设备托运,押运任务的过程中依旧保持了和他们集团公司人员的联系和交流并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相关情况也属正常,而我最后也是从他的口中了解到了有其他能人异士加入的这一消息。

    从我本人亲自经手并运送的这些设备和货物来看,孙氏兄弟寻找失踪考察队的目的基本还是真实可信的,在确认了这点之后,我也就对其他事情多少看淡了一些。

    就在我和马国富正要继续聊点其他什么话题的时候,车队后方先是穿来了几声女性的尖叫声,接着又传来了鼓噪声。我和马国富不约而同的将视线一道转移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当确认声响来自车队右侧之后,我和马国富随即赶了过去

    绕到右侧之后,便看见一名车队成员正在往前跑,见到我和马国富后,立即迎了上来。并迅速解释了他们发出鼓噪声响的原因。刘敏和朱钰在那边看见了一具死人骨头!

    什么?马国富听到了楞了一愣,在和我对视了一眼后,立刻在这名队员引导下和我一块朝现场跑了过去。当我们到达距离车队停车区域足有二、三十米的事发地点时,现场周边已经聚集了十几二十多个车队成员了。

    拨开围观的众人,一座垮塌并废弃了的玛尼堆出现在了我和马国富的眼前。而在自然光线以及几名人员手中照明光线的映照下,玛尼堆下方碎石缝隙中,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显露了出来

    我和朱钰看到这堆石头可以遮挡一下,所以就打算在这方便的,结果一绕到这背后,就看见了这个东西!名叫刘敏的集团女性成员见到马国富后,说明了她和另一个女人跑到这里的原因。作为女性,总是比较羞涩的,即使是在这样的荒野当中,对于个人隐私也非常注意了!为了防止走光,两人跑到了相对偏远的这一位置解决生理问题。但却没想到在这个她们看来最为合适的地点却看到了这样可怕的东西。

    马国富看了一眼暴露在外的骷髅头后跟着把视线又转移到了玛尼堆,伸手指着玛尼堆对众人说道:着玩意儿是玛尼堆在藏区,这可是极为神圣的东西!你们居然跑这里来大小便

    好了,这玛尼堆是已经废弃了的。这里也没有藏民居住,用不着尊重什么风俗习惯!我止住了马国富的话头,蹲下了身子观察起了眼前的座玛尼堆。

    没有六字箴言的石刻,只有刻绘了坦多罗符文的石刻,和之前在夏禹城山谷外围区域我见到的那座不同!这不是普通的玛尼堆,应该是魔堆!在仔细观察了整座玛尼堆的状况之后,我在脑海当中得出了这个结论。

    马国富并未因为我打断了他的话语而对我有任何不满,相反,只是紧张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他很清楚我是什么人,来到这里的原因又是什么,因此,当面对这些可能意味着怪力乱神有关事件或者物品的时候,他会毫无条件的支持并服从我的全部决定。

    我眯着眼瞅了瞅那颗骷髅头,瞳孔之中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最后我站直了身子,对聚集在周围的人群招呼起来。好了,就一具死人骨头而已。没啥可看的大家都散了吧,要方便,找其他地方解决就是了。都走了,都走了。

    说完,我带头转身返回了车队所在。马国富紧紧的跟在了我的身后,而其他人员见状最后也都各自散去了。

    见到身边无人跟随,马国富凑到我的身边不安的询问道:严先生,不管那玩意儿真的没事么?

    那不是玛尼堆!你对藏区应该是比较熟悉的,正常的玛尼堆你应该见过,基本上都必然会有佛教标记、坐像或者六字箴言之类的石刻!这玩意儿那些东西都没有,所以它不是了。至于它究竟是什么,因为已经废弃,丧失了功能的原因,所以也并不重要了。让它在哪里就可以了我淡淡的对马国富进行了答复。

    你确定了就好马国富点了点头。

    再次回到乘坐的越野车旁,马国富也没了同我继续聊天的兴致,只是不断注意着时间的流逝,并在确认车队全体人员都返回各自乘坐车辆周围,三十分钟已到之后,下达了上车继续前进的指令。

    坐回车上的我表面上若无其事的靠在靠背上闭目养神,但脑子里却是波涛翻滚。

    埋尸谷,具体地点未知,但已知的情况是其周围数百公里之内分布着大小近百座魔堆。魔堆相应神堆而言,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是否存在神圣石刻!神堆受神佛眷顾,必有佛祖真言、符号、坐像等石刻。而魔堆则无。且累积魔堆,必以亡者尸骨奠基!魔堆真正的用途尚不完全明朗,但有凝聚阴、鬼、魔气效能,在某些方面类似京观,奠基之尸骨能够获得阴、鬼等气滋养长期留存而不腐

    这是韩哲那本笔记中关于魔堆的相关记录。正是通过笔记上的这一记录在比对了刚才那座玛尼堆的具体情况之后,我方才确定了其魔堆的实际性质。不过魔堆虽然被称为魔堆,但在实际使用方面其实和神堆的效果是一致的,只是原理不同而已。

    神堆往往建立在人们正常居住、生活的区域当中,凭借神圣的力量驱赶邪恶,保护居民。而魔堆则相反,一般建立在荒无人烟的场所,常用以吸引、禁锢亡灵和恶鬼之类的东西。所以说,虽然它的名字叫做魔堆,但实际上并不意味着它就是什么邪恶的东西。

    居然在这里就见到了一座废弃的魔堆,那说明孙成章的那只探险队没准已经找到了埋尸谷的具体地点了。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拧了起来。

    几天前,当我和俞明纯顺利接收到那些搜救设备和物资的时候,我一度确认了孙家兄弟此行的目的确实是为了搜救失踪的考察队,心理也因此产生了几分松懈。但现在这座意外出现的魔堆却又让我的心情紧张了起来。

    因为魔堆的出现,意味这孙成章那只考察队只怕已经陷入了埋尸谷所在的范围之中,就算孙家兄弟组织这第三批救援队单纯的只是为了寻找考察队的下落也极有可能步其后尘而误入埋尸谷而在韩哲的笔记当中,这传说的埋尸谷地,是极为危险和可怕的场所和所在。我因此开始后悔之前对周静宜的妥协了。

    不行,现在看来,这次搜救行动之后遇到的种种麻烦极有可能超出我之前预计的状况。在营地见到她之后,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让她跟随百惠集团的后勤支援人员撤离了

    六天前,我得到了孙明的正式通知,和百惠集团的俞明纯一道前往南京接收为了此次搜救行动而特地从国外购置的相关搜救设备同时运送这些设备前往西宁。结果夜里我发现周静宜在替我收拾这次外出所需的衣物和日常用品之余,自己也在打点行装。

    怎么了?我出去赚钱,你就打算一个人外出旅游么?我可是会疑神疑鬼的哦!我躺在床上回味着刚刚和她之前激情的同时跟她开起了玩笑。

    疑你个头了孙聪他们的这次搜救行动我也要参加了!周静宜把收拣好的背包往边上一扔,跳到床上搂着我亲了个嘴。

    亲完之后,我莫名其妙的望着她道。什么?你也去?你开什么玩笑啊!孙聪他们雇佣的可是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去做什么啊?

    周静宜拿起床边的手机,咔嚓一声直接给我拍了一张照片后得意洋洋的回答道:拍照、摄影,搜集下期杂志栏目的素材!集团公司那边,我把工作都安排好了

    等等你说什么?我当即从床上坐了起来!搜集下期栏目素材?你没搞错吧?孙聪他们这次可是去找人的。又不是游山玩水,你去搜集栏目素材?这不是添乱么?他会允许你跟着去才怪了!

    嘿嘿,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他还真允许了而且不止我这里,他未婚妻陈小薇也会带领一个节目摄制组全程跟随拍摄记录这次搜救行动的全过程。而且实际上同意我随队一道搜集素材不是孙聪,而是陈小薇了!

    你说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听到周静宜的话,我目瞪口呆。

    周静宜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侧着身子坐到了我的身边,进一步向我说明了起来。陈小薇觉得和孙聪订婚之后不方便继续抛头露面从事节目主持人的工作了,决定转行节目策划和制作方面。所以这一次她打算全程记录拍摄孙聪他们此次搜救行动的全过程并制作一期叫做绝地搜救的专题节目!一方面表示她对孙聪此次行动的重视和关心,另一方面也借此机会直接转型。我昨天去电视台联系我们集团公司的电视广告业务,凑巧碰上她,才知道了这么个情况。她跟我讲了之后,我就想到了咱俩负责的那个专题栏目的下期内容不是还没有着落么?这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也加入她的那个专题节目摄制组,并拍摄记录搜救行动过程。我们那个栏目的主题是户外运动和探险,野外搜救行动的内容应该也没问题!此外,她的节目是电视媒体,你们杂志是纸质媒体,两者并不冲突!所以我跟她说了之后,她就答应了!嘻嘻。

    她答应了?我不答应!我冲着周静宜吼了起来。我跟你说,这次搜救行动恐怕远没孙聪他们讲的那么简单。要不然他们会到处寻找能够驱鬼除魔的能人异士?静宜,凤凰山坑道还有夏禹城你也都经历过了。那多危险啊?要不是咱俩命大,运气好,能不能活着回来都难说。这次我参加搜救行动,是王烈那家伙拜托我,我才去的。而且我推测,这次孙聪他们的什么搜救行动的危险性不会比凤凰山还有夏禹城小。我怎么可能让你和我一块又去经历这种风险?不行,绝对不行!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看到我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周静宜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一边亲吻,一边朝我撒娇。

    宝贝儿,别那么大声嚷嚷好不?我知道你担心我,所以不准我去可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咱俩的将来打算么?你们杂志的那个专栏现在可是咱俩在负责弄,我还指望着把它弄好以证明我的个人能力呢!至于这次搜救行动究竟有多大的危险性,我觉得你恐怕担心过头了!

    你想过没有,孙聪既然同意陈小薇和她的那个节目摄制组前往拍摄搜救过程,想必在安全方面也是经过了充分考虑的。要真像你说的那么危险的话,你觉得孙聪会让自己的未婚妻带着电视台的那些人一块去么?这不是把他自己老婆还有电视台的那些工作人员往火坑里送么?

    这面对周静宜的这种说法,我一下愣住了。

    看到我哑口无言的样子,周静宜嘻嘻的笑了起来。你放心了,我向你保证,我去了之后,肯定不会像夏禹城那次再单独行动了,我会一直跟着陈小薇她们的那个节目摄制组一块行动。跟着摄制组的安全系数肯定是最大的!不会让你担心的好么?宝贝儿,答应我,就让我一块去了而且你以为我去就只为了工作么?你这么好色,我担心我要不在你旁边盯着,你没准又会跟别的什么女人勾搭到一块去了说着说着,她在我的腰部狠狠的扭了一把

    就这样,我在她软硬兼施之下只得妥协,同意了她参与孙聪这趟救援行动的要求。而现在当我预感到行动的危险性在上升之后,我便打定主意见面之后无论如何要让她立即退出了。

    魔堆的出现影响了车队整体的气氛,原本时不时还在对讲机内开些玩笑说些私人话题的各车联络人员此刻也都没有了聊天的兴致,整体氛围压抑而沉闷。我也在这种状况下随着车辆的晃动迷迷糊糊的陷入了假寐当中。

    也不知道又行驶了多长时间,我被马国富轻轻推醒了过来,当我睁眼的时候,感觉四周的光线已然发白,顺着马国富手指的方向,我终于看到了作为这次搜救行动而由百惠集团所建立的搜救大本营!

    远处,在一片内凹的山脊正中,临接着一片天蓝色的湖泊。几座天蓝色双层木质板房和数十顶雪白的帐篷整齐排列着,板房和帐篷周边稀稀落落设置了高矮长度不一的原木栅栏。在营地邻接湖泊的部分,先期抵达的工作人员甚至搭建了一座延伸至湖内数米的木质小码头。

    在山脊两侧高大林木以及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整座营地显得整洁有序!配上四周的湖光山色,简直让人无法想象这里居然是临时搭建的一处野外搜救行动基地,反倒更像是经过精心设计和布置,兼具西部和高原风格的简易度假山庄!

    那景色,就连我这个极度缺乏美学感应能力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感染力!

    不、不会吧!孙明和前期工作人员几天时间就搭建出了这样的营地?望着出现在视线当中搜救大本营。我瞠目结舌的开口问道。

    哪里有那么快!营地能有现在这样子,是经过了前两批搜救队以及相关后勤保障人员加上这次进驻的各路人员断断续续花了快三个月的时间才建成的!能够形成现在这样的规模和形制,真的很不容易了!想着一旦搜救行动终止这里就会被废弃,我个人觉得挺可惜的。所以出发去格尔木接你们之前我都还在跟孙明孙总提建议,是不是跟自治区政府协商,将来想办法以集团公司的名义把这里以及周边区域给拿下来,建设成集团公司未来的夏季培训以及疗养基地什么的。不过呢两位老总如今的心思没在这上头,至今也没给我明确的说法了。

    作为百惠集团在西部地区负责人之一,马国富显然对这座临时建成的搜救营地倾注了不少的心血和精力,此刻提及此事并联想到营地之后可能的结局,马国富流露出了某些不舍。

    我对于他的这种心理有所了解,但这毕竟只是对方集团公司的内务,我作为外人也无从插手,因此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数分钟后,车队终于抵达了营地入口处,在同先期到达的各种车辆一样在入口外的大片空地内依次停靠完毕后,车队成员下车开始清点搬运物资和设备。我则在马国富的引导下携带着自己随身物品先行步入了木栅围成的营地之内。进入之后,我才意识到,这营地比我刚才预想的还要更大一些。但从建议板房拥有的房间数量和帐篷的数量来看,这座营地足以同一座团级规模的野战营地相提并论,容纳千人生活住宿都不会显得拥挤

    营地正中是一片近百平米的空地,以这座空地为中心,整座营地程标准田字型分布。左下位置邻近营地入口除了一栋两层简易板房之外,多为作为仓储用途的大型帐篷。右侧上下两部分除了三栋板房外分布着近四、五十个军用野营帐篷,应该是搜救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居住和休息的场所,而左上位置是六栋双层板房,哪里传来的发电机轰鸣声以及一座用于假设大型照明设备和通信天线设备的数米高的钢架塔证明其营地中枢的作用。

    马国富最终带着我来到了左上位置的一座板房面前,孙明从板房二楼正中的房间内走出,在二楼过道上向我挥手示意。马国富见到后,向我点了点头,便又转身返回营地入口去指挥物资和设备的装卸和分配工作去了。我则自行沿着楼梯来到二楼,和孙明见面。

    真是辛苦了接收和运送设备这些工作本来应该是我们公司自己的工作人员负责承担的。但这次却麻烦你一路操持。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孙明在同我礼节性的握手之后,客气的将我请进了房间。

    你客气了接收运送设备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而且一路上办理手续,联系运输方式这些也主要都是俞明纯在具体经办,我并没经手什么实际事务,只是跟着他行动而已。真正辛苦的是他了。我一边回应着,一边进入了房间。

    房间内满地的各种缆线,孙明一边替我找了一张塑料便椅,一边来到靠窗的桌旁用纸杯为我倒了一杯热茶。

    你们是最后一批抵达的人员了,明天应该就可以开始正式的搜救作业了。所有直接参与一线搜救工作的人员都需要听从领队关悦然的指挥和调配。她马上就会过来,你和她先见见面,彼此熟悉一下。前两次搜救虽然失败了,但她却能带领全体搜救人员全身而退,其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我希望你和她能够精诚合作,全力配合了。孙明一边将茶水递给我,一边微笑着进行着说明。

    关悦然?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人似得我接过茶水呡了一口,随意的回应着。

    她本来就是女人!

    听到孙明这句话,我噗嗤一声控制不住的将口中滚烫的茶水给喷了出来,在咳嗽了两下之后,我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孙明确认到。你是说,你们的这个领队居然是个女的?

    孙明郑重的点了点头。一会见到她你可别吃惊她很年轻,今年刚满三十。但是已经参加过两次北极科考探险,一次南极科考探险。不仅如此,她还拥有许多重大灾害的灾后救援,以及各类极地区域的探险救援经验!在我看来,她很了不起。至少在国内,我相信很难再找到比她更为优秀的救援领队人员了。

    我从来也没有所谓的性别歧视心理,假如这个叫做关悦然的女人真如孙明此刻介绍的一般优秀的话,我并不介意接受她的领导,并遵照她的指示行动了。因此在孙明说明完毕后,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算是对孙明做出了某种程度的承诺。

    就在此时,板房楼梯那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略显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孙明叔叔我看见营地外面好像有那种四轮的山地摩托车。不知道我能不能去骑一骑了?

    听到这声音,我的脑子里便如响起了炸雷声一般

    应该可以了。不过你不能自己驾驶,让驾驶员叔叔载你在营地周围转一圈是没问题的。孙明对门口的来人淡淡的回应道。

    来人见孙明松口后,当即又转身嘭嘭嘭的从楼梯那里冲了下去。

    我没听错吧?这营地里居然有未成年人?我压制着自己的内心的震惊,一边不着痕迹的向孙明确认着。

    唉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了!那孩子是跟着薇薇那个节目摄制组一块过来的。听说是薇薇什么干姐姐的孩子这孩子纯粹就是来游山玩水的。阿聪既然已经同意了薇薇的全程拍摄计划,所以关于摄制组那方面的事务也彻底都交给了薇薇负责。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考虑的,居然会在摄制组相关人员之外还带上了这么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跑来这里。不过好在应该不会对我们整体搜救工作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所以我也就由着她了。毕竟,她和阿聪很快就要结婚了,将来她就是百惠集团的女主人。我虽然是阿聪的堂兄,但说到底也只是替他们两口子打工而已,犯不着为了这种小事情和她发生矛盾。孙明似乎并未注意到我此刻表情上细微的变化,淡淡的对我说明着他所了解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那这孩子的父母也真够大胆的,居然让他一个人就跟着陈小薇跑到这种地方来!我拿起纸杯,喝了一口茶水掩饰着自己真实的心理状态。

    怎么可能只有这孩子一个人过来,他母亲也跟着一块来的。不过前天抵达营地之后,就跟着阿聪还有薇薇那个摄制组一块出去拍摄外景去了。嗯,对了,周静宜小姐也跟他们一块去去了刚才忘记告诉你这个事了!孙明进一步向我进行着说明。

    静宜也跟去了么?难怪我到了,她都没有出来迎接我了。我点了点头,算是确认了周静宜此刻的状况。

    这时楼梯那边再一次传来了脚步声,片刻之后,一名穿着冬季运动装,头扎马尾辫身材高挑的青年女性步入了房间之中。

    女人脸庞消瘦,颧骨微凸,但却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柳叶眉,鼻子小巧坚挺,薄嘴唇,给人一种英姿飒飒之感!

    孙总,我好像看到营地口那边最后一批物资设备和人员到位了?女人进来后,随意的瞟了我一眼,便向孙明开口询问起来。

    刚刚到,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也是我们应你的要求,特意请来的特殊专业人员!他叫严平孙明对这女人显得格外重视和尊重,在女人进入开口询问的同时主动起身回应并立刻为我和对方进行了介绍。而这位,就是这次搜救行动的领队兼总指挥,关悦然小姐了。

    我随即起身向主动向关悦然伸出右手。关悦然在礼节性的同我握手之后,开口向孙明询问道。既然物资设备都已经全部到位了,那我们搜救队是不是可以立刻投入搜救作业了?

    孙明回应道:物资设备虽然到位了,但调试设备性能这些还需要时间,而且新到这批人员是连夜赶来的。他们如今已经非常疲惫了。之前我和阿聪也通过电话,讨论了一下这个情况。他的意思是今天还是休整一天。正式的搜救行动明天再开始当然,你是领队兼总指挥,如果你认为现在这种情况搜救行动可以立即开始的话,我和阿聪也会尊重你的建议,并全力支持你的所有决定的。

    关悦然听后扬了扬眉边道:难得你们两位老总考虑的周全,那就按照你们二位的决定实行吧。

    见到关悦然没有异议,孙明朝我抬了抬手对关悦然道:那严先生我就交给你了。接着转头向我说明道:一线搜救人员的具体分组和安排这些,都是由关小姐来决定的。你没意见吧?

    我点头后,便随着关悦然离开了孙明所在的房间。

    下了楼梯,关悦然一边走,一边开口向我问道:你看上去不像是宗派门人了。之前真的对付过那些脏东西?

    如果是尸傀或者僵尸之类的话,有那么点经验。我淡淡的回答着。

    关悦然点了点头,转身朝我望来。那就好,我家里祖上曾经当过萨满,所以我知道哪些东西的存在和可怕。只可惜,我们家过去流传的一些法门术术早都失传了。前两次碰上了类似的东西,我是一愁莫展,只能优先考虑队员的生命安全而主动撤离。

    萨满?我听到她提到这种称呼,流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关悦然笑了笑。我是满族了,真正的姓氏是瓜尔佳。关这个姓氏,是民国之后才改的汉姓。

    听了关悦然的解释,我恍然大悟。东北地区的满族在入关建立清王朝前,很多部族依旧信奉原始的萨满教,而关悦然的祖先想必担任过萨满教的祭司,她因此而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王烈他们这个行当里头的事情也就不算奇怪了。

    嗯,我听说除了我之外,百惠集团还联系上了另外六个高手。你见过他们了?在彼此交谈了几句稍稍熟悉后,我询问起了百惠集团雇佣的另外几名能人异士的具体情况。

    说实话,这个行当里的能力强弱这些,我是真的看不出来。不过从之前接触的状况来看,应该都有些道行吧。至于是不是高手,估计只有你们这些人自己心里才清楚了。另外,我也不妨直说,前两次搜救失败后,我是真没打算再接受两位孙总他们的委托了,只是因为他们一再挽留和坚持,我才决定留下来,最后尝试一次。建议他们找驱魔师,其实也只是我的一个借口而已。要他们没找到,我就可以以此为理由彻底终止搜救行动。现在他们真把你们这样的人给请来了,我只有遵守协议,再替他们组织一次搜救行动了。关悦然领着我在营地中穿梭行走,但很明显,她恐怕对于这第三次的搜救行动并未抱有多大的期望。

    我过去参与过不下三十次这样的搜救行动,有官方组织的,也有私人雇请的。如今其实早都已经过了有效的搜救时限了,再找下去根本就没任何的意义。我真不明白,那东西的吸引力真就有那么巨大?

    听到关悦然说出这样的话后,我心中一动,在一旁试探的开口问道:东西?你是指九鼎?

    关悦然楞了一愣,再次扭头朝我看了一眼,我和她在不经意间彼此都流露出了会意的眼神。

    原来你已经猜到了。她在露出无奈的表情之后,轻轻摇了摇头。我家和他们孙家是世交了。我和他们两兄弟算从小玩到大的。要不是这个原因,我才不会神经兮兮的陪着他们两个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这里冒险。当初孙叔叔出事,我从国外赶回来也只是想尽些自己的心意,不管是死是活,要能把孙叔叔的遗体找回来就好。可没想到,遗体没找着,却找到探险队遗留下来的那些关于寻找九鼎的线索和资料。他们两个拿到了那些资料之后,就跟着了魔似得。千方百计的想要把孙叔叔的这个研究项目继续下去。你说的没错了现在的这个什么搜救行动无非是个幌子,他们两个真正的目的恐怕就是九鼎了。而我,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就算这次搜救真把叔叔的下落找着了,要没得到九鼎,他们两兄弟只怕也不会罢手的。

    你跟他们关系那么好,难道就没劝劝他们?关悦然的态度让我对她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认同感,这也让我和她的交谈彼此更深入了一层。

    怎么没劝过可有什么用呢?孙明哥多多少少还有些松动,可阿聪那家伙!你是不了解他了,他要真的决定了什么事情,那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我现在也算看开了,这是最后一次,要这次和前两次一样无法继续进一步深入考察队失踪区域的话,我是铁定撤退的,绝对不会再陪着他疯下去了。

    关悦然说着,将我领到了一间帐篷边上,掀开了帐篷门帘先行步入,而我提着背包跟着走了进来。

    帐篷内摆放着几张空置的行军床板。其中几张床板上堆放着棉絮、床单、枕头、被套。角落里还有叠放整齐的睡袋等各种物资。

    这间帐篷还没人,你连夜坐车过来想必也很疲倦了,要不就先在这里睡一会。中午起来吃完饭我再征求你个人的意见安排你在搜救队里的具体工作和分组。关悦然指了指帐篷内的那些物品接着说道:帐篷里的东西都是配套的,铺床或者图省事用睡袋自己随意。电源插线板,热水器这些也都有,不想去湖那边取水烧水这里还有瓶装的饮用水备用。这些方面,孙聪他们考虑的还是比较周全的。发电房旁边就是临时食堂,吃饭就去那边排队。不过现在才早上六点,食堂哪里要7点半之后才开始供应。讲解完毕后转身朝我望了过来。

    我看了一下帐篷的具体情况,点头表示了满意,随手将背包扔到了最近的床板上后继续问道:营地这么大,孙聪他们这次究竟动用了多少人员啊?

    整个营地如今加上你们这批抵达的,现在应该有接近四百人。不过大部分都是后勤保障和工程技术人员。明天开始直接参与搜救行动的一线搜救队员到现在为止,包括你我在内,确定的有一百三十七名。关悦然给予了明确的答复。

    哦,那孙聪他们什么时候会返回大本营这边?

    阿聪和摄制组他们昨天夜里是在章乃湖附近宿营过夜的,正常情况下今天下午前怎么都会返回大本营。因为陈小薇之前跟我说过,希望搜救队这边在营地周边配合摄制组拍摄一些搜救镜头和画面之类的,孙明哥和阿聪希望搜救行动明天正式展开除了刚才的那些原因之外,我估计也是希望我这边能够空出一些时间来完成那个摄制组的拍摄需要。

    配合拍摄?听起来摄制组不会跟随搜救队深入搜救现场?

    他们倒是想,但是我拒绝了!真正的搜索区域非常危险,说不准就会碰上那些四处出没的脏东西。那个时候我需要你们几位高手全力保证我们这些搜救队员的生命安全,哪里还有精力去照顾陈小薇她们那个摄制组?所以之前我也跟阿聪她们达成了协议,摄制组拍摄可以,但只允许他们按照他们那个节目的预设剧本在大本营周边确定安全的区域内进行摆拍。我是来找人,救人的,友情协助陪她们摆摆造型什么的可以。但要她们真的影响到了我的整个搜救行动,我恕不奉陪!嗯,还有什么需要我现在给你回答的问题吗?

    哦暂时没有了!其他的,下午再向你咨询了!从关悦然的神情以及言语当中,我意识到她可能还有其他需要立刻去处理的事情后,主动终止了和她之间的对话。

    关悦然微笑着向我点头示意告辞,跟着离开了帐篷。而我则抱了一窗床单和被套,收拣出了一张床铺,跟着往上一躺

    有意思刚才虽然没去看那孩子的样子,但从声音上可以确定,那男孩绝对就是张露的儿子刘睿了。孙明说那男孩的母亲也来了,那就是张露了!张露和陈小薇认识是可以肯定的,否则她们两个也不会一块和自己的情夫跑到达耶。仁波切的那个瑜伽会馆里头玩群交了。可关键是,张露母子两个怎么也牵扯到这事情里头来了?张露带她儿子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又有什么人想利用这对母子玩什么降神仪式?可我从她们两母子身上感觉不出任何修炼了什么功法后产生的妖邪气息啊?

    难道这对母子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真的就像孙明所说的,仅仅是张露利用和陈小薇之间的关系,带着儿子跑过来游山玩水?

    对了,不出意外的话,周静宜现在正和张露在一块呢?她们两个人之间会不会谈起关于我的话题?嗯应该不会了!她们两个又不认识,而且过去我也从没在静宜面前说起过张露,张露也应该不知道静宜是我现在的女朋友了!不过,等她们都跟着孙聪和陈小薇返回营地之后,说不准我和她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就会穿帮

    穿帮就穿帮都分了那么多年了!我怕个鸟啊跟静宜老实交代就是了!而且张露未必就敢在我面前露面她应该知道我掌握了她们母子之间秘密这个事情的。相比之下,她更心虚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有些心烦意乱,忍不住又起身把背包提了过来清点起了背包里的东西。

    因为我这次接受委托是王烈要求的,那家伙也因此设法尽可能的为我的这次委托工作做了大量的准备。除了让叶桐给我送来了韩哲之前关于九鼎的研究笔记之外,还让叶桐为我准备了诸多用以驱鬼降魔的法器、符咒之类的物品。而最重要的是,那家伙为了让我能够安心执行他交代给我的任务,为我特意安排了后援!

    后援的名字叫做黄炎栋!此人其实也是王烈、韩哲他们这个小团体当中的骨干成员之一。只不过去年年底,黄炎栋接受了东南亚某宗教团体的雇佣,跑南洋处理一起委托去了。前几天才刚刚返回,我至今尚未和他有过照面。按照叶桐的说法,黄炎栋最大的本事就是寻找和追踪,被叶桐等人戏称为人体雷达!王烈当初和我一块去云霄山区寻找林美美之时曾经提起过他。我记得当时王烈还在惋惜,若是黄炎栋在的话,寻找林美美的工作会非常的轻松。

    依照王烈安排,我将我过去曾经长期使用过的一只钢笔留给了叶桐,黄炎栋从叶桐哪里得到那只钢笔之后,就可以凭借我残留在钢笔上的气息和痕迹这些对我进行跟踪。二十公里范围外,黄炎栋能够追踪我的大致方位,而在距离我直线距离五公里之内则能够对我进行精确定位。乍一看,他的这个本事同我的红莲火苗有些类似,但实际上他的这一能力比我的红莲火苗还要强大了。毕竟,我的红莲火苗植入之后有时间限制,而且前提是我必须见过目标并顺利将火苗植入目标体内方可追踪。而黄炎栋则不同,他只需要目标使用过的物品或者残留了目标某些痕迹的东西就能进行定位追踪

    在王烈的计划中,黄炎栋将在暗中对我进行尾随。如无需要,他将一直处于待命状态,当我确定需要协助之后,他就会设法同我接触并协助我完成王烈交代的工作任务。这让我在出发之前安心了不少。而且出发前我和王烈最后一次通讯的时候,王烈还表示,除了黄炎栋之外,他还正在考虑寻找安排其他的人员和黄炎栋同行并给予我支援,这就更让我产生了一种有恃无恐的心态。

    而召唤黄炎栋的工具就是如今我包裹中的几只大号特制二踢脚!这种二踢脚飞的很高,在空中爆炸后,若无特别高的障碍物阻隔视线的话,方圆七八公里之内都能看见其产生的特殊火花!黄炎栋看见了我发射这种二踢脚,就明白我需要协助,跟着就会利用他的精确定位能力过来跟我见面汇合!

    在确定了包裹内的几只二踢脚安然无恙之后,我原本有些混乱的心思也随之安定了下来。跟着悠悠然再次躺到了床上,并终于顺利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睡,又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直到我的耳边忽然听到了几声隐约传来的疑似枪声后方才惊醒!这声音是大口径步枪射击的声响啊?

    我猛地从床铺上坐了起来,结果刚刚坐起,便又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距离有些远似乎是营地大门那边传来的!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我略略有些惊慌的起身,从帐篷里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