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07、108)
    <BODY scroll=auto>更*多&ldquo;精;彩&ldquo;小*说&ldquo;尽|在&ldquo;w&ldquo;w&ldquo;w.0&ldquo;1&ldquo;B&ldquo;.n&ldquo;E&ldquo;t 第&ldquo;一;版&ldquo;主*小&ldquo;说*站

    作者:漂泊旅人

    2016年03月11日

    字数:16185

    第一百零七章

    在我依照约定连续轻轻敲击了门扉六次之后,李敬的头从门侧的墙头冒了出

    来,跟着翻身跃入了院墙之内。

    他进来之后,解下了随身的帆布背包,将携带的桃木剑、符咒香炉等等用于

    驱魔的法器给掏了出来,同时有些担心的开口询问着。

    「严叔叔,就算知道这房子被阴气笼罩了。我们这样直接进来处理合适么?

    要主人家回来了,很可能会把我们当成小偷交给警察的啊。」

    一边说,最后将一包香烟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接过香烟,跟着从钱包里掏出钱递给他,给予了他肯定的答复。

    「你放心,这家女主人就算回来撞上了我们,也不敢报警的。至于原因,你

    自己进正房左边的里屋看过就知道了……」

    害怕耽误时间,之前在向李敬求助的电话里,我并没有将这房子里发生的具

    体情况对这年青人做过多的说明。只是告诉了他这边房子被阴煞气笼罩,需要做

    法驱散。让他携带相关的法器以及符咒这些东西过来。

    中途又因为一个人在院子里干等,没两下就抽光了携带的香烟,所以又发了

    一条短信让他帮忙买烟。所以实际上小李敬至今还不清楚我遭遇了什么,以及这

    院子里究竟出了什么样的事情。

    李敬注意到我忙着拆开烟盒应付烟瘾,也就没有多问什么,而是转身拆掉了

    他背负在身后的那个长度接近他身高的长方形包裹上的裹布。

    当他把裹布解开一半,露出里面物品的大半截之后、我才看清楚,这年轻人

    随身携带的竟然是一副弓箭……

    李敬认真的把装载着箭矢的箭囊以及弓箭披挂到了身上之后,随即依照我的

    指示进入了正房左边的房间查看。跟着,表情凝重的从里面又走了出来。

    「太残忍了……真是太残忍了!那么小的孩子……居然都能下的了手……」

    李敬虽然年纪小,但作为猎魔师,之前也遭遇过了许多可怕和恐怖的经历。

    所以,他并未对见到的事物有任何恐惧,此刻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愤怒和心

    痛。

    我长长的吐了一口烟气,带着不确定的语气向他询问道:「从小姑娘的死亡

    方式还有身上穿的红衣服来看。我怀疑是有人用小姑娘的命来施展了某种转移寿

    命的邪法。不过,这种法门,我也就之前听老韩说起过一二而已。具体是不是,

    我也不能确定了。你是怎么看的?」

    李敬点了点头,对我的看法表示了认同。

    「应该是鬼灵移命术了。我查看过地面还有房梁,地面有残留的蜡痕和朱砂

    印迹,房梁顶上有烟熏的痕迹。虽然我也对这种邪术具体的施法过程这些了解不

    多,不过那么小的小孩子,除了她的寿元之外,恐怕也没什么东西会让人给盯上

    了……」

    说到这里,李敬垂下了头,我注意到这孩子的眼眶有些发红了。

    我摇了摇头,李敬毕竟年轻,胆子虽然很大,但调节心情的能力还是有限,

    见到小姑娘惨死,在同情心的驱使下,终究还是控制不住情绪。

    李敬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在擤了擤鼻子之后,开口向我询问道:「那严叔

    叔,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要不要通知警察过来勘察现场、给这小姑娘收尸?」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警察来了,你觉得我们两个解释的清么?所以,通知

    警察就别想了。这周围的街坊邻居,估计迟早都会发现这院子里出了问题。还是

    让他们到时候通知警察来处理法律方面的善后吧。我们两个现在这里,只管把我

    们该处理的问题解决了。」

    李敬点了点头,认可了我的说法。不过从他那理所当然的神情之中我也看了

    出来。这小家伙是个没啥主见的人。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他之前一直都是跟着王

    烈、韩哲那些人一块行动的,拿主意,做决定的都是王烈、韩哲这些叔叔辈的人,

    他呢,就是个小跟班。此刻跟我在一块,依旧习惯性的决定依照我这个「严叔叔」

    的指令行事了。

    「叫你过来,主要是要你先设法驱散笼罩在这院子的阴煞气息了,免得继续

    蔓延,对这边整个村庄造成影响。另外,我查看过这房子,这里的阴煞气好像都

    是从正房右边主卧室的地下冒出来的。我打算把那卧室地面的转头撬开,进去查

    看查看那下面具体是什么情况。如果有脏东西盘踞在里面,就设法消灭或者驱离。

    要是<u>其他</u>什么原因,就得想法子把那下面给封堵住。断绝阴煞气息涌出的通道…」

    对于我的计划和安排。李敬连连点头,接着便和我一道迅速行动了起来,拿

    着各种法器,开始在这院子的四周开始刻画法阵,布置香炉和符咒。

    驱邪压胜的仪式方法算是王烈他们这个行当里入门的本事。我虽然是个半调

    子,但大致的方式方法却都从王烈和韩哲他们两个人哪里学到了一些,而且李敬

    在这里,对于这些法事,他比我更加精通,这样,花了十多分钟时间,我们两人

    就在院子内布置好了用于驱散这里阴煞气息的若干法阵。

    弄好了之后,我让李敬在院子中央摆好的香炉和烛台面前开始念咒施法进行

    驱散仪式,同时吩咐他注意照看躺在石桌上的胥悦,自己则拿着镰刀转进了里屋

    右边的主卧室当中前往查看这里地面的情况。

    用镰刀艰难的撬开了头几块青砖之后,后面的工作便轻松了许多。没过多久,

    地面便露出了一个尺许见方,足以容纳一个人进出的漆黑孔洞。

    在我红莲之眼的视线之中,一股股黑色的阴煞气息从中冒出。

    我皱了皱眉,来到主卧室对面的小房间,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这院子的房

    屋布置甚至各个房间的用途以及里面放置的物品这些都和我在清源镇的老宅一模

    一样,在这间房间的某个抽屉里,我找到了备用的手电筒。

    借着手电光的照射,我看清了漆黑孔洞当中的情形……

    孔洞的高度估计有两米左右,最底部能够看到里面似乎有一条窄小的通道朝

    着斜下方延伸而入,通道的地面居然能够看到铺设的砖石,这同我之前利用红莲

    透视能力看到的一致。

    我坐在地面,一边抽烟,一边考虑着。

    通道似乎很长,通往哪里,也不得而知。君子不立危墙,我对于是否真的要

    进入一探究竟产生了犹豫。毕竟,我都是快四十的人了,早都没有了少年人一般

    的好奇心。很多时候思考问题,优先考虑的是安全。

    正在我举棋不定的时候,李敬背着弓箭进到了这间房间之中,并立即看到了

    清理之后,地面露出的漆黑孔洞。

    「严叔叔,阴煞气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么?」

    我点了点头。同时开口向他问道:「仪式都完成了?驱散的怎么样?」

    「完成了,除了少量残余需要花时间慢慢降解销蚀外,绝大部分已经被符咒

    和法阵之力给中和了。只要不继续增加,应该不会对这边造成危害了。」

    李敬一边说,一边解下了背在背后的长弓,拿着就要往孔洞里塞……

    「你这是干什么?」

    我当即喝止了他的行为。

    「背着弓,我下不去啊。只有解下来,把弓先放进去,人才下的去……」李

    敬眨着眼有些莫名其妙的解释着。

    「我有说要进去么?」我皱着眉,望着他说道。

    「可、可要不下去从源头上堵住,之前的仪式都白做了啊!过不了多久,冒

    出来的阴煞气又会凝聚起来的……」

    李敬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我抿着嘴对他说道。「这通道很诡异,不知道多长,也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

    进去之后的危险性什么的也说不准了。安全起见,我在想,有什么办法或者物品

    能够在这里把阴煞气给拦住?」

    李敬楞了一下,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思考了片刻之后开口道。「法器的话,

    太极乾坤镜应该是可以阻隔阴煞气的……」

    一边说,一边从我手上拿过了手电,照向了通道内两侧墙壁上。

    「找两面来,贴到这通道入口两边的墙壁上……咦……不对,严叔叔你看!

    这墙壁上有凹槽……还是八角形的……这,这……难道说……」

    我同样看到了手电光照射到下面两边墙壁上的凹槽痕迹,并立刻明白了李敬

    此刻惊诧的原因了。因为李敬提到的太极乾坤镜,我是知道的,这种用于驱魔镇

    邪的法器正是一种八角形的仿古铜镜。

    而从孔洞下方墙壁两侧残留的凹槽痕迹来看,恐怕这洞口原来就有人安放了

    两面太极乾坤镜或者是类似的东西用以隔绝通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阴煞气。但很

    显然,这里原本安放的两面镜子已经不在了……

    「……呼」

    看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我忽然意识到,这通道恐怕是非得下去一趟,探

    个究竟了。

    想必以前有人和我刚才想的一样,使用了放置法器的方法来拦阻通道之中的

    阴煞气息。但有人拿走了原本放置在墙壁两侧的法器。如此一来,我再次放置法

    器阻拦阴气的方法便行不通了。很简单,法器布置可以被破坏一次,自然也就能

    被破坏第二次。假设这里的之前的法器是被人故意人为破坏的话,我和李敬布置

    好了前脚刚走,难保不会有人后脚又过来给我们摘掉。这样一来,要想彻底解决

    到这些不断涌出的阴气,便必须想<u>其他</u>的办法了。

    看到李敬年轻稚嫩的摸样,我怎么可能让他这样一个年轻人下去冒险?无论

    从道德还是责任心方面都不允许我这样做……想到这里之后,我站了起来。

    「嗯,看来我必须进去查看查看了……」

    李敬当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见到我要下去,他反倒跃跃欲试的自告

    奋勇起来。

    「严叔叔,我身材比你瘦,这洞看上去挺窄的,我进去或者更合适了!」

    「别跟我说这些。你还小,这里听我的!这里必须留人看守,外面院子那个

    女人需要人照应。所以还是我下去……他们没有告诉过你我是红莲么?红莲是什

    么?鬼见了都怕我……所以,还是我下去合适。」

    我毕竟是长辈,李敬最终只能无奈的服从了我的指令。并和我约定了两个小

    时的时间,两个小时后,我若是没有从这洞子里出来。李敬便会根据我的安排,

    先设法带着胥悦离开这个院子回城,等明天叶桐回来,和他汇合后再做计较。

    我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握着镰刀钻进了孔洞当中。

    沿着狭窄的地下通道前进,除了能看到扑面而来的<u>森森</u>阴气之外,通道内空

    空荡荡的,而且走了一小段之后,我发现通道居然越来越宽了。

    摸索着前进了七、八分钟之后,我忽然发现,我居然从这窄小的通道里头钻

    了出来,面前出现了一条横向的方正隧道。

    隧道从底部到顶部大约有三、四的样子,宽度足有五六米,我是从隧道侧面

    的洞口进入的,隧道的前后则向外远远的延伸了开来,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

    拿着手电左右照射一下,我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了起来。因为眼

    前这隧道,让我一下子便联想到了凤凰山下面那座囚笼当中的通道。

    「这怎么可能?难道,凤凰山囚笼居然一直延伸到了这里?」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之后,我的脑海中迅速出现了那些行动快速诡异的尸傀

    以及在祭祀坑哪里出现的恐怖僵尸,转身就想从我进入的通道里再钻回去。

    正要转身时,我忽然意识到了地面传来清晰的流水声音,这声响,让我下意

    识的压低手电,将手电光束投射到了发出声响的位置……

    望着地面中央凹陷下去,同时流淌着水流的石质沟渠,我很快弄清了自己此

    刻身处何处了。

    「我的天……真是让人意想不到!那房间卧室的地道居然通到了这个地方…

    …这不是一截古代的下水道么!」

    明白了这点之后,我的心迅速的安定了下来。同时借用着手电光束,仔细的

    对我此刻所处的环境观察了起来。

    国外有个名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下水道象征着一座城市的良心。」

    同国外一些先进国家设施完备,集排污、防洪等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永久性

    下水道工程相比,我们这个国家现如今的城市下水道规划以及建设程度都是很难

    上的了台面的。

    这其中固然有城市规划水平以及经济实力等多方面的原因,但究其根本,还

    是因为政府从来没有把下水道的建设和规划放在其工作的重心之上。

    毕竟,一座城市下水道的规划建设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这需要数年,十数年,

    乃至于几<u>十年</u>的长期投入和施工建设。对于地方官员的仕途而论,几乎毫无帮助。

    加之我国政府的施政方针缺乏连续性,地方政府一旦换届,前届政府的各种

    规划政策很难得到维持贯彻。这也导致了虽然也有官员注意到了下水道建设对于

    一座城市的重要性,但却无法确保他的继任者延续他的工作。

    不过即便如此,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上,还是出现了一些在城市建设历史

    上值得一提的古代城市水利工程。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江西赣州古城的福寿沟!

    福寿沟是由北宋著名水利专家刘彝在熙宁年间建造修建的。到现在为止,保

    存完好,且依旧在发挥功能,保护着赣州古城近千年来从未遭受过洪涝灾害的侵

    袭,堪称古代水利工程的样板和杰作。

    同赣州一样,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在历史上也曾经修建过类似的防洪和排

    水工程。只不过到现在为止,知道这事情的人已经不多了。

    本地的古代下水道并不出名,一则,修建时间比较晚,根据地方志记载,是

    南宋晚期修筑建造的。二则从效能上比之赣州的福寿沟远远不如。下水道竣工之

    后,小的洪涝灾害尚能应付,但遇到大洪水依旧无法保证城市的安全。另外,因

    为战争、人口自然迁徙等等原因,本地居民的主要居住区曾经发生过好几次大规

    模的变动,而这一水利工程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因此到近现代,本地留有古代

    下水道遗迹的事实逐渐被人所淡忘了。

    此刻当我意识到我居然意外的进入到了本地这座古代下水道之后,很自然的

    便开始带着好奇的心思对这里认真的打量了起来。

    事实上,对于本地的这座古代下水道,我是早有耳闻。许多年前,我作为记

    者参加过本地政府组织的振兴本地第三产业的社会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便有人

    提到过,利用本地遗留的古代下水道作为噱头,宣传城市增加知名度的建议。为

    此,市委市政府甚至请来了历史和城市推广方面的专家进行考察验证,专家过来

    之后,最终否决了这一建议。

    主要原因就是这一古代遗迹破坏严重,已经发现残存下来的,都是东一截,

    西一段的,不像赣州福寿沟保存完好。而我确定,我此刻所处的这一段下水道,

    便是尚未被人发现,而残留下来的一部分而已。

    不过,从水道中央依旧流淌着水流的沟渠来看,我所处的这一截古代下水道,

    似乎依旧还在发挥着排水的功能。

    我略略思考了一下,先转向了右侧,沿着水道边缘行进,走了两三分钟,便

    看见了彻底将通道堵塞了的塌方土石。人无法继续前进,只有水流依旧能够渗入

    到塌方底部的碎石缝隙之中流走……

    花了三、四分钟确定这里除了充斥弥漫着大量的阴煞气息之外没有任何值得注

    意的东西之后,我返身,朝着地道左侧方向走了下去。

    经过了我之前下来的地道口又向左侧前进了几分钟后,我的眼前出现了岔路

    ……正面和左侧都出现了通道……

    我站在丁字路口处用利用红莲之力观察着两个通道之中阴煞气息的流动方向。

    观察了片刻之后,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有些疑惑不解的情况。

    这正面和左侧的通道之中,都有阴气涌出,但两边涌出的阴气在我红莲之眼

    的视线当中却呈现出了不同状况。

    正面流动过来的阴气在我的眼里显得如同墨汁一般漆黑,依照我对阴气的理

    解来看,正面通道涌来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阴煞气,其中煞气的含量占了极大的

    比例。而左侧冒出的气息则不同,在视觉当中,呈现出淡淡的蓝色。几乎感觉不

    到煞气,给我的感觉甚至接近于夏姜那丫头身上散发出来的玄阴之气……

    这两种不同的阴气在我所处的这个三岔路口汇合混淆之后,顺着我过来的路

    线漂荡了下去。纯净的阴气似乎是在一定程度稀释淡化了正面过来的那股浓烈的

    阴煞气,这才使得我之前在地上院子和通道中见到的阴煞气呈现相对较淡的黑色。

    如若不然,正面过来的这种阴煞气如果直接沿着通道从那边院子的出口冒出

    的话,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会将外面的整座李家村都笼罩其间了。

    不过,这只是我的感觉和推测而已。毕竟,我掌握红莲探真的能力也就是从

    成都回到这边之后这三、四天的事情。夏姜身上的玄阴之气在红莲眼中是否像此

    刻从左边通道涌出的淡蓝色阴气一样这点,我无法确认。只是这股阴气在我仔细

    的感受之中同夏姜那丫头平日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颇为相似了。

    当然,只是相似而已。因为我终究还是能够分辨出其中的不同,但具体哪里

    不同,我自己也有些说不上来。

    站在路口感受思考了一会。我用手用力捏了捏右手的镰刀,随即义无反顾的

    朝着正面通道走了下去。

    原因很简单,左边冒出来的虽然是也阴气,但我却从中感受不到太多的邪恶

    气息。而正面蕴含着浓烈煞气的这股黑色阴气,才是会造成不良后果的源头。假

    设这水道之中真的存在某种邪妖恶魔,也必然隐藏在正面水道当中。而之前出现

    在院子中那个可以无形血潮溶为一体的怪物,也必然是沿着正面的水道逃走的。

    这虽然依旧只是我的一种感觉,但我却对此深信不疑。就这样,我跃过了左

    侧通道的分岔水渠,踏上了正面的通道当中。

    黑暗幽深的水道弯弯曲曲,中途也出现再次出现了若干分岔,不过大多和之

    前右侧尽头一样,深入很短的距离便被封堵,而有的则是看不到有阴煞气息流出,

    因此都被我干脆的忽略了过去。

    这样一路走下来,我在不知不觉当中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生理状态当中。

    黑暗静谧的下水道给我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恐惧心理。同时阴冷的煞气从我身

    边流过,我的身体或者出于抵御寒冷感觉的本能,不自觉的灼热了起来。心理上

    的恐惧以及身体内涌出燥热让我产生了某种兴奋。

    我意识到我居然在潜意识中在期待着什么,就好像是一个饥饿而且嗜血的猎

    手在寻觅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在这种状态的驱使下,我忘记了一切,只知道沿着煞气过来的方向不断的朝

    着水道深处前进。而原本同李敬定下的两个小时的约定很自然的被我彻彻底底的

    忘记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时间,水道空间之中的阴煞气息愈来愈浓烈,整个水道

    中的温度也愈来愈寒冷。水道中央水渠中的底部在手电灯光的照射下已经产生了

    些许反光,很明显,因为温度的原因,部分区域已经凝结出了薄薄的一层冰霜。

    忽然间,我手中手电散发的光柱之中映照出了一样<u>未知</u>的物体——一堆黑乎

    乎的东西出现在了水道中央凹陷下去的水槽当中。

    我当即停住了脚步,用手电对那东西进行了反复的照射确认。等看清了那是

    什么东西之后,我产生了想要呕吐的感觉。

    腐尸……

    一具高度腐烂的,大半部分浸泡在下水道水流之中的腐尸!

    从尸体的形状可以确认,这是一具人类的尸体,而非什么动物。死者应该是

    全身赤裸的,身体上似乎裹着一件类似于床单或者是浴巾之类的编织品。

    我谨慎的走到了这具尸体侧面……透过红莲之眼,我看到了一缕缕细微的阴

    煞气息不断的从这具尸体身上渗透而出。最终升腾到水道的空间内,和水道更深

    处流出的煞气汇合到一块接着朝着我过来的通道当中流动。

    注意到这种情况之后,我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阴煞气息的产生原因多种多样,人死亡后由腐烂的尸体当中滋生是其中的一

    种。不过,从韩哲哪里我了解到,虽然死人甚至于各种动物的尸体多多少少都会

    滋生一些阴煞气息,但这些阴煞气息的数量都是很少的。正常情况,产生之后都

    会很快自行消散或者被天地之间不断流动的自然气息分解稀释,根本不会对普通

    的活人形成什么危害。

    而眼前这具腐尸分解出来的阴煞气息显然比普通的尸体而言要多的太多了……

    接着,我又发现了眼前这具尸体的几处异常之处。

    「居然闻不到常见腐烂尸体散发出来的腐臭味?而且,正常情况下,像这种

    高度腐烂的尸体上必然会爬满蛆虫,可这具尸体那些绽裂开来了的腐肉缝隙之中

    竟然看不到任何蛆虫寄生的痕迹,而且这里有尸体,照理应该会吸引来众多的苍

    蝇才对……这里可是阴暗潮湿的下水道啊?又不是干燥空旷的<u>沙漠</u>地带……呜,

    难道是因为这里寒冷的温度?蝇虫无法生存?」

    发觉尸体不臭,并且没有滋生常见的寄生虫之类的东西后,我那种恶心的感

    觉消失了大半。毕竟,很多时候人对于腐烂尸体的回避并非真的就是出于恐惧,

    更多的则是来源于腐烂尸体对人感官造成的不适。而眼前这具尸体既没有散发恶

    臭,又没有滋生让人恶心的蛆虫,我因此更接近了一些,下到了水道中央的水渠

    当中,近距离的仔细观察了起来。

    「似乎是中年男性……秃顶……身高适中……」

    我并非专业的法医,只能从腐尸的外貌上得出这样最基本的一些结论而已。

    接着我随意将手电朝更深处照射了一下,跟着便见到了距离数米之外,同样

    浸泡在水道中央水渠内的又一具尸体……

    我的眼皮随之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第一百零八章

    顺着继续前进了几十米,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我面部的肌肉愈发紧绷了起来。

    原因无他,短短几十米水道中央的水渠内,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多具腐烂的死

    尸。

    而且接下来的水道之中,依旧能看到新出现的尸体。

    在查看过最初的几具尸体之后,我很快总结出了一些规律。这里出现的尸体

    清一色的都是成年男性。死亡的时候大多全身赤裸,个别个身上有衣物的,往往

    也都只穿了衬衣或者背心之类的贴身衣物,而且下身必然是赤裸的。

    而第一具尸体上包裹着的诸如床单也许是浴巾之类的编织物并非每具尸体上

    都有,不过除了一两具之外,基本上只要是真正赤身裸体的尸体上都有。

    虽然这些尸体在中央水渠之中或俯卧或仰面或斜侧或横躺姿态各异,但却没

    有任何两具的距离非常接近,似乎至少都相隔了四、五米的长度。而两具尸体放

    置在块的情况根本就没有。

    不仅如此,在部分尸体的身上,我还见到了一些用朱砂描绘上去的符号。那

    些符号对我而言并不陌生,多数正是坦多罗秘符,而有些则不是,但在我印象之

    中那些符号却好像在我以往参观游览过的喇嘛寺庙之中看见过,似乎是佛教密宗

    独有的符记。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有人把这古代下水道当成了杀人抛尸场?」

    我停止了继续前进,因为我估计没错的话,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水道之中,恐

    怕都和眼前这截水道内一样,摆放了众多的类似的尸体。而且此刻,我也终于可

    以确认下水道中这些阴煞气息的来源了。

    毫无疑问,水道中滋生弥漫着的这股浓郁的阴煞气息正是这些腐烂的尸体

    「生产」出来的。只是一具尸体显然无法产生那样浓烈的煞气,而是众多尸体中

    发散出来的煞气汇合凝聚之后,方才最终形成了这股可怕的阴煞气。

    一开始,我一度怀疑这些尸体会不会都是古代遗留下来的古尸,毕竟,这下

    水道最早是南宋时期建造的,根据地方志记载,明朝初年似乎还修缮过。既然是

    古代就存在的,那么水道中遗留下个别古代不幸死者的遗骸之类的也说的过去。

    但这种想法和念头很快就被现实的证据所翻。因为虽然多数死者身体赤裸,

    但从少量上身穿着衣服的尸体,以及包裹尸体的床单或者浴巾之类物品的式样和

    材料来看,这些死人显然都是生活在现代的人。

    「从单一尸体渗出的阴煞气来以及之前观察到的煞气浓度来看,这水道内怕

    是足有上百具这样正在不断制造煞气的尸体了……这太可怕了!可最近没听说我

    们这里发生过什么大量人员失踪、死亡的案子或者事件啊?要有的话,赵勇毅那

    老头,还有唐正波他们那些警察估计早都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而且也早该在本

    地社会上造成严重的民众恐慌了……这些尸体究竟是打哪里来的?又是什么原因

    出现在了这里?」

    我站在原地默默的思考着……

    正当我不得要领陷入迷茫的时刻,我的耳朵里忽然听到从更深处的水道之中

    传来活人交谈以及步行的声响。我眨了眨眼,迅速关闭了手中的电筒,跟着将身

    体贴到了水道的墙壁上,融入了黑暗之中……

    为什么这么做,原因很简单。我是无意当中发现李家村院子卧室内的那个秘

    密通道入口的,进入这里算是意外。

    而远处传来的交谈声和听上去从容不迫的脚步声证明,过来的人十有八九不

    会是像我这样的意外闯入者。既然不是意外闯入者,那么过来的人同这里的这些

    尸体以及相关事件必然有着彼此的联系。

    若是他们发现了我,同我之间极有可能会立刻发生冲突。而我在未能弄清眼

    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前,隐藏自己才是最为明智的。

    水道并非是直线的,延伸的通道都存在一定的弧度。我并不担心,他们会在

    之前注意到我手电发出的光线。

    正如我预料的那样,过来的人丝毫没有发觉这水道之中还有他人存在,依旧

    漫不经心的彼此交谈着,朝着我所在的位置行进了过来。

    ……整整六个人。

    一头一位两个人手里提着两盏照明灯,中间四个人抬着一副担架似的物品走

    在中间。

    接着对方灯光的照射,我在距离他们尚有数十米的距离上大致看清了他们的

    形貌。最前面举着照明灯似乎是个女人,容貌距离远看不太清楚,不过那一头披

    肩长发和白色连衣裙倒是对其性别进行了明确的注释。抬着担架以及跟在最后的

    那五个人,从黑色的西装以及领带这些装束上看,男性的可能性极大。

    意识到对方似乎一直再朝我所在的位置前进,且没有任何中途停顿的意思。

    我扶着墙壁,开始向后后退,因为距离再接近一些的话,我必然会暴露在对

    方灯光的照射之下。

    总算这几个人走得并不快,而且边走边在嬉笑闲聊,我方得以在从容后退的

    同时注视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以及聆听他们交谈中的只言片语……

    「……还没到?」

    「……八十六吧。之前最后应该是一百零二。」

    「……加上这个一百零三,再有五个就够了!总算可以放松休息休息了。」

    「是啊……这都忙活了快十天了……」

    「最迟明天,最后五个就能凑够了。」

    「……凑够了也不行!还要再等七天,佛母才能运功吸纳。而且因为那边在

    李家村开了个口子,流失了一些,七天之后,佛母会不会满意还是说不准的事!」

    说话的声音是女人,似乎正是队伍中打头的那个。

    「切,我就弄不明白了,在那女人家里开个口子有必要么?原先佛母看上的

    不是只有那个姓彭女人家的小丫头么?如今事情已经成了……理那个女人还有必

    要么?佛母居然还客客气气的接受了她刚才的供奉?」某个男人开口问道。

    「……唉……佛母说那女人的来头让人有些摸不清门道。以防万一,在离开

    之前,还是需要笼络一下。」女人回答道。

    「究竟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她家地道下面那条横着出来的水道岔路……听佛母说,哪条岔

    路里头有古怪,居然有一股鬼阴气不断的渗出。结果和我们这边制造的圣气混合

    到了一块。佛母吸收的圣气一定要纯,中间不能掺杂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

    开个口子把混杂了那些鬼阴气的不纯圣气泄出去,佛母就无法吸纳这里的这些圣

    气了。然后佛母就带着我们查看,看能不能找个合适的位置开口子,结果发现,

    哪里原本就有一条通道通往外面,弄开来一看,才发现出口居然就是姓彭的女人

    她们家的卧室。而且出口两侧镶了两面避邪封气的阴阳乾坤镜。那东西,可不是

    一般人去什么寺庙、<u>道观</u>之类的地方能求回来的。按照佛母的说法,那东西只有

    一些精通法术的<u>高手</u>才能制作并且拥有。佛母怀疑这姓彭的女人家里头没准和某

    个法师之类的些联系。佛母孤高,虽然未必就是惧怕那个法师,不过也不想同对

    方结怨了……所以,嗯,到地方了……」

    黑暗中的我听的仔细,等带头的女人开口示意已经到达位置之后才发现自己

    此刻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后退到了最初发现第一具尸体还要更加靠后一些的位置。

    在带头女性的指示下,抬着担架的四个人在我发现的第一具尸体向外延伸了

    五、六米的地方一块用力将担架侧翻,又一具裹着被单的男性裸尸被抛进了中央

    的水渠当中……

    女人提着灯,将裙子卷到腰间,赤脚走到了水中,拿着朱砂笔,在这具尚未

    开始腐烂尸体暴露在外的皮肤上开始描绘起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号。一边描、一

    边说道。

    「佛母如今有些后悔,她老人家说,之前不知道这姓彭的女人家里居然同这

    古代下水道是连通的,更没想到这女人可能有些来历和背景,要早知道。也不会

    让她供奉那小丫头了。毕竟,抢着讨好她老人家的施主多的是了,随便另找一个

    也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难怪佛母对这女人如此客气了……居然眉花眼笑的接受了

    那女人供奉的存单和房产证,还刻意把她留在那边施以恩泽。不过,那小丫头已

    经死了……这事情被人发现是迟早的。那边那个法师要知道了,来找我们麻烦是

    肯定的了!」抬担架的一名西装男人站在一旁,注视着女人的动作,同时开口说

    道。

    「那也未必了。佛母把她留在身边一同礼佛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把她留在身

    边监视着,然后安排人出去打听这女人的身世背景这些。佛母法力高深,一般的

    什么法师、道士之类的,她压根就不会放在眼力。只是我听说,这城里住着一个

    真正的大<u>高手</u>!即便是佛母,也对他极为忌惮……听说此人过去同睿宗大人交过

    手。自己毫发无伤,却重创了睿宗大人。睿宗大人这几年隐居静养,就是为了逃

    避此人的追杀。佛母担心,和这女人有牵连的法师就是这个人。要是的话,我们

    在本地的行动恐怕就要另作打算了。」白衣女人一心二用,语气平静的解释着。

    中途回过头,似乎是注意到了几个男人的脸上露出畏惧和胆怯的神情之后,

    随即用了轻蔑的语气接着说了下去。

    「你瞧瞧你们几个……一个个脸僵成什么样子?我就说说,你们还真吓到了?」

    「佛母的法力我们可都是清楚的。可你说连她老人家都畏惧那个家伙啊…

    …我们怕难道不正常么?咱们替佛母做事,还不是因为出了什么事,佛母大

    人都能照着咱们。要知道这些事,被警察抓住了,咱们一个个可都……「抬担架

    的某个男人对于女人的蔑视表达了一定程度的不满。

    女人的地位应该在这五个西装男子之上,因此话语中带了一定斥责乃至于恐

    吓般的态度。

    「这些话,你们也就在我面前说说了!可千万别在佛母大人还有<u>其他</u>瑜伽母

    面前说。一、二、三、四、五……也不看看,你们刚好五个,这让<u>其他</u>人知道了,

    一气之下,没准就拿你们五个给来填这最后的窟窿了。」

    五个西装男听了之后,面面相觑,都保持了沉默。

    女人意识到自己的话给这五个人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压力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不是吓唬你们,跟了佛母,就绝对不能怀疑和忤逆她老人家说的任何话

    还有决定!我知道你们几个心里不安定,所以不妨告诉你们一些我知道的消息。

    原来,佛母顾忌这城里住着的那个家伙,所以从来也不会带着我们来这边甚至是

    周边的城市传法授业的。而这次过来是有原因的……佛母其实早都看上了这城里

    的这座古代下水道。要知道,这水道被本地人废弃已久,除了已经发现的那几个

    部分之外,多数地方都还不为人知。而且这水道虽然被废弃了,但却依旧还连通

    着本地周围好几条江河支流,是真正的风水聚会之所。对于佛母而言,是她进行

    圣气灌顶仪式的最佳场所。江西赣州那边也不错,但那边的下水道名气太大,还

    有人定期清理、检查,无法避开他人的注意。所以赣州那边佛母从来都没考虑过。」

    「这次带着我们过来,是因为学宗那边给她老人家通了消息。说那个家伙似

    乎盯上了学宗他们,所以离开了本地。佛母估计,那个家伙会和学宗那边那些人

    纠缠不少时间。所以才当机立断,带着我们过来处理圣气灌顶的仪式。这说明什

    么?这说明一切事情早都在佛母她老人家的掌控之中!所以,你们压根就不需要

    担心什么……」

    女人的话仿佛定心丸一般,让五个西装男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其中一个露出了嬉笑的表情后,轻松的说道。「原来那个<u>高手</u>现在不在这边

    啊?那真的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既然如此,佛母又何必跟那个女人客气呢?明

    天估计就能凑够一百零八的数量,再过七天,佛母灌顶。办完了事咱们拍屁股就

    走人了……搞那么慎重有必要么?」

    女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弯腰,在尸体上描完了最后几个符号后,转身回到

    了边缘的台阶上,将提灯放到一旁,双手合什,跪在地上,面朝着尸体,嘴里念

    念有词。接着起身,扭动身体,做出了好几个在普通人看来难以达成的肢体动作。

    而这些动作,都应该是某种瑜伽姿势……

    毕竟,瑜伽这些年颇为流行,各种瑜伽馆层出不穷,甚至一些电视节目中也

    都在教授瑜伽。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凭借着对电视节目以及一些有关瑜伽

    图片的记忆,我肯定了这一点。

    女人摆出种种瑜伽姿势的同时,大半浸泡在水渠中的尸体开始了惊人的变化,

    原本正常情况下要很长时间才会开始的腐烂过程竟然在短短数十秒的时间内

    迅速呈现在了眼前的这具尸体身上。但当女人停止摆弄姿势之后,这具尸体便停

    止在了一个腐烂的程度上没有继续腐败下去了……

    女人再次提着灯,走近查看了一下眼前尸体的腐烂程度之后,满意的点了点

    头,跟着方才回到了五个西装男的身边,开口对他们之前的疑问进行了解答。

    「你们几个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你们几个都还只能跟着我

    做些这些跑腿打杂的体力活了。一个个都是没脑子的家伙。这城里除了那个<u>高手</u>

    之外,可也还有<u>其他</u>的法师之类的人物。那些人,佛母虽然瞧不上,可一旦惹上

    了,多多少少终究会给我们在这里处理的事情带来麻烦的。佛母善待那个女人,

    就是不希望因为那个女人的事情节外生枝!至少在完成灌顶仪式之前!」

    提问的男人似乎对于女人的这种说法依旧有些不同看法,开口辩解道:「要

    真不想节外生枝,在我看来,干脆把那个女人处理掉不是更好么?我们哥几个把

    她带出去,随便找个没人的山沟搞定,然后挖个坑一埋,神不知鬼不觉的。」

    女人一听,当即双手合什,嘴里念诵了一句佛号。跟着抬头斥骂道:「罪过、

    佛母慈悲!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罪孽来!这种念头,想都不能去想!」说完,又连

    忙低头念诵了起来,听上去像是某段佛家经文。

    听到这女人说的话,还有远远看着她的举动。令我产生了一种极度荒谬的感

    受!

    某种程度上,我忽然感觉,自己似乎领悟了某个宗教真正的精髓和思想…

    …这那个宗教中叫什么来着,好像就是所谓的「顿悟」吧!

    五个西装男在我看来,应该同我有相同的感觉,但他们似乎颇为畏惧眼前的

    白衣女人,因此,在女人「宝相庄严」的影响下,也都纷纷做出了合十的动作,

    嘴里叽里呱啦跟着女人一道念诵。

    六个人,吟诵了一阵经文之后。随即在白衣女人的带领下,转头朝着水道深

    处走了进去。

    我见状正准备起脚跟踪,却忽然发觉隔着水渠对面的水道台阶那里似乎出现

    了一道人影。那人影显然没有发觉同样潜伏在黑暗当中的我。当白衣女人领着五

    个西装男人离去后,这人影当即开始了行动,在水道的另一侧,跟着对方尾随而

    去……

    我不禁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好险,还好我多数时候习惯慢半拍。

    没有立刻做出动作。否则,就不是我先发现这道黑影,而是会被对方先发觉了。」

    同时,我也对这突然冒出的黑影感觉到了一丝疑惑。

    「这黑影同我一样,潜伏在黑暗中观察、监视着这几个佛母手下的行动。从

    这点来分析,他肯定不是对方的同伙了。既然不是同伙,此人就极有可能是那个

    佛母那些家伙的对头。此人是好是坏不好说,但很显然,这个狗娘养的什么佛母

    还有她的这帮子手下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她们现在干的这些伤天害理,草菅

    人命的行为就可以确认!这黑影跟踪监视这些家伙,从某种意义上讲跟现在的我

    算是一条道上的……嗯,我也不要打草精蛇,直接跟在黑影后面就行。要对方和

    我一样,打算破坏这个佛母的什么灌顶计划。我或许可以在暗中协助他,关键时

    候帮他一把……」

    打定注意之后,我方才无声无息的抬脚,顺着我这方水渠旁的石阶,开始了

    跟踪。

    之前,我在那白衣女人不知不觉当中,偷偷的在其体内植入了一缕红莲火苗。

    这时再跟踪,我压根就不用担心因为距离远近的问题失去对方的踪迹。所以,

    为了避免被之前那道黑影察觉,我刻意拉大了彼此间的距离。只是慢悠悠的沿着

    下水道前进,同时在脑海当中不断追踪,定位着那道火苗的位置。

    前进了接近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后,我在下水道左侧墙壁上找到了一处类似我

    之前进入水道的通道口。

    之前,火苗便是在这个位置拐了个弯,跟着向左转向了另一个方位。

    我靠在通道口旁,仔细聆听,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周围确实无人,在我前

    面的那道黑影很有可能已经在我之前进入这条通道后,方才打开手电安心走了进

    去。

    这条通道和从胥悦堂兄家院子里下来的那条通道略有不同。

    胥悦堂兄家卧室内的通道部分区域堆砌了墙砖,地面还铺有石板。显然存在

    时间有些日子了,而且经过了人为的布置和加固。而眼下这条通道,比之那条通

    道要宽了许多,但通道四周都是暴露的土层和碎石,部分区域尚能见到挖掘工具

    施工后的痕迹,明显是最近才刚刚挖掘出来的。

    确认了环境之后,因为担心手电光会被前面那个跟踪的黑影发觉,所以我再

    次熄灭了手中的手电,凭感觉,顺着通道向前。

    通道似乎是向上延伸,行进了短短十来米的距离之后,通道前方中出现了一

    丝黯淡的光线……通道尽头是一道足以容纳一人进入的口子,洞口外一面平整的

    物体堵着,但边缘开了一条缝隙,而黯淡的光线便是由这缝隙之中透入的。

    我把手贴到了那面平整的物体上,发觉是快木板,稍稍用力推了推,木板同

    洞口之间的缝隙随即扩大了几分。

    我在确认木板外没有任何声响和动静之后,随即加力,木板顺着我的力道朝

    外挪了开去……

    等我从洞口钻出之后,才发现,我此刻似乎是置身于某个地下室当中。而我

    推开的木板其实是一座木头制作的,用以放置物品的木架子的后背。这座木架子

    显然是用来遮蔽地下室当中的这个通道入口的。

    意识到这点后,我随即转身,将木架子推回了原来的位置。依样画葫芦的将

    通道口封闭了起来。

    地下室不大,十来平米的样子,顶部悬挂着一盏昏暗的吊灯。出了用以遮挡

    通道口的木架子之外,还摆放了一些坛坛罐罐之类的物品。

    我随便揭开了其中一个坛子上覆盖的陶碗,一股泡菜的酸味从罐子里冒了出

    来。

    我们当地有窖藏泡菜的习惯,看来这里摆放着的这些坛子应该都是普通的泡

    菜坛而已。

    在确认这地下室没有任何值得留意的<u>其他</u>物品之后,我溜到了门边,沿着门

    后的土阶梯上到了上面一层房间。

    上来后发现,这里是间单独的平房,从房间内的水缸灶台等等来看,是一座

    厨房。而最醒目的,则是一名四仰八叉躺在地面人事不省的西装男人……

    我弯腰探了探这男人的鼻息,确认对方没有死,只是昏阙了过去而已,西装

    男人脑袋旁有明显磕碰痕迹的一根擀面杖明白无误的表示了它就是造成此人昏厥

    的「罪魁祸首」。

    「应该是在我之前的那个黑影干的……这家伙看来伸手不错啊!现场没有任

    何搏斗的痕迹,这倒霉蛋应该是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被敲晕的……」

    厨房的大门敞开,我随即从门口快速的走了出去。一出门,发现这厨房外面

    是一座被围墙包围着的院子。厨房所在的这间平房位于院子的边角位置。

    距离厨房数米处是一座横排长条型砖瓦平房。房子外形明显是本地农家长屋

    的造型,房檐下甚至还悬挂这颇为喜庆的红色宫灯。

    平坦的地面上铺就着长条青砖,一条碎石小径从这里延伸到了长屋的侧面。

    碎石路径两侧栽种着几株桃花。

    我眨了眨眼,对于眼前的景象有些意外。

    我原以为这通道尽头会是怎样的「虎穴龙潭」,却未曾想,看上去居然是一

    座颇为雅致的农家院落。??www.01b??z.ne??t

    长屋后面可以看见分布着数座两层高的阁楼民居。

    「这是什么地方?应该不是某个居民自家居住的院落。看上去占地面积不小,

    从房屋边角都悬挂着的宫灯,院子里种植着的桃花,竖立在碎石路旁的那两盏欧

    洲式样的矮小路灯来看,倒像是农家乐之类的休闲山庄或者园林会所之类的地方

    ……」

    我抿了抿嘴,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光线。在下水道里呆了半天,此刻天色已近

    黄昏,但显然还没到可以合理使用手电筒的时候,我随即将手电筒塞到了口袋里

    面,跟着拉开衣服拉链,将手中的镰刀贴着胸口藏了进去。

    迈开步子,沿着碎石小径从厨房所在的小院落中走了出去。

    沿着小径前进,我很快绕过了横在厨房外面的这截长屋。长屋的房门和窗户

    都是敞开的,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堆积摆放着的桌椅。

    跟着我又绕过了比邻这座长屋的一座二层阁楼,阁楼底层同样是门窗四面敞

    开,堆放着众多桌椅和各种杂物。直到再次绕过了这间阁楼之后,在第三处建筑,

    同样是一座二层阁楼当中,我才看到了有人活动的迹象。

    这座阁楼二层上,传出悠扬的乐曲,似乎是佛教中吟唱经文的颂歌。伴随着

    轻柔的颂歌声,我听到有女性的声音在有节奏的进行着某种指导。

    「呼气……好……吸气……好……身体放松……精<u>神上</u>也要放松……」

    透过二楼敞开着的窗户,我隐约看见,那间凡间内,有穿白衣服的女人正在

    带着十来个女性做着瑜伽动作。

    我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见到的这一幕,脑子里冒出了「瑜伽训练班」这

    个词汇。

    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性声音。

    「这位先生,这边是女子班的练习场所。除了工作人员之外,其余男性是不

    可以随意进入的。」

    我慌忙转过身来,看见一个身材娇小,容貌甜美、长发披肩的青年女人站到

    了我的身后。她穿着同下水道中出现的那个女人一样的白色连衣裙。胸口别着一

    枚镌刻着「教习」字样的金属徽章。

    「是……是么?抱歉啊……我、我不知道了!进来后,我逛着逛着,不知道

    怎么着就跑到这里来了……」

    我裂开嘴,刻意伪装出了一副憨傻的表情。

    我的表情和语气非常的做作,明眼人一看就是在装。白衣女子也不点破,朝

    我露出了微笑的同时,发出了吃吃的笑声「好啦,先生……我明白的。新来的男

    学员都会有意无意试图溜到这边来看看的。不过,我想跟您说,您到这边,明显

    是找错地方了。这座学习室,还有那边两座,安排的学员大多都是中老年妇女。

    您想看的,想找的,不在这里……」

    白衣女子朝我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我也懂」似的神情,声音甜美的让

    人迷醉。同时眼神之中更流露出一种只有男人才懂得领略的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