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05、106)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第一百零五章

    在车上,胥悦一边开车一边焦急的嘴里嘀嘀咕咕着。对于她的这种行为,我

    也没觉得不舒服,因为她的声音非常好听,这种情况下絮絮叨叨的碎碎念听在我

    耳朵里反倒感觉有种乐曲般的节奏感,反倒令我产生了某种悦耳的感觉。

    不过仔细听清了她念叨的内容后,我禁不住诧异的侧过头朝她望了过去。

    这丫头的碎碎念里没有任何对自己经济损失的不满,更多的反倒是在替那个

    抢了她存单和房产证堂嫂子的担心。她担心嫂子被坏人欺骗、利用更甚于她自己

    可能的财产损失。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倒有些无语了。这丫头看来就是现在社会上某些人嘲笑

    的所谓「圣母婊」了。爱心、同情心泛滥到没有原则的程度。意识到这点后,我

    忍不住开口提醒她起来。

    「胥悦,你凭什么就肯定你嫂子欺骗你就一定是被别人怂恿利用了?我看她

    从电梯出来,推开你,然后趁机熘走的一系列动作可顺熘的很啊。骗走你存单和

    房产证没准就是她自己的打算也说不定了……」

    这丫头上次和人吃饭,被下药带到宾馆差点让人给迷奸了。想着和她怎么着

    也算熟人了,有些东西,比如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险恶之类的道理该提醒她的,

    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当面告诉她比较好。

    「嫂子她是好人!」

    此刻的胥悦因为心情的原因,脑子显得有些不太够用。面对我的质疑,她也

    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知道反反复复的告诉我,她嫂子多么多么善良,和她堂兄

    夫妻感情多么多么好,对她这个小姑子过去多么多么照顾之类的。

    我听了澹澹一笑,也不以为然。不过从胥悦絮絮叨叨讲述的关于她堂嫂之前

    往事的过程中,我也意识到了她嫂子这次行为确实让人难以理解了。

    从胥悦的讲述中得知,她堂兄一家的经济条件非常的好,基本可以纳入有钱

    人的范畴之中了。而且对她这个妹妹也确实极为照顾。因为按照胥悦的说法,胥

    悦在购买如今的房子,还有现在开的这辆车的时候,都得到了她堂兄的资助。尤

    其是在买车的事情上,还是她嫂子说服了她堂兄替她补足了不足的购车款项。

    原因是她嫂子认为胥悦一个漂亮的单身女性,遭到不怀好意异性的觊觎是必

    然的,现在社会治安也不好。买个车开着外出,至少人身安全什么的会稍稍有保

    障一些。

    从这些细节来看,她嫂子确实如胥悦所说,应该是个善良而且极为重视亲情

    同时也颇懂为人处世的良家妇女了。不过这也更令我对这个女人今天的行为感觉

    到了费解。

    胥悦堂兄家有钱,她堂兄每月固定都会给妻女五万元的生活费用。这笔钱即

    便是在大城市中,都是足以让人生活富裕,更不要说在我们这个二、三线的地级

    城市当中了。所以,理论上讲,对方应该是不缺钱的。另外,胥悦的存款也算不

    上多,十来万而已,房子是小户型的,买的时候也只花了不到三十万。这些年房

    地产涨价,但估算下来不会超过五十万。也就是说,胥悦嫂子从胥悦这里卷走的

    全部东西,总价值不会超过六十万。满打满算,也就是胥悦堂兄给她嫂子母女一

    年的生活费而已。对方节省一些,最多一年多点时间也就能攒够这么多钱了,犯

    得着对胥悦玩弄这种欺骗手段来诈取钱财么?

    「你嫂子平时花钱很凶?」想到这里,我皱眉开口询问道。因为胥悦此时说

    的话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没个章法。想要推测分析对方今天行为的理由,我

    还是决定从言语上引导胥悦发现这其中的原委。

    「奢侈品、首饰之类的当然是要买的,是女人就都会置办一些。不过她有节

    制的,真正昂贵的,都是让我哥买了当礼物送她了。不过她因为在家带孩子,平

    日里当然有些无聊,所以会去打打牌什么的……」说到这里,胥悦忽然醒悟了一

    般。

    「我知道了,她肯定是打牌输了钱,然后借了高利贷。害怕我哥说她,所以

    才决定先从我这里借钱周转……」

    意识到这点后,胥悦迅速对自己得出的这一「合理结论」进行了肯定。

    「……一定是这样了。看来一会找到她之后,除了房产证要拿回来之外,存

    单那些还是先给她拿去应急的好……」

    刚说到这里,胥悦的手机传来到了短信收发的声音。胥悦也没多想,伸手指

    了指放置在手刹下面杂物槽的手机对我说道:「严哥,我开车。不方便,你帮我

    看下谁来的短信,什么消息。解锁密码是XXXXXX. 」

    我拿起她的手机,依照她的指示输入了解锁密码。然后便见到了她标注为

    「大哥」的人发来的短信消息。

    「之前短信收到没?哥突然给你发问候消息没别的意思,有事要给你说一声。

    你嫂子这几天不正常,老往我这要钱。问她干啥,她都支支吾吾的。所以我

    没搭理她,也没继续给她打钱。我担心她从我这里要不到,就去找你,所以这里

    你给你提个醒。要没正当理由,千万别借钱给她,等我回来问清楚她用钱的原因

    之后再说。你要有空,也帮我打听打听她那边出了什么状况。有事,及时通知我。

    「

    听我念完了短息,胥悦的脸上迅速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需要我帮你回复么?怎么回复?」看着胥悦堂兄发来的消息开口询问着。

    看来胥悦的这位堂兄是个精明人,对妻子还有自己的妹妹都很了解。预测到

    了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很显然,对方虽然预料到了,但这消息终究是晚来了

    一步。

    「事情已经出了,还是别告诉我哥这边的实际情况了。跟他说了,估计会影

    响他那边的工作和生意。你就帮我回复他,我知道了就行。」

    我摇了摇头,随即按照胥悦的要求,给她堂兄回复了「知道了」三个字后,

    将她的手机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开口说道:「你大哥比你心细,已经预料到家

    里可能出事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对了,你嫂子很喜欢赌博?」

    见我这样问,胥悦先是愣了愣,不一会,难以确定般的又像是回答我,又像

    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你这一问,倒是让我想起来了。我嫂子打牌有些年头了,

    牌友基本固定都是那么几个人,玩的也不是太大。都是十块、二十块。以往也不

    可能出现什么大的输赢之类的。我哥给她的生活费都用不完的,每月还有结余…

    …这样看来,借高利贷好像就有点……」

    我捏着下巴把她的话进行了补充。「……就有点说不通了是吧!说实话,你

    嫂子这样的家庭妇女,我过去也接触过。若非好赌成性的那种,极少有人会同放

    水的那些人有来往和接触。你哥那么精明的人,自己老婆好不好赌,难道会不清

    楚?我当记者那会,三教九流的人都接触过,水公司的,我又不是不认识!现在

    这年头,他们做生意,也都讲究个人情世故。多数时候,若非数额巨大,他们也

    都不愿意把事情做绝的。你也说了,你嫂子打牌,输赢也就十块二十块,能欠别

    人多少钱?更不用说还去找放水的借钱了。所以,你之前的怀疑不大靠得住呢。

    而且你哥短信的意思也说的很清楚了。你嫂子那边出问题,也就是这几天里

    的事。

    你再好好琢磨琢磨,你嫂子那边最近几天出了什么变故没?「

    胥悦皱起了眉头,一边开车,一边仔细<u>回忆</u>着。

    「&hellip;&hellip;变故?我想想&hellip;&hellip;下半年囡囡上幼儿园了。嫂子她除了接送囡囡之外,

    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做家务,看电视什么的,然后偶尔出去打打牌之类的。好像也

    没啥变故啊&hellip;&hellip;诶,等等,我想起来了&hellip;&hellip;」

    胥悦此刻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hellip;&hellip;她半个月前有次白天跑到

    我们俱乐部来跟我说,白天在家里闲的慌,想搞点健身运动之类的什么。我就找

    到老板,给她办了我们俱乐部的会员卡。结果她在俱乐部里活动了半天就没再来

    了。我给她打电话,她说我们这里的运动量太大,她跳不动有些不适应,所以想

    换种<u>其他</u>温和一些的健身方式。我们俱乐部是按课时收费的,她不来,就不会扣

    钱,会员卡也不会浪费,所以我也就没有强迫她继续过来了。隔了一天,她给我

    电话说,她参加了一个什么瑜伽训练班。以后都去那边活动了。我想着瑜伽也不

    错,运动的激烈程度或者更适合她那个年龄阶段了。所以也就由着她去了。」

    「瑜伽?」

    再次听到这个名词,我脸上的肌肉禁不住抽动了起来。

    「不会是谭崔瑜伽吧?」我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胥悦作为健身教练,对于这个行业圈子是比较熟悉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

    她对于如今国内所谓的「谭崔瑜伽」具体什么情况是清楚的。所以,当我说出这

    个名词的时候,她当即变了脸色。

    「&hellip;&hellip;诶呀!你这一说,没准真是了。前几天,我一个同事还跟我说,说有

    人胆子大。居然在市里明目张胆的开了一家谭崔瑜伽馆,而且是刚刚开张没多久

    的。我都还在跟她开玩笑说,被取缔是迟早的&hellip;&hellip;」

    「那玩意儿,在大城市里早都臭大街了。咱们这里算小城市,知道这玩意儿

    怎么回事的人还不多&hellip;&hellip;不、不对!胥悦,你这是朝那里开啊?」我一边说,一

    边注意到此刻胥悦竟然把车开到了城市东郊的李家村来了。

    「没错啊&hellip;&hellip;我哥他们家就在这里了!」

    「什、什么?」我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问道。「你哥那么有钱,

    怎么把家安在这地方?他难道没考虑过在市中心地段买个高档一些的住宅么?」

    「你怎么知道我哥在市区里没房子?他和嫂子本来在市里有房子的。这边的

    房子,还是四年前,我嫂子怀孕那会儿,他刻意买的。为的就是这边清净,方便

    我嫂子安胎。囡囡出生后,他和我嫂子也习惯了这边,然后就一直都在这边长住

    了。」

    听了胥悦的解释,我反应了过来。并很快理解了胥悦堂兄如此行事的原因。

    李家村原本是本市郊区一个安静的小村落。不过随着交通的延伸以及城市的

    不断扩张,早已经并入如今本市的行政区划当中,也就是现在很多城市里出现的

    「城中村」。所以名字虽然土气,也没有高层建筑,但却有着交通便利,环境清

    静的诸多优点。因此,吸引了一些经济富裕人群来这里购房置产。而胥悦的堂兄

    是精明的商人,估计早都意识到了这边土地和房产增值的潜力,加之那时妻子需

    要安静的环境,所以四年前便将自己的居所迁徙到了这边。

    在马路主干道边上,胥悦停了车。我下车后跟着她走进了尚未改造过的村内

    住宅群。地面的石板路面和窄小的街巷让我联想了老家清源镇那边的情景。

    步行了几分钟之后,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座独门独院的乡村小院落。胥悦望见

    了木板门上悬挂着的老实挂锁后,跺了跺脚道。

    「糟糕,嫂子她压根就没回来,我说怎么一路过来都没看见有返回去的出租

    车呢!想找到她当面说话看来是不行了。我们得回城里去报警和挂失&hellip;&hellip;」一边

    说着,胥悦一边伸手便要拉着我从这里离开。结果拉了一下,却发现我表情凝重

    的望着这座小院,没有任何陪着她离开的意思。

    胥悦对我此刻的表现有些莫名其妙,而我却陷入了一种有口难言的境地当中。

    「阴气&hellip;&hellip;」

    在胥悦看来,她堂兄在本地购买的这所乡村小院和周围紧邻散布着的<u>其他</u>农

    家院落没有任何的不同。但在我的眼中,这间占地足有三、四百平米的农家院落

    却充满了诡异和危险。

    原因无他,透过我的红莲之眼,我清楚的看到了这所院落当中聚集以及凝聚

    在房屋上空那一股股黑色且浓烈之极的阴煞气息。不仅如此&hellip;&hellip;整座院落四周的

    围墙上,随处可见常人双眼无法看见的鬼痕斑&hellip;&hellip;

    「严哥,你怎么了?怎么表情这么吓人?」

    胥悦注意到了我的神态后,有些诧异的开口问道。

    我努力的抑制住了不断试图跳动的眉眶,让自己的表情显的平静下来。

    「啊&hellip;&hellip;没什么了!」一边说,我一边迅速的打定了主意,同时快速的思考

    着自己的说辞。

    「&hellip;&hellip;胥悦,既然你嫂子没回来这边,那就只有先回城里到派出所报警还有

    挂失存单了。本来么,我该陪着你一块去办这些事情的。不过我这边忽然想起了

    一件要紧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呢,我恐怕得跟你在这里分开了。」

    「你、你说什么?」

    胥悦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的熘圆,她怎么也不明白,我现在会突然提出和她

    分开行动的要求。

    「其实你回去一个人也很快就能把事情办好。先去银行把挂失手续办了,然

    后去派出所报警。派出所那边有可能需要接受民警的询问这些,处理起来会比较

    费时间。所以安排在后面,银行挂失哪里比较简单,说明情况后,人家立刻就会

    处理。所以先后顺序别搞错了,好了,我想起要办的事情就在李家村这边,所以,

    我先走一步了&hellip;&hellip;」

    说完,我当即转身,也不给胥悦反应的时间,朝着旁边的石板小巷子快步钻

    了进去。

    胥悦显然被我此刻毫无缘由的「无礼行为」震惊到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直

    到我都跑进了旁边巷子内一大截后,方才想起要追上我问个究竟。不过显然为时

    已晚。我快速的在村庄街道里面拐了几个弯后,她便彻底跟丢了我的踪影。

    十多分钟后,我躲在路边某间房屋的拐角处,目送着胥悦悻悻然独自一人开

    车离去。方才再次转身,依据着远处阴煞气息凝聚的方位,辨认着朝胥悦堂兄在

    这边的住宅所在走去。

    在经过某个农家院落门口时,我看见院子里堆放农具的角落里放了一把镰刀,

    意识到房内无人的情况下,随即熘了进去,将镰刀偷了出来&hellip;&hellip;

    「不知道胥悦她嫂子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看来必然同那浓烈阴气还

    有墙壁四周显现的鬼气斑这些有所关联了。说不定,那些东西,就是造成她嫂子

    举止异常的原因了&hellip;&hellip;」

    我将镰刀藏进了胸口的衣服内,装作若无其事般的在石板路上一边行走,一

    边思考着。

    虽然我自行离开的行为非常过分。但在考虑到危险性的情况下,我只能出此

    下策,把胥悦给支走,然后自己单独行动。

    来到这间院子的院墙周边,我望着院子上空依旧还在翻滚运动着的阴煞气息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举动是为了什么?照理,胥悦他们家里出了什么妖孽

    事情,也是她们家自己的事,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实在有些犯不着出面替她

    张目什么的。

    但另一方面,良心却又告诉我,我不能就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走了之。

    过去,我是个普通人,什么都不知道,管不了,是一回事;而现在,我已经

    清楚了自己身体内蕴藏着的力量&hellip;&hellip;红莲的力量让我在不知不觉之中产生了某种

    难以言表的使命感。在这种使命感的驱使下,我最终还是决定,进入这间院子之

    中,一探究竟。

    院子的围墙并不高,也就两米多点,标准的「防君子不防小人」!隔音或者

    保护居住者隐私的作用更多于防盗。这点同我老家清源镇的老宅几乎是一样的。

    所以我轻易的便从正门侧面的围墙上跳进了院内。

    进入院子之后,我一抬头,整个人便呆立在了当场&hellip;&hellip;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院子里的样子&hellip;&hellip;怎么那么熟悉?」

    院子正中央的天井位置摆放着一座石桌,院落两侧是两间厢房,大门正对着

    正厅。我忽然发现,这院子的布置以及摆设这些,居然跟我在清源镇的祖宅布局

    相差无几。

    当然,要说完全一样也是不对的。因为这宅子的房屋面积大小这些,似乎是

    比我严家祖宅要小了一些,而且南北朝向等等也有些偏差。

    惊愕之后,我随即自嘲了起来。原因无他,我忽然想起,我祖宅的布局样式

    这些,原本就是本地过去固定的房屋形制。这李家村同我老家清源镇历史上一直

    都属于同一州府治下,房屋结构和布局类似一点也不奇怪。

    实际上仅清源镇那边,就有好几户所谓「大户人家」留下的祖宅同我严家祖

    宅布局相同,有差异的无非就是一些摆设和物品陈设位置不同罢了。

    想明白了这点,我迅速将脑子里出现的荒诞念头驱赶到了一边,启用了红莲

    的力量对整个院落观察了起来。

    观察了一阵之后,我随即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院落的正房当中。透过红莲之眼,

    我注意到正房正厅内通往后室的左右两扇房门内不断有滚滚黑色的阴煞气息顺着

    地面从内室之中流淌而出。

    「嗯,看来问题是在正房里面&hellip;&hellip;进去找到这些阴气的源头,想法解决掉!

    要是我解决不了的,就给叶桐那家伙挂个电话,把他抓过来帮忙就成。对了,

    他出手好像按规矩我得付钱,不过那也没什么,我还有二十五万在他那边,说好

    价钱,从里面扣除就行&hellip;&hellip;「

    我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彻底处理这院子的问题,同时小心翼翼的朝着正厅走

    去。经过天井的石桌旁时,我条件反射般的抬高了腿,迈过了放置在石桌一侧地

    面的几座小型盆景。又走了两步之后,我禁不住眨了眨眼睛,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hellip;&hellip;

    我忽然意识到,进入院子之后,我其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几盆摆放在石桌

    侧面的盆景,经过石桌侧面时的跨步动作,根本就是我在不知不觉当中养成的一

    种习惯反应而已。而这一习惯,居然无意避免了我被这地面未曾注意到了盆景所

    滞绊。

    不知不觉中,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站在天井中央,我再一次的观

    察起了眼前的这所院落。

    「<u>左手</u>边的是西厢房,靠正门这边的房沿摆放着一个空缸&hellip;&hellip;」想到的同时,

    相同位置的空置陶缸出现在了我视线之中。

    「右手边是东厢房,靠正厅那间房屋是客房,门口是两株盆栽的黄杨&hellip;&hellip;」

    当我转过头去,那间房门门口摆放的两株盆栽黄杨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的眼皮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了起来&hellip;&hellip;

    「这、这不可能&hellip;&hellip;这院子的陈设、布局怎么竟然跟我幼年记忆中清源镇老

    宅家里的陈设布局完全一样?」

    当发现记忆中的景象同院子里此刻的种种陈设逐一对上,并几乎毫无诧异之

    后,我如同丢了魂魄一般,呆立在了现场。

    「正厅,对了,正厅!我记得我家正厅上没有像本地<u>其他</u>家族一般供奉什么

    祖宗牌位,而是悬挂着我曾祖父亲手书写的」道法自然「四个大字的挂轴。难不

    成,这也会一样么?」

    我刚进院子的时候,隐约看到正厅中央两扇后室门中央的屏风隔墙上似乎悬

    挂着一副挂轴,但距离远,恍惚瞟了一眼,也没看清,此刻当我抬头将视线聚焦

    于正厅中屏风隔墙上之后,我的嘴忍不住的张了开来!

    「&hellip;&hellip;这,这怎么可能?这字&hellip;&hellip;我从小就认准了的。这挂轴&hellip;&hellip;怎么会跑

    到这座院子里面来了?」

    此刻的我如<u>同行</u>尸走肉一般,缓缓的,一步步的踏入了眼前正房的大厅当中,

    最终站在了龙飞凤舞般写着「道法自然」四个大字的挂轴面前。

    红莲之眼看到的,房屋中随处弥漫着的阴煞气,墙壁上出现的鬼痕斑这些,

    在我看来,都不重要了&hellip;&hellip;

    「楚南末学&hellip;&hellip;」

    望着挂轴左下的落款字迹,我已经可以确定。此刻,挂在这堵屏风隔墙之上

    的挂轴,正是我曾祖父当年书写,并一度挂在清源镇老宅正厅上的那一副!

    我曾祖父生前使用过好几个字号。这「楚南末学」便是其中之一,我家中收

    藏的曾祖父的手稿当中,也有很多都使用了这个署名。

    「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瞬间移动到了老家清源镇的祖宅来了?红莲还有这个

    能力?可瞬间移动这本事不是刹那所独有的么?而且就算是拥有刹那能力的春日,

    瞬间移动的能力也是有严格限制的,短时间内只能连续移动不超过五次,每次移

    动的距离在十米之内。也就是说,就算是刹那,也不可能瞬间从李家村移动到我

    老家清源镇那边,这两个地方距离几十公里呢&hellip;&hellip;」

    我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的挂轴,大脑瞬间变成了一团浆煳一般。

    「不,这里还是李家村胥悦她堂兄购买的农家院落之中!」

    半晌之后,我再次肯定了这点。我想到,上次回老宅,老宅之中原有的摆设、

    挂件这些这些早都被搬空了。只剩下空空荡荡的空房和院落,还留下的,也就是

    天井里的石桌,空置花盆,正厅的桌椅以及房间里的床架子这些了。

    可眼前这些我幼年时期熟悉的事物怎么会出现在李家村胥悦堂兄的家里?要

    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们老严家的家产啊&hellip;&hellip;

    我眨了眨眼,思绪禁不住再一次回到了二<u>十年</u>前我家惨事发生之后的<u>回忆</u>当

    中。

    我在医院苏醒过来后,叔叔便将我带回了城里他的家中监护居住。老宅那边

    之后的善后则是由叔叔一手经办的。

    叔叔作为文化人,很清楚曾祖父、祖父他们遗留下来的那些手稿的价值。因

    此,没多久便前往祖宅那边,清理了两人的大部分藏书以及手稿,并将其打包运

    回家中存放。除此之外,便是诸如首饰之类的贵重物品。这些东西,在叔叔、婶

    婶去世后,便分别由我和阿光继承了下来。阿光是粗人,对书籍、文稿这些毫无

    兴致,所以清分祖上遗产的时候,他只要了他亲奶奶,也就是我祖父的哪位童养

    媳的私人物品留作纪念。而大部分家中的遗物,包括藏书、文稿,以及奶奶的珠

    宝首饰这些,最终都交到了我的手里。

    但其中并不包括我眼前的这幅「道法自然」的挂轴。不仅是这幅挂轴,记忆

    中,祖宅中曾经摆放过的一些装饰品、老式家电等等也都没有,这其中也包括奶

    奶当年极为喜爱的那台老式留声机&hellip;&hellip;

    关于这些物件的下落,叔叔生前倒是告诉过我。

    当年他返家清理老宅,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将老宅那边的东西分类整理,然

    后打包装箱,打算一块运回他在市里的住所。那个时候,本地也没什么诸如搬家

    公司之类的专业机构,所以,他是通过私人关系,在县里找了辆拖拉机,把东西

    装在拖拉机的拖斗上给弄回来的&hellip;&hellip;

    结果运送过程中出了些意外。那时也没省道、国道以及高速这些高级公路。

    从清源镇到市里只能走花桥镇那边的老路。老路中间有一段是沿着清江畔的

    悬崖绝壁修建的。拖拉机速度不仅慢,而且一路颠簸的厉害,在经过江畔那段绝

    壁路段时,因为颠簸还有就是装车前物品没有摆放好的原因,导致放置在拖斗尾

    部的几个箱子还有包裹直接从车上颠了出去,顺着悬崖滚进了清江里头。这其中,

    便包括放置了这件挂轴以及一些书画之类装饰品的箱子和包裹。当然,奶奶最喜

    欢的留声机也在其中。

    我婶婶据说也是极为喜爱那台留声机的,为此还抱怨过叔叔几次,责备他办

    事不牢靠。好好的一件古董留声机,要放在现在能值不少钱的东西,就这么掉江

    里头去了&hellip;&hellip;

    知道这些东西丢失的原因,此刻却又见到这物品出现在了眼前的这所房屋之

    中,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极度不现实的感觉。

    「这挂轴在这&hellip;&hellip;难不成,那台留声机也会出现么?我记得留声机一贯都是

    摆放在右侧门内,奶奶的卧室里头的。」

    想到这里,我不假思索的想要转身进入右侧的房门内一探究竟。就在此时,

    天井外面的墙壁外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我吃了一惊,跟着跑出了正厅,迅速

    将身体隐藏到了左侧厢房一侧的房屋侧面。

    第一百零六章

    因为这种传统院落布局颇为空旷,天井中央毫无遮挡,基本上进入院落之后,

    除了被三间房子遮挡的边角区域之外,基本一览无遗。所以,在隐蔽好后,我并

    没有将头从墙角探出观望。只是听到传来身体同院墙碰撞摩擦以及物体落地的声

    响。

    翻墙进来的,毫无疑问是个人。因为落地声音不大,翻墙者在下来的同时,

    显然调整了落地姿势,减小了发出的声响。

    进入者并未在天井有过多停留,似乎仅仅只是大致看了看院落内的状况之后,

    便朝正厅走去。我则开始移动身体,最终转到了左侧厢房的房屋后面。同时心里

    嘀咕着&hellip;&hellip;

    「没开门,而是同我一样翻墙进来的,应该不是胥悦的嫂子。难道是小偷?

    这可有些巧了。早不来偷,晚不来偷,偏偏撞上我在这里头的时候进来偷?

    「

    不过很快,我便打定了主意。这时进来一个小偷,对我而言未必是什么坏事。

    这院落之中阴气笼罩,天知道隐藏着什么可怕的鬼魔妖怪之类的东西。让这

    进来的小偷进去替我「打头阵」也不错。要他进出安全,我接下来自然可以再次

    进入勘察,要他撞上了什么东西,正好给我当个替死鬼&hellip;&hellip;

    想是这么想,但天井中传来的脚步声却又让我产生了些许疑惑。因为进来的

    家伙似乎并未刻意隐蔽自己的行动。走路的声响也未压低,而且对方的脚步声在

    我看来有点特殊,节奏有些细碎,听上去不像男人,倒很像是女人走路的节奏。

    「&hellip;&hellip;女贼?」

    意识到这点后,我终于抑制不住好奇,从左侧厢房的后面墙角偷偷探出了脑

    袋。结果正好见到进来的人,目不斜视的径直踏入了正厅。

    「胥悦?这丫头怎么回来了?我晕,正房里头没准就有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

    她这样傻乎乎的直接闯进去要遭&hellip;&hellip;」

    当看清翻墙进来的人居然是胥悦之后,我在瞬间产生了极度懊悔的心思!

    「太疏忽了。之前我怎么就没有给这丫头身上种个火苗什么的,以确认她的

    行动位置这些呢?」

    懊悔归懊悔,但严格的说,这责任未必就该归到我的脑袋上。因为「慎种红

    莲火苗」是我从夏禹城出来后,前往木里县城的路上王烈在确认我已经掌握了种

    植红莲火苗的方法之后给我的建议和要求&hellip;&hellip;

    具体原因也很简单。红莲火苗的主要作用虽然只是帮助红莲能力的拥有者定

    位和追踪目标,但终究也还是蕴含了微小红莲之炎的力量。一旦植入,多多少少

    都还是会对被植入者的身体产生一定程度的伤害,这一点上,无论是妖魔鬼怪,

    还是普通的人类而言,都是无法避免的。虽然一次伤害的程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若普通人体内长期都有红莲火苗维持存在的话,天长日久下来,终究是会造成

    严重的身体不适。而且相比妖魔鬼怪而言,普通人对红莲火苗的忍受程度还更低

    一些。因此王烈认为,若非确实需要,一般情况下,最好不要随便朝普通人身体

    之内植入火苗。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免对无辜人员可能造成的身体伤害。

    另外,红莲能力拥有者一次性植入他人体内的红莲火苗总数量是有限制的。

    具体能一口气放出去多少,则要看这个红莲能力拥有者对自身红莲力量的掌

    握和控制程度。另外,就是这个红莲的所谓资质和潜力了。

    按照他的说法,历史上有明确文字记载的红莲当中,实力最强者能同时放出

    八十一道红莲火苗。也就是说,这位最强红莲能同时追踪八十一个目标。而实力

    最弱的,只能同时追踪三十六个目标。而红莲能力拥有者的实力高低,很大程度

    上,从可以释放的红莲火苗数量上便可以得出结论,不过无论多少,红莲能够释

    放的火苗数量似乎都是九的倍数。

    了解了这个情况后,我当即偷偷的在队伍当中尝试性的开始试验我能释放红

    莲火苗的最多数量。结果一试之下,发现三十<u>六道</u>火苗便是我的极限了,这说明,

    我这个红莲,似乎同历史上那个实力最弱的红莲是差不多的。

    跟着我垂头丧气的将这个事情告诉了王烈。王烈对我偷偷试验释放火苗的做

    法有些恼火,不过却又对我进行了安慰。他告诉我,之前那两个红莲能够释放的

    火苗数据,都是他们一生之中最强时期的结果。一个红莲一生之中,能够同时释

    放的火苗数量是不固定的。实力最弱的那个红莲,一开始最多只能释放九道火苗

    而已,后来随着经验积累和对红莲能力的熟练,才最终达到了三十<u>六道</u>的结果。

    而实力最强的那个红莲,也不是一开始就能释放出八十一道火苗的,同样是

    随着对红莲的理解和掌握,才最终拥有了那样的实力。我此刻对于自身的红莲依

    旧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这种情况下,能释放出三十<u>六道</u>火苗,已经证明了我的

    潜力应该肯定是超过了历史上那个「最弱红莲」的。因为在他看来,当我彻底掌

    握了体内的红莲之力后,我能释放出的红莲火苗数量必然会在现在三十<u>六道</u>的基

    础上有所增加。不过,最终能够达到多少,他也无法判断就是了。

    王烈并不是信口开河的人,更不会为了替别人打气或者安慰就说好话。意识

    到这点后,我随即恢复了一定程度的自信。要王烈判断正确的话,我或许距离

    「最强红莲」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将来想必也不会戴上「最弱红莲」的帽子才是。

    不过无论最强,还是最弱,能够同时释放的红莲数目都有限制,这就让我意

    识到之后不能随随便便就浪费可以使用的火苗数量了。因为我如今尚未掌握消除

    已经释放出去火苗的方法。假如我轻易的就浪费掉全部的三十<u>六道</u>火苗后,在碰

    到真正需要植入火苗的对象时,我便无法植入新的火苗了。只能等待之前的三十

    <u>六道</u>火苗因为时间原因而自行消失之后,才能再次植入。

    因为以上两种原因,如今的我,在使用红莲火苗的态度上极为谨慎。也正由

    于谨慎,虽然刚才离开胥悦前,我也考虑过要不要朝她体内植入火苗这个问题,

    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却不曾想,这丫头竟然出乎意料的去而复返,出现在了这所院落当中,让我

    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当中。

    要不要立刻出声阻止她进入正房内室?

    要知道,那里头可能存在着<u>未知</u>的危险。可要阻止了她,我该如何向她解释

    我偷偷翻墙进入她堂兄家里的理由?

    我这边还在纠结,胥悦却已经跨入正厅当中,从我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了。

    进入正厅的胥悦似乎是感觉到了正房内室里传出了某种动静一样。跟着开口

    在正厅里朝着两扇偏门轻声呼叫了起来。

    「有人么?谁在家里?嫂子是你么?」

    内室之中没有回应的情况下,胥悦又跟着喊道。「是谁?是严哥么?」

    在喊话的同时,她移动脚步的声响传入了我的耳中&hellip;&hellip;

    听到胥悦喊出的后面这句话,我一下彻底无语了。

    我以为我翻墙进入这里,神不知,鬼不觉。而现在看来,胥悦这丫头比我想

    象的要聪明的多,竟然猜到了我有可能进入了这所院落的现实。

    再转念一想,我随之释然了。这必然是由于我之前那反常的行为举动所造成

    的。

    这也难怪了,在到达这院落之前,我的行为都属于正常的范畴之内。可看见

    了这院子之后,我立刻便借口有事故意从她身边熘掉了。胥悦虽然在性格和心理

    方面在我看来有些幼稚,但智商又没问题。开车离开后,估计只是思考了一下,

    便意识到了我那突然的反常举动必然同她堂兄购买的这套乡村院落有关,所以便

    又杀了回马枪,再次跑回了这边,跟着像我一样,翻墙进到了这院子里头来。

    我进来的目的是要调查这院子阴煞气聚集的原因。而她回来则是为了想确认

    我有没有像她想象的一样,偷偷进入她堂兄的住宅里头,另外也为了搞清我这样

    做的原因和理由。

    此刻我从正厅里传来的声音判断她接下来会直接走入正厅后面的内室之后,

    终于忍不住从左侧厢房后面钻了出来。

    要此刻进来的是小偷之类的,我真不介意让对方帮我去「滚盘子」。可现在

    进来的是胥悦,我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去当这个出头鸟?

    因此,我连忙快步冲到了正厅外头,一探头,只看见胥悦拐入了左侧偏门的

    背影。我连忙跑进了正厅,跟着听到左侧门里面正房侧卧里传来了沉闷的声响我

    哪里还有任何的犹豫,跟着便一头冲进了左侧的偏门之中。

    这院落房屋的形制同我在你清源镇那边的老宅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偏门内是

    窄小的一截过道,过道尽头左右两边的小门各有两个房间,左边靠天井这边的房

    间比较小,记忆中,我祖宅的这一间是充做书房使用的,右侧较大的那间则应该

    是辅卧室,我幼年居住的房间便是这间。所以,当我冲到过道底部之后,几乎不

    假思索的便右转踏入了理论上应该是辅卧的这间房屋内。

    接着,我随即被眼前的景象彻底的惊呆了&hellip;&hellip;

    胥悦此时坐在这房间内靠近入口的地面上。之前那沉闷的声响应该是她在极

    度惊恐之后一屁股坐到地上而发出的。而造成她这种情况的原因此时则毫无遮掩

    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老式的房梁上,垂下一根绳索。绳索上,挂着一具完全静止不动的尸体。

    尸体身形小巧,竟然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幼女。而幼女全身穿着大红色的童装,

    最下方同样鲜红颜色的小鞋子则让人产生了一种极度刺眼般的感觉。

    胥悦听到了背后我发出的声响,勐的扭过头朝我望了过来。

    「严、严哥?」

    我没有任何的回应,抢前一步,站到了她身体的侧面,举起手中的镰刀,朝

    着正面的空间之中狠狠的噼砍了过去&hellip;&hellip;

    镰刀刀锋划过的空间之中,迅速呈现出了一道红色的,如同常人身体遭到切

    割之后的血痕!

    当然,这一切都是胥悦的眼中看到的情形而已。

    而在我的红莲视线之内,这房间里除了各种陈设家具以及悬挂在房梁上的幼

    女尸体之外,正翻滚着滚滚血潮。在胥悦的面前,一个容貌模煳的红色血影正一

    步步的走向她。

    面对这种情况,我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毫不犹豫的冲到了胥悦的身边,拿起

    手中的镰刀便对面前的红色血影噼砍了过去。

    有没有效果,我是不知道的,砍杀也只是我本能的一种反应而已。不过在挥

    动镰刀的同时我也考虑好了接下来的打算。要是镰刀的实体攻击对这妖物无效,

    我就会立刻拖着胥悦冲出这间房屋,然后设法从这院落之中逃出去。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砍出的这一刀居然有效果。

    在胥悦看来,我是在虚无的空间之中砍出了一道血印,而在我的视线中,我

    这一镰刀,硬生生的在红色血影胸口的位置狠狠的割出了一条长长的豁口。

    血影在遭到伤害之后,模煳的脸上显出了一张血盆大口,我甚至能看到口中

    露出的<u>森森</u>獠牙。

    不过在注意到我双眼瞳孔四周中散发出来的那一圈金色光环之后。血影当即

    连续后退了几步,随即朝翻腾的血潮之中一滚,整个身体融入了血潮之中。接着,

    整间屋子内的血色潮水便如同有生命一般,以惊人的速度从我和胥悦所处位置的

    两侧朝门外宣泄而出&hellip;&hellip;

    片刻之后,房间内除了依旧弥漫着的黑色阴煞气息之外,便再看不到任何血

    潮的影子了。

    而之前,我刚刚进房间之后能够闻到的浓重血腥气息也随之迅速消散了下去。

    我顾不上和胥悦说话,当即转身跟着从房屋中冲了出来,结果看到一股血潮

    的尾巴沿着过道进入了正厅,我当机立断大步追了过去。

    那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很显然,我手中的镰刀能够对它造成伤害,意

    识到这点之后,我哪里还会怕它,脑子里自然冒出了赶尽杀绝、除恶务尽的念头。

    在这一念头的支配下,我追着这股血潮进入了正厅。

    我原本以为这股血潮会逃到院子中央的天井当中,但却没想到这家伙进正厅

    后迅速拐了个弯,紧跟着涌入右侧偏门当中,我紧追不放的跟了进去。

    经过那边相同的通道,血潮又滚进了这边左侧的主卧室当中。但当我跟入这

    间房间之后,却惊异的注视到血潮竟然钻入了这间卧室地面几块青砖之间的缝隙

    当中消失不见了。

    我当即赶到了这块地面面前,身子半跪查看了起来。接着,我很快得出了结

    论:这几块青砖之下似乎是空的,隐约能够感受到缝隙中有空气流通。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我随即转过了头。见到胥悦也跟到这间房门的门口。

    见到我转头看她,胥悦表情凄惨的开口道:「是囡囡&hellip;&hellip;吊死的是我的侄女

    囡囡!」

    我表情平静的点了点头。在过来的路上,胥悦也跟我说过她这个刚刚上幼儿

    园小侄女。言语之中满是喜爱和心疼。而在刚才刚刚进入那边房间看到吊挂着的

    幼女尸体的时候,我便猜到了这一点。此刻胥悦开口,更证实了我的这一猜测了。

    「要报警么?」

    胥悦此刻全身颤抖着征求着我的意见。

    我摇了摇头道:「什么情况,你也都看见了。这事情,警察管不了的。而且

    警察来了,我们也解释不清&hellip;&hellip;」

    一边说,我一边迅速的观察了一下眼前这间主卧室的情景。

    跟着,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hellip;&hellip;果然一模一样!只少了那一台老式留声机。」

    虽然只是匆匆一睥,但正房之中几间房间内的陈设和家具等等都已经被我看

    了个一清二楚。

    正如我之前推测的一般。这座院落当中,无论是家具形制、摆放的位置;各

    种装饰、陈设、物品这些,果然同我记忆当中幼年时居住过的清源镇老宅那边几

    乎一模一样。要说区别,也就是这边的家具似乎要新一些,没有老宅那边那么古

    旧。还有就是,这间过去奶奶居住的主卧室当中少了那台招牌似的老式留声机,

    而各个房间之中多了一些书画以及茶具之类的物品而已。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开口向胥悦问道:「我记得你说,这房子是你堂兄四年

    前才买下来的?」

    胥悦此刻已经彻底没有了主见,对于我突然问这个问题也有些不明就里,但

    在目睹了我做出的让她难以置信的一系列举动之后,她显然将我视为了解决她堂

    兄家中怪事的希望所在。所以还是颤抖着,回答了我的问题。

    「没、没错了!当初买下这里的时候,我还陪他来看过房子&hellip;&hellip;」

    「这里的装修和陈设都是你堂兄他设计的?」

    胥悦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不、不是了。我哥他们搬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哥非常喜欢这房子的

    这种复古风格,所以根本就没对这房子做过任何改动。而且当初买这房子的时候,

    是连家具、陈设、还有那些装饰品都一块买下来的,为这,他起码多花了差不多

    十多万&hellip;&hellip;」

    「呼&hellip;&hellip;」

    我禁不住长吁了一口气。跟着又开口问道:「那这房子原来的主人你见过没

    有?」

    「原来的主人?」

    胥悦喘息着,明显正在强行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惊恐和畏惧。在思考了片刻之

    后回答道。「原来住这房子的,好像是一对寡妇母女了。我陪我哥过来看房子的

    时候,没见到那个母亲,只见过那个女儿,我记得那女孩当时也就是十五、六岁

    的样子,很漂亮的一个姑娘&hellip;&hellip;嗯,对了,那女孩眉毛上好像有棵痣挺醒目的&hellip;

    &hellip;对了,严哥,你问这些做什么啊?和现在有关么?」

    「眉毛上有痣?」

    听到胥悦这句话,我的瞳孔经不住放大了几分。同时伸手指向了自己右眉毛

    上方一点的位置问道。

    「那痣的位置是不是在这里?」

    胥悦显然被我此刻的表情吓住了,哆嗦着退后了一步。但在迟疑了一下之后,

    还是点头回答道。「好、好像就是那里吧!因为当时我有些好奇住在这里的居然

    会是那样一对母女,所以陪我哥来看房子的时候,对那女孩多留意了几眼&hellip;&hellip;对

    了,严哥。你问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啊?」

    「操他娘的&hellip;&hellip;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终于让我逮住你的狐

    狸尾巴了&hellip;&hellip;」

    我脑海里思考着,同时从地面站了起来对胥悦开口说道。

    「胥悦,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解释了!不过,你堂兄买的

    这院子有古怪。已经完全被阴煞气息包裹了,在找到原因,消除掉这些阴煞气息

    之前,绝对不能再住人了。」

    胥悦的双眼睁的熘圆,呆滞的望着我,脸上全是一片茫然&hellip;&hellip;

    我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和你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了。我不妨直接告诉你,

    我和<u>其他</u>人不同,拥有一些在别人看来比较特殊的能力了。而且我的一些朋友,

    平日里就是处理你堂兄家现在发生的这些类似的奇怪事情的人。你也看见了,你

    侄女那样子,死了恐怕已经有段时间了。你应该清楚,她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

    系。我之前借故离开,就是因为发觉了你堂哥买的这间院子有古怪,想着你离开

    之后进来一探究竟的。之所以这样做,是我不希望你牵扯到这种事情里面来&hellip;

    &hellip;「

    「&hellip;&hellip;可,这是我哥家啊,囡囡是我的侄女!我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胥悦听到这里,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

    我听到她的生意陡然抬高了几度后,慌忙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用力拍了她

    肩膀一把。表情凶恶的喝止道。「你声音那么大干什么?你难道想把这周围的街

    坊邻居们都招惹过来么?我警告你,这样做于事无补!反而会牵连到更多无关人

    员,没准还会引起大范围的社会恐慌。你负得了这个责任么?」

    说这话的同时,我也忽然有了一种对之前王烈那些人行为做派的理解了!此

    刻,我才忽然有了一种真正融入到他们那个圈子里的感觉。

    胥悦是头一次见到我如此<u>声色</u>俱厉的对她说话。加之她原本就处于极度心神

    不宁的状态当中,竟然就在我面前瞳孔一翻,勐的昏厥了过去&hellip;&hellip;

    我初时还没注意到,直到她的身子突然栽倒,脑袋即将撞到地面石砖的时候

    方才连忙抱住了她的身体。

    接着我将她抱到了天井当中,放在了石桌上。正房这边已经完全被阴煞气息

    覆盖笼罩,让她躺在里面,身体难免会受到气息的侵蚀和伤害。加之里头还有一

    具吊死了的女童尸体&hellip;&hellip;她要知道她在里头睡过,醒来后谁知道会后怕成什么样

    子?

    天井这边虽然也到处弥漫着阴煞气,但相对稀薄许多,让她躺这里,至少不

    会受到过多侵害。

    把她摆正放好之后,我摸着下巴思考起接下来该怎么做的问题。

    那个能和无形血潮溶为一体的血影怪物虽然被我顺利驱赶走了。但这院子如

    今情况却不容我带着胥悦一走了之。

    因为刚才我发现了这院子之中这些阴煞气息真正的来源居然就是主卧室里那

    几块青砖的缝隙。

    血潮怪物从哪里消失之后,缝隙当中依旧不断在涌出浓烈的阴气。我由此而

    判断主卧室那几块青砖之下恐怕另有乾坤了。

    原本我打算把胥悦劝说离开这里之后,在设法撬开青砖进行查看的。但胥悦

    这一晕倒,立刻便打乱了我的计划。

    要知道,我在胥悦进来前,居然意外的再次发动了红莲的透视能力,并依靠

    这能力发现了那几块青砖下面似乎隐藏着一条朝下延伸的人工通道。不过透视能

    力只维持了极短的几秒钟而已。所以,我没有来得急真正看清下面那条人工通道

    的具体情况。通道有多长,延伸到哪里去,进去查看需要多长时间这些,我都是

    不确定的。

    胥悦昏倒,我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下去查看。但要带着她先离

    开这里,然后再过来也不合适。

    从阴气涌出的速度还有蔓延趋势来看,我估计再过几个小时,这院子里的阴

    煞气息就会扩展到周围的民居之中了。要不尽快从源头上消除掉,必然会对李家

    村这边<u>其他</u>的民众造成影响。所以,需要尽早、尽快的对这里发生的情况进行处

    理。

    确认了这点之后,我当即拨通了叶桐的电话。

    「小叶子么?」

    「什么小叶子?我说严平,你怎么现在也跟着王烈和老韩他们一个德行了!

    叫我小叶子?我告诉你啊&hellip;&hellip;你再叫我小叶子我跟你急!你才是小叶子,你

    全家都是小叶子&hellip;&hellip;「

    「&hellip;&hellip;成、成、成!我不对&hellip;&hellip;我错了!不过现在我碰到一些麻烦事。不知

    道该怎么处理了。你有空没有,赶紧过来李家村一趟!」

    「李家村?你跑那地方去干嘛了?碰到什么事情了?」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胥悦堂哥家中的变故以及这边这所

    院子里的情况对他进行了说明。

    「我操,这光天化日的,居然有这种情况?你说的没错,确实需要立刻处理

    &hellip;&hellip;不过,我现在恐怕来不及赶过来。我现在正带着妹子们在云霄山这边做运动

    呢&hellip;&hellip;」

    「做运动?」

    「那可不是,活尸不能一天到晚都呆在家里的,时间长了,身体肌肉会僵硬、

    会萎缩。所以我每个月都会带她们来云霄山这边的山里活动一两天身体。我现在

    出发的话,先得把她们都带回去安顿好!再赶到李家村那边的话,没准都要明天

    早上了&hellip;&hellip;」

    「那怎么办?你回不来&hellip;&hellip;王烈、老韩他们还在西昌!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

    知道,哪里知道怎么处理这边的麻烦啊!」

    我听到叶桐的答复之后,有些急了!

    叶桐估计也明白了我此刻的处境,连忙在电话里提醒我道。「你别慌啊?我

    们不在,可城里还有<u>其他</u>人应该能赶过去帮你的忙啊。」

    「谁啊?」

    「小李敬明年就高考了,现在肯定都一直在家里用功呢!他应该能及时赶过

    去协助你处理那边的麻烦了。你等等,我这就把他的联系电话给你发过去&hellip;&hellip;」

    更新说明:年后工作方面的事情比较多,因此并没有多少空闲时间可以码字。

    维持一周两章,也已经是非常勉强的结果了。事实上,这两个星期,我甚至连周

    末都在加班状态中,发布的四个章节也几乎都是利用工作间隙堆码出来的。好在

    具体情节早都构思完毕,只是码字,所以都还能按时更新。这里,希望追我

    的朋友们能够谅解。

    毕竟,写作对我而言,只是兴趣。工作方面则关系到饭碗&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