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62、163)
    作者:漂泊旅人

    字数:14657

    2016年11月4日 </p>

    第一百六十二章</p>

    王烈盯着那石像看了几秒钟后,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东西,难怪达耶。仁波切她们好几百人都只能朝其他地方转

    移了。我们也别继续待这了,赶紧挪地方。那东西动作看着慢,可走一步就能跨

    很长一段距离,春日判断的没错,最多十分钟,那东西就能走到我们现在的位置。

    见到王烈转身开路,我和萧肃言也随即迈了步子,同他一道朝着南边的埋尸

    谷地入口处奔跑起来。

    跑了一阵子,萧肃言忽然开口说道:你们没觉得有点不对劲么?

    见我一辆的茫然,王烈却意识到了萧肃言此刻询问的缘由,边跑边转头朝背

    后看了一阵后道:确实有点不对劲,那石头行动的速度好像越来越快了!

    听到王烈确认,我连忙凝神细听,很快便发觉那石头雕像的走动节奏和频率

    竟然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陡然加快了许多。

    难道它注意到我们了,所以开始加快了速度?萧肃言开口询问道。

    不一定是我们了,你们看,朝这边跑路的还有别人!王烈伸手指了周围

    远处的地方。借着已经放亮了的天色,我和萧肃言才注意到,此刻在我们周围的

    区域之内,竟然出现了其他零零星星的逃亡者。

    在逃亡者中,几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我的视线。

    在距离我们右侧后方百余米位置的地方,关悦然和几个百惠集团员工搀扶着

    孙明正在朝着南面拼命的奔逃她们之前估计就已经进入了我们的视线范围之

    内,但因为天黑,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她们,此刻天亮了,我们这才意识到了她们

    的存在。

    而除了她们之外,在我们左侧差不多相同距离的地方,同样出现了几名奔跑

    的逃亡者,而之前跟我有过几面之缘的谭亦欣赫然在内。

    我略略思考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她们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印象中她们

    夜里借雷雨天气逃亡时,逃亡的方向似乎就是营地的西北面,而她们应该是逃了

    一段距离之后,便找地方隐藏了下来。而这石头巨像似乎正好就是从营地的西北

    方向出现的,他们不出意外,恐怕应该就是最早同这石像遭遇的一批人了。

    石像出现后,达耶。仁波切那批武装分子朝营地东南面规避,无意间挡住了

    关悦然她们者朝东的逃亡路线,她们因此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能选择了朝南,

    结果现在很自然的出现在了我们三人相同的行进路线之上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王烈左右扫视着,向我和萧肃言询问起来。

    是昨天趁你和夏姜出现时的那段雷雨天气逃亡的百惠集团员工!我很快

    给予了王烈以肯定的答复。

    那么就是朋友了?

    可以这么说了!我点了点头道。

    王烈听到我这样说,奔跑的速度有所减缓。而关悦然和谭亦欣两边的人此刻

    也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不约而同的朝我们三人所在的位置汇聚了过来。

    没过多久,我们这三批人员自然而然集中到了一起。

    因为彼此都清楚身后的巨型石像正在快速逼近,汇合后大家也都没有彼此寒

    暄,只是相互点头招呼了一下后,便闷头朝南奔跑前进。

    相比我们和谭亦欣这两批人,因为带着受伤的孙明,关悦然等人显得更为疲

    惫,孙明尽管异常努力的前进,却依然严重拖后了整个队伍的速度。

    注意到石像的速度和行走频率越来越快,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孙明叹了一口

    气,用力推开了关悦然和另一名搀扶着他的百惠集团员工道:别管我了,你们

    自己跑吧。这一路上,我拖累你们拖累的太久了。

    关悦然被推开后,立刻再次主动的扶住了孙明,激动的冲着孙明喊道:孙

    明哥,我们都跑了这么远了,前面就是埋尸谷地,只要能逃进山谷入口的浓雾里

    面,应该就能安全了。这个时候放弃,我们之前的努力不都全白费了?

    别说了,是我和阿聪害了大家!这几天来,死了那么多人,这都是我和阿

    聪造的孽!你们要还带着我,肯定是无法及时逃进山谷浓雾的。别再管我了,让

    我留在这里吧孙明神情黯然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挣脱关悦然的拉扯。她们

    两人之间的动作更加减缓了整个队伍的速度

    此时,我们终于看见了笼罩着惨白色雾气的埋尸谷地入口。而雾气外围聚集

    等待着的人群也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一公里,最多只有一公里了!我一边大声提醒着队伍中的其他人员,一

    边回头朝身后的巨型石像望去。这一望之下,我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感!

    在不知不觉当中,巨型石像距离我们竟然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了

    此刻,我才真正看清了巨像的模样!

    巨型石像的高度估计有三十米左右,造型应该是个披挂着简陋皮质铠甲的武

    士!右手握着一把青铜剑造型的石质巨剑。四肢粗大,整体形象看上去异常原始,

    但却透露出了一种极度的蛮荒之气

    此时的它正居高临下俯视着我们这些如同蝼蚁般的逃亡者。同时脚步沉重的

    步步逼近而来。

    是、好像就是摩崖石刻旁边那尊最大的石像!我望着不断逼近石像,

    终于意识到了这东西的来历。不仅如此,在看清巨像的同时,我联想到了凤凰山

    囚笼祭祀坑大鼎两侧的那两尊青铜武士傀儡!不知道为什么,这两者之间竟然让

    我产生了某种相似的感觉。

    就在我震撼的同时,耳边传来了王烈的喊叫声。跑啊,前面就是埋尸

    谷地了!进到雾里,它应该就看不到我们了!

    在王烈的提醒和鼓励下,队伍中的所有人都开始了最后的冲刺。萧肃言注意

    到了孙明的具体情况,直接来到孙明身边,二话不说,强行把孙明朝肩膀上一扛,

    埋头朝着山谷入口狂奔而去。

    而王烈却一个人转

    寻╘回网?址百喥弟?—板╙综合?社区

    身,朝着巨型石像迎了上去

    王烈,你要干嘛?我注意到这个情况后,朝着王烈大声叫喊了起来。萧

    肃言扭过头朝我嚎了起来。还干嘛?争取时间!别管他,我们赶快跑了!

    听到萧肃言的话,我衡量取舍之后,终究没有鲁莽的跟着王烈去碰石像,而

    是随着人群朝着山谷入口的浓雾边缘狂奔而去。

    他疯了么?普通人的血肉之躯能对付那东西么?我一边跑一边难以置信

    的向萧肃言叫嚷着,之前他们两个人彼此间似乎嘀咕过几句话,各自的行为显然

    经过了商量。

    没办法啊!要没人去拦截一下那玩意,这里的人十有八九都会被那东

    西追上干掉的!萧肃言抗着孙明一路奔跑,一面回应着。从他此刻的话语当中

    我基本可以确认王烈此刻的行动,确实是同他商量之后的结果了。

    你个王八蛋,要留人阻拦的话,你为什么不去?他还有伤在身啊!

    听到我的咒骂,萧肃言颇为气恼的高声回应道:你当我怕死不敢去么?是

    他自己坚持要去的,他说只有他去,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萧肃言话音刚落,我便见到谷地入口浓雾边缘聚集的人群不约而同发出了惊

    呼声!明知会减低自己奔跑的速度,我还是边跑边扭头朝身后望了过去。

    身后不远处,王烈渺小的身形拦在了如同山岳般的石像巨人面前

    巨像注意到了接近它的王烈,不过它并未停下自己的脚步,仅仅只是看似随

    意的朝王烈挥动起了右手的石剑。流畅的动作很难想象之前它的行动居然会那么

    迟缓。

    巨像此刻动作的敏捷似乎也超出了王烈的预料,在总目睽睽下,巨大的石剑

    拍击到了王烈的身上

    巨像手中的巨剑同样是用石头雕琢而成的,外型是刀剑的形制,但剑刃部分

    实际上说是石棍更为准确一些。不过即便如此,也可以想象遭到这样物体的撞击

    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王烈遭到重击会被撞飞出去的时候,王烈竟然四肢张开,

    以违反物理学常识的方式整个人贴上了剑刃。同时翻身站立到石剑上,双脚如同

    拥有吸力般的牢牢吸附在了上面。接着快速奔跑了起来,沿着剑身,巨像的手腕,

    手臂一路上行。一边跑,双手一边快速的朝着石像的身体指指点点,巨像的身体

    各处产生了一系列的爆炸。

    在其他人看来,王烈似乎是在朝着巨像抛掷某种爆炸物,我却清楚,他此刻

    正在运用他最擅长的阴阳太极破对巨像进行连续打击

    正常情况下,这种依靠阴阳二气相互剧烈撞击后产生类似于气爆的攻击方式

    能够轻易的对人体造成严重的伤害,作用在物体上也有相当的威力。但此刻对于

    眼前的这尊石质巨像,却好像蚊子叮在了大象上一般,巨像的身体四周虽然被炸

    的石屑四散飞溅,但却根本无法对巨像造成什么实质性的破坏!

    但要说丝毫作用都没有也不尽然,在王烈连续快速造成的炸裂中,巨像不断

    追击的脚步终于缓慢了下来,并明显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已经攀爬到了它肩膀位置

    的王烈身上。当它把头部正面转向王烈时,几次更为剧烈的爆炸出现在了它的头

    部!巨像瞬间发出了某种巨大的声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好几个正在奔跑的逃

    亡者在惊骇中扑跌到在了地面。

    万幸的是,大部分逃亡者此刻已经非常接近入口的浓雾区域了,正在浓雾边

    缘等待着的先期抵达者们见状纷纷跑了过来,或拖,或拽的将众人接应回了原先

    等待的位置。

    我和抗着孙明的萧肃言是最后抵达的人员。萧肃言到地方后也顾不上同黄炎

    栋、马国富等人寒暄,张嘴冲着众人叫嚷起来。都到了没?到了就立刻进去了!

    可王先生他还在那边啊!难道我们不等他了吗?马国富此刻倒显得

    颇讲义气,伸手指向了数百米外如同跳蚤般在巨像身上骚扰战斗着的王烈!

    等他做什么?那家伙的生命力他妈的比蟑螂还顽强。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死

    光了,他都不会死的!别废话了,都朝雾里走了!萧肃言大致的望了一下现场

    的人员后,扛着孙明一马当先冲进了雾气当中

    进去了,人员别分散,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行动,不要自行其事!一旦落

    单跑远,就有可能陷入迷雾当中,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保持在视线之内!春日大

    声提醒着人们,在她的示意下,浓雾外等待着的人群开始有秩序的逐一前进。

    别担心王烈,他既然敢主动去骚扰阻滞那东西,必然有把握全身而退的!

    黄炎栋见我只是站在原地紧张注视着王烈通巨像的战斗,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道。

    另外,我们现在可还有幸运神女跟在身边,真没什么好担心的。说完,见我

    没有反应,黄炎栋随之摇了摇头,转身跟着其他人员一道步入了浓雾当中。不一

    会,现场的人员大半都按照春日的指示和安排,列队依次离开了原地。只剩下了

    春日、观雪等几个圣女以及马国富和宋奎等两三个人,他们几个因为拥有枪

    支,所以自觉的留下来断后。

    几百米外的地点,巨像已经停止了前进,全身灌注的应付起了在它身上奔跑

    跳跃并不停对它袭扰攻击的王烈。巨大的石质手臂上下翻飞,拍打着自己的身体,

    想要将王烈给活活拍死。不过王烈却屡屡顺利的躲闪开了巨像的拍击。

    虽然看上去有惊无险,但我却发觉王烈的动作逐渐迟缓起来。很显然,他的

    一系列大范围的辗转腾挪正在严重透支着他的体力。偏偏就在此时,伴随着摩托

    车的马达声,十多名摩托抢手意外的出现在了谷口东面的地平线上

    王烈注意到这种情况,终于从巨像身上一跃而下,接着不顾一切的朝着我们

    所在的位置狂奔而来。

    巨像再次拍击了几下自己的身体后,才注意到王烈从自己身上逃走了。随即

    再次发出了之前的那种狂怒般的声响,大步朝着我们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王烈跑的很快,但巨像一步就能迈出十多米,只跨了两、三步,便又再次撵

    上了王烈的身后,一巴掌拍了下去

    就在此刻,我惊异的看到王烈的背后陡然间现出了一黑一白两道透明的羽翼。

    在羽翼闪现的瞬间,王烈的身体凭空向前移动了上百米的距离。凭借这瞬间的快

    速移动,巨像的手掌拍空在了地上。

    移动后的王烈似乎终于耗尽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落地之后,半跪在地面,

    用手连续支撑了两下都没能再站起来。

    两仪我去救,你立刻跟上队伍进去意识到我想跑去救人的春日冲到

    了我的身边,将我用力推进了浓雾当中,随后一个闪现,消失在了我身后。虽然

    和春日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我却知道她是言出必践的性子,她既然出手去拉王

    烈,想必王烈应该可以安全的抵达。我确认这点后随即跟着马国富以及宋奎等人

    追随着前方人员的背影开始了前进。

    过不其然,仅仅数秒钟后,春日便搀扶着王烈快步来到了我们这些的背后。

    王烈意识到全体人员都安全进入谷口迷雾后,长吁了一口气,朝我笑了笑说:

    那东西不出我的所料,不敢接触这浓雾,我们现在进来看来就安全了。接着

    侧过脑袋对春日说道:接下来该如何通过迷雾!我没猜错的话,你哪位本

    命妖主应该交代过你吧?

    听到王烈如此询问,我诧异的向他问道:你不是说有夏姜在的话,我们就

    能通过迷雾进入山谷了么?难不成你之前说的是在唬人?

    王烈笑了起来。你说对了,带着夏姜能够通过迷雾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对

    不对我也不确定!但我知道,你哪位设计了这一系列圈套的妖女朋友必然是清楚

    通过迷雾正确方法的,她既然处心积虑的要我们进埋尸谷地。必然会设法告之我

    们进入方式的。否则她又何必让我们朝这里走呢?

    听到王烈如此说,我忽然产生了一种被这家伙耍了的感觉

    春日在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进入正确方式确实需要夏姑娘在队伍当中,

    但除此之外还需要设法娱乐上古先民祖魂!

    娱乐上古先民祖魂什么意思?能说明白些么?王烈对我此刻对他释放的

    不满毫不在意,只是专心的向春日询问着!

    埋尸谷地乃是上古先民沉睡安眠之所!而每当有新的神祗出现,并试图通

    过埋尸谷地进入仙境深处时,上古先民的灵魂会苏醒开启秘密通道!先民魂魄开

    启仙境密道的同时会在埋尸谷地外围制造迷雾以拦阻无关人等!所以除了神祗之

    外若同时有其他人也想借此机会穿越埋尸谷地的话,则需要通过某种方式让先民

    魂魄主动放弃迷雾的阻拦!这样才可能顺利穿越迷雾!按她的说法,先民的灵魂

    们在这里无聊太久了,闷的很,要能让他们开心的话,他们就会放弃迷惑进入者,

    而让进入者顺利通过迷雾进入埋尸谷地!春日说到这里顿了顿后接着说道:

    而让先祖开心的方式就是给予他们某种形式的娱乐。她说我们队伍中正好有人

    携带了乐器说到这里,春日朝前队伍前方扬了扬下巴。

    王烈注意到我听到春日最后一句话后眼角抽搐了几下,随向我投来的疑惑的

    表情。我只得点头开口对他说道:周静宜带了乐器!

    王烈听后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反倒笑了起来。如此说来倒是万事具备了呢!

    既然啥问题都替我们儿想好了,我们这就把人员集合到一块开始吧

    王烈正说着,身后浓雾之外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后卫的人员听后

    都是脸色一变。

    是刚才赶来的摩托车抢手么?他们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主动攻击那东西

    了王烈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要攻击的话,天没亮,那东

    西踩踏他们营地的时候就该动手了。当时他们仅仅只是放了一阵枪,稍稍抵抗一

    下,就全体转移规避了。怎么现在又过来找那东西的麻烦?

    听到王烈这样一说,我当即反应了过来。开枪的都是那些摩托车手?我知

    道了,他们想要调虎离山让速度快的摩托车手攻击那巨像,然后把巨像从这

    里引开。他们也要进入埋尸谷地!

    我这里刚说完,浓雾外便传来了摩托车快速远去的声响,正如我预料的一般,

    那巨像果然被抢手们突如其来的攻击所激怒了,

    寻回╘网址百喥弟—板╕?综╜合社x区?

    沉重的脚步声随着摩托车的远去

    而追逐了过去。

    王烈倾听着确认了这点后开口说道:他们的大队人马应该会从入口最东面

    的位置进入,距离我们这里不算太远,而且他们人多,乱闯的话,没准会跟我们

    撞到一块。要那样的话就糟糕了。走,朝前面传话,让带头的等待一下,等所有

    人员汇合后,立刻按照那女人指示的方法行事,并快速通过浓雾。

    几分钟后,在雾气的围绕当中,我们这批人员终于汇聚到了一块。

    所有人员都在这里了吗?在向王烈跟我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后,萧肃言

    扯开嗓子嚷嚷了起来。

    xxx走丢了!队伍中一名百惠集团员工沮丧的回应着,并报出了一个

    我们都非常陌生的名字。

    怎么走丢的?我们进来才多一会儿,不是说了,所有人之间的距离不要远,

    必须在彼此的视线范围之内吗?马国富显然是知道这个人的,听到人员汇报后,

    恼怒的斥责道。

    他估计是被后面那个大东西吓怕了,一进来就一个劲的拼命往里跑,我们

    几个人拉都没拉住,然后就跑没影了。刚才喊他也没回答!汇报的百惠集团成

    员和身边的几个人解释道。

    马国富重重的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了孙明,开口询问道:孙总,要不要找

    他?

    孙明神情麻木的靠在关悦然的身边,意识到马国富向他询问后,惨然笑了一

    下,伸手指了指我、萧肃言和王烈,开口道:老马啊,现在这种情况,你也别

    什么事情都跟在公司里头一样向我请示汇报了。我和阿聪把大伙害成这样,我哪

    里还有脸做什么决定?要不是他们这几位,我们这些现在在这里的人,能活下来

    的有多少都难说了!应付眼下这种情况,他们才是专业人士。我现在是一筹莫展,

    还是他们来拿主意的好。

    关悦然扶着孙明也朝马国富点了点头。马国富随即转头朝站在一块的我们这

    三个人望了过来。

    望着马国富征询的目光,王烈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也不想,但在这种幻

    雾之中试图去寻找一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是寻找的人也在雾里同大伙失散了

    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们只能祈祷他安然无恙了。

    马国富听到王烈如此说,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眼前的现实。王烈在同马国富

    交代完毕后,走到了周静宜和夏姜的身边,开口问道:我听严平说,你带了乐

    器?

    周静宜愣了一下,当即把夹在胳膊肘下面的小提琴以及背在背后的吉他亮了

    出来。怎么啦?这可是我们家的私人财产,就算你想要,也不能给你的!

    我没说想要啊,只是想借用一下罢了。

    听到王烈的话,周静宜一脸的疑惑。你不是驱魔师么?借乐器做什么啊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综合∶社区

    ?

    装,继续装!迟早揭穿你!我在旁边看着周静宜此刻的表情,心里

    默默的诅咒着!但未曾想,周静宜居然就在此刻似乎是有心无心般的朝我瞟了一

    眼,我不知怎地,心头一阵莫名的紧张。只得连忙把脸扭向了其他方向。

    想要顺利穿越这片浓雾,恐怕必须要你手头的乐器了。王烈倒是干脆,

    接着便把春日告之他的通过方法告之了聚拢过来的众多人员。

    听完了王烈的说明,周静宜露出了将信将疑的表情。这吉他可是依班那,

    很贵的!别人用坏了我可不干,你不就是要人演奏么?我自己弹可以么?

    王烈随即向春日递去了征询的目光,春日双手一摊道:奏乐以娱乐先民之

    魂,应该只需要音乐,对演奏者估计没限制。

    听到春日的话,周静宜随即打开了吉他盒子,将吉他跨在了胸前,同时把小

    提琴递到了王烈的面前。

    王烈接过小提琴后,转身向周围人员说道:我不会拉这玩意儿了,你们中

    间有人会么?

    面对王烈的征询,周围的人员纷纷摇头。

    我会拉二胡,这小提琴么?真不会了

    我会笛子,口琴,这东西,没摸过

    听到这些回应,王烈显出了为难的表情。偏偏这个时候周静宜指着我嚷嚷起

    来了。这小提琴是严平的,他就会拉,你问其他人做什么啊,直接给他不就完

    了

    第一百六十三章

    拿着王烈硬塞到我面前的小提琴,我禁不住朝周静宜恨了一眼,周静宜哼了

    一声,得意的把脸扭到了一边,冲着王烈问道:要演奏什么曲目呢?我现在就

    可以开始了。

    春日在一旁开口道:对方只是告诉我通过音乐可以娱乐先民魂魄而已,如

    果我理解上没错误的话,只要是音乐应该都可以吧?

    是音乐就可以?那我弹哀乐成不?反正听歌的都是死人的灵魂,估计那曲

    子它们会喜欢吧!

    看见周静宜抬手就要开始,王烈连忙阻止道:别、别、别哀乐估计不

    成吧,演奏音乐是为了娱乐它们,让它们开心。这样它们才会在这浓雾之中给咱

    们让出一条通路出来。哀乐那玩意儿,越听越难受,你觉得能起到娱乐大众的效

    果么?

    那弹什么?赶紧说啊?周静宜朝王烈瞪了瞪眼睛。

    嗯,我的理解吧,应该选择悠扬、欢快类型的曲子会比较合适吧?王烈

    此刻居然朝周静宜陪了个笑脸。

    悠扬、欢快的曲子?周静宜眉毛一扬,似乎思考了一下后便做出了决定,

    转头朝我喊道:中岛美雪的ひとり上手知道么?前奏开始吧!

    听到周静宜嘴里飙出一句日语,我楞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啥、你要我拉啥?

    ひとり上手没听过么?对了,邓丽君翻唱过她这首歌,就是漫步人

    生路了!啥都不懂的土鳖!周静宜毫不客气借着机会就开始了对我贬低。

    你说什么?土鳖?再次见到周静宜后,我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忍耐着不

    她同她翻脸。之前因为害怕引来达耶。仁波切那些武装追兵以及安抚夏姜等等原

    因,我只能由着她在我面前颐指气使!现在面对她语言上的高压,我终于禁不住

    想要发作了!

    却不曾想,一听我言语不善,同时脸上变色,王烈立刻便挡在了我的身前,

    把嘴凑到我耳边嘀咕道。拜托,现在关系到大伙能不能顺利通过迷雾进入埋尸

    谷地!她想怎样都先顺着她了。她的行为确实如你所说的值得怀疑,但那也是你

    跟她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想吵架、揭短什么的,等进去了,安稳了,你们两冤

    家找个没人的地方自个解决去。

    什、什么?两冤家?听到王烈如此称呼,我望着他是瞠目结舌。

    怎么了?难不成你到现在还没睡过她?

    睡是睡过

    承认睡过就行了!睡过那关系就不一样了,有什么问题都私下自己去解决,

    别在这种场合发飙。这里这么多人可都在等着呢,凡事大局为重!王烈说完,

    拍了拍我的胳膊,转过身面对周静宜露出了笑脸。邓丽君的漫步人生路是

    吧?这歌我听过,好听,就这首了!来,严平,赶紧来起个调!

    我马着脸,把小提琴架到了肩胛上,举起琴弓试了下音调,同时回忆着漫

    步人生路的大致旋律

    我的小提琴基本是自学成材,演奏水平自然同职业乐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但我却拥有一项我自己引以为豪的本事,那就是可以不看乐谱,凭藉着记忆和感

    觉,将知道大致旋律的乐曲给演奏出来。可我对音调的定位未必准确,所以演奏

    出来的旋律听起来或者是大家所知道的那个旋律,但其音调很可能高了几度也可

    能低了几度。当然,旋律的流畅性和精准度这些就更不用说了。

    但我更受不了周静宜那幅看不起我的摸样,因此也就无所谓的自顾自在试音

    之后,七拼八凑的拉出了漫步人生路的前奏旋律。旋律一出来,周围许多人

    看我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哟嚯,真没看出来啊?这家伙五大三粗一汉子,居然还有这本事?了不起!

    这方面比我强萧肃言低着头朝身边黄炎栋嘀咕了一句。

    切,强什么啊?调起高了

    周静宜显然听到了萧肃言的话,不满的叨叨了一句后,手臂轻振,就着我的

    旋律拨动了吉他的琴弦随之开始了弹奏

    听得周静宜弹奏了一个小结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般的表情。

    也包括正在拉着小提琴的我!

    原因无他,周静宜此刻弹奏出来的旋律不仅轻易的就把我的小提琴旋律给带

    到了准确的音调和旋律当中,更让人在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极度优美和舒适的感觉

    就在我惊叹于周静宜吉他的演奏水准时,这女人一边弹,一边更开口歌唱了

    起来!

    私帰る家は,あなた声する街角。冬雨に打たれて,あなた足

    音をさがすよ。あなた帰る家は,私を忘れたい街角肩を抱。いているは

    私,と似ていない长い髪。

    她直接唱的是日文的原版歌词。我也不知道此刻人群中有没有人听的懂日语,

    但那歌声还有吉他的演奏声还是迅速的将我全部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深深的吸引了

    进去

    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彻底沉浸在了她演奏和歌唱中,手中的琴弓也仿佛不受

    控制般的被她演绎的旋律和歌声所操纵,完全融合进了她的音乐。

    不仅如此,她的演奏以及歌声就仿佛如同拥有魔力一般,当乐声传入我脑海

    当中的时候,我感觉几天来未曾得到良好休息的身体似乎恢复了活力,连萎顿的

    精神都为之一振,整个人变的清明了起来

    这种情况不单单只存在我的身上,队伍中几乎所有的人在听到周静宜的歌声

    和乐声后,都变的精神了起来。

    春日来到王烈身边对王烈说道:既然开始了,就可以出发了!按照她的交

    代,舞乐而行,若先民对娱乐满意买账的话,队伍自然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穿越浓

    雾顺利进入埋尸谷地了!

    舞乐而行?这乐是有了,那舞呢?王烈此刻用着一种奇异的目光暗中注

    视着周静宜,但听到春日的指示后,还是飞快的反应了过来。

    春日也不回答,只是伸手指了指夏姜

    之前夏姜虽然被周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综?合?社区

    静宜等人簇拥着一块进入了迷雾当中,但很明显,那无时

    无刻在她耳边萦绕着的人们的祈祷愿望始终在折磨着她的神经,也因此,在我们

    这些人彼此交谈商量的时候,这丫头只能皱着眉头抱头按耳的站在一边痛苦的忍

    受着。

    但当我开始试音并演奏起小提琴后,这丫头随即被我的小提琴声响所吸引,

    表情稍稍松弛了一些,望着我的脸上又开始了有了之前对我的那种类似迷恋般表

    情。而当周静宜开始弹奏并歌唱之后,这丫头终于露出了彻底放松的摸样,脸上

    全是舒适和满足,而且不自觉的随着乐曲的节奏开始跳起了天知道是什么种类的

    舞蹈动作

    在春日的提示下,王烈方才注意到了夏姜的变化,嘿嘿的笑了一声道:湿

    婆起舞日,世界破灭时!还好这丫头应该是同幸运有关的神祗,而不是破坏神!

    有机会一睹神祗的舞姿,我们这些凡俗世人也算三生有幸了!那还等什么全

    体都有开路走人了!

    春日离开了王烈身边后,又赶到了观雪和泛舟等人的身旁,对观雪和兰涧两

    人一阵交代。观雪和兰涧会意后,走到了夏姜的身旁,如同伴舞一般围绕着夏姜

    也开始了舞蹈。不过她们两人此刻舞蹈显然是有明确目的的,两人一边跳,一边

    半似开路半似诱导般的开始朝浓雾的深处前进,而夏姜这丫头完全没有自主一般,

    见到两个舞伴朝前边跳边走,自己也就随着两人开始了前进

    三名舞女动了,周静宜也是边弹边唱的开始移动起了脚步紧随其后,我

    自然也就跟着便拉边走的跟了上去。

    在王烈的和马国富的安排和协调下,其余人员当即分成了三队,黄炎栋和萧

    肃言各自带了几名武装人员走到了舞乐班子的两侧充当护卫,而其余人员则

    紧紧的跟在了后方,王烈落在最后负责断后。

    心が街角で泣いている,ひとりはキライだとすねる,ひとり上手と呼ば

    ないで,心だけ连れてゆかないで,私を置いてゆかないで,ひとりが好きなわ

    けゃないよ。雨ようにすなおに,あ人と私は流れて,雨ように爱し

    て,サヨナラ海へ流れついた。手纸なてよしてね,などもくり返し泣く

    から,电话だけで舍ててね,仆もひとりだよとだましてね。

    一路走来,倾听着周静宜悦耳的歌声欣赏着夏姜妙曼新奇的舞姿,众人此前

    的疲惫随之一扫而空。不少人彻底从沮丧和疲劳当中恢复了过来,精神变的愉悦

    乃至于亢奋!

    谭亦欣、朱钰等几个同行的女人被夏姜此刻的这种奇特舞姿所吸引,很快就

    跑到了队伍的前方,也随着夏姜一道舞蹈前行,而其他的人也在不知不觉当中一

    边哼唱着旋律一边摇晃着脑袋和身体。

    看到这个情况,我不禁想到了一个词语:踏歌而行!

    越深入,雾气越发浓烈起来,到最后,除了前方米许不时闪现的人员身姿之

    外,众人的眼前仅剩白茫茫的一片,只有乐器的奏鸣和周静宜婉转清冽的歌声在

    耳边回荡。那歌声在这一刻,成为了一切的指引

    没有人畏惧也没有人因此而惊慌!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信念,只要随着着歌

    声一路走下去,就一定能挣脱迷雾的拦阻和束缚!

    心が街角で泣いている,ひとりはキライだとすねる,ひとり上手と呼ば

    ないで,心だけ连れてゆかないで,私を置いてゆかないで,ひとりが好きなわ

    けゃないよ。ひとり上手と呼ばないで,心だけ连れてゆかないで,私を置

    いてゆかないで,ひとりが好きなわけゃないよ。

    漫步人生路这曲子可以轻易衔接并反复演奏,周静宜唱完了最后一段,

    接着又继续开始了重复。如此这般的又唱了两遍后方才停止了歌唱,继续弹奏吉

    他的同时在浓雾中大声喊道:我唱累了,没力气了,你们谁接着唱啊!

    歌声嘎然而止令包括我在内的人都禁不住感觉到了一种失落感,但周静宜说

    的很清楚了,人家累了,总不能继续要求人家演唱吧,虽然从内心深处,我真的

    希望就这样永远的聆听这着美妙的歌声一直行进下去。要知道我此刻也完全沉浸

    在了这旋律当中,一边拉着小提琴配合的同时,脚步也在不知不觉中随着旋律开

    了几分跃动。

    日语我不会啊!能唱中文的不?浓雾中传来了黄炎栋的声音,这家伙此

    刻的语气显得中气十足,完全没有了黎明前商讨下步计划时的落寞和无奈!

    调子都一样,中文日文有区别么?反正我伴奏,你想唱什么歌词由着你了!

    周静宜回应道。

    你这伴奏水准,世界第一的吉他手也比不上你啊!我就怕我唱的不好,配

    不上这伴奏呢!黄炎栋厚颜无耻的拍着周静宜的马屁,引得人群中一片笑声!

    在笑声中更有人起哄的叫嚷了起来。

    你还是别唱了吧,听了人家的天籁之声,你再唱的话,我们估计全都会吐

    吧!

    就是,人家这歌唱的,一听就是职业水准!你就别在这丢人献丑了!

    浓雾中传来了周静宜银铃般的笑声。

    你们唱不唱啊?不唱我可就不弹喽!她话说的不客气,但却充满了某种

    对大伙的鼓励。

    别啊,咱们要走出浓雾,你这演奏可不能停止。黄炎栋咳嗽了声道:

    我豁出去了!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号称社区歌霸的水平!

    自我嘲讽完了,黄炎栋扯着嗓子就着伴奏的旋律唱起了歌曲中文版的某一段。

    路纵崎岖亦不帕受磨练,愿一生中苦痛快乐也体验,愉快悲哀在身边转又

    转,风中赏雪,雾里赏花快乐回旋

    就在我有些诧异这家伙唱的居然出乎意料的有些好听的时候,黄炎栋忽然停

    止了演唱,难以置信般的嚷嚷了起来。哎呦、妈呀!刚才那是我唱的?我啥时

    候唱歌唱的那么好了?

    他这一停顿,众人便听到了周静宜不满的声音。你唱不唱啊?不唱我真不

    弹了!

    啊知道了,知道了!我唱就行了听到周静宜以停止演奏相威

    胁,黄炎栋连忙继续张开嘴吼了起来,接着是越唱越起劲儿!同行的人员中见

    到他唱的爽快,也纷纷出声跟着哼唱了起来。邓丽君的歌曲流传极广,许多人都

    听过这首歌的中文版,即便不熟悉的,听着黄炎栋唱了两遍之后也都记住了歌词。

    很快的,黄炎栋的独唱成了群体合唱

    而令我意外的是,这帮家伙唱起中文版来虽然同周静宜之前唱的风格完全南

    辕北辙,但此刻听起来却也是别有风味。周静宜唱的日文版似乎应该是情歌的歌

    词,令人从内心深处产生着某种对情感的悸动。而中文歌词则属于励志型的歌词,

    男人们唱出来则是放荡不羁的洒脱感,让人产生了一种不惧前路艰难也将一往无

    前的勇气!

    就在我惊讶于自己心境的反复转换时,我隐约听到了距离侧面极近的萧肃言

    此刻莫名其妙的喃喃自语声。

    男歌女舞、酬以后土,鼓乐而行、为慰先灵,挟张急进、觅以途存,

    厌离秽域、誓将去汝,步坚涉难、欣求乐土

    因为注意力的转移,我提琴的节奏随之迟缓。嬉笑弹奏的正为起劲的周静宜

    注意到了这点,在浓雾中叫唤了起来。严平,别想我一个人辛苦,你要停了,

    我也不弹了!

    听到周静宜威胁,我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连忙又认真的拉起了小提琴。而在

    周静宜叫嚷的同时,萧肃言也随之停止了嘀咕,沉默了下去。

    队伍行进着,周围的雾气逐渐开始了淡化,随着队伍的行进,众人的视线也

    随之清晰,因为整个队伍气氛的欢快,许多人一时间都忘记了我们这些人究竟因

    为什么原因才被迫进入到这片浓雾当中。对于周围景物的变化有些视而不见,只

    专注于歌唱和彼此间的玩笑打闹之中了。一群原本为

    最╙新网?址百喥弟2—2板?v综合社v区╙

    了逃生的乌合之众,此刻的

    行为看上去反倒像是在结伴轻松出游一般

    就连原本垂头丧气,满怀着愧疚之情的孙明也受到了感染,在关悦然的搀扶

    下,一瘸一拐行走的同时摇头晃脑的随着旋律和众人的歌声哼唱着。

    不过总算并非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这种短暂的愉快气氛之中,至少我还有萧肃

    言等驱魔者们都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当意识到雾气渐散,黄炎栋在众人不知不觉中停止了唱歌,悄无声息的同另

    一侧的萧肃言一道拉开了同大队的距离,将自己警戒和护卫的范围扩大。

    当四周的雾气已经淡漠到如同清晨的暮霭一般稀薄时。春日从队伍后方越众

    而出,率先冲出了雾气的笼罩区域。

    在王烈的示意下,队伍停止了行进,但依旧维持在雾气的范围之内,没过多

    久,春日返了回来。以她一贯清冷及肯定的语气说道:不是我们进来前的地形

    环境,前方两侧能看到陡峭的绝壁,地形向下方延伸,可以确定是座山谷!

    王烈听罢也不耽误,迅速招呼着众人一窝蜂奔跑了出去。

    确认脱离雾气的笼罩之后,我和周静宜终于停止了手中的乐器演奏。当音乐

    声嘎然而止时,许多人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感。这其中由以夏姜为最,

    这丫头在身边诸多女伴停止舞蹈之后依旧还蹦跳了一阵。直到意识到已经没有了

    音乐声,只剩她一个人动作后,才多少感觉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缓缓的终止了

    自己的行动,并再次显出了愁眉苦脸的表情。

    周静宜注意到了夏姜的状态,连忙主动的靠到了夏姜身边,轻声随意弹拨起

    了琴弦。夏姜听到这若有若无的弦乐声响后,方才又开心了起来。极为亲热的贴

    到了周静宜的身边。很显然,美妙的音乐能冲淡她不断接收的人们的祈祷。如此

    一来,她此刻倒是跟定了周静宜,成了周静宜身边的跟屁虫。

    不过这样也好,有周静宜负责安定这丫头,我们这些人也乐的清闲,得以将

    各自的注意力转移到如今新出现的环境之中

    这里就是埋尸谷地?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啊?既然是埋尸谷地,难道不该是

    到处都是坟墓之类的东东么?

    我有些诧异的望着眼前的景色,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通过浓雾后展现在我面

    前的是一片葱翠,在两侧绝壁山峦的包夹当中,一片郁郁葱葱的茂盛森林朝着远

    处不断延伸。而在我的想象中,这里既然是古代先民的所谓埋骨之所,那似乎就

    应该同墓场类似,不说满山谷的墓碑、坟冢,最起码也该是一片连绵的土包之类

    的。而眼前生机盎然的峡谷森林真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要知道,我之前在夜间远眺过这所谓的埋尸谷地,看到了如同密布星辰般的

    片片磷火

    这里应该就是埋尸谷地!不会错的,我刚才注意到靠近左边峭壁的森林当

    中似乎有一座类似金字塔形状的建筑物存在。根据古代流传的关于埋尸谷地的相

    关传说,山谷中一共有五座这样的建筑,而其中一座正好就是位于埋尸谷地入口

    处不远的左侧峭壁周围。

    对于埋尸谷地,萧肃言可谓是我们此刻这些人当中最了解的。见我出言质疑,

    随即进行了肯定的说明。

    根据我家先祖留下的相关文献资料,埋尸谷地名为谷地,但实际上占地面

    积不小。整座山谷地形基本呈菱形十字型分布。其中东西两处峡谷为死路绝地。

    北部峡谷为谷地入口,连接昆仑仙境外围区域。南部峡谷则是通往仙境核心区域

    的通道所在。不过那通道平时封闭,所以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那里也是和东西两

    处峡谷一样的死胡同。

    五座金字塔,现在附近有一座,那另外四座是不是正好位于另外三个方位

    的峡谷尽头位置和正中区域?王烈对于萧肃言的说明听的仔细,并很快询问起

    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猜的没错了。这五座金字塔一看就应该是某种类似祭坛般的存在!所以从

    古至今,试图解开埋尸谷地秘密的人都曾经对其做过各种考察研究,这其中也包

    括我们萧家的几位先祖,不过很可惜,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曾经在这五座金字

    塔上尝试过许多不同的祭祀方式和方法。但却没有任何的所谓收获。另外,严平

    刚才所提到的墓葬群也是有的,但似乎都集中在山谷的东、西、南三处谷地以及

    中央区域。等我们沿着山谷走下去,应该就能看见了,而北部山谷这边似乎很少。

    萧肃言一边说,一边抽出了自己的佩剑擦拭。

    你忽然擦刀子做什么?我对于萧肃言毫无征兆的开始保养他的武器有些

    不明就理!

    呵呵,他是准备大开杀戒了王烈笑了笑了,接着森然道:虽然我

    对埋尸谷地了解不多,不过我也听说过埋尸谷地内妖魔鬼怪横行,随处可见的恐

    怖传说!入口这里或许还相对安全,可一旦进入了山谷之中,我们这帮人要不做

    好准备,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了!

    就在我被王烈的话语惊的瞠目结舌的当儿,王烈却又表情轻松的拍了拍我的

    肩膀道:不过咱们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是两仪,你是红莲,而且还有两位神女

    随行!管它什么天妖、魔王,咱们也应该都能轻松应对吧!

    什、什么?你说什么来着?两位神女随行?我们队伍里不是只有夏姜是所

    谓的神女么?我一时之间没有转过弯来,莫名其妙的对着王烈问道。

    嘿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时此刻,哪位计划了一切的纹面女此刻应该

    也进到了这埋尸谷地之内!虽然到现在为止,她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

    我认为,她既然是同夏丫头类似的人神或者仙女。而且处心积虑的把我们给送进

    来,应该不是为了把我们送给这些个妖魔当点心的,所以对我们暗中照拂是必然

    的。

    说完,王烈呼了一口气,将视线投向了悠远的山谷深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