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58、159)
    作者:漂泊旅人

    2016年10月14日

    字数:15417

    第一百五十八章

    柳惠茹和男人离开时,并未熄灭石窟中的那些照明设备,也只带走了一盏照

    明灯而已,这证明之后很快还会有人前来这里,我因此也没打算在这里做过多的

    停留,只是单纯的好奇这石窟内石刻壁画之类的内容而已。

    进入后我才发现,这石窟深度虽然只有十多米深,宽度也仅有五六米的样子,

    可上部拱顶的高度却几乎同深度持平,从视觉上产生了一种异常的深邃感,这是

    从外部无法观察到的。石窟两侧边缘各伫立了八根石柱,石柱都有破损,没有任

    何装饰或者雕刻的痕迹,透露出一种原始荒凉的沧桑感。

    石窟四周的石刻也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斑驳、残缺。除了少数区域尚存较为

    完整的图案外,大多已经无法辨认了。从仅存的几处较为完整的石刻内容来看,

    这石窟内的石刻比之石堡哪里的石刻似乎略为精细了一些,线条刻画更为细腻,

    表现的内容也并非妖魔吃人和追捕人类的场景,而似乎是颇为壮观的战争场面

    在残留的石刻中,出现了密集的人类造型,他们手持长柄武器,排列整齐,

    似乎构成了某种古代军阵。不过其原始程度也显得极为明显,人形浮雕中除了极

    个别拥有类似盾牌之类的装备之外,几乎全部都是赤身裸体,而诸如衣物或者甲

    胄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没有。

    我粗略的观察了一下石窟内的这些石刻后,有些诧异。我不明白那个男人临

    走前为什么会回头张望,并露出那种疑惑的表情?

    至少现在我就没有发现这石窟之中有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存在。要有,也只

    有之前那对男女在这里性交之后,留在地面的那些污渍以及残留物而已。

    在确认了石窟内的状况后,我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到了石窟入口处,但也就在

    这一刻,一种让我毛骨悚然般的恐怖感觉猛的袭上心头,在危险的感召下,我做

    出了和之前那个男人几乎完全一样的反应,那就是猛然回头朝石窟内望了回去。

    但和前面那个男子一样,我在回头后只看到了依旧空空荡荡的石窟空间和那些残

    缺不全的石刻壁画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出现。

    不、不对这石窟有古怪!那男人刚才的举动,难道是因为和我出现了

    相同的感觉!

    意识到这点的我随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站在入口边缘再一次的仔细观察

    起了眼前的石窟!随着我瞳孔四周金色光圈的显现,我将我如今已经掌握了的红

    莲之眼的探真之力提升到了最大。可观察了半天,我依旧没有发觉到这石窟究竟

    哪里存在异常,仅仅只是发觉到了这座石窟空间之中似乎漂浮着一层极为稀薄的

    淡淡尸气而已。而这种程度的尸气在我看来实在太过平常了,甚至于正常殡仪馆

    和公墓之类的场所都会存在。

    随着观察时间的流逝,之前出现的恐怖感觉逐渐消散了下去,我原本紧张的

    心情也稍稍松弛了下来,但没想到就在此时此刻,红莲视线内的石窟陡然发生了

    巨大的变化,墙壁上的斑驳石片忽然间大块大块的剥落了下来,整座石窟剧烈的

    晃动了起来,伴随着石窟的晃动和石块的掉落,整座石窟的墙壁上竟然渗透出了

    一股股赤红的血水。片刻之后,血水更是如喷泉般从石窟墙壁上裂开的缝隙当中

    喷涌而出,最终汇聚成了滔天的赤色巨浪朝我铺天盖地般的打来

    我神情麻木的凝视着视线中出现的这一幕,仅仅只是倒退了两步。当我的身

    体彻底退出石窟范围之外后,滔天的血潮瞬间从我的视线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石窟内部又瞬间恢复到了之前那空荡平静的状态当中。

    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了几下后摇了摇头,跟着

    转身离开了石窟,再一次将身影融入了黑暗当中

    在夜幕的掩护下,我沿着峭壁悬崖向南移动,最终抵达了武装分子营地西侧

    不足一公里的位置所在,并在一处灌木丛林之中潜伏了下来。这一路过来,我意

    识到峭壁极为陡峭,不借助登山工具根本无法攀岩,随即取消了原本的打算,而

    最终决定在这里监视武装分子营地的动静。

    安定下来后,我取出了背包内的食品和饮水补充体能,一连几个小时的连续

    转移和袭击令我感觉到了疲惫,我意识到自己需要休息了。吃完了东西,掏出怀

    表确认了时间后,我一边修养精神,一边利用望远镜观察起了营地内此刻的状况。

    外出追击围堵我的武装分子们似乎已经停止了对我的搜索,大多数人返回了

    营地当中。为了防止我接下来可能的再次狙击,他们加强了营地警戒工作,并干

    脆将多数的巡逻人员一并收缩回了营地,不仅如此,我注意到营地内此刻人声鼎

    沸,颇为热闹,持枪的武装分子挟持押解着许多百惠集团的人员开始拿着铲子、

    铁锹以及其他一些能够使用的工具开始在营地外围帐篷周边开始了土木作业。

    观察了片刻之后,我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和意图,很显然,为了防备我的袭击,

    他们居然开始挖掘堑壕和散兵坑这样的军事防御工事了

    对此,我原本僵硬的脸上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丝满足。

    因为这就是我希望达成的结果,那就是让他们在心惊胆战之余不得安宁!当

    然,他们的做法在我看来也是正确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他们的这个简陋营

    地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安全保障,并为武装人员提供可供休息和睡眠的安全场所。

    当然,这一切还是因为他们的队伍中拥有雇佣兵这样职业军人的情况下。一般人,

    未必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来防备自己这个在黑暗中游荡的冷枪手了。虽然现在看来,

    动手挖掘都是那些被抓捕的百惠集团俘虏,但作为监督和胁迫者,那些武装

    人员同样得不到应有的休息!

    慢慢挖吧就算是基本的线形防御工事,也足够他们折腾到黎明时分的

    了。我呢,正好利用这个时间睡上一觉,然后在凌晨天亮前,他们最为疲倦以及

    警惕性放松的时候再捅他们一刀子接着转移地点!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完全沉浸在了这种在黑暗中猎杀目标的兴趣之

    中了。满脑子就只考虑着如何应该如何更有效率,更有计划的对付、收拾视线当

    中的这些武装分子。除此之外的其他事情都被我忽略在了一边,甚至于刚刚在石

    窟哪里感觉到的莫名颤栗以及幻觉!

    就在我正准备放下望远镜,然后开始趴伏睡觉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意外

    的出现在了望远镜的视线当中

    我楞了一愣,拿着望远镜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是周静宜!

    在营地边缘篝火的映照下,我看见周静宜同其他被俘的百惠集团女性员

    工一道,在武装分子的看押和胁迫下,被迫从事起了挖掘防御工事的劳动。除她

    之外,劳动着的女性中间我还看见了关悦然以及在最早在湖边同我聊了两句的那

    位电视台新晋女主持人谭亦欣。反倒是孙聪的正牌女友陈小薇没有出现在她们中

    间,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周静宜这群劳工之中很有几个大美女,正常情况下,她们原本是俘虏

    中最不具备危险性的一批劳工,但或者因为美女云集的原因,却相反吸引了

    众多的武装分子在一边监视。

    说监视当然只是这些武装分子出现在她们身边的理由而已。我很清楚,

    那些武装分子三三两两聚集在她们周边的原因更多的恐怕是为了看美女罢了。

    在镜头中,多数武装分子都带着猥亵的表情,嘴里没有停歇的彼此交谈或者

    朝着这些被迫劳动的女人吆喝着。明显是在调笑这劳动中的这些女人。只有极个

    别的几个武装分子表情严肃,在执行着自己监工工作的同时,不断警惕的扫

    视着营地周边的黑暗区域。从那几个武装分子的表现,我明白,他们应该才是达

    耶她们这个武装团伙中那少部分职业雇佣兵当中的成员了。也正因为他们这几个

    人员的存在和压制,其他武装分子都只能在一边过过嘴瘾,并未对这些女性俘虏

    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压迫和侵犯行为。

    但是,周静宜在这些女人当中显然过于突出了一些,几分钟过去了,终于有

    一名武装分子按耐不住色心,走到了周静宜的身边,趁着她弯腰挖土的机会,伸

    手去摸了她屁股一把。出乎我的意料,周静宜对此的反应极为激烈,拿着手里的

    行军铲,转身就朝此人身上挥砍了过去。

    那名武装分子反应很快,轻易避开了周静宜的反击,并在周静宜挥击不中,

    站立不稳的情况下一脚把周静宜踢翻在了地上,并依次为接口与般骂骂咧咧的冲

    到了周静宜的身边想要对她施以暴力。但却被周静宜身边的关悦然拦了下来。

    关悦然此刻显得极有担当,拿着手中工具拦阻的同时,还在张嘴斥责对方。

    这自然引起了那名武装分子的不快,此人随即拉长了脸,将枪口抬起对准了关悦

    然的身体。就在我以为此人即将行凶的时候,几名职业雇佣兵当中终于有人注意

    到了工作现场中出现的这起冲突,快步走到了武装分子和关悦然两人的侧面,

    将对持的两人给分了开来。

    见到这名雇佣兵出面插手后,那名武装分子方才带着不满的神情转身走回了

    自己同伴的身边。而关悦然也在对方离开后,转身来到已经自行爬起的周静宜身

    旁,询问了两句。接着又在雇佣兵的示意下拉着周静宜开始了继续的劳作。

    在暗中窥视的我此刻抑制不住的一阵心疼,呼吸也变的急促了起来。花

    了好一阵功夫,我才控制住了自己此刻的心理状态,并再次让自己安定下来。

    看来你已经无可救药了!我暗中咒骂着自己!明知道这个女人十有

    八九就是母亲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但看见她被人侮辱,被人欺负,我都还是

    控制不住的会产生严重的心理波动、会担心她,甚至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要

    知道在看到那名武装分子欺负周静宜的同时,我直接就把枪口给递了出去,右手

    手指也按在了扳机之上这根本就是我的本能反应,我都没有去考虑过我和事

    发地点的距离超过了我手中武器的有效射程,也都没有考虑过我如果开枪会产生

    怎样的后果以及我自己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这些问题。

    难道我爱她已经到了条件反射的程度了么?我放下了左手的望远镜,痛

    苦的垂下了脑袋。

    趴在地上,我沉默着,回忆着我认识这个女人后的一点一滴。原本已经冷漠

    的心境在不知不觉中又开始了软化。

    不管她是不是母亲安排的眼线,但到现在为止,她好像从来也没有做过任

    何对我不利的事情!而且就算她在母亲的安排下接近我,诱导我,她本人也应该

    是被操纵的而已,就跟之前突然攻击我的春日一样。从这点来看,她终究是无辜

    的。我讨厌老娘,但有必要连她一块嫉恨么?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思考了起来。

    过了良久,我缓缓的抬起了头,同时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向着对方营地更

    近的位置摸索了过去。

    不管怎样,尽力设法把她从那些武装分子手里救出来了!我在思考

    之后做出了决定。理智告诉我,这根本就是一个愚蠢的决定,而且成功几率小的

    可以忽略不计。可我还是朝着营地缓慢的开始了前进。

    她对我是不是真心,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作为男

    人,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受苦,被人胁迫和侮辱?就凭这一点,我必

    须去救她!至于救不救的了,或者救了她之后应该如何同她面对,到时候再说了

    本着这种念头,我咬着牙开始了冒险!

    冒险归冒险,我却并未因此而头脑发热抛弃自己一贯的谨慎原则,我凭借着

    黑暗,以及伪装缓慢的接近着营地,同时开始思考具体救援方式。

    远距离射击营地,试图造成营地混乱的方法显然是不行的。对方既然组织

    俘虏劳动开挖防御工事,必然已经预计到了这种情况,我一旦这样行事的话,

    他们能够迅速使用暴力弹压被俘者的同时组织人员对我实施反击甚至是围捕。不

    仅救出周静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自己都极有可能被对方迅速打死或者被俘。

    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不会指望他们会对被俘者有丝毫的怜悯,哪怕是周静宜这样

    的美人也是一样。

    所以,想要救出周静宜,就必须争取渗透进入他们营地的内部,并在最短时

    间内压制一定范围之内的武装分子,令他们无法随意开枪弹压,这样才能为那些

    被俘者争取到一定的逃亡机会和时间。而怎样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其实没有多少

    把握,只是想着过去之后再想办法了!

    五百米、四百米、两百米

    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最终行进到了距离营地大约一百多米的一处隐

    秘位置。在这里,我已经能够清晰的听到营地内部分人员的交谈声音了。在往前,

    我极有可能就会暴露在营地四周篝火和照明光线的映照之下,我因此选择了暂时

    的潜伏。

    动作都快点!难道没给你们吃饱饭么?大老板仁义,留你们一条命。

    还给你们吃,给你们喝,现在让你们动手干点活,一个个拖拖拉拉的。当真以为

    我们不敢动手杀人么?一名武装分子大大咧咧的在劳作的人群内穿梭着,恐吓、

    逼迫着被俘者们加快工作进度。丝毫没有半点警惕心。很显然是同之前我接触过

    的那个名叫张鹏的一样,是个被拉来凑数的家伙。而真正职业的那些佣兵则安静

    的多,虽然同样在履行监工的职责,但一个个都沉默不语,冷静的注意着四

    周的环境,而且都处于较为靠后,且附近有障碍遮挡的地点。

    切,说这话的时候你自己小心点!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外面的人爆了

    头!

    我在黑暗中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死女人,你他

    妈的就不能低调安静一些么?原因无他,这个时候出声同武装分子的抬杠的居

    然又是周静宜!印象中,这女人应该是知道进退的,我都不理解她在这种情况下

    还同对方逞口舌之利有什么意义?难道就因为之前被人吃了豆腐又挨了打,所以

    到现在还在试图耍小性子?

    臭婊子,你说什么?此人并非之前同周静宜发生冲突的那个,但显然也

    被周静宜恶毒的诅咒给激怒了,一边叫骂着,一边就要过来找周静宜的麻烦。但

    却没想到一个从营地内侧钻出来的人快速赶到,及时拉住了此人的胳膊。

    好啦、好啦大老爷们的,犯得着跟个娘们儿斗嘴么?只要在天亮前能

    够完成就行啦。用不着那么赶的。

    我意外的注意到,出现在这处施工场所及时阻止了武装分子的人居然就是之

    前同柳惠茹在石窟内春风一度的那名憨厚男子。这令我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不能绝对肯定,但这男人十有八九应该就是隐世三宗里头的那个睿宗

    了!他不是打算一直在队伍当中隐藏暗中图谋达耶。仁波切的么?这个时候溜到

    这里来做什么?

    被激怒的武装分子似乎同睿宗有着一定的交情,见他出面劝解,随即卖

    了个面子给对方。重重哼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

    睿宗笑眯眯的看着此人离开后,转身走到了周静宜的身旁,表情和善的同周

    静宜搭讪起来。周静宜对他

    ?寻回地╛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的搭讪显得爱理不理,但还是一边干活,一边断断续

    续的同他交谈。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我因为距离的原因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交

    谈内容。

    睿宗同周静宜之间的谈话持续时间并不长,应该是获得了需要了解的信息之

    后,睿宗客气的点了点头,离开了周静宜,再次返回了营地内。周静宜则气鼓气

    涨的埋着头同关悦然等人继续着挖掘工作,嘴里喃喃自语的嘀咕着什么。

    就在我再次思考着应该如何展开对周静宜的营救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雷鸣

    声。我抬头一看才发觉,不知何时,天空聚集起了浓烈的乌云。仅仅片刻之后,

    伴随着持续的雷声,大雨从天而降。

    我先是楞了一愣,接着暗道了一声:天助我也!

    进入这昆仑仙境后的这几天,一直都是晴天。我甚至都怀疑这里的天气

    会同温度一样始终固定维持不变。但现在证明,这里也会有不同的天气变化。这

    突如起来的大雨引起了营地内人员一定程度的混乱,不止正在从事挖掘工作的人

    员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开始同监工的武装分子进行交涉,甚至于一些武装分子也都

    擅自离开了自己的监视位置,或者寻找场所避雨,或者返回帐篷内寻找遮挡的雨

    具。

    突降的大雨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营地四周的能见度,我明白,进一步接近

    营地,甚至于渗透进去的机会来了。不过就在我打算移动身体开始行动时,我习

    惯性的朝周静宜等人所在的位置瞟了一眼,这一眼看去,我忽然发现,周静宜停

    止了之前不停的喃喃自语,嘴角微微翘起,绝美的脸庞之上竟然隐约流露出一丝

    耐人寻味的笑意!不仅如此,当我的注意力集中到她嘴角和下颌的瞬间,居然让

    我忽然联想到了老娘我因此在瞬间决定终止了自己的一切行动和打算!

    这、这怎么可能?一个令我无法相信的想法和念头猛然间在我脑海之中

    冒了出来!

    我倒现在也从没见到老娘究竟长了怎生一个摸样!就只见过她的下半张脸而

    已。除此之外,也就是她脸颊两侧下方暴露的那两半截奇特的纹面纹路而已。不

    过仅有的这两次见面倒是让她这半截摸样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而此刻

    当我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周静宜的下半张脸时,我惊异的发现,周静宜的脸庞

    竟然同老娘印刻在我脑海中的那半张脸几乎完整的重叠在了一起。

    同样优雅而几乎完美无缺的下颌曲线,同样红润而令人垂涎欲滴般的唇形,

    甚至于微笑时嘴角翘起的弧度也没有丝毫的差别

    我的心在这一刻便如同遭受到了某种难以想象的沉重撞击一般,几乎瞬间停

    止了跳动。整个身体也随之僵硬,呆滞的趴伏在了地面上。

    这雨越下越大,雷声更是一个接着一个连续不断!被乌云笼罩的天空中出现

    了巨大的闪电。营地极其周边被一道道不断出现且愈发强烈的闪电映照的如同白

    昼一般!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甚至有闪电直接落到了地面

    在模糊的视线中,一道闪电命中了营地当中的帐篷,万幸的是,那帐篷是空

    的,没有人因此而受伤,但遭到电击的帐篷却随即燃起了熊熊火焰。随后,更多

    的闪电毫无规律的接连闪现了下来。

    面对突如起来的雷暴,整座营地沸腾了无论是武装分子,还是被俘的百

    惠集团员工们都乱成了一片。在天灾面前,早已经没有了敌我之分,数百人喊叫

    着,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四散奔逃。

    巨大雷鸣声以及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闪电终于把我从呆滞当中惊醒了过来。望

    着眼前混乱的营地,我终于想起这难道不是解救周静宜的最佳时机么?

    意识到这点后,我猛的摇了摇头,把脑海中之前的那些想法和猜测全都抛到

    了脑后。同时抬头观察起了四周的环境和情况,试图寻找周静宜此刻的准确位置。

    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周静宜的身影居然不知何时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就在此时,几个人影朝我所在的位置狂奔而来,我看准了其中一名携带武器

    的家伙猛的从地面跃起,用枪托重重的砸在了这个倒霉家伙的脸上,这家伙连哼

    都没来得及哼上一声便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

    奔跑过来的人员当中除了这一个武装分子之外,几乎都是被俘的百惠集团职

    工。面对我的出现,他们一下都呆在了当场。

    楞着干什么?拿枪,然后继续跑,别回头,如果你们不想再被他们抓住的

    话!我铁着脸,冲着他们叫喊道。

    面对我的提醒,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冲到了被我击倒的武装分子身边,取

    走了此人的武器和随身物品,然后招呼着身边的人员朝着我身后狂奔而去。

    严、严平、严哥。是你?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谭亦欣!这女人在这批过来的人员当中,我之前并没注

    意到。不过我此刻的心思压根就没在她的身上,所以也没兴致同她寒碜什么的,

    而是开口向她问道:周静宜在哪里?你看见了没?我之前见到你跟她在一块的。

    谭亦欣被我问的一楞一楞的,不过她很快猜测出了我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连忙开口道:她好像朝其他地方跑了,没和我们一起。

    我朝她点了点头,随手将三棱军刺递到了她的手里。拿着防身,借这机会

    快跑。别让他们又抓住了!

    谭亦欣接过了军刺,对我说道:严哥,你不和我们一块跑么?

    我摇了摇头。我要找周静宜,你别管那么多,赶紧走了!我话音刚落,

    一道闪电落在距离我和谭亦欣只有十多米远的地方,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谭亦欣全身哆嗦了一下,再也不敢停留,转身追逐着其他人员狂奔而去。

    我之后开启了红莲图谱,结果发现一道火苗似乎正在远处营地某处移动,不

    出意外,那道火苗应该就是周静宜,随即借着混乱朝营地方向冲了过去。

    混乱当中,所有的人几乎都只知道四处乱跑

    ”点0'1^b^点^e”t'

    ,试图躲避不断落下的闪电。即

    便有武装分子见到了我,都没人试图拦截或者向我开火。绝大多数人都只知道一

    门心思的朝着远处奔逃,打算远离此刻所在的闪电打击区域。

    我也因此得以顺利的冲进了营地。但没想到,一进营地,一个突然从侧面帐

    篷里钻出的人影便同我撞到了一起。遭受到意外撞击的我一边调节着身体平衡,

    一边迅速的将枪口指向了对方。

    就在我即将扣动扳机的瞬间,对方居然抢先一步喊出了我的名字。

    严平?是你?

    我凝神一看,认出了关悦然!同时,还看到了她此刻搀扶着的孙明。很显然,

    别人四散奔逃的时候,她还记着回来搭救受伤的孙明。我禁不住对这个女人产生

    了几分敬意。不过此刻,显然不是同她俩交流的时机,我伸手将她还有孙明两人

    从地上拉了起来后开口道:趁这机会,赶快跑。那些武装分子现在也没空拦截

    抓捕你们。

    关悦然听后,搀扶着孙明正要走,想到了什么后转身对我说道:你是过来

    救周静宜的吧?我注意到她刚

    ˉ寻回网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才好像朝营地南边跑了。你要找她,要朝那边走。

    说完,和孙明一道向我点头示意后,搀扶着对方朝着营地外走去。

    看了一眼她们蹒跚的身影后,我调整了行进的方向,沿着营地边缘,朝南边

    奔跑而去。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同关、孙二人分开跑了没几步,营地另一侧突然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枪声。凭

    借经验,我判断是有人举着步枪朝天开火。接着便听见在连续的雷鸣声中传来了

    某人的大声招呼。

    都停住,都停住!不要乱跑!各队收拢人员,朝我这边汇合!

    此人开了个头后,混乱的营地四周随即响起了呼应的叫喊和指令声!

    跑什么跑?赶着投胎么?哪那么容易就会被闪电打中的?都朝营

    地东北位置汇合!

    别跑了,谁再乱跑,格杀勿论!

    各队人员不要手软,发现试图逃跑者,一律开枪!

    数分钟的混乱之后,武装分子中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开始收拢

    ? ref='/olg.tml' trget='bk'>游椋固油隽耍?br />

    一时间,枪声、斥骂、恐吓、威胁等等各种不同的声响在营地极周边区域此

    起彼伏。

    他们的反应在我看来终究是慢了一拍。之前短短的数分钟之内,已经有许多

    百惠集团的被俘人员趁着混乱逃进了黑暗的雨夜当中。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些惊

    慌失措的武装人员。我怀疑他们此刻的补救措施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不过这

    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越混乱,对我而言行动越方便。不仅如此,我还决定再此基

    础上给他们再增加一些麻烦。所以我一边朝南奔跑的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步枪,

    一边跑,一边漫无目标的朝着营地另一侧开始了射击

    此时大雨滂沱、能见度极低。除了不时出现的闪电会在瞬间照亮一片区域外,

    四周环境完全可以用昏天黑地四个字来形容。武装分子们在有限的视距范围内要

    么是朝天鸣枪恐吓和威胁被俘人员,要么就是在射击和吓阻视线范围内的试图逃

    亡者。而我的射击举动则纯粹是为了进一步制造混乱。果不其然,当我时断时续

    射击了十多发子弹之后,营地那边有人叫骂了起来!

    混蛋!朝哪开枪呢?他妈的活腻味了?

    xxx,是你么?你他妈的近视眼么?朝哪打枪呢?

    你妈逼的,你才是近视眼?xxx,你嘴巴放干净点!

    听到彼此的对骂声,确认了之前射击的效果之后,我收回了步枪,加快速度

    朝营地南侧狂奔而去

    数十秒后,我终于绕到了营地的南边。这期间,我同若干武装分子擦肩而过。

    在模糊的视线当中,他们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我的经过。当我看到营地最南侧那几

    座帐篷时,依旧没有看到周静宜的身影,我随即停下了脚步正打算再次开启图谱

    并在图谱中寻找火苗位置时,营地南边近百米外的一处空地上空猛然响起了一声

    前所未有的巨大雷鸣声响,数十道闪电同时出现汇聚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闪电光球,

    从空中砸落到了地面!

    光球命中地面的同时瞬间引燃了一大片区域内全部的灌木植被,落雷中心区

    域的四周瞬间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眼前的这一幕令我瞠目结舌!而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我似乎看见那闪电汇

    聚的光球当中隐约有什么东西存在一般。一时之间,我居然忘记了自己过来寻找

    周静宜的本来目的,注意力完全的被这突如起来的异常落雷给吸引了过去。

    这一道闪电声势惊人,注意到其异常的并不止我一人而已。仅仅数秒之后,

    我右侧十多米外的地方两名武装分子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我看见刚才那闪电里头好像有人的影子?

    过去看看!

    这两名武装分子完全被之前出现的闪电奇景所吸引,忽略了侧面我的存在。

    当然也有可能是将我在雨中模糊的身影误认为了他们的同伙,所以未曾对我加以

    留意,便彼此招呼的朝落雷地点奔跑了而去。我站在原地楞了一愣,没有多想便

    跟到了他们的后面。

    落雷造成的燃烧非常剧烈,即便在大雨当中,燃烧着的火点一时之间也没有

    任何快速熄灭的迹象,数十处大小不一的火焰照亮了被闪电命中的区域。接近之

    后,我很快看到了落雷中央竟然真的出现了两个人影。

    看,真的有人!而且是两个!冲在最前方的武装分子距离较近,看

    的更为真切,情不自禁的对同伴发出了惊叹。

    好像死了一个,另一个还活着!同伴也跟着叫喊了起来。

    在闪电落点中心区域的出现的两个人影一个趴伏在地上,而另一个似乎保持

    着跪坐的姿势,也难怪这名武装分子看见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越接近落雷现场,我就越发震惊!因为我忽然发现,那两个随着这道闪电陡

    然出现的人影竟然令我产生了某种熟悉的感觉。

    此时,两名武装分子率先赶到了那两个人影的身旁,但没想到,原本趴伏在

    地的那个人影在武装分子接近之后,忽然毫无预兆的一跃而起,对当先的武装分

    子发起了攻击

    人影似乎只是随意的挥了一拳,便将自己的目标瞬间击倒在地。

    在周围燃烧的火焰映照下,我终于认出了出手人影的身份!

    王烈?这怎么回事?这一切难道是幻觉?

    不仅如此,我同时也认出了此刻跪坐在地面的那个人影,居然就是之前我此

    次出发之前还在担心牵挂着的夏姜!

    不过此刻看来,这两人的状态实在有些诡异。夏姜依旧穿着她在夏禹城探险

    时的那套轻便服装跪坐在地面,但是表情呆滞,神色木然的一动不动。似乎还没

    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甚至于对王烈就在她身边击倒了一名武装分子都没有

    任何的反应。而王烈看上去情况要严重的多,此时的他不仅周身赤裸,一丝不挂,

    更可怕的是,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受到了什么巨大的伤害,全身鲜血淋漓,就如同

    遭到过乱刀砍杀过一般。

    他虽然抢先一步主动攻击击倒了面前的武装分子,但随即又摇晃着再一次扑

    倒在了地上。接着赶到的另一名武装分子目睹了自己同伴遭受攻击的过程,冲到

    王烈身边将枪口对准了王烈。

    你他妈的是什么人?我杀了此人怒火中烧,跟着就要扣动扳机。不

    过还没等他骂完,我几乎紧跟着便冲到了他的身后,举起枪托重重的砸在了他的

    后脑勺上。这家伙应该知道身后有人跟随,但可能至始至终都将我当成了他们的

    同伙,根本就没想到会遭到来自身后的攻击,因此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软瘫在了

    地上。

    鲜血淋淋的王烈支撑着抬起头来,看清了我的样子后,露出了难以置信般的

    神情。

    严、严、严平是、是你?

    直到此时,夏姜才开始有了正常的反应,她转过脸朝我望了过来,看到我之

    后,呆滞的双眸内,丝毫没有以往的清澈神采。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夏姜给了我一种同过去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具体不同

    在哪里,我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而且此刻王烈显然才是更需要我注意的对象,

    所以我仅仅只是朝夏姜点了点头以示招呼后,便连忙半跪下来,将王烈给搀扶了

    起来。

    就在我试图开口向王烈询问的时候,王烈挣扎的提醒我道:后、后面

    我扭头一看,远处影影绰绰正有其他的武装分子朝着这边赶了过来。我立刻

    举起步枪,朝着对方所在的方位开了两枪。意识到遭到射击的武装分子们随即停

    下了前进的脚步,开枪还击。

    在视线模糊的情况下,赶来的那几名武装分子显得极为谨慎。一面大声招呼

    着后方的增援,一面加强火力企图对我进行火力压制。之前通过袭击对方的后卫

    人员,我此刻弹药充足,面对对方的攻击,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取出了背包内的

    备用弹匣,进行了两轮连续的速射,我对弹药挥霍式的使用显然出乎对方的意料,

    一轮对射之后,隐约间反倒是我略微占据了上风。

    为了不妨碍我对武装分子的阻击,王烈主动挣脱了我的搀扶,爬到了被击倒

    的一名武装分子身边,利用我同之后赶来的武装分子对射的时间,剥下了对方的

    外衣裤,然后艰难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接着拿了步枪,爬到了我的身边。向我

    开口问道:你不是跟着百惠集团去参加搜救行动了么?怎么会在这里?还有,

    这里是什么地方?

    确认他此刻应该稍稍缓过了一些精力之后,我回应道:这里就是百惠集团

    搜索失踪考察队的地方!还有如果我之前搜集到的信息没有错误的话,这里就是

    传说中的昆仑仙境!

    你说什么?这里是昆仑仙境?王烈有些诧异,但却依旧维持着他一贯的

    冷静。那些人是百惠集团的人么?你已经跟他们翻脸了?一边问,王烈同样

    抬起了手中的步枪,配合我开始了射击。

    他的动作虽然迟缓,但持枪射击的姿势却非常娴熟和老道,发觉这点后,我

    才想起,王烈跟我一样,也有服役经历了!

    不是!百惠

    寻回地址百度?苐壹版主x综合?社区╙

    集团的人被他们挟持了!他们是那个达耶。仁波切的手下!

    我此刻打完了第三夹弹药,一边更换弹夹,一边回答着王烈。

    原来是她!王烈呼了一口气,对此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意外。接着更向我

    提出了他的建议:他们好像人越来越多了,不能留在这里硬拼!必须得走,趁

    他们现在还没有包围我们。

    我是没问题的,你这样子,跑的动么?王烈的建议当然是正确的,也是

    我此刻的想法,但王烈明显身负重伤,我之所以还强撑着在这里同对方枪战,主

    要还是因为他了。

    呼、呼王烈喘息着,用手支撑起了身体道:刚才确实没撑住,现

    在恢复了一些,只是走的话,没问题了!好了,你负责管夏姜,我在后面跟着,

    立刻走!

    听到王烈提起夏姜,我才猛然反应了过来!夏姜就在我们两人的身后,而刚

    才那一系列的交火?一瞬间冒出的冷汗侵湿了我的后背!

    但当我扭头一看时,却看见那丫头此刻还维持着之前的那个姿势跪坐在我和

    王烈的侧后方,依旧表情呆萌没有弄清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最不可思议的

    是,她到此刻为止居然毫发无伤!

    王烈注意到了我整个的表情以及动作姿态。平静的在我身边说道:别担心

    她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子弹能够命中幸运神女的!

    幸运神女?你、你说什么?

    王烈完全没有在意我此刻的表情,用力的推了我一把,催促我立刻行动的同

    时说道:马上出发,只要不被他们堵住,你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你是得

    到了她眷顾的男人!

    在起身举枪瞬间倾泻了半匣子弹后,我转身把夏姜一把拽了起来,拖着

    她,一边射击,一边朝着黑暗区域开始了移动,王烈脚步踉仓的跟在后面。

    四周原本燃烧着的着火点此刻多数已经被雨水浇灭,而雷电也早已停止。离

    开光亮区域后我才想起,导致夏姜和王烈出现的

    找回?网址请Δ搜索苐?壹╕版主综Δ合社区

    那超级雷电似乎就是之前持

    续不断雷电的最后一道!当他们两人出现后,便再没有新的雷电产生

    别开枪了,再开枪等于告诉他们我们的位置了!

    确定我们此刻已经进入完全的黑暗区域后,我扭头提醒王烈。王烈应了一声

    后,停止了射击,闷着头跟在我和夏姜的身后。

    当我和王烈停止射击后,武装分子们的射击也逐渐停歇了下来。没过多久我

    听到了他们彼此间的招呼声。

    他们没子弹了兄弟们上啊!

    你想投胎你自己上啊!他们肯定等着我们去送死呢!

    一帮白痴,他们已经跑了!都起来,压上去啊!

    压、压、压你个头,这黑灯瞎火的!你看见他们朝哪里跑了?

    我说,这怎么回事啊?究竟什么情况?我们听见打枪才过来的,是之

    前那个抢手么?

    好像不是了!那个抢手是单独行动的,刚才和我们打的不止一个了

    听到这些,我悬着的心随即安定了下来!看来之前围拢过来的那些武装分子

    们到现在为止尚未弄清发生了什么情况。而他们对我们三人的围攻完全是在无序

    状况下展开的,没人指挥、没人组织。这样一来,我反倒不担心短时间内他们能

    对我和王烈这边形成什么有效的威胁了!毕竟,只有有组织,有指挥的战斗团队

    才能够实施围追堵截这样战术机动。像他们现在这样连具体交火原因以及对象都

    没弄清楚的情况下,绝对无法对我和王烈实施什么有效的搜索拦截了。

    因为王烈的伤势,我们三人走的并不快。不过十几分钟后,我还是可以确定

    我们已经成功脱离了同武装分子之间的接触,进入了相对安全的区域。

    我扭头瞟了一眼身边的夏姜,这丫头被我牵着走了半天,到此刻还是浑浑噩

    噩、六神无主的样子,只是垂着头机械般的挪动着脚步,完全没有以往印象中那

    种活泼跳脱的摸样,这令我有一种极为别扭的感觉。我随即压低了声音向王烈询

    问起来。

    你们不是在西昌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说对了,看见你和那两个家伙之前一刻我和她都还在西昌!但如果这里

    确实是昆仑仙境的话,我大概能明白我和她过来的理由和原因了。我都没有想到

    我居然能活下来,你不知道,到达这里经历了什么过程。这丫头倒没事,我被那

    股力量吸过来的时候差点没被撕成碎片!王烈一边喘息着,一边缓缓的回答道。

    听到王烈这样说,我禁不住停下了脚步,伸手指着身旁的夏姜,用一种难以

    置信的语气向王烈确认道:被一股力量吸过来的?难道是因为她,你刚才说她

    是神女,难道她真的成神了?

    王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表情郑重的点了点头。可能同想象的不太一样,

    但从某种程度上讲,可以这么说了!

    我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两下,再一次扭头瞟了一眼夏姜,整个人处

    在了一种不现实的感觉当中

    神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真会存在神这种东西!更重要的是,这个

    所谓的神,此刻就被我牵在手中!

    从出现到现在,始终呆滞懵懂的夏姜因为我临时的止步而缓缓抬头朝我看了

    一眼,她此时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没有丝毫自我思维只知道被外力牵引着

    行动的玩偶一般。

    我的身体哆嗦了一下,颤抖着向王烈开口道:你开什么玩笑,她现在这样

    子究竟怎么了?难道说所谓的神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的么?

    当然不是,我推测她现在这样应该是还没有从变化中恢复过来而已

    王烈一边说,一边来到了我的身边,拉了我一下示意让我继续前进。

    当我再次牵着她开始行动后,夏姜又垂下了自己的脑袋。

    你刚才说她是什么神女来着?幸运神女?为什么这么称呼她?不管王烈

    的推测对不对,我只能确定,夏姜短时间似乎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变化。所以在跟

    着王烈继续前进的时候,我只能向他询问起其他有关的情况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好像能给人带来好运气!王烈一边走着,一边没头

    没脑的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好运气?

    嗯,好运气!王烈跟着解释了起来。

    因为担心她结茧之后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所以我们在西昌花钱租了个偏

    僻无人的仓库,把她给转移安置到了那里,然后我、老韩、林默湘我们这帮人轮

    班,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蹲守!你也知道,这事情非常的无聊了!我们这些人守了

    一段时间,为了消遣,干脆就在仓库里支了张麻将桌,一边监视她的变化,一边

    打麻将赌钱。打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不管牌技好坏,或者怎么换座位,最后

    胡牌的,必然是距离她最近的人!你可能不知道,周昌那小家伙的牌技有多差,

    连叫几张牌都数不清楚的家伙,第一天晚上就因为座位背对这丫头,一个晚上坐

    庄到底,杠上花、清一色、十三幺、十八学士,把把自摸,连胡两百多把,差点

    没让坐对家的林默湘给输破产!

    有这样的事?我听的目瞪口呆。

    那时候我们还都只以为是周昌那天晚上手气太旺而已,也没当回事!因为

    头天输赢太大,担心继续赌钱伤和气。第二天就换了扑克牌,不赌钱,打升级,

    纯消遣!我是坐的离这丫头最近的!说实话,我玩扑克升级很一般了,可那天你

    都不知道我摸的都是什么牌每局双鬼,大主全在我手上!我只管把牌从大到

    小依次往外扔就行了。把老韩和蔡勇他们两个剃了两轮彻底的光头!老韩气的说

    我出老千,为了证明清白,我干脆让他直接替我摸牌,摸了摆出来让大伙看。你

    猜怎么着,我不碰牌,由着他摸,好牌照样全是我的。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之后

    我们换位置,调整桌椅的摆放,折腾了半天之后才发现谁离这丫头近,谁的手气

    就好。你说她是不是幸运神女?王烈知道我嘴上虽然不说,但实际上对夏姜是

    非常关心的,所以讲述的也极详细了。

    我扭头看了看身边依旧一脸呆萌的夏姜,怎么也不敢相信她居然拥有这样的

    能力。

    这还不算完呢林默湘那家伙之前输钱输的有点惨,不甘心。但那个时

    候谁也不打牌了,因为都知道了这个规律!他想赢回来都没机会,他就跟我们商

    量,打算找辆车,把这丫头弄到车上,然后载着她去买彩票

    你们同意了?

    嗯,为了试验确认,所以同意了!但只准老林买五注。

    结果呢?

    中了一个头奖。因为我们给老林的要求是五注的号码不允许有连续两位相

    同如果不是这个前提,估计那一期他能把累积的奖金一股脑全搬回家去!

    奶奶的,你们也真做得出来!我嘀咕了一句,但根本的原因或者是出于

    妒忌或者羡慕了。

    下不为例了。只是为了试验,所以让老林拣了那个便宜!也是那次试验,

    我们才最终确认这丫头拥有令人幸运的能力。那天出去,不止是买彩票中奖这一

    件事了,半路上周昌下车买瓶饮料也中奖,大伙中午随便找个馆子吃饭都碰上饭

    店搞活动菜品全打折,回去的路上有人想碰瓷我们的车,从地上爬起来刚扯着老

    韩想耍赖,就有目睹了全过程的交警过来制止带着这丫头的情况下,可以说

    万事皆顺,还能逢凶化吉。你看,那些家伙开始追击了,可追的方向已经追错了

    王烈说着侧身指了指我们后方远处的动静。

    正如他说的那样,那些武装分子终于还是行动了起来试图搜索围捕我们,但

    从远处传来的声响判断,他们似乎是朝着我们此刻相反的方向前进的。这一刻,

    连我都感觉到了意外。因为他们队伍当中可是拥有职业军人存在的,就算无法判

    断出我们此刻逃跑的准确路线,但起码大致的方向应该是能够推测出来的。可现

    在,他们居然朝着完全错误的方向前进搜索,这确实有悖常理。难道真的像王烈

    说的那样,是夏姜拥有的幸运神力导致了他们直接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王烈话是这么说,但当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放弃对我们的追击之后,还是立刻

    转身同我一道尽可能的加快的前进的步伐以试图拉开同武装分子们彼此的距离。

    在继续摸黑前进了一段距离后,我们三人来到了一处小山坡旁。我和王烈都

    觉得逃的已经足够远了,终于决定利用这里的地形暂时休息一下。

    找地方坐下后,王烈咬牙忍着疼痛解下了笼在身上的外套,自行查看起了伤

    势,我则从背包里找出了急救包递到了他的面前。包里还剩一些尚未用完的白药

    和医用卫生棉,这正是王烈此刻需要的东西。

    此刻降雨也渐渐停歇了下来,但就在我觉得可以稍稍松口气的时候,刚刚沉

    寂下来的夜幕中却又传来了隐约的摩托车马达声。

    王烈和我彼此对视了一眼,再次露出了紧张的表情。我向王烈示意保持安静

    以及盯着夏姜后,拿着枪转身来到一块岩石旁朝着武装分子营地所在的方向张望,

    同时习惯性的开启了红莲图谱。

    在图谱上,一缕火苗正从武装分子的营地方向朝着我们三人此刻所在的位置

    移动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