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56、157)
    作者:漂泊旅人

    2016年9月29日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缓缓的从地上支撑着坐了起来。略略活动了一下手脚,

    看了看依旧凌乱的现场

    总算没把我的背包和武器拿走!我耷拉着眼皮,嘴里嘀咕了一句。

    接着拿上背包和步枪,快速的进入了附近的森林当中。在这里,我先是习惯性的

    检查了一下枪支,随手扯了一根植物的细枝条放进嘴里咀嚼着消遣,一边清点着

    自己的此刻拥有的各种物品以及子弹数量。

    老娘一直以来对我的一举一动似乎都了如指掌!我就奇了怪了原来是

    这么回事啊?周静宜在,她应该是通过周静宜在监视我。周静宜不在,春日和观

    雪这些就成了她天然的监控探头!这样说的话,在夏禹城地下通道哪里,我在干

    什么,她也是利用春日和观雪这几个女人在注意着我的具体情况,甚至于学宗本

    人,都成了她的眼线!这本事真牛逼啊

    我轻蔑的笑了一笑,接着脸色阴沉了下来。不过在牛逼,我也没兴趣被人

    一直算计。就算是自己的老妈也一样!

    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并不意味着我就真的已经放弃了任何的抵抗任由老娘

    摆布!我双手的红莲之火如今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释放,所以在母亲接近我查看

    我伤口的同时,我便已经处在了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之中。我清楚在身体不能活

    动的情况下,我就算在手上释放出了红莲之炎,但无法接触到对方身体的情况下,

    也毫无意义!不过至少能让我释放并显示自己反抗的意志!而这一举动却在无意

    中反过来给了我一个算计老娘的机会

    我不知道她把我弄晕究竟使用的是什么手法,不过在她接触我身体的同时,

    我也释放了双手的红莲之炎!我确实被她弄晕了,但昏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瞬

    间而已。我手部红莲虽然在我昏迷后也停止了发动,可刹那间发出的高温却也在

    那一刻灼烧了我手部贴着的大腿!那感觉就好像平日里被烟头烫了一下,而我却

    也因为这一刺激,几乎在昏厥之后的瞬间便又清醒了过来。

    不仅是母亲,连观雪和春日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我双手转瞬即逝散发出的那一

    缕微弱光晕。

    清点完了物品,我解开衣服扣子,低头查看着自己的肩膀,接着又用力转动

    了几下胳膊,确认已经彻底恢复之后,神色木然。

    除了肩膀,左侧大腿的伤好像也跟着全都愈合了她手按在我肩膀上的

    时候,我居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肌肉在生长,大腿上也是一样不可思议!这就

    是她拥有的妖魔力量么?

    惊讶归惊讶,我对她却没有几乎任何的感激之情!因为我很清楚,她或许确

    实没有伤害我的想法和念头,但我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都仅仅只是她达成自己的

    计划和目的的工具而已。虽然她在春日、观雪面前说爱我又或是为我操心之

    类的话,可事实上,这三十多年来,她对我几乎根本就是不闻不问!什么时候又

    尽过一个母亲的义务?

    若不是我觉醒了红莲之力,成为了她那个永生计划中引诱夏姜离开凤凰

    山囚笼的条件,正常情况下,我恐怕直到自然死亡,她都不会再和我之间发生任

    何的交集。而且现在看来,我似乎对她还有其他的用处。所以她才会在带走春日

    和观雪的同时顺道治疗了我的伤痛。这种情况下,我又何尝会对她有一丝一毫的

    感谢?更何况在我看来,她当着春日和观雪的面对我治疗更主要的原因一是为了

    向二女展示实力,二则表明她并不无情。这样一来,会让春日和观雪对她放心而

    更认真为她办事而已

    整理好了背包,我用嘴唇和舌头翻弄着嘴里的小枝条,接着开始攀折周围树

    木的枝叶和地面的灌木动手制作起了野外伪装。这是几乎每一个侦察兵都必须掌

    握的技能。自从掌握了部分红莲能力之后,我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依赖

    红莲这种能力了。而同时却逐渐忘记了自己从军时代学习和掌握了的各种军事技

    能!

    利用草茎交缠搓成细绳条,利用树枝作为中轴支撑,带叶枝条外挂用草茎绳

    条捆绑固定

    周静宜给我准备的野外工作服虽然不是军装,但现在的绝大多数工作服装都

    借鉴、模仿了军队作训服的式样和外型,甚至于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方面都全盘

    照搬,我这件也不例外。服装设计者可能并不清楚军队作训服中那些扣带、臂挂

    等等设计的实际用途,照搬也只是习惯。但却足以让我完成基本的单兵伪装。

    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最终完成了自己战斗状态准备的我终于起身,

    提起了身边的步枪。跟着不紧不慢的绕过了考察队最终的溪边营地,按照母亲和

    春日、观雪两人之前前进的方向开始了进发!

    那么想要九鼎是么?为了九鼎,可以欺骗、可以杀人,可以利用所有

    可以利用的对象和目标!一个个都殚心竭虑,不择手段!那好吧,现在开始,我

    也加入到这场争夺游戏里面来吧!

    我神情麻木,嘴里嘀咕着:在这种地方,一个人的话,反而会更方便

    了,不过,一个侦察兵,在这里能做些什么呢?

    我的身体随着着四周光线的减弱,最终彻底熔化进了黑暗的森林当中

    森林西面两、三公里的丘陵缓坡底部,三名武装分子围在篝火旁,一边加热

    着罐头食品,一边抽烟彼此交谈着。

    搜索到明天早上结束!然后估计就要进入那个山谷了!

    不是说还有没找到的人么?不继续找了么?武装分子中的矮胖子从口袋

    里掏出了一瓶二锅头呡了一口后递给了对面的人员。

    对面的武装分子接过来同样呡了一口道。逃进来的足有三百多号人呢。这

    片区域没准都有上万平方公里了。哪里能都逮住!百惠集团那个安保队队长之前

    统计了一下,除了被打死的,漏网也就二、三十个而已!现在最主要的目标已经

    被抓住了,剩下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员。反正,这方面的工作应该差不多结

    束了。倒是那个山谷,怎么看怎么邪乎。就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进入,

    上面要安排人在山谷外面留守的话,我是不打算进去的!

    那倒是,我听那几个喇嘛讲,那个山谷叫什么埋尸谷地。听这名字估计里

    头埋了不少死人,想着就让人瘆的慌。

    矮胖子从篝火架上把挂钩取了下来,把烤热了的食品分给了另外两个人,自

    己埋头吃了两口,抬头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什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对面的人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一边顺着他的视线朝身后望去,一边开口问道:

    怎么了?

    矮胖子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某个地方道。哪里什么时候长了一堆草?我刚

    才看那边都没有的啊?

    对面的人扭着脖子,眨了眨眼睛。黑夜之中,除了篝火映照范围的十来米内,

    更远的地方都是模模糊糊的。而且因为明亮篝火同周边光线造成的视觉差,他这

    一望,眼前更是一片黑咕隆咚。

    矮胖子起身,拿起了自己的武器道。我过去看看,有古怪

    另外两人也随即警惕的拿起了枪支,站在原地,全神贯注观察着矮个子的行

    动。在不知不觉中忽视了身后的状况。

    篝火最终映照出了我从黑暗中冒出的身形,但我却没有丝毫紧张的情绪。只

    是平静的,悄无声息地的从后方接近了篝火旁的两人,然后伸出右手,一把抓住

    了其中一人的脖颈

    被抓者在全身剧烈抽缩了几下后,随即被烧成了一具焦炭。另外一人方才反

    应过来,想要转身,我的左手却已经直接捂到了他的嘴上,在我的视线中,他的

    身体从头部开始变黑,发光,并快速向着身体下方延伸,最终很快完成了焚烧碳

    化的全部过程。

    两具焦尸倒地的声音惊动了正在前进矮胖子,他慌忙转身,却看见我飞快的

    向他冲来。当他意识到需要举枪向我射击时,我已经冲到了他的正面,并用膝盖

    撞到了他的腹部。矮胖子随即痛苦的弯腰,缓缓的坐倒在了地面。

    我拔出了他插在大腿侧的刺刀。摸到刺刀的瞬间,我很有一种亲切感,因为

    这矮胖子装备的居然不是刺刀,而是一把三菱枪刺。

    随着手腕的翻转,枪刺的尖头抵在了矮个子的咽喉位置。

    我问,你答!说错一句,或者叫唤一声,我就在你脖子上开个洞我

    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但在这种场合却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矮个子咽了一口口水,微微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我是如何干掉他两个同伴的,

    但很显然,他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当即选择了屈服。

    名字?

    张鹏!

    做什么的?

    没、没工作!

    来这里做什么?

    被人雇佣,临时充当雇佣兵!

    谁是雇主?

    雇佣我的是我大哥张帆,不过真正的雇主应该是百惠集团那个叫柳惠茹的

    女老板!

    你们有多少人?

    不、不是太清楚矮胖子感觉到我的枪刺朝前压了一点后又连忙说明

    起来。被雇来的人哪个地方的都有。除了我这样凑数的,还有真正的雇佣兵,

    此外还有不知道那个寺庙的喇嘛,和其他许多我不知道来历的人员。比如队伍里

    那些女的,听说很多都是什么瑜伽教练什么的。所以我们具体有多少人,我也不

    是太清楚了。

    你估算应该有多少?

    估算?哦、哦,起码也有两、三百号人。矮胖子张鹏结结巴巴的答复着。

    那些真正的雇佣兵什么来头?知道多少说多少。

    有两批,一批听说是柳老板从东南亚那边高价雇来的,人数有三十多个!

    带头的是个越南人,叫黄志平!另外一批是那个叫达什么的女活佛通过自己的关

    系雇来的,人数少点,只有二十多个!但据说非常厉害,都是廓尔喀人,被雇佣

    寻回地址百#度x苐壹版主综合2社╙区

    前,曾经在英国和尼泊尔的正规军里服过役!带头的人有两个,一个叫苏尔巴达

    布,一个叫巴兰克图。

    喔,这两个人的名字你倒记得很清楚?

    张鹏哆嗦了一下,解释道,因为廓尔喀雇佣兵太有名了。我对他们很关注,

    所以就记住了名字!

    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这矮胖子说的不错,廓尔喀雇佣兵即便在整个世界

    范围内,都被认为是最优秀的职业军人,因而在军事界享有相当的声望!但凡喜

    好军事的人员,几乎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他们的大名,这其中也包括我!这也是我

    在看到那三名抢手装备的戈戈里弯刀后感到惊诧的原因。因为我做梦都没想到我

    居然有一天会同这些近乎于传说般的职业雇佣兵撞上!不过现在对我而言,

    已经没有了刚刚看到戈戈里弯刀的那种震惊和畏惧感。

    廓尔额雇佣兵怎么了?一样是人,一样会死!从之前交手的情况来看,他们

    确实训练有素,军事技能过硬,彼此配合娴熟,战术运用合理。但终究没有超出

    正常军人的范畴之外。只要不是超人,我也就没有必要对他们有什么恐惧心

    理。

    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接着问起了下一个问题。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跟着队伍走,然后按照他们这些雇主的指令行事。

    他们来这里究竟要做些什么,我是真不知道。

    从张鹏惊慌而恐惧的眼神中,我确认这家伙没说谎。

    我刚才听到你们说,你们最主要的目标已经抓住了。能告诉我谁是你们的

    主要目标么?

    还能是谁,就是百惠集团现在的那个总经理孙聪。按照上面的说法,其他

    人抓不抓的住,找不找的到不重要。能抓多少算多少,反正尽量抓。只有孙聪,

    是必须要活捉的!张鹏回答道。

    你们抓住孙聪了?我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怎么抓住他的?

    我、我不知道啊!我们这些人是负责在队伍最后搜索警戒的。孙聪是前队

    那些职业雇佣兵他们抓住的。具体怎么抓的,我真不清楚,只是之前负责联络的

    人员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而已。

    我接着又向张鹏询问了几个问题。跟着伸手解下了他挂在胸前的步枪

    很好,你很配合!所以我不杀你现在向后转,向前起步走!别回头,

    也别左右张望,更不要大声叫喊!对,就像这样,一直往前走

    望着张鹏战战业业的不停前进并最终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后,我转身来到了

    我之前抛弃的背包旁,将背包背回了身上。张鹏之前看到的那丛忽然出现的杂草

    其实就是经过我伪装过后的背包。只是在黑暗中,他无法分辨背包上的那些伪装

    树枝,而误认为了是突然冒出的灌木从。

    我接着返回到了篝火旁边,迅速的从三名佣兵遗留下的物品中补充了需要的

    物资和弹药,其中一个收获令我颇为满意。

    有望远镜了!很好

    我接着开启了脑海中的红莲图谱,扬了扬眉毛,然后再一次消失在了黑暗之

    中。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十多名武装分子赶到了篝火旁,面对两具如同黑炭般的

    尸体,他们的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纷纷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在他们查看死者和现场的同时,我又出现在了三、四公里外的另一处地点。

    同样两具烧焦了的尸体旁,一名武装分子跪在我的面前!相比之前的那个矮胖子

    张鹏,这位胆子显得更小,当然或者是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两名同伴具体的死亡过

    程所致!

    我向他询问的问题同张鹏几乎完全一致,得到的回答也大同小异。

    这烟不错,送给我吧我一边说,一边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毫不客气拿

    走了他的香烟。

    你要就拿吧,我还有!此人哆嗦着,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我的双手!他不

    知道我的双手什么时候会散发出那种恐怖的闪光并将他同他的同伴一样烧成灰烬!

    谢谢,那就不客气了!我的烟快抽完了,只好从你这要了!我面无表情

    的将香烟收进了衣服口袋。

    对了,你们现在营地是在埋尸谷地入口旁边吧?怎么不干脆进入山谷里面

    扎营呢?我悠闲的点了根香烟,继续询问道。

    不是不想进,而是好像没那么容易进去。武装分子回答道。

    哦,怎么回事?

    那个山谷入口周围有一层雾一样的东西,进去的人三转两转不知怎么着就

    又转回来了。前队据说先后进去了三批人,最后都莫名其妙的走出来了。

    哦,这样啊!我点了点头。在得到了需要的信息后,我站了起来!

    那边就是山谷的入口方向吧?好,你现在朝那里走。别回头,别东张西望,

    也别发出任何声音。照我说的做,你就可以安全的回到你们的营地!否则的话,

    我倒是不介意用活人练练我的枪法,要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在人背后打黑枪了!

    望着此人逐渐消失的背影,我熄灭了香烟,随手扯了根草梗扔进嘴里咀嚼着,

    接着继续深入到了黑暗的旷野中,暗中尾随着此人的脚步,逐渐开始接近对方位

    于埋尸谷地外的营地所在

    数百人的营地在这空旷的丘陵地带以及黑暗的夜空下显得格外的醒目和显眼。

    步行了两个多小时后,我便清晰的看清了它的轮廓和基本范围,虽然此刻我

    和它的距离可能还有三、四公里的样子。但我还是谨慎的选择了暂停前进。

    在寻找到了一处灌木相对密集的场所后,我安静的匍匐了下来,拿出望远镜

    观察起了营地此刻的状况。

    因为缺乏构筑外围防御的材料。眼前的营地构建的颇为简易。数十顶帐篷呈

    环形分布。四周都点了篝火。除了篝火,营地内还能听到柴油发电机的轰鸣声。

    帐篷围绕的中央空地形成了一片广场。几具支撑在大型帐篷顶部的探照灯和外围

    的篝火令整座营地笼罩在一片光明之中。而营地西侧紧邻着一片陡峭的山脉,这

    山脉由埋尸谷地两侧山脊延伸而出,并不如何高大,看上去如同在丘陵原野上忽

    然冒出的一片石头屏风一样。

    营地中央的广场上人来人往,而营地四周也显得戒备森严。我观察了良久并

    未发现明显的守备漏洞。当然我原本也没想过要渗透进入他们的营地当中。

    我很快注意到他们除了营地边缘的守备人员之外,在外围区域同样安排了巡

    逻队。同之前我袭击的那两队人员一样,外围的巡逻人员也是三人一组。我随即

    沿着营地北部朝着营地西侧那片突起山脉隐蔽运动。如果有可能,我打算看看能

    否爬上去,居高临下观察和监视对方营地的具体动向。

    此时的我处于一种非常奇特的心境当中在望远镜里,我看到有武装分子

    殴打、虐待被抓的百惠集团员工,我却没有任何的心理活动,见到的一切仿佛都

    只是与我无关的事件场景一般。要是以前,我或许会愤怒,热血沸腾,并试图阻

    止、解救这些不幸意外卷入风波之中的无辜者。但现在,我却只有一个非常单纯

    的目的

    真正促使我将监视目标对准达耶。仁波切这些武装分子的原因是来自于母亲!

    我不知道她具体的计划是什么,但我肯定,在百惠集团这个行动团体瓦解之后,

    母亲必然会将达耶这个行动团体作为其达成目标和计划的最终载体。

    袭击和骚扰这些人,就一定能对母亲的图谋造成不良的影响!当然,还有一

    个原因就是报复!

    自从来到这里,我就又一次陷入了我最讨厌的那种被动感觉当中!为了掩护

    身边的人、为了保护身边的人,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在紧张、担忧、无奈当中

    去承担,去履行某种虚无的所谓责任!我几乎用尽了浑身的解数,却也没能获得

    我想要的那种结果

    当母亲带着春日和观雪从我身边离开时,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在装晕,

    但我也在思考!我该做些什么?我做的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当我意识到我之前都

    是在被人利用、被人戏耍之后,我感觉我似乎无所谓了。

    等我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我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轻松!我放弃了去寻

    找黄炎栋那些人,因为找不找的到是一回事,找到了,我恐怕又会陷入那种处处

    被动的状态之中。

    现在我一个人,再不需要去担心、去考虑身边其他人的安危。只需要遵循着

    我自己的好恶而自由的行动。我要把达耶。仁波切这帮追兵给我带来的那种

    危机感、恐惧感、忧虑感原封不动的给她们送还回去!让她们也好好享受一下,

    在黑暗中,在无奈之下,成为他人猎物是什么滋味

    当我绕道营地北面之后,一支携带了手电照明的三人巡逻小队出现在了我的

    视线当中。

    我趴下了身子,吐掉了嘴里了草梗,将枪口探了出去。

    我从未祈祷过,也从未信仰过任何神明!不过现在,不管什么神明,保佑

    我吧!因为我孤身一人,而对方人多势众!我没指望一个人就能战胜或者击败众

    多的对手,但我已经压抑太久了。就请天知道的什么神明给我这释放一次的勇气

    和决心吧

    我口中念念有词,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嘀咕了些什么,在碎碎念念当中,

    我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连续的三声枪响,在远处营地灯火的映照下,三个清晰的黑色身影依

    次倒地,第一个倒地者的头部更出现了液体状的喷溅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连续的枪声、叫喊声、咒骂声、摩托车的轰鸣声不绝于耳的从远处传来,并

    向着我射击时的位置汇集而去。而我却在不慌不忙收拣了弹壳的情况下朝着营地

    西侧的山崖区域转移。

    对方人员中有经验丰富的职业军人,早就意识到我必然会转移地点。冲出营

    地的人员采取了三面包抄的围堵方式,左侧过来的人员一度同我只有咫尺之遥,

    不过很显然,对方团队中绝大多数终究并非真正的军人,在我潜伏不动的状态下

    丝毫没有看穿我准备的伪装,从距离我二、三十米的位置擦身而过。我因此有惊

    无险的接近了营地西侧的山崖地带。

    不过当模模糊糊的陡峭悬崖出现在我视线当中后,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决定来

    到这里似乎并不明智。因为几名武装人员的身影也同时影影绰绰的映入了我的眼

    帘。我随即趴倒在地,再次进入了潜伏的状态。

    此时出现的武装分子数量不少,足有七、八个人的样子。不过他们似乎并未

    发现我,而是一边注视着远处我之前射击所在的方位,一边交谈着,快步的朝着

    那边行进。

    好像又死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一枪爆头。他奶奶的,我们这次碰上

    狠人了!

    再狠能狠的过那些廓尔喀人?

    你懂个屁,现在我们在明,那家伙在暗,那些个廓尔喀雇佣兵也拿他没辙。

    之前后卫两个小队被杀了四个人,虽然不太清楚那家伙怎么弄的,不过黄少校猜

    测这家伙只是善于近身搏杀而已,可现在看来,这家伙枪法也不差。没找到他,

    我们所有的人都只会是他的移动靶子!老板现在很生气,要求我们全体出动,掘

    地三尺也要把这家伙给挖出来。

    难怪连我们这几个负责她安全保卫的都派出来了。

    武装分子们说着说着,从我身边不远的地方走过。当他们彻底走远后,我将

    视线投向了这些武装分子过来的方向。

    远处峭壁的某处地点透露出了光线,我始终麻木的表情因此而发生了微妙的

    变化

    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接近了光亮处,当借着那些光线看清了眼前峭壁的样子

    后,我感觉到了震撼!

    在陡峭的石壁上,密密麻麻分布着众多大小不一的石窟以及各种各样的石刻

    造像。便如同洛阳龙门石窟以及敦煌鸣沙山石窟一般。但在黑夜当中,我却无法

    看清任何一尊雕像的具体摸样,尤其是沿着峭壁陡然直立的那几尊巨型人物造像,

    仅仅只能看到轮廓。

    我眯着眼大致估算了一下造像的高度,心中暗自咂舌。

    最高的恐怕足有二、三十米高啊,不过从轮廓上看,似乎并不是佛像之类

    的造型。想要看清,恐怕得等到天亮了。接着我将视线投向了之前我发现的光

    源所在

    虽然石壁上分布着众多大小不一的石窟洞穴,但只有其中最大的一座当中散

    发出了明亮的光线。当我小心翼翼的接近到距离石窟入口还有十多米位置的时候,

    听到了当中传来的清晰对话声,我看了看石窟周围的光线分布,意识到光源应该

    位于石窟内部较深的区域,发散出来的光线最多只能笼罩入口外围数米的范围之

    后,随即干脆走到了正对石窟入口十米左右的一个凹陷地形处趴伏了下来,然后

    将枪口推出,瞄准了洞窟里的人员,手指按在了扳机之上!

    对于我而言,这实在是在合适不过的射击位置了,我已经可以想象几秒钟后,

    我扣动扳机的情况下所能目睹的场景。不过当我看清了洞窟内的具体情况后,手

    指却又从扳机上缓缓的松了开来

    老是在没人的时候才来见我,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洞窟并不深,朝山壁内延伸的长度大概也只有十来米的样子,地面摆放了数

    盏照明用灯。一名短发女性面朝石窟内壁,看上去似乎在欣赏着石壁上的石刻和

    排列整齐的那些雕像,但却身体后仰的依靠在身后的男人怀中。男人嬉笑着在女

    人的身后抚摸着女人的身体,语气轻佻的回应着。

    我这不是胆子小么,只敢在没人的时候过来和你亲热

    你胆子小?骗鬼去吧老孙在书房查资料,你都敢溜到我房间来挑逗我

    嗯男人的手伸到女人的筒裙内运动着,女人似乎是因为敏感部位受到

    了接触,控制不住的哼了一声。即便是如此细小的声响,也在洞窟回音的作用下

    清晰的传入了潜伏在黑暗中的我的耳中。

    嘻嘻,那不是当时没忍住么。谁叫你这么性感,让我无法自拔。男人一

    边说着,一边把脸凑到了女人的脖颈边,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了起来。

    女人随即发出了阵阵的喘息声

    少在我跟前献殷勤。你傍晚做了些什么,当我不知道么?女人眯着眼享

    受着男人的爱抚和亲昵,但很显然,思维意识等等依旧保持着极度的清醒。

    我没做什么啊?达耶就在营地里头,我可不敢轻易的在她面前露脸呢。

    男人的舌头移动到了女人的耳垂边,一边轻咬着,一边讨好般的解释着。

    切,还说没有!我可看的一清二楚,当时你一直把头从帐篷里探出来在偷

    看巴兰克图他们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呢!就差没留口水了女人语气上透着某

    种酸味,可身体却同身后的男人靠的更紧了。同时手向后摸索着按到了男人的大

    腿上来回抚摸起来。

    男人干笑了两声,显得有些尴尬。那不是那女的漂亮的有点过分了么?我

    是男人,男人这不都喜欢看漂亮女人么

    尴尬归尴尬,不过男人此刻这种坦白的态度却相反获得了身前女人的认可。

    哼,算你老实女人伸了伸雪白的脖颈,感受着男人的爱抚。不过

    你也没说错,那女人漂亮的让人妒忌。我都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五官那么精致的

    女人。而且耐力也好,孙聪那群人里头,她和关悦然是跑的最远,也是最后被找

    到的。巴兰克图他们一度还把她给追丢了,要不是后来搜索,发现她体力不支躲

    在一块岩石后面休息,没准还真就让她给跑掉了。

    男人见女人并不介意自己傍晚时的行为,双手随即肆无忌惮的伸到了女人的

    胸前揉捏了起来。这不奇怪,不是有研究说,女人的耐力其实远远超过了男人

    么?而且不是还有句话说,男人是牛,女人是田,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所以啦,男人那点耐力怎么都比不上女人的。

    女人靠在男人怀里随即发出了咯咯的笑声。是这样么?那你觉得我们两个

    人之间谁耐力更好点啊?

    男人的的手此刻交叉伸进了女人的胸前衣襟之内,伴随着女人胸前的隆起,

    很明显,男人的手指已经捏住了女人胸前某处最高的凸点并来回捏弄着,女人控

    制不住的伸出舌头在上下嘴唇间来回舔舐起来,同时发出了浓重的鼻音。身体也

    随之微微颤抖,扭动起来。一双翘臀旋转着,摩擦起了身后男人的双腿之间的位

    置。

    男人的呼吸也因此而急促了几分。

    那当然是你的耐力更好一些了。这两年来,那次不是我累的气喘吁吁,

    你还游刃有余呢嘿嘿,对了,那漂亮女人究竟什么来历弄清了没有?百惠集

    团里可没她这号人啊,好像也不是电视台过来拍摄专题节目的。

    啊啊女人呻吟着,漫不经心的说道:我问过她了。听她自己

    说,是松前制药的广告部经理。

    松前制药的广告部经理?她怎么会掺和进这次的事情里头来?男人显然

    有意外,不过肢体动作却并未停止。

    哦,她算是倒霉!按她自己的说法,她们公司和一家杂志一块搞了个

    什么户外专栏,她过来本来是想搭电视台拍摄专题节目的顺风车搜集野外景色素

    材的。而且素材照片这些她都已经拍完了,原本打算跟着孙聪他们之后安排的补

    给车队返回格尔木的,结果还没走就撞上我们过来了女人喘着气回答道。

    男人听完后,手上的动作渐渐缓慢了下来。你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女人迟疑了一阵,方才从身体刺激的愉悦当中稍稍恢复了一些。怎么?有

    什么疑点么?我看过她携带的数码相机,还有拍摄的那些照片。都是自然风景照,

    而且电视台和孙聪身边的那些人都证实了她的说法。

    男人把下巴架在女人的肩膀上说道:素材搜集这些难道不该是杂志社那边

    安排专门的编辑人员负责处理么?要她这个合作单位的广告部经理来干这个事情?

    对了,跟她们松前制药合作的是什么杂志啊?这么高调,还让赞助企业出人替自

    己干活一边说,一边渐渐恢复了手上的动作频率,同时也开始配合着女人

    的动作摇晃起了胯部。这样一来,女人很快又充分感受到了生理上的刺激,发出

    了哼哼哈哈的声音,不过在享受男人刺激的同时,女人随口报出了我工作杂志社

    的杂志名称。

    男人听到后,身体似乎微微哆嗦了一下,但却又若无其事般的全身心投入到

    了同女人的互动当中

    男人和女人这样彼此摩擦挑逗了一阵后,女人似乎终于按耐不住挣脱了男人

    环抱的双手,迫不及待的转过身来,抱着男人开始了激情的拥吻。两人的身体紧

    紧贴在一起,扭动、摩擦着对方,伸出了舌头在空气中触碰交缠,远远看去就如

    同两条灵巧的白色蛇头正在彼此追逐吞噬一般。分开后,两条舌尖之间拉出了一

    条晶亮的水丝

    男人喘息着,将女人顶到了石壁上,探头啃咬起了女人的脸蛋,一边啃,一

    边粗暴的拉拽着女人的衣领,直至女人雪白赤裸的肩膀暴露出来。同时移动头部,

    不时从口中探出的舌尖顺着女人的脖颈向肩膀滑动,便如同快速吐信的毒蛇一般。

    女人喘息着,扭动着身体,陪着男人,很快解开了衣服上的扣子,在男人再

    一次用力的拉拽下,上身的衣物彻底滑落到了地面。男人接着一口咬在了女人圆

    滑的肩膀上,女人随即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但那声音中却又带着某种满足。

    松开了肩膀,男人压低了身体的高度,脑袋贴上了女人的胸部,吸吮女人乳

    房的同时,舌头来回翻卷着奶头。女人喘息着,双手伸到了男人的腰带上,熟练

    解开了皮带扣,朝下用力一扯,手接着按在了男人已经突起的内裤正中,用力抓

    弄揉搓起来

    惠茹,你的奶子真挺!男人抓捏着女人乳房,抬头朝女人调笑起来。

    听到男人此刻对女人的称呼,我大致推测此刻石窟中的这名女性很有可能就

    是周静宜向我提起的孙聪的哪位后妈柳惠茹了!

    之前从我身边经过的那些雇佣兵曾经提到,他们原本是专职保护这趟行动的

    幕后大老板的。但是为了对付我,他们被老板指使离开,并加入到了对我的搜索

    之中。而他们原本的所在,便是这座石窟。幕后大老板不出意外,现在就在这座

    石窟当中。

    营地变乱的时候,孙明曾质询刘镇,怀疑是柳惠茹怂恿了刘镇的造反行

    为,现在看来,孙明没准还真的猜中了因为,若不是柳惠茹在幕后操纵这些

    武装分子的话,此刻她又怎么会出现在我眼前的这座石窟当中?

    不过我不明白这个女人策划这场阴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仅仅

    只是为了报复曾经抛弃了她的孙聪并试图夺取百惠集团?要真为了这个目标的话,

    她其实有许多不同的方式方法可以选择。用得着组织一帮雇佣兵跟在孙聪后面大

    开杀戒么?又或者她也将目标定在了九鼎之上?

    黑暗中的我冷冷的注视着石窟内正在上演的现场春宫,在脑海中拼接着我已

    经获得的各种信息。而那个男人,我确定我是不认识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

    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柳惠茹此刻已经彻底脱光了身上的全部束缚,整个身体靠在了石壁上,

    岔开双腿,腰部前挺,把自己小腹以下的全部隐秘部位暴露给了眼前的男人,嘴

    里不时的发出阵阵令异性销魂的叫喊声!她显然不知道在黑暗中还有我这样一个

    窥视者,因此肆无忌惮的在情人面前将自己最淫荡最疯狂的姿态都彻底展现了出

    来。

    男人也是一样,他蹲在了柳惠茹的面前,双手环绕着柳惠茹的两条大白腿,

    把脸紧紧的凑到了女人胯间,舔舐着女人浓密阴毛下的性器。他的舌头来回刮擦

    着女人两片肥厚的阴唇,又不时的左右晃动,将女人的阴唇朝两边来回翻弄,一

    边舔同时还不停的做出嗅闻的表情,似乎对女人下身的气味异常的着迷

    视力好的好处就是多啊他奶奶的跟看高清v也没啥区别呢!我神

    色木然,暗自嘀咕着。

    柳惠茹显然被男人舔的舒服极了,嘴里哼哼哈哈的浪叫着,身体逐渐的哆嗦

    起来。一身白花花的皮肉轻微颤抖着,在那些照明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淫靡。

    男人显然是在讨好或者说迎奉着眼前的女人。他不知疲倦的舔舐着女人阴部,

    口水混杂着女人阴道内充分分泌的淫液顺着女人的股沟和大腿流到了地面,如同

    水渍一样逐渐扩大。

    在男人哼哧哼哧猪叫般声音的伴随下,柳惠茹的身体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小腹连续的收缩,男人在发觉了女人身体的徵状后,连忙把头扭到了一边,同时

    伸手按到了女人的阴部,飞快的摩擦了起来

    柳惠茹表情痛苦的晃动着头部,腰部连续扭动着,大腿颤抖着,整个人不受

    控制般的滑坐到了地面。两片红润且肥厚的阴唇开始了连续的翕动张合,在张合

    间,一股股的水流仿佛被挤压般的喷溅到了地面,不仅如此,蚌肉形状上方的隐

    秘小孔也同时开始了飙射,浑浊的尿液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飞射了出去,随着

    弧度的减少和降低,最终同下方的液体混合到一起,伴随着她身体的起伏,一滩

    滩的流淌到了地面上,如同缓慢喷涌的泉水一般。

    唔唔爽死了我要死了要死了柳惠茹喘息着,闭着

    双眼,嘴里呓语着。不过还没等她调整恢复过来,男人便淫笑着,跪到了她的面

    前,双手用力将她的两腿朝外掰开同时将她的腰部拽到了自己面前

    啊在柳惠茹的尖叫声中,男人腰部前挺,猛的将下身捅进了女人早

    已泛滥、湿润的肉片当中,跟着开始了快速的前后运动。

    柳惠茹伸手努力抱住了男人的肩膀,一双白腿拼命的盘在男人的腰间,白花

    花的肉体在男人的身上如同波浪般颤抖起来

    呜讨厌每次都是这样柳惠茹此刻的声音如同哭泣一般。

    嘿嘿,这样才能让你充分体验连续的高潮啊才能让你浪了又浪!男

    人得意的笑着,一边运动,一边从地上支撑着站了起来,然后把柳惠茹抵在石壁

    上用力冲击,石窟之内充斥着男人的笑声,女人的呻吟声还有肉体碰撞而不是

    最?新网x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发

    出的啪啪声

    说,跟你干过的男人中间谁最厉害!谁最让你快活?男人干得兴起,表

    情甚至显露出了几分狰狞。

    你你就是你了!柳惠茹此刻连声线都开始了变化,疯狂扭动着

    自己的身体,淫声浪语了起来。你的鸡巴最大最长最硬每一下都

    顶的我的心肝一颤一颤!喔,我受不了了我要来了来了来了。

    女人陷入了高潮,她和男人生殖器官交合的缝隙间在彼此的挤压下再一次涌

    出了大量的液体,液体几乎沾湿了两人的全部下半身,被男人的阴茎堵塞的满满

    的肉洞在抽插中发出了噗嗤、噗嗤的滑腻声响

    男人不知疲倦的前后运动着粗暴、直接而且单一。但这恰恰是大多数女

    人在这种状态下最为热爱和需要的方式!

    在持续时间长达十多分钟的剧烈撞击下,柳惠茹一次又一次的陷入了反复的

    高潮中,拼命的叫喊着,呻吟着在全身肌肉反复痉挛和抽搐的作用下,叫声

    从最初的高亢终于逐渐开始低沉了下去,来回晃着脑袋咿咿呀呀的反复呓语。

    对于能够将怀里的女人操到如此的程度,男人显得极为满意,之前他显然还

    在努力抑制着自己的状态,此刻也终于不再去考虑女人的情况而加大力量和频率

    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似乎是用尽了力气全力猛烈抽插了数十下后,男人啊啊啊

    的叫了起来。

    支撑自己身体还有女人全身体重的双腿抽筋般的颤抖了几下后,男人喘息着

    朝后退了几步,弯腰把早已神情恍惚的柳惠茹给放到了地上,直起身子的同时也

    拔出了自己已经疲软了的阴茎。

    白色的精液从柳惠茹肥硕的阴唇缝隙间缓缓的淌出,糊满了她几乎一半的大

    腿

    男人岔开双腿靠坐在石窟中的一根圆形石柱旁喘气恢复着自己的精力,柳惠

    茹在地上抽搐了一会之后翻身爬到了男人的两腿之间,像只母狗趴在男人面前舔

    舐起了男人的下身。这一刻,她和男人的地位发生了对调,之前明显是男人在讨

    好她,为她服务,而现在她的行为,则显然是在讨好眼前的男人了。

    舔了半天,应该是为男人做完了下身的清洁工作之后,柳惠茹仰起头,语气

    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但略显有些嘶哑。

    能告诉我为什么嘛?达耶上师可是你介绍给我,让我去认识联系的。

    可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对她避而不见?就算跟着我们进到这里来了,你也都一

    直刻意隐藏在队伍里头。你究竟在搞什么飞机啊?

    男人裂开嘴嘿嘿的笑了起来,浓眉大眼的样貌居然显出了几分憨厚摸样

    隐藏在黑暗中的我眯起了双眼,因为我终于记起了这张面孔!

    是照片,是老卢当初照片上无意中拍摄到的那个男人!那个穿着不知道是

    什么民族服装,也不知道具体民族来历的憨厚山民

    惠茹不是我不想见她,而是不敢见她了!现在这里一多半都是她的人,

    我要出现在她面前,她十有八九是要对我下手的!男人伸手抚摸着柳惠茹的脸

    蛋,似乎有些不情愿的解释着。

    你在说笑话么?我跟她接触了一段时间了,她可是真正的转世活佛,大德

    高僧啊!而且你不是说,你和她过去一直都是有交情的么?柳惠茹一边起身开

    始穿衣服,一边不解的询问道。

    大德高僧?嘿嘿,这一路过来,她的手下杀了多少人了?对,人不是她杀

    的,都是她找来的那些雇佣兵杀的。可你觉得,大德高僧会纵容手下的人如此肆

    无忌惮的杀人么?那女人就是个疯子!我们找她帮忙可以,但你要以为你花了钱,

    就能把她和她手下的这些人都控制

    寻回#网╕址?╒搜苐壹版ˉ主综合3社区?

    在手上就大错特错了。交情这东西说穿了就是

    彼此利用而已!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次过来,那女人有她自己的打算。我敢肯定,

    她和咱们两个的目的是不一样的。等找到了那东西,她对你下手是必然的。我之

    所以需要隐藏身份,暗中躲在队伍里头,说白了,就是为了防止她过河拆桥。所

    以不到关键时刻,我绝对不会贸然现身的!见到柳惠茹开始穿戴,男人同样从

    地面站了起来,整理起了自己的着装。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柳惠茹终于穿好了衣服,再一次来到男人面前伸

    手搂住了男人的腰部。

    一切照旧,她要什么资料都给她,她要怎么安排组织都由她!要让她觉得,

    她是你唯一的依仗。但必要的时候,你需要表现出你任性的一面。现在她的人不

    是已经抓到孙聪了么?你作为曾经被孙聪抛弃过的女人,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嘛?

    男人抚摸着柳惠茹的脖颈,言语中充满了诱导的意味。

    我明白了,我一会回去之后就在她面前发火,然后坚持要她弄死孙聪

    柳惠茹表情迷醉的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这就对了不过她为了孙聪手头的那些资料,肯定是不会满足你这个愿

    望的。你可以借机跟她发生些小冲突什么的,但要掌握好尺度,不能跟她彻底撕

    破脸。也能让她对你做出错误的判断。方便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昆仑仙境可比我

    们想象的要危险和神秘的多,有她带着她的那些人为我们开路冲锋,受点小委屈

    不算什么了。男人嘿嘿的笑了起来。

    柳惠茹也跟着轻笑了起来,不过这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后又开口问道:对

    了,你既然决定一直在队伍里隐藏身份的话,有空帮我暗中照看一下孙明了!

    男人楞了下,笑了起来。怎么,你对他难不成还旧情未了么?

    柳惠茹皱起了眉头,咬着嘴唇道:没那回事不过他确实对我有恩,是

    我对不起他。我现在跟了你,当然不可能和他再有什么关系了。不过我不希望他

    把命丢在这里。至少让他活着从这里离开吧对了,还有老孙,你究竟把他还

    有考察队的其他人弄到哪里去了?

    男人神情自如。这个嘛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他

    们都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们的目的达成之后,他们自然会再次出现的。

    寻回网2址搜v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那就好孙家我只想收拾孙聪一个!你可能不知道吧其实你跟我的

    关系,老孙他是知道的!

    听到柳惠茹这句话,男人流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什么?你说他知道?

    柳惠茹点了点头。他那么大年纪了,一门心思的只想搞他的那些研究。他

    和我之间只有夫妻之名,而没有夫妻之实。他和他前妻感情极深,前妻去世后原

    本没想过要结婚的!当初决定跟我结婚其实只是想找一个能够在生活方面照顾他

    的人而已,还有就是他觉得孙聪亏欠了我,决定给我一个名分,将来也能顺理成

    章的给我留一份遗产,算是对我的补偿。所以私下里,他从来没有禁止过我和其

    他男人之间的往来了。他是个书呆子,但真的是个好人,而且很能够理解我。我

    跟他在一起,其实更像是父女关系了,他教了我很多东西和知识。不管做什么,

    我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他最后的日子了。而且你知道么?我和你的事情他

    知道之后,他找我谈过话,他对我说,如果我真的喜欢你的话,他可以同我离婚,

    并且给我一笔分手费成全我们,我否认了,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要顾全

    他的名声和脸面,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他不会过问,只是不能弄到台面上而已。

    这样啊这真让人意外了

    寻回地址╜百?度?苐壹版?主?综合3社区

    !男人话是这么说,但脸上却满是嬉笑的神

    情。

    柳惠茹嘟着嘴,白了男人一眼。所以说了,你答应我的事要做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姑奶奶!一切如你所愿!男人抱着柳惠茹亲了个

    嘴,拿了一盏照明灯,搀扶着她朝着石窟门口走来。

    那个抢手杀了好些个人了,你送我回营地之后,要不也出去帮忙搜索一下?

    我知道,你很厉害的,应该能抓到他吧。柳惠茹临近门口时居然提到了我。

    嘿嘿,这是当然的。你只管负责跟那个女和尚周旋就好。其他事情,我都

    会注意的。男人同柳惠茹离开洞窟后,扭头又朝洞窟内部望了一眼,脸上却露

    出了某种疑惑的表情。不过当他回过头来之后,立刻又换上了一副讨好卖乖的样

    子,并陪着柳惠茹离开了这里。

    男人和柳惠茹离开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我才缓缓的从隐蔽处探出了身子,

    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后,步入了眼前的这座古代石窟。

    更新说明:

    国庆节外出旅游,所以提前一天更新。也因为旅游的原因,纹面将停更两周。

    正常情况下,下次更新时间将在10月13日。

    还望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