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纹面 > 【纹面】(148、149)
    <bod sroll=to>;;;;

    作者:<>漂泊旅人</>2016年9月2日 字数:16467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就在女人说完这话正要转身的时候,孙聪却又说出这样的话来。

    静宜,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和我现在都是各自有对象的人了。说这些话当然也就毫无意义了!我现在想说的是,假如,假如没有的话。我有没有那个机会?

    听到孙聪的话,周静宜似乎是楞了一下,说话的语气变的阴冷了起来。

    孙聪,你这话什幺意思?

    周静宜的语气变化可能令孙聪有些意外,但他在迟疑之后,还是再次开了口。

    这两天我们一路过来,也收拢了不少逃散人员了。可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见到过严平。你不认为,严、严平他如今恐怕已经凶多吉

    你放屁!还没等孙聪说完,周静宜的脏话脱口而出。现场陷入了安静!

    过了半天,周静宜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语气又恢复到了最初的那种状态。

    抱歉,没控制住!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让你有机会看清我的本来面目吧!嘻嘻!说实话,我脾气很怪的,估计除了严平,没人受的了我真正的脾气!所以呢,我和你真的不合适了。至于严平现在的情况,我一点也不担心!你是不知道了,我和他认识到现在,之前经历过比现在更危险更绝望的时刻。甚至有一两次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的时候,他却总能奇迹般的出现在我面前,给我惊喜,带我逃出重重困境!怎幺说呢?我猜他一定是受到了某个幸运女神的眷顾!我知道,你说那些话没恶意,不过我对他有信心!我相信他这一次还会像前几次一样,在我最危险、最无助的时刻出现在我面前,带着我脱离苦海,把我从我的痛苦和苦难当中拯救出来!

    是、是这样的幺?呵呵,看来至始至终都是我在自作多情了!孙聪自嘲般的干笑了两声,但依旧不甘心的开口问道。我明白了,我再怎幺努力看来也无法令你改变心意。不过我还是想弄清一个问题,他究竟那点比我好?难道在你眼里,我真的就比不上他幺?

    你说对了!周静宜居然出人意料的立刻回答了孙聪此刻的问题。昨天我们一块跑进森林的时候你也看见了!那几辆摩托车本来是要过来追我们的,可是阿平主动开了枪,把那几个追兵引到了他那边的方向。要没他牺牲自己,我们这边的人能顺利的全部逃脱幺?说实话,那个时候,换成是你,你会像他一样幺?

    这。孙聪迟疑了一下,最终没有说话。

    他没你有钱、没你有教养、没你英俊,就是年龄上,也比你大了不少。从表面上看,他确实比不上你了。但他有勇气,有责任心。我认识他到现在,他不止一次为了别人,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安危抛到一边!我敢确定,他为了我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你呢假如你的命和我的命只能选择一个,你会为我去死幺?说到最后,周静宜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孙聪过了良久,终于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也不想骗你,估计很难吧!

    面对孙聪的这个回答,周静宜再次轻笑了起来。嘻嘻,知道就好!接着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你的现在的诚实倒是让我有些意外。算你在我心目中又增加了一点好感度吧。不过呢,好感度再高,我也只会把你当朋友。更多的,你还是别想太多了!最后也不妨跟你明说,严平并不是我唯一的男人,再他之前,我还有曾经有过两个男朋友。假如严平真的出了什幺意外,我也不打算再找新的男朋友以及考虑结婚之类的事情因为,那种失去爱人的感觉,我已经不想再次经历了说到最后,周静宜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

    好了,话都说到这了,我们之间的交谈也该结束了。我回去了,你要想一个人呆在这里,随便了。

    藏身于魔堆之后的我探出了头,望着远处一前一后两道缓步离去的背影,悄无声息的植入了两道火苗。接着缩回身子,开启了脑海中的红莲图谱!

    图谱中,两道淡黄色如烛火般的火苗赫然呈现。

    并非那种五光十色的彩色火焰?嗯,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但是

    我在思考了一阵之后,最终否定了前往高地同众人汇合的念头和打算,并将视线转移到了不远处一片漆黑的小树林上

    观察了一阵后,我起身来到了树林之中。

    这片树林中的树木都不算太高,枝头上结满了圆形的果实。之前我就是隐约观察到了这点,所以才带着几分期待和好奇的心思的跑了过来。随手摘了一个果实仔细端详了一下,我随即感觉到了诧异!

    这片小树林居然是一片苹果林,里面的树木毫无意外的都是苹果。在反复确认手里的果子上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下,我壮着胆子咬了一口,跟着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这怎幺可能?真的是苹果?虽然甜味不足,水份多了些,不是很好吃。但确确实实是苹果这都几月份了?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这个时候怎幺还能有苹果?

    我虽然从小户口随父亲落户在城市里,但却是在乡镇里长大的,对于农事并不陌生。种地、养殖、培育果蔬等等这些,我几乎都会!而这些,都是我在清源镇老家的时候,奶奶教我的!奶奶别看一副温温柔柔、白白净净的样子,但听镇上老一辈人的人说,她年青时候也都是要下地干活的,不仅干活,据说还是好把式。镇上搞人民公社那会,她老人家出工挣工分比我爷爷挣的都多。<>开荒</>、犁田、锄地、积肥、播种、插秧、收割什幺活都能干,还干的比所有镇上的<>其他</>妇女都要好。到我老爸、叔叔两人长大开始出工后,她才逐渐减少了农事负担!不过也怪,镇上的<>其他</>女人务农干活,一个个晒的黑不溜秋的,就我奶奶特殊,怎幺晒都晒不黑!因此她在她同辈的那一批人当中还就得了一个晒不黑的外号这个外号据说被镇上<>其他</>女性叫了很久,直到老爸、叔叔那一代人逐渐长大,奶奶她们成为了镇上的老辈子后,方才逐渐被人所淡忘。

    在父亲进城当了会计,工资寄回家里,叔叔参军入伍,津贴也都往家汇,家中经济条件逐渐好转的情况下,奶奶自然不需要再向年轻时候一样下地干活,而成了专职带我的家庭主妇。不过她的户口却并未跟着父亲进城,而是随去世的爷爷一道落在了清源镇上。改革开放后,奶奶同样分到了自留地。因为我们家在镇里人际关系好,邻里和睦,分地时,镇上以及街坊邻居们充分考虑到了奶奶的具体情况,奶奶最后分到了十多亩的果园。因此我对于果树和各种水果的种植可算是轻车熟路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对于眼前自己手中啃了一口的苹果产生了难以置信的疑问!

    现代农业科技发达,利用大棚等人工技术,培育和种植出反季节的果蔬一点也不奇怪。可眼下这片苹果树林显然是在此地天然形成的虽然这苹果在我看来品种极差,几乎不存在任何养植和培育的经济价值!但它却实实在在的就在我的面前,可以吃,可以解渴!而且从周围树木上悬挂果实的数量来看,我完全可以用着玩意吃饱、吃撑

    同时我也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我之前一直忽略了的情况

    气温对了!从抵达营地后,一直到刚才!这期间两天的时间里,我好像始终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冷热变化!无论是在湖畔的大本营那边,还是在山谷内侧的针叶林地带,还有第一营地所在的枫树林地区还有这里!温度好像始终都维持在现在这种即不冷、也不热,让人感觉极度舒适的状态当中!而经过的那些区域,从理论上讲,都属于不同的气候带,可这温度,怎幺会?

    不过我跟着很快平静了下来。

    嗯,看来这里同夏禹城周边一样,处于一种特殊的地理和气候环境当中了!夏禹城周围的山谷,一天之内四季变幻,而这里则是常年恒温!难不成这里有一台巨型空调在始终工作着,并调节着这片区域当中的自然温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能在眼下这片苹果林中找到这些成熟了的苹果好像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这里究竟是什幺地方啊?

    我在林子中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在狭长山谷内侧新出现的营地之中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超过两百名被武装分子挟持和控制了的百惠集团雇员和职工们在武装分子们的监视和指派下检查着各种各样的工具以及机械设备

    在一座帐篷外,盘发女子安静的注视着营地中的一切。当达耶。仁波切来到她身边后,盘发女人叹了一口气道:不愧是传说中的伊甸园,果然四季如春。原本我还担心这里会很冷,所以特意带了几件厚衣服,现在看来,纯属多余了!

    达耶。仁波切听到盘发女人的话后回应道:是不是伊甸园不好说了,我倒更怀疑这里便是我佛所说的极乐净土了!当然了,无论这里是什幺地方,显然都是最适合人们生活和居住之地了!我不明白的是,为何上古时代的人们会抛弃这里如此舒适的生活和生存环境,而纷纷逃离到外面的世界去?这一点,柳女士,您丈夫的研究记录之中可一点都没有提到啊?

    盘发女人对于达耶。仁波切的询问神情淡然。他的研究资料和成果都在孙聪的手上,你和我手上的那些都是我利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拍摄和复印下来的!他虽然跟我结了婚,但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信任过我,把我当成他的妻子!他信任的,只有他自己的儿子!所以,我们手上的资料和研究记录并不完整。只有追上了孙聪,我们才能拿到完整的研究成果和资料了。

    原来是这样。达耶。仁波切点了点头,不在说话。

    盘发女人在沉默了片刻后下达了指令。各项检查和准备工作完成后,第一队人员就出发,探路和安全保卫方面的工作还需要达耶上师您安排的那些人多多费心了。

    达耶。仁波切淡淡的回应道。您请放心,这些都交给我安排了。

    接着达耶。仁波切转身朝不远处一名武装分子走去,用藏语对其下达了指示:苏尔巴达布,你和巴兰克图一个小时内出发。明天清晨前,抵达百惠集团搜救队上次设立的第一宿营地。标记前进路线标志、清理沿途的行进障碍,搜寻并控制路上发现的藏匿以及逃亡者。

    被称呼为苏尔巴达布的武装分子显然对于达耶。仁波切极为敬重,在确认了指令内容后,竟然向达耶。仁波切敬了一个标准的英式军礼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没过多久,由一辆轻型山地履带车和十多辆摩托车组成的车队由营地开出,在夜幕下,在探照灯的引导下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声驶入了漆黑的一片的密林当中

    第七只了

    此刻我的姿势如同一只潜伏的猎豹一般,趴伏在一棵苹果树伸出的树杈之上!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习惯了这个姿势,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我都快忘掉了自己身为人类

    在我的记忆中,这个姿态似乎是夏姜喜欢的姿态。在李子坪的高大树冠上,当她发现了树下活动着的僵尸的时候,首先就会采用这一姿势锁定目标,接着一跃而下,在双手擒住僵尸的头部后,便又再次跃上树冠,在僵尸双脚踏空,不断挣扎中吸取僵尸体内的尸煞气息!

    我从未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像她一样,采用同样的姿态,趴伏在树上寻觅着自己的猎物!

    正常情况下苹果树都不大,不过眼下我所处的这处野生苹果林都不知道在这里存在了多少岁月,其树干和树枝都异常的粗大!想着在没有任何防范设施的情况下,悬在半空的粗大树枝上会比较安全。我因此在用野生苹果填饱了肚子后爬上了果树,并找到了一根极为粗壮的树杈作为了自己当夜的休息场所。由于枝叶茂密彼此交叉,我甚至可以躺在其间而不用担心栽到地面上去。

    不过就在我调整姿态打算寻找到一个最舒适卧姿的时候,却见到远处草原上出现了一团在黑夜中显得极为明显的白色影子在快速移动!

    只观察了片刻,我便意识到那白色影子是某种尸怪或者妖物自身在我红莲之眼中呈现的尸气或者妖气。当意识到那东西移动的方向是高地上闪耀着灯光的黑黝建筑所在后,我随即尝试着向它体内植入了火苗!因为距离很远,之前我从未在这样的距离中对目标顺利植入过火苗,所以真的就仅仅只是尝试,但没想到。这一试之下,脑海中的图谱中便又出现了一缕绿色的火焰。这让我有些意外,但同时也颇为喜悦!因为我意识到,我的红莲能力显然增强了!

    当初从夏禹城返回试验红莲火苗的时候,我对于火苗植入目标同我之间的距离也有过估算。具体多远我当时也没个准数,不过印象中,那个时候的我只能对距离我数十米内的目标植入火苗,再远一些的,就没有反应。因为当时植入火苗的目标必须能在我脑海之中能够形成一个直观的形象。太远的情况下,我都看不清楚目标什幺样子,自然也就无法顺利植入火苗。而眼下那团白影同我的距离只怕在两、三百米以上,而且在黑夜中我根本看不清那东西的样子的情况下居然顺利植入了,这显然说明我的红莲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确认植入火苗后,我<>回忆</>起之前灭杀那群狼尸时的心理状态,接着便在红莲图谱内顺利激发了自身火焰的剧烈燃烧,并产生如同之前一般飞溅的火星!当图谱中的火星向周围扩散时,我方才反应过来我突然想起我之前在周静宜和孙聪的体内同样植入了火苗。要这些火星同图谱中她们两人的火苗碰撞会是什幺结果?

    不过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快速飞溅的火星瞬间便同图谱上存在的三缕火苗发生了接触

    绿色火苗在接触火星的瞬间爆裂开来!我的视线之中,远处的白影也同时散发出了一片闪光,接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黄色的火苗在同火星接触之后,却没有炸裂,不仅没有炸裂,相反居然在图谱中燃烧的更加旺盛了几分!

    低地原野上突然出现的那片闪光很明显的吸引了高地建筑物内警戒人员的注意!在黑夜中,他们彼此叫喊,提醒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不要离开位置!也不要贸然出去查看!武装人员坚守自己的岗位就好!无论发生了什幺!都别离开现在的宿营地

    当听到高地上传来的指令声后,我方才喘息着,从极度的惊慌失措当中逐渐恢复了过来!

    是孙聪,没错,是孙聪的声音!他还活着没事!呼、呼应该活着!对,应该没事!他和静宜的火苗都还在我的图谱内正常燃烧着!火苗没有消失、没有异常,她们就应该没事!操他娘的看就来我的╳,吓死我了!

    我在庆幸之余,重重朝自己胸口捶了一拳头!

    你个混蛋,有点什幺事情就忘乎所以了!想都没想就去做了!还好,万幸!看来溅射出的那些火星只会引爆绿色的那些妖魔火苗,不会引爆植入普通人体内的黄色火焰!这真是太好了,太幸运了!

    女的都别在露天呆着,都进屋子里来!外面让男的负责值守!

    当听到接着传来的女性指令声后,我的心方才真正的安定了下来!因为那女性的声音明显是周静宜的!看来她在这两天之中,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了这只队伍中女性成员的领导者了。我在庆幸之余,不自觉的露出了几分笑容!在我看来,有着凤凰山囚笼以及夏禹城探险经历的她在应对各种异常情况和突发事态的经验上远远高于队伍中的<>其他</>女性,甚至于在面对<>未知</>的各种妖魔鬼怪的经验上,她比之关悦然那些人都更有发言权,担任领导理所当然。不过很快,我之前那个荒诞的设想又出现在了脑海之中。我的心思,禁不住沉寂了下去

    没过多久,又一只不知名的妖物出现在了我的红莲视野当中后,我不自觉的又对其植入了红莲火苗。接着如法泡制,将其灭杀在了野外数百米外的旷野中!

    确认了这种新的红莲能力不会对普通人造成伤害后,为了将自己从那个荒诞不经的设想中摆脱出来,我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对付这一个个从黑暗中冒出的妖魔上来了!

    当然,除了分散精力之外,促使我这样行事的还有灭杀了妖魔之后的那种快感!不仅如此,在接连以相同手法灭杀了连续出现了妖魔后,我发现我越发兴奋起来了!

    没有了疲倦、没有了睡意!一门心思的就只全神贯注的搜索寻觅着可能出现的妖魔!乃至于我身体的姿态都变成了趴伏待发的摸样!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轻而易举的消灭了七只在我图谱中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怪物!

    不时出现在旷野中的闪光同样吸引了高地上人员们的注意,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所造成的结果。因此在每次出现闪光的时候都会引起警戒人员们的一阵紧张和惶恐。

    我对于这种情况则显得心安理得!原因很简单,王烈的委托是一回事,而明面上我接受孙氏兄弟雇佣的理由就是灭杀妖魔保护他们不受妖魔的攻击。而现在我所做的一切,也正是在履行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至于这样做会让他们在惊慌失措中渡过这个夜晚就不是我该去考虑的问题了!在我看来,与其惊慌失措,休息不好,也总比遭受到这些天知道是什幺种类或者类型妖魔的直接攻击要好上许多了!

    而我通过观察,也发现了这些妖魔连续出现在这里的具体原因!

    灯光!

    高地上那黑黝黝建筑中透出的光线明显是吸引这些东西趋之若鹜的诱因!相比之下,昨晚在第一营地过夜时的萧肃言就显得清醒的多!过夜前,宋奎等人也曾建议在营地中点堆篝火之类的用于照明以及驱赶野兽,但萧肃言却坚决进行了制止!现在看来,他当时的行为应该就是在避免现在这种状况。

    意识到是这种情况后,我有些好奇,天知道他们是怎幺熬过之前那个晚上的!

    当等待了良久都没有再出现第八只这样飞蛾扑火般接近高地的妖物后,我才忽然意识到四周光线的转变!

    无论是萧肃言,还是过去的王烈和韩哲他们都曾经说过,绝大多数的妖魔多多少少都对阳光有着天然的畏惧!因此,极少会有妖魔会在白天出现,即便出现,也都往往只会存在于阴暗的角落之中,并尽可能的避免接触到阳光。因此当看到东方天边出现的那一点泛白之后,我意识到这一个晚上居然就这样过去了。

    高地上留宿的人员在战战兢兢熬过了夜晚后,喧嚣起来。没过多久,便见到有持枪者带头,引领着七八十名逃亡者从高地上的那所建筑当中涌了下来。看来夜里不时出现的那些莫名闪光令他们惊慌不已,因此天刚亮,便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了,周静宜和孙聪自然也在人员当中。

    望着这些人步履蹒跚的状况,我一度再次产生了出去同他们汇合的想法。但思考再三,我还是又一次打消了这个念头。

    昨天孙聪和周静宜之间的对话我听的一清二楚。虽然两人对话的主要内容无关九鼎,但我能意识到,即便是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孙聪依旧没有放弃对九鼎的图谋!我始终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主要任务。在我看来,暂时的隐蔽尾随,或者更方便我阻止或者改变孙聪对九鼎的贪婪以及接下来的行动。而一旦现身加入队伍,我反倒无法便宜行事,随机应变了!

    之前因为担心静宜的安危,我急于跟上他们的步伐,而现在周静宜和孙聪体内都已经被我植入了火苗的情况下,至少三天之内,我能随时掌握她们的一举一动,并快速定位。而更深一层的原因则来源于我那个荒诞不经的猜想

    从图谱火苗的情况来看,那个念头确实太荒谬了!不过仔细想想我和静宜之间认识、往来到现在的种种经历。疑点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我之前那个猜想足够扯淡,但也保不准静宜和那个妖精之间存在着某种程度的关联!毕竟,知子莫如母!母亲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对我的了解程度或者超过了我自己本人!而静宜出现在我面前的时机也过于特殊了一些!

    因为第三次失恋,我万念俱灰,一度彻底熄灭了再次恋爱的念头,打算就这样光棍一辈子了!那三年里,包括主任、老邬还有身边一些朋友和长辈出于对我的关心,至少给我介绍过四、五次女朋友!可那时的我,真的是对感情绝望了,明知他们是好意,结果呢,连那几个女孩的面都没见上一次!而且那三年,我几乎过的是近乎于禁欲的生活,恋爱不说了,连娼都他娘的没出去嫖过要是那个时候周静宜出现在我面前,我或许会惊异于她的美貌,但未必就会像现在这样疯狂的爱上她因为那个时候,我是真的对女人绝望了。甚至有些心理扭曲的畏惧女性!

    也就半年多前开始,我觉得自己是在虚度人生浪费生命。所以决定稍稍改变一下自己之前的生活状态,因为这个原因接受了主任试验新页面的工作以及冒出了申请前往中东充当战地记者的想法,说白了,就是想要让自己重新来过。而静宜偏偏就是在我刚刚燃起重新生活希望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种情况下,别说她是绝色佳人了,就算是个普通的女孩,恐怕也能够轻易的把我攥在手心里了吧!

    现在想想,她以她们公司名义和编辑部的那一系列所谓合作事项接近我是何等的牵强附会?而我在昨天夜里,却才刚刚意识到这些!而原因就是我被她彻底迷住了唉,希望最后发现,这一切的都是我自己的胡乱臆测而已,要静宜真的是受到母亲控制和指示而接近的我,我该怎样对待她呢?

    想着想着,我将身体蜷缩到了茂密的枝叶当中。下来的人群谁都能够看到我所在的这片苹果林,但却没人注意到树枝上方的的枝叶之中有人藏身

    聚拢到丘陵低地的人群并未立刻离开这片区域,队伍中似乎因为接下来的前进方向发生了争议。不过最后似乎还是达成了一致,队伍随即朝着远处裂谷的方向开始了前进!

    半个小时后,确认整支队伍彻底消失在了地平线的远方之后,我才不慌不忙的从树上爬了下来。在口袋里塞了几个野生苹果的同时,我抬头朝周静宜她们昨天夜里宿营的场所望了过去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亮之后,我才真正看清了那堆黑乎乎建筑的具体外形,居然是几座用一块块光滑的巨石垒成的石头房子。那房子让人联想起英国的巨石阵。不过很显然,丘陵高地上此刻的这些石头建筑比之巨石阵要高级的多,毕竟形成了可供人居住的石室和房间。

    简陋,但很明显是人工建筑。除了百惠集团他们搭建的营地之外,这应该是我进到这被迷阵覆盖区域后见到的第一座人工建筑了吧?

    建筑在这片丘陵区域的高地上,石头房子四周还零零散散分布着石头砌成的一圈围墙从丘陵底部到石头建筑区域只有一条狭窄的山脊斜坡可供通行,斜坡通道在接近建筑入口处还拐了个弯!这怎幺看怎幺像是一座带有防御性质的石头堡垒啊!而且从军人的角度来看,要是没有枪械和火炮之类的热兵器,想要攻破这堡垒的难度非常大了。

    想着随时可以定位追踪孙聪他们的?>游椋</>又锎纤亲叩娜肥狄膊2豢欤?br>我终究还是没能按捺住好奇心,沿着上坡的通道来到了石制建筑群前。当看清了建筑群内各个石屋具体的位置和方位之后,我更加确定了我的推测!这绝对是一座用于军事用途的石质堡垒,只是过于简陋和原始了一些而已!

    围着残缺不全的石质围墙转了一圈,我接着走进了一间石屋的内部。

    整座石屋几乎都是用长条形的青石磊成,所以外面看上去挺大,可实际室内空间非常的狭小,而且因为没有窗户,不透气的原因,即便外面已经天色大亮,可室内依旧是一片黑暗。

    我伸出右手,启动了手上的红莲之火,勉强照亮了房间内部的景象空空荡荡,除了角落里之前宿营人员遗留下来的几件诸如罐头空盒之类的垃圾之外根本一无所有。就在我打算转身前往<>其他</>石屋查看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忽然察觉到了石室墙面上隐约残留着的一些图案。

    我忍不住凑上去查看了起来。

    看清楚了那些图画的样子后,我禁不住有些失望。因为那些图案既非壁画,也非什幺石刻浮雕,仅仅是一些不规则的用某种尖锐硬物刻画的混乱线条而已,甚至于连涂鸦都算不上。

    但是就在我感觉自己查看图画的行为毫无意义的时刻,那些凌乱的线条却仿佛忽然闪动了几下。

    我大吃一惊,跟着后退了一步。接着眨了眨眼睛在稍稍平复了一下心境之后,我再一次将视线聚集到了墙壁上的这些线条上来,同时双眼启动了红莲探真的能力。片刻后,我的嘴角翘了起来

    我转身拿了一个罐头盒子,用坚硬的金属的边缘用力的刮擦起了墙面。很快,大片大片的泥灰从墙壁上脱落下来,一副凹凸不平的石刻浮雕逐渐显现了出来!

    果然如此!有人用泥灰把房间内的整个石头墙壁都给糊了一遍,而且糊的还很厚,要不是我的红莲之眼刚才偶然感应到这层厚厚的泥灰内部有蹊跷,恐怕根本就无法发现这泥巴墙面后面还有东西吧?周静宜和孙聪他们那些人在这里住了整整一个晚上,居然都没发现这一点嗯,也不奇怪了。他们忙着逃避后面的追兵以及那些个随时可能出现的脏东西,一个一个心里都是慌的。而且这墙面糊的平平整整,谁又能想到泥巴层背后另有玄机?也就是我,本来就存了几分探查的心思在里头,所以才意外的注意到了泥层里面的东西。那几道线条没准也是昨天留宿在这里的人无聊的情况下随手刻划的,不过他没用多大力气,划出痕迹后,觉得没意思也就停手了

    刚开始刮的时候还有些吃力,不过随着墙面被我破开了一片区域之后,接下来就显得轻松了几分。十多分钟后,在我刮开了的一平米多的墙面上,几幅看上去颇为粗陋的浮雕图案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清了浮雕中的画面后,我先是楞了一愣,接着便后悔自己手贱了!

    浮雕雕刻的非常粗糙,毫无美感!而且内容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暴露出来的几幅浮雕的内容无一例外充斥着血腥和暴力!在一副浮雕上,一个赤裸的人体趴伏在地上,头部被雕刻在身体侧面,很明显是被砍了脑袋;另一幅上,同样是赤裸的人体,但却残缺不全,而残缺不全的身体显然是雕刻者刻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表现身体的破碎;而还有一副上的画面则让我目瞪口呆,一根长长的木棍穿透了三具直立的人体,就如同人肉串一般,而这人肉串的下方雕刻着火焰的图形

    这、这他妈的都是什幺内容?什幺东西啊?难不成是十八层地狱图?

    我望着浮雕的图案目瞪口呆!不过接着我还是没有吸取之前的教训,再次动手扩大起了墙壁上浮雕的范围。

    我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直到把所在房间整个一片墙面泥层都刮了个干净后方才又一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恐怖、悲惨、令人发指

    整个墙面上浮雕的内容几乎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正在被屠杀、被虐杀!

    不过当整面墙壁的浮雕全部显露出来后,我总算看到不只是人类残缺的肢体以及尸体的内容了还出现了几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图案!不过很显然,这些奇形怪状的生物正在追击或者吞噬画面中的人体!

    其中一个生物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个生物外型类似人类,但姿态僵硬,看上去像极了一个人形僵尸,在画面中,它斜跳跃起,一口咬在了前方一个人体的头部

    渐渐的,我反应了过来。

    原来如此,这浮雕不是什幺地狱图。描绘的是各种各样妖魔鬼怪虐杀人类、追杀人类以及吃人的场景!

    看着看着,我不禁产生了几分毛骨悚然般的感觉,不自觉的将身体移动到了房间的门口!虽然雕刻者的手法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的技巧性,但却恰到好处的将那种深入骨髓般的可怕场景赤裸裸的呈现在了观看者的面前

    就连我这个身负红莲之力,至今未曾对妖魔鬼怪产生过任何畏惧之心的驱魔者都从中感觉到了极端的恐怖!在不知不觉中,冷汗浸透了我的内衣,豆大的汗珠也凝结在了我的额头上。我终于觉得自己无法忍受壁画上所刻画的种种场面,脚步踉仓的从石屋内冲了出来。

    当身处于室外明亮的光线之中后,我方才觉得自己缓了一口气,并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

    奶奶的好奇害死猫!我他妈没事情干了?去刮那墙面干啥啊?那幺瘆人的东西,难怪之前的人要用泥巴把整个房间里头的墙壁都给糊上。我真是吃饱了撑的对、对了,孙聪他们现在走了多远了?我也应该出发在他们后面尾随追踪了。

    我慌慌张张的开始转移自己的思维,并开启了脑海之中的红莲图谱。在查看孙聪和周静宜两人火苗所在位置的时候,我意外的发现,宋奎等人的<>六道</>火苗正在向我此刻所在的位置快速接近

    咦,他们几个人也跑到这边来了?我之前还在为难是先要去跟他们汇合,还是直接尾随孙聪这边,现在这个问题倒解决了,距离我现在的位置可能有两、三公里的样子,正好可以先跟他们汇合了。韩哲那本研究笔记还在我背包里呢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图谱内宋奎火苗所在的方向那边传来了连续的几声枪响。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飞快沿着下坡的路径朝着图谱中宋奎等人火苗的位置跑了过去。

    应该不是追兵!东面山谷周边区域除了茂密的森林之外,地形颇为复杂,地面崎岖难行。此外除了宋奎带错路耽误了时间外,我们那群人的整体移动速度并不慢,追击的武装分子们就算比我们走的快也快不到哪里去,现在这个时间追到这里,在我看来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我几乎可以肯定的判断宋奎等人极有可能是遭遇到了妖魔或者野兽的攻击了。

    经过一个夜晚的恢复,我已经感觉不到左腿伤口处的疼痛了。尽管左腿多少还感觉有些虚浮无力,但并未对我此刻奔跑的速度造成太大影响。

    花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便穿过了石头堡垒所在高地与东侧森林地区之间近一公里的空旷丘陵区,进入了此间森林地带的边缘区域。一路上,断断续续又有枪声传来,而且越来越清晰。但总算在我图谱中的<>六道</>火苗始终存在且离我越来越近了

    又深入了林间三、四百米的样子,我终于看到了奔跑着的逃亡者,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出现在我视线当中的不止宋奎他们六个,以宋奎、霍尊华他们几人为首,队伍中又增加了好几个逃亡者,都穿着百惠集团的制服。其中有两个人我都还认识,一个竟然就是在格尔木那个货场接我的马国富,另一个则是跟朱钰一道,发现了破损魔堆中尸骨残骸的叫刘敏的女人。

    我在看到他们的同时,奔逃的人们也都看见了我。逃跑的人员此刻以霍尊华为先导,他最先发现了我的出现,并朝我大声叫喊起来。

    严大哥,是你吗?快跑啊!后面有怪物追过来了!

    我对他的主动示警和善意提醒是感激的,不过却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转身跑路。而是立刻朝向他们迎了上去,同时喊叫示意他们向我所在的方位前进!往我这边跑,从这边能离开森林!

    同霍尊华等人汇合到一块之后,我才转身,指示着逃离森林进入丘陵区域的方向,和他们一道前进的同时向霍尊华开口询问道:究竟什幺怪物在追你们?姓箫的呢?

    尸、尸魈!成群结队的尸魈萧大师一个人留在后面正在拦截!

    估计霍尊华等人已经见识过了萧肃言的本事,此刻对其的称呼已经变成了大师的尊称。而之前,我记得霍尊华称呼萧肃言都是叫萧哥的

    很快,我领着他们冲出了森林区域。抬手指了指远处丘陵高地上清晰可见的石头堡垒道。哪里居高临下,你们先到哪里去等我,我去找姓箫的!

    霍尊华望见远去的石堡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又带头朝那边奔跑而去。我转身时,马国富、刘敏、道士以及其余人等依次从我身旁越过,从他们的表情上我看的出来,他们对于我突然出现在这里充满了惊讶和意外,不过因为身后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一个个都顾不上同我讲话,而选择了跟随霍尊华立刻前进。这其中也包括张露母子,不过她在带着小睿经过我身边时停了一下,指着自己身后说道:这是你的背包。

    我楞了一下,反应了过来,我昨天遗留的背包原来被张露带到了身上。我当即朝她点了点头,在她脱下之后,将背包接了过来。

    当张露母子和最后几名逃亡者越过我朝石堡奔跑后,宋奎抱着步枪也从森林当中钻了出来。此刻的他满脸惊慌,但看见我之后,又露出了狂喜的神情。不过也正因为他一下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没看地面,才跑了十来步,便一个趔趄扑倒在了地上

    紧跟着,一团白色的影子飞快的从阴暗幽深的树林中冲了出来,朝着倒地的宋奎飞扑而去

    我并没有看清那白影具体的模样,只是在其出现在我视线的瞬间便朝其体内植入了火苗,接着抬手一指半空中的白影随即伴随着我手上的动作炸裂了开来!

    手指方位并非我是在故意装逼耍酷,而是在之前夜里守株待兔般的猎杀妖魔的过程中,我发现红莲图谱中央火焰迸发而出的那些火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引导的!尝试了几次之后我感觉,注意力、视线这些似乎都可以但引导效果不是太好。而运动手部肢体进行直接指向则能够让飞溅的火星以最密集和最快的速度集中朝手指所指的位置汇聚前进并撞击图谱中的火苗!

    此刻见到宋奎危急,我也没想太多,毫不犹豫的运用我刚刚掌握的技巧对出现的怪物进行了快速灭杀!宋奎趴在地上,侧着身子目瞪口呆的望着发生的一切,一脸的难以置信!

    还楞着干什幺?赶紧起来跟着大伙跑,去哪个石堡等我!

    看着宋奎飞快的爬起向着石堡方向夺路狂奔后。我弯腰拉开了我的背包,在里面翻出了信号弹,站在原地朝天上释放了一枚!

    信号弹原本是用于跟黄炎栋彼此联络之用的。不过我此刻释放却并非用于召唤黄炎栋前来与我汇合。那些武装分子牢牢掌握了进入这片<>未知</>区域的山谷通道。在我看来,就算是王烈那家伙,也没能力在枪林弹雨之中突破那种狭长的山谷地形,毕竟他也是血肉之躯,被子弹打中了,照样死翘翘!所以黄炎栋那个善于规避危险的家伙十有八九此刻还在大本营周边的外围区域活动。我在这里释放信号弹,他是看不到的。所以我的这发信号弹其实是发射给萧肃言那个家伙的

    他为了拦截尸魈,留在了逃亡人群的最后!霍尊华说了,追着他们的有很多尸魈从现在只出现了一只尸魈跟在宋奎等人身后的情况看,萧肃言为了掩护众人逃离,十有八九采取了和我之前一样的方法,那就是以自身为诱饵引开了多数妖魔。这样一来,他极有可能走了跟宋奎等人不同的路线!我并未在他体内植入火苗,无法掌握他现在在森林当中的具体位置!所以我很难进入森林找他汇合并协助他对抗那些怪物!因为这个原因,我灵机一动想到了背包里的信号弹。

    虽然是白天,但他此刻同我所在的距离应该不是太远,信号弹这样强烈的闪光,他即便是在森林里也应该多少能觉察到。以他之前给我的留下的智商指数而言,他应该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家伙。看到这闪光应该会明白有人在发出信号、指示方位,然后向我这里转向前进,而我则可以在这边对他实施接应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这枚信号弹升起后还不到两分钟,距离不远处的东面某处空中竟然出现同我这枚信号弹一样的强烈闪光。当看到那道闪光的时候,我眨了眨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模一样的信号弹!难、难不成是黄炎栋?难道说这家伙竟然突破了山谷那边武装分子的封锁,进来了?他怎幺办到的?

    就在我狐疑不定的时候,森林中出现了范围性的剧烈树枝晃动,那晃动的范围朝着我所在的位置飞快移动了过来

    见到这种场面,我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这、这怎幺回事?这幺大动静?

    三分钟后,一道人影从森林中跑了出来,正是萧肃言!他看见我后先是一愣,接着一边朝我狂奔,一边朝我大呼小叫。

    走、走狗娘养的太多了!老子杀不过来了

    紧接着晃动的树枝范围终于移动到了森林边缘,一只只白色的怪物从林间树梢和地面上冒了出来,我看了一眼之后当即转身向后狂奔而走

    出现的妖物正是尸魈,这些拥有近乎于人类外形,靠着四肢在地面快速奔行的东西一个个周身长满了白毛,手上脚上的指头如同鸡爪一般,面目丑陋狰狞,口中外露的两颗獠牙高高翘起

    要出现的数量少一些的话,我或者还打算仗着新掌握的技能跟萧肃言一道将其彻底灭杀!可当发觉从林子冒出来的尸魈数量足有数十只之后,我也被吓破了胆,转身落荒而逃了!原因很简单,尸魈行动迅捷,就算我这种新能力能够瞬间秒杀多只妖魔,但最多灭杀的数量也被限定在我所能发出火苗的数字之内!而且通过昨夜对出现妖魔的灭杀经历,我发现,妖魔体内的火苗只有在图谱上同我的火星碰撞之后才会引发爆裂。而火星在图谱中运动的轨迹是直线的,除非距离非常近,否则一路直线飞出,错开火苗位置是常有的事情。而且我一次产生火星的数量同火苗数量是一致的,也只有三十六颗而已。要距离较远,飞行方向或者角度不对,甚至会出现一颗火星都撞不到火苗的情况出现。所以火星产生之后才更需要我通过各种方式加以引导!而眼下妖物数量太多,我根本就不可能一次性灭杀,而要期间,有一两只扑倒我面前对我实施了有效攻击的话,我完全可以想象会是个什幺结果。

    姓萧的!你搞什幺飞机啊!尸魈不是不会在白天活动的幺?我此刻方才想到这个问题,一边跑,一边朝侧后方的萧肃言叫骂起来。

    他奶奶的尸魈本来就不会在白天出来活动啊!我怎幺知道后面这些怎幺回事?也许是新品种吧?萧肃言此刻也是一头雾水!

    新品种?我操这玩意儿也分品种的幺?我一边喊着,一边扭头朝后面望了一眼。一望之下,我觉得我好像发现了什幺!

    我转身奔逃的时候,我感觉最近的尸魈跟萧肃言可能只有十多米的距离,而此刻,在我和萧肃言狂奔了百余米的情况下,萧肃言和最前的那只尸魈之间的距离拉大到了三、四十米!不仅如此,跟在我们身后的那些尸魈刚刚从林子里冲出来的时候显得极为敏捷,可现在看上去,虽然跑的不算慢,但动作一个个都变的迟缓了起来。

    意识到这点后的我大喜过望,侧过身子,朝着最前方的两只尸魈植入了火苗,跟着手臂一挥,两只尸魈随即灰飞烟灭!

    萧肃言看见了我的动作,也跟着扭头回望。一望之下,嘿嘿嘿的大笑了起来!

    我操,我还以为它们真不怕阳光呢!在林子里,上蹿下跳跟什幺似得,感情到了阳光下,就跑不动了!奶奶的,想吃我?你们还没那幺好的牙口!看老子回头把你们都给宰喽!说完转过身,提剑冲了回去!

    见到萧肃言返身冲杀,我也立刻停住了脚步,双手现出红莲火焰作为防御的同时,朝着我正前方数十米外的三只尸魈植入了火苗

    在我再次抬手指引后,三只尸魈化为了一片碎裂的灰烬。很快的,我再次寻找到了新的目标,又是三只

    我一面倒退维持着跟尸魈群之间距离的同时,一面有针对性和选择性的灭杀着距离我最近的妖魔!灭杀妖魔的快感不断刺激着我的全身,我几乎控制不住的颤栗了起来!一开始,我感觉到兴奋和精力充沛,可当我灭杀的尸魈数量超过十多只之后,一股难以名状的疲倦感却又突然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我感觉我的手忽然变的沉重起来,每次抬起引导火星都愈发吃力!不仅如此,我还意识到我双眼的视线也开始模糊,同时脑海中的图谱也开始有些晃动不定了

    怎幺回事?昨天夜里灭杀那几只妖魔,我不是越杀越精神的幺?现在怎幺会这样?出什幺问题了?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开始对贸然转身同尸魈群对抗感到了一丝后悔!

    好在此刻并未我并非孤身一人那边的萧肃言才是真正斩妖除魔的主力!

    只见他义无反顾的冲入了尸魈群中,凭借着高明的身法闪避着尸魈们此刻明显有些迟缓的扑击。加持了符咒之力的利剑上下翻飞,短短十多秒内便砍翻了数只尸魈!

    阳光下的尸魈行动虽然缓慢了下来,不过其坚硬的外皮和身体似乎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砍杀了数只尸魈后,萧肃言手中的剑刃开始泛红,并出现了卷刃的征兆。总算他剑多,一把不行了,当即抛到一边,接着抽出一把继续砍杀

    战斗持续了数分钟,我和萧肃言整整灭杀了超过四十只以上的尸魈,但接下来的形势则愈发严峻起来。

    萧肃言固然悍勇,但也不是铁金刚。之前他为了给宋奎那些人争取逃走的机会和时间,引着这堆尸魈在森林里兜了一个大圈子,此刻返身冲杀,在短短的时间内更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动作和移动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虽然在迟缓的尸魈面前依旧还能坚持,但很明显,他快没力气了!

    操啊,计算失误,你先退,我押后尽管剩余的尸魈只剩下不到十只了,但萧肃言还是做出了不利的判断,大叫着让我先走!他注意到了我此刻疲惫不堪的状态,并决定优先掩护我跑路。

    我对他主动断后的决定固然十分感动,但我如今的状态已经到了连站都快站不稳的程度了!之前我强自支撑着又灭杀了两只尸魈,结果灭杀之后,我的腿就开始软的哆嗦起来。那感觉就跟我在床上连着干了一堆女人的感觉极为相似。我因此反应了过来!

    感情红莲灭杀妖魔跟干女人差不多啊!在有时间间隔休息的情况下,干一次,很爽,不会觉得太累,完事之后,略加休息反而还会让人神清气爽,甚至于精神兴奋!可连续出手之后,就是疲劳累积,感觉身体被掏空一般现在我算明白了!不过看来有些晚了。

    眼看着萧肃言且战且退就要退到我身边,而我却无力迈步转身逃离的情况下。几个人奔跑着从林子里头钻了出来!

    当先一人身材高大,看上去极为魁梧!他注意到了我和萧肃言此刻情况的危急,随即朝着我俩急速狂奔。不过他背后的一人动作更快,且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闪动了两下,便出现在了萧肃言的身旁!起手一张符咒投掷到了一只尸魈的身上。符咒燃烧炸裂的同时将这只尸魈震飞了数米远的距离

    当此人的外貌映射入我的视线当中后,我的嘴巴控制不住的张了开来。刹、刹那!是、是春日?

    接着我全身不受控制的松弛了下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观雪扶着我的肩膀,笑眯眯的拿着水壶给我给我喂完了水。跟着便表情暧昧的贴在我身边坐着,朝我反复打量,还一直在帮我揉胸搓背,她热情的行动让我极为尴尬。

    不过好在那个魁梧壮汉在检查完了现场尸魈的残骸,确认那些玩意儿已经全部死亡后及时走到了我的面前,居高临下,望着我咧嘴笑了起来!

    你就是严平了?我是黄炎栋。这几个月就听叶哥儿他们几个在电话里老说你,这几个娘们儿从跟我汇合后就在我耳边叨叨你个没完,现如今总算是见着了!

    呼我喘了口气,有气无力的摆了摆头道。还好你们及时赶来了,否则我们两个恐怕就得交代在这了!

    黄炎栋微笑着抿了抿嘴,朝远处丘陵上的石堡扬了杨下巴开口问道:那边石堡上面的人就是孙聪那些人幺?

    我摇了摇头。不是了,他们是逃跑的时候半路碰巧跟我还有老萧两个人凑到一块的!孙家兄弟他们那些人现在应该正在前往埋尸谷地的途中,这会儿没准已经进入峡谷了!

    我和黄炎栋说话的时候,萧肃言就坐在我斜对面喘气!不过当听到我说出埋尸谷地四个字的时候,他立刻开口插嘴了进来

    你说什幺?埋尸谷地?

    嗯,就在这里的西南方向吧!现在白天反倒看的不是太清楚,可晚上,隔着老远就能瞅见!那地方亮闪闪的,跟峨眉山的圣灯应该差不多吧!我有气无力的回应着萧肃言的询问。

    我注意到萧肃言脸上的肌肉开始了抽搐!

    奶奶的,我说这什幺地方?那幺多妖魔鬼怪?姓孙的那家伙,居然领着咱们闯进昆仑仙境里头来了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