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四百零一章:两难抉择
    政事堂的一干大佬们从皇城中出来以后,均是脸色不甚好看,互相碰头之后,纷纷打道回府,心中默默思量着明天该如何面对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次日,东宫。

    大殿中心站着的,是三位宰相,许敬宗脸色肃然,手捧黄帛,身后郝处俊和戴至德同样面色严肃。

    “圣旨下!太子弘领旨!”

    尽管昨夜就得到了消息,但是真的到了此刻,李弘的心中仍是不免多了几分复杂。

    “门下,皇帝制曰……”

    许敬宗的声音苍老而平稳,却是让不知情的人为之一惊,要知道,通常情况下,以这样的话开头的诏书,只有在册封太子等其他的典仪上才会用到……

    不过李弘的脸色却是仍旧平静,盖因这封诏书的内容,昨夜他就已然知晓。

    “朕龙体不豫,理政已力不从心,皇太子弘温静纯善,当可承继大宝,朕欲仿效尧舜,行禅位之礼,着三月之后,行此大典!钦此!”

    前面的都是一堆花团锦簇的话,无非是夸赞李弘平时的好处,顺带回顾了一下李治登基的这么多年,最后这两句话,才是重点!

    竟然真的是禅位诏!

    要知道,虽然坊间传闻日嚣尘上,虽然有几个不长眼的上奏建议。

    但是除了明白内情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没想到陛下竟然已经下了如此决心!

    “许相,此诏恕李弘不敢领受!”

    李弘同样脸色凝重,声音沉稳。

    “父皇虽有小恙,但无大碍,李弘身为人子,当孝恭谦谨,是以儿臣斗胆,不敢受诏!”

    说罢,起身挥了挥手,示意送客。

    许敬宗也不矫情,拱了拱手说道。

    “殿下有此孝心,陛下必感欣慰,老臣领太子谕!”

    三辞三让本是礼仪,即便是遗诏即位,这程序却也省去不得,无论李弘是真心还是假意。

    这道旨意他的确是不能领受的!

    理论上来说,这也算即位的程序之一!

    何况他手中的也不是正式禅位的诏书,顶多算是昭告天下有这个事儿!

    故而许敬宗也没什么意外,轻描淡写的收起手中的圣旨,转身踏出了东宫的门槛,而身后的郝处俊和戴至德也同样跟着离开了。

    一时之间,大殿内走的干净,只剩下李弘仍在发愣。

    “殿下……”

    半晌过后,实在看不下去的王伏胜方才带着几分怯意开口唤道。

    “备驾,孤要进宫!”

    李弘缓缓叹了口气,眼中的精光却是微微闪动。

    其实这件事李弘并不意外,当初李贤兵变之后,李治就曾经提起过这件事,最后在群臣反对下作罢!

    然后便是九成宫之时,虽然李弘没有具体知晓当时李治召见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后来上官婉儿传话回来,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不过这两次,都是在大臣的反对之下作罢了!

    想到此处,李弘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难不成……李治将平康坊的案子透给他,目的就在于此?

    他知道李弘一定会细查下去,就一定会跟王氏对上!

    而对方针对东宫,手段也无非就是这些,到如今朝野物议皆是夸赞李弘。

    他正可以顺水推舟,顺应“民意”!

    轻轻摇了摇头,扫去纷乱的思想,李弘将注意力放到了眼下,毫无疑问,王鸿这一手玩的很妙!

    这个当口,正是案子的关键时刻,一旦耽搁了,王家就会有足够的时间抹平一切痕迹!所以王鸿就干脆送来了一份,让李弘不得不耽搁的礼物!

    他就不相信,有人能够在皇位面前都不心动,就算是李弘不愿意,也要看御座之上的那位,容不容许……

    “殿下,陛下和娘娘在紫宸殿!”

    不多时,李弘就来到了皇城当中,而吴良辅依旧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恭敬的站在台阶下,迎候着李弘。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让李弘没有料到的是,这一次李治竟然早已经在等着他,要知道,自从回京之后,李弘曾经多次求见过李治,但是都未曾被召见过。

    虽则心中有几分疑惑,但是李弘仍旧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只不过抬眼看去,他总觉得这紫宸殿中,莫名多了几分萧瑟的寒意。

    “起来吧!”

    李治的脸色不错,斜卧在榻上,而武后则是坐在一旁,脸上同样带着几分笑意。

    “想来许相的速度不慢,诏旨应当已经到了东宫了吧!”

    还没来得及说话,李治的声音便再度响了起来。

    “父皇,儿臣……”

    像是知道了李弘要说些什么,李治微微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说道。

    “弘儿,朕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只是禅位之事朕心意已定,你不必再说了!”

    “可是父皇,王氏之事……”

    见此情景,李弘知晓李治的心意已定,只是他仍旧有几分不甘,再度开口道。

    “唉!”

    闻听此言,李治叹了口气,声音也变得沉重了几分。

    “弘儿,世家之力,朕自然是清楚的,这也是朕费尽心思,想要削弱世家力量的原因,王氏之事,并不只是王氏之事,朕之前便提醒过你,五姓之家,俱为一体,王氏此案固然是证据确凿,但是却动不了他们的根基,你明白吗?”

    李弘的神色有些黯然,他自然是清楚的,王氏传承百年,根基深厚,即便是这桩案子真的能够办下来,也不过是处置几个王家的子弟罢了。

    而他们在朝堂当中呼风唤雨的能力,才是帝王最为忌惮的!

    “父皇,我大唐既有律法,自然当按律而行,世家虽大,可这朝堂却不是他世家的朝堂,儿臣明白父皇的苦心,也明白王氏的盘算,可这件案子,儿臣定要查办到底!”

    定了定神,李弘的脸上浮起一抹坚毅,声音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王家的谋算,无非是要李弘承情,同时展现自己在朝堂当中的力量,最后能知难而退罢了!

    可惜李弘偏不信这个邪,这案子,他还就办定了!

    “弘儿……”

    李治微微有些愣神,他相信李弘能够清楚其中的利害,但是他还是坚持要如此做……

    看着自家儿子坚定的神色,李治微微叹了口气。

    “朕……最多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月之后,便是登基大典!”

    (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