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百九十八章:开胃小菜
    罢免太原府尹的诏书一出,不过区区一天的时间,举朝皆为震惊!

    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温和的太子殿下这一次竟然出手如此果决,要知道,太原府尹不过是上了一道普通的奏疏罢了,即便是有所不妥,申斥一顿已是极限,何至于罢官免职?

    不得不说,朝臣当中,大多数都是这么想的,有些人也是这么说的!

    就比如,正在朝堂上侃侃而谈的御史王建同。

    “皇后娘娘容禀,臣弹劾东宫太子滥用职权,肆意铨选,包庇亲信,请娘娘明察!”

    御座之上,李治的座位仍旧是空空荡荡,今天的朝会仍旧是武后来主持!

    闻听到王建同义愤填膺的话语,武后的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件事情的始末,她自然是清楚得很,所以她更加不赞同李弘这么贸贸然就和太原王氏对着干的行为。

    在武后看来,这些门阀大族根深蒂固,若是要动必然要准备整齐,一击必杀!

    用最快最狠的手段!

    可惜的是,武后朝着旁边的御座瞧了一眼,心头有些气闷,也不知道李治是哪里来的信心,竟然纵容李弘放手施为……

    如今是在朝堂之上,即便是她,也不好当着众臣的面,对弹劾的奏章视而不见!

    “太子,此事你可有解释?”

    片刻之后,武后终是神情微动,声音清冷的朝着一旁平静的李弘开口问道。

    “母后,太原府尹之事,乃是他咎由自取,狄仁杰乃是奉儿臣之命前往太原查案,并非擅离职守,那太原府尹受人指使,无旨拘禁朝廷官员,见东宫谕旨而不遵,已是大罪,不过黜落了他太原府尹之职,已是儿臣宽宥!”

    李弘面色不变,移步上前,拱手开口。

    话虽是对着武后在回,眼角余光却是在瞟着一旁的王建同,嘴角更是掀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殿下此言差矣,府尹本为守境安民之职,太原府尹尽职尽责核查流民,即便是行为稍有差错,又何至于惹得殿下如此雷霆震怒,何况殿下既言狄仁杰乃是奉谕查案,尚请殿下明示我等,我大唐国境之内,狄仁杰身为大理寺丞,何案需要隐匿行迹?他离开长安,可曾上禀政事堂,去到太原,可曾知会太原府尹?”

    不料李弘一开口,倒是让王建同激动了起来,一连串的话丢出来,连大气都不带喘的。

    说罢还一脸得意的瞧着李弘。

    虽则这太子殿下现在在朝中地位稳固,可是想要和太原王氏掰一掰腕子,恐怕还没那个力道!

    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有这档子事儿,自己这个旁系子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入了大房的眼呢?想着自己以后有了大房的照拂,仕途扶摇直上的情景,王建同的脸色更加激动了……

    只是这番情态让李弘看着,却是暗自摇了摇头,可怜的不是炮灰,是被当了炮灰还不知道!

    “尽忠职守?”

    李弘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缓缓从袖中掏出了一份奏折,轻描淡写的说道。

    “母后,这是狄仁杰在太原查证之时,偶然得知的内情!”

    识趣的吴良辅早已是急步走到了李弘的身边,接过奏折送到了武后的手中,而与此同时,李弘的动作也没有停,转过身来,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这奏折中详细陈明了,前太原府尹王洪因收受贿赂,纵奴行凶,强占田亩,甚至还欺上瞒下,欺瞒吏部考功之人,王御史,这上面的每条罪状都证据确凿,你仔细瞧瞧,这就是你口中尽忠职守之人!”

    这太原王氏真当他李弘派去的人是泥捏的不成?

    狄仁杰查案的手段,就连他李弘就佩服不已,否则怎么会被张文瓘收为弟子,悉心教导?

    这王氏打算用他来作法,真是寻错了人!

    更不要说那个太原府尹本就不是个手脚干净的人,仗着自己是太原王氏的长房子弟,平时干的糟心事一抓一大把!

    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气,狄仁杰就拎出了一堆罪证!

    将他黜落在家思过都是轻的!

    “真是个胆大包天的!”

    与此同时,武后也看完了手中的奏本,俏面含霜,声音也是冰冷之极。

    “传旨,罢去王洪因的一切差事,即刻押解上京,命刑部详查此案,务必要按律处置!”

    很显然,皇后娘娘很生气,甚至没有过问大臣们的意见,直接了当的便下了旨意,连反驳的余地都不给别人!

    李弘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不过眸间却是隐含冷意,盯住了一旁脸色煞白的王建同。

    “王御史,这就是你口中尽忠职守的好官员?”

    声音平淡的再度重复了一遍,却是让王建同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要知道,御史奏事并非可以无据胡言,他前脚刚刚大夸王洪因尽职尽责,转眼间李弘就甩出了王洪因的罪状,这细究起来,正是他失职之罪啊!

    “太子殿下恕罪,臣一时不查,方才被奸人蒙蔽,望请太子殿下恕罪!”

    一念至此,王建同的脸色更是白了几分,声音带着几分祈求说道。

    不过李弘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既然敢跳出来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就要准备好,这是不是个毒螃蟹!

    “王御史,孤没记错的话,你和那王洪因乃是表亲兄弟吧!”

    李弘的眼神微眯,声音中带上了一抹戏谑。

    要说这世家倒是有一个好处,七拐八弯的都能扯上点关系,比如眼前这位王建同,他和王洪因是表亲兄弟,这是实打实的,可在王氏的大家族当中,亲兄弟还有嫡庶之分,更何况他们两个不亲近的表兄弟,怕是连面都不一定见过……

    要说这王建同在朝中混了几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听见李弘的这句话,顿时心中暗叫不好可惜已经晚了。

    “你明知王洪因乃是你的表亲,不仅不思避嫌,反倒混淆是非,不辨忠奸,肆意诬陷于孤,邀名买直,这桩桩件件你可有话说?”

    李弘的声音清冷,一句话将王建同打入了深渊当中。

    所谓御史,最重清名,此事一出,他的名声必将毁于一旦,为了自家亲戚,诬陷弹劾东宫太子,必将成为他一生的污点,恐怕他的仕途也将终结于此……

    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挫败的低下头,王建同忽然有些后悔,贸贸然答应过来弹劾太子殿下,这简直是在自寻死路啊……

    一场朝会就这么结束了!

    王建同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处罚,不过是闭门思过而已,但是可以想见的是,名声毁了,他的仕途恐怕也到此为止了!

    这第一回合,李弘算是胜了,可他心里清楚的是,这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王氏的手段,决不止于此!

    (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