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百九十七章:第一回合
    不得不说,大家调教出来的人就是不同,王鸿虽不张扬,但是却自有一股沉静之气,让座上的裴居道心中略微叹了口气。

    “世侄不必多礼,老夫一介被裴氏逐出之人,当不得你如此之重的礼!”

    伸手扶起地上恭恭敬敬大礼参拜的王鸿,裴居道的声音有些苦涩。

    “世伯过谦了,无论如何,血脉之连割舍不断,我等士族虽以诗礼传家,可商贾一道却也不可忽视,裴氏的几位长者恪守礼教,倒是让世伯委屈了!”

    王鸿也不矫情,顺势起身,恭谨的退后两步,声音倒是客气的很。

    裴居道微微一愣,他倒是忘了,眼前的这位谦谦公子,正是太原王氏一族负责管理家族商业之人,说不得和那些迂腐的老学究不同。

    一时之间,眼中多了几分柔和之意。

    “世伯放心,当初世伯被逐出裴家,乃是受了大房二房之争的牵连,此事小侄也略有耳闻,恰巧小侄姑母如今是裴氏主母,姑母已经派人捎了信来,世伯回归宗祠之事她定当尽力!”

    什么叫大家风范?王鸿这般便是了!

    看似施恩不图报,但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些年以来,裴居道最大的憾事就是父母的灵位无法回归宗祠,简直成了一块心病!

    可人家不提回报,轻描淡写的便将事情办了,裴居道就算是不领这份情也得领了!

    “如此……便多谢世侄了!”

    裴居道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裴氏族中的那些老家伙有多么固执,他是清楚的,若非同裴氏交好的世家施压,恐怕此事断难办成。

    顿了顿,脸色微微肃然,裴居道继续开口道。

    “世侄此来所为何事,老夫清楚,只是……怕是要让世侄失望了!”

    尽管他也不愿意让两方真的敌对起来,但是显然的是,李弘的心意已决,必是要和太原王氏掰一掰腕子了,眉头微皱,裴居道将昨日在东宫中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王鸿。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王鸿不但没有恼怒,反倒是轻笑一声,淡然说道。

    “世伯不必自责,此事小侄早已经料到,倒是不足为怪,小侄此来长安,本就是为将此事妥善了结!”

    只是口气虽淡,声音当中的凛然之意却是分毫不减。

    让裴居道心中微微一沉,对于这些世家子弟的自傲之情,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更不要说眼前这个,虽然一口一个世伯叫的亲切,但是却是王氏的核心人物之一。

    早在几年之前,裴居道就对他的名声有所耳闻,无心仕途,不图宦达,可为人却智谋无双,于商海之中乃是奇才一个!

    王氏既然派他过来,自然是给了他足够的力量,瞧这个架势,恐怕王氏也不想如此便善罢甘休了……

    “王鸿啊,你虽是少年才俊,可老夫提醒你一句,非是老夫护短夸耀,只是太子殿下既然已然下了决心要严查此案,怕是就连陛下和娘娘都阻挡不得,王氏虽然势大,但是却也不可鲁莽行事!”

    犹豫了片刻,裴居道还是开口说道。

    虽然不知道李弘究竟有什么底气来对付王氏,但是既然他下了决心,恐怕王氏要是真的惹怒了他,不死也要脱层皮,到时候两败俱伤,着实非裴居道愿意看到的。

    何况他对王鸿的印象不错,倒不希望他折在了李弘的手中!

    只可惜后者却是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拱了拱手说道。

    “多谢世伯关心,小侄自有分寸!”

    说罢,便告退离去不提。

    …………

    与此同时,东宫当中的李弘,却也是接到了王鸿入京的消息,昨天裴居道给他留下的信件当中,倒是说清楚了王鸿此人的来历。

    不过此刻李弘却是脸色微沉,根本没心思管这个王鸿。

    因为这太原王氏的第一招,已经来了!

    太原府府尹王洪因弹劾大理寺丞狄仁杰擅离职守,离境扰民,他现在已经将人扣押,并上禀朝廷请求严加处置!

    奏折都已经递到了李弘的手边,而且是走的政事堂,明发!

    这个王洪因,正是太原王氏的子弟!

    看来这太原王氏,是铁了心要和李弘斗一斗了!

    “王伏胜,将这个送去政事堂,请许相拟旨加印!”

    略微思衬了片刻,李弘提笔在奏疏上写下批语,转手递给了一旁侍立的王伏胜。

    如今李治虽然已经回到了长安城,但是却和在九成宫没什么两样,一干军政大事皆交给李弘处置,就连武后这几天也甚少出现。

    所以李弘微微犹豫之下,直接将这份奏疏送到了政事堂,他倒要看看,这太原王家,究竟能够猖狂到什么地步!

    “是!”

    接过奏折,王伏胜恰巧瞟见上面墨迹未干的批语,心中倒是一惊,连忙匆匆赶去了政事堂!

    奏疏到了政事堂之后,即便是有了太子殿下的吩咐,但是许敬宗看完批语还是脸色一变,当即便放下手中的政务急匆匆的赶去了宫中,结果连宫门都没进,就接到了陛下的口谕,一应政务不必提前上禀,按太子的意见处置便是!

    老头子脸色复杂的回到了政事堂,愣了半晌才摇摇头,吩咐人去拟旨不提。

    …………

    “公子,奏疏已经到了东宫,太子殿下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许相却是跑了一趟皇宫,不过陛下没见,只是传话出来,让许相照太子殿下的意思办!”

    长安城当中的一处酒楼雅间当中,王鸿好整以暇的坐在窗户旁边,手下的小厮恭敬的侍立在一旁轻声禀报道。

    “呵呵,太子殿下……”

    王鸿的口气当中带着一丝玩味,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我王家的手段,可不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呢!既然我来了,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手段吧!”

    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傲然之意。

    只是没过多久,就有另一个小厮跑了进来,躬身行礼,神色却是微微有些着急。

    “公子,政事堂刚刚下了旨意,太原府府尹王洪因擅自扣押朝廷命官,刻意阻挠朝廷办案,蓄意诬陷弹劾,着即刻罢免府尹之职,闭门思过,太原府尹又户部再行铨选!”

    王鸿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即便是眼神微眯,脸上却浮起一丝笑容。

    “有点意思……”(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