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百九十六章:王氏来人
    事实上,早在两天以前,李弘就接到禀报,为了平康坊一案而赶赴山东查案的狄仁杰,在当地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要知道,狄仁杰并没有用自己大理寺丞的身份前去调查,而是遵从李弘的吩咐,乔装低调而去,但是即便是如此,刚刚踏入太原的地界,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当天晚上,他们入住的客房就差点着火,之后更是各种不顺。

    那个时候狄仁杰就察觉到不对,正欲退出太原,却被当地的县令用流民的罪名抓了起来,若不是李弘事先派了人随身保护于他,恐怕狄仁杰能否完整的回来,都是个未知数!

    以前李弘虽然觉得王氏的势力很大,但是却没想到竟然到了可以在太原一手遮天的地步!

    他们既然知道狄仁杰是去查探拐卖女子案的,那么必然清楚此事乃是由李弘授意而为,即便如此,他们仍旧如此嚣张,分明是想要削了李弘的面子!

    如此恣意张狂,自傲自矜,真是让李弘对于王氏失望到了极点!

    如今竟然还想要借裴家之力来压他,真是痴心妄想!

    “岳丈且回去告诉那些人,案子是孤让狄仁杰去查的,不管牵扯到谁,都定会按照国法治罪!若是太原王氏仍有世家风范,便即刻协助怀英将此案审查清楚,一应案犯押送到京,交由大理寺处置,若是包庇不举,阻挠查案,孤定当让他们知道何为皇权之威!”

    李弘的口气冷淡,声音也变得不起波澜,只是却听得一旁的裴居道心惊肉跳的。

    他虽然不了解这件案子的详细情况,但是也略知一二,能够让太原王氏如此兴师动众,必然牵扯不小,且不说王氏根深叶茂,就说主持此事的人,必然是王家的核心人物,让他们交人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何况如太原王家这等高门大户,最重视的不过是家族清誉,一旦将此事坐实,他们的声誉必然会毁于一旦!

    李弘的这几个要求看似是合情合理,但是却无异于在太原王氏的心头下刀子!

    “这……殿下,那可是太原王氏啊!你要考虑清楚……”

    倒是裴居道只以为自己这个女婿位居东宫,心高气傲,受不得气方才如此,思量了片刻便又开口再劝。

    “山东望族,王氏虽算不得第一,但是五姓之家世代联姻,盘根错节,向来俱为一体,着实不是容易相与的!王氏托老夫来传话,已是有求和之意,殿下切不可因一己之气酿成大错啊!”

    “求和?”

    李弘的眼神微微眯起,口气带着几分冷意。

    难道在裴居道的眼中,他李弘息事宁人,罢手不查此案,太原王家做做样子,将所谓的生意停下一阵,然后不疼不痒的处置几个旁系子弟敷衍过去,就是在低头了不成?

    国法当前,那些无辜的女子一生流离,生不如死,他们的家人求告无门,郁郁而终,这桩桩件件竟全不放在他们的眼中。

    太原王氏,号称五姓之家,却原来如此这般轻贱人命!

    自己不过是稍稍触动了他们的利益,要他们将主犯交出,就遭到了来自各方的阻力,就连狄仁杰也差点被困在太原城!

    这王氏还真是将太原当做自己的后院了不成?

    “这样的求和恕孤不能接受,王氏的势力,孤心里清楚,岳丈若是要以此来做说客,大可不必,烦请岳丈回去告诉王氏,他们有什么招数,尽可以使出来,孤接着便是!”

    李弘的声音当中带着几分怒火,让裴居道无奈的紧,不过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恐怕再劝也无用,深深地叹了口气,神色微微有些沉重,开口道。

    “殿下可知王氏有多少人在朝为官?”

    “知道!”

    “殿下可知五姓之家同气连枝,同进同退?”

    “知道!”

    “殿下可知如此一来,可能以往与殿下交好之人,也不得不违心而为?”

    “知道!”

    李弘不仅知道,而且还知道的清清楚楚,自从狄仁杰告诉他平康坊一案的背后乃是王氏的时候,李弘就开始收集起太原王氏的情报,结果越发查证,越发的心惊。

    也越发的明白为何李治这么多年以来都对山东门阀无奈之极,明白了武后为何会选择不顾身后之名,用那般血腥凶狠的手段将朝堂换血,着实是无奈所为!

    “所以殿下仍旧执意要和王氏开战?”

    裴居道的脸色越发严肃,声音也变得凝重之极。

    “国法再上,不可轻纵!”

    缓缓吐出八个字,李弘的神色亦是坚定的很。

    …………

    李弘望着老丈人无奈离去的背影,心中却是禁不住摇了摇头,他心里清楚,这裴居道说到底,也是河东裴氏的人,身在世家当中,自有身不由己之处!

    今天这一趟,恐怕非他所愿,但是却依旧不得不来。

    这世家门阀之力,果真不可等闲视之!

    愣了片刻,李弘抬手拆开了旁边的信封,这是老丈人刚刚离开之前留下来的,看他的当时珍而重之的神情,应当不是什么简单之物。

    信件不长,仅仅一页而已,但是李弘看完之后,脸色却是微微有些凝重,顿了顿,方才口气复杂的吐出了两个字。

    “王鸿……”

    临近夕阳,却是整个长安城最热闹的时候,在外的人们都开始往家中赶路,防止宵禁的时候被武侯逮到。

    而一队气质不凡的人马,也行进到了城门之前!

    马车倒是古朴的很,没什么金玉装饰,但是却意外的有着一种浓浓的厚重之感,跟在马车周围的侍卫家仆,个个神色傲然,虽是身着青衣小帽,但是却能够看出是上好的料子,家仆便是如此气度,想来主家更是不凡,一旁来来往往的百姓好奇的围观着,但是这队人马却丝毫都不曾在意……

    缓缓在城门口停下,一名小厮缓缓回到马车旁,小心的掀开帘子,恭敬的说道。

    “公子,长安城到了!”

    马车内传来一阵清朗的声音,虽然未见其人,但是只听声音便给人感觉是位谦谦君子。

    “今夜暂且找处地方住下,明天随我去拜见裴家世伯!”(未完待续。)m.。